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熏溪雙手抱胸,老神哉哉的看著那經紀人說到:「只是希望你這故事能編的完美一點!」

陳玉突然回頭,淡淡的看了夏熏溪一眼,勾起一抹微笑!看得夏熏溪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陳玉在經紀人的護送下從後門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夏熏溪回頭看著坐在那裡從始至終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的蕭閻雲,不由的有些生氣!

「如果你想要去幫她,直說就是了!不用在這裡給我臉色,我又不是不動情理的人!」

「你覺得我在為你剛才為難她的事情生氣!」

蕭閻雲臉色不明的看著夏熏溪,看著她毫不猶豫的點頭,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我是在為你下意識的保護陳宇生氣,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夠明白過來,你是一個女人,是需要男人保護的!這種時候,你只要站在我們的背後!」

說著,蕭閻雲站了起來,走到夏熏溪的身邊,將她那提高氣勢的雙手給鬆開放在自己的腰間,輕輕的擁她入懷!

「我不知道你以前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讓你現在如此的強勢,可是我希望你更多的依靠一下我,好嗎?」

那一句好嗎道盡了無盡的心酸深深的無奈,讓夏熏溪忍不住紅了眼眶!

依賴你嗎?我真的可以放心的依靠你嗎?

「咳咳……」

一旁的陳宇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喚起了兩人的注意力!自動的忽略掉蕭閻雲那震驚的詢問自己為什麼還在這裡的眼神!

有些無奈的說到:「總覺得對方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後面放下的狠話……我還真的有點擔心你呢!畢竟你現在已經不是夏氏的總裁了!」

「這個陳先生就不用擔心了!我自會保護溪兒的!」

蕭閻雲滿是敵意的看著陳宇,不滿的數落到:「如果陳先生剛才真的擔心溪兒的話,就不會心安理得的躲在她的身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你不覺得有些太假了嘛!」

「嘿……什麼叫我太假了!」

陳宇不由的有些氣急,夏熏溪不是說這個男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嘛!就毒舌的……

果然是陷入愛情中的女人啊!

「我剛才也想要說什麼來著,這不是他們沒有給我機會嘛!再說了……你在這裡說我,也不想想你自己也不是一樣的,難道你就一開始站出來護著夏熏溪了!」

說著,,陳宇有些不甘示弱的嘀咕了一句:「還不知道剛才是誰坐在那裡老神哉哉的在看好戲呢!」

夏熏溪看著兩人你來我往,就將橫在他們中間的自己好像都已經沒有存在感了,不由的插了一句!

「你們不會有什麼吧?」

「我們會有什麼啊!」

陳宇突然有些心虛的眼神往上瞟,能說在不知不覺中突然愛上了跟你相處的模式,變得越來越看這傢伙不滿了嘛!

夏熏溪有些狐疑的看了陳宇一眼,然後回頭看著蕭閻雲!

只見到他淡定從容的一笑說到:「我絕對不會跟我的情敵有什麼的!」

「情敵?」

什麼時候陳宇又成了你的情敵了!我們不是都已經說清楚了嗎?

夏熏溪正要追問的時候,就見到兩人互相的瞪了對方一眼,同時默契的轉開腦袋!

好吧,那種感覺更加的明顯了!

夏熏溪重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她是一個葷素不忌的人,看小說也是,男男女女啊什麼的……

只要她覺得有興趣的就會看上那麼一段時間!

而這兩人現在這樣,怎麼有一種要相知相愛的前兆呢!

夏熏溪知道自己的腦洞太大了,可是就是忍不住將兩人放在一起比較!

論長相,自己沒有陳宇那麼奪人眼球,論能力,自己肯定是比不上陳家小少爺的,論魄力……

啊!夏熏溪突然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好吧,比不上一個陳玉就算了,現在就將一個陳宇都比不上,這到底是什麼世道啊!一個個還要不要人活了!

