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人海戰術的衝擊下,原本勢不可擋的牛頭人們開始變得掙紮起來,雖然它們仍然在圖魯和莉亞的帶領下,惡狠狠的揮舞著圖騰石柱呼嘯亂砸,卻還是漸漸被逼迫得聚集在一處,圖魯很憤怒的揮舞圖騰石柱,將幾個武裝士兵砸成肉醬,然而從後排衝上來的幾個雙手劍士,還是滿臉扭曲的低吼著,將長劍惡狠狠刺入它的小腹中。

「該死的混蛋,你們這些殺不完的卑鄙混蛋!」圖魯在劇痛中咆哮著,把幾個雙手劍士狠狠砸飛出去,卻又轉頭看著林太平,「林,你和克麗絲汀先走,讓莉亞帶你們衝出去,至於這裡就交給……林?林?你有在聽我說嗎?」

彷彿被這種情景驚呆了,林太平滿臉古怪的眯起眼睛,專註凝視著奧古斯都的身側,然而幾秒鐘后,他突然看似不經意的低下頭,看了看左手上微微發燙的諸神戒指:「是嗎?難怪我一直覺得……」

轟!話音未落,遠處的廣場外圍突然傳來轟鳴爆炸聲,震動得整個廣場都在劇烈震動,奧古斯都男爵揮舞著雷霆魔劍,將幾個阻擋的牛頭人劈飛出去,卻又突然微微變色,猛然轉頭望向身後:「該死的!那是?」

這一刻,就在他的驚駭視線中,安吉麗娜帶著數百個獸人和食人魔,騎著不知道從哪裡拐來的獨角戰馬,呼嘯狂奔的撞進廣場中,在猙獰狂暴的嘶吼聲中,這些傢伙高舉著煙霧沸騰的黑色鐵球,像不要錢似的往人群中猛砸,猛砸,再猛砸——

「哦呵呵呵呵!小林子,我們有沒有遲到?」 雖然稍微遲到片刻,但至少沒有錯過正餐!

洶湧翻滾的濃霧黑煙中,安吉麗娜帶著一大群猙獰兇惡的黑暗生物,駕馭著不知從哪打劫來的獨角戰馬,風馳電掣的沖入廣場中,正包圍婚禮平台的武裝士兵們毫無防備,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早就已經被發狂的馬群惡狠狠撞進人群。

一片混亂中,安吉麗娜駕馭著獨角戰馬衝鋒在前,面對著瘋狂刺來的長槍,她毫不猶豫的搖動魚尾,連續射出幾十道閃耀魔法,火球冰箭岩刺同時呼嘯爆發,將周圍阻擋的士兵全都轟得倒飛出去。

百足和巨牙跟隨在她兩側,帶著幾百個獸人和食人魔狂飆突進,先是用重型的捕鯨弩兇猛齊射,等到射光以後又催動魔化鎧,改成用鋒利的火焰長劍亂砍,再等到火焰長劍也失去威力,它們彼此對視一眼,突然從懷裡取出幾個引線燃燒的古怪鐵球,用盡全力的《《.s.往人群中砸過去:「該死的混蛋,嘗嘗這東西的滋味吧!」

帶著嘶嘶的引線燃燒聲,幾十個古怪鐵球騰空而起,重重砸落在密集的武裝士兵群中,緊接著就聽到一聲轟鳴巨響,這幾十個古怪鐵球同時轟鳴爆炸,無窮無盡的黑色粉末從鐵球中噴射出來,騰空而起匯聚成一大片黑色迷霧,把大量的武裝士兵全都籠罩在內。別誤會,這不是什麼毒藥粉末,這僅僅只是一點辣椒粉……只不過,是來自於群島某座小島上的魔鬼椒!

在發現那種能夠辣到讓人渾身通紅的魔鬼椒后,林太平本著挖坑精神將它交給豬因斯坦,而豬因斯坦又很陰險的發揮聰明才智,將這種魔鬼椒結合鍊金術,製作成現在看到的這種魔晶椒粉炸彈,然後……

然後,被辣椒粉末迷霧籠罩的武裝士兵們。算是徹底倒大霉了,鬼才知道那些魔鬼椒的辣椒粉末有多辣,他們就吸了一口,僅僅就吸了一口氣,頓時就滿臉通紅眼淚直流,更是無法控制的劇烈咳嗽,甚至咳嗽得連肺都好像要咳出來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轉眼之間,整個廣場都響徹著劇烈咳嗽聲,那些武裝士兵們咳得根本停不下來,就連武器都不由自主的扔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暗生物們策馬狂奔,從密集的人群中硬生生衝出一條道,惡狠狠的沖向婚禮平台。

