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旁的李海天此時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他身邊的好幾個師兄弟,這時也是在氣得臉色發白。

他們一起掏出了十萬神晶呢,這可是一大筆的錢,對於他們來說,這比割他們肉還要難受,他們一想到這裡,就感覺自己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這麼一大筆的錢,又怎麼不會讓他們心痛?

「走!」

李海天就要說狠話離開,在一旁觀看的張長老突然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我等修行之輩,就應該要堅持到最後,這上面的比斗,還沒有結束呢。」

只見張長老說道,原本就要離開的李海天頓時一愣。

「什麼?」白玲瓏那一張激動的臉,也猛的回過了頭,露出了震驚之色。

就在這擂台之上,龍鱗劍所捆住的陳永身上瀰漫著龐大的鬼氣,就在這一瞬間爆發了。

他青面獠牙,渾身上下都是出現了許多黑色的鱗片,帶著一種恐怖之姿。

而這龍鱗劍居然困不住他,陸方點下的手指,也被一根厚重的骨頭給擋住了,不,這其實是一根骨刺。

只見面前的陳永,此時已經徹徹底底的化成了一隻惡鬼。

「吼!」

下一個瞬間,陳永仰天長嘯,詭異的聲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擂台周圍出現了數道光芒,這些光芒將整個擂台都籠罩在了其中,讓這一些音波擴散不出去。

不過,這擂台似乎為了保留住讓下方的人體驗到這上方戰鬥的感受,因此並沒有完全隔絕所有的聲音,一些聲音,透過了這陣法直接傳播了出去。

「嗡嗡!」

每個人的耳朵之中,都似乎是聽到了這種詭異的聲音,聽到這種聲音的人,只感覺自己渾身不知不覺之間就有這一種震動,彷彿身體內外,都出現了十分嚴重的問題。

雖然是擴散出去了一點點的音波,但是卻給人一種,異常驚悚的感覺。

白玲瓏感覺噁心想吐,一時間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隱約之間,有些頭暈眼花。

她心中惶恐,她只不過是在擂台之外,就已經受到了如此深刻的影響,那麼在擂台上面的陸方,又是面對著如何可怕的攻擊?

她有一些懵懂,有一些不安。

「哈哈!沒想到陳永師兄,居然已經修鍊出了天鬼之軀,這種可怕的實力,真是太讓人感覺到驚嘆了。」

李海天看見在上方的陳永表現出來了如此可怕的實力,一時間用力的捏緊了拳頭,帶著激動和感慨說道。

只要贏了陸方,他就能小賺一筆。

萬古第一妖仙 陸方就在這擂台之上,周圍的聲音在不斷的向著他轟擊而來,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這些音波攻擊在他的身上,在不斷的向著他的身體之內滲透而去。

「有點意思。」

陸方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眸,輕輕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壓力沉甸甸的壓了下來,陳永化成了天鬼之軀,龍鱗劍就再也困不住他。

他身子只是微微的一動,就立刻從龍鱗劍的困住的狀態一下子擺脫開來了。

陸方從這龍鱗劍之中,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似乎這天鬼之軀,力大無比。

陳永擺脫了龍鱗劍之後,就一步一步向著陸方走來。

陸方光看著面前的陳永,此時隱隱約約之間,就已經看出了一些特點,面前的他的身上有這一條細細的尾巴,半邊身體已經化成了鬼軀。

身上有著一些特殊的變化,似乎變得更加的詭異了,特別是那頭顱似乎隱隱約約之間,兩邊都是都生出來了兩張臉。

彷彿面前的男子似乎馬上就要變成三個人一般,這讓他不由的驚疑。

陳永的尾巴在輕輕的搖擺著,彷彿是帶著一縷不屑,張開了口,滿嘴都是尖銳的牙齒,舌頭帶著一縷猩紅。

就這樣盯著陸方,用著嘶啞的聲音說道:「我能聞到你身上的那血肉的味道,真是鮮美,所以,把你的血肉給我可好?」

陳永說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就帶著一些激動之色。

「哼!」

陸方輕哼了一聲,彷彿是聽到了什麼令他憤怒的話語,然後就是笑了起來。

「我這柄劍最喜歡吞噬血肉,你身上的這一身天鬼之軀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力量,我的劍也非常激動,想要吃掉你的血肉呢。」