「下面的記者應該差不多知道陳玉已經走了,我們現在也離開吧!」

陳宇有些失落的嘆了一口氣,忍不住抱怨到:「早知道這自駕游在門口就死掉了,我昨天就應該跟著他們去!」

「他們?」

夏熏溪遲疑了一下,還是看著陳宇詢問到:「你是說陳珂出國了是吧?是不是艾德也走了!」

「當然!那兩人就是一個連體嬰兒,什麼時候你見他們分開過!」

對於夏熏溪能夠一開口就說出自己身邊最熟悉的人,陳宇之前也問過一次!

不過那個時候,夏熏溪只是說在她還沒有出國之前兩人是好朋友。所以比較清楚他們家的事情!

雖然自己一點都不記得了!也沒有聽自己的哥哥說過這麼一個人,不過想來是真的吧!畢竟自己在見到她的時候還真的有一種熟悉感呢!

「也是!」夏熏溪淺淺一笑,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下了,就怕突然有一天陳珂氣沖沖的跑過來找自己,讓自己離他遠一點!

其實說起來,已經知道他過得很好,離開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夏熏溪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身邊的陳宇一眼!

原諒我的自私,貪念那點溫柔!只要這一段時間,我還這裡的一段時間就好!

這已經是劉波第十次看手機了,可是偏偏還是沒有那個人的消息,讓他莫名的有些煩躁!

難道就這樣兩人以後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嗎?

所以當電話響起來的那一刻,劉波都有些不敢相信!就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也不知道那邊到底說了什麼,這邊只是點了點頭,才發現她看不見,輕輕的應了一句:「都很好!」

對方沉默了許久,然後淡淡的聲音傳來,原本有些緊張的劉波突然皺起了眉頭!

「你真的決定了嗎?」 有什麼好決定的,一開始不就知道結果了嘛!只是這個孩子的到來讓她不得不提前離開而已!

那麼強硬的懟陳玉,那麼生氣的罵夏熏染,最後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可悲得厲害!

夏熏溪看著眼前熟睡的蕭閻雲,忍不住往他的懷中鑽!

前段時間,她見到了那個曾經將自己寵上天的男人,也是這個男人讓自己一下子從雲端跌入了谷底!

這些她都可以不在乎。可是他為什麼一定要破壞自己這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的!

血緣關係真的那麼重要嗎?為了夏熏染,你就要這樣逼迫我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嗎?

雖然我不是你親生的,可是我一直當你是我的親生父親啊!

她的苦苦哀求換來的只是那人冷漠的一笑,有些不耐煩的說到:「你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夏家的千金了!我才不會養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兒呢!」

「你母親還真的以為能夠瞞得了我!就你們學校體檢的時候,我就已經第一時間知道了!」

夏墨寒有些憤怒的看著眼前這一張平凡的臉,在看到她那一雙特有的迷人的眼睛的時候,就忍不住火氣往上冒!

「你們母女倆也真的會在我面前演戲,以為真的反目成仇了,我就會不在意了嗎?」

說著,夏墨寒殘忍的一笑,滿是惡意的看著夏熏溪說到:「知道為什麼你母親一定要毀掉你的臉嗎?因為她在隱瞞你的身份!她害怕我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害怕我對著他出手!」

都這麼多年了啊。沒有想到她還想著那個男人!

她以為只要改變你的容貌,我就找不到那個傢伙了嗎?不!我會找到了,我總有一天會找到他!讓他付出代價!

夏熏溪有些激動的看著夏墨寒。

「可是她已經嫁給你了啊!她還為你生了一個女兒,還……」

「住口!」夏墨寒突然臉色扭曲的看著夏熏溪。

她怎麼會知道染兒是怎麼出生的,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那段時間如果不是自己用她的性命威脅,她根本就不會生下染兒!

這麼多年來,如果不是自己一直用夏熏溪來牽制她,她又怎麼可能對染兒那麼好!

