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前面停著一口棺材,到處都是白綾裝飾。

不過聽著這喜慶的音樂,這應該是喜喪。

沈曼兒七個人的出現特別突兀,奏樂瞬間停止了。

參加葬禮的人把目光放在了他們身上。

沈曼兒覺得有些慎得慌。

這樣的場合,確實使他們貿然闖入了。

不過這說停就停的奏樂,也太隨便了吧。

沈曼兒發現來參加葬禮的都是老人,沒有一個年輕人。

可能是沉默的時間太久了,一個拄著拐杖的老人走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來我們鎮子上有何貴幹?」

大哥說道:「我們做錯了車,無意中來到貴地,多有冒犯。」 招待

那位老人雖然拄著拐杖,一副年老無力的樣子,但是氣勢很是威嚴。

沈曼兒有些害怕,在這位老人面前,自己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不敢開口講話。

小珍和珍妮顯然也有些嚇到了。

安言想要開口講話,但好像攻擊著什麼,始終沒有開口。

大哥說道:「我們本來是要去四方古鎮,結果走錯了方向,不知道為什麼來到了這裡。」

老人的表情有所鬆動。

大哥接著說:「來到了這裡,我們想著一樣都是古鎮,乾脆先找個地方住下,安頓好之後,再好好轉一轉。」

大哥這時表現的有些氣憤,說道:「古鎮門口坐著幾位老人,我們明明向他們打聽了旅館的方向。結果根本沒有找到,我們才到了這裡。」

江藝也說道:「你們村子怎麼到處都長得一模一樣啊,害的我們迷了路,連旅館都找不到。」

老人這時候表情才徹底放心下來,說道:「幾位先請入座,住宿的問題一會兒就找人幫你們解決。」

小珍覺得人家辦喪禮,我們這些人過去坐不太合適。

珍妮也不想去,說道:「我們本來就有所打擾了,不如我們先去旁邊找個空地帶一帶,等你們結束了,再來安排我們。」

沈曼兒也不想參加陌生人的葬禮,也希望老人能答應。

結果老人說道:「按照我們這的習俗,碰見了喜喪,大家都是要參加的。」

眾人見推辭不過,只好坐到了一旁的空座位上。

等到一行人做好之後,奏樂重新開始。

沈曼兒心理有些複雜,從小到大還沒有參加過葬禮,結果在這碰上了。

大家都很不自在,結果旁邊的人還招呼他們吃東西。

這些東西怎麼敢隨便吃呀。

沈曼兒下定決心不管別人怎麼勸,自己是一口都不會吃的。

七個人好不容易等到了葬禮結束。

之前那位老人走過來說道:「我們這個古鎮,很少有外人來,所以我們這裡沒有旅館,倒是有招待所,你們可以去那裡住宿。」

老人讓一個稍微年輕的老人帶著他們去。

臨走之前,老人囑咐道:「我們村子里沒有什麼好逛的,你們住一晚上,最好明天就走。」

老人頓了頓,又說道:「晚上不要出來,今天葬禮剛結束,小心衝撞了什麼。」

沈曼兒聽了這話,有些害怕,覺得自己應該聽老人的話。

突然想到自己就是來探險的,要是這樣的話還有什麼好玩的,而且根本不可能衝撞了什麼。

沈曼兒等人到了招待所,房間里都是單人床,每個人都得單獨住一間。

沈曼兒不想和炎龍宇分開,想著就算辛苦點兒,也要住一間房。

炎龍宇顯然也是這樣打算的。

小珍和珍妮膽子都不小,都能接受自己睡一間房。

較量 江藝反而纏著安言想要一起住。

安言也覺得那張床實在是太小了,根本不可能睡下兩個人。

江藝很堅決的表示自己不想一個人住。

大哥想要開口說話,這時安言總算同意了,大哥也就沒有開口。

沈曼兒覺得大哥想要邀請江藝一起住,安言不想讓江藝和別人一起住,這才鬆口了。

沈曼兒看著江藝和安言的互動,腦海里已經幻想了幾萬字的長篇小說。

安言被沈曼兒看的有些頭皮發麻,趕緊拉著江藝回房間了。

沈曼兒和炎龍宇也回了房間。

炎龍宇說:「你不要看人家誰都有基情。」

沈曼兒說:「我也沒有看誰都是激情啊,不過他們確實很像呀,你不覺得嗎?」

炎龍宇認真想了想,也點了點頭,這是他們之間有些動作太曖昧了,讓人想不歪都難。

