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之前,小紅泣血道:“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小孤在古廟中,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乞丐,並且,在他的帶領下,上百個人從乞丐搖身一變,成爲了附近的山賊強盜。

十幾年時間裏,小孤憑藉靈活的頭腦,敏捷的身手成爲了大當家的。

近百人的山賊,也發展成了四五百人的綠林好漢。

小孤每個月都會帶着兄弟們,去山下的富源縣作案,而每次,高萬里高縣令家,是必去之處。

還有其他幾個和高萬里狼狽爲奸的奸商,小孤也不會放過。

金銀財寶,糧食,酒肉……這些都是小孤他們的目標。

當然,他們不僅只在富源縣作案,附近的幾個縣城,凡是爲富不仁,爲官不清之人,都是他們下手的目標。

小孤也會將偷盜來的金銀,分給窮苦人家,接濟一下。

他,完成了十多年前說出的豪言壯語。

佔山爲王!

劫富濟貧!

使得小孤在百姓中,聲望頗高。

簡直就是替天行道的表率!

當然,官府也出人對他進行捉拿,但在這十多年中,小孤將古廟附近,設置的易守難攻。

使得每次官府兵差來臨,都只能無功而返,甚至還會有傷亡出現。

這就使得,官府對小孤簡直是視若眼中釘,肉中刺。尤其是高萬里高縣令。

這日,小孤帶着一隊兄弟,趁着高縣令在醉仙樓快活,再次光顧了高縣令的家裏。

不僅盜走了成箱的金銀,還順走了高萬里新納的一房小妾。

“大哥,這妞是真水靈。你也該給自己找個壓寨夫人了,我看着妞就不錯。”馬大牙道。

小孤心中閃過小紅的身影,心裏忍不住一痛。不過,很快,他便壞笑道:“她都被高萬里那畜生玩臭了,不配當爺們的壓寨夫人。帶她走,就是給兄弟們樂呵樂呵,順便給高萬里添添堵!”

“大哥,小紅都死了十多年了,你就不要在想她了。”馬大牙勸道。

“給我閉嘴!”小孤冷哼一聲,嚇得馬大牙沒敢再說話。

第二天,高萬里高老頭,見到自己第三十房小妾,被小孤掠走了,怒不可抑,咆哮道:“反了天了,真是反了他了!不僅偷老子的錢,還偷老子的女人,這次,老子要不計任何代價,也要殺了這畜生!”

高萬里花重金,買通上面官員,發兵攻打小孤所在的山頭,勢必要將這夥綠林好漢,給一舉殲滅!

與此同時,在現實中,趙天驕就此一睡不醒。

起初,李芷煙並沒在意,認爲趙天驕是疲累過度所致。

可是知道第二天日上三竿,趙天驕也沒醒來,這就讓李芷煙不淡定了。

使得她不停的叫趙天驕,可就是不行。若非趙天驕呼吸勻稱,只怕李芷煙都要以爲趙天驕死掉了。

但即便如此,也讓她驚慌失措。

趙天驕身體安然無恙,三魂七魄,也都在體內,從表面來看,沒有任何不甦醒的理由。

李芷煙和孟道靈束手無策之下,將高春和叫了過來。

聽說了趙天驕的情況,高春和立刻皺起眉頭:“在天驕沉睡之前,有沒有遇到什麼特殊的情況?”

李芷煙心思急轉,立刻想到了趙天驕腿被劃傷的事來,便將這件事,說了出來。隨後,李芷煙聲音含怒道:“如此看了,天驕沉睡不醒,多半和那個人有關了?”

高春和點了點頭:“如果我沒說錯的話,這應該是邪皇宗的七世絕殺咒!”

隨後,高春和將七世絕殺咒的狠毒之處,也一併說了出來。

“天驕殺過邪皇宗的人,難道是被對方來尋仇來了?”孟道靈驚呼道。

高春和繼續點頭:“絕壁是這麼回事了。”

“那要怎麼辦?”李芷煙急道,眼睛都有些發紅了。

高春和連忙安慰:“彆着急,這個咒不是沒有辦法化解。辦法是,需要有個人,進入天驕的夢中,將他的危機化解。不過,這也存在一定變數和兇險,一旦失敗,不僅救不了天驕,入夢的那個人,也會死!”

