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顆腦袋離體而去,又很快變成了糜粉,那具無頭的屍骸卻能屹立不倒,彷彿還處於異常的驚訝與不信之中。

“噝!”

遠處的靈藥谷內,猛地爆起一片吸氣聲,充滿了無盡的恐慌。

尊級強者,乃是這個世界上的巔峯存在,整個大陸上已經數百年未曾隕落一位。

而今天,堂堂一名巔峯強者,竟然會隕落在一個小小的靈變境武者手中,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吧?

秦天,他竟然強大如斯!

“哼!尊級強者,也不過如此。小爺奉勸你們,立刻滾出西荒!從今往後,西荒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我秦天!”

秦天輕蔑的掃了靈藥谷一眼。

他知道,那裏面還蟄伏着幾位尊者以及一些靈意境強者。

不過,此刻在他的無天領域下,那些所謂高高在上的強者,也只是一羣隨手可宰的豬羊。

他想讓他們活,他們就能活,想讓他們死,他們也只能去死。

轟隆隆——

在無數人複雜的目光下,風雷戰車再次騰空而起,滾雷之音響徹雲霄。

秦天站在戰車上,長髮隨風狂舞,說不出的桀驁與張狂,他面向東方,眼中閃過一絲磅礴的戰意。

“鍾離倩,赤襄子,你們都準備好了麼?嘿嘿,小爺有點高手寂寞了啊。”

“嗯,小爺年紀不小了,也該成家了,算了,還是等水兒出關再說吧,若是先娶淺雪和天羽,水兒那小妞肯定會吃醋的,只是,要委屈我那小兄弟了……”

(全書完) “報,有肥羊!”

“有肥羊?有多肥!說來聽聽!”

“是,二首領……“

“你奶奶的,叫我副指揮官!“

“是!“

前來彙報情況的一名星盜強忍住沒笑出來,做星盜就做星盜吧,不明白老大爲什麼非要給幾個首領頭目叫個這麼冠冕堂皇的名字,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某支星空艦隊呢!

“嚴肅點!“

金碧輝煌的星盜大殿內,上面空着一張巨大的椅子,下面一張椅子上坐着一個矮人,矮人一臉肥嘟嘟的橫肉,深陷在兩頰之中的小眼睛盯着站在面前強忍住笑容的嘍囉,努力使自己看起來嚴肅點!

“是,肥羊是一艘從紅雲星系前往銀河系巴扎星的一艘C3級運輸飛船,具體運輸的是什麼肥羊們未說明!“


“嗯,C3級運輸飛船?“


矮胖子無意中向上面的那個座位上看了一眼,又掃了一眼坐在另一邊的一個滿頭樹根一樣頭髮,綠臉,血紅左手的植物人,

“血手,老大,不,總指揮官什麼時候回來?“

“老大,哦,總指揮官沒說!“

植物人憨厚的說道,不過一雙眼睛裏卻透露着邪異的光芒,看起來分外詭異。

交錯時光的愛戀 嗯,老大,總指揮官既然在巴扎星,正好順路啊!“

矮胖子站起來一揮手,伸了個懶腰,

“我們也去巴扎星,順便打個劫!“

“是,副指揮官!“

那名星盜嘍囉立即轉身離開,開始執行打劫事宜。矮胖子掃了眼也站起來的植物人,

“血手,這次任務簡單,就由我去吧!“

“我去吧,在這悶得慌!“

“你守老家,我去……血手,你又陰我…….“

矮胖子正準備搶先跑出去,就被身後射出來的密密麻麻的血紅髮達根系給捆住,又被仍回自己的座位!

那邊植物人的身影已經消失,

“可惡,真是可惡!“

矮胖子鬱悶無比的吼道,沒辦法,總指揮官規定星盜王國必須有一位指揮官坐鎮,他也只得留下!

星盜王國停機坪,一艘D2級速度型飛船瞬間起飛,飛船內植物人一臉得意,

“報!“

“說,”

“已經成功登上那艘C級運輸飛船,是否扣留沒收?“

“你奶奶的,按照星盜鐵律,你說扣留不扣留!“


“是,小的知道了!“

D2級飛船四維屏幕上那名小嘍囉膽戰心驚的道,植物人也不搭理,直接衝着D2級飛船的智能系統吼道,

“目標巴扎星,座標xxxxx!”

