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牆上傳來歡呼聲,眾人進入狂歡,魔獸潮在這個島上有史以來第一次被人所抑制,特別是土人更是狂歡,雖然有人受傷,並未出現死亡,他們當然高興。

王啟年高聲的說:「各位自由的人。還有奴隸。你們非常勇敢,成功地抵禦了魔獸的侵入,保住我們數個月來的成果,人類從此站住了腳跟。我宣布所有參與的人。都會得到獎勵。沒有進行植魔術進行改造,不論你的身份,奴隸們改在二年後恢復自由民的身份。而自由民們,你們得到榮譽稱號,贏得我的尊重,現在讓我們打開城門,能用定核術的先用定核術取出魔核。」

眾人歡呼著打開了城門,靈光閃起,能使用定核術的是已經傳授給植魔術改造的人,王啟年並不保守,定核術作為一種基本技術,早就在海盜中普及,原因很簡單,他們在野外如果獵取到魔獸,可以取其魔核,不會浪費。

這也是一個基本能力者的基本能力,可以提升魔獸的價值,不然的話,魔獸價值就會大幅度下降。

眾人忙著收割魔核,也把魔獸的屍體按類別碼好,王啟年用炮台上的探照燈為他們照明,四座浮空炮台上有魔核做的探照燈,還調用了幾盞探照燈,在船上和城牆上都有,照得一片通明,今夜是個不眠之夜,港口中二艘船上兒童和老弱也進了城,城外升起數堆巨大的篝火。

眾人分割著魔獸,分別扒皮,身上的肉按照部位分開,旅鼠是一種可食用的魔獸,土人們更在行,他們見到如此多的魔獸,早就被幸福所淹沒,肉在火焰上薰干,以便於保存,王啟年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可以說肉食堆積如山。

王啟年等幾個魔法師,則在魔核送上來之後,給其餘的人實施植魔術,靈光不斷閃現,忙了整整一夜,才總算將奴隸們都進行了植魔,結果令王啟年有些哭笑不得,大多數人居然得到土球術、打洞術與翻地術,對種地倒是有好處。

天已經亮了,魔獸肉和皮毛運進了城中,還有一些魔獸的骨頭,它們是製作魔法骨箭的原料,但還有大量的旅鼠屍體,有不少人去睡覺,也有人在支持,特別是土人,從來沒見過這麼多肉食,依然在支持。

好在現在是冬季,不用擔心肉的**,不過天亮之後,有些食腐的鳥類在頭頂上方徘徊,時不時俯衝下來,叼起一隻旅鼠屍體便飛起,不停地聽到有人在吆喝趕鳥,但總也趕不盡,好在沒有外來的海鷹這類的猛禽,王啟年當日掃蕩周圍的對人有威脅的魔獸還是有作用的,倒是數只由開拓城所養的幼鷹在周邊飛行,追趕著那些鳥類。

王啟年早就跑到實驗室中,他用不著休息,帶了許多旅鼠和其他魔獸的屍體,他要認真的檢驗一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獸潮每隔十年到十二年發生一次,那些不是旅鼠的的魔獸怎麼受旅鼠控制。

經過幾天幾夜之後,王啟年終於提煉出幾試管性質不同的液體,在筆記本上也記下了一種猜想,這幾種液體,其中一種王啟年不小心吸入一些,竟然有一種絕望想自殺的感覺,幸虧王啟年意志很堅強,很快就擺脫出來。王啟年對它十分感興趣,又用微觀探測儀檢驗其分子結構,發現是一種激素類物質,他有了一種猜想,就是這種物質使旅鼠有了自殺的念頭,所謂魔獸潮,不過是旅鼠集體沖入大海中自殺的一種行為。

為什麼會有這種行為,他想起在地球上看的一本書,地球上有些動物也有類似行為,在數量增加到一定程度,所生存的環境不足以養活龐大的種群,就會發生這種行為,一句話,這是這個種群生存的一種方式,留下少量的幼崽,老一代全部踏上征途,最後沖入大海之中,完成其一生。