對!就是這樣,只要按照現在的方法一直走下去,她就是自己那個相親和睦的妻子,染兒就是那個被父母寵壞的千金!

夏墨寒努力的平復了自己的情緒,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夏熏溪說到:「我今天找你來不是為了這件事情,我讓你來是讓你離開蕭閻雲的!」

「為什麼!」夏熏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夏墨寒。

自己可是跟他明媒正娶的,為什麼!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

夏墨寒情緒有些激動的看著夏熏溪冷聲的利斥到:「難道你不知道你妹妹喜歡這個男人嘛!搶了她的母親,還要來搶她的男人嘛!我是絕對不會看到你這樣做的!」

「可是雲他根本就不愛染兒,他們……」

「愛?」夏墨寒冷漠的一笑,有些不耐煩的站了起來:「那是他們兩個的事情,只要你不橫在他們的中間,他們兩個總有一天會在一起的!而且……」

「不要跟我談愛!我不相信這個!我只警告你不要玩花樣,你知道……我想要整死一個沒有背景的藝人是很簡單的事情,我想你不會讓陳菲德的事情再重演吧!」

說著,夏墨寒突然惡意的一笑。

「聽說陳宇根本就沒死!看不出來啊,陳家忍還真的有點本事,可以讓他在的眼皮底下假死脫生,不過……蕭閻雲有沒有那個能耐,你比我更清楚!」

「你這樣是犯法的,總有一天……」

「在Z城我就是王法,再說了……他們都是意外身亡,跟我可沒有關係,你要是亂說,我可以找你要精神損失費的!」

夏墨寒看著夏熏溪有些蒼白的臉,總算是心裡平衡了!大笑著離開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夏熏溪不得不承認他要逼死一個人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其它手段!

夏熏溪忍不住往蕭閻雲的懷中靠的更深了一點,確還是控制不住全身的寒意!

手悄悄的撫摸上自己的肚子!

那裡有著自己期待依舊的小生命,可是還沒有來得及跟他的父親說,就要離開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都是媽媽沒有用!

蕭閻雲總覺得這段時間的夏熏溪有些不對勁,可是又看不出來那裡不對勁,除了口味挑了一點,其它的看上去又還好!

只是每一次自己問她的時候,她都只會說只是不想要委屈自己而已!

委屈……也對,以前的她確實過得很規律,不管是不是自己想要吃的,只要買回來,她都總是笑著甜蜜蜜的吃下去!

不像現在,肉不吃,海鮮不吃,就連平時最愛吃的櫻桃也不吃了!

每天除了橘子就是蔬菜,有些時候甚至是油炸食品,想要勸她少吃一點,不健康,可是看她吃的那麼開心!又不忍心說!

只是最近口味變得有點……

怎麼說呢!薯條,漢堡,雞翅,披薩……這些對於小孩子來說特別喜歡的東西,她總是吃得很歡快!

搞得蕭閻雲忍不住想要懷疑是不是有什麼情況,畢竟他們在一起也快一年的時間了,如果真的有什麼的話……

說起來,還沒有帶溪兒回去見過父母呢!也正好趁著這一次的機會,帶她回去好好的認識一下,順便養一養!

「你怎麼了?這些東西不合你的胃口嗎?」

夏熏溪有些擔憂的看著蕭閻雲,是不是自己表現得太明顯了!可是……

馬上就要跟自己的寶寶分開了,只是想要他吃一點好吃的而已!只有這一點奢求而已!

夏熏溪的手忍不住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輕輕的撫摸著!臉上溫柔的表情看的蕭閻雲有些愣神!這樣好像會發光的她,看上去總是那麼讓人難以抵抗!

「對了!星期六有時間嗎?我們回一趟家吧!」

「啪!」

一聲脆響傳來,滿地的碎瓷片就像是她的心一樣,碎得一塌糊塗!

