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的時候,許問峰迴到拉林酒吧,帶了個頂尊神精靈。

神精靈都很擅長跟別人打交道,源自於出身的辛德文明時其從開始就要運用戰神守護的力量照顧多個人,隨著修為的提升,照顧的人越來越多,被照顧的人會感謝她們,她們習以為常的記憶很多人的性格,特點,久而久之練就了擅長交際的能力,在神秘花園的神精靈通常能跟幾乎所有的種族密切合作。


「菲拉!」索里亞跟許問峰帶來的神精靈見面就熱情的擁抱問好,兩個人果然認識,索里亞說菲拉也是拉林酒吧的常客,但不是總在阿卡特星上的拉林酒吧。

菲拉的加入無疑讓王不怕和盧一平最振奮,又多了一個非常養眼的美女。

許問峰迴來的時候,包括大聯盟的三大文明在內,一共收到的邀請達到四十。

許問峰對冰雪族的邀請頗感興趣,因為冰雪族的乾脆和豪氣,但他最理想的仍然是花園精靈族。

這一點恆毅同樣贊同,冰雪族雖然強大,但擴張能力有所不足,那種模式是精英化發展路線,相較之下,大聯盟中對人類文明和辛德文明而言最具威脅性的還是花園精靈族,具備強大的擴張性,卓越的種族凝聚力,完善的體系,足夠的人口,各方面都很接近人類文明的資源開採能力,豐富的人才類型。

許問峰說了見到二小姐和冰雪族的事情。

「大哥藉助冰雪族的條件施壓花園精靈族應該最妥當。」恆毅相信許問峰去花園精靈族的事情很快能夠敲定,自然王對他們的興趣很濃厚,否則也不會這麼快派來易之女王,就是怕被別人捷足先登,所以才會儘快表明態度,打消他們對花園精靈族的顧慮。

「回頭我見見這個聯絡人。」許問峰也正有此意,他想起二小姐的事情,勸恆毅道「你的情況利塔族很合適,二小姐的態度明確,她想拉攏的是你,如此一來肯定會不遺餘力的為你爭取加入利塔族的條件,我看那個利梭彌對你印象很好,也會從中出力,你可以試試告訴他們明確的條件。」(未完待續。。) 恆毅聽許問峰說起二小姐早有準備,發現他沒有應約就借故走人的事情后,也意識到這種可能。但這麼一來,豈不是要跟二小姐鬥上?這又不是他所願。「二小姐別有所圖。」

「送上門的可利用力量,你不要?」許問峰實在拿恆毅的原則性沒辦法,這完全是送上門的投懷送抱,將來加入利塔族后也因此多一股可藉助的力量,更容易站穩腳跟和圖謀更多。

「我做不了卧底就因為做不了這種事情,還是跟利梭彌直接交涉,行則行,不行就再等等。」

許問峰無奈苦笑,拍了拍恆毅肩膀。「事事這麼認真,不是苦了自己?」

恆毅笑笑,他不覺得苦,因為心裡有惦記,有相信,故而很滿足,很愉悅。

以信念為信仰,就是一個人最愉快,最滿足的路。

恆毅覺得每個人都如此,許問峰以自己認可的人生方式作為信仰,因此過程中的一切都讓他有成就感,滿足感;王不怕如此,盧一平如此,徐自在如此,身邊的每個人都如此。

他以為樂的事情在許問峰看來是苦,許問峰以為樂的事情在他看來是無趣。

認可的,即為真理。真理就是人所相信的東西。

「不出意外很快要分頭行事了,萬一事情不順利,到花園精靈族找大哥,我們一起!」許問峰拍了拍恆毅肩膀,鼓勵微笑道「不過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我們只能成功。」恆毅並沒有絕對的自信。但他必須有絕對的自信。

這是個不成功則沒有歸期的任務,對他而言如此,對許問峰也如此。

他們必須成功。不管多久。

許問峰去了找冰雪族的接頭人,王不怕進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恆毅坐下,想害羞的人相親似得。

「我又不是女人,看你還臉紅?」恆毅其實猜到王不怕的來意,卻知道王不怕性格,怕他更覺得難堪。

「嘿!」王不怕抓抓頭髮。把盧一平商量的說辭忘記了大半,他發現自己還是不適合那種兜兜轉轉的說辭,索性把剩下的一小半也拋之腦後。乾脆了當的道「我跟盧一平打算跟許問峰一起。」