王啟年嘆了一口氣,並不是沒有收穫,他的論文已經寫好,可惜只能壓在手中,也依據此種結構,開發出一種魔法,淡淡的煙霧一起,敵人吸入,心中自生絕望之念,於是乎便自殺身亡。

另一種液體,王啟年發現竟然是一種**類激素,看來就是那些魔獸受控制的原因,王啟年又根據這些液體結構,進行法術實驗,又一種法術誕生。

王啟年給兩種法術起名自殺術和**術,這就是幾日來王啟年實驗室的結果,城中恢復了平靜,現在城市之中,基本上沒有商業活動,市民的生活來源採用直供的方式,一批毛衣之類又分發到居民的手中,這是由魔獸皮經過硝制而成,財富在目前根本沒有用,個人雖有財產,但目前還看不出來,這種情況隨著城市的擴大,會逐漸改變,王啟年已開始考慮各種可能的情況,在內心做了推演,隨著人口增加,城市職能也會增加,會劃分出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目前土地還是公有的,王啟年決定先從這個方面入手,逐漸私有化,他知道不能操之過及,他與布萊爾和利爪多次商量,推演著方案,他有時感嘆,自己算是徹底捲入紅塵中。

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年關,以往這個時候,王啟年獨自一個人,根本不問世事,現在他負責三百多號人,雖然糧食充足,這利益於旅鼠的獸潮,肉類充足。

湯姆現在成為了老師,帶著二十多個小孩,這是王啟年給他的任務,組建一所學校,交小孩識字和基本的數學知識,學校中都是土人小孩,有時,王啟年和利爪,以及布萊爾也給他們上上課,他們還有武技課,由一個老年的海盜擔任。

對他們的魔法資質也進行了確認,只發現一個小孩有些天賦,小孩叫獵鷹,王啟年給他起了一個名字亞爾林,意為誓約的意思,現在連魔法學徒都算不上。


不知不覺中,年關已過,海鷹島在默默的發展,三處礦藏開採已進入常規,人雖然不多,但用了構裝體,現在海鷹島完全用得起,礦藏產量倒不小,在城市對面的一塊海上礁石上,豎起了一座燈塔,於是他們又一次去克芬島交易,這次過去主要是一些魔鐵製品和魔獸骨所制的魔法物品。

但他們的發展的平靜終於被打破了,海鷹島魔獸橫行,這個情況海盜們都知道,但島上幾次到克芬島做交易,消息逐漸傳了過去,據說島上黃金遍地,簡直是人間天堂,特別是魔鐵,引起了商團的注意,海谷芬商團在上次失敗后,敵人便不知所蹤,現在聽說海鷹島的情況,他們心動了。

海谷芬商團屬於諾馬,其根基龐大,由諾馬的貴族波文伯爵控股,由數位子爵和男爵掌控,來往大洋兩岸,有自己的護航艦隊,只要賺錢的事都做,從人口販賣到販賣大麻,以及魔法物品,上次事情很小,只是調用了與他們相勾結的海盜,不想一去便沒有了音訊,事後派了一位調查員哲奴文森來調查這件事,總算弄清楚了,但並不知道那伙人到了什麼地方,不過,從調查來看,他們好像來了幾次,漸漸聽聞海鷹島的事情,哲奴文森決定將事情上報,幾經周轉,終於傳來消息,令哲奴文森跟隨護航艦隊掠奪海鷹島。

護航艦隊一行六艘戰艦,配備兩條亞龍,專門由霍林橋頓購買了兩艘飛空艇,浩浩蕩蕩向海鷹進發。(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與天大人」和「龍朱華」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在整個冬季,市民們沒有事做,除了相聚喝酒,王啟年卻抓住這個機會,進行軍事化訓練,利爪不懂為什麼,王啟年說:「目前我們這個地方,沒有什麼娛樂,市民又飽食終日,不免無事生非,把他們組織起來訓練,好的給予獎勵,差的給予一定的懲罰,使他們沒有心思生事,另外,訓練一下各種技能,不浪費時間。」

