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火龍見狀似乎更怒了,它猛地張開大嘴,點點白光在其口中凝聚,顯然是要使出破壞死光了。

「卡比獸,你也用破壞死光。」小智是一點都不怕,當即就讓卡比獸反擊。

真要拼體力,噴火龍絕對不是卡比獸的對手,何況對方此時身處水中,這體力肯定是飛快地持續流失著。

「轟!」

幾秒過後,兩道破壞死光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發生了大爆炸,爆炸帶來的衝擊幾乎將整個水池裡的水都掀了起來。

小椿等人只感覺彷彿下了一陣小雨,渾身快要濕透,不過誰都沒有去在意,個個都是眼睛眨都不眨地注視著場上的情況。

只不過,此時場上籠罩著因爆炸而產生的濃濃煙霧,用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到兩隻小精靈的身影。

小智倒是一副篤悠悠的樣子,有著波導之力,就算煙霧再大再濃也絲毫阻礙不了他。

出乎意料的是,只是短短几秒過後,噴火龍竟是恢復了行動,揮舞著爪子朝著卡比獸沖了上去。

察覺到這一情況,小智連忙喊道:「卡比獸!使出百萬噸拳擊!」

「砰!砰!砰!」

煙霧繚繞中,場上傳來一聲聲巨響,是拳與拳互相轟擊的聲音,那自然是卡比獸和噴火龍在戰鬥。

莉拉不禁贊道:「好強的恢復力,破壞死光所帶來的僵直通常都會持續十幾名,可現在連五秒都不到雙方就都恢復了。」

「呵呵,我的噴火龍做過這方面的特訓,所以比普通小精靈要好一點而已。」小椿謙虛道,心中卻是暗暗焦急著。

本以為靠此優勢,噴火龍能搶先佔據上風,誰料卡比獸的恢復速度竟是一點也不慢。

眼下的情況,小椿根本就做不了什麼,陷入暴怒的噴火龍只會不顧一切地發動攻擊,直至體力耗盡。

她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暗暗祈禱,希望卡比獸能比噴火龍先一步倒下吧。.. 「卡比!」

卡比獸先是硬生生地承受了一擊噴火龍的龍之抓,接著高高舉起右臂,巨大的爪子狠狠地拍在對方的背上。

恐怖的力道直接把噴火龍打趴下,一頭栽倒進水裡面,不過混亂狀態中的噴火龍可不知痛為何物,很快便直起身子朝著卡比獸發動凌冽的反擊。

使用逆鱗后,噴火龍戰鬥起來是沒有一點的章法,完全是在憑著本能出招,用的最多的便是龍之爪了,偶爾也會張大嘴丨巴咬上來。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面對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無疑是避免和噴火龍正面交鋒,想辦法消耗完它的體力即可。

可卡比獸根本就沒法做到,畢竟本身的目標實在太大了,與其費勁全力去躲避,還不如和噴火龍硬碰硬。

此時,場上的戰鬥異常激烈,雙方完全放棄了防禦或是遠程絕招,只是展開著原始的肉搏。

你一拳我一拳,重重轟擊在對方身上,不斷發出悶響聲,令人不禁熱血沸騰。

似乎被這氣氛所感染,生性就喜愛打鬥的小椿甚至忍不住呼喊道:「加油!噴火龍!把那大胖子給打趴下!」

小智等人倒還覺得沒什麼,可那位忠心耿耿的老僕人卡布卻是急出一腦子汗,他真想勸勸自家的大小姐,要稍微注意一點形象。

不過,目前正在比賽中,卡布不便插嘴,但事後肯定是免不了一番說教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卡比獸和噴火龍的體力漸漸開始不支,尤其是噴火龍,始終都在大喘氣,看上去簡直快要虛脫了。

