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柏明根本沒有聽說過冥絲鬼線,睜大眼睛好地問:“冥絲鬼線是什麼東西?”

“是一種拘人魂魄的絲線。”

“啊?什麼?它不會把我的魂魄捆走吧?”夏柏明聽到秦巖的話,臉色在瞬間變得蒼白無。

史密斯等人也嚇壞了,一個個伸出手摸自己的脖子。

“既然他給你們種下了冥絲鬼線,目的肯定是將你們捆走!否則他沒有必要這麼做!”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只是我很怪,剛纔我根本不在,如果他們想拘走你們的魂魄,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爲什麼非要給你們種下冥絲鬼線呢?”

“秦巖,莫非給我們種冥絲鬼線的人是爲了對付你?”夏柏明一下猜到了其的結症。

秦巖點了點頭:“極有可能!”

“秦總,你快救救我們吧!”史密斯哭喪着臉祈求秦巖。

“對! 特戰狂兵 你救救我們快點!”布羅斯同樣哀求起來。

布羅斯原本不好,此刻又十分着急,說出的話特別彆扭。

其他人也紛紛央求秦巖。

秦巖伸出雙手往下壓了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幫你們抽出冥絲鬼線!”

聽說秦巖要幫他們,這些傢伙一個個都圍了來。

秦巖念動咒語,先準備給夏柏明抽出冥絲鬼線。

“天地蒼蒼,陰陽茫茫,道法歸一,聚氣凝神!走!”

在說到“走”字的時候,秦巖催動魂力,揪住冥絲鬼線急速向外抽出。

冥絲鬼線從夏柏明的脖子被抽出去,落在了秦巖的手。

這根冥絲鬼線大約一米長。

秦巖拿起來向兩邊撐了撐,冥絲鬼線十分結實。

不錯啊!如果史密斯他們體內的冥絲鬼線也這麼長,那我絕對可以編一個。

這個到時候無論是抓人抓妖,絕對是一件犀利的法器。

想到這裏,秦巖走到史密斯面前,伸出食指和指向他的脖子摸去。

這叫探陰。

探陰是陰陽師最基礎的一門技藝。

無論是道士,還是和尚,他們在尋找妖魔鬼怪的時候,很多人都用這種方法。

不一會兒,秦巖探到了種在史密斯體內的冥絲鬼線。

秦巖在心默默唸動咒語,食指和指在史密斯脖子輕輕一夾,冥絲鬼線被秦巖揪了出來。

種在史密斯體內的冥絲鬼線和種在夏柏明體內的一樣,也是一米長,而且非常結實。

看到這裏,秦巖大概已經知道,種在其他人體內的冥絲鬼線肯定也有一米長。

接下來,秦巖分別將艾瑪等人體內的冥絲鬼線揪出來。

當一切都做完後,秦巖將史密斯他們送走了,最後也把夏柏明送走了。

慕容雪菡顯出身形,有些擔心地說:“主人,這件事情是不是太簡單了?”

秦巖點了點頭,如果這件事情是針對他的,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不過秦巖向來不是怕事的人。

“我們順其自然吧!只要他們敢對我們伸爪子,我要了他們的命!”說到這裏,秦巖眼綻放出兩道寒光。

“雪菡,來來來,你看看這些冥絲鬼線,質地多好啊!如果我製作成一張,那絕對是一個了不起的法器!”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眼頓時明亮起來:

“主人,對啊!這冥絲鬼線是鬼蠶和鬼蜘蛛吐出的絲纏繞在一起的。如果將它們製作成法器,那絕對是‘天恢恢’。”

“你說的沒有錯,我現在製作!”

秦巖拿出法器開始製作‘鬼’。

看到秦巖動作嫺熟技藝超羣,秦慕容雪菡眼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這可是隻有陰陽鬼匠纔有的技藝。

不一會兒,秦巖將鬼製作成了。

雖然鬼只有巴掌大,雖然鬼只用了十六根冥絲鬼線,但是它身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異常強大。

秦巖覺得只要將鬼拋出去,絕對可以輕而易舉地抓住鬼王、屍王,以及妖王。

“主人,這鬼只有巴掌大小,它怎麼套人?”慕容雪菡眼滿是迷茫。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這你不懂了,我在製作這張鬼的時候,分別在裏面印下了擴張咒、舒展咒、凝神咒、聚魂咒等等咒語。它不但可大可小,而且還可以抓鬼、抓妖、抓邪靈。”

很多法器一般只針對某一種妖魔鬼怪。

如說有的法器專門對付鬼類;有的法器專門對付殭屍;有的專門對付邪靈。

但是這張鬼不一樣,無論是鬼類邪靈,還是殭屍妖精,都可以對付。

可以說是一個萬能法器。

“主人,要不你試一試?”慕容雪菡建議道。

“這裏沒有其他人,要試驗的話只能試驗你了!”