「小林子,我有沒有遲到?」還隔著數十米距離,安吉麗娜就藉助著魚尾一撐,直接飛躍而起落到林太平身旁,百足和巨牙帶著黑暗生物們緊隨跳上婚禮平台,跟牛頭人們混合在一起,將仍然戴著魔法鐐銬的克麗絲汀保護在中間。「唔。這就是克麗絲汀嗎?」。安吉麗娜隨手一揮放出十幾個火球,把幾個衝上來的武裝士兵們全都轟得倒飛出去,卻又忍不住睜大眼睛,滿臉驚愕的看著克麗絲汀。「等等,你……你……你的紅髮真漂亮,怎麼保養的?」

我倒!現在是談這種事的時候嗎?

一大群黑暗生物全都忍不住齊齊踉蹌,林太平更是很無語的拚命翻白眼。乾脆直接推了推金絲眼鏡,控制著五六具重甲戰士屍體站立起來,舉著重盾在前面開路殺下平台:「向東走。我們集結起來,保護好克麗絲汀。」

當然,當然,黑暗生物們轟然咆哮,當即如狼似虎的跳下平台,五六具重甲戰士的屍體在前面舉盾開路,牛頭人們揮舞著圖騰石柱保護兩側,獸人和食人魔們負責斷後,再加上安吉麗娜和莉亞這兩個人形大殺器,以至於根本沒有任何武裝士兵能夠抵擋。

「卑鄙的黃皮猴子!」奧古斯都剛剛從魔鬼椒的粉末煙霧裡衝出來,滿臉淚流的劇烈咳嗽著,僅僅幾秒鐘后,等他看到黑暗生物們居然已經突破到廣場中央,頓時抓住身旁的侍衛隊長,憤怒的咆哮道,「蠢貨,你們在等什麼,讓所有的強弩射手和魔法師一起齊射,幹掉那些該死的黑暗生物!」

「可是大人,我們的人……」侍衛隊長很想說說誤傷的事,不過等他看到奧古斯都那憤怒到鮮紅如血的眼睛,頓時滿臉蒼白的打了個寒噤,連忙轉身尖叫道,「齊射!瞄準前方一百五十米,狠狠的齊射!」

剎那間,伴隨著此起彼伏的弓弦聲,無數的鋒利箭矢騰空而起,如同疾風暴雨般呼嘯射入廣場中央,上百名毫無防備的武裝士兵齊齊慘叫,頓時被射得如同刺蝟一般哀鳴倒地,鮮血如同河流般的流淌在平地上。

和他們的凄慘相比起來,黑暗生物們的處境稍微要好一些,但也好得有限,安吉麗娜勉強將魔法護盾催動到最大,將部分箭矢格擋開來,但更多的箭矢還是呼嘯穿越人群,給黑暗生物們造成了極大傷害。


「這樣不行!我們會被活生生射死的!」巨牙的臉頰都被利箭穿透,滿嘴是血含糊不清的怒吼道,「該死的,你們先走,我帶一部分食人魔留下來,拖住那些……」

已經不需要它這麼做了,就在這剎那間,第二波狂暴箭雨再度呼嘯而至,而且這次還增加了十幾位法師的攻擊魔法,剎那間又是一陣悶哼低吼,最外圍的牛頭人們紛紛中箭,莉亞目瞪口呆的張大嘴,看著自己心愛的平底鍋被射出幾十個小洞,忍不住又驚又怒:「混蛋!你們全都要……付出代價!」

又是一聲河東牛吼!