李芷煙想也不想道:“我去!告訴我,怎麼才能入夢?”

“你要想好……”

“不用想了,我一定要去!”李芷煙目中露出堅定之芒,似乎即便是死,也要和趙天驕死在一起:“時間不等人,多耽擱一分鐘,天驕就多一分鐘危險。你快說,我怎麼能入夢?”

高春和沒有說話,而是在趙天驕中指,取了一滴血,塗抹在右手手心上,然後運轉符籙手,催動記錄上去的入夢符,然後一掌拍在李芷煙的頭頂。

他這纔開口道:“這是入夢符,沾染了天驕的鮮血,你就會進入他的夢中。” 李芷煙被拍中後,立刻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而在聽到高春和的解釋後,便倒在了趙天驕的懷中,就此沉睡下去。

“小姐啊,你不要任性了,富源縣那邊很亂的,聽說有很厲害的強盜。你長得這麼漂亮,一旦被強盜相中,抓去做了壓寨夫人可怎麼辦呀。”

“是啊小姐,你想想,王公子也是不錯的呢。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風流倜儻,瀟灑不……”

通往富源縣的管道上,三匹駿馬並排而行。

中間是個公子哥打扮的少年,俊秀中帶着陰柔之美,仔細看去,不難看出,這是一個男扮女裝的小姐。

她叫李芷煙,是當朝兵部尚書家的千金小姐。因爲不願嫁給禮部尚書家的公子,便偷偷溜了出來。

在她兩邊,是她的貼身丫鬟,冷冰和冷雪。二人也學過一些拳腳功夫,算是半個護衛。

“瀟灑個屁!”李芷煙冷哼道:“那王公子見到我,沒有瀟了,我看就剩傻了!我李芷煙要嫁的人,他一定是個絕世大英雄。一個大丈夫,只知道吟詩作賦,彈琴畫畫,好沒男子氣概,本小姐纔不稀罕!”

“就是,見到我們小姐,就露出了豬哥相。小姐怎麼能嫁給那樣的人呢!”冷雪幫腔道:“只有能當大將軍,保家衛國的好兒郎,才配得上我們小姐。”

冷冰還是擔憂道:“可是,你也說了啊,這裏盜匪猖獗,萬一看到我們小姐的花容月貌可怎麼辦?”

“那本小姐就打入盜匪內部,然後給我老爹偷偷報信,裏應外合,將他們一網打盡!”李芷煙道:“不過話說回來,我聽說,富源縣的匪盜頭子,還是個劫富濟貧的好漢,在民間威望頗大呢。”

三個少女嘰嘰喳喳的一路討論着,逐漸的,進入了小孤埋伏的範圍。

“哈哈哈……三個細皮嫩肉的小子,這是要去哪啊?”小孤衝了出來,笑嘻嘻的看着李芷煙三人。

如今的小孤,身材修長,孔武有力,一張黝黑的臉龐,棱角分明,帶着狂野不羈,還有難以馴服的桀驁。

在他身後,跟着十多個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芷煙三人。

“你……你是誰?”李芷煙一驚,隨後看着小孤,冷哼道:“你就是那個盜匪頭子,孤老大麼?”

小孤臉上帶着壞笑,道:“沒錯,爺們就是孤老大。我聽說,朝廷要派兵捉拿我,看你們穿的人模狗樣的,該不會是朝廷下派的官員吧?”

冷冰低聲道:“小姐,他看起來好凶哦,我們還是快跑吧?”

李芷煙強硬道:“跑個屁,今天正好遇到了,我們直接上去捉拿了他,還能立功,本小姐正好藉着這個機會,懇求爹爹,廢除婚約!”

“既然知道朝廷在捉拿你,你竟然還敢大搖大擺的出來。識相的,給我走,我還能給你求情,饒你一命。”李芷煙道。

小孤還有他身後的兄弟們聽了,全部哈哈大笑。

李芷煙冷哼道:“你……好,你既然不知好歹,那本小……我就親自出手了!”