「好啊。」恆毅早料到是說這個,盧一平是個多心思的人,肯定會在這種情況下選擇許問峰,畢竟那看起來容易的多。過程中也沒那麼累。

「你別怪啊!老實說。跟你們兩都行,可是你身邊有白潔女神了嘛,我不是沒出風頭的機會了!再說,跟許問峰一起美女多啊!花園精靈族多少漂亮的女精靈啊!」話說開王不怕反而不尷尬了,本來也不覺得恆毅是心胸狹隘的人,只是剛來時莫名的有些尷尬不好意思。

「都是為任務,一起加油,儘快回去。」

「嘿。我就說你乾脆嘛!盧一平還準備一大堆彎彎轉轉的麻煩說辭,記都記不住!那行。咱們看誰先完成任務!」王不怕一身輕鬆的出去了。

片刻,外面又來了邀請加入的宇宙大文明的人。

這一天,拉林酒吧就不斷的來這種客人,不放過賺錢機會的索里亞為這些人準備上不便宜的酒,然後樂呵呵的收錢,數錢,那些平日壓酒櫃不好賣出去的貴酒在一天之內售空。

「哎呀呀,哪也不去天天賣酒數錢得了……」索里亞咪咪笑的說著歡喜的話。

「分成分成……」跟索里亞早混熟的徐白潔伸著小手一旁起鬨,索里亞嘻嘻笑道「好呀,晚上來段脫衣舞,給你十紫晶。」

「去,才那麼點。」

「很多啦親愛滴,你以為錢錢那麼好賺呀?」

徐白潔當然知道艱難,竊笑道「這兩天老花大錢上癮了呢。」

「嘻嘻,我也有點。」索里亞跟著她們,手癢也買了十幾件星器,為了在適應不同的戰況,應對不同類型的敵人和環境。她很清楚自己如今要跟上恆毅的節奏其實很難,不竭盡全力絕不可能合格,即使如此將來真有特別的戰鬥時也會很累。恆毅簽了她終身,她當然應該竭盡全力武裝自己。

「說起來你買女神甲做什麼?」徐白潔想起來都還覺得疑惑。

「那有什麼奇怪呀,惡戰隊友沒有把握很好保護的時候就得穿戰甲增加防護能力,那時候飛的快也沒用,周圍都是人,飛都飛不動啦,多承受點傷害才現實。」索里亞微笑道「神精靈身價高,但是很花錢的,投入很大。頂尖的神精靈都需要準備至少十套星器,你算算都多少錢呀?至少兩千萬紫晶呢,頂尊神精靈的終極夢想是擁有至少十套靈魂一體法器,不過那只是夢想。」

「幾年就夠了。」徐白潔不以為意,還是覺得神精靈賺錢兇猛,索里亞還是終身約呢,一年都要四百萬,頂尊的長約最低也四千萬,簡直嚇死人,拿這錢雇傭整支幾百千人的傭兵團都夠了,不過那種傭兵團絕大多數肯定是沒神精靈的,頂天就有眾星之尊的神精靈。

徐白潔雖然覺得神精靈賺錢兇猛,也覺得以神精靈的能力確實該有這種過人身價。殺手幾百萬殺個眾星之尊二重的強者,就一個,神精靈在戰鬥中能夠提升戰友範圍的戰鬥力,可以說影響戰鬥勝負,影響很多人的生與死。

「想得美!知道嗎?星器的恢復法器,就算是星器也必須準備十件,不然連續使用星器的力量衰竭根本恢復不過來,特殊長期惡戰用爆星器的事情別的戰士都沒有,發生在神精靈身上是家常便飯,爆了得重新購買哦,最貴的就是恢復類星器,一件最少五十萬。」

「還有這事?」徐白潔真不知道原來神精靈維持戰神守護,不停施加加速真氣恢復,傷勢癒合的法術背後是這樣的代價。「星器都支撐不住,寶器怎麼辦?」

「正常一千件寶器隨身攜帶,自己掌握更換時機,慢了寶器爆,因為更換害死人準備挨罵或者被僱主扣錢,就是這麼難!」

兩個人在酒台隨意閑聊,一邊金天使和徐自在坐著喝酒。

「你平時很少喝多少酒,今天喝的有點多,想家了?」


徐自在哂然一笑。「看出來了?」旋即深吸口氣,喝了口酒才讓心裡那種揪著的滋味,涌動到喉頭刺激的讓人想落淚的衝動暫時壓下。「說也奇怪,其實一直在巔峰派的時間很少,過去就沒覺得,現在總止不住的想回家看看,想知道掌門人……還有那個男人的情況。」