音波聲浪如同排山倒海的狂潮,將廣場地面上的青石都掀起來,惡狠狠的砸向那些強弩射手,但奧古斯都男爵這次顯然已經做好準備,驟然揚手張開一面雷霆護盾,將音波聲浪強行隔擋在外:「給我射,繼續射,我要看看它們能在箭雨中堅持多久!」

剎那間,又是一波狂暴箭雨到來,這次黑暗生物們更是損失慘重,至少有幾十個食人魔渾尚箭踉蹌倒下,看到這讓人愉快的一幕,奧古斯都男爵露出了猙獰笑容,更加滿臉扭曲的獰笑道:「去死吧!卑鄙的黃皮猴子,今天將是你們全軍覆沒的日子!」

「拜託,您能換句新台詞嗎?」。密集如暴風驟雨的箭矢襲擊中,林太平很驚險的側身避過,看著幾支長箭射中自己身後的米蘭達,「而且,男爵大人,我必須要指出你的兩個錯誤——第一,我一點都不卑鄙;第二,就算你幹掉我們所有人,也不能稱為全軍覆沒,因為……」

「哦呵呵呵呵呵,愚蠢的人類,顫抖吧!話音未落,一個神經質的尖銳怪笑聲,突然從天空中傳來,「在我偉大的智慧面前,你們全都要跪倒在地,用你們那沾滿塵土的膝蓋,向我表達最最尊敬的……閉嘴!不要打斷我,我當然知道我們在漏氣!」

什麼亂七八糟的?正在箭雨中苦苦掙扎的黑暗生物們也好,奧古斯都男爵和他麾下的武裝士兵們也好,此刻全都忍不住面面相覷,卻又幾乎是下意識的猛然抬頭望去。

只是下一刻,等到看清遠方天空中的那個巨大物體時,整個廣場上的所有人都忘記戰鬥,就像是集體石化似的目瞪口呆,只有林太平依舊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很愉快的摸摸下巴:「哇哦,好像比想象中的萌多了!」…

「萌?你管這個叫做萌?」旁邊的安吉麗娜已經看得兩眼發直,忍不住用力咬了咬自己的魚尾,這才結結巴巴的愕然道,「小林子,我有沒有看錯,那個漂浮在半空中的東西,好像是……好像是……一個布球?」

沒錯,就像所有人親眼看到的,正漂浮在半空中藉助狂風向廣場這邊飄來的,是一個巨大到難以想象的圓形布球……可問題是,喵了個咪的,為什麼布球會飛?

「因為,它是熱氣球!」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並且很滿意的抬起頭,看著那個簡陋製造的熱氣球隨風飄向廣場,「知道嗎,要讓豬因斯坦做出這個東西來,哪怕只需要湊合用十幾分鐘的,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有好幾次它都快燒了自己的煉金室……」

然而,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此時此刻,這個簡陋到慘不忍睹的熱氣球正高高漂浮在半空中,在它下方懸挂的竹籃中,豬因斯坦和幾個豬頭怪正得意洋洋的怪笑著,完全不管上面的熱氣球正在緩緩漏氣,好像隨時都會徹底散架似的。

當然,為了保證能夠朝著正確的方向飛行,果凍也不由得再度分裂身體,將自己變成數百隻海鷗拚命揮舞翅膀,全力拖著熱氣球飛向廣場……總而言之,這就是一個七零八落拼湊起來的手工版熱氣球,簡陋到就像是從小作坊里出產的。


可問題是,再簡陋的熱氣球那也是熱氣球啊,看到這奇怪的東西朝著廣場上空飛來,無論是黑暗生物們還是武裝士兵們全都呆若木雞,奧古斯都男爵難以置信的仰起頭,看著那個巨大的陰影漸漸籠罩廣場,突然打了個寒噤,頓時滿臉蒼白的怒吼道:「法師,給我打下那東西,給我……」

來不及了!事實上,就演算法師們想要攻擊,也根本無法觸及高空中的熱氣球。

倒是下一刻,看著下方象螞蟻般渺小的武裝士兵們,豬因斯坦突然推了推金色高帽子,揮舞著蹄子尖銳怪叫起來,以至於整個高空都回蕩著它得意洋洋的怪笑聲——

「哦呵呵!夥計們,瞄準那些沒腦子的蠢貨,讓他們嘗嘗魔晶炮彈的滋味!」



, 哦呵呵!夥計們,瞄準那些沒腦子的蠢貨,讓他們嘗嘗魔晶炮彈的滋味!

豬因斯坦的得意怪笑聲,在一瞬間拉開了反攻的序幕,竹籃里本來就迫不及待的幾個豬頭怪,立刻就搬起那些重達數十斤的魔晶炮彈,朝著毫無防空能力的廣場扔下去,這些魔晶炮彈本來是需要用魔晶炮來發射的,但是事實證明,如果將它們從數百米的高空扔下去,那麼也同樣能夠……

不!剎那間,看著數十枚魔晶炮彈呼嘯從天而降,奧古斯都男爵頓時滿臉蒼白,幾乎是下意識的向後急退,但那些普通士兵的反應顯然慢了一點,或者說他們密集的站在一起,就算想要躲避也根本來不及,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絕望抬起頭,祈禱著那些魔晶炮彈能偏離目標。

但是很不幸,他們這次的祈禱沒有靈驗!

