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日城中感受到這道目光的強者,是紛紛使出手段,開始搜尋目光的來源。

“這就是侯境嗎?我怎麼感覺這力量有點不太對勁呢?”風明不明所以的自問了一聲。

“咳咳咳,下面又到了所羅門老師上課的時間。風明同學,請集中注意力,好好聽老師上課。

先,恭喜你終於從一個菜鳥轉型成了強者。你很幸運,天地之力加持的時間很長,讓你沒有任何後遺症,直接邁入了侯境小成境界。

到了侯境,帝明大人給你設置的關卡也就退出歷史舞臺了。從現在開始,你的文武之力不在只能用一留一,而是可以相互轉換了。

由於你在日月星三個階段,每個階段都達到了極境,因此,如今的你可以越級挑戰一級。

再有由於你是文武雙修,無論是文者的極境還是武者的極境你都達到了,所以,在原有基礎上還可以再加一級。

總的來說,現在的你雖說只是侯境小成的強者,但卻可以越級挑戰侯境巔峯的強者。

怎麼樣,是不是感到很高興?是不是感覺自己很強大了?不過,我還是要給你潑盆冷水,修行一途,最忌自滿。

你必須繼續努力,爭取在侯王皇三個階段也做到極境,只有這樣,你纔有機會衝擊更高的境界。”

“所羅門老師,感謝你的講解,我記下了。我現在很期待你們煉化精血後的強大。”

“這個不急,你還是先把龍牛的事先解決好吧!與它結下善緣,對你來說不虧。”

風明從地上站了起來,微笑着向着龍牛走了過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善意的笑容在龍牛看來是那麼的可怕。

“你要做什麼?不會想過河拆橋吧!牛爺可不怕你,大不了魚死網破!”

“你在說什麼啊!我走過來是想問你,你想煉製一柄什麼樣的武器?還有什麼制式的鎧甲?我這個人最重承諾,要是不把答應你的事辦好,我是會留下心魔的。”

“早說嘛! 鈺樓明玥長相憶 害牛爺我虛驚一場。牛爺想要一套拉風的鎧甲,武器嘛還是選戰斧,這樣順手些。”

“好的,你的要求我記下了,請稍等。”

風明在牛爺的注視下,開始了自己的煉製。由於妖族的精神力不是很強,風明沒有打算爲龍牛的符器煉製器靈,但會在別的方面補償它。

一個小時過後,一套散着紫黑色光芒的霸氣鎧甲展現在了龍牛的眼前,還有一柄散着銳利光澤的銀色戰斧。

“這是我爲你量身定製的龍牛鎧,等級爲侯境巔峯級別。在受到攻擊後,會自主對攻擊者釋放侯境大成強者的最強一擊,最多隻能回擊五下。

這是龍牛戰斧,也是侯境巔峯級別。考慮到你在力之一道上的天賦,這柄戰斧可以在戰鬥時,爲你增加三分之一的攻擊力,同時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釋放刀氣斬一次,威力相當於侯境大成武者全力攻擊一次。”

“你說的是真的?這真是爲我煉製的?”

“是真的,現在它們是屬於你的了。”

“哦!你對我真是太好了,你這個人類朋友我交定了!我們要手拉手,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風明在聽完後半句話後,是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哆嗦。就算要和誰手拉手走到天荒地老,也應該不是你吧! 和龍牛分別後,風明決定先回家族看一下。難得有時間,爲何不好好消遣一下呢?

想到就去做,風明立刻開始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他的樣貌也是在趕路中恢復成妙俊風本尊模樣。

寵妻狂魔:傲嬌男神溫柔點 妙俊風趕路的速度不快,直到五天後,才抵達合城,自己出生的地方。

這一次回來的感覺和上次又有所不同,一股豪邁之情是激起他心中久爲萌動的詩性。

“此情此景我想賦詩一首啊!”

“哎!我也很長時間沒有聽你吟詩了,希望你的水平有所進步。”

“哇!大哥要作詩啦!我會給您好好記下的,開始吧!”

“咳咳咳,這首詩並不是託物言志的寄情詩,而是一首闡述事理的現實詩。下面我就開始了。

事有千千萬,循序步步來。縱有豪雲志,不動亦如空。”

“還不錯。”

“哇!真是太好了。這首詩教導我們不要光空想,要用自己的行動來實現心中的理想。就算事情再多,只要行動了,也會一件件的被自己解決。”

“所羅門啊! 天價小嬌妻:總裁的33日索情 你要好好地向混沌學習。這纔是我兄弟嘛!”

“哼!本王是誰?本王纔不會去做這溜鬚拍馬之事。好了,言歸正傳吧!你準備先去哪裏?”

