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和你一起去。”王峯生怕這個小子關鍵臨頭玩什麼花樣。

兩人出了辦公室走到了譚玥的辦公桌前,“譚姐,電話給我。”林時開口道。

“你決定要打電話了?”譚玥的臉上浮現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

————————

(新書用字用句難免有不恰當的地方,請各位讀者大大多多擔待擔待。) 在兩人有些懷疑的目光下,林時撥通了他客戶的電話,第一個自然是對他信任有加的辰先生了:“喂,您好,好久不見。”

“啊,小林,你有空到分析部來打電話了?”辰先生的聲音有些驚喜道。

“嗯,這次我打電話的目的主要是推薦給你一個股票。”

“真的?什麼股票?”辰先生連忙問道。

“科達通信,一隻純計算機安全股,一個月之內將上漲百分之四十以上,請您務必要買進。”林時淡淡的道。

“哦?好的,我會買進的。”辰先生應了聲之後,林時又寒暄了兩句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王峯在旁邊聽着林時對客戶說的話,臉上頓時浮現出了滿意的神色:“不錯,等這次的事情完成以後,公司不會虧待你的。”、

“那我真的要好好謝謝公司了。”林時道。

隨後林時又撥通了其他客戶的電話,然後說了和對辰先生說的一樣的話,客戶聽後都說好,然後就把電話掛了,王峯全程看着林時,確定沒有問題之後,他馬上就跑到了辦公室撥了李坤的電話:“老李,這次的貨有大資金接盤了,至少能出一個億!”

“真的假的?我出了半天都沒出一個億,你從哪裏拉有一億資金的腦殘散戶接我的盤?”李坤自然是一臉不相信,他現在都有點不敢看股市的行情,沒看一眼,頭皮都有些發麻。

“就等着股票出貨的好消息吧。”王峯笑着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李坤當然不知道,僅林時一個人的客戶就擁有近一億股市的資金,如果知道的話,恐怕就是李坤去和林時說這個事情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譚玥見林時竟然絲毫沒有因爲王峯的事情而生氣,反而是平靜的吃着飯,“你妥協的好快,就在十分鐘以內。”譚玥道。

“嗯。”林時嗯了一聲繼續吃着。

“那你以後怎麼和你客戶交代,買了這個股票肯定是套牢了,你的所有客戶累計損失至少要到三四千萬左右,恐怕你以後的客戶都不會再找你了。”譚玥的神色有些擔憂,但更多的是對金融圈的無奈,幫公司賺錢,就要讓客戶虧錢,至於幫客戶賺錢,公司會讓你做這樣的蠢事兒?

“等着看吧,事情沒這麼簡單。”林時突然露出了一絲神祕的笑容,直看的譚玥一愣。

“我可是親眼看清楚你和你客戶打電話的,難不成裏面還有什麼看不清楚的門道?”譚玥看見林時笑容,頓時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我的客戶都瞭解我,我不喜歡預測股票漲跌,我也只推薦,從不讓我的客戶必須買哪隻股票。”林時淡然的道,他也是在一瞬間就想到了這個折中的辦法,沒問題,我和客戶說,客戶買不買就和我沒關係了。

“那你客戶不會買進這個股票?”

“死都不會。”林時言簡意賅。

譚玥一邊高興一邊爲林時的智商打CALL,畢竟這也關乎到她每個月的工資的高低,如果林時的客戶全都被套了,那她雖然還是冠軍銷售,但是……錢肯定會少很多。

截止下午兩點三十,李坤仍然是在緩慢的出貨,王峯跟他說有人接盤的時候,他就有些不相信,但他還是選擇了等待,結果等到現在,他仍然沒有看見王峯所說的援軍和大單,反而是股價跌幅更大了,從原來的25跌到了23.89……


不料,王峯卻先打了電話過來:“老李,怎麼樣,出了大部分的貨吧?”

李坤聽到王峯的話就有些無奈:“老王啊,我一直等到現在都沒等到你所謂的援軍和大單,反倒是散戶幾手幾手的單倒是不少,而且隨着股價的繼續跌幅,交易量越來越低迷……”

“這不可能!我可是親眼看見林時打電話給他的客戶的,絕對沒有任何花樣。”王峯否決道。

“林時?這事跟林時有什麼關係?”李坤被王峯的話給說糊塗了。


“是這樣,林時的幾個客戶手上有着近一億的資金,於是我讓他打電話讓客戶買入你持倉的這個股票……”

“你說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發生。”李坤斬釘截鐵道。

“爲什麼不可能發生?”王峯一愣,問道。

“因爲他之前就勸我不要買這個股票。”李坤苦笑道。

王峯聽李坤說完,一下子就明白了問題的所在,林時早就看空計算機安全類股票,又怎麼可能讓客戶買進?

“可我看見他打電話給客戶的啊。”王峯道。

“你覺得他那樣的高智商會這樣容易屈服嗎?光是勸我不要買就來了三次……”

王峯掛了電話,趕緊打開通訊語音系統,把之前林時給客戶打的電話和今天林時給客戶打的電話進行對比,結果……王峯一下子就發現了其中的端倪,以前林時給客戶打電話都是隻報股票從不做預測,而且也不強制客戶買。

王峯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他不好再叫林時下來,因爲客戶已經對林時的話出現戒備心理了,再打電話的也無濟於事,事已至此,王峯嘆了口氣,只能希望後面幾天的行情好一點了。

林時當然知道自己的客戶不會買進自己之前所推薦的那個股票,因爲他之前就讓他的客戶跟公司對賭了,客戶也都是人精,哪裏會聽不出林時的話中有話?

