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全部爆發,幾位古仙庭的仙王境強者怒不可遏,哪怕知道不一定成功,但依舊忍不住,趁機對崔慶等人出手,想要斬殺他們。

不過剛一出手,天痕仙王殺到了。

這位最頂級的仙王境強者,空間一道的至強者幾乎,哪怕是准帝強者都殺不了,這一刻爆發出超強之力。

「滾開!」一掌,三位仙王境強者直接被轟飛出去,擋在了崔慶等人之前,不讓仙王境高手插手。

「該死!」幾位仙王境高手怒吼。

然而無用!

下方,崔慶等人見狀,自然是毫不客氣。

張口就來!

「老東西,真特么的不要一點碧蓮,你知道碧蓮是什麼嗎?」崔慶大罵。

「崔大爺估計你們也不懂,更是不要點碧蓮的東西,人多欺負人少也就算了,特么的仙王境還出手,你們給大爺等著,等到跨入仙王境,就是你們的末日!」

「殺!」蔣鑫等人沒有開口,但卻以最直接的方式回擊著。

「蓬!」一位天仙境高手再度被打爆!

直接面對仙王境強者,他們還不夠,但斬殺這些人他們可以。

此刻不需要多少,唯有一個殺字!

「先殺光這群人!」洪辰冷笑,戰意高昂,冷笑以對。

有天仙王等人的守護,二十位仙王境強者也都被攔下。

然而就1在這一瞬間,陡然間劉琪的聲音突兀的在場中響起,帶著一股駭然之色。

「小心!」

一瞬間,眾人大驚失色。

緊隨其後,兩隻大手突然間憑空冒出,直接對著崔慶蔣鑫等人拍去,聲勢浩大,帝威展露!

帝級強者直接出手襲殺!

「卧槽!」崔慶見狀,頓時大罵不已,一臉的駭然。

帝威滾滾,他們根本擋不住。

「特么的不要臉的貨,別讓大爺踏入帝級,否則第一個殺你這種不要臉的!」

半空中,正在阻攔一群仙王境的天痕仙王等人這一刻也是臉色大變。

這兩隻大手來的太突兀了!

憑空而現!

「混賬,你這是挑起帝尊之戰,滅絕之戰!」天痕仙王怒吼而出,更是直接悍然對著大手轟擊而去。

他不能看著崔慶等人被殺!

下方,蔣鑫等人一個個臉色煞白,感覺渾身都無法動彈,被禁錮的感覺。

但這一刻,並沒有停止反抗。

「殺!」蔣鑫一聲怒吼,率先掙脫,怒吼一聲,手中戰戟直接打出。

「殺!」洪辰林鵬等人解脫而出,齊齊大爆發!

哪怕是帝威,也敢反抗!

然而一瞬間,他們的攻擊根本無用,直接被巨掌拍碎,煙消雲散。

擋不住!

「螳臂當車,螻蟻就是螻蟻,殺你等,如同殺螻蟻一般!」半空中,一道威嚴之聲響起,帶著不屑,帶著嘲諷。

巨掌無人可阻,依舊順勢落下!

幾乎眨眼間,就要落下!

一旦被拍中,哪怕是普通仙王境,也必死無疑!

帝尊,代表一域之尊,代表著至強者!

遠處,地仙境戰場上,庚俗徐江龍關鐵凝等人臉色狂變。

「不要臉的老東西,你敢出手,小爺就殺光你們的人仙境地仙境天驕!」庚俗大罵。

「不管是誰,你族之人,必將斬盡殺絕!」金星等人雙眼通紅。

這一刻,他們看不到希望,只能出口威脅!

「找死!」

然而剎那間,這位不要臉的帝尊冷斥一聲,隨手再度一掌,直接對著地仙境的一群人而去。

要一起斬殺乾淨!

不過,就在這一刻,無聲無息,一道身影直接出現在天仙境戰場,神色冷峻,帶著一股特殊的威嚴之色。

一身青袍,顯得格外的映眼!

