天機,你好大的狗膽!!

竟敢隨廢逆潛入皇城,謀刺君王!

你以爲你那套狗屁說法能瞞得過哪個?

要不是本王壓着,全天下的道人,都要因你而死。

自老子以來,傳承了數千年的道家,也要因你而絕!

你這道門的老祖宗,當的真是極好!”

天機真人聞言,臉上冷汗都流了下來,面色隱隱蒼白的看着賈環,如同在看一個暴虐的瘋子。

他心境修養極高,甚至可以坐視武當被封,因爲再興盛的家業,終究不過滄海一粟,總有覆亡時。

你的心我的心 武當因他與太上皇之約而興,自也可因此約而敗。

他可以沒有心理負擔。

但若是整個天下道人,甚至是天下道統,都因他而亡……

天機真人的道心怕是頃刻間就要魔化,別說邁出最後一步,突破天象,不走火入魔而亡,都是好的。

一瞬間,天機真人眼中殺意大盛!!

不過,在看到賈環眼中不加掩飾的森冷譏諷後,天機真人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繼而長嘆一聲……

哪怕他這個天下道門老祖宗,武道天下第一人,在面對權勢第一人時,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他自然可以殺賈環,也可以一走了之。

可且不說能不能殺了賈環,就算殺了,又能如何?

不管事成還是事敗,天下道門都將因他而亡。

天機真人,承受不起這個後果……

不過他到底光棍兒,只一瞬間,就恢復了心智。

抓了抓亂糟糟的髮髻,一甩手道:“哎呀呀!我真真是被贏玄那個娃娃皇帝給坑死了!

賈環,你說怎麼辦吧!

既然你沒有直接動手,那肯定是有你自己的算盤了。

只要不過分,老道……老道我認了!

不過你可別得意,我不是怕你,我只是給我自己當初的貪念還帳。

道祖說的真真太對,貪不得,貪不得啊!”

看着捶胸頓足悔恨非常的天機真人,賈環嘴角彎起,輕輕哼了聲,道:“看在閒雲的面上,我可以饒你不死。

但是,你不要在大秦待了,去厄羅斯吧。”

“什麼?!”

天機道人跳腳道:“你要把我流放到羅剎鬼子的地方去?不去不去,我可不去!

那裏都是腥羶騷氣,碧眼金毛的羅剎鬼子,老道可不去!”

“你當本王在跟你商議嗎?你要不去,就讓滿天下的道門去,自己選擇!”

賈環冷笑道。

天機真人聞言,登時不跳了,大哭道:“你讓我去那裏做什麼?那裏一點都不好頑……”

旁人看他這個樣子,只覺得可笑。

然而賈環身後的董千海看着想笑就笑,想怒就怒,想哭就哭的天機真人,卻滿滿的敬意。

心境修到了這個境界,正是孔夫子當年所言,“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地。

儒教雖被念歪了經,可孔夫子當年的境界,着實已然成聖。

離婚影后要爆紅 而天機真人,雖未必有此高度,但也不遠矣。

他距離最後一步,真的只有咫尺之遙。

相比之下,無論是董千海,還是蛇娘,都差的太遠。

更不用說滿腹私念的賈環……

賈環看着大哭的天機真人,道:“本王幫你壓下了這樁滔天禍事,也算是你的恩人了。

所以,需要你替本王辦一件事。”

“什麼事?”

雙手捂着臉大哭的天機真人,忽然岔開指縫,從指縫中看着賈環,小心提防問道。

賈環指了指之前就走出來站在門口處的索菲亞,對天機真人道:“這個女子,是厄羅斯的女沙皇,也是我的女人。

她有了我的孩子,日後,將是厄羅斯下一任沙皇。

我希望你能護送她們回厄羅斯,並做我孩子的皇太傅,教他中原文化。

另外,保護好她們母子的安危。”

天機真人簡直目瞪口呆,看鬼怪一樣驚恐的看着賈環……

道爺有句媽賣批不知該講不該講……

“賈環,你……你太會頑了吧?”