“我沒有問題!”慕容雪菡挺直了胸膛,漂浮在半空,看去颯爽英姿。

秦巖原本不願意拿慕容雪菡做試驗,不過不試一試鬼的威力,他也有點不甘心。

“好!那你在屋裏面飄起來!”

試驗鬼的抓捕能力,自然不能抓靜態的東西,因爲和別人對戰的時候,對手不是靜態的。

重生之昭雪郡主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化作一道陰風繞着房間竄來竄去。

而且爲了增加難度,慕容雪菡還故意走“s”型路線。

“陰陽萬法,天地大道,天恢恢,疏而不漏!去!”

當唸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秦巖將手的鬼扔了出去。

鬼在瞬間急速脹大,並且從天而降,將化作青煙的慕容雪菡住了。

慕容雪菡迫不得已露出了身形。

她施展鬼術,想逃出鬼,可是無論她怎麼掙扎都無法逃出去。

“哈哈哈!秦巖,想不到你這個陰陽鬼匠這麼厲害,居然能製作出這麼厲害的法器!”

一道聲音在辦公室的牆角響起,一道魂影顯露出來。 看到這道魂影,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

腹黑花少的馴女日記 這道魂影不是別人,正是秦嫣然。

只是此刻的秦嫣然魂魄離體,並沒有肉身。

“是你!”秦巖眯起了眼睛,面無表情地看着秦嫣然。

與此同時,秦巖也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毫無疑問,這一切肯定是秦嫣然搞的鬼。

原來秦家主脈來到保市後,打聽到了秦巖很多英雄事蹟,如說秦巖還只是道師的時候,已經收服了屍王,甚至殺掉了天師。

再如說,秦巖以一己之力滅掉了黃仙姑一族。

還有其他的等等。

這些事情,無論是哪一件,那都是驚天動地的事情,一般人根本辦不到。

可是這些卻偏偏被秦巖做到了。

這還不是最讓他們震驚的,最讓他們震驚的是,秦巖居然獲得了鬼醫傳承、鬼農傳承以及鬼匠傳承。

這三大傳承可是陰陽衆術排名前十的傳承。

別說是擁有三種傳承,是擁有一種傳承,那都可以笑傲陰陽界了。

原本秦冠宏還準備好好的收拾一下秦巖,但是聽說了秦巖這些匪夷所思的成後,他覺得向秦巖下手,那是自掘墳墓。

向秦巖這樣的人,只能籠絡,不能威壓,否則會造成反彈。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秦冠宏決定讓秦嫣然試一試秦巖的能力。

畢竟耳聽爲虛,眼見爲實。

所以秦嫣然乘秦巖不在,悄悄地將冥絲鬼線種到了夏柏明他們的體內。

冥絲鬼線極爲少見,是製作鬼的最佳材料。

秦家想看看秦巖是不是像傳言說的那樣,是一個陰陽鬼匠。

“沒錯!是我!”秦嫣然點了點頭,飄到了秦巖面前。

“你是來找我麻煩的?”秦巖語氣不善地說。

“不!你錯了!我是來找你……找你……總之,你知道我的意思!”

說到一半的時候,秦嫣然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秦巖知道秦嫣然的意思,不過他故意不知道,搖了搖頭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還是說清楚一些好!”

“你……你難道忘了我爺爺和你說的話了嗎?”秦嫣然看到秦巖裝傻充愣的樣子,她被氣得臉色鐵青。

可是秦嫣然又無可奈何。

“你爺爺和我說了很多話,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句!”

“你……你……真是可惡!”