沈曼兒說:「他們之間肯定不只是兄弟情。」

炎龍宇無奈的笑了笑,從背包里拿出一盒酸奶,遞給沈曼兒。

沈曼兒看到酸奶,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坐車坐的很不舒服。

趕緊拿過酸奶,喝了續命。

沈曼兒說:「看剛才那位老人的態度,我們在這飯都吃不上吧。」

炎龍宇說:「不至於,這裡起碼還是招待所呢,總不能不管飯。現在確實已經是飯店了,你去吃飯嗎?」

沈曼兒搖了搖頭,坐車坐的太不舒服了,現在根本吃不下去。

炎龍宇也猜到了是這樣的情況,幸好背包里還有別的吃的。

炎龍宇在群里發了消息,說自己和沈曼兒不去吃飯了,想休息。

結果大家回的一模一樣,都是我也是。

後來大家坐大巴車累得夠嗆,後來又被這個喪禮嚇到了,都沒有心情去吃飯。

炎龍宇從背包里找了找,發現還有沈曼兒最喜歡吃的幾樣零食,也放心了,他還以為都吃完了呢。

炎龍宇見沈曼兒喝完了酸奶,果然舒服多了。

炎龍宇遞給沈曼兒礦泉水,讓她漱漱嘴,然後準備躺下休息。

這張單人床實在是太小了,沈曼兒一個人躺上去都沒法肆意翻身,怕掉下去去。

炎龍宇讓沈曼兒躺下休息,自己坐在一旁守著她。

即使沈曼兒知道炎龍宇其實並不需要休息,沈曼兒還是很感動。

炎龍宇見沈曼兒還在胡思亂想,說著:「快睡吧,晚上不是還想去探險嗎?」

沈曼兒說:「你猜到了?」

炎龍宇說:「你心裡想的什麼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沈曼兒心裡美滋滋的,閉上了了眼睛。

炎龍宇坐在床頭,沈曼兒的旁邊,守著她。

炎龍宇在漫長的時間中其實已經不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義,直到遇見了沈曼兒,炎龍宇才覺得生活有了意義。

這樣美好的生活,以後也會繼續下去。

炎龍宇對自己有這個信心。

雖然已經離開了異世這麼長時間,看來那裡已經不需要自己了,只要再回去處理好靈脈的事情,就真的可那裡沒有了任何關聯。

不,不對,還有阿大。阿大從某種意義上在炎龍宇眼裡就是自己的孩子。

畢竟是炎龍宇把阿大帶大的,阿大從小跟著自己,這是他離開自己最長的一段時間了。

炎龍宇突然明白了曼兒對家人的記掛。

自己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家人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就算記掛著也讓人心裡溫暖。

從這個幻境中出去,就去解決這些事情。 詛咒

清溪鎮,是一個極為神秘的鎮子,如果不是爺爺這位老人的提起,炎龍宇都快忘記了這個自己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叫什麼名字了。

清溪鎮位於西南邊境的一處大山內,那裡幾乎連不上信號,所以那裡非常的落後。

如果你打開地圖搜索的話,也完全搜索不到。

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地方記錄,炎龍宇對那個地方只有些淺薄的記憶。

可是,這個記憶卻會在每個夜晚的夢裡不斷播放,尤其是當自己二十多歲的時候。

炎龍宇是什麼時候離開清溪鎮的呢?他也不知道,他只隱約記得好像在自己四五歲的時候,就睡了一覺的工夫就離開了。

送自己離開的是自己的爺爺,他現在已經非常老了,得了帕金森綜合征和老年痴呆症,他的生活極為艱難。

炎龍宇跟他的爺爺生活在都市中,按理說,他們是從小城鎮走出的,本來是承擔不起這樣的生活的。

可是不知道爺爺怎麼賺了一大筆錢,居然在都市買了一座房子,還過上了小康的生活。

可是炎龍宇對這一切,確實絲毫沒有感覺,他不喜歡都市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的生活,他想要去他一直魂牽夢縈的那個城鎮去。

