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丸回頭望了他一眼,冷笑一聲。

「當然不是!這個結界去年的今天被打開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銀髮青年略一思索,便回答道:「今天是再不斬的忌日,去年有人過來祭奠過他!」

「沒錯,應該是水無月白那個女人。所以我才選擇在今天過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很快結界就會打開了!」大蛇丸低著臉,不知在盤算著什麼,「不止是斬首大刀和再不斬的遺骨……冰遁的血繼限界,順利的話也可以到手了呢!」

臉色白得跟牆紙一樣的蛇瞳男人頓了一下,莫名想到了另一個具有冰遁血繼限界的人。

大概就是因為那人的緣故,大蛇丸現在也對冰遁產生了興趣。

說了一會,水月和大蛇丸便不再說話,開始默默地等待結界的消失。

他們沒等多久,只見一陣查克拉波動,結界便突然輕輕顫抖了一下!

接著,散發著銀色輝光的透明結界像是熄了燈一樣,一點點地黯淡了下來!

「結界被解除了!」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水月猛地從石頭上跳起來,高聲說道。

「結界果然被解除了。」大蛇丸嘴角勾了一道獰笑,「看來水無月白已經來了……冰遁血繼限界,等你很久了!」

正說著,大蛇丸往前踏了一步,就突然停了下來,臉上的表情極為精彩。

「沒想到今天來的人還挺多的呢!」

他冷哼一聲,猛地跳起來!

一道銀白細線卻是突然射出,斜斜地斬過天空,在空中追上了大蛇丸的身影!

咻——

只一瞬間,地上的銀髮青年便赫然發現,他的頂頭上司已經被細線一刀兩斷!

唰唰幾聲,水線在空中轉圜了幾圈,橫斬豎劈斜切,轉眼間便將大蛇丸的身體切成了數段!

啪嗒啪嗒。

斷成零碎幾截的屍首掉落到地上,鮮紅的不明肉塊散得滿地都是!

「什麼?大蛇丸你這就死了?」他大叫一聲,猛地從石頭上蹦起來。

卻見到地上光禿禿的大蛇丸頭顱突然劇烈地張開嘴,張大到了一個詭異得滲人的角度,接著,完好無損的大蛇丸便從屍首中爬了出來!

他甩了甩身上黏糊糊的透明液體,沒有理會在一旁大驚小怪的水月,只是冷冷地望著山谷的另一頭,銀線射過來的地方。

「好久不見了,春野櫻。」大蛇丸露出了一個陰狠的笑容,「這個招呼打得很犀利啊!」

粉發少女殺氣凜然地出現在他面前。

她踏在山頂上,俯視著腳下的兩人。

「大蛇丸……」那雙凌厲的眸子掃向山腳下的和服男人,接著,又掃過他身後的鬼燈水月。

眉頭便猛地皺起來。

「還有一個人啊……」櫻冷冷地說道。大蛇丸的新部下嗎……?

她突然舉起手,左手驟然伸出,筆直地指向那個銀髮青年。

「咦?」水月被她突兀一指,太陽穴的神經猛地一跳,腦門的頭皮猝然發麻;接著,就看見第二道銀白水線從那女孩纖細的食指中激射而出!

砰——!

霎時間,銀髮青年的腦袋轟然炸裂!

只是……

「腦袋都沒有了,還死不掉嗎?」春野櫻喃喃說了一句,眉頭皺得更深了。

對面那個銀髮青年被她射掉了腦袋,還能若無其事地站著,查克拉竟一點波動也沒有。這說明那人對物理傷害完全免疫嗎?

「哎呀呀,真是危險的忍術呢!」銀髮青年語氣浮誇地說道,「攻擊之前完全不打招呼的可怕暴力女!」

說話間,一團水飛過來,流到他的脖子上,接著,他的腦袋就恢復了原狀。

身體化成水了嗎?

