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就在這時,重重疊疊的嬉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白遠手中的頭顱似乎也開始震動起來,發出了類似於小孩子一樣的嬉笑聲。

漆黑的頭髮扭曲纏繞之間,那個頭顱突然開始劇烈掙扎起來。

“呵呵…呵呵呵呵!!!”

死死地叮住面前樓梯之上的那個矮小的黑影,白遠嘴中發出一聲獰笑,手掌抓握之間猛地發力。

仿若鋼鐵鑄造的肌肉瞬間像是無數細密的鋼絲開始互相纏繞,扭曲,絞在了一起!

砰!

原本在他手中不斷掙扎的頭顱幾乎在瞬間就炸成了一灘紅白相間的肉沫,混雜着淡白色的骨質向着四周飛射而出。

絲毫不顧及四散飛濺的血肉,甩手將手中的鮮血粘液甩落,白遠腳步向下猛地一踏,水泥鑄就的地面微微下陷,四周崩裂出一個小小的凹坑。

他的身影瞬間向着樓梯飛竄而上,急速的衝向那個裝神弄鬼的身影,而原本站在樓梯口的小小的人影轉眼就在樓梯的轉角間一閃而逝。

但當白遠衝到更上一層的樓梯轉角之時,一張陰森蒼白,面無表情的面孔,卻陡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近在咫尺!

砰!

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白遠瞬間揮拳而上,狠狠地打了上去!

……

砰!

躺在牀上的白遠一瞬間霍然睜眼!

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心中醞釀,翻騰。

他眼中泛起濃烈的困惑,這是怎麼回事。

迴響起之前做的夢,白遠睜開眼就看到了頭頂淡黑色的詭異花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花紋的顏色似乎稍稍的變淡了一點點的樣子。

內心翻滾的怪異的情緒隨着白遠的清醒失去了來源,逐漸的褪去,但白遠眼中地困惑卻愈發濃郁。

剛剛到底是夢還是真實的一切?

輕輕的舒張着手掌,似乎還能回憶起那股黏滑潮溼的詭異觸感,讓白遠不由自主的嘴角一抽。

思索良久無果後,白遠選擇了暫時放棄,坐起了身。

擡頭窗外,天空灰濛濛的,將亮未亮。

看眼書桌上的電子鬧鐘,白遠發現此刻時間是五點零四十二分。

“起來鍛鍊一會兒吧。”想起了前幾天陳玉珊對他說的話,他微微活動着身軀從牀上站起了身。

不管是誰經歷了那樣的噩夢,現在都是一種想睡也睡不着了的狀態。

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噩夢…

姓名:白遠

職業:無

健康狀況:98.1%

生命:0.72

意志:1.77

靈感:1.8

理智值:96

潛能:2

強忍住隱隱的暈眩感和異樣昏沉的不適,白遠走進廁所迅速的洗漱之後穿上校服走出家門。

出門前在鏡中他注視了自己的面目一眼,發現自己的眼底隱隱出現了血絲。

……

腦海之中思索着屬性異能的白遠走到了家附近的一個公園之中,視線隱隱一動,看向了自己的技能欄。

【精英格鬥術:高級1.7%】

白遠先是做了簡單的基礎熱身運動之後就找了一個還算偏僻的角落開始演練“精英格鬥術”——他自從升級了高級格鬥術之後已經完整的補全其中缺失的版本,甚至比起原版的格鬥術,現在的強化版本更加的強悍,簡練。

而隨着演練次數的一次次的提升,精英格鬥術的完成度也在不斷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漲幅。

隨着白遠的動作,細微的氣流開始像是清風席捲一般開始環繞在他的周身四圍,地面上堆積的枯葉就像是無形的旋渦捲動一樣逐漸向白遠的位置捲動,飄落。

無形之中,流風乍起!