“我想先去煉器師公會看一下。金鹿和馬鳴的事只有在這次突擊檢查後,我才能真正放下心來。”

煉器師公會門口,守衛在見到妙俊風后,個個肅然起敬。對於強者,他們是尊敬的,更何況眼前的這位還不是一般的強者。

妙俊風對他們點了點頭,邁步走入煉器師公會中。

大廳內人來人往,一片繁忙景象。自從合城有了煉器師公會,方圓千里之內的家族子弟再也不用千里迢迢的趕到金陵城去了。

雖說在這裏煉製的符器級別不是很高,但足夠讓自己使用一段時間了。等到自己實力足夠,外出遊歷之時,自然會去更高等級的煉器師公會煉製自己的符器。

妙俊風動用精神力將煉器師公會的裏裏外外都探查了一遍。馬鳴此時不在公會裏,金鹿到是專心致志的在爲客人煉製符器。

“你好,請問一下,馬鳴去哪兒了?”妙俊風走到一個工作人員面前問道。

“妙俊風大人好,馬鳴煉器師向公會請了一段時間的假,再有兩天就要回來了。”

“好,謝謝。”

等到妙俊風轉身離去,這名女工作人員的的臉色才一下子變得通紅。妙俊風可是她心中的偶像,能跟偶像說上話,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狼性總裁太兇猛 既然,馬鳴不在,金鹿也很本分,那留在這裏也是耗時間,不如就悄悄的回家看看吧!說不定會有什麼驚喜讓自己發現哦!

連妙俊風自己都沒有發覺,他壓抑許久的孩童心性,不知何時,已經佔據了自己的內心,讓自己彷彿又回到了懵懂的少年歲月。

妙家衆人自然不知道妙俊風會在這個時候回來。如今在家族的演武場,正在舉行家族內部弟子的比試。

這一次的比試,要決出家族內門弟子的前一百位排名,在這一百名人選當中,將有十名人選會被家中長老選爲親傳弟子。

一旦能夠成爲長老的親傳弟子,那身份就會一躍成爲核心弟子。核心弟子的待遇可比內門弟子強多了。

只要能夠進步,哪怕是緩慢的進步,到最後都能成爲家族中的重要一員,可以分到好一點的地方去掌管家族中的產業。

在熱熱鬧鬧的演武場門庭外,有一個長相憨厚的男孩正猶豫的在門外來回踱着步子。

他年紀輕輕,卻顯出一副七老八十的模樣,讓忽然而至的妙俊風對他產生了一點興趣。

“喂!既然來了,爲什麼不進去?”

妙俊風的一聲呼喊,顯然讓他驚着了。他哆嗦了一下,之後,立刻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拜見大人!”男孩向妙俊風彎身行禮。

“我可不是什麼大人,你不必如此,趕緊起來吧!”

“大人說笑了,這裏是家族重地,不是妙家成員或是身份顯貴之人,是不會出現在這裏的。如今又是我們妙家的大比之日,這警戒可是會比平時高不少。

您要不是大人,怎麼可能會走到這裏?還請大人不要跟我開玩笑了。”

妙俊風沒想到這看起來年紀不大的男孩,心思會如此縝密。少年老成這個成語用在他的身上是再合適不過。

“你叫什麼名字?爲什麼不直接進去呢?”

“回大人的話,我姓安,單名一個忠字,忠誠的忠。

這一次的大比是決出家族中的百名內門弟子,而我雖然身在妙家,卻不姓妙,因而參加不了這場大比。”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是外門弟子嗎?”

“是的,我在外門弟子中排行第二,僅落後妙梨一人。”

“你的神色告訴我,你屈居妙梨之下應該是有苦衷的吧!”

“還是瞞不過大人,但這是我們家族內部之事,請恕我無法告知於您了。”

“好,那你想不想進去觀看比賽呢?”

“想,我不僅想,還想上臺去比試一下。我不是想出風頭,而是想跟強者交手。只有不斷地跟強者交手,我的修爲才能不斷的進步。”

“那你跟我進去吧!我想沒有人會阻攔你的。”

在短暫的接觸中,安忠的言行舉止將他的爲人初步展現在了妙俊風的眼前。妙俊風從他的身上看到了一點自己的影子。

也正是這一點影子,讓他的心動了。他想進一步考驗一下他,再決定自己要不要收下他。

“大人,您怎麼不走了?是不是讓您爲難了?若是這樣的話,您進去就行,我就不進去了。”

安忠見到妙俊風突然停下腳步,以爲是之前的事讓他犯難了。可實際上,妙俊風的心思又豈是他能猜到的呢?