可即使如此,噴火龍依舊還攻擊著,由此可見逆鱗絕招是有多麼瘋狂了。

卡比獸雖然好一些,但也沒好到哪兒去,逆鱗的威力實在有些變態,就算是血高防厚的卡比獸都有些吃不消。

「噴火龍!快住手!再這樣下去你會出事的!」

小椿也感覺到事情不對勁,連忙出聲阻止噴火龍,可現在噴火龍連自己的小命都不管了,哪還會理她的話。

唔……幸虧我沒讓自己的小精靈學這一招。

頭一次見識到逆鱗,小智完全沒生出羨慕的感覺,反而覺得這個絕招實在糟糕透頂。

「卡比獸。」小智不想再看下去,「一擊定勝負,泰山壓頂。」

通常情況下,卡比獸是不會使出這一絕招,原因倒也並非什麼壓箱底的,純粹是因為對方一旦躲開了,那卡比獸肯定會處於被動。

小智的卡比獸雖然靈巧,但也只是相對而言,若是撲空的話,怎麼著也得花好幾秒鐘才能重新站起來。

別小看這點時間,對戰中的情況瞬息萬變,有時候這幾秒鐘足以改變戰局了。

不過此時情況特殊,噴火龍陷入混亂,再加上體力不支,根本無法躲避,不存在撲空的可能。

「卡比——」

得到指令后,卡比獸立刻高喊一聲,隨即竟是猛地躍起,朝著正在喘粗氣的噴火龍壓去。

「吼嘎?!」

見此情形,噴火龍居然被嚇清醒了,不過也是,任誰見著這麼大一隻肉丨球朝自己壓來,腦子哪還有可能迷糊。

望著噴火龍那清明的眼神,小椿頓時心中一喜,隨即連忙喊道:「噴火龍!快避開!」

可惜,現在才清醒已經晚了,還沒等噴火龍反應過來,卡比獸的肚皮就重重地壓在它身上,險些沒把它砸暈。

「砰!」

伴隨著一聲響,水花四濺,噴火龍整個身子都被卡比獸壓入池子底部,這下可有點好受了。

原本清醒過來的噴火龍就對自己身處水中感到十分不解和難受,而在全身都泡入水中后,那更是難受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還不如被砸暈過去比較好!

噴火龍在水中拚命掙扎著,怎奈卡比獸的分量實在太重,噴火龍又消耗掉太多體力,以至於根本就推不動卡比獸,被它的肚皮死死地壓在底下。

「噴火龍!」

小椿擔心地大喊起來,幾秒鐘后,卡比獸從水底冒了出來,手中抓著噴火龍,隨即一甩手將它提出水面,扔到陸地上。

「你怎麼樣!」小椿連忙跑上前查看噴火龍的情況,發現其尾部的火焰還在燃燒后,這才鬆了口氣。

只要尾巴上的火焰還在,那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緊接著,小椿瞄了一眼卡比獸,心中忍不住犯嘀咕,她本以為噴火龍使出逆鱗后,這隻卡比獸肯定會慘了,誰料這傢伙的體力居然這麼變態。

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望著卡比獸臉上那悠哉的表情,小椿立刻就是氣不打一處來,這是在小瞧她的噴火龍?覺得很好對付?!

其實,小椿倒是誤會了,卡比獸對誰都是這個表情,只有在戰鬥中才會偶爾皺一皺眉頭。

不過這種情況很少,只有碰見合它胃口的強敵時才會發生。

「噴火龍無法戰鬥!卡比獸獲得勝利!」這回卡布都不用費工夫,直接就宣布了結果。

「噴火龍,回來好好休息吧!」

小椿溫柔地看著噴火龍,拿出精靈球將其收了回去,接著她看向小智,眼神無比嚴肅。

「小智,你很強,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強上好幾倍。」

原本小椿還覺得御龍渡有些誇大其詞,一個出來旅行還不到兩年的訓練家,就算僥倖獲得了大會冠軍,可又能強到哪兒去?

可事實證明她的想法大錯大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對自己小精靈的特點了如指掌,能夠做到揚長避短,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

