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邊的小魔頭根本沒有發覺賬蓬裏的一場驚天動地的生死拼鬥。

“我們現在就要開始佈置陰陽煉魔大陣麼?”秦天收回目光,一臉期待地問噬魂玉。


“陰陽煉魔大陣需要斬塵劍做陣眼,一待陣法啓動,外邊的小魔頭一定會想辦法催毀陣眼,到時候天哥要牢牢將斬塵劍護住!”噬魂玉點了點頭,臉色凝重地提醒秦天。

秦天咬了咬牙,道:“放心吧,我會全力將斬塵劍護住的。”

噬魂身形落在地上,道:“把斬塵插入地底,我要開始佈陣了!”

秦天臉色一喜,右手一揮,斬塵劍沒入地底,只剩下一個劍柄在外面。

“天哥,陰陽煉魔大陣是一級的魔陣,我佈陣的時候你可以好好參詳,這對你的陣法的領悟有極大的好處。”對着秦天提醒了一聲,噬魂玉兩隻白肉肉的小手掌猛然探出,頓時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印訣從她雙手中變幻出來。其速度之快,秦天必須將全身魔力灌注於雙眼,才能勉強跟地上她的節奏。

“好快的速度!”望着那令人眼花繚亂的印訣,秦天忍不住的舔了舔嘴,這便是那讓得他日思夜想的陣符術經驗!

雖然他修煉陣符術已經有了四個多月,但是對於陣符的認識卻還只是停留於剛剛入門的程度。

儘管如此,他也知道:陣符與煉丹,煉器一樣,都是需要不斷的訓練,成千上萬次的失敗才能積累出熟鍊度。

這四個月裏,秦天在陣符分院總共學會一個一級陣法,還的一個一級的符術。這兩個都是陣符之中最容易上手的,然而憑着秦天優秀上等的靈魂力,仍然沒有完全掌握。

他現在的訓練次數已經達到上萬次,投入的金錢和時間無數。可每一次設制陣法或繪製符篆的時候,最後總會功虧於潰。

“我現在對於一級陣符術只差一點點就能突破,這一次的觀摩機會或許能夠給我一絲明悟,助我晉級一級陣符師!”面前只有一層窗戶低,捅破他就可以一飛昇天,秦天就差這最後一步了。

雖然陰陽煉魔大陣也是一級的陣法,但出自於無上魔功祕典的萬魔卷,其威力之大,直追二級的陣法。因此它佈置的印訣也比普通的一級陣法的印訣多,而且還要複雜。

秦天不敢有一絲的分神,將噬魂玉打出印訣的每一個步驟,仔仔細細的收進了腦中。

這套陰陽煉魔大陣總共有印訣六千六百個,所有的印訣全部打完時,足足花費了噬魂玉兩個小時的時間。而這個時間還是建立在噬魂玉的熟練度的基礎下,若是讓秦天來擺這個陣法,沒有個十幾個小時,決計不可能完成。

而真要是花十個小時才完成這個陣法的話,陣法的能量恐怕早就散光了。

打出印訣所用的時間越短,陣法的威力就越大。

整整兩個小時,秦天一動不動,心中受益匪淺。

“原來很多的印訣是相通的,爲了上下印訣的快速連貫,有一些印訣可以反過來打,或是將印訣稍作修改。總之,將印訣以最快的速度打出來就是最終的目地。”秦天發現,自己在修煉陣法的時候太過於拘泥,沒有完全放開。

剛纔的這六千六百道印訣之中有許多印訣本是相同的,但噬魂玉打出的手法並不一樣,這是爲了能夠與上一道印訣承接,並與下一道印訣連貫。

秦天終於找出了自己與噬魂玉真正的區別,自己雖然刻苦有餘,但是靈活性卻遠遠不夠。

說白了,就是缺乏創新意識,同樣的印訣,有無數的方式打出來,而秦天卻只會其中最基本的一種。

“靈魂力強大隻能夠讓我更加快速的打出印訣,卻不會告訴我如何創新,如何改進!”秦天暗暗點頭,心中一絲明悟終於出現。然而想要突破到一級陣符師,他還需練習。不過想通了一點,後面的一切都好辦多了!

將所有印訣打完,噬魂玉輕吐一口氣,然後雙手將印訣打入到斬塵劍中。

轟!

一股以斬塵劍爲中心的氣流朝四面八方散去,斬塵劍上的青芒猛然間變亮。

“陰陽煉魔大陣——啓!”

一聲嬌喝從噬魂玉口中叫出來,登時斬塵劍上發出無比耀眼的青芒,將整個賬蓬都照地青幽幽一片。

這道青色的豪光連閃數下,然後全部滲入地底消失不見。

“陣法正式啓動,我們到賬蓬頂上去。很快陣法就會被這些小魔頭感應到,到時候他們會不顧一切地想要摧毀掉這個賬蓬,那時候就要靠天哥的了。”噬魂玉見陣法正常啓動,心裏鬆了一口氣。

秦天與噬魂玉來到賬蓬的頂上,目光所及都是一個個的小賬蓬,密密麻麻一片。

除此之外,地面上隱隱的一道青色的氣流在涌動,朝四面八邊流去,很快就將所有的賬蓬覆蓋。

“天哥小心,小魔頭已經發覺不對了!”