第一枚呼嘯砸落的魔晶炮彈,就準確轟在密集的武裝士兵們中央,數十斤的重量加上可怕的衝擊力,頓時讓這枚魔晶炮彈如同發射似的轟然爆炸,熊熊燃燒的烈焰如同狂潮巨浪,將方圓數十米全部籠罩在內,火海範圍內的幾十個武裝士兵甚至來不及慘呼,就在瞬間被焚燒點燃@萬@書@吧@.nsb.cm了。躲開!躲開!快躲開!

一片鬼哭狼嚎聲中,奧古斯都男爵瘋狂怒吼著,白袍上到處都是暗紅色血跡,原本還算英俊的臉更是徹底扭曲。他不是沒有想過反擊,但那個該死的熱氣球實在飄得太高了,遠遠超過強弩射手的攻擊範圍,只有法師們藉助飛行魔法騰空而起,才能發動攻擊。

然而,在如此的混亂局面中,那些疲於奔命的法師們,又哪來時間靜下來發動飛行魔法,大批大批的武裝士兵們絕望逃散,混亂中互相踩踏。反倒造成了更大傷亡,整個廣場都在此刻變成地獄一般,到處都是散落的血肉,到處都是燃燒的火海,到處都是絕望的呼叫聲。

而就是藉助這個機會,回過神來的黑暗生物們立刻向外殺去,巨牙帶著一隊食人魔保護著克麗絲汀,還沒衝出去幾十米遠,就看著一枚魔晶炮彈砸落在前方。可怕的烈焰沸騰洶湧,差點沒把它的身軀給烤焦了。「滾。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故意了?」豬因斯坦在熱氣球上毫不客氣的反擊,當然也不忘繼續舉起魔晶炮彈往下扔,「我都說了。這麼高的距離,怎麼能保證每次都扔准目標,不管那麼多,夥計們,把能扔的東西全都給我扔下去,蠢貨,我是東西嗎?」

好吧,要不是它及時改口,那些愚蠢的豬頭怪會把它也扔下去,不過也就是這麼幾分鐘,豬頭怪們又扔下去幾十枚魔晶炮彈,把整個廣場都炸得濃煙滾滾,豬因斯坦卻還是覺得意猶未盡,舉著千里鏡在高空中俯瞰,僅僅片刻之後,等它看到奧古斯都男爵正在一群侍衛的保護下慌忙撤退時,突然就眼前一亮——…

「哦呵呵呵,可算找到你了,那麼……來嘗嘗這個特製的!」

好吧,還真是特製的,伴隨著豬因斯坦的怪叫聲,幾個豬頭怪氣喘吁吁聯合發力,居然從竹籃里抱起一枚足有普通炮彈三倍大的魔晶炮彈,最最無語的是,這枚魔晶炮彈的外殼上,居然還寫著一行歪歪斜斜的紅字——「豬因斯坦出品,使用前請先用力搖晃均勻……」

鬼才知道炮彈為什麼要搖晃均勻,不過幾個豬頭怪確實這麼做了,一陣猛烈的搖晃后,它們瞄準了下方正在撤退的奧古斯都男爵,緊接著吭哧吭哧的聯合發力,直接把那枚特製魔晶炮彈扔了下去。

彷彿有種死亡降臨的可怕預感,正在撤退中的奧古斯都男爵猛然抬頭,翻滾的濃煙中,當他看著一枚漆黑的巨大物體從天而降時,突然無法控制的滿臉扭曲:「不!」

來不及了!