陸方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笑著說到,緩緩的,向著面前的陳永而去。

陳永一時間就被激怒了,一雙眼眸愈發變得猩紅,就在下一個瞬間,他向著陸方撲了過去。

只不過是電閃雷鳴之間,他就已經衝到了陸方的面前,身上的骨刺,迅速的生長了起來,彷彿像是一張嘴,向著陸方重重的咬了下來。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陸方此時也不閃避,驅使著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在這一瞬間變得巨大了起來。

這一柄劍,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向著四周擴散而去,一下子頂住了,周圍這密密麻麻的牙齒。

「地爆!」

似乎是被抵擋住了,讓陳永覺得十分的沒面子,發出了一聲怒吼,只見這大地就在這一瞬間爆炸開來,無數的骨刺和血肉帶著鮮血從這擂台的地板之下生長了出來。

周圍邪氣深深,隨著陳永的變化而變得異常恐怖。

「鬼…鬼體陳永,這難道才是他真實的實力嗎?」一個觀看著的人,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也是一個內門弟子,排名大概是在一千位左右,這一次的比武大會,他的目標就是陳永。

他想要從陳永的身上找到突破的機會,然後提拔內門弟子的排行名次,這名次只要提升一個檔次,就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可是他卻發現面前的陳永居然如此的可怕,居然已經凝練出了天鬼之軀。

這可是逍遙門內第三十五位的法體,一旦修鍊而成,就立刻擁有著一場可怕的實力,是普通人所難以比擬的。

「太可怕了,看來我恐怕已經無法達到他的程度了。」他這樣喃喃的說道,渾身都在顫抖著。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整個人都已經懸浮在天空之上。

「你的天鬼之軀,的確非常的厲害。」陸方在這天空之上笑著說道,伸出了手。

龍鱗劍在陸方的手中就在這一瞬間開始蔓延了起來,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就已經環繞著他的身體變成了一件鎧甲,覆蓋在了他的身上。

隱隱約約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條龍一般,這讓其他人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有些不敢置信。

「這是什麼?」

在下方的這些人,看見陸方的這種奇異的變化,一個個都是露出了驚疑的神色,彷彿是有些不敢置信。

陸方伸出了手,對著下面的陳永就是一點。

只見他的手上出現了濃郁的光芒,這種光芒在向四周不斷的擴散,緩緩的形成了一條龍。

「這是?」當這條龍出現的那一瞬間,陳永感覺有些不對勁,渾身上下都瀰漫著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對,要是抵擋,可能會死。」陳永的心裏面就在這一瞬間湧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帶著一種畏懼。

他不想死,更不想死在這裡。

「不!」他這樣的說道,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就連這裡的長老,也是浮現出了一點詫異。

陸方的招式非常的厲害,下面的陳永根本就不是對手,不過也有可能他有什麼底牌,可以抵擋住這樣可怕的一擊。

因此長老並沒有隨便的出手干涉陳永的對抗,反而微微的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在等待著這最強對抗。

「我認輸!」

就在周圍的眾人以為會是一場龍爭虎鬥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擂台之上的陳永這樣的說道。