剛一出現,根本不曾出手,幾隻巨掌瞬間破碎開來,煙消雲散!

「青帝!」虛空中,再度有人開口,帶著一絲震驚。

青袍身影,赫然正是青帝!

他的突兀出現,讓人震驚,讓人駭然。

這位最強帝尊的威名太響亮了。

周圍,一位位天庭強者先前幾乎都要絕望了,在突兀的看到這道身影后,頓時激動不已,就連崔慶等人也不例外,差點就完蛋了。

青帝身上並沒有太大的波動,但懸在那裡,天地都好似要寂靜了。

抬頭,看向一處虛空,眼中帶著一絲冷意。

「古昆,你越界了,本帝的規矩看來你們是忘記了!」青帝開口。

剎那間,虛空中,一道身影臉上帶著駭然之色。

毫不遲疑的,轉身就逃!

哪怕是同為帝尊,但在青帝面前,他駭然。

然而一瞬間,青帝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見,緊隨其後,一道強大的虛空波動爆發而出。

一切聽夫人的 「翁!」

「救我!」一道怒吼聲響起,那位帝尊在求救。

高空中,正在和東方大帝北方大帝廝殺的四位帝級強者臉色大變。

「青帝,你敢!」

更遠處,同樣有強者開口。

腹黑老公嫁不得 「住手!」

帝尊,太少了,是底蘊的存在,死一位少一位!

一上到底 眼下的這些帝尊,都是無數年的積攢下來的。

但是,根本無用。

他們的阻攔無效。

「轟隆!」一瞬間,天地炸響,晴空霹靂。

隨即,血雨降臨!

頓時,無數人心中震驚,天庭一方強者大喜過望,古仙庭的強者們,則瞬間面若死灰。

帝尊,隕落!

被屠戮了!

前後出手,這位青帝耗費了不過數個呼吸的瞬間,斬殺了一位帝尊!

「帝尊無敵!」

「帝尊無敵!」

「帝尊無敵!」

下一刻,整個戰場沸騰了,大戰也戈然而止,無數天庭大軍歡呼,激動不已。

他們的帝尊,他們的皇者,這一刻一出手,就展露出超強實力。 方逸天才突然想起自己九點半鐘在華天集團有限公司還有個面試,他連忙抬表一看已經是九點過十分了,還剩二十分鐘,要想在這二十分鐘內等下一輛公交車然後再趕過去肯定是來不及了。

他只好摸了摸自己那乾癟的錢包,嘆了聲:「無緣無故的卻遇上這等莫名其妙的事耽誤了時間,看來只有打車去了!」

可是左等右等卻等不到空著的計程車,不得已,他只好攔了輛摩的,並且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說好十五塊錢。

方逸天坐上摩的之後感覺自己的屁股還沒坐穩那位的哥便把電摩停下,說了聲:「到了!」

「到了?」

方逸天疑聲道,因為給他的感覺是十五塊錢最起碼也要十幾分鐘后才到,可是他剛坐下來還沒幾分鐘那位的哥竟然說到了。

「是啊,喏,這就是華天集團有限公司的大樓了!」

的哥開口,順手朝前一指。

方逸天定眼一看,便見一棟摩天大樓聳立眼前,華天集團這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光芒。

方逸天搖頭苦笑了聲,忍不住說道:「哥們,你還真會拉客,才幾分鐘的路程就砍了我十五塊錢,高,實在是高!」說著付完錢后徑直朝華天集團大廈裡面走去。

那位的哥看著方逸天的背影也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聲:「能進出華天集團的人哪個不是年薪二十萬以上的?才要你十五塊錢就大驚小怪,真是人越富就越摳!」