天機真人都有些崇拜的看着賈環,喃喃道。

賈環抽了抽嘴角……

天機真人忽然一拍腦門,激動道:“我終於想明白了!!”

“什麼?”

被這一驚一乍的老道唬了下,賈環皺眉問道。

天機真人面色放光,道:“這個問題我都想了百十年了,今天終於想明白了!”

賈環也起了好奇心,道:“到底什麼?”

天機真人得意道:“當年我還是孩童時,聽人說書,講三國,就有些事想不圓潤,今兒總算都想通了!

陸少的蝕心寵妻 賈小子,你想想,那曹劉大戰,關羽殺了曹操多少大將?

可曹操抓了關羽後,居然對他那麼好。”

“這叫英雄惜英雄,你不懂麼?”

賈環沒好氣道。

天機真人嘿嘿一笑,笑的有些猥瑣,道:“可是,關羽帶着劉備的老婆入了曹營。

後來,曹操竟又放了關羽和劉備的老婆走。

曹操什麼樣的人,心狠手辣啊,關羽殺了他那麼多大將,他就放人?

你也是大將,想想這樣的人,捉了後會放?

然後……阿斗就出生了!

長阪坡趙子龍七進七出,曹操竟不讓人放箭。

我當初就想不明白,讓一個敵將殺成這般,曹操又不是昏庸之主,怎會不讓放箭?

嘿嘿嘿……

現在才終於想明白,曹操捨不得的不是良將,捨不得的是孩子呀!

唉,怪道劉備要摔孩子啊……

哎呀呀!賈環,原來你和曹操一個心思啊!

哈哈哈哈!

好頑,好頑,真好頑!!”

看着笑的前仰後合好不痛快的天機真人,滿場人都石化了。

這尼瑪還是德高望重的道門老祖宗嗎?

老癟三心思居然這樣猥瑣,這也能琢磨一百年?

賈環哭笑不得,道:“這個任務,你到底接還是不接?”

天機真人想了想,道:“去厄羅斯逛逛也行,不過總有個時限吧?”

“三十年。”

“三年。”

“二十九年。”

“三年半。”

“……”

賈環眼神陰沉不善的看着天機真人,道:“本王不和你磨嘰,一口議定,十五年。十五年後,我孩兒也算長大成年了,能自強自立了。

老道,用你十五年,換天下道門的生機,你覺得虧嗎?”

天機真人抓了抓腦袋,道:“人在屋檐下,唉,罷了,十五年就十五年吧。

不過老道我還要個幫手,你把道成還給我,孩子小的時候不好頑,就讓他先教!”

賈環點點頭,道:“可。”

天機真人轉了轉眼圈,道:“把蛇娘那條白龍也給我……”

“做夢!”

賈環斷然拒絕。

天機真人惋惜的嘆息一聲,道:“算了算了,真小氣。

什麼時候動身?”

賈環看了眼索菲亞後,道:“現在就出發,會有一營隊伍護送你們,從西域繞路,北邊天寒地凍,過不去的。

老道,保護好她的周全,若是厄羅斯有變,保住人是第一位的。”

“好吧,那你也照顧好閒雲,等我回來,要看到你們的孩子叫外公!”

天機真人難得認真的道。

賈環點點頭,道:“很快了。”

說罷,又折身走向不遠處門邊的索菲亞,索菲亞投身入懷。

賈環在她耳邊輕聲道了句:“一路保重。”

狂妃傾天下:王爺放肆寵 …… 隆正二十四年,三月初一。x23us.com更新最快

宜祭祀、遠行。

忌破土、開市。

“踏!踏!踏!”