轟然一聲,以奧古斯都男爵的位置為核心,狂暴的火浪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將奧古斯都男爵和那些侍衛全都籠罩在內,整個廣場都像是被隕石轟中,劇烈瘋狂的震動起來,無數的青石板騰空而起,在巨大衝擊力下化為尖銳碎片,瀰漫的煙霧更是騰空而起,將高空中的熱氣球也沖得搖晃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被煙霧嗆得不停咳嗽,豬因斯坦只能緊緊抓住竹籃,卻又得意洋洋的怪笑道,「哦呵呵呵呵,我果然是全海域最偉大的邪惡煉金師,如果那傢伙這樣都沒事的話,老子從今以後就再不煉金了!」

一陣狂風呼嘯而過,漸漸吹散了廣場上的濃煙,在一旁的巨大廢墟中,同樣受到波及的黑暗生物們也掙扎著爬起來,林太平甩了甩滿頭的碎石,忍不住心有餘悸的摸摸胸膛:「見鬼了,豬因斯坦那個破壞狂,差點把我們也給幹掉了!」

誰說不是呢,但是話又說回來,這次高空轟炸的效果還真的很不錯,等到煙霧漸漸散去,就看到奧古斯都男爵所在的那個位置,已經變成一個深達數米的巨大深坑,幾十位侍衛已經被轟炸得連碎片都找不到,只有奧古斯都男爵憑藉著雷霆護盾,仍然渾身是血的站立不倒,但他手中已經斷裂成碎片的雷霆魔劍,卻已經充分說明了他現在的狀況。

「哦呵呵呵,我果然是天才!」豬因斯坦在高空中得意怪笑著,卻又惡狠狠的伸手一指,「喂喂喂,你們還在等什麼,幹掉那個混蛋,然後我們就可以搶光整個賽斯島了!」

這還需要提醒嗎?回過神來的黑暗生物們早就咆哮著,舉起武器猛衝上去,林太平很不忍心的捂上眼睛,滿懷同情道:「那什麼,我有點暈血,你們下手稍微輕一點,最好先讓他交出魔法鐐銬的鑰匙。」

沒問題,一大群黑暗生物獰笑著,窮凶極惡的猛撲上去,帶頭的巨牙甚至已經抄起兩柄菜刀,不懷好意的舔了舔獠牙:「知道嗎?我還從來沒有嘗試過,用一個神經病的自大狂當包子餡,也許……唔?」

毫無徵兆,就在這剎那間,北方天空中突然傳來低沉嗡嗡聲,僅僅幾秒鐘后,原本晴朗無雲的天空突然就被黑暗籠罩,破碎的廣場彷彿被這種嗡嗡聲帶動,無法控制的輕微顫抖起來,就連地面上的小石頭都在劇烈跳動。

見亡靈了!黑暗生物們滿臉驚愕的面面相覷,倒是林太平突然露出古怪表情,猛然抬頭望向天空——…

是的,就在這一刻,數以萬計的黑色蝗蟲憑空出現,如同暴雨來臨來前的烏雲,鋪天蓋地的向著廣場廢墟湧來,它們的數量如此驚人,密密麻麻到遮擋了大半個天空,投下了無邊無際的可怕陰影。

目瞪口呆,黑暗生物們看得目瞪口呆,一瞬間的寂靜之後,巨牙顧不得近在咫尺的奧古斯都,突然滿臉驚恐的怪叫一聲,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一大群黑暗生物們連忙緊隨其後,就連熱氣球上的豬因斯坦也在驚慌嚎叫:「降落,降落,該死的,我們快點降落!」

來不及了,就在這剎那間,無窮無盡的蝗蟲黑雲已經洶湧襲來,將緩緩下降的熱氣球徹底吞沒,僅僅在幾秒鐘后,等到蝗蟲黑雲再度騰空而起時,整個熱氣球竟然被侵蝕得連碎布都沒剩下,失去控制的豬因斯坦和豬頭怪們重重砸落下來,頓時全都昏迷了過去。

可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等到吃光了熱氣球以後,可怕的蝗蟲群再度瘋狂罩落下來,在它們所經過的地方,所有的武裝士兵不論是死是活,全都連武器帶血肉都被侵蝕得乾乾淨淨,白森森的骨頭在風中輕輕搖晃著,緊接著猛然崩塌下來化為碎片。

黑暗之神在上!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看到這麼恐怖的情景,逃跑中的黑暗生物們更是驚恐,安吉麗娜下意識的轉頭望去,突然難以置信的驚呼一聲:「等等,你們看那!」

是的,就在這一刻,已經襲擊了大半個廣場的蝗蟲黑雲,卻並沒有繼續追擊敵人,而是突然騰空而起盤旋在半空中,古怪的嗡嗡聲中,數以萬計的蝗蟲聚集在一起,快速蠕動爆發出黑光,等到黑光漸漸消散,一個身著紅袍的身影就這麼憑空現形了。