驚了蕭閻雲,慌了自己! 蕭閻雲有些緊張的將夏熏溪的手給護在自己的手中,仔細看了一下,見沒有明顯的傷口的時候,還是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有沒有受傷?」

夏熏溪不知道自己當時搖頭沒有,她只是有些模糊的看著蕭閻雲那一張英俊的臉上露出擔憂的表情,不由的覺得喉嚨發苦!

「溪兒……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你不要嚇我!」

夏熏溪微微清醒一點點的時候,就聽到蕭閻雲擔憂的聲音,努力的想要裝出一副沒事人的表情,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想象中的強大!

那樣的怨恨根本都掩藏不住,多麼希望他永遠也沒有說過那句話!

就當是忘記了這一回事也好,為什麼一定要提醒自己,你不是已經忘記了,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你是不是在夏熏染那裡聽到了什麼消息,所以才故意用這樣的話來刺激我!還是……

你真的打算帶我回去見你的父母,你終於承認我的存在了!

夏熏溪有些不忍心的閉上了眼睛。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就算是你已經習慣了我在身邊也已經來不及了,明知道你可能是騙我的,但是我卻不能讓你受一點傷!

哪怕是有可能的,我也賭不起!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在這個時候說出來,你真殘忍,真的好殘忍!

這樣,你叫我真的心甘情願的離開你!

蕭閻雲嚇到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說了什麼話,才讓她這麼傷心絕望,可是看到她臉頰的眼淚,他的心都揪成一團了,偏偏自己的輕言細語一點用都沒有!

「你幹什麼!」

蕭閻雲嚇了一跳,眼見著有些失魂的夏熏溪就要一腳踩在碎玻璃上面的時候,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想也沒想,就攔腰將她給抱了起來,然後焦急的放在一旁的沙發上,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要亂動之後,才急沖衝去收拾那殘局!

一不小心,划傷手指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著靠在那裡,眼神有些空洞的夏熏溪。

突然尖叫了一聲,然後捂住自己的手指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夏熏溪被蕭閻雲凄厲的慘叫聲喚醒,看著他蹲在一旁的碎瓷片旁邊的時候,有些慌張的跑了過去!

看著他緊緊的捂住自己的手指頭,想也沒想就將輕輕的拉開他的手,將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裡!

濃濃的血腥味在舌尖縈繞,原本應該是浪漫的一幕,偏偏夏熏溪卻突然臉色一白。猛的推開蕭閻雲就往樓上跑!

蕭閻雲也根本就來不及顧忌手上的那一點點傷口,急沖沖的跟上去的時候,迎來的卻是緊閉的房門!

想到她剛才那蒼白的臉色,急得猛排門,偏偏房間裡面的人好像是聾了一樣,即便是雙手已經排的鈍痛,門的另外一邊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道門就好像是一道鴻溝一樣,將兩人隔開在不同的世界里!

彷徨無助在心尖縈繞,想到裡面夏熏溪有可能會出事,蕭閻雲都準備去竅門了,只是剛離開一步,那扇好像有千斤重的門卻突然打開了!

然後就見到夏熏溪突然緊張兮兮的拿著一個急救箱拉著蕭閻雲就往房間裡面走去!

還是以前的那個房間,還是最開始的擺設,一切看上去都是原來的樣子!

可是想到剛才夏熏溪離開的樣子。蕭閻雲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來什麼,卻只是看到一個緊皺著眉頭的女人而已!

「你說你一個大男人了。怎麼連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好呢!還受傷了!而且……你剛才是在幹什麼,拆們嘛!不就是找一個醫藥箱嘛!至於這樣嘛……你看看你……手都紅了,你怎麼就這麼不會愛惜自己呢,你這樣……」

你這樣叫我怎麼放心的下!

「我這樣怎麼了?」

蕭閻雲總覺得夏熏溪那一句沒有說完的抱怨很重要,可是自己這樣問的時候,換來的只是她不悅的眼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