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有那麼多人販子,他們將那些小孩子的手腳砍斷,然後把他們扔到大街上去乞討。

也有的賣到小山村,一輩子過上暗無天日的日子!

還有更恐怖的被賣去做人體實驗,經歷上千種病毒,病痛的摧殘!

正想著,她的眼淚又刷刷的流了下來,怎麼止都止不住!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向有淚不輕彈的她,在面對這個孩子的事時,會這麼容易掉淚!

總覺得君無夜離開之後,她的心裡就跟剜去一塊肉似的,硬生生的疼!

「無夜,那麼聰穎,不會有事的!」君無邪安慰著她,但其實他心裡也沒底。

幽冥宮的人看到他一直跟隨在他和玥兒身邊,一定會把他當作眼中釘,肉中刺,百般折磨!

重生家中寶 不行,我要出去找他!這禍是我闖下的,我一定要把他找回來!」歐陽紫玥激動得爬下床,然而已經睡了三天了,雙腿都沒有力氣,差點都跌了下去。

君無邪牢牢的將她禁錮在懷中,突然毫不客氣的一個打橫將她抱起。

「走,我們出去找他。」他深知玥兒的個性,一旦決定的事,就算是十頭牛也拉不回!所以既然她決定去找,那麼他一定會陪她!

———————————————————————————————————————

外面的天氣很不好,天空都是灰濛濛的。

狂風大作,淅淅瀝瀝的雨點落下,逐漸匯聚成了傾盆大雨。

歐陽紫玥非要從君無邪懷裡翻下來,強撐著自己虛弱的身體,在雨水裡行走著,所以君無邪只能按著她的肩胛,努力把她的身體固定好。

聽說君無夜不見了,烈焰,珠兒他們也都幫忙出來找。

這些時日里,他們也漸漸喜歡上了這個人小鬼大的孩子,這孩子雖然嘴硬但是心底卻是極其柔軟,跟歐陽紫玥一樣,擁有無窮的人格魅力,時間長了,也會讓人越來越喜歡!

他會經常幫珠兒從皇甫桀那要點小福利什麼的,還會幫烈焰一板一眼的分析他和花非語之間的感情問題,這對於情商幾乎為零的烈焰簡直是莫大的幫助!

「無夜,你在哪?」看著越來越暗沉的天色,歐陽紫玥也越來越著急。 「無夜,你在哪?」看著越來越暗沉的天色,歐陽紫玥也越來越著急。

那麼小的一個孩子,又沒帶傘,人生地不熟的,他能去哪裡?

她把他們原來去過的地方都找遍了,卻仍然沒有看見那個小小的影子。

她依舊執著的找著,雨越下越大,連眼睫上都懸上了晶亮的水珠。

終於在一個隱蔽的屋檐下,發現了一個已經縮成一團的身影,像篩糠一樣不斷的顫抖著。

「無夜——」歐陽紫玥顧不得什麼了,一下子掙脫了君無邪的懷抱,冒著大雨就朝他跑過去。

把他緊緊的抱在懷中,他的渾身都濕漉漉的,臉上都是水,也分不清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了。

「娘親,我好冷,夜兒好冷——」君無夜緊閉著眼,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

再強撐的小大人原來也會有脆弱的時候!

此刻的他弱小而又絕望,彷彿全世界都拋棄了他!

他的那一聲「娘親」軟化了歐陽紫玥所有的情感,她緊緊的抱住他,抓住他冰涼的小手,讓他偎依在她懷裡:「娘親在這,不要怕了!」

輕輕的拍著他的背,歐陽紫玥誘哄的唱著凝神靜氣的曲子,只希望用這種方式能夠平靜他受驚的情緒。

她畢竟不是當過娘的人,所以作法顯得生疏又羞澀。

漸漸的,君無夜的呼吸也平息下來,長嘆一口氣,竟在她的懷中睡著了。

歐陽紫玥這才放心下來,小心翼翼的舒了一口氣。

「來,我來抱吧!」君無邪溫柔的說道。

看著玥兒這充滿母性的眸光,他就覺得心中彷彿瞬時灑滿了陽光,竟不經意聯想出以後玥兒做了娘親的樣子!

「不用了。」歐陽紫玥輕聲說道,生怕把他吵醒了,撐起雙臂,好讓他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睡著。

他的身體小小的,軟軟的,帶著獨有的兒童暖香,觸感真的好好!

此刻她真的希望他們要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該有多好!

回到王府,皇甫桀又替君無夜診了脈,開了幾幅驅寒的葯。

之後,歐陽紫玥便一動不動的偎在床邊,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玥兒,你現在身體也沒好,應該好好休息一下!」君無邪不放心她的身子,柔聲勸道。

「是啊,玥兒,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大好,睡個好覺才能更好的照顧他。」皇甫桀也出聲,好生勸誘道

「不用,我想要等他醒來。」歐陽紫玥看著君無夜安靜的睡顏,心中從未有過的滿足。

只是莫名的卻充斥著一種恐慌,彷彿只要她一離開他,他隨時都有可能會消失一樣。

「不用擔心我,你們先下去好嗎?等他醒了,有些話,我想單獨跟他說。」歐陽紫玥微闔下眸子,沉靜的說道。

兩個男人聽到這話,都沉默了,隨即走出了房間。

對於她的要求,他們從來都無法拒絕!

看著君無夜細膩光滑的小臉頰,歐陽紫玥心中涌動著一種強烈的悸動,手不由自主的劃上他的臉頰,像棉花一樣軟綿綿的觸感讓她愛不釋手! 看著君無夜細膩光滑的小臉頰,歐陽紫玥心中涌動著一種強烈的悸動,手不由自主的劃上他的臉頰,像棉花一樣軟綿綿的觸感讓她愛不釋手!