尤其是最近,夢愈發的真實與增多,讓炎龍宇對那裡的生活更加嚮往。

他從小時候就開始問爺爺為什麼離開鎮子,可是爺爺沒有回答,只是嘆了口氣說:「這不是你該呆的地方,出去才是你的世界!」

炎龍宇不懂,爺爺卻沒有在接這個話題,不管炎龍宇怎麼撒嬌賣萌,爺爺都不為所動,只是說:「忘了那裡吧,出來就回不去了。」

對於爺爺這模稜兩可,牛頭不對馬嘴的話,炎龍宇早已經習慣了。

隨著炎龍宇逐漸的長大,慢慢融入這個新環境,炎龍宇也就淡淡忘記了那個一直纏繞心頭的城鎮。

偶爾會在夢境中看見那個城鎮,可是卻永遠蒙了一層紗,看不清它的輪廓。

現在,炎龍宇也到了大學畢業了,但是工作與生活很不盡意,他很慢慢回想起自己的生活,他想起小時候的種種遭遇,他覺得那個城鎮就像一個謎題,他決定去揭開那個謎底。

炎龍宇想到后,收拾了行李,當天下午便把一張辭職書狠狠摔在了老闆的工作桌上,看著老闆那驚詫的表情。

炎龍宇感覺這麼多年來心裡的一股氣莫名的出了,心裡別提多麼舒坦了。

炎龍宇回到家,看到些許舊意的房子,炎龍宇心裡嘆了口氣,自己這些年來是多麼遭受挫折啊!

高考失意,爺爺年紀大了,得了難以治癒的病,炎龍宇發現自己過得是那種渾渾噩噩的生活。

推開家門,炎龍宇看見爺爺坐在一張搖椅上,嘴裡不斷地嘟囔著一些炎龍宇聽不明白的話。

炎龍宇對此很是無奈,可是對於爺爺這位病人,炎龍宇只能耐心的聽,畢竟到了爺爺這個年齡和這種病,還能夠記得自己,已經很不錯了。

炎龍宇看著亂糟糟的房間,炎龍宇放下行李,開始收拾起來,爺爺年紀大了,不喜歡生人。

以往炎龍宇也找過保姆,可是都被爺爺給氣走了,以至於沒有人願意來照顧他。

他把世界玩壞了 炎龍宇曾經有一段時間放棄了工作前來照顧自己的爺爺,可是無意中他發現雖說爺爺的生活是一團糟,可是實際上卻不需要人照顧。

當天晚上,炎龍宇陪著爺爺在院子里納涼,炎龍宇問著爺爺關於自己小時候的事。

關於自己小時候的事,炎龍宇感覺是被封鎖了記憶一樣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只有關於自己離開清溪鎮的記憶。

可是清溪鎮確實那麼的模糊,模糊到自己都很難記起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炎龍宇對爺爺傾訴著自己的事情,爺爺在一旁自言自語,兩者都是對自己對話。

炎龍宇對爺爺說起,自己這些年來的夢,尤其是最近格外頻繁。

炎龍宇以前從未跟爺爺提起過他這些年來不曾不做過的關於那個鎮子的夢。

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提起那個村子,爺爺就會大發雷霆。

可是如今爺爺這樣子了,炎龍宇也就沒什麼不能傾訴的了。

可是當炎龍宇提起那個不知道名字的鎮子和著不曾間斷的夢,爺爺突然說道:「……清溪鎮……詛咒……離開……」

爺爺的話,斷斷續續的,像是陷入一段很折磨的記憶。

很快爺爺便昏迷了過去,炎龍宇趕緊把爺爺送入醫院,醫生說爺爺只不過是年紀大了,激動造成的。

但是炎龍宇覺得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爺爺口中所說的話,炎龍宇覺得這是一個大秘密。

爺爺不想讓自己知道這個秘密,也死守著這個秘密,自己本來不應該在想著它。

可是無數個夢境,都在召喚他。

當今世界上,科技格外的發達,導航功能更是便利了人們的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