金天使知道徐自在跟她父親徐天豐的關係一直存在隔閡,對他們提起時仍然是用那個人,那個男人替代。「因為過去你知道隨時可以抽空回去,現在你知道,將來不知道多久想回也回不去。」

是這個道理……

徐自在舉杯,她不想再說這個話題,越說越難受,而且她知道金天使早沒有家人了,談這些對金天使而言絕不是個愉快的話題。

許問峰在離開后的第二天才回來。

回來的時候,帶著確定的消息。

「兄弟們!冰雪族出價低於花園精靈族,都準備準備!跟我許問峰到花園精靈族展開精彩的未來!」

即使不去的徐自在他們也都好奇的追問細節。

許問峰不厭其煩的說了究竟,冰雪族聽說花園精靈族的報價后,承諾給許問峰冰雪族十神王的職務,讓他統管一萬星系的內外事務和軍隊,這是僅次於冰雪族族長的最具實權的職務;於是許問峰拿這個跟易之女王交涉,易之女王很快又帶給他自然王許諾的新條件——許以許問峰自然王座下第九族族王的權位,統管十萬星系,族眾從自然王在內的八王裡面抽調部分戰鬥力,十二色龍騎團共調集一千二百支歸他管轄,此外分配一萬支星系軍團。

「花園精靈族還真捨得下血本!」眾人面面相覷,都為這種不可思議的許諾而意外。

唯獨徐自在覺得不奇怪。「超頂尊的待遇自然不同尋常,全宇宙才多少?花園精靈族圖謀更大,當然捨得。」

許問峰贊了聲「自在明智!自然王圖謀大聯盟盟主的位置。」

「恆毅的事情怎麼說?」艾藍關切的詢問,如果能夠一起去花園精靈族,那麼大家都都不必分開。

「如預料的一樣,花園精靈族無法接受恆毅不跟人類文明和辛德文明作戰的要求,說別的都可以談,這一點不可能接受。」許問峰無奈苦笑,望著恆毅道「本來自然王很看重你,說如果你願意放棄這一點堅持,他可以為你增設第十族王的位置。」

恆毅搖搖頭,這是不可動搖的前提條件。

「我知道你不會答應,所以替你拒絕了。」許問峰舉起杯酒,邀眾人同飲道「來!干一杯,將來咱們分頭行事,看看誰更快完成大事!一個時辰后我們就要出發了,各位兄弟姐妹們怎麼想?」

「我們跟恆毅。」徐自在說著,手指金天使,知道她跟許問峰不對路,很可能懶得回答這個問題。

儘管事實上人人都知道她不可能跟許問峰走,但離別在即,毫不理睬許問峰自然太落他臉面。(未完待續。。) 「我也跟恆毅。」徐白潔很乾脆的表明態度,她們三個的選擇本來都在預料之中。

許問峰點點頭,望著白問神,後者早想清楚,很輕鬆隨意的道「跟女神。」

「靠!你這傢伙考慮的就是美女?」許問峰暗暗失望,他本來指望能帶走白問神,但也不好勸什麼,這件事情早商量過,誰願意跟誰走,都可以。

「咱倆跟你去花園精靈族找美女!」王不怕和盧一平喝乾杯酒,表明態度。

「又以美女為出發點考慮未來的兩頭狼!」許問峰哈哈大笑。

如此一來,情況已定,除了必定跟恆毅走的金天使,自在,白潔,白問神也選擇了恆毅,索里亞是恆毅的雇傭兵不必說,剩下的王不怕,盧一平,艾藍,黑月則肯定是跟著他。

但許問峰仍然象徵性的詢問艾藍。

「習慣跟你一起作戰。」艾藍的選擇果然不出意料,當初巔峰派的初次歷練兩個人就在一個團隊,五年風險歷練也是。

至於黑月,許問峰連象徵性的意思都沒問,到花園精靈族是黑月本來的希望,在希拉星系那句暗示的話許問峰就已經聽懂。

眾人共飲一杯。

放下酒杯的時候,許問峰招呼眾人收拾東西準備出發,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只有艾藍把幾件剛買掛索里亞房裡的衣服取下來而已。