那道青色的氣流徹底鋪開之後,有不少的小賬蓬裏傳出淒厲的叫聲。

噗!噗!噗!

無數的賬蓬被頂穿,從裏面躍出一個個黑氣撩面的小魔頭。

這些小魔頭修爲全都在通靈一二重,全身黑氣纏繞,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不好!諸位快看元帥帳蓬!”無數小魔頭將注意力投向秦天。

“啊!這是煉魔大陣,元帥想要煉化我等!”有不少見多識廣的小魔頭失聲大叫起來。

“那不是元帥!”

“他是誰,爲什麼要煉化我們,難道是想吞掉我們麼?”

“不管他是誰,我們快將陣眼毀掉,否則不用多久,我們全都要被煉化掉!”

“不錯!他一定是將我們元師殺了,我們要替元帥報仇!”

羣魔激憤,一個個怒視着秦天,恨不得把他給吃了。

秦天冷冷地望着他們,嘴角微微一泯,全身魔氣騰騰,一道暗金的戰甲慢慢浮出來,緊緊地扣在他的身上。

登時,一股滔天的魔威散了出來,將離秦天近的幾隻小魔頭嚇地面色發白。

象甲功!

“來吧,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小魔頭!”

秦天哈哈一笑,笑聲之中充滿了一種睥睨天下的豪邁之氣。在場的每一隻小魔頭都能真切地感受到那股無形的殺氣,不少小魔頭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

“橫豎是一個死,以其在陣法中被折磨死,還不如來個痛快!諸位,成敗在此一舉,將這隻大魔頭擊殺後,我們纔有活路!”

一句話,重新將小魔頭們的情緒挑唆起來。

“不錯,以其等死,不如反抗!”

“殺啊!”

“殺!”

……


登時,無數的魔頭如蝗蟲一般朝秦天這邊飛撲而來。雖然他們不會飛行,但彈跳力十分驚人,一個個從賬蓬的頂上朝秦天躍來,就像一隻只螞蚱襲捲而來。

見到這鋪天蓋地的小魔頭一齊涌來,秦天心中不但沒有懼意,反而升騰起一股戰意!

“天哥,你不用費力殺他們,只要阻止他們破壞斬塵劍便可!”噬魂玉看出秦天眼中躍躍欲試的光芒,忍不住開口提醒。

秦天點了點頭,暗暗將激動的心平復。雖然心裏很想戰鬥,但他十分清楚他若是不顧一切地去斬殺小魔頭,那麼不用多久就會被這些小魔頭淹滅。

若是單純的阻止他們靠近,難度大大降低,秦天自信沒有任何問題。

心裏的殺意剛剛平復下來,三隻小魔頭已經揮舞着拳頭同時朝秦天擊來。

秦天看準位置,腳下踩着魔影步,瞬間出現在他們面前。

右手拳頭一出,登時將這三隻小魔頭擊的倒飛出去。這還是他沒有盡全力,若是全力一擊,那三隻小魔頭可以直接被震死。

亢龍有悔,秦天牢牢記住這個道理,他每一拳都留有餘地,可以將來襲的小魔頭失去戰鬥力,又不會致死。而自己也不用耗費太多的力氣,完全可以做到遊刃有餘。

只要堅持,這些小魔頭的實力會被大陣一點一點的煉化,雖然一開始守的困難,但越到最後,秦天越是輕鬆。

戰鬥持續了足足一個小時,秦天身上也捱了無數次拳掌,但是有象甲功和血凝真身保護,那些打擊都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如今,大陣已經啓動了一個小時,這些小魔頭的實力大陣中消耗的只剩下原來的一半都不到,而且還有一兩百隻躺在地等死。

又過了一個小時,整個大營已經沒有能夠活動的小魔頭,全部躺在地上咬牙切齒地望着秦天。

秦天鬆了一口氣,連續兩個小時的拼鬥,他感覺自己的霸王沖和魔影步運用的更加純熟了,這兩套技能似乎都到達了一個瓶頸。

“天哥,你先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大陣吧,再過半個小時,這些小魔頭全都會被煉化!到時候我們負責收集魔氣就行!”噬魂玉掃了一眼大營,滿意地點了點頭。

“還有半小時,我就能收集到三百多隻小魔頭的魔元,將魔元裏面的魔氣全部用於煉製魔丹,我以後修煉的所需的丹藥就不成問題了。而且,三百多枚魔元,吸光魔氣後上交給導師,恐怕我這次歷練的成績穩居第一吧!復靈丹可不能有任何差錯,這關係到葛成的靈元能否恢復修煉。”

