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彤就直接多了!

「滾!」

「一群化外蠻夷,撒野撒到中土來了,想死是吧?」

野蠻。

暴力。

自幼跟在一個老古董身邊長大,這言語之間也極具時代特色。

話語間,便如同那一身刁蠻公主裝扮一樣,皮鞭「啪啪啪啪」一陣揮舞,很快一群韓國人人仰馬翻。

場面就這樣安靜下來。

大約也是發現她不好惹,對面一群人滿臉戒備,輕易沒敢開口。

便在這靜默的對峙中,不出許久,馬蹄聲起,數騎駿馬飛馳而來,為首二人丰神俊秀,面冠如玉。

等來到近處下馬,弄清楚發生的狀況,當場二人便笑了。

「打得好!」

「對於這等出言不遜的豺狼之輩,就該好好鞭笞教育。」

「孔少,常聞儒家有六藝,禮、樂、射、御、書、數,沒記錯的話,射應當就是射箭之術,卻不知孔少是否精通?」

「當然!」

「如此甚好,小弟就斗膽請孔少獻藝,也好讓那些彈丸小國來的化外蠻夷一度我泱泱華夏之恢弘底蘊,省得他們成天不知所謂,夜郎自大!」

「哈哈,甚好甚好,孔某也正有此意,就不知幾位韓國友人意下如何?」

「……」 射獵場。

一場唇槍舌劍的口水爭鬥后,很快,一場比試拉開帷幕。

「比就比,若要輸了,你們怎麼說?」一眾韓國人中,一青年滿臉冷峻走了出來。

此人姓朴名仁勇,家世顯赫,自幼師從名師,不禁跆拳道造詣精湛,且有一身驚人射術。

現在,他是周圍這些韓國人的頭領。

也是在他的帶領下,這些韓國來的留學生、白領精英,才有資格跟著進入這片射獵場。

如此一來,他這一開口,便是一錘定音,再無人喧嘩。

幾個新來的人也爽快。

聞言那「孔少」朗聲一笑,道:「若輸了,自然是認賭服輸。」

笑談之間,一股濃郁的書卷之氣鋪開,光明磊落,令人側目。

話音一落,旁邊那位佳公子便笑道:「看來孔少是成竹在胸啊,如此,小弟我便賭上一賭。

這是一張花旗銀行本票,額度一千萬,不知諸位是否有量,小賭怡情一把?」

一千萬,小賭怡情,沒毛病,至少對他這個階層的人來說是這樣。

對面也沒含糊。

一世紅塵劫 「賭就賭,輸了別哭才好!」

朴仁勇身後,一青年怒氣沖沖,當場開始寫支票。

眼見這等場面,墨彤不禁捂住雙眼:「不講規矩啊,來這裡還隨身帶著支票簿,好辣眼睛的……」

唐玥也嘀咕:「的確不講究,好好的畫風全都敗壞了。」

話雖如此,雙方各自一千萬的賭注,也的的確確為即將展開的比試增色不少。

也就這時,孔少身邊那人拿著支票走了過來,笑道:「真巧,你也在,不介意當一回公證人吧?」

「是挺巧的!」唐玥眯著眼,默默接了支票。

左右也不擔心會賴賬,見狀,那韓國青年也把支票拿了過來。

隨後,比試進入實質階段!

朴仁勇淡然問道:「客隨主便,說吧,怎麼比?」

「諸位遠道而來,自然還是以諸位方便為第一準則。」孔少笑,又道:「不論如何比,本少讓閣下一百米。」

讓一百米?

朴仁勇眉頭大皺。

身後眾人有些不解。

孔少笑道:「讓一百米的意思是,若閣下選擇百米之外開射,那麼孔某便在兩百米之外搭弓,說到做到,絕不欺瞞……」

話音初落,瞬間對面暴怒。

「放肆!」

「欺人太甚!」

「如此大言不慚,欺我大韓無人乎?」

「……」

劍拔弩張。

瞬間又有了早先那種一言不合刀兵相見的氣勢。

朴仁勇也被激怒了,翻身上馬,冷冷道:「好意心領,但是,不用你讓。

本人會用真正的箭術,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言罷,大手一揮,「開籠——」

聲音洪亮,幾乎就在傳出的瞬間,百米開外,雞籠打開,一羽長尾山雞拚命撲騰著翅膀竄向高空。

便在那一刻,朴仁勇彎弓搭箭,弓成滿月,只聽「嗖」的一聲,破風聲響,利箭破空。

「中了!」

「厲害!」

「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們朴少的箭術,百步穿楊,百發百中!」

「識相的就趕緊認輸,免得自取其辱!」

「……」

長尾山雞應聲而落,弓弦卻猶自震顫,不得不說,朴仁勇的箭術也不是蓋的。

便是唐玥也禁不住讚歎:「厲害,這要換了我,箭矢能不能飛那麼遠還兩說……」

孔少也滿臉震驚:「厲害厲害。

能將我華夏言語磨練得如此之精,以至於出口成章,諸位真乃友人,想來是十分仰慕我華夏文化,心甚往之……」

噗!!

噗噗噗噗噗!!

當真有種讓人想要吐血三升的衝動。

一臉兩個「厲害」,讓朴仁勇等人不免有些飄飄然,可後面的話說出來,真是讓人鬱悶得想要吐血。

面色漆黑,朴仁勇冷冷道:「難道你們華夏人就知道耍嘴皮子?」

呵呵!