D2級智能飛船的速度瞬間飆升,直直的衝出星盜王國所在的星系,衝着銀河系巴扎星某棟海邊建築物飛去!

銀河系,巴扎星,一棟海邊建築物裏,

“唉,今天是第七天了,唉…..“

“老婆子,兒子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管了,兒子現在不是已經變了很多了嗎!”

“我知道,可是……”

“你不就想抱孫子嘛,兒子不是已經答應我們了!”

一個滿面紅光的老人說道,他整個人看起來也不過四十剛出頭,實際年齡卻已經是六十多了!

“唉,這孩子還是那麼令人擔心…..“

那個中年婦女還是忍不住嘆聲氣!

“乾媽,沒事,白起哥有分寸,我最瞭解了!“

一個打扮乾淨利落,彷彿小公主一樣的女子上前扶着中年婦女,

“乾媽,白起哥說這次就去七天,今天應該是最後一天了!“

“達摩,快別替你哥說話了,你這孩子,非要認他做哥哥幹什麼……”

中年婦女語氣埋怨,小公主似的達摩聽着心中一酸,心中暗道,

“乾媽,你以爲我想嗎?就算我願意,可是白起哥心中已經被她佔據了,哪有我的位置….就算沒有她,還有她呀!”

達摩只得勉強微笑,這句話她已經聽過數十次了,只不過每次心中都會波動。

別墅的南邊,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與二老說完話,達摩一個人走到別墅的觀海樓閣,望着茫茫大海只覺得心中好痛!

“啊,啊,啊,啊,啊……”

海中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達摩本來憂愁的臉上頓時一陣驚喜,

“艾麗絲,艾麗絲,艾麗絲,”

“啊,啊,啊,啊,”

海面上一頭藍色的海豚歡快的叫着,隨着達摩的手勢在海面上做着一些簡單的動作,看到這頭海豚,達摩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重生之輪回證道 海豚都出來了,看來白起哥也快出來了!”

“艾麗絲,過來!”

達摩快速的來到海邊礁石上,叫艾麗絲的小海豚也遊了過來,圍在達摩的身邊顯得着實親熱!

一望無際的海水深處,一片五顏六色的珊瑚處。

這裏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說是面前一片五顏六色的珊瑚,那是對深海里的各種小魚而言,或者說是對於一個坐在一塊巨大光滑岩石前的某人而言!

他就這麼一直坐在這裏,這已經是第七天了!

他一雙手輕輕地撫摸在光滑的石壁上,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又似乎在面壁思過!

光滑的石壁上,依稀可以看見一行行字跡並不是很深、斷斷續續的字,撫摸着這些字,他就好像在撫摸着自己的情人,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心情!

撫摸情人的時候是興奮,喜悅!

撫摸字跡的時候,是思念,傷心!

“白起,我想我的媽媽了!“

“白起,我好想你,你在哪?這裏只有我一個人,這裏好黑啊,我怕黑!“

“白起,我恨你,我恨你拋下我一個人!“

“白起,我真的想我媽媽了,我媽媽到底怎麼樣了?你每次都敷衍我!”

………….

“白起,進化神水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

“白起,他們說,地球消失了,我的媽媽哪裏去了?你還是不肯告訴我!”

…………….

“白起,我好累,真的好累,你什麼時候回來!”

“白起,我們是不是真的不能在一起?”


當那隻手撫摸到這最後一行字跡的時候,漆黑的海水中,那個人堅毅的臉上又有一行清淚緩緩流下!

他的手已經在這行字跡上撫摸了數十次,每一次撫摸他的腦海中就浮現出了那個冰凍在冰棺中的美人的影子,還有那一道白光,以及那一道白光過後,他懷中只剩下的那一刨灰…..

“艾麗絲!”

男子輕輕的閉上眼睛,心中深情的吶喊着這個名字。三年了,自從第一年發現這塊光滑的岩石,他已經前前後後來此數十次了!

男子伸手撫着字跡,

“艾麗絲,我要走了,以後再來看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