李芷煙也學過一些功夫,當即駕着駿馬,抽出腰間佩戴的長劍,刺向小孤。

小孤巍然不動,在駿馬來臨的一瞬,猛地閃身躲過,同時伸出大手,一把抓向李芷煙的胸前,爆喝道:“給爺們下……”

話沒說完,小孤愣住了。

李芷煙也愣了。

“啊……臭流氓,你鬆開我!”

小孤哈哈一笑:“他大爺蛋蛋的,原來你是小妞!”

說話間,小孤翻身上馬,坐在了李芷煙的身後,探頭看去,嘖嘖開口道:“不錯不錯,長得俊俏……得嘞,帶回去給兄弟們樂呵樂呵!”

冷冰冷雪急道:“放了我家小姐!”

“那倆妞,一起帶回去!”

小孤一聲吩咐,那些兄弟們一哄而上,輕易就將冷冰和冷雪制服了。

李芷煙胸前被抓,羞的耳根子都紅了,伸出手肘,去懟後面的小孤。

“小妞性子還挺烈的,我喜歡……就便宜你了,給爺們當壓寨夫人吧。”小孤吧嗒在李芷煙臉上親了一口。

李芷煙羞憤欲死,反手一劍刺向身後的小孤。

小孤隨意一抓,便將長劍,抓在了手中。

“別掙扎了小妞,沒用的。爺們這身手,是千錘百煉練出來的,不是你這花拳繡腿能比了的。”小孤嘻嘻一笑,帶着李芷煙回到了古廟山。

小孤依稀從李芷煙的臉上,看到了小紅的影子,心裏柔腸百轉,立即決定,要將這烈性子的小妞征服,成爲自己的女人。

當晚,古廟山張燈結綵,慶賀小孤有了壓寨夫人。

然而就在小孤和李芷煙拜了堂,要進洞房的時候。

突然的,有兄弟來報:“大哥不好了,官兵來了。而且這次人數很多,已經將整個古廟山包圍了!”

“多行不義,孤老大,你的死期到了!”李芷煙橫眉立目道。

小孤冷笑:“妞,你看好了,看看今晚,到底是爺們死,還是那狗官死!”

“說,是誰領兵?”小孤看向自己的兄弟。

“是郡守親自帶兵。”

小孤豪邁一笑:“那就斬了這郡守,用他的腦袋,當做我的聘禮!”

說罷,小孤將李芷煙交給兩個兄弟,一同朝外面走去。

來到山下,小孤見到士兵中間,那個郡守,還有高萬里高縣令。

“一起來了兩個狗官,那就一併都斬了!”小孤揮舞大刀,殺進士兵當中,直奔郡守和高萬里而去。

所過之處,鮮血飛濺,殘肢四起,宛若虎入羊羣!

這個時候的小孤,霸氣飛揚,帶着無可匹敵的威勢,大有一種,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的威猛。

看的李芷煙芳心大跳,目瞪口呆!

“這纔是真男人啊,好厲害,好霸氣!”

“如果被殺了,終究可惜,若是能爲朝廷效力,說不得還能當個將軍……”李芷煙目中閃爍着聰慧之芒。

眼見小孤即將臨近高萬里和郡守,李芷煙連忙大叫道:“你不能殺他們,否則你就真的完了!”

小孤霸氣回眸:“爺們的劍,斬盡天下不平事,就沒有爺們不能殺的人!” 說完,小孤將高萬里還有郡守的頭,都砍了下來,串在長劍上,昂首睥睨!

隨着郡守和高萬里的身亡,士兵羣龍無首,作鳥獸散。

小孤哈哈一笑:“狗屁的官,竟然敢殺到爺們山上,咱們就殺到他們府宅,將所有金銀財寶,洗劫一空!”

“劫富濟貧!”

“劫富濟貧!”

謊顏 古廟的兄弟們,齊聲大喝。

李芷煙看着滿身滿臉鮮血的小孤,快步朝她走來,讓她芳心亂顫。

“你……你要幹什麼?”

小孤咧嘴壞笑:“你是爺們的壓寨夫人,當然是要帶你,去見識一下,什麼叫劫富濟貧了!”

說完,小孤抱着李芷煙,翻身上馬,朝着山下疾馳飛奔,身後跟着數百個兄弟。

小孤引頸高歌:

“古廟盜客,快意寫傲歌。流雲渡,沙飛石走昂首拂劍搏。不懼天怒,何憂人怨我!