估計方逸天聽到這句話后要當場暈倒了。

華天集團。

果不愧是實力雄厚的大型集團公司,就連在前台工作的小姐也是媲美於空姐級別的超級美女,由於前台此刻業務繁忙,因此那五位年輕貌美的前台小姐在忙碌著。

早已經走進來的方逸天則藉此機會瞪大了一雙眼睛不住頷首欣賞著這五個前台小姐,把她們那優美的音容笑貌盡收眼底,還時不時把一雙眼睛定格在她們前胸開領的那一處嫩白之上。

「這位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麼業務呢?」一聲優美的聲音在方逸天的耳邊響起。

方逸天連忙回神一看,原來他前面那人已經詢問完事輪到他了,於是他走上前,淡然一笑,說道:「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我一直在思考著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這個問題,所以走神了,還望美女多多包涵!」

美麗的笑臉洋溢在那名前台小姐的俏臉上,她有禮貌的說道:「先生真是風趣,請問先生是有什麼業務需要諮詢的嗎?」

「哦,是這樣的,我是來面試的。」方逸天收回自己那逐漸往下移動的目光,抬眼說道。

「面試?請問您帶了本公司的面試條了嗎?」前台小姐問道。

「沒有,是貴公司的一位姓張的助理打電話通知我的。」方逸天說道。

「請您把您的姓名告訴我,我幫您查詢一下。」

「我姓方,名逸天!」

「方逸天,對嗎? 寂滅霸主 查詢清楚了,請方先生上八樓,直接去人力資源部面試,裡面會有相關的負責人面試您。」那位前台小姐說道。

「謝謝!對了,如果我有幸能夠留在貴公司那麼你一定要把你的姓名以及婚姻情況告訴我!」方逸天笑了笑,便乘電梯上八樓去了。

八樓,人力資源部。

方逸天找到了人力資源部,他敲了敲門,裡面便傳來一聲男中音聲:「請進!」

方逸天推門進去,裡面是很大的一間公辦室,前面是辦公區,後面布有沙發茶几,此刻正有一個年輕男人坐在前面的辦公桌上,那筆挺的名牌西裝表示著他就是這個城市裡的精英一族!

「你好你好,請問你是張助理嗎?」方逸天笑著問道。

「我就是,你就是方逸天了吧?來,請坐請坐!」那個張助理起身有禮貌的說道。

「不客氣,我正是方逸天,來應聘貴公司市場開發部的部門經理。」方逸天說道。

「請問方先生帶了相關的個人資料以及各種證書來了嗎?」張助理問道。

「沒帶,呃,我那個簡歷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方逸天說道。

「這個……」張助理面露難色,隨即從桌上那一疊文件中翻出了方逸天的那張簡歷,說道:「你這張簡歷上也太過簡單了,一張A4紙都占不上一半。上面只有你的姓名、聯繫方式、愛好特長,學歷你寫的是本科,可是你也沒寫清你是畢業於哪個大學什麼專業。英語以及計算機水平都沒寫,接受過的教育經歷以及工作經歷也是空白的,這、這似乎很難讓我們更多的了解到你的一些基本資料。」

「所謂簡歷簡歷當然是越簡越好,我只想告訴你,如果我沒有那個能力我是不會來應聘貴公司的部門經理這個職位的。」方逸天自通道。

「哦?那麼可以談談你都有哪些方面的能力可以勝任部門經理這個職位呢?」張助理饒有興趣道。

「首先談談貴公司吧,貴公司旗下有房產、餐飲、酒店、商場、服務等產業。我先說說房地產業,貴公司房地產業佔有全國的市場率僅僅是8%,而且這8%的市場佔有率主要集中在西南東南以及華南地區,而西北以及華北地區的房地產市場都被天科房地產集團公司所壟斷,因此貴公司在西北華北地區的房地產市場佔有率幾乎為零。而當今之下最為賺錢的產業莫過於房地產,貴公司想要更好的發展那麼絕不能放棄西北華北地區的房地產業!因此,當務之急就是貴公司如何進軍西北華北地區的市場,與天科地產一較高下,這樣貴公司才能在全國範圍之內有自己的房地產市場,才能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實力及業務!」

方逸天滔滔不絕的說道。

那名張助理聞言后很是驚詫的看著方逸天,因為方逸天剛才所說的那一番話確實是華天集團現在的狀況,也是華天集團高層迫切要解決的問題。不過方逸天這一番話似乎去跟華天集團的老總說比較適合,跟他這麼一個助理說是沒有多大用處的!