秦天心中有些激動,一邊等着這些小魔頭被煉化,一邊在心裏暗暗思忖。 時間飛快,半個小時很快過去,陰陽煉魔大陣慢慢停止運轉。

大營之中,所有的魔頭慢慢化成一股股黑煙,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個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魔元躺在地上。

“整整三百六十顆!”秦天一招手,隔空將這些魔元全部吸到手中。晉入通靈四重的驅物境後,秦天可以簡單進行吸放,若是想移山攝海,則需要修煉對應的技能。

噬魂玉飛到營地之中,將那些微弱的魔魂一卷而空。雖然這些魔魂品質極差,但好在數量極大,依然是一比不小的靈魂資源。

噬魂玉不但能夠吸收妖魂,魔獸的靈魂也能吸收,不過魔獸的靈魂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用處,因此都全部轉給秦天。

將所有魔魂吸收乾淨,噬魂玉開心地飛了回來:“天哥,魔氣收集完畢,我們現在就開始煉丹!”

“煉丹!”秦天心中一動,臉上不禁露出狂喜之色。

他進入鎮魔塔歷練,除了要得到那枚復靈丹以外,最重要就是魔丹。他現在收集了兩隻大魔頭的魔元,還有三百六十隻小魔頭的魔元,每一顆魔元中的魔氣都非常旺盛。這些魔氣數量加在一起,是一比巨大的魔氣資源。


噬魂玉將這些魔氣全部煉製成一粒粒的魔丹,不僅濃縮了魔氣的體積,而且還將魔氣煉化的更加精純。秦天沒有顯赫的家世,弄不到靈丹妙藥,在修爲上就和那些名門子弟差了一大截。爲了彌補這個差距,甚至在修煉上趕超他們,秦天就必須比他們擁有更多的丹藥。

靈藥弄不到,魔丹卻不用愁,秦天是天陸獨一份的靈魔雙體,無論是魔丹還是靈丹,對他來說都有促進修爲的作用。

而普通修士,則無法服用魔丹,否則修爲沒促進,反倒送了命。

秦天和噬魂玉重新回到賬蓬裏面,煉丹動靜不小,在裏面進行可以隱蔽住丹藥氣息。否則魔丹氣息擴散到一些大魔頭的鼻子裏,立刻會引來無數的大魔頭,甚至是魔王來爭搶。

“煉丹不需要丹爐麼?”秦天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據《簡記》中描述,煉丹或煉器都需要一鼎丹爐,然後結合靈氣激發的火焰進行煉製。

噬魂玉嘻嘻一笑,道:“丹爐自然是有,就在天哥的脖子上掛着。”

秦天微微一怔,忙將脖子上的玉石摘下來,放在手中打量。

“它就是丹爐?”

噬魂玉飄了過來,解釋道:“這塊玉石不僅是丹爐,而且還可以做煉器用的器鼎。這可是大名名鼎鼎的魔尊‘舛’當用使用的爐鼎,名字我早已不知道,你隨便叫一個就是。”

秦天又驚又喜,魔尊那種傳奇人物用的東西自然是硬貨。想起這塊玉石的諸多妙用,簡單地叫它玉石已經有些不符,秦天給它取了個名字:魔尊鼎。


“魔尊鼎,好名字,不僅能夠緬懷魔尊大人,而且還顯示了它的崇高的身份!”噬魂玉乍巴着嘴巴,對秦天取的這個名字十分贊同。接着道:“天哥將魔尊鼎放在中央,後退幾步,我要開啓魔尊鼎。”

秦天依言放下魔尊鼎,然後退到門口,兩眼緊緊地盯着噬魂玉。

煉丹和煉器,在天陸屬於極其機密的事情,任何私人或門派都嚴禁煉丹。所有的丹藥,法寶統一由皇室的欽丹堂和欽器堂煉製,然後再發放到門派或組織。每一粒正規的丹藥和法寶都在煉丹=制的時候用特殊的方法刻上了記號,煉製時間等信息,不容假冒頂替。

丹藥的作用實在是巨大,能夠迅速提升修士的修爲,而法寶武器則可以瞬間使修士的實力增大一倍不止,這一些都被各國嚴格禁止。

皇權統一,令行禁止,沒有人膽敢違抗。

所有的煉丹師,煉器師都只有在欽丹堂,欽器堂學習煉丹,煉器之術。就連大蒙第一的鴻蒙學院也僅有陣符分院,只傳授陣符煉製之道。

被嚴格控制後,煉丹,煉器這兩項修士本該掌握的技能,越來越變地神祕。

能夠親眼觀摩一位煉丹師如何煉製丹藥,這在天陸絕對是少有。

秦天現在,就有一個這樣難得的機會。

剛纔觀摩了一次如何設陣,現在又可以看到如何煉丹,這叫秦天如何不興奮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