淺木之戀 女人,別碰我!」睡夢中的君無夜猛然睜開眼睛,語氣一如既往的強勢霸道。

「對不起,吵醒你……」


君無夜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低眉順眼的歐陽紫玥,她的眸光就像一個希冀著得到原諒的孩子。

「我早就醒了,不關你的事!」他彆扭的轉過臉去。

她不和他吵架了, 霸道boss纏上身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歐陽紫玥一連串的說了好多對不起,眼瞳中閃爍著朦朧的淚光。

君無夜回過頭來,望著她愧疚的眼神,心裡掀起一道道漣漪。

「我不該懷疑你,不該質問你,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歐陽紫玥不斷的搓著手掌,都不敢再抬頭看他。

「娘親——」隨著一聲柔柔的叫喚,歐陽紫玥猛的被小人兒抱在了懷裡。

他的力道好大,彷彿鐵箍,把她的手臂圈的緊緊的。

「誒!」歐陽紫玥抽抽鼻子,高興的應道,隨即親熱的抱住他的小腦袋,「夜兒,你以後就留在王府,做我的兒子,好不好?」

這個想法從她剛才找到他開始,就一直在心中醞釀著。

她已經決定了不管他是不是她親生的,她都將視如己出,就算以後她有了自己的孩子,這個想法也不會改變!

因為她真的覺得君無夜和她的緣分和羈絆很深,這種妙不可言的感覺,不是科學能夠解釋的!

「我本來就是你的兒子。」君無夜淡淡的說道。

他也不知道他這個有些後知後覺的娘親究竟能不能夠相信她。

然而他卻不知道他這一句話,簡直會像是石破天驚,掀起多大波瀾!

「什麼?」歐陽紫玥只覺得眼前一道精光閃過,她被雷的不清!

她……她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孩子?

「雖然不捨得離開你,但現在也是時候告訴你一切了。」君無夜微笑著說道,一改平日那種囂張本色。

「一切?」此刻,歐陽紫玥的腦袋還跟一團漿糊似的,君無夜前面所說的事實她都還消化清楚!她感覺自己的腦細胞都不夠用了!


「我是從未來來的,是你和父王的孩子。」君無夜稍挑眉梢,看著她不停變幻的臉色,他心中卻在暗笑著。

「我是不是在做夢?」歐陽紫玥瞪著他,突然在手上重重的掐了一把,然後有些神經的兀自道:「果真是在做夢,因為手一點都不痛!」

「因為你掐的是我的手!」君無夜微撇嘴角。

未來的父王沒有告訴他,他的娘親是一個這麼粗線條的女人啊!

他只告訴他娘親好溫柔,好迷人,是世上最完美的女人,然而自己親眼所見的,卻與父王所說的完全背道而馳了!

「哦!」歐陽紫玥有些悶悶的應道,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視線一刻不停的在他那張酷似君無邪的臉上掃過,覺得很是神奇。 「哦!」歐陽紫玥有些悶悶的應道,大眼睛忽閃忽閃的,視線一刻不停的在他那張酷似君無邪的臉上掃過,覺得很是神奇。

雖然她也是從過去穿來的,但是這種從未來又穿來的孩子,再與她在這個中軸點上相遇,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

「你不相信我,是嗎?」君無夜看著她緊張兮兮的盯著他不停地瞧來瞧去,心裡有些失落。

「不!我相信你!」歐陽紫玥緊緊的握住他的小手。


一想到這是她和君無邪的親生兒子,他們愛的結晶,她就一陣心潮澎湃。

看來,未來他們也是在一起的!

想到這一點,她的唇角就不自覺的彎起,露出一抹清逸的笑容。

「我和你父王在未來過得好嗎?」她笑眯眯的看著他,此刻她有好多問題想要問他。

君無夜沉默了,垂下眸子,沉悶的聲音緩緩傳來:「從我出生起,我還從未見過娘親!」

什麼?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歐陽紫玥有些經受不住!身形虛晃一陣,

她緊咬著唇瓣,嬌艷的紅唇滲出刺目的鮮血:「為什麼?我到底出了什麼事?」

她的聲音都顫抖得不像話……

「父王告訴我,娘親是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很快就會回來,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娘親你也沒有回來看我們。」君無夜的眸光愈發黯淡了。

但是想到父王時常看著窗外那般憂鬱的神情,他就覺得他的傷痛根本不算什麼,和父王承受的一切才真是小巫見大巫!

為什麼會這樣?

知道了未來發生的事,歐陽紫玥的心裡就像壓上了一口大石,沉得她快喘不過氣來!

她居然沒有陪在君無邪身邊,那她又是去了哪裡?

難道回了現代?


一旦這個認知掃過她的腦海,她的心就無法抑制的一陣抽痛。

相知相愛卻無法相守,人世間最悲痛的事莫過於此!

「你是怎麼來這裡的?」歐陽紫玥強壓住心口的疼痛,沉聲問道。

「可能是老天爺看到我從出生開始從來沒有見過母親,每天因為思念母親,都要對著父王牆上的那幅畫臨摹,憐憫我,所以就把我送到這來了吧!」

歐陽紫玥聽到他雲淡風輕的口氣,情不自禁的把他的小腦袋死死的摁在懷中:「我可憐的孩子,虧我還那樣懷疑你,我這個做娘的真是不應該!」

「娘親,我不怪你的。」君無夜的唇角揚起,娘親的懷抱和他想象的一樣溫暖。

「只是——」君無夜的聲音往下沉了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