而隨着白遠精英健體拳熟練度的再次提升,他所演練的格鬥術的氣勢也變得更加的凜冽,鋒銳,帶着絲絲逼人的氣息和充滿殺意的意志壓迫。

單手向前狠狠一劈,撕開空氣發出嘶嘶氣流震動的瞬間,白遠眼中神光流轉,靜默不動。



演練完畢的白遠血如汞漿般緩緩在體內流動,汗如漿水一樣滾滾而下,他緩緩收回手中的姿勢。

視線掃向自己的視野中的技能欄。

【精英格鬥術:高級6.3%】

而當白遠微微吸氣調整呼吸的時候。

一個穿過灌木叢發出沙沙響聲的腳步聲突然響了起來。

循聲望去,白遠只見一個兩鬢微微泛白,風度翩翩的身着黑色中山裝的中年男人一手抱胸,一手摩挲着鬍子茬拉的下巴笑道:“能將精英健體拳的鍛鍊法自行練到這等的境界……你應該就是玉珊所說的精英武道社的白遠吧?”

賀太初看向白遠的目光毫不掩飾的充滿着灼熱的神色,這種眼神讓白遠背上的雞皮疙瘩瞬間就浮現了出來。 白遠面帶疑惑的看向走向自己的中年男人,看似放鬆的身體卻暗暗的緊繃起來,做好了隨時發力的準備。

誰知道面前的人是誰?哪怕他藉着陳玉珊的名頭也不能絲毫減少白遠內心的警惕,誰讓他早上經歷了那樣的怪事,讓白遠現在還有些疑神疑鬼,而這個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人現在來的也未免太巧了一點。

身穿黑色中山裝的男人看見白遠臉上毫不掩飾的警惕和疑惑的神色,不由得啞然一笑,很明顯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傢伙對自己是有着疑心的,畢竟一個人在公園偏僻的角落裏鍛鍊的好好。

突然走出來一個陌生人說和他認識,並且對他十分欣賞,是專門來尋找他的,這件事怎麼想來都顯得極其怪異。

身穿黑色中山裝的賀太初想到這裏,眼神一動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極好的點子一般,面對着面前的白遠就在不遠處擺出了一個詭異的架子。

“小子,看來你也不是很相信我是專程爲你來。”

賀太初邊說邊活動着身體,一絲絲沉凝的氣勢逐漸從他的身體之中凝聚,盤旋,讓不遠處的暗自戒備的白遠呼吸都不由得一滯。

“對於我們學武的人來說,有什麼話不如先打過一場再說。”

說話之間,剛剛還站在白遠十米左右距離的賀太初雙腿蹬地,肌肉宛若鋼索般攪起,向下重重一踏,揚起紛紛揚揚的煙塵的同時,瞬間就朝着白遠直衝而去。

“只用精英格鬥術,看看你能和我打成什麼地步吧,小子!”

賀太初一邊說着話,一邊已經在瞬息之間來到了白遠的面前,雙拳緊握,就是一拳直劈而下。

砰!

空氣被劇烈的力量抽動的兇猛波動起來,白遠看着眼前這迎面而來的一拳,雖然空氣的動盪壓迫的他的麪皮開始隱隱作痛,但是白遠的面孔之上一片冷靜,淡漠,甚至隱隱浮現出殘酷的表情。

之前就被所謂的鬼怪,或者靈異,或者更有可能是有什麼人來搞鬼,算計他的噩夢事件搞得有些心頭火起,現在自己僅僅是來鍛鍊就又有人打着欣賞自己的名義來痛下殺手,真當他白遠是泥捏的不成?

【理智下降開始出現精神污染的負面效果。】

看着面前這勢大力沉,毫不留情的一拳,白遠怒極反笑。

泥人尚且還有三分火氣,更遑論修煉了殺人格鬥術的他?

只殺人,不表演,真以爲這句話是開玩笑的不成!

這些心緒的翻滾都是在一瞬間的事情,沉下心神的白遠,右腳向外重重一踏,雙手遙遙上舉,只一瞬間就擺出了一個雙手擎天的姿勢,狠狠地托住了賀太初兇狠的劈砸。

“好好好!!!”