利爪一想,這也是個理,王啟年見他明白,又說:「利爪老兄,這不是你那個小山村,我們在時機成熟時,將要踏足伊安洲,你可能是將來國主或者重臣,所以要學會安排時間,軍事訓練就由費奇、萊茵茨負責,魔法技能方面由布萊爾和你負責,雖然各人的技能不同,但有不少相同的,組織起來,使他們能相互配合,不僅團體作戰,也可個人作戰。」

利爪點點頭,王啟年又分別和其他幾個人見面,任務分派下去,於是轟轟烈烈的冬季大練兵展開了,通過一個冬季的訓練,個個精神飽滿,看得出各個人有了很大提高,特別是海盜習氣漸漸遠離。

現在是春季,一切都上了正軌,三支採礦隊前天才走,湯姆這次沒有跟他們出去,他有自己的工作,剩下青年男子四十幾人,還有的就是婦孺老弱了,王啟年對四十名青年依然保持一天一操,同時。他派出了傀儡鷹向四下偵察,海面上出去五十里,一方面防範可能的海盜,另一方面,估計魔鬼亞蒂戈號等三艘船在數日內應該到了,也好有個時間準備,其他方向也下去五十里,可以說島的北部一塊都在監控之中,時時傳送回來,王啟年專門的開闢了一間實驗室。由人執守。稱為情報室,牆上分成眾多的區域,時時監控著各種情況,現在王啟年奢侈得起。不過是消耗魔法晶石而已。

他自己大部分時間泡在實驗室中。魔法知識太廣闊了。他恨不得分成幾人,他有時感慨,要是沒有俗事干擾多好。不過不可能,他得為手下幾百號的生存而奮鬥。

在幾個礦區之間,因為初創,目前通信還是以傀儡鷹為主,由於距離較遠,只能由傀儡鷹傳遞書信。

王啟年正在進行法術實驗,蜂鳴器響了,王啟年停下實驗,一塊水晶上面出現了情報室的舍勒的影像:「在東南方向發現艦隊,有六艦,不屬於我們的艦隊,相距四十多里,現在對方飛龍升空,向我方前進。」

「知道了,發出警報,先弄清楚情況,是偶然經過,還是針對我方前來。」王啟年說到,放下手中的儀器。

「知道!」舍勒沒有費話,警報響起,刺耳的尖嘯聲在開拓城響起,人們立刻動了起來,沿海的炮台開始填充火藥,魔晶炮開始上魔法晶石,浮空炮台開始升空,而士兵們也開始集合。

哲奴文森站在旗艦伊安洲號上,在他的身邊是艦長威弗列德和高級魔法師日傑夫,飛龍已經派出去,六艘戰艦排成一個隊列,分別是澤西號、佛羅尼號、伊安洲號、安布里澤特號、傑貝爾丹那號和布蘭卡號,望著龐大的艦隊,他為那個小勢力悲哀,不過,在這個大時代,註定弱肉強食。

他躊躇滿志,而他身邊的艦長威弗列德正用著望遠鏡在觀察,八級火系法師日傑夫是一個學院派出生,也是霍林橋頓的出生,他站在艦橋上,海風撲面而來,他問到:「海鷹島據說魔獸叢生,能在那裡生活下來,一種是走投無路的人,另一種就是有足夠自信的人,你們說是哪一類?」

威弗列德冷酷地說:「不管他們是誰,在絕對實力面前,只能被動接受!」

「他們有四艘戰艦,戰力強於一般海盜,且有兩條飛龍,不可小覷。」哲奴文森說到。

「有點意思,不過我的士兵身經百戰,海面上拚的是實力,一切詭計都無濟於事。」威弗列德並沒有將敵人放在眼中。

天空之中,有一隻海鷹在盤旋徘徊,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傳給了情報室,王啟年看著六條戰艦,這六條船每條長達百肘,看船上的裝備,每一條都被王啟年的五條船強大,飛龍已經飛近了海鷹島,這是兩條科羅拉火蜥龍,是亞龍中比較強大的一種。