只見他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畏懼,似乎在恐懼這一場戰鬥。

沒錯,陳永化成了天鬼之軀之後,他的敏感程度就大大的增強了,比起一般的人,他更能夠感受到陸方的那股殺氣。

就算陳永能夠抵擋住這一招,那麼在接下來的比試之中狀態肯定會大損。

所以他果斷的選擇放棄,身上的鬼氣緩緩的消失而去,然後從這擂台之中跳了下去。

在一旁的長老宣布著說道:「陸方獲勝!」

在這上方的陸方就在剛才的時候,突然心念一動,準備試一試龍鱗劍之中蘊含著的殺招。

可是沒有想到,這一招還沒有出手,陳永就直接放棄了。

這才收回了龍鱗劍,從這天空之上一躍而下,落在了擂台之上。

「哦,贏了!」

白玲瓏發出了一聲歡呼,臉上帶著笑容,整個人是那麼的激動。 在一旁的張長老,臉上浮現出來的笑容,看著面前的白玲瓏輕輕地點了點頭:「過來拿錢吧。」

我成了龍媽 「不,不可能!」

就在這個時候,李海天只感覺渾身都有些發冷,眼眸之中帶著驚疑,剛剛,分明就是要贏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的錢財。

「張長老,他們肯定是合夥起來騙我們的錢,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李海天想到了一個鬼主意,跑到了張長老的面前哀求著說道。

只是下一刻,李海天就感覺自己的臉上猛的一疼,就只見張長老帶著冷意說道:「願賭服輸,我這裡坐莊那可是有一說一有二說啊,像這一把,那可是你們找他的。」

張長老愛賭,也講究一個規矩,自然不會讓面前的這幾個破壞了這裡的規矩。

要是人人都是這樣,賭輸了就不算數,那還會有誰到他這裡來摻和一份?隨著長老的話,李海天等人就感覺自己臉紅彤彤的,渾身都是燥熱,根本就不敢去看面前的張長老。

「我可告訴你們,錢財結清了,那誰也不許亂動,這可是我的規矩,不然就讓你的師傅來找我。」

張長老眼睛微微的一眯,臉上帶著冷笑說道。

那冰冷的目光從李海天等人的臉上劃過,讓這幾個人只覺得心裡頭有些發顫,更是帶著恐懼。

張長老在逍遙門內那也是出名的,不過卻是以守信而出名,每次這比武大會之上,都會開出賭盤。

只要願意參與的,那都是公平公正。

就算是有一些手段,也都會被當場抓出來,他的眼中可容不得任何沙子,所以,張長老把這一行做得很大。

他只不過是感興趣,所以才在比武場接下了這個賭的,可是卻沒有想到這裡這些人就不知好歹。

他冷哼了一聲,眼眸之中帶著冷意。

感受到真誠的目光,李海天只感覺自己渾身有些顫抖,心中帶著恐懼,自己恐怕是得罪張長老了。

不過轉念又是一想,自己說不定還可以想辦法彌補一番。

於是連忙向著面前的張長老道歉說道:「長老剛才都是我鬼迷心竅,我不該有這方面的想法,經過你的一番教導,我已經醒過來了,我向你道歉。」

李海天雖然心裡頭十分的痛苦,但是卻不敢說什麼大話,更加的不敢多說什麼。

要知道,張長老可是在門派之中有著非常可怕的名氣和權勢,也是門派之中非常富裕的一個長老。

寧可打好關係,也不可以得罪。

即便是張長老對他沒什麼好態度,那也不能夠輕易的得罪。

看著面前的李海天幾人居然這麼快就已經反應過來道歉了,於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看你們這幾個小子反應倒挺快的,以後肯定會有一番好前途。」張長老開口說道。

「多謝長老了。」只見他用自己的口水說道。

「哼!」

就在這個時候,李海天的時候傳來了一聲冷哼,陸方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來到了他的身後,就這樣冷冷的看著他。