賀太初看到白遠輕描淡寫的接下自己的隨手一擊,面上再次閃過一絲欣賞的神色,忍不住出口提醒道:“再試試這招,看看你接不接得住。”

“記住…我只會使用精英健體拳裏的招式。”賀太初自然是不知道白遠已經將精英健體拳升級並且補完了,已經變化成了精英武道館內部成員才能修習的精英格鬥術。

但畢竟精英健體拳是由精英格鬥術脫胎而出的變種拳法,格鬥技巧,如果對於武道一途有着足夠的靈敏度和悟性,推陳出新從簡單的健體拳格鬥術裏推演出這一招也是有那麼一點點可能的。

而賀太初現在想看的就是白遠能否從自己的話語和動作之中悟出來什麼。

當然,眼前的這個小傢伙已經足夠的優秀,陳玉珊所說的半點不差,能夠從基礎的精英健體拳裏面自行領悟奧妙的天才少年哪怕是年紀稍稍大了一點,也足夠讓已經人到老年的賀太初由衷的升起愛才之心。

而現在的對戰,甚至可以說是指點,則是爲了發揮白遠內在的潛力,觀察他在危急關頭能否爆發出自己對於武道的敏感性。

思緒翻飛之間,只見賀太初右手手掌指節微微彎曲,大拇指與小拇指向內塌陷收縮,剩餘三隻手指彎曲如鉤,向前猛地一抓。

【青龍探爪】!

嘶!

空氣嘶鳴刺耳,狂風驟起,賀太初手掌之間的氣流似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向內撕扯着無數的氣流還有空氣。

連周邊的樹木上的枝葉,都隱隱朝着賀太初手掌發力的方向搖擺,起伏。

白遠看到眼前的一幕,內心無端的警兆升起,一種無邊的恐懼,生死之間的大恐怖瞬間席捲了全身上下,甚至讓他的思緒隱隱出現了一絲絲的空白。

他看着這近乎人力無法打出的一抓,心中莫名的就有了一個極端危險的預兆。

接不住,就得死!

身體遵循着生死間的莫大本能,腦海中的思緒開始瘋狂的沸騰,白遠強壓下自己的恐怖,還有懼意,瘋狂的思考起如何從這一掌之下脫身而出的辦法。

毫無頭緒!

毫無辦法可言!

正當這一抓越來越近,激盪的風壓,甚至在白遠的麪皮之上刮出陣陣血痕的時候。

白遠的腦海之間突然福至心靈的響起了面前這個男人說過的話。

萬變不離其宗,無論眼前的男人使用的是多麼強悍兇狠的招式,都是脫胎於最爲基礎的精英健體拳。

都是源於自己所學習的基礎格鬥術。

無數關於精英格鬥術的記憶開始在白遠的內心翻滾沸騰,無數的技巧,方法,鍛鍊經驗,從白遠的腦海之中略過。

連帶着視線之中的技能欄都開始隱隱燃燒,散發出金色的火光,在白遠的視野之中,開始了微弱的扭曲。

在白遠沒有點開的技能欄之中,一行細微的小字正在緩緩地浮現而出。

【精英格鬥術:高級 8.2%】

(附屬衍生:青龍探爪開發中…) ?忽然,賀太初的眼睛微微一動,他猛地像是看到了無比驚訝的事情一般,連同手上保持着的動作都出現了微弱的變形。

勉強穩住了自己的動作,保持住了自己表面的鎮靜。

賀太初只見身前的少年腳步向外邁開,右手呈爪,拇指內扣塌陷,三指向外,一爪抓出。

“呼!”

風聲乍起。

不似賀太初那般威猛凌冽,赫赫生風,甚至拉扯周邊環境變化,但毫無疑問這種姿態已然初具雛形。

賀太初真切的看到這一幕之後神情再次一愣,隨後難以掩蓋的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然而,還沒等他情緒平穩,只見白遠的動作開始加快,他們兩人的手掌已經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兩種相同的掌式在空氣中震出不同的劇烈響動。

狂風肆意,吹得附近樹葉搖擺不定!

【青龍探爪對青龍探爪】!

賀太初硬接白遠一擊之後,飛身向後退出數步,才卸掉了白遠手掌處傳出的沛然大力。

他擡頭看向眼前面色發白,身體隱隱顫抖不止的白遠,內心極其的複雜,甚至一時之間張口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精英格鬥術”之中的祕技“青龍探爪”雖然白遠第一次的施展在賀太初的眼中顯得生澀,但毫無疑問的是,白遠將其完美的演繹而出!

