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溫度驟降,冰麒麟立刻從身後咬住他的肩膀,將紅蓮生生地扯下。

「吼!!!」邪魔仰天長嘯,一拳將冰麒麟撞向一邊!巨柱碎裂,頂端的石塊將冰麒麟掩埋……

「冰麒麟!」慕寒冰大喝一聲,雙手結印,冰藍的瞳孔變得幽深:「散落於世界各個角落,奉我為王的十二精靈,以無上榮耀**師名,召來,借我森羅萬象之力,還我日月星光之輝,創出無盡毀滅破碎之界!力量啊!狂飆吧!–乙太風暴!」

空間化作無盡的宇宙,星圖,銀河在四周若隱若現。星辰化作巨,銀河化作條條鎖鏈,束縛上邪魔的身體,纏繞上他的手腕,冰藍色的神力將邪魔困住!

**********************************************************************************************************************

「彼岸,詛咒已經破除了,你不和我們一起走嗎?」韓雪握著彼岸的手,輕聲道。

「不了……」彼岸搖了搖頭,輕輕地撫摸著手中的曼珠沙華,低聲道:「外面已經沒有了他,於我來說,這裡和外面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

「彼岸……」韓雪眸色暗了暗,因為傳承了冥后的印記,彼岸的記憶,彼岸對於白帝的情感,讓她不禁對這個女子心疼。

紫溟緩緩地走了過來,伸手摟了摟韓雪,轉頭看向彼岸,說道:「還是要謝謝你,因為你的力量,才保護了雪兒那麼久……」

彼岸微笑著摸了摸韓雪的頭,手輕輕地撫摸著她額頭的金色的曼珠沙華印記,笑道:「那是我應該做的~雪兒,是你圓了我多年的夙願,解了我多年的心結。你們比我們幸運,也比我們勇敢,我相信,你們會幸福的……」

說著,額上的金色的曼珠沙華瞬間變得灼熱,幽藍的火焰夾雜著金色的神力在她的筋脈中遊走,緩緩地與她體內的神力融合。金色的瞳孔越來越明亮,幽紫的髮絲泛著金光……

「彼岸……」韓雪抱住彼岸,低低地啜泣著。微風吹過,白色的髮絲拂過她的臉龐。

彼岸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柔聲道:「孩子,你以後還有很多路要走,這,就算是我送給你的最後的禮物吧……」

「走吧……」彼岸對著他們揮了揮手,緩緩地轉身離去,極樂世界,漫山遍野開滿了火紅的彼岸花……

***************************************************************************++++***************************************

一陣空間波動,韓雪和紫溟站在溟池旁看著滿地的狼藉,心下一沉。

「啾!」一道紅光閃過,火舞在空中一個漂亮的旋轉。

「火舞,怎麼了?」韓雪抬頭看向她,微微皺起了眉。

火舞拍了拍翅膀,沉聲道:「姐姐,菲尼克斯出事了,我要去幫他!」

「那你趕緊去,我們立刻過來!」韓雪對著她點了點頭,火舞化作一道紅光飛向遠處。

韓雪轉頭看向紫,哼了哼:「都是你那個寶貝的雪兒惹得禍!」


紫溟眼皮狠狠一跳,尷尬地咳了咳,立刻轉移話題:「那個,我們還是先去救急吧~」

「哼!」韓雪睨了他一眼,涼颼颼地說道:「那是你的事~你那個寶貝羅剎女可是替你召喚出了一個邪魔呢~如此大的禮物,咱偉大的幽冥王可要好好享受享受啊~」

「乖~這都說的啥氣話呢~咱倆還分什麼你我啊~你捨得你相公么~」紫溟立刻哄道。

韓雪哼了哼,半推半就地跟著紫溟走了。


*************************************************************************************************************************

「吼!」邪魔將頭撞向柱子,巨石從頭頂砸下,直直地朝慕寒冰砸去!

「嘭!」冥蛇化為本體,巨大的蛇尾將巨石拍碎。

「嘶~」冥蛇一躍而起,纏住邪魔的脖子。

「封邪!」長老們擺起陣法,咒印化作條條鎖鏈再次纏繞上邪魔的雙腿和手腕!