然而,方逸天卻是依然在往下說:「如果我有幸勝任貴公司市場開發部的部門經理那麼我首先要扭轉的就是公司在西北華北地區的房地產業,努力在三年之內在西北華北地區開發出屬於華天集團的房地產業!」

「哼,你剛一來就要當經理?想當初我進了公司奮鬥了五年才當上助理這個職位,你居然一進來就要讓經理?」

張助理在心中冷笑了聲。

不過表面上他依然是不動聲色,微笑說道:「方先生的話卻是中肯,我也相信方先生的能力,不過可惜的是我沒有那麼大的權利給方先生一個經理噹噹,所以,實在是抱歉!」

方逸天知道,張助理說這話就是下逐客令了,也就是說他沒能應聘上華天集團市場開發部的部門經理一職,無論哪一個人事部的人都不會錄用一些只會夸夸其談說大話的應聘者。

在張助理的眼中,方逸天無疑是一個空口說大話的人,而且口氣狂傲,一進來就要當什麼經理,簡直是聞所未聞。

這樣的人他當然不會用,況且方逸天提交上去的那份個人資料實在是少得可憐,放眼天下,拼著命想進入華天集團的人多了去了,他犯不著理會方逸天這麼一個說大話的人。

方逸天在心底微微嘆息了聲,臉上依然掛著那淡然的微笑,他說道:「剛才多有打擾,還望張助理見諒,既然這樣那麼我先走了。」

「行,日後若有什麼消息會立即通知你。」張助理說道。

「好,那就多謝了。」方逸天說著便起身離開,正欲開門離去。

然而,就在他打開門的時候赫然聞見一陣清香飄送鼻端,抬眼看去便見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站在門外,這女人一身精緻高雅的職業裝,妙曼的身段盡顯無遺,一張略施粉黛的俏臉紅暈未消,似乎受過什麼氣,不過依然遮掩不住她那漂亮的容顏。

方逸天看到這個女人後卻是忍不住張了張口,整個人臉色詫異,驚愕萬分。

這個女人看到方逸天後神色更是驚訝,檀口也張啟著,彷彿裡面被塞入了好幾個雞蛋。

「是你?!」

他們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站在門外的女人正是夏冰——被方逸天氣得當街大罵臉色通紅的夏冰。

這個世界總是奇妙的,老天爺更是有著一顆返老還童的童心,它總會讓一些尷尬的人在尷尬的場合里相遇,讓尷尬繼續尷尬下去,以便它悠哉悠哉的等著看笑話。

比方說現在,方逸天從未想到會在華天集團有限公司裡面遇見夏冰,這個女人他曾在心裡暗暗發誓說以後最好不要再見到她,然而命運就像是跟他開玩笑一樣,不料在這兒又遇見了。

對於夏冰來說更是不可思議,她出入華天集團有限公司已經有三個年頭了,可是從來沒有見到方逸天這麼一個人,怎麼今早來公司里上班就偏偏撞上這個曾讓她受盡委屈的混蛋呢?

「你、你們認識?」張助理已經起身,驚聲問道。

方逸天聞言后回過神來,淡然笑道:「算是認識吧,她還欠我一個謝謝呢。」

「哦,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夏總,這位就是來應聘公司里市場開發部的部門經理一職的方逸天先生。」張助理笑著說道。

豈料夏冰兩眼狠狠的瞪了張助理一眼,說道:「好什麼好?不知道就別亂說話!」隨即轉向方逸天,冷笑道:「原來你就是方逸天啊,哦,忘了跟你說,我是人力資源部的部長。」

方逸天淡然一笑,優雅自若,他當然聽得出夏冰話里的意思,意思就是說我是管人事方面的部長,而你是來應聘的,所以我可以任意決定你的去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