長久一起戰鬥,王不怕和盧一平都習慣了一起。突然跟徐自在,白潔,白問神三個分開。這時都覺得不舍。

「白潔女神以後要小心些了啊!我王不怕不能再替你擋在前面,恆毅他們的壓力全靠你一個人承擔!」

徐白潔眨眼一笑,學王不怕平時最愛的姿勢曲舉雙臂,拍拍胸膛。「有我厚實的胸膛,什麼都不怕!」

看著她胸脯彈動,王不怕和盧一平哈的笑了起來。「夠厚實!比我還厚實!」

「滾,兩個不要臉!」徐白潔佯裝生氣。其實早習慣了兩個人的流氓嘴。

笑了一陣,王不怕注視著徐白潔的眼眶微微泛紅,誰都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不捨得分開。太久在一起作戰,太久的同生共死,更何況曾經一度徐白潔都是他及東北象山弟子共同暗戀的女神。

「白潔啊……遇到無可避免必須承受的沉重連續攻擊的時候什麼都別想,別考慮真氣夠不夠用。別考慮會不會死。也別考慮自己的極限,只有這樣才可能創造奇迹的活下來!」

「知道了。」換了平時徐白潔肯定要調侃兩句,但這時候看出王不怕的真摯關心,也不打岔。

艾藍下來了,眾人彼此道別。

艾藍經過恆毅身邊時,突然若無其事的,分明不願意被人察覺的說了句「新曆練珠我已經用上了,只有你知道。」

不等恆毅說什麼。艾藍已經過去……

這是一句,只讓恆毅知道的話?

送走許問峰一行。回到拉林酒吧頂層后一時沒有人說話,都覺得突然冷清了很多,儘管早有心理準備,真的分別了還是覺得失落。

「今天又有一百三十多個大文明邀請,看看有合適的嗎?」許問峰他們已經開始行動,只剩他們,不由讓徐白潔開始著急。

過去想休息,現在唯恐長期閑著,想來想去,徐白潔總結了四個字。『人就是賤!』

恆毅排選信息,綜合兩天的邀請,排選出六個最合適的文明,都是智慧種族,其中三個不屬於大聯盟體系,所處宇宙位置周圍沒有很強大的實力,周邊許多中小文明種族,當前的族長都有不錯的大志,而且能力不錯,現實情況和需要都有改革走向更繁榮富強的決心和需要。

「這幾個保准沒問題。」終於挑出幾個合適的備用,眾人都放寬了心,幾個女人研究這六個文明的風土人情,內部社會形態的信息,看哪個很難適應。

這類大文明絕對不會拒絕恆毅的要求,他們根本不想招惹任何強大文明為敵,還巴不得永遠別跟辛德文明,人類文明這兩個超級大文明戰鬥呢。


大聯盟內的邊緣大文明同樣很可能接受這種條件,他們的位置跟兩大超級文明短期不存在直接利益衝突,自身的增強才是當務之急,主要防備的敵人反而是暗影族。

「最理想的還是利塔族,裡面有很多人類和辛德文明的人,咱們去了不會太孤單。」徐白潔還是不願意跟清一色的異族生活在一起,那給她的感覺就是一個人生活在野獸的圈子裡,如果不是因為恆毅,她絕對會選擇跟許問峰走,至少花園精靈族裡有精靈血統的人類外表看起來沒區別,女精靈也早就被人類接受為不同血統的同族,至於其它的,她實在接受不過來。

徐自在和金天使都出言贊同,許問峰他在的時候她們不好說,免得又被王不怕他們勸說一起走,其實心裡都更想選擇人類不少的利塔族。

「希望不大。」恆毅不想潑冷水,但也不想眾人過於期望,否則最後會更失望。

利塔族的位置雖然跟辛德文明的衝突不大,但作為大聯盟的主力組成部分,長期需要調派戰鬥力參與戰鬥,主要戰鬥對象就是辛德文明,人類文明和暗影族,接受恆毅條件的可能微乎其微。

正聊著,一層酒吧吧台的女精靈蜥蜴人出現在傳送陣,穿著黑色的禮服,背後那條尾巴拖在地上緩緩擺動,一張臉看起來很嚇人,但熟悉點了后發現這蜥蜴人彬彬有禮,聲音也非常溫柔,就是說話時嘴裡的牙看著可怕,笑的時候嘴大的讓人擔心他一生氣就會把別人的腦袋吞下去。

「索里亞,一樓來了位美麗的小姐和精壯的男人求見您英武的僱主。」

「帶他們上來。」索里亞估計十之**還是來邀請的,看著酒柜上剩下沒多少的酒,琢磨著希望來的人有錢點,那麼最貴擺最久的那瓶冤大頭都不願意喝的酒就能處理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