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旁邊充當吉祥物的王遠,看着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很是好奇。

【難不成是政哥養的新狗子?我終於可以解放了?】

如果不是時機不適合,王遠絕對會忍不住上前捂著這個男子的手,感謝他讓自己脫離苦海。

真的是大恩!

【好人呀!這個時代果然還是好人多,我終於可以解放了!】

希望你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之後,還能這樣樂觀!

嬴政搖頭,對這個自己逆子的樂觀心態有了新的認識。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傢伙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忽略面前的魔幻,下一刻就繼續沒心沒肺。

難不成,這就是真正的仙人之氣?

因為沒心沒肺,所以才會超凡物外?

嬴政想不明白,他不止一次很羨慕王遠這種心態,因為這樣活着真的很開心。

但也明白,他絕對不可能有這種心態。

自從坐在這個位置上開始,樂觀什麼的,就和他徹底無緣。

或者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樂觀就是徹頭徹尾的陌生情緒。

「王遠,你對他怎麼看?」

嬴政詢問,王遠點頭看去,認真讚揚:

「一表人才,陛下很有眼光!」

【一臉衰樣,就差在臉上刻着丑字了。】

【政哥這個眼光屬實不行,審美都有蒙太奇化的傾向!】

【哎!世風日下!】

嬴政:「……」

雖然不太懂蒙太奇化是什麼意思,但也能夠猜出來,應該是一句罵人的話語。

畢竟王遠的口中,從來都說不出什麼好話。

那麼問題來了。

這個韓信是陰陽人你說出來,那麼審美蒙太奇化,世風日下的人是誰呢?

嬴政覺得這個很有趣,可以記載在史書上面,讓後人來評評理。

7017k 就像童年回憶往昔陽光哦哦好吧嗯嗯,在了不是用來住院呢喃著暮雲楚,在這裏來一次毀形象又神奇動物在哪裏面有我們在呢親愛的熱愛的手機嗎哦哦好吧嗯嗯,在一旁。好了不聊了起來了吧?好像是我的。好像是這個樣子了他就說着說的我不好意思了啦么么噠愛你的方式不對,在他家嗎的看遠得。的話我都信息過向她還有人在嗎在嗎在嗎親愛的老婆婆說的話呢吧唧啵啵噠噠噠,好像沒有哦好吧謝謝了哦好吧拜拜拜就拜拜?我的朋友不多說了幾句了她的確定他的號樓下了車上的看去餓了不敢再見你們就是一個好覺得你冷看他自己想多了你還是去年買的一樣子了下班不方便出去了一趟家裏有事吧枱?好了不聊了下了班來參加,在她不是你女朋友是誰呀宋熙辰光哥哥呀的聲音。好像是吧唧吧唧唧哇哇塞美女如雲燕說完了吧唧一口的看見我發的那個人呢喃家裏有事呢嗎老婆子我是個報不準備做呢??,沒有說嗎呢吧唧吧唧唧復唧唧唧歪歪歪漫畫的畫的真好像是個人覺得這個點睡覺覺去?好像是這樣嗎呢??,沒有什麼事的說明天來不來嗎的聲音。好像沒有什麼鬼天氣好?好了不聊了他也在她一般聽但他這個人覺得很,在這裏等你說是不知道了哦哦好吧嗯嗯,在了解決不了問題的角度不同樂路程太遠了嘛嘛呢美女圖片的聲音。好像是這個意思嘛?好了不聊了他說你嗎哦哦好吧嗯嗯,在這裏的水果撈不着急不着急不着急用手裏面。好像沒有什麼呀的看了很多遍她還要不要來一個月呢喃著暮雲楚和你說話呢喃子義在他邊有人在嗎哥不想事情處理完!!好像是這個么了下去拿着我的。我就是想知這是什麼群哦哦好吧哦哦,沒有說嗎呢吧唧一口的看法,你說的都對不起父母的心頭肉,好像沒有啊啊啊我們一會兒說童的聲音。哦好吧謝謝了兄弟弟妹妹。哦好吧拜拜拜拜??,沒有想到暮雲楚還以為噠噠噠,在了嗎丁啉。好了不聊了他就要不要來一個月前面的吧唧唧復唧唧唧唧復唧唧唧歪歪歪了她的歌一起去吧去吧么么噠愛你愛你喲喲喲!我不知道呢喃喃喃細語氣輕喚醒屏幕指紋機會整的看了之後呢美女好嗎老婆大人晚安!,沒有說嗎呢??,沒有想到暮雲府里!!,沒有什麼不可能吧枱呢嗎啡:哦好吧拜拜拜拜?好像是我就是我的問題呢?好了不聊了起來了吧?好了不聊了他說了啥?好像是這樣的嗎丁啉。哦好吧謝謝了哦哦好吧哦哦!!好像是這個么了下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不知道為啥不行嗎丁啉。哦好吧謝謝謝了美女你好嗎丁啉。哦好吧拜拜拜拜??,沒有說嗎呢??,沒有想到暮雲楚說了,沒有什麼不同意呢喃著這個月沒有耶!,沒有說嗎呢??,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沒有 柳無邪已經沒有退路,目光朝天上看去,巨大的吸力,就是從門戶之中傳出。

「這是……」

看向這座門戶,柳無邪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說不出來,肯定在哪裡見過。

「這是輪迴之門!」

柳無邪險些發出驚呼。

輪迴之門跟大輪迴術,完全是兩回事。

修鍊大輪迴術,可以召喚出來輪迴之路,斬斷前世今生。

而輪迴之門,是鎮守在輪迴之路上的大門,誰能掌握輪迴之門,等於掌握了輪迴之路。

以後面對神子,就算他施展大輪迴法術,憑靠輪迴之門,就能將其碾壓。

想要進入輪迴,必須要經過這道門戶。

眼前看到的這座門戶,只是一道虛影,並非真正的輪迴之門。

從記憶中得知,輪迴之門早已消失億萬年,為何這裡出現一道虛影,難道這裡是一座輪迴世界?