穿書后我成了影帝的貓 發出警告,讓飛龍遠離這裡!」王啟年冷靜發布命令。

防空炮火開始射擊,相隔很遠,並沒有對準兩條火蜥龍射擊,警告意圖十分明顯,火蜥龍上面的龍騎士嚇了一跳,他們沒有見過防空火炮,防空火炮口徑小,但使用的是開花彈,炮彈在空中綻開了一朵黑煙。

王啟年只是發射的火藥炮,無他,因為成本低,只是打了兩炮,高度足已打到他們,但警告的意味很強,發射了兩炮后,便停止了射擊,魔晶炮並沒有露面。

兩個龍騎士也明白他們的意思,身在龍背上相互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一催飛龍,飛龍陡然加速,向著前面的那座城池而去,天空之中還有四座炮台浮在半空,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浮空炮台是第一次出現,王啟年是結合魔法浮空而成。

兩條飛龍看準了一個浮空炮台,就撲了過去,浮空炮台上面安裝有一門魔晶炮,並沒有人在上面,完全是由魔法構成的自動機構,王啟年見兩條飛龍向同一座浮空炮台撲去,冷冷一笑,命令到:「防空火力射擊!」

地面上的防空火力轟的一聲,金屬彈丸和魔晶炮一齊開火,剎那間空中能流縱橫,兩隻飛龍遭受打擊,飛快的地空中翻滾騰挪,兩個龍騎士魂飛魄散,讓開了空中的能流,但沒有讓開金屬彈丸,兩條飛龍身上亮起紅色的光罩,炮彈爆炸,巨大的衝擊波讓飛龍長嘶一聲,調頭就要逃走,此時,浮空炮台發威了,一道奇亮的光華閃現,浮空炮台上的魔晶炮參雜是大口徑的魔晶炮,一炮之下,粗粗的光柱一現,正中其中一條飛龍身上,當即紅色護罩破碎,龍背上的龍騎士當時就化為飛灰,飛龍也半邊身體沒有了,一頭就栽了下來。

另一條飛龍和龍騎士一見,嚇得魂飛魄散,伏在龍背上,拚命催動飛龍,一溜煙的逃走了,下面的士兵們歡呼起來,浮空炮台發了一炮之後,沒有發第二炮,王啟年心中還有一絲幻想,希望對方知道利害,好把一場戰爭化解於無形。

飛龍逃了回去,此時艦隊離岸還有三十里,見飛龍回來,兩條飛龍只有一條回來,驚問其故,龍騎士驚魂未定,把情況一說。

「什麼?島上有一種武器,是飛在天空之中,那上面放出一道光,好像是魔晶炮,怎麼可能,他們有魔晶炮,飛龍就死在這種武器之下?」威弗列德冷冷的說到。

「不錯,而且城市防守很嚴,我看到炮台,還有城牆。」

「有沒有戰艦?」

「沒有看到戰艦,到有幾條小船,最多坐十幾個人,停在港口之中,船上也沒有武器。」

威弗列德陷入沉思,沒有戰艦,說明他們的戰艦出去了,海盜嘛,肯定出去禍害他人,就不知出現幾日,看來要派兩艘船防範他們突然回來,也說明城中人不多,就是魔晶炮有些麻煩。

他問日傑夫:「大師,你看魔晶炮該如何防範?」

「這要看魔晶炮的威力,一般魔晶炮用法師護罩能防住,再不行用捲軸加上一層護罩,而且魔晶炮有一個弱點,一般發射三到十炮,炮管就熱的不能工作,如果冷卻下來,最起碼十分鐘以上,而且魔晶炮需要消耗魔核,一般比較珍貴,我想他們大概是在海鷹島上,魔獸較多,所以才用得起魔晶炮,但魔核也不會有多少,畢竟要魔法師或能力者用定核術,島上有魔法師,這是肯定的。」日傑夫想了想說。

