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兒)巴達獸:「在那過後這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了,伯母他們還在嗎?院長她年齡那麼己經大了。」

黑大耳獸:「那怎麼辦?嘉兒己經進去了。」

「唉……只能聽天由命了,走吧!」巴達獸只能認命,現在阻止嘉兒也沒有用。

「看樣子己經荒廢幾十年了,但我們為什麼到這裡?」學校里太一看著己經四周道。

「那個是……」嘉兒看著旁邊的一個壞掉的鞦韆走上去蹲下撫摸著,腦海里有什麼東西正在恢復。

回憶

「啊!奶奶快點把日記還給我!!」一個女孩坐在鞦韆上對奶奶說。

「嘉兒你這樣不行的,為什麼不去和其他小朋友玩。」

「有什麼好玩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才七歲不是小孩是沒有?」

「奶奶!!」

…………

「啊!!」「嘉兒!!」嘉兒抱著頭痛苦的叫了出來,其他人連忙去查看。

[好的,老師,嘉兒那就認識一下,我叫宮崎,宮崎香……]

[我……我叫嘉兒……]最終那些記憶回來了。

「嘉兒你沒事吧?」一分鐘過後嘉兒才緩緩的站起來,阿武和太一有些擔心她。

嘉兒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巴達獸、小狗獸和黑大耳獸。

「嘉兒,我……」看著這樣的嘉兒,巴達獸有些慌了。

嘉兒:「隱瞞我的事後面再說,巴達獸,媽媽他們現在在哪裡?」

太一:「媽媽不是在家嗎?」

嘉兒:「巴達獸,告訴我!!」

「應該還……還是在原來的地方,嘉兒對不起……」看著一臉冷漠的嘉兒,巴達獸知道嘉兒己經想起來並且生氣了。

「嘉兒,我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小狗獸和黑大耳獸也是一陣心驚,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嘉兒這種表情,就算是更早以前也沒有,嘉兒發脾氣什麼的也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此時嘉兒給阿武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他和太一看向巴達獸他們。

「我……嘉兒!!」還沒有說,嘉兒就跑出學校去了,幾個人連忙跟上。

…………

「呼~還好……」嘉兒在一處民宅停了下來,看著門牌上的名字她鬆了一口氣。

「嘉兒!!」太一幾個人跑了過來。

太一:「嘉兒,這……這到底是怎麼一一回事?」

嘉兒有些冷漠道:「哥哥,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叫你哥哥了,你和阿武應該回去自己的世界,巴達獸你們請自便,我不想看到你們。」

太一:「嘉兒,你為什麼這樣講?」

高石武:「嘉兒……」

巴達獸:「好可怕,從來沒有,看到嘉兒這種……唔!!」

「嘉兒,不……不是的,我……我們……」巴達獸三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叮咚,叮咚!」嘉兒沒有說什麼,按響門鈴。