快意歌,識豪雄歃血對酌。最灑脫,狂聲笑不問福禍!

論本色,打家劫舍巧取豪奪。浴血奮戰醉落拓!

廝殺之中,歲月幾消磨?情義多,同縱馬共月奔,屍山血河過。豪情再現,長劍震山河!

快意歌,識豪雄歃血對酌。最灑脫,狂聲笑不問福禍!

結金蘭,此生盡歡無畏因果。天下共唱快意歌!”

隨着小孤的聲音響起,他所有的兄弟,都跟着豪邁大唱。

聲音激昂,熱血沸騰。

這一晚,小孤帶着兄弟們,殺進了高萬里的家,滿門誅殺,金銀財寶,洗劫一空。

還有郡守的家,也都沒有放過。

帶着滿滿幾車的財寶,小孤從一個大盜,化身散財童子,將所有得來的錢財,全部叫兄弟們,分給了窮苦人家,這纔在天亮之際,返回古廟山。

小孤帶着李芷煙,去了自己的房間。

“夫人,發什麼呆,春宵一刻值千金,快把衣服脫了!”小孤褪去衣服,大大咧咧道。

“你……你們真的是在劫富濟貧?”李芷煙吃了一驚。

小孤哈哈一笑:“那你以爲,爺們說着玩呢?”

“可是你殺了朝廷官員,朝廷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李芷煙皺眉道。

小孤露出精壯的胸膛,逼近李芷煙:“你在擔心我?”

看着這雄姿英發的健壯身軀,以及他今晚的所作所爲,還有那讓人熱血沸騰的快意歌,李芷煙徹底被小孤俘獲了芳心。

“你……你能劫富濟貧,說明你人不壞。既然心懷民生,爲何不去給朝廷效力?”李芷煙紅着臉,不置可否道。

小孤將李芷煙攔腰抱起,扔在了牀上,哈哈一笑:“狗屁的朝廷,爺們纔不去給狗官效力。好了,別說了,乖乖做爺們的壓寨夫人吧。”

紅燭搖曳,春情瀰漫。

李芷煙這個尚書千金,徹底成爲了小孤的壓寨夫人。

而小孤誅殺官員一事,震動朝野,令得龍顏大怒,當即命大將軍柳清泉親自帶兵,無論如何,一個月之內,要將古廟山的大盜,全部捉拿歸案,亦或全部滅殺!

數日後,柳清泉便帶着數萬大軍,浩浩蕩蕩的朝着富源縣進發。

這段時間,富源縣在小孤的作用下,家家都能吃飽飯,使得百姓對小孤,簡直就是大英雄!

更是有百姓,組織起來,給小孤塑造雕像,已然是將小孤,當成了此地的神明!

沒有小孤,他們就會忍飢挨餓;沒有小孤,他們會一直受到高萬里的壓迫;沒有小孤,他們或許會死,讓自己的孩子,也淪爲乞丐……

所以,小孤在整個富源縣,乃至附近的十里八鄉,都是替天行道一般的英雄人物。

威望極高!

然而,就在小孤在富源縣如日中天的時候,突然的,他得到了可靠消息,朝他派遣數萬大軍,過來剿滅古廟山的大盜。

小孤渾不在意,他的兄弟們,也都膽大包天的有種躍躍欲試,想要和朝廷正規軍大打一場!

可是李芷煙卻急了!

“夫君,我知道,咱們古廟山的兄弟們,都很勇猛。而你也是智勇雙全,世所罕見。可是,即便如此,我們也打不過朝廷的正規軍的。”李芷煙苦口婆心的勸道:“你也知道了,我是兵部尚書的女兒,我可以給我父親修書一封,讓他在皇上面前,舉薦你的勇猛無敵,繼而對你詔安,不僅能免除此劫,還能讓你爲國家效力,爲更多的百姓創造平安富足的生活。”

小孤不屑道:“娘們家家懂個屁!別說了,管他什麼正規軍,來一萬我殺一萬,來十萬,我就屠十萬,大不了一死!”

李芷煙流着淚,跪在了小孤的腳下,泣血道:“可是,你不爲你自己着想,不爲我着想,但你總要替我們的孩子着想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