感受到身後的冷冷的目光,李海天渾身都是顫抖起來。

陸方怎麼會在自己的身後?是剛才自己的那番話被他聽到了嗎?一想到陸方的可怕實力,他突然有些恐懼了起來。

雖然他的背後背景是李長老,李長老因為某些緣故對化龍長老十分的不滿,但是如果是在私下裡被揍了一頓,恐怕連李長老都不會幫他出頭。

一時間心裡頭露出了一些顫抖,回過頭帶著一些恐懼說道:「你想幹什麼?我已經把錢都輸給你了,你還想做什麼?」

李海天顫顫抖抖的說道,眼眸中帶著一縷恐懼和不安。

因為他已經感受到路上的那一股氣勢,沉甸甸的壓在了他的心頭,讓他的心中恐懼。

原本他以為陸方只不過是利用氣勢來嚇唬人,還嘲笑了一番。

可是沒想到的是,就連陳永都沒有辦法面前陸方,最後直接投降了,從這一點來看它就不可能是陸方的對手。

「啪!」

李海天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感覺到自己臉上傳來了一陣刺痛,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驚疑。

他完全沒有想到,陸方居然會出手打他,而且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打他的臉。

陸方冷冰冰的說著:「我這輩子最討厭你這樣的混蛋,就你這樣的修為也敢在我面前囂張?你算什麼東西?想要仗勢欺人?那也得看看李長老願不願意讓你仗勢欺人。」

陸方這一番話像是針一般,刺在了李海天的心頭。

李海天本來就不是什麼被看重的弟子,因此這才想著找陸方的麻煩,來獲得李長老的歡心。

在他看來陸方也不過是剛剛入門,肯定不是什麼非常厲害的人。

可是沒想到他被打臉了,陸方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身上不但氣勢龐大,而且實力非常的恐怖。

陸方恐怕可以在這裡面排上前五百名,這種可怕的實力,在門派之內已經是非比尋常了。

他,至少是在五千名以後,根本就不是對手。

也就是說他就算是被打了,也不敢多說什麼,甚至不敢去發起比武。

「其實就你這幅模樣是我最討厭的,你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卻總是十分的囂張,想要找我的麻煩,就你這樣的垃圾,也配活在世界上?」

陸方冷冰冰的說道,眼眸之中帶著一股冷意。

聽到陸方的話,李海天有些恐懼了起來。

門內弟子禁止門內爭鬥傷害,但是這種小衝突卻是無視的,特別是在李海天的挑釁之下,陸方給上一巴掌,那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這些門派之中的長老,可那可不是傻子,是非曲折,他們的心中都是有一桿秤,如果想要欺騙這些長老,那下場可不會美好。

「咕嚕!」

想到這裡的他,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轉頭就走。

「我叫你走了嗎?」陸方這樣冷冰冰的說道,李海天一時間僵在了原地,沒有想到他如此的欺人太甚。

「你,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李海天眼眸中帶著憤怒,對著陸方大聲的吼道。

「哈哈!」

大秦工程兵 陸方卻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欺人太甚?我怎麼個欺人太甚法?」隨著這邊的爭吵,周圍的人都是把目光轉移了過來。

「這不是剛才那個打敗了陳永的男子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的實力可是非同凡響,看來你長老和化龍長老的矛盾加劇了啊,化龍長老的弟子沒想到再一次去欺負李長老的弟子了。」

有一個內門弟子似乎是知道些什麼,這樣笑著開口說道。

就在這旁邊,有著另外一個人小聲說道:「你們可別說這些事情了,要是被長老們知道了,到時候說不定可能會去懲罰你們的。」

「怕什麼?這一次我們可是獲得了比武的名次,這隻不過是小聲的議論而已,就算是被懲罰,那也只不過是小事。」

這幾人聲音很大,似乎根本不害怕。

這讓陸方覺得十分的奇怪,這裡面難道還有什麼內幕不成?否則又怎麼會變成這樣?

「麻煩你給李長老帶一句話,現在化龍山又有了弟子,這一次比武得第一名,是我的,我會把你們李長老的弟子全部都是踢掉。」

陸方笑眯眯的說著,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帶著一股冷意。

殺戮果決,真是英雄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