“你走在我前面,不到最後關頭不要說出我的存在。你能做到嗎?”妙俊風一個轉身。用一副嚴師形象向他問道。

“我能做到,就算我被族中長老責罰,我也不會供出大人的。”安忠考慮都沒考慮一下,就直接應諾了妙俊風的話。

“那你進去吧!我就站在這,看着你。”

安忠的心裏對妙俊風的話和做法感到不解,但他沒有多問,而是擡起頭,擺起手臂,一步跨入了演武場的場地中。 安忠一走入演武場,就被兩個負責警戒的執事看到了。

“安忠,你怎麼進來了?難道你不知道這不是你能進來的地方嗎?趁長老還沒注意到你,趕緊出去。”其中一名執事快步來到安忠面前,好心提醒道。

“執事大人,我只是想近距離觀看一下比賽,不會給您和長老們添麻煩的。”

“我知道你是一個安分守己的老實人,可規矩就是規矩,不是我一個小小的執事可以改變的。你的做法若是讓妙茹長老知道了,可是會重重挨罰的。”

“執事大人,現在我已經進來了。若是我真按您所說退出去,事後還是會被妙茹長老責罰。既然如此,那您爲什麼就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去看一下比賽呢?看過比賽後的我,就算是被責罰了,心裏也是舒坦的。”

“哎!你去吧!記得低調一點,不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執事心一軟,還是把安忠給放了進來。

妙俊風靜靜的看着這一幕,他覺得這個執事的心腸不錯,但好心往往容易辦壞事。倘若安忠實際上是敵人派來的探子,那這一次他犯下的的錯可就太大了。

在安忠湊到演武場的周邊後,妙俊風也是腳步一邁,走進了演武場。

那名好心的執事感覺到又有人走進了演武場想要阻止時,卻被眼前的這個人給震懾住了。

“不用行禮,也不要引起他人的注意,你繼續做你的事,我只想靜靜的看看。”

收到妙俊風的傳音,執事還是忍不住的對妙俊風彎身一拜,隨後,混入人羣中,繼續警戒起來。

演武場上,妙梨和妙花華麗的過着招。她們本就不差的容顏和身姿,讓演武場周圍的年輕小夥們是看的如癡如醉。

安忠在人羣中,越看越覺得氣憤,這是比武嗎?是跳舞還差不多!若真的是生死決鬥,這不是上去多少死多少嗎?

“哈!”

終於,還是妙梨技高一籌,將妙花給拍落在地。

“師姐身手不凡,妙花甘拜下風。多謝師姐手下留情。”從地上站起來的妙花很規矩的對着妙梨行了一禮。

“師妹客氣了,我也是最近又有所突破,不然,想要勝師妹也是不易啊!”

花花轎子衆人擡,既然妙花捧了自己的場子,自己自然也要還她一個面子。

“哎!”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安忠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他這一聲嘆氣,立刻讓周邊以及臺上的兩個人注意到了他。

“安忠,你怎麼進來了?你難道不知道這裏只有姓妙的人才可以進來嗎?”妙梨瞪着眼,叉着腰,站在臺上,趾高氣昂的呵斥道。

妙梨說的是沒錯,但說出來跟不說出來,表達的意思是完全不一樣的。

如今的妙家已經不是單一的家族,隨着它的不斷髮展壯大,也吸收了不少其它姓氏的天才和有生力量加入。

妙梨的話無疑是將妙家和他們之間的界限和關係劃得很清楚。這不,她的話立刻讓原本就有點不快的趙有德,額頭上皺成了一個“川”字。

趙有德既然被妙俊風看中,自然有他獨特的一面。他覺得若是不在此時開口阻止一下妙梨,恐怕會讓安忠這個實際上的外門第一人離心。

可就在他準備開口之時,他敏銳的感覺到有一雙目光正盯着他。

尋着目光望去,他吃驚的發現,家主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演武場,此刻的他正對着自己微笑的點了點頭。

趙有德緊皺的“川”字舒緩了下來,有家主在,接下來的事就好辦多了。某些人恐怕要倒黴了。

“妙梨,你說的話不對。我既然加入了妙家,就是妙家的人。雖然不姓妙,但也是妙家的一員。姓只是外在的,關鍵還在於心。

一個姓妙的妙家人若是懷着對家族不軌的心,就算他姓妙又如何?還不如我們這些對家族忠心的外姓人。”

“安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是指在我們妙家,有人想對妙家不力?而他又姓妙?”

“當然不是,我只是打一個比方。”

“打一個比方?比方有你這樣打的嗎?我看你是存心找茬,想要剽竊我們妙家的武學!”

“妙梨,你不覺得你說的很可笑嗎?就你剛纔那繡花枕頭的功夫也配稱得上武學?也對,是舞學,跳舞的舞。”

“安忠,你混蛋!憑你的水平怎麼能看出我武學的造詣?你要是有本事,就上來和我過兩招,看看我的武學是不是你口中的武學!”