能遇到這樣的對手,小椿感覺自己今天的運氣真是不錯。

「接下來是我的最後一隻。」小椿再度掏出一枚精靈球,「也是我最強的夥伴!去吧!哈克龍!」

若是說起御龍家的象徵,那自然是快龍無疑,幾乎每個御龍一族的成員的初始神奇寶貝都是迷你龍,且全部是來自龍窟。

小智曾經見過哈克龍,那是在一年以前,經過野生原野區的時候遇到的。

不過和眼前這隻比起來,那隻哈克龍只能算是泥鰍罷了,畢竟前者根正苗紅,出生在龍窟內,後者不知從哪冒出來的。

別的不說,光營養就是天差地別了。.. 眼前的這隻哈克龍,小智目測至少也有5米長,腰身如水桶般粗細,明顯是發育良好到過頭了。

「辛苦了,卡比獸,先回來休息吧。」

依卡比獸目前的狀況,很難戰勝狀態絕佳的哈克龍,畢竟剛才和噴火龍的戰鬥給它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雖然沒受什麼嚴重的傷,可體力卻是消耗得厲害,不宜再繼續戰鬥了。

……該派誰呢。

小智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按原計劃,派出屠龍勇士(自稱)——仙子精靈。

「布尼!」

隨著白光閃過,仙子精靈的身影出現在場地上,而一見到哈克龍,這傢伙就表現出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

看來,是早就期待著這場戰鬥了。

「好可愛。」小椿頓時雙眼放光,「小智,沒想到你還會收服可愛系的小精靈啊。」

雖然有點男孩子氣,但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小椿對於可愛的事物同樣沒什麼抵抗力。

唯一不同的是,喜歡歸喜歡,她卻不會考慮去收服,在戰鬥上,她更傾向於外表兇悍的,這樣才能震撼住對手。

「布尼?!」

然而仙子精靈聽了后,卻是有些不高興,它雖然也覺得自己很帥,但唯獨不喜歡人家說它可愛。

身為雄性,居然被稱為可愛,那根本就是娘娘腔。

仙子精靈越想越氣,接著二話不說就開罵了,而小智、皮卡丘和莉拉聽了后頓時臉色一變,變得古怪至極。

至於對面的那隻哈克龍,那更是氣得整張臉都黑了。

好在身為當事人的小椿完全聽不懂,只是聽到它在「布尼布尼」的叫著,甚至還覺得這聲音蠻好聽的。

「哇啊,這孩子真是……」

莉拉的臉整個都僵住了,這種表情在她身上實在難得一見,看來就算脾氣超好的她都有些受不了。

瑟蕾娜朝她問道:「莉拉,仙布在說些什麼呀?」

「……沒什麼。」莉拉明顯口不對心,「總之,好孩子還是不要知道為妙。」

「誒?什麼嘛。」瑟蕾娜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三人中只有她聽不懂小精靈的話,這讓她有種被孤立的感覺。

雖然道理上有些奇怪,但這種感覺的確是湧上了她的心頭。

如果是平時,莉拉自然是能感受到瑟蕾娜的心情,可此時她被仙子精靈搞得分寸大亂,哪有閑心管這些。

「小智,你倒是管管它啊!」莉拉實在是聽不下去,忍不住抱怨起來。

「……怎麼管。」

老實說,這回小智也是被仙子精靈嚇住了,雖然早就知道這傢伙嘴毒,可怎麼也沒想到會毒到這種程度。

如果翻譯成人類的語言,恐怕小椿會直接氣死吧?

「什麼怎麼管啊。」莉拉有些哭笑不得,「你是它的訓練家,直接讓它閉嘴啊。」

「可是,你不是一直說,小精靈是我們的朋友,朋友在說話,我怎麼好意思插嘴呢?」小智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事實上,他只是不想管而已,因為到時候仙子精靈肯定會拿一大堆歪道理來反駁。

就比如,小精靈之間,說對方是白痴不是罵人,反而是誇獎。

這可不是小智瞎編的,以前仙子精靈就用這話忽悠過他,而小智也不客氣,當場就誇仙子精靈是個大白痴。

可惜,仙子精靈的臉皮實在是厚,居然笑眯眯地接受了這一「讚美」。

正因如此,小智實在不想在這方面和仙子精靈扯皮,扯到最後,估計這傢伙都能把黑的說成白的,純粹是在浪費時間。

「咪!!!(給我閉嘴!!!)」

就在這時,哈克龍突然大喊了一聲,滿臉憤怒地瞪著仙子精靈,顯然是對方侮辱其主人的話,將它給惹惱了。

「咦?哈克龍,你是怎麼了啊?」小椿依舊是不明所以。

小智連忙打了個哈哈:「我猜是這樣的,大概是因為你誇仙子精靈可愛,所以它吃醋了吧?」

聞言,莉拉立刻投去了責備的目光,雖然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但這樣一來,人家哈克龍未免也太冤枉了吧。