春野櫻沒有糾結這件事。

憑著直覺和查克拉的判斷,這個人實力僅僅算是不錯而已,對她還不算什麼威脅……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大蛇丸?」她不再理會那個人,目光轉向大蛇丸身上,冷冷地說道。

以她現在的實力,已經有資格站在大蛇丸的對面了。甚至因為這裡離海面很近,應該是她的優勢才對……

所以櫻底氣十足地站了出來。

不過……兩個人都不是能隨手幹掉的對手,春野櫻也只能先耐心地問上一句。

「我們的目的不是顯而易見嗎?」大蛇丸昂著頭說道,「我的新部下需要一把合適的武器……」

「所以你們盯上斬首大刀了。」櫻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諷刺笑容。

「沒錯,以其讓它埋在地里腐朽,與死人為舞,還不如讓它在活人手中繼續展現出風采來!」銀髮青年張開雙臂,高聲說道。

「你要阻止我們嗎?」大蛇丸袖口中爬出了兩條長蛇,蠢蠢欲動地吐著蛇信,「這回可沒有第二個自來也會來這裡救你了!」

「這裡可是在海邊,大蛇丸。」

春野櫻把手放到了胸前,做出了準備結印的姿勢。

她的櫻沖、陰封印早已經悄然開啟,戰鬥力提升到了最高層次。

「不如你先想想看,到底有沒有第二個誰能來救你吧!」

她的右手猛地一揮,纖長靈巧的五指迅速變化著手印;不遠處一條如海的河流便被她把河水盡數抽取出來,在空中化作一條上百米長的巨龍,一邊舞動著身軀,一邊迅速填充著細節。

龍角、龍爪、龍牙、龍眸、龍鱗、龍身……

一一被查克拉雕琢出來!

轉眼之間,便在櫻精湛到極致的水遁形態變化操縱下,變幻成了一條栩栩如生的巨龍!

嗷——

她手臂猛地一揮,巨龍便怒吼著沖向了大蛇丸!

「有意思……」大蛇丸嘴角勾了一個邪魅的笑容,手上迅速結印!

「通靈術-地獄之門!」

一棟厚達幾十米的猙獰鬼門隨著大蛇丸的手勢,赫然出現在兩人之間,攔在了張牙舞爪的水龍面前!

接著。

轟——!!!

兩個同樣強橫的忍術悍然相撞!

在撞擊的中心,地面像是猛地跳了一下,彷彿大地都被這驚世一撞震動得顫抖起來!

厚實堅硬的地獄鬼門,在這一擊之下被轟出了一個大洞;衝破了羅生門的水龍失去了衝勁,散成了漫天的水花,嘩啦啦地在地上下起了大雨。

「想不到,你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大蛇丸跳到搖搖欲墜的大門頂上,望著對面卓然挺立的少女,淡淡地說道。

(第一更獻上,為烏鴉眼加更!)

(進入加更狀態,每天至少三更,一萬字!每200月票加更一章!)

(求月票,求訂閱!)

【註:劇情改動的後果】 施虐的水流,轟爛羅生門的同時,也將附近山清水秀的風光糟蹋得一片狼藉。

春野櫻視線掠過,眉頭便是微微皺起。

她接著抬起頭,向著大蛇丸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這句話你在田之國的時候就應該說了。」櫻冷冷地說道,「我早就不是中忍考試時,那個無力對抗你的下忍了!」

海風呼呼地吹過。

五月的風在清涼中已經帶了幾分燥熱。

在海邊,這股燥熱和水汽的氤濕涼意混在了一起,吹拂過來的時候,便叫人產生一種既冰冷又火熱的矛盾感。

正如大蛇丸眼前的這位少女,眼眸中冷若寒霜的殺意與熾熱的戰意混合到了一起。

春野櫻正用灼灼的眼神緊緊地望著大蛇丸,眼眸里流露著一絲興奮!

大蛇丸是她面對過的所有影級忍者中,唯一一個第二次站到她面前的強者。

第一次與大蛇丸作戰時,她還是個忍者中的新手,實力低微,完完全全被大蛇丸打敗了;但是時過境遷,如今的她早已成長起來。

昔日的敗績,也該洗涮乾淨了……

這一次,她想嘗試一雪前恥!

大蛇丸淡淡地笑了一聲,笑容中充滿了身為老牌「影」級別忍者的從容。

「你很有自信啊!不過,我跟迪達拉那個廢物不一樣,你的招式可沒法秒殺我。 一品貴女:娶得將軍守天下 而且,我也不是蠍那種被你剋制的忍者……你可要小心了!」

他說話的時候,又伸出了長長的舌頭,在紅艷的下唇上舔了一周。

大蛇丸的身體……還是用的之前那個女人的軀體!

這動作做出來,有點不男不女的感覺。

所以說現在的大蛇丸是他,還是她呢?