“秦小姐,如果沒有什麼事情那我先走了!”秦巖語氣冰冷地對秦嫣然說,然後又嚮慕容雪菡招了招手。

慕容雪菡飄到秦巖面前,和秦巖一起向辦公室的門口走去。

“你給我站住!”秦嫣然的大小姐脾氣來了,指着秦巖大聲厲喝起來。

在秦家,秦嫣然地位尊崇,從小養成了頤指氣使的習慣。

再加秦嫣然重來沒有下過山,早和現代社會脫節了,所以說話做事一般由着性子來。

但是秦巖卻懶得理會她。

秦嫣然在秦家是大小姐關秦巖屁事,他又不是秦家的人。

在秦巖的心,根本沒有主脈支脈之說,他只認自己的爹孃。

秦巖沒有理會秦嫣然,繼續向前走去。

“好啊!秦巖,你居然這麼無情,爲了慕容雪菡和馬嬌那幾個騷狐狸,居然連秦家的大業都不顧了。你還是秦家的人嗎?”

秦嫣然指着秦巖義憤填膺地說。

她覺得秦巖是一個叛徒。

其實秦嫣然根本不知道,現在很多人根本沒有宗族這個觀念。

親戚之間能彼此尊重和幫助不錯了。

但是在民國那個時候,人們對宗族的觀念非常強,很多人爲了家族願意拋頭顱灑熱血。

“我姓秦,也是秦家人,但是我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姓秦的人那麼多,莫非每一個都是我親戚。”

秦巖嗤笑起來,覺得秦嫣然這是在無理取鬧。

緊接着,秦巖突然眯起眼睛,用犀利的眼神看着秦嫣然,一字一句地說:

“秦嫣然,我希望你以後說話注意一點。慕容雪菡和馬嬌都是我最親近的人,你如果敢侮辱她們,可別管我不客氣。”

“這是你第一次犯這種錯誤,我不找你麻煩了。不過以後你可要小心一些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秦嫣然氣得七竅生煙。

來到保市後,聽到秦巖的光輝事蹟之後,秦嫣然慢慢地開始喜歡秦巖了。

這種感覺很怪,像有人經常說某個歌星如何如何有才華,如何如何的帥氣,很多小女孩莫名其妙地喜歡這個歌星了。

現在秦嫣然也是這種感覺。

可是她卻偏偏又聽到秦巖身邊的女人很多,不但有女鬼,還有鬼妖。

是普通人也有幾個。

爲了這件事情,秦嫣然還偷偷地去看了一眼耿瑤瑤夏雪尼,以及狐小媚母女。

當秦嫣然看到她們長得那麼漂亮後,秦嫣然心生出了極重的嫉妒心。

“怎麼,難道我說的沒有錯嗎? 嬌妻戲情獵首席 你可是九陰九陽之體,你身揹負着天大的擔子,怎麼能讓幾個女人把你的手腳纏住!”

秦嫣然覺得男子漢大丈夫,應該頂天立地,而不是在乎男女私情。

但是秦巖卻不這麼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痛痛快快的瀟灑一生,卻愁眉苦臉的以蒼生爲重。

那不是有毛病嗎?

更何況在秦巖的想法,即便身真有天大的重擔,那也不能不顧兒女私情,不顧父母養老吧。

“秦嫣然,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

“我是你的未婚妻!我當然要管了!”秦嫣然氣鼓鼓地說。

嗯?什麼?未婚妻?

聽到秦嫣然的話,秦巖差點笑出聲。

他覺得秦嫣然有病,而且還是妄想症。

秦巖搖了搖頭,懶得再理會秦嫣然,和慕容雪菡轉過身準備走。

“騷狐狸,我殺了你!”秦嫣然覺得秦巖不喜歡她,是因爲慕容雪菡這樣的女鬼在勾引秦巖。

如果沒有慕容雪菡這種妖媚的女鬼,秦巖肯定會喜歡她。

這個世界有一些人是這樣,自己學習能力不行,怪老師出題太難;自己工作能力不行,怪領導不看重他。

而秦嫣然是這樣的女人。

看到秦嫣然敢對慕容雪菡下手,秦巖立即眯起了眼睛,眼寒芒閃爍。 秦巖不容許任何人傷害慕容雪菡,慕容雪菡雖然只是秦巖的一個鬼僕,但是在秦岩心的分量極重。

“找死!”秦巖大喝一聲,在心念動咒語,揮掌向秦嫣然拍去。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也施展鬼術向秦嫣然攻去。

月宮春 秦嫣然雖然也是天師,但是畢竟是魂魄離體,只能發揮出十分之九的實力。

再加秦巖實力堪天師,慕容雪菡又是鬼王。

他們兩個合力,秦嫣然自然不是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