一列列鐵騎,密佈巡視在神京西城金光門至渭水碼頭間。

自皇城順義門,至金光門間,沿途各坊市街道,亦都佈下了兵丁。

嚴防密守。

替嫁小妻:陸少在線撒狗糧 儘管隆正帝再三嚴令,今日不許任何人來送。

但嘉德帝贏晝,依舊親率宗室、勳貴及百官,前來渭水碼頭送行。

看着滿臉依賴眷戀不捨的贏晝,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絲毫沒有帝王相,若不是贏祥死死拉住,就要撲上來求帶走……

隆正帝也顧不得對他發怒了,而是瞪向贏祥等人,道:“朕不是說過,不許你們前來嗎?”

贏祥等人看着眼淚模糊雙眼,委屈的不行的贏晝,一個個也都頭疼的緊。

換個人在贏晝的位置上,這會兒心裏怕指不定多高興。

壓在頭頂上的大山走了,終於可以享受大權在握,至高無上的滋味了,不用再被人戲謔爲日月雙懸照乾坤……

可到了贏晝這裏,什麼都不好使。

衆人看得出,這廝不是在裝純孝,他是真想罷工,然後跟隆正帝還有那始作俑者賈環,一起去江南耍子。

何曾見過這樣的皇帝……

內閣與禮部給贏晝上尊號,本是想用這個尊號來激勵一下贏晝。

嘉德者,美德也。

漢代崔於《縫銘》中言:“惟歲之始,承天嘉德。”

便是如此。

可誰曾想,這嘉德非但沒有帝王之美德,還往正德方向發展……

真真毀了嘉德之號!

贏祥苦笑道:“皇上……太上皇,非臣弟不勸攔。只是……皇上心性純孝,太上皇初次巡幸天下,皇上無論如何都要前來送別,此爲誠孝之心,臣弟實攔不得。”

贏晝愈發哭的稀爛,就差抱住隆正帝腿不放了。

隆正帝喝罵不住,贏祥等人也都勸不住,隆正帝正心情煩悶,坐於金車上,餘光卻瞥見某人正在幸災樂禍的看戲,登時大怒道:“都是你這混帳行子惹出的勾當,還有臉子笑,你惹出的事,你來解決!”

賈環滿臉無語,道:“陛下,和臣什麼相干?”

見隆正帝要急眼,他只能認輸道:“行行行!是臣的鍋還不行?臣來背……”

說着,捏着拳頭,一臉獰笑的走向贏晝。

“賈環,你別胡來!”

有了上回在上書房賈環暴打贏晝的經歷,贏祥等人見賈環又犯壞過來,紛紛緊張道。

贏晝也顧不上耍賴哭鼻子了,小心堤防的看着賈環……

賈環卻沒理會贏祥等人,回頭朝賈家隊伍裏喊了嗓子:“蒼兒、小六兒過來!”

沒一會兒,賈家那一長溜馬車中的一輛有了動靜,幾個親兵護着,車門打開,兩個小人兒從直接上面跳下,看的不少人都心驚膽戰。

然後,不知害怕爲何物的賈蒼,根本不畏生,拉着明顯有些緊張的小六兒的手,一起咯咯笑着跑向了賈環。

等賈蒼和贏福跑來,賈環先讓他們給隆正帝行了禮,然後道:“蒼兒、六兒,這裏有個比你們還小的小盆友,天天哭鼻子,他爹爹也哄不好他,只能讓你們來哄……”

“賈環,你少放屁!!”

聽賈環這般一說,再見兩個豆丁兒大的孩子看了過來,贏晝一把把臉蒙在龍袍上,把鼻涕眼淚蹭乾淨後,跳腳朝賈環罵道:“你纔是比他們小的小毛孩子呢,你纔是你爹哄你也哄不好……”

賈環見之,哈哈一笑,對隆正帝道:“陛下,瞧見沒?都是最近慣的!臣要是您,狠狠朝屁股上踹兩腳,早好了!”

隆正帝聞言,哼了聲後,眼神確實不善的看向贏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