汗水順著慕寒冰的額頭淌下,眾位長老也都是臉色蒼白,其他人也都筋疲力竭,龍幽狠狠地皺著眉,焦急地看向遠處。溟,你們為何還不回來!

**********************************************************************************************************************

「啾!」嘹亮的鳥啼聲從遠處傳來,金紅的火焰瞬間在巨坑中燃起。

「菲尼克斯!」死神看向被烈火包裹著的不死鳥,眼中閃過一抹震驚。

「鳳凰金火,涅槃重生!」龍幽眼中劃過一抹欣喜:「太好了,是他們來了!」

手掌翻轉,龍幽吟唱起咒語:「黑暗之龍蘭達呀,我以契約之名召喚你,守護幽冥!」

「嘶昂!」震天的龍吟聲響起,幽藍漆黑的巨龍的虛影出現在空中,龍幽的身影逐漸消失,與巨龍融合。龍目中閃過幽藍的光芒,巨龍驀地纏上了邪魔的身體!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3^)

!! 「幽!」從遠處趕來的紫溟厲聲高喝:「地獄中跳動著的紅色幽靈啊,將你們的憤怒化為利劍消滅敵人吧–爆靈地獄! ;」

冥蛇和龍幽立刻閃開,「嘭!嘭!嘭!」巨大的能量球在邪魔身上爆炸,如同煙火一般璀璨!

「吼!」煙霧漸漸散去,片片火紅的蓮花墜、落到地面,邪魔猩紅著雙眼,仰天長嘯!

「這樣不行!溟,當年老幽冥王白帝和冥后一道用幽冥之火將邪魔封印,也許,你們也可以試試!」巨龍盤踞在頭頂,沉聲道。

「我知道了!」紫溟沉聲道:「幽,馬上解除召喚,你體內的能量幾乎耗盡,再這樣下去會被黑龍吞噬!」

「不!」龍幽搖了搖頭:「你們封印需要時間,我們必須及時困住他,替你們爭取時間!」

「我命令你,馬上解除召喚!」紫溟冷聲道。

「溟,為了幽冥界,我別無選擇!」龍幽沉聲道。

紫溟冷冷地看著他,龍幽亦是。兩人僵持著,誰也不退讓……

「我說……你們倆現在是鬧哪樣?」韓雪弱弱地舉手。

「不關你的事!」紫溟和龍幽同時噴了她一句。

韓雪好憋屈啊……默默地抱著小白蹲在一邊畫圈圈。

「娘親啊~他們倆在吵啥啊?」穿著金色衣袍的男子蹲在韓雪陪她一起畫圈圈。

韓雪捏了捏懷裡的小白的小臉,撇了撇嘴鄙視地說道:「很明顯地在為是不是要留下一條遠古黑龍作為戰鬥力,這種白痴的問題!」

男子點了點頭,鄙視地看了他們一眼說道:「他們難道當我是死的嗎?」

韓雪涼颼颼地說道:「小鼎啊~你算是活的嗎?」

小鼎默……表接我傷疤行不行啊~

「主人姐姐~我是活的~」小白探出腦袋,眨巴著眼睛說道。

韓雪摸了摸他的腦袋,將他塞到小鼎懷裡,笑吟吟地說道:「小鼎啊~小白先借給你將就著用吧,等滾了這茬兒~娘親找人給你塑個新的身體~」

小鼎和小白同時汗……

*************************************************************************************************************************


「嘶昂!」一道嘹亮的龍吟聲響起,來自遠古神獸的威壓瞬間襲來。只見一條金色的巨龍瞬間飛向邪魔,纏上他的身體!

「遠古神獸,金龍!」龍幽楞楞地看著遠處的金龍,一時間呆了……

紫溟立刻收起臉上的震驚,惡狠狠地踹了他一腳,怒道:「笨蛋,還不趕緊地解除召喚!難道黑龍還比遠古金龍厲害啊!」

「啊?哦哦……」龍幽楞楞地說道,一道幽光閃過,巨龍的身影瞬間消失。

「溟哥哥~」韓雪向紫溟撲了過來,紫溟一把抱住她,親了親她的臉,對著龍幽得意地說道:「我媳婦兒的功勞~」

龍幽翻了個白眼,尼瑪,秀恩愛神馬的最討厭了!欺負他孤家寡人啊!(〝▼皿▼)


看著一直在他面前旁若無人地秀恩愛的倆人,龍幽終於怒了,咆哮道:「你們倆夠了啊!趕緊地快把邪魔封印了,知不知道重點啊!」

韓雪對著龍幽做了個鬼臉,笑吟吟地躲在紫溟身後。 天地聖龍決 ,對著龍幽咧嘴一笑,看在龍幽眼裡,那是一個賤啊!!!