這是個嶙峋如骷髏的中年男人,身穿著鮮紅如血的法袍,在他那陰森森的扭曲面容上,額頭深深的陷入進去,正中位置卻又繪著一個栩栩如生的魔獸圖像,這個魔獸圖像彷彿是用鮮血繪製而成,散發著赤紅如血的光芒,哪怕隔著數十米遠,都能感覺到一種陰冷氣息。

「這傢伙是……這傢伙是……」黑暗生物們目瞪口呆的同時,只覺得心頭大震,一個熟悉的詞語驟然浮現在腦海中——

血紋祭司!這是血紋祭司!就是那些用神秘符石和領主們交換的詭異祭司! 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你永遠都想不到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婚禮上的一番混戰,中間無數跌宕起伏曲折離奇,然而在最終似乎塵埃落定的那一刻,神秘的血紋祭司卻又以一種震撼的出場方式,毫無徵兆的化為蝗蟲黑雲出現,頓時讓劇情又向著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

「該死的,為什麼這傢伙會突然出現?」看著廣場上被蝗蟲群啃食一空的白骨,再看看那漂浮在半空中面無表情俯瞰著廣場的血紋祭司,林太平和黑暗生物們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突然覺得事情正變得很不妙。

見亡靈了!用十二指腸去想也知道,向來隱藏在幕後的血紋祭司,會突然選擇在這個時刻現身,肯定是有什麼大計劃,而更加糟糕的是,只要看看他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就知道這傢伙絕不是來談人生理想的……

「因斯羅大人!」身負重傷的奧+++3.+s+古斯都男爵掙扎著站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到血紋祭司身旁,扭曲的面容上卻帶著說不出的狂喜,「因斯羅大人,您是什麼時候來的?」「該死的混蛋,真的以為我們沒有反抗力嗎?」。被這種目光看得渾身不舒服,百足忍不住就想拔出彎刀,但林太平卻突然拉住它的手臂,示意黑暗生物們保持冷靜稍微向後退開。

和黑暗生物們的不安截然相反,奧古斯都男爵的心情卻在此刻多雲轉晴,再沒有往日那種自大傲慢的表情,他很難得的擠出幾分討好笑容。向著血紋祭司因斯羅提議道:「大人,如果您打算解決那隻卑鄙的黃皮猴子,我想我很樂意為您效勞。」

「當然,當然。」血紋祭司因斯羅第一次發出了沙啞笑聲,古怪的聲音就像是蝗蟲群在摩擦後腿,「親愛的奧古斯都,你當然可以為我效勞,事實上我現在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來提供幫助。」毫無徵兆,話說到一半,奧古斯都男爵突然顫了一顫,只覺得一種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劇痛,正從胸口位置傳來。

難以置信的低下頭去。他看著自己焦黑碎裂的胸口,就在他的心臟位置,一隻大手正如同鋒利長矛似的狠狠刺入,並且緊緊握住自己的心臟。任由鮮血從胸口瘋狂湧出,帶走了虛弱的生命力量……

「為……為什麼?」奧古斯都男爵滿臉扭曲的顫抖著,緩緩抬起頭來,迎向血紋祭司因斯羅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容。

「有什麼問題?」因斯羅微微眯起眼睛。鮮紅如血的眼眸中藏著一絲譏諷表情,「很顯然,你實現了你的諾言。對此我表示充分的感謝。」


目瞪口呆,這一刻,不要說是奧古斯都男爵徹底驚呆,就連對面的黑暗生物們也目瞪口呆,等等,我們是不是看錯了,那個叫做因斯羅的血紋祭司,居然把自己的走狗奧古斯都給幹掉了,那傢伙該不會是腦子糊塗了吧?不少字…

事實上,已經虛弱到滑倒在地的奧古斯都男爵,也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死在這裡,用盡最後一絲力量,他顫抖著伸出手,仍然試圖去抓住因斯羅的血袍一角:「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你是我飼養的實驗品啊!」因斯羅很愉快的張開手掌,在他枯瘦的手掌中,奧古斯都男爵的心臟正在砰砰跳動著,散發出暗金色的奇怪光芒,「愚蠢的自大狂,你以為我花費那麼多心血,把你從一個廢物變成一個強者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你那點可笑的交換資源嗎?」。

這是赤果果的打臉,但奧古斯都男爵已經無法開口,喉嚨中只能發出野獸般的嚎叫聲,就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當年自己被趕出魔法塔的時候,就會很幸運的遇到因斯羅,並且在其幫助下,將一枚據說隱藏著雷系魔獸力量的符石,植入到自己的心臟中。