「能防住就行,既然發動攻擊,就不要怕死人,我們的船將在十里之外,這個範圍內,我們打不到他們,他們也應該夠不著我們,傳令下去,先將戰艦往裡闖,試探一下敵人的火力,各船的隨軍法師準備攔截敵方的炮彈,全速前行。」威弗列德下達命令。

船上話語手將命令傳達到各船上,各船開始調整隊形和航速,六艘船一字排開,成一縱隊,這種隊形在海戰時很少用到,但對岸攻擊就不錯。

六艘戰艦破風斬浪,氣勢洶洶向著開拓城而來,王啟年在情報室中看到六艘戰艦加速向開拓城而來,心中升起一股怒意,他對舍勒說:「你和隊員們注意敵人的動態,隨時通知我,我上城牆看一看,既然他們不知死活,那就給他們一個教訓!」

王啟年上了城牆,用望遠鏡開始觀察,敵船終於到了,六艘戰艦一字排開,向著海岸急馳而來,王啟年看看他們進入岸炮的射程範圍,冷冷的傳令:「開炮!」

四門重炮開始亂吼,水柱在船的周圍衝天而起。(未完待續。。) 敵船一陣慌亂,有一艘船上冒起硝煙,它開炮了,但水柱在海岸三里多外濺了起來,很顯然沒有進入它的射程範圍內。

船繼續向里闖,有二炮打到敵船上,但敵船上顯然有魔法師,在相應的位置光芒一閃,炮彈並沒有射入,敵船顯然已經知道射程不夠,並沒有開炮,直接往裡闖。

空中炮台動了,王啟年控制炮台,對準四艘艦艇,空中四道奇亮的白光一閃,四艘船也亮起了水幕,是水幕天華,雙方一接觸,發生了猛烈的爆炸,但四艘船完好無損,水幕天華也消散。

王啟年一愣之下,立刻明白了對方用的手段,看來對方也不是笨蛋,先前一頭飛龍因之隕落,終於找到了對策,不過他們忽略了魔晶炮一門可以抵擋,如果是兩門以上,甚至三門四門一齊集中在一艘船上,那就是看水幕天華的強度了。

空中炮台微微調整的方向,又開始發炮,四道光華亮起,集中到一艘船上,澤西號正在往裡闖,船上普通水手已看見一所城池,有能力在島上築城的,肯定守衛著大量的財富,他們已看見閃閃發光的金幣在向他們招手。

忽然亮光一閃,四道奇白的光華沖了過來,隨船的法師又一次撕開了一個水幕天華捲軸,感覺不對勁,吟唱聲起,魔杖上放射出淡白的光華,兩層防護,但在四道光華集中在一起之下,兩層護罩先後發生了大爆炸。但光華並沒有完全削弱,船上立刻起火,王啟年看到這一幕,又亮起兩道光華,這不是浮空炮台,而上地面上的魔晶炮,還沒有結束,四門重炮一齊開火,炮彈集中到澤西號上,雖然有三枚都落了空。擦邊而過。但有一枚正中澤西號。

澤西號上立刻騰起煙雲,船開始傾斜下沉,但隨後打擊而來,又有兩道光華命中了它。它的命運已經註定。船上亂成一團。隨船魔法師浮空而起,向另外一條船上落去,船上也放下救生艇。甚至有人跳入海中。

浮空炮台又重新對準了安布里澤特號,空中亮光又起,安布里澤特號明顯也承受不住四炮連襲,魔法師沒有抵擋得住,船開始起火,艦長在拚命叫著,士兵們拚命的滅火,重炮也開始發言,而浮空炮台又一輪齊射,它也無可奈何步了澤西號的後塵。

威弗列德臉上肌肉抽蓄了兩下,這種被動挨打不是他所需要,以往只要一突襲,岸上炮台需威力巨大,但總會衝進去,但在這裡,這種方法似乎失效了,根本不能摸著敵人,太憋屈了。