而小智直接當做沒看見,死道友不死貧道,難道還讓他把仙子精靈供出來不成?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小椿爽朗地大笑起來,「不過也是呢,這孩子從小就是個醋罈子,看我和其他小精靈稍微親近點就會發脾氣,真拿它沒辦法。」

「咪!」

這下事情可糟了,被冤枉的哈克龍,這怒氣直接升到了頂點,它再也忍耐不住,額頭上的獨角開始發光,猛地朝仙子精靈發射出一道破壞死光。

切,這女人話真多。

小智很不要臉地把所有事情都怪在小椿頭上,隨即連忙命令仙子精靈躲避。

好在仙子精靈早就提防著哈克龍會惱羞成怒,因此幾乎在破壞死光發射出的同時,它就飛快地往旁一躍,成功閃避了攻擊。

小椿先是一驚,隨後大聲斥責道:「哈克龍!比賽還沒宣布開始,你怎麼可以偷襲啊!」

「算了算了,就這樣直接開始吧。」小智充當起和事佬,畢竟心中有愧啊。

「那好!」

小椿也是個爽快人,當即就進入了戰鬥狀態,大聲命令道:「哈克龍,衝上去,使出捆綁!」

面對妖精系的仙子精靈,哈克龍所擅長的龍系絕招無法發揮作用,小椿只能從別的方面著手進攻。

可其他系別的絕招,哈克龍掌握的並不多,好在它體型和力量上佔據優勢,只要能用物理手段施加傷害,那仙子精靈絕對撐不了幾下。.. 對於哈克龍來說,仙子精靈實在是個麻煩的對手,可它卻是顯得戰意勃勃,以極快的速度衝鋒著。

小智見狀連忙下令:「仙子精靈,別讓它近身,用月爆。」

「布尼!」

仙子精靈也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哈克龍的眼神簡直是想要生吞活剝了它,恐怕是真的生氣了。

至於嗎!不就是開開玩笑而已!

心中抱怨的同時,仙子精靈也不敢馬虎,連忙提起十二分精神,凝聚出一顆顆粉色的能量球發射過去。

誰料,別看哈克龍個頭大,這身手卻是異常靈巧,漂浮在半空中的蛇身一扭一擺,竟是將所有的攻擊完全躲開。

小智也沒想到哈克龍這麼靈敏,連忙改變策略:「仙子精靈,用妖精之風。」

「布尼!」

仙子精靈的眼中立刻泛起一陣白光,緊接著場上憑空颳起了一陣粉色的旋風,吹向哈克龍。

小椿的瞳孔猛地一縮,妖精之風是範圍攻擊,可不像之前那麼好躲,至少哈克龍光是扭身子的話是絕對無法躲開的。

擺在面前的就那麼兩條路,而她毫不猶豫地就選擇完畢。

「哈克龍,堅持住!給我衝過去!」

這幾乎是每個優秀訓練家都會做出的選擇,與其畏畏縮縮地退後,還不如放手一搏,打開戰局。

「咪!」

哈克龍咬著牙關,死死承受著妖精之風對它帶來的傷害,絲毫沒有減慢速度,一眨眼便來到仙子精靈的跟前。

還沒有喘口氣,哈克龍就猛地甩動自己的尾巴,將來不及逃跑的仙子精靈卷了起來,狠狠地把它勒住。

「布尼!」

仙子精靈連忙想要掙扎,可它的力量又怎麼比得過哈克龍,那水桶粗的腰身只是繞了一圈便將它的身影完全蓋住了。

「幹得好!」小椿大聲誇讚,「哈克龍!注意力量不要鬆懈!就這樣把它勒暈過去!」

若是任由事態就這樣發展下去,仙子精靈的落敗只是早晚的事,而且由於被捆住,身體無法動彈,很多絕招都無法使用,想反擊幾乎是奢望。

不過,目前的狀況早就被小智猜到了,他一臉淡定地道:「仙子精靈,吸收之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