在這種改造完成以後,原本只是廢物的自己,竟然擁有了掌握雷電的力量,在短短几年內就晉陞成為黑鐵高階魔劍士,不僅僅如此,因斯羅仍然會時不時的出現,幫助自己完成進一步的改造,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

然而,現在看起來,所謂的等價交換,所謂的用資源來換取改造,根本就是用來迷惑的謊言,因斯羅根本不是為了獲取那些資源,或者說他並不完全是為了獲取資源,他的真正目的,就是用自己的心臟來培養那顆神秘符石,而現在就到了收割的時候。

「沒錯,你的想法是對的。」因斯羅扯了扯僵硬嘴角,露出了充滿譏諷意味的笑容,完全無視正在腳下漸漸喪失生命的奧古斯都男爵,他若無其事的緩緩抬起頭來,望向對面仍然目瞪口呆的黑暗生物們,「那麼,我可愛的寵物們,你們是否也打算為我提供一些幫助?」

雖然是炎熱夏季,可是被他那種陰森森的目光看著,一大群黑暗生物都覺得渾身冰冷,林太平滿臉古怪的摸摸下巴,突然輕咳幾聲道:「你知道的,我屬於那種就算看到老奶奶摔倒在我身邊,也絕對不會去扶的……閃!」

說閃就閃!剛剛掙扎著爬起來的豬因斯坦,直接掏出幾枚魔鬼椒炸彈,惡狠狠的往前方地面上一扔,就聽到一聲轟然巨響,大片大片的濃密煙霧騰空而起,頓時將因斯羅連同大半個廣場全都籠罩在內。

要知道逃跑這種事,黑暗生物們早就是大師級技能了,還沒等煙渦的劇烈咳嗽聲傳來,一大群黑暗生物就很有默契的撒腿逃跑,僅僅幾秒鐘不到,它們就已經衝出幾十米遠,豬因斯坦甚至還覺得不過癮,又從儲物戒指里搬出一枚魔晶炮彈,像得了瘧疾似的拚命搖晃起來:「愚蠢的傢伙,管你是什麼血紋祭司,全都給我去……呃?」

嗡嗡聲突然響徹廣場,就在那片瀰漫的煙渦,成千上萬的蝗蟲蜂擁而出,這些恐怖蟲子就像是一張天羅地網,僅僅片刻不到就追上黑暗生物們,緊接著在空中盤旋幾圈后,就帶著無窮無盡的陰影從天而降。

根本來不及反抗,豬因斯坦扔下魔晶炮彈剛剛跑出兩三米遠,就被蝗蟲群徹底淹沒了,然而出乎預料的是,這些蝗蟲群並沒有將豬因斯坦啃成白骨,恰恰相反的是,部分蝗蟲突然分離出來,凝聚成一條漆黑的血肉繩索,將豬因斯坦牢牢捆得無法行動。


該死的!因斯羅那個混蛋想幹什麼?

看到這一幕,黑暗生物們更是覺得不安,安吉麗娜猛然停下腳步,緊急凝聚出一顆閃耀電球,惡狠狠扔向迎面飛來的蝗蟲群:「你們先走,我會拖住……」

根本拖不住,僅僅在一瞬間,安吉麗娜也被蝗蟲群淹沒了,等到她同樣奄奄一息的昏迷倒地之後,可怕的蝗蟲群再度瘋狂衝上來,將黑暗生物們完全籠罩在內,任何抵抗掙扎在此刻都變得毫無用處,獸人也好食人魔也好豬頭怪也好,都在蟲雲中怒吼咆哮著,很快一個接一個的昏迷暈倒。

轉眼之間,仍然在狂奔逃離的,就只剩下駕馭著赤兔的林太平了,藉助著赤兔的恐怖爆發力,他在瞬間就衝出數百米遠,然而盤旋在半空中的蝗蟲黑雲里,卻突然響起了因斯羅那沙啞刺耳的獰笑聲:「真是抱歉,沒有黑暗血統的人類,唯一的用處就是變成食物!」

獰笑聲未落,蝗蟲黑雲在空中凝聚為一隻巨大手掌,惡狠狠的拍落下來,即使赤兔在最後時刻驚險躍起,卻還是被巨大手掌抓住後腿,重重的往地面上一砸,林太平悶哼一聲從赤兔背上跌落下來,還未翻滾著站起來就猛然舉起左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