櫻微微別過頭去,感覺看著他——或者是她——的樣子有點彆扭,然後她突然意識到,剛才一直站到大蛇丸身後的那個人趁著她和大蛇丸交戰時,已經消失不見了。

「那個能水化的年輕人……」春野櫻看了幾眼,確認他已經不在這邊了,便回頭望了一眼,餘光戒備著大蛇丸,說道,「去哪了?」

「水月的動向?呵呵,當然是去奪取斬首大刀了,」大蛇丸沒有急著趁機發動攻擊,反而很有閑心地回答道,「趁著你沒有多餘的精力攔截他的時候!」

原來他叫水月。

嗤~少女心中微微一動,臉上卻是譏笑一聲,對他的行為不予置評。

「看來水無月白也來了,」大蛇丸看透了櫻的表情,斬首大刀那邊一定有人在守著,所以她才不擔心再不斬的墓地的問題,「水月可是一個高手,你就這麼自信水無月白能對抗他?」

春野櫻的表情不為所動。

水月的水化之術,應該是正好被冰遁克制。而且白的實力一點都不弱,春野櫻掌握的冰遁,她基本上也會,哪怕不算上冰遁的剋制能力,也完全不怵那個銀髮青年!

「冰遁嗎……」

大蛇丸略一沉思,便馬上意識到了春野櫻的依仗所在。

「看來冰遁不止是讓人長得好看而已,」他望著櫻精緻俏麗的面孔說道,心中想到了她這兩年實力如火箭般突飛猛漲,「似乎還有別的神奇之處呢!」

這個總裁有點壞 他習慣性地露出那副狂熱的笑容,像是看到了有趣的東西。

「有意思……我對冰遁這個血繼限界越來越來感興趣了!」

少女黛眉微蹙,身子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像是看到了什麼令人反感的東西一樣。

「先是寫輪眼,然後是冰遁……你對血繼限界超乎尋常的佔有慾真令人噁心!」她的瞳孔驟然變冷,厭惡地說道。

「呵呵呵……」大蛇丸突然狂笑起來!

「這裡沒有其他人,所以我就明說了吧!你我其實都是同一類人,不是嗎?」他死死地盯著櫻,緩緩說道,「我們都是走在了探索真理這條路上的同行者!」

春野櫻默然。

她緊緊地盯著大蛇丸,望了一會,沒有反駁他的話,卻是反問道。

「這跟你追求血繼限界又有什麼關係?」

「追尋世間萬物的真理,需要時間和力量!所以我開發了轉生之術,為的就是擁有無限的時間和足夠的力量去學習所有的忍術,去追尋我的理想!」

大蛇丸的聲音中帶著一股極具魅力的沙啞,話語中彷彿自帶一種蠱惑力,這不是幻術,而是天生的個人氣質。

這個人擁有如此多的死忠,並非一句單純的洗腦可以解釋……

所以春野櫻沒有打斷他的話,而是安靜地聽著他說下去。

「你現在是擁有血繼限界的人了,應該知道擁有血繼限界對忍者的提升有多大!」大蛇丸冷笑著說道,「平民中的天才忍者,在擁有血繼限界的人看來也不過爾爾!就像你一樣……」

「無聊。」春野櫻面無表情地說道,「有沒有血繼限界,我都遲早能成長到忍者的巔峰,冰遁的力量,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血繼限界沒什麼值得稀罕的!」

「那是因為你擁有的只是冰遁力量而已……如果你擁有寫輪眼或者初代的木遁力量,你就不會這麼說了!」大蛇丸呵呵一笑,譏諷之意橫溢而出,「而且,你也在偷偷研究血繼的力量吧?」

「告訴我,你在雪之國做的那些人體實驗中,有沒有嘗試獲得寫輪眼的力量的實驗?」

春野櫻臉色突地一變,她去雪之國的事情足夠隱蔽,怎麼會被大蛇丸發現!

「你說什麼?」

她冷哼一聲,眼神如刀如劍,凌厲地掃向大蛇丸!

「哈哈哈!別著急否定啊!」大蛇丸大笑一聲,「我給你留下的那些資料,你還滿意吧?別告訴我你還沒開始做人體實驗!別告訴我你沒有對佐助的力量動心!」

春野櫻倒吸一口涼氣,秘密被敵人看穿的感覺,真的是糟糕透頂!

更糟糕的是,她的事情竟然受到過大蛇丸的推動!

少女的臉上瞬間像是凝了霜一樣,一下子冷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