「來了!嘉……嘉兒?」沒有多久宮崎香打開了門,看著嘉兒有些吃驚。

「媽……媽媽!」嘉兒再也忍不住了,撲到母親的懷裡哭,太一幾個人見狀稍微走遠點討論。

迪路獸:「巴達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太一:「為什麼,嘉兒會……」

(嘉兒)巴達獸:「這……這都是我的錯……」

小狗獸、黑大耳獸:「我們也有責任……」

「嘉兒身上曾經到底經歷了什麼,你們應該知道吧?!」阿武問出最關鍵的問題,這裡除了嘉兒外目前唯一知情的兩個數碼寶貝也不在隱瞞全盤向太一幾個人托出。

「是這樣嗎?辛苦你了。」客廳里宮崎香聽完嘉兒的講述從那過後經歷的事情後為她擦眼淚,如今這裡也過五年了,太一幾個人根本插不上話。

「媽媽……」看著有些蒼老的母親,嘉兒十分自責。

「咳……咳咳!!嘉兒,你不應該去責備巴達獸他們的,他們也是為了你好……咳咳!!」旁邊己經八旬的淺田院長看著巴達獸他們說。

「奶奶,我不想回去了,我留在這裡!我……我不想再不見到你們了。」嘉兒看著哥哥他們,然後說出這句話。

宮崎香:「嘉兒……」

「嘉兒你……你己經不是這裡的人了,最……最多只能再待一天,更何況八神伯母他們……」巴達獸三個數碼寶貝對視一眼,還是小狗獸說了出來。

「既然已經回來了,記憶也恢復了,那八神嘉兒己經死了,只剩下宮崎。」比起之前如今的嘉兒己經冷靜多了,願意和巴達獸他們對話。

(嘉兒)巴達獸:「嘉兒,可是……」

太一:「這樣真的好嗎?媽媽他們沒有辦法交代……」

高石武:「嘉兒,如果真的如巴達獸他們所說,你應該學會放下。」

嘉兒:「……」

半夜

「那……那個,阿姨你們找我們什麼事?」太一、阿武、巴達獸、小狗獸、黑大耳獸來找宮崎香和淺田川子。

宮崎香:「你叫八神太一,是嘉兒如今的哥哥對吧?」

「是!」從巴達獸那裡太一己經知道了眼前的人對妹妹來說非常的重要。

宮崎香:「叫我宮崎伯母就行,有件事想拜託你們。」

高石武:「伯母,什麼事?」

宮崎香:「麻煩你們帶走嘉兒行嗎?我希望接下來你們能照顧好她,讓她平安的長大。」

巴達獸:「伯母,嘉兒的態度你也看到了,我們……」

淺田:「我們會在最後負責給嘉兒說的……」

小狗獸:「伯母,奶奶這樣真的好嗎?」

黑大耳獸:「要不想一下辦法讓你們和嘉兒一起吧?」

「這是不可能的,對吧?」雖然宮崎香也想嘉兒留下或是和嘉兒在一起生活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她有些悲傷明明是自己的女兒卻要拜託其他人照顧。

巴達獸:「伯母……」

宮崎香:「答應我們好嗎?這是做為一個母親最後的心愿。」

淺田:「嘉兒她應該有更好的生活,不能因為我們被破壞。」

「嗯!我會保護好嘉兒的,你們放心。」沉默一會,做為哥哥的太一率先表態。

高石武:「我也是,做為朋友我也是。」

宮崎香:「如果我沒有猜錯,並不指朋友那麼簡單,你在意嘉兒對吧?」

「誒?」

淺田:「從你看嘉兒的表情,我們就知道了,你非常的在意他對吧?」

「恩!」阿武承認了,如今的嘉兒他非常的擔心。

宮崎香:「這樣就夠了,有你們這樣的哥哥和青梅竹馬,我們就放心了。」

巴達獸:「伯母、奶奶,我……我們還是不敢去面對嘉兒,嘉兒從來沒有那個樣子過,我……」

宮崎香:「我們去會和嘉兒溝通的,相信嘉兒會諒解你們的,畢竟你們也是為她好。」

第二天

「嘉兒,我們走吧?」還有一些時間,宮崎香決定帶嘉兒去曾經的地方逛一下。

「恩!」嘉兒拉著母親的手,看著那雙有些滄桑的手她有些自責。

淺田:「咳……咳咳,嘉兒你們去吧,我就在家裡等你們。」

「奶奶,你要照顧好自己啊?!」聽到淺田奶奶的咳嗽聲,嘉兒十分的擔心。

「能看到嘉兒你長這麼大了,我己經很滿足了,咳咳……」淺田院長撫摸著嘉兒的頭。

嘉兒:「奶奶,要不先去醫院看一下!!」

淺田:「沒事,嘉兒你去吧?」

「你千萬要注意身體啊!!」嘉兒更加不放心。

…………

「我不回去!!」最後的離別又一次來臨,看著出現的空間隧道嘉兒這次說什麼都不願意回去。

太一:「嘉兒,該走了。」

高石武:「嘉兒……」

嘉兒抱著宮崎香說:「我不走,哥哥、阿武你們自己回去就行。」

宮崎香:「嘉兒聽話,你必須回去了,你在不走的話就不要再認我這個媽媽了。」

嘉兒:「媽媽,你……你……不要嘉兒了嗎?」

宮崎香:「你一直都是我的女兒,但是現在嘉兒你聽媽媽最後的話,你必須回去,那邊還有家人在等你了。」

嘉兒:「……」

「嘉兒……」巴達獸、小狗獸、黑大耳獸擔憂看著嘉兒,如果不是他們或許也就沒有這事了。

「這個交給你了,算是我們給你的最後的東西,太一、阿武還有巴達獸、小狗獸、黑大耳獸、迪路獸,今後嘉兒她就拜託你們了。」淺田川子將一本舊的相冊交給了嘉兒,在最後拜託太一他們。

「嘉兒,該走了!」太一、阿武上前拉著嘉兒,嘉兒看了媽媽和奶奶一眼離開了。

「嘉兒,對不起……請原諒媽媽,希望你能幸福。」宮崎香看著消失的隧道這樣說,沒有人知道此時她內心有多痛苦。

「咳……咳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