賀太初內中情緒的劇烈讓得他胸口起伏,難以平定。

天才……不,這已經不能說是天才了,這簡直就是怪物!

只看一遍就在實戰之中,不,不只是實戰之中,近似於一瞬間的功夫,眼前的少年就學會了“青龍探爪”,這是他活了大半輩子從沒聽過的事情!

“或許這小子能夠領悟我精英武道館內部的不傳之祕,達到所有歷代掌門人都無法達到的巔峯高度也說不定…”

賀太初這個想法一生出來,就頓時怦然心動,看向白遠的眼神變得更加炙熱起來。

這已經不只是單純的欣賞和愛才之心了,這是爲了完成歷代掌門人所沒有達成的夙願的職責所在,也是爲了弘揚光大精英武道館的關鍵所在。

在賀太初此時此刻的內心之中,眼前的這位半大的少年,毫無疑問將會成爲武道史上最爲恐怖的存在,或者說是一個怪物。

而這個怪物,毫無疑問,他屬於精英武道館!

想到這裏,要不是白遠尚未表態,現在又是在公園這種人多眼雜的環境之中,賀太初都想張狂的放聲長笑起來。

……

風聲漸息,身影停頓,白遠的身體向後倒退數步,稍稍緩和了那股反震之力。

他收起架勢,面色微微發白,身體顫抖,額間帶汗的吐了一口氣。

他的身體已經有些超負荷了,白遠甚至已經聽見了骨骼微弱呻吟的聲響。

白遠看向對面面色如常,只是神色隱隱有些複雜的中年男人,他知道如果不是對方在最後時間收力,並且最後關頭有些隱隱失態變形的爪型。白遠是毫無疑問不可能接下那一招的。

就算他同樣使用出了那一招青龍探爪也是一樣的。

畢竟白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發育完全,力量還有體質等一系列素質和眼前的中年男人都相差的太遠了。

這是根本上的差距,並且由於差距還有點巨大的情況下,白遠是無法憑藉相同的技巧擊敗賀太初的。

就像一個拿着錘子的孩子永遠也無法擊敗同樣拿着錘子的成年人一樣,更何況成年人手中的錘子可能更大,更結實,甚至沾染着隱隱的血跡,而孩子手中的只是一個小錘子而已。

但是這裏面的發力技巧,對肌肉的調控,所引動的氣勢變化都讓白遠覺得打開了新世界大門一樣。

知道了眼前的男人是友非敵,甚至還隱隱的有指點自己的意思之後,感受到之前同出一源的格鬥技巧,白遠也不由得放下了內心的警惕。

一道突兀的聲音從眼前傳來讓白遠忍不住的望了過去。

只見眼前身賀太初踏前緩緩走了幾步,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炙熱神色。

“不錯,不錯,不錯!!!”

“看一遍就能學會,是個可造之材。要不你就做我的徒弟吧?”

心中雖然想着其他念頭,但賀太初嘴上卻沒有停下:“‘青龍探爪’只是武道館祕技之中最爲基礎的,‘我精英武道館內部還有更厲害的功夫!只要你當我徒弟我就全部教你,怎麼樣?”

一想到收了這徒弟後將精英武道館發揚光大的場景,賀太初內心就覺得無比的振奮!

至於白遠不同意的結果…在賀太初的眼裏毫無疑問沒有這種選項與可能,盛源市方圓之內沒有一間不叫精英武道館的其餘武館,只要他想進步,除此之外絕無其他辦法!

“你是精英武道館的?”

白遠聽到賀太初的話,腦袋一歪面露思索之色:“沒有問題。”

剛剛的那種武術…我很想學。 白遠覺得對方似乎是在精英武道社極爲有身份的人,而他正好就是精英武道社下級社團的成員,現在有機會能夠更進一步,直接成爲內部學員,獲得更進一步的可能和資格,自然是無有不應。

另外,白遠今天見到賀太初從精英格鬥術之中衍生的招式,也算是給他重新在武道的路上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有機會能夠學習到比目前所掌握到的技術更爲強大的格鬥技巧自然會讓白遠內心欣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