他下達命令,全線撤出戰鬥,剩餘的四艘戰艦開始轉彎後撤,王啟年也停止射擊,雙方好像默契一樣,浮空炮台已經過熱,不能再投入戰鬥,進入冷卻階段,王啟年陷入思索,看來需要改進一下,是不是一個炮台上裝備兩門或更多的魔晶炮,使之提供不間斷的火力。

雙方奇怪的陷入沉默之中,過了一會兒,伊安洲號上放下一條小船,打著白旗,開始向岸邊划來,王啟年在望遠鏡中看到,冷冷一笑,下令不準開炮。

船漸漸近了,船上有兩個人,一個人負責划船,另一個人是哲奴文森,船進入港口,剛才,威弗列德準備派飛空艇突襲,這是他們認為的第一次突襲,不知道王啟年早已應用這個戰術,同時,準備派遣登陸艇進行登陸作戰,準備以小艇突襲的方法搶戰灘頭,大的戰艦敵方可以用魔晶炮攻擊,可以用重炮攻擊,但小艇上不過數人,用魔晶炮要考慮成本,但哲奴文森說,不如先讓他上去談一談,如果對方願意,未償不可以化干戈為玉帛,最起碼知道對方的來歷。

威弗列德想了想,也就同意了,才有了小船上島的情況,一上島,出來幾個人,哲奴文森細看這幾個士兵,見其中兩個是白人,兩個是土人,白人和土人居然在一起,不過這種情況不是沒有,一般土人地位較低,但看這裡情況,土人和白人身上所穿的是一樣的,而且武器一樣,配備戰刀和火槍,好像地位是一樣的。

進入城中,街道規劃整齊,房屋全部由原木建造,比較整齊,街上沒有多少人,看來是一個新建的殖民點,剛才看到城牆高聳,而且有護城河,很奇怪,並未看到城堡之類,看來不是由貴族所建。

王啟年在自己的房子中接見了哲奴文森,他坐在一張書桌后,衣著很是隨便,見到哲奴文森顯得很隨意:「坐,特使先生。」

王啟年身邊站著兩個侍衛,一個土人,一個白人,膀大腰圓,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壓迫感。

王啟年這種態度哲奴文森很是不悅,脫下禮帽,深深一躬說:「尊敬的海鷹島的主人,你是這樣對待一個滿懷誠意和你相談的人。」

王啟年隨意一笑,眼睛看了他一眼,他的穿著很正規,便笑著說:「既然懷著誠意,為什麼不宣而戰,想來很有幽默,對了,還沒有問特使的姓名?」

「哲奴文森,海谷芬商團的高級調查員,諾馬帝國的騎士,敢問尊敬的閣下的姓名?」


王啟年見他站著,他既然先說過要他坐,他不坐,那麼就站著,微笑著:「我嘛,啟年.王,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哲奴文森感到名字有些熟悉,他也沒有多想,而是振振有詞的說:「我們不是不宣而戰,在公海上航行,不過是看中一個小島,派出飛龍,但飛龍被貴方殺害,我們才來,並沒有惡意,但貴方卻先開火了,擊沉我方的澤西號和安布里澤特號,我強烈要求貴方賠償我們的損失,我方也會在海鷹建立殖民點。」

王啟年哈哈大笑,把他弄愣住了,他滿懷狐疑地看著王啟年,王啟年笑夠了:「這就是你的誠意,海鷹島是我的領地,島周邊五十里不得我的允許,任何國家的人不能進入,你們侵入我的領海,飛龍侵犯我的領空,警告之下不聽,還進攻我的設施,打下一隻飛龍算是警告,還不知死活,率艦隊來犯,居然提出如此可笑的要求,你保證你的腦子沒有壞掉?」

一席話毫不留情,事實上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多少領海領空的概念,哲奴文森一向受人尊重,他之所以這樣,完全是由於海谷芬商團實力強大,根本沒有人敢於違逆,他以為他漫天開價,王啟年就會就地還錢,不想王啟年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自己的基業豈容他人染指。