孔少就笑。

「是不是只會耍嘴皮子,很快你就知道了,放心,本少不佔你便宜,說了讓一百米,那就絕對不會只讓九十九!」

話語間,翻身上馬,很快便撤出百米之外。

一看他居然來真的,感覺受到羞辱,這邊一眾韓國人又開始罵罵咧咧。

孔少也不理,山雞出籠的瞬間,張弓搭箭,一擊穿雲。

那恐怖的音嘯聲,刺得人耳膜生疼,那流光般的箭速,根本讓肉眼無法捕捉。

人群都還沒反應過來,山雞已經中箭,卻又被龐大的力量帶著再往後飛出近百米。

便只這一箭,勝出朴仁勇不知多少,人群目瞪口呆,驚若天人。

孔少卻沒有收手,朗聲笑道:「放,繼續放,一次性全放了,有多少放多少……」

書生意氣,揮斥方遒。

話語間再挽弓,再搭箭,但見雞群驚飛中,箭雨破空,或連珠,或散射,一穿二,一串三,長歌當哭,血色蒼茫。

靜!

看那宛如電影特效一般的場景,令人熱血沸騰,也令人毛骨悚然。

一開始也不以為然,漸漸的,墨彤也坐不住了,驚道:「好厲害!」

「是厲害!」

「君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

其中射藝又稱五射,指的是白矢、參連、剡注、襄尺、井儀五種箭術,分別對應力量、精準、速度以及君臣之道。」

「從前都以為這些東西是古人杜撰而來,並不存在,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

唐玥嘴裡喃喃著,顯然是狠狠被驚艷到了。

聽著這些話,墨彤又笑:「唐玥姐你好厲害,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因為你唐玥姐姐有認真讀書啊,不像你,天天逃課,這裡跑那裡跑……」

一臉壞笑。

這天果斷是沒法聊了,墨彤臉一板,不出聲了。

這時,滿天飛雞落盡,孔少也已經策馬歸來。

「你贏了!」

「認賭服輸,那一千萬歸你!」

不用比了。

自知不敵,不想自取其辱,朴仁勇面沉如鐵,說完便策馬立場。

很快,一票韓國人也灰頭土臉跟著離開。

孔少也沒在意,看了一眼唐玥,笑道:「兩千萬,小賭怡情,卻不知林師是否有興趣指教一二?」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 果然不是巧合。

這話一出,瞬間氣氛又有點不對了。

林昊倒是沒什麼感覺,聞言點了點頭:「多謝,既然你非要送,那本帝便笑納了。」

言罷,靈識鋪開,一弦九箭,弓成滿月…… 「嗖嗖嗖嗖嗖!」

「嘭嘭嘭嘭嘭!」

箭出如風,山林震動。

宛如拍攝電影一般,九支箭矢飛出,或凌空畫弧,或勢若流星,消失在遠方山林之際,連串爆鳴聲傳來。

孔少面色有些僵硬,眼神也有些痴獃!

等他回過神來,林昊已經帶著唐玥和墨彤走了,自然而然,兩張支票也沒留下。

此後不久,身邊一群人也回過神來。

「孔少,你怎麼看?」

康世雄,京城四少之一,與此前的文君武齊名,其家世雖比不得向前的文家,卻也絕對不弱。

此前那張一千萬的支票就是他拿出來的。

孔少面色凝重。

想了想,也沒出聲,而是吩咐跟來的人道:「去山裡面搜一搜!」

一行人領命而去,很快原地只剩下他和康世雄二人。

想明白他的意圖,康世雄不禁失笑:「孔少,你該不會是認為他射中了什麼獵物吧?」

「為什麼不呢?」孔少反問。

康世雄呼吸一滯,很快苦笑道:「不是,我承認那一手很厲害,驚天動地,狀若天人,可要說那樣能射中獵物,那也太天方夜譚了。

畢竟獵物也不是傻子,那麼大的動靜,不會跑不會躲啊?」

似乎很合情理。

孔少卻不以為然:「那只是凡人的想法。」

似乎也不欲多言,說罷又道:「現在說再多你也不會相信,且等著看吧,是否有射中,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康世雄便也不再多說,只是滿心不以為然,靜靜等待。

十分鐘后,有人回來了。

「孔少,康少,五百米外,發現野雞野兔各一隻,皆被利箭洞穿,一擊斃命。

此外,中途有老幾株樹,有的被洞穿,有的則直接被攔腰炸毀!」

話語間,獵物奉上。

野雞,野兔,身上插著箭矢,傷口血流未乾。

似乎早有所料,孔少並不顯得如何驚訝,康世雄卻是驚得半死,半天說不出話。

好不容易等他鎮定下來,第二批的隊伍回來了。

「一千米開外,野豬一頭,香獐一頭,沿途有大樹炸毀!」

而後是第三批。

「兩千米開外,成年麋鹿一頭!」

之後就沒有了。

後續雖然有人陸續歸來,但皆一無所獲,並未尋覓到箭矢與獵物的蹤跡。

可即便如此,兩千米以外的山林里,一頭成年麋鹿被一擊斃命,這份射藝,已經大大超越了人能所能達到的範疇。

「難怪連龐盛前輩都不敢掉以輕心,難怪明知大戰在即,依然如此之多的人願意為他站在孔府的對立面,大師之名,誠不我欺!」

康世雄早已震驚得說不出話。

美食攻略 原本心中那點不以為然,以及最初過來時的輕視與試探,此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孔少喟然一嘆,目露神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