“妙梨,你覺得的我有上來的必要嗎?在外門的比試當中,你有哪一次是勝過我的?要不是因爲你姓妙,你認爲你會頂着外門第一的光環來參加內門弟子的排名戰嗎?”

安忠的話讓妙梨的臉色通紅,她很想反駁,但他說的是事實。若沒有趙有德長老在場,她一定會進行有力的反擊。但現在,自己還是乖乖閉嘴,繞開這個話題吧!

“看到妙梨那即將梨花帶雨的樣子,很多男性弟子是握緊了拳頭,將心中的怒火對準了安忠。”

“怎麼?爲了一個女人,你們就置事實於不顧了嗎?身爲武者,要有一顆堅定的心,不能爲外物所動。

你們今天可以爲妙梨把我暴揍一頓,那到了明天是不是可以爲別的女人把我暴揍一頓呢?在我心中,妙家的男兒不應該是這樣的,應該是像家主那樣頂天立地,豪氣沖天的!”

“安忠,就算你今天把家主搬出來都沒用。你要知道,家主可不會爲了你這樣一個小人物就特意趕回來。家族中的事物還是由幾位長老說了算的,你今天若是不跟妙梨師妹道歉,那你就別想走出演武場了。”

一名英俊的近乎於妖的男子從人羣中一躍而起,站到了妙梨的身旁。

這個人的實力在家族弟子中是公認的第一,也是旁系最強大家族族長的嫡子。

人如其名,妙俊正是他的名字。比妙俊風只是少了一個風字。

“妙俊,你的實力很強,我很佩服。但你剛纔說的話我卻不贊同,在我們妙家,說話一言九鼎的不是家主那會是誰?

長老只是從旁協助家主,並非是取代家主。家族的重大決策還是需由家主來決定,而並非是長老。”

“哈哈哈…,安忠,我可以將你的話認爲是移花接木嗎?我什麼時候說長老可以取代家主了?就算你想拿家主當擋箭牌,也不是這樣個拿法。

諸天重生 好了,廢話我就不多說了,趕緊向妙梨師妹道歉,然後,滾!” “道歉是不可能的,滾也是不可能的。只要是一個有骨氣的人,就不會屈從於你的威脅。

你不能代表妙家,也不能代表妙梨。坐在臺上的長老們還沒有發話,你憑什麼代表他們來發話?難道你認爲你可以代替得了長老嗎?”

安忠的話讓妙俊的臉色難看到極點,他不明白眼前這個看起來憨厚的小子心腸怎麼會如此歹毒,思維也是那樣敏捷。

“哼!長老們既然不吭聲,那就代表他們默認了我剛纔說的話。再說我也只是讓你道歉,又沒有對你做出出格的事。

至於滾,你可以理解爲我的口頭禪或者是語氣詞。好了,趕緊的,我們的大比還沒有結束,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

安忠外表忠厚,但卻心細如針。他發現妙俊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所轉變,要不然也不會爲自己解說一下他先前的話。

“妙俊,道歉我是不會道的,今天我在這裏說的話,不僅僅是代表我自己,也代表了成百上千加入家族的外姓子弟。

家族的做法我不敢妄加評論,但意見我想我還是可以提的。一個家族若想強大,沒有後續的有生力量是不行的。

既然我們妙家已經開始海納百川,招賢納士,那何必還要分內姓和外姓呢?只有一視同仁,才能讓真正的外姓加入者融入到家族中,心中擁有妙家的家魂。

不然,若是再這樣下去,像我們這樣的外姓加入者,早晚會離開妙家,甚至會成爲妙家的敵人。

一個敵人不可怕,但數以百計,千計,乃至萬計的敵人就可怕了。更何況這裏面還有耀眼的精英。

諸位長老,諸位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妙家若真想成爲超級家族乃至世家,光有海納百川的形式是不夠的,必須具備包容萬物,百花齊放,天下一家的胸襟氣度。

我說完了,哪怕現在受到長老的責罰,我也無憾了。”

全場寂靜,就連看臺上的長老們也是一個個露出沉思之狀。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紛爭,家族大了派系也就多了。在家族的衆多派系中,按照性質劃分,也就劃分爲兩派,一個是頑固派,一個是改革派。

頑固派以妙家嫡系中的大部和旁系家族族長爲代表。他們認爲不管家族如何發展,妙家的權利和資源都應該掌握在自家人手裏。

改革派以妙家小部分嫡系和後加入的幾個小家族族長爲代表。他們覺得家族想要發展,光靠一脈是不行的,必須要百家爭鳴,虛懷納諫,整合所有的資源,打造一個超級世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