他臉色一陣發紫,怒氣上升,身上不禁劍氣外露,他還沒有說話,旁邊的二位護衛冷哼了一聲,身上也亮起了黃光,兩位侍衛都是地屬性的能力者,一個是熊的魔核進行植魔術,另一個是箭豬的魔核,選他們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體積比較大,有壓迫感。王啟年平時不用侍衛,他的身手根本用不著侍衛,但今天排場是要排的。


哲奴文森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才說到:「閣下,你未曾立國,而且,地處伊安洲,形勢很亂,我來此是帶著誠意而來,我們艦隊司令威弗列德本來是要進攻了,但被我勸住,我們船上有六位魔法師,其中日傑夫為魔法師是高級魔法師,我想閣下島上雖有魔法師,但不一定能勝過我方,我想我們兩方可以商量。」

「好啊,你說來聽聽?」王啟年淡淡一笑。

哲奴文森說到:「實際上條件很簡單,我們完全可以封你為海鷹島的總督,當然,你也要儘儘總督的義務,除了稅收外,接納一些諾馬帝國的移民。」

「看來條件很豐厚,稅收是多少?」

「十中收一,當然不是沒有好處,你從此受諾馬帝國保護。」


「就是說,我的頭上從此多了諾馬王室,諾馬也會派人定期來巡查?」

「當然巡查是應該的,好處也很多,你看看,你獨自一人,支撐一地不容易,今天你來打劫,明天他來。」

「諾馬會不會派傳教士來?」王啟年問到。

「沒有傳教士,怎麼能統一信仰,這不是壞事,白人是高貴的,你的衛隊中有些土人,他們打雜可以,但過分抬舉他們就不好了。」

「很好。」王啟年一說,他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王啟年將話一轉:「我並沒有興趣加入什麼國家,最後告訴你一句,我不惹事,但你們前來挑釁,必須賠償我的損失,好了,送客!」

他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你選擇戰爭,我們商團奉陪到底。」

「不是我選擇戰爭,而是你們,強盜總是信奉拳頭,兩條戰艦沉沒還沒有吸取教訓,你們要戰,那麼就戰!」王啟年臉也一沉,他的本意在伊安洲建立國家,一個各色人種相互平等的國家,他是地球人靈魂,根本不是種族主義者。

燃燒的野草 好,你等著,我順便問一句,布朗是不是你們殺的?」哲奴文森問到。(未完待續。。) 哲奴文森最後才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王啟年如果答應他們的要求,那麼一切都可以忽略,布朗死就死了,人死不能復生,不如現實一點,可以獲取更大的利益。

但王啟年居然拒絕了,哲奴文森感到不可思議,既然都拒絕了,那麼就要問清楚。

「布朗,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勾結海盜,要在海上實施搶劫的身伙,不錯,是我們幹掉的,馬克思說的真不錯,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中都流著骯髒的鮮血。」王啟年冷笑到。

哲奴文森腦中一閃,馬克思,沒有聽說過,他氣沖沖的而去,王啟年待他走後,淡淡地說:「準備大戰,我看他們還有什麼花招!」

天色已黃昏,王啟年查看一趟各種防禦措施,應該沒有問題,現在為止,敵人都沒有發動進攻,人馬分成兩班,輪流休息,那麼婦女也躍躍欲試,王啟年笑了,當然刀槍分發下去,不過並沒有用她們。

夜色降臨了,天空中的海鷹依然在盤旋,探照燈把海面上照得通明,王啟年準備做好了,但他也知道,夜晚對這個世界來說,根本不適合戰鬥。

果然不出所料,夜晚敵人並沒有進攻,天一亮,海面上出現十幾條小船,每條船上有十個人左右,散得很開,開始向開拓城駛來,配備著火槍。

天空之中,兩艘飛空艇還有一條飛龍先到了,飛得很高。大概是想高空空襲,他們不敢降低高度,以為能躲過地面的炮火,但他們沒有見過防空炮火,以為飛得高,地面的炮火就夠不著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