*************************************************************************************************************************

「吼!」冰麒麟一聲怒吼,猛地撲到在邪魔身上,將他死死地壓住!

冥蛇立刻纏上了他的脖子,禁錮住它的行動!

韓雪和紫溟十指相扣,幽藍的火焰包裹住他們,幽冥之力不斷地向他們匯聚。

「啾~」火鳳凰在洞口上空盤旋,金紅的火焰緩緩地變成黑紅的火焰。火焰越來越盛,從洞口直衝到天際!

「啾~」嘹亮的鳥鳴聲響起,黑紅的身影飛入空中,巨大的身影在空中盤旋!不死鳥,重生!

「啾!」火鳳凰對著不死鳥啼鳴,不死鳥圍繞著她轉了一圈,兩頭火鳥在空中盤旋,劃出絢爛的火花,映紅了天空!

驀地, 九重紫 ,將它桎梏在地面!

「大家一起幫忙,牽制住邪魔!」龍幽大聲喊道。

「是!」幽冥界眾人紛紛使出所有力量,同時攻向邪魔,替他們的幽冥王和冥后爭取時間!

**************************************************************************************************************************

幽藍的火焰越來越盛,漸漸地蔓延在上空,地面,幽藍的火焰鋪滿了腳下,古老的咒語吟唱起:

「漫延在大氣中的幽冥之力 ;


請回應我的請求 ;

發出無盡的憤怒 ;

將弱小化為強大 ;

讓無限的波動共鳴 ;

創造出永恆的力量爆風鳴音!——鏡冥封音 ;」

幽藍的火焰化作道道織,鋪天蓋地的襲來,眾伸手立刻閃開!

「吼!」邪魔仰天長嘯,地動山搖,就連遠處十八層煉獄和忘川河中的亡靈都被震得痛苦得嘶吼著。

幽藍的火焰在空中凝聚,古老的文字印上邪魔的頭頂,地面不斷地出現裂縫,深深的溝壑形成無盡的深淵,將邪魔拉入地下,埋入岩漿火海之中!

「吼!!!」獸吼聲不斷地從深淵中傳出,岩漿不斷地翻騰,最終,緩緩地趨於平靜……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終於都結束了~~~

!! 幽冥界,終於再次回歸平靜,幽藍色的火焰緩緩地褪去,紫溟攬著韓雪一道落地。

「吼~」冰麒麟仰天長嘯,瀟洒地甩了甩頭,走到慕寒冰身邊。

韓雪獃獃地看著眼前的男子,藍發藍眸,一身熟悉的冰藍色的魔法袍,熟悉而又陌生的俊美容顏,他是……

慕寒冰深深地看著她,彷彿有一絲恍惚,眼前的女子好似與記憶深處某個熟悉的身影融合。千年前,那一席白色衣裙翩翩起舞,魅紫惑人的髮絲,漂亮的紫金異瞳……

韓雪快步跑向他,猛地撲入他的懷中,身體不住地顫抖著:「哥哥……」

哥哥,我好高興能夠再次見到你,觸碰你。失去你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幾乎奔潰,能夠看到你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是上天給我最大的恩賜!哥哥,你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慕寒冰看著懷中的人兒,眼神迷茫,他輕輕地伸出手撫上她的背,喃喃道:「雪……」

「哥哥!」韓雪驀地抬起頭,喜極而泣,淚水不斷地滑下臉龐:「哥哥!哥哥!哥哥!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你終於復活了,雪兒終於可以再見到你了!」

慕寒冰的渙散的瞳孔驀地清明,他看著眼前的韓雪,微微伸手撫摸上她的臉龐,柔聲道:「恩,雪兒乖~我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