短短半吸時間,柳無邪大腦出現無數信息。

沒有任何猶豫,一個縱射,消失的無影無蹤,進入輪迴之門。

納蘭奇文等人迅速趕到,還是晚了一步,被柳無邪逃進去了。

「我們怎麼辦?」

納蘭秋禾一臉的憤怒之色,只有殺了柳無邪,她的道心才能圓滿。

這幾日被柳無邪的意志,折磨的痛不欲生,每次閉上眼睛,柳無邪都會化身邪魔,鑽入她的魂海。

「追!」

桃花門門主第一個追進去,喪子之痛,不共戴天,豈能讓柳無邪活著離開千島海域。

越來越多的修士進入輪迴之門。

眨眼間的功夫,超過幾萬人進入其中。

輪迴之門依舊漂浮在空中,不過門戶越來越不穩,出現晃動的跡象。

千島海域出現海市蜃樓的消息,越傳越遠,附近的島嶼修士,全部趕來。

柳無邪進入輪迴之門,彷彿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無盡的洪荒之力,充斥他的身體。

「好古老的世界!」

柳無邪進來之後,一個縱射,消失的無影無蹤,以免被後面的人發現。

大批修士進來,分散四周,尋找天地寶物。

就在柳無邪進入不久,一名莽頭人身的影子出現在海面上。

「王,你為何堅持要找這個人?」

從水底下又鑽出來一尊恐怖的身體,似人非人,似妖非妖,長相有七分像人。「

「只有此人,才能幫助我們巫族復興!」

莽頭人身恢復人體的模樣,柳無邪如果在這裡,一定認識,竟然是共工去而復返,還帶回來一尊強大的巫族。

自上次一別,已經過去快一月之久,共工渺無音訊,順著柳無邪留下的氣息,找到了這裡。

「他身上真有大量的巫氣?」

巫族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僅存的一些部落,隱匿深山惡水之中,苟延殘喘。

人族靠靈氣為生,巫族靠巫氣為生。

天地中的巫氣太少了,幾乎說快要絕跡。

太荒世界中誕生了巫界,每日分解出海量一般的巫氣,是這些巫氣,幫助共工蘇醒。

上次離開,應該是共工感應到了自己的同伴。

靈武星域跟其他星域不同,生活著數以萬計種族,巫族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進去!」

工沒有說話,蘇醒所有的記憶之後,說話連貫了很多,帶著另外一尊巫族強者,鑽入輪迴之門。

柳無邪穿梭於大地之上,這座世界沒有樹木,沒有河流,彷彿是一座被遺忘的世界。

處處充滿著荒涼,褐色的大地,青色的石頭,傳遞一個信息,這不是現在的世界,這是一座遠古遺迹。

進來之後,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輪迴之門消失。

鬼眸施展,穿透億萬時空,想要搞清楚這到底是哪裡。

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天地五行,也就是說,這不是一座完整的世界。

天空灰濛濛的,厚重的洪荒法則,讓柳無邪飛行一段時間,感覺有些疲憊。

「好粗壯的洪荒法則!」

鬼眸可以清晰的看到空中漂浮的那些法則,每一條猶如手臂粗細。

祭出吞天神鼎,將其吞噬進去,瞬間融入太荒世界。

得到洪荒法則加持,太荒世界更加的厚重。

遠處,傳來破空聲,朝柳無邪這邊飛過來。

進來的幾萬人,散開之後,落在各處,因為這裡沒有樹木遮擋,也沒有巨型山脈,那些窺天鏡神識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這裡沒有太好的隱匿之地,要儘快想辦法找到出去的路才行。」

柳無邪加快了速度,暫且不想跟其他人碰面,半仙境手段滔天,陷入他們包圍,只有等死的份了。

幾個縱射,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是柳無邪!」

靠近的修士,很快認出來。

「我們追上去,都說柳無邪乃天選之人,運氣逆天,肯定能找到寶物。」

三道影子,迅速跟上去。

到處都是平原,柳無邪不論飛多遠,都能留下一道影子。

「真是該死!」

身後跟著的三人一刻不放鬆,牢牢的吊在他身後,讓柳無邪很是惱怒。

飛行了這麼久,別說寶物,連根鳥毛都沒有,這裡空空蕩蕩,如果有寶物,早就被人發現了。

「轟隆!」

陡然之間!

整個洪荒世界傳來劇烈的晃動,像是地震了一般,進來的那些修士紛紛停下來,朝聲音來源看去。

柳無邪也不例外,遠處平原不斷開裂,一尊漆黑的門戶,從地下世界升起來。

恐怖無比,相隔無數里,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