然而有時候,越想事情變好,結果事情卻不如你的意,星期一股市開盤的時候,科達信息直接跌停,最終在星期五的時候,公司在虧了百分之三十的時候忍痛割肉把貨給出了,公司在這個股票上虧損接近1.5億,就在割肉出貨的當天,李坤就被公司給解僱了,重新換上了一位新的交易經理,這一天也被交易部的人統稱爲黑色星期五。

林時對這樣的結果唏噓不已,如果李坤當初能聽他的就好了,當週區塊鏈板塊這周累計漲幅6%,這還不算其中個股的漲幅,林時的客戶們在和公司對賭的時候,至少賺了三千萬的利潤!

——————————————————

(此書所有股票以及事件時間點都和現實不一樣,請大家不要對號入座哦,關注情節就好了。) 而分析部衆人在得知因爲計算機安全類股票,公司虧損近1.5億後,頓時都不說話了,而林時則保持沉默,對於這樣的結果他能說什麼?好在他的客戶都無條件相信他,最後在這場股市遊戲背後賺了不少錢。

最後,歐穎倩實在忍受不了這樣尷尬的氣氛纔開口找了個話題:“比特幣自計算機安全類股票暴跌之後,已經漲到了2500M元。近15000華夏元!”

歐穎倩這麼一說,衆人更加沉默了,數字貨幣漲了,區塊鏈概念股自然也跟着水漲船高,而他們之前可是堅決反對林時做多區塊鏈概念股的提議的。

“聽說交易部經理要換帥了。”杜文建連忙轉移了話題。

“是啊,聽說還是一個美……”呂銀東還沒說完就停了下來,他看到許沐從辦公室裏走出來了。

“經理好!”衆人和許沐打了個招呼。

許沐朝着衆人點了點頭,然後一臉誠懇的對着林時道:“我想我欠你一個道歉,對不起。”

衆人有些驚訝的看着許沐,他們可是頭一次看到許沐如此誠懇的向一個人道歉。

林時擡起了頭,把注意轉向了許沐:“事已至此,道歉已經沒用了。”林時的語氣有些冷淡,許沐神色卻更加誠懇:“是我看不懂當時的局勢纔會聽不進你的話,結果碰上了垃圾股票才導致公司的虧損不斷擴大……”

“我沒有在意這個事情。”林時語氣還是很淡然。


“那就好,新來的交易部經理讓你上去去她那裏一下。”許沐道,

“我現在就上去。”林時說完便起身朝着電梯方向走去。

此刻的交易部換帥是董事會下的決定,當聽說公司在一隻股票上一直虧了1.5億後,某董事長差點把手中的古董茶杯給摔了,1.5億!整整1.5億!就在幾天之內全部虧完了,儘管李坤這些年爲公司做出了不少的貢獻,但董事會考慮到這件事情所帶來的影響,還是決定撤掉李坤的職。

而李坤在股票出完的那一剎那才幡然醒悟,他掉入了一個賭徒效應裏面,四處到處都是迷霧和讓他固執己見的幽靈,一個做交易的最怕就是陷入賭徒效應,急於回本的時候往往會導致虧損進一步加大,李坤一直覺得這個效應只會出現在一些無腦的股民以及一些新手交易員身上,沒想到最後他嚐到了這個滋味……

林時進入交易部之後,發現很多交易員都正襟危坐,這樣的現象導致空氣中的壓抑成分變的越來越濃了,而趙六天則用怪異的眼神看着走進來的林時,“也許李經理聽了你的建議,恐怕就不會被撤職了吧。”趙六天心裏嘆了口氣,可惜這個世界上買不到後悔藥。

林時打開門,結果發現眼前這位所謂的交易經理,竟然還是個老熟人。

“怎麼?看見我就不說話了?我是老虎還是恐龍?”歐佳雯帶着一臉笑意道。

“沒,只是覺得你能當上交易部經理我覺得很驚訝。”林時道,此時他才仔細打量着歐佳雯,一身職業裝配深藍色的領帶給人的第一印象很精明幹練,不同於歐穎倩的囂張跋扈的大小姐氣質,歐佳雯相比歐穎倩來說文靜多了,舉手投足間都帶着一絲貴族的氣息,偏偏還長着一張初戀的臉,經過淡妝修飾之後,足以迷倒大部分職場男士。

不過……歐佳雯給林時的第一印象不是一般的差,先是濃妝,再是一身妖豔的打扮,又是嫵媚的姿態,和眼前這個神情嚴肅的女人完全不一樣。

“這有什麼驚訝的?在金融市場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看不懂形勢的人自然只能被宰割。”歐佳雯並沒有介意林時的態度,當她今天走進交易部的時候,當她說出她會成爲交易部經理的時候,她就知道,這個工作絕對不是鬧着玩的,她必須向父親展示她的能力!

“哦,那你叫我來有什麼事?”林時淡淡的道。

“公司在這次交易中虧損巨大,可以說幾乎已經虧掉了一個季度利潤,所以我想重振大家的信心與士氣。”歐佳雯說出了她找林時的目的。

林時微微一怔:“這個事情你找我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經過我多方面的打聽,發現你的一些好點子幫助公司賺了不少的錢,尤其是在選鋼鐵股的時候,要不是知道你很年輕,沒有什麼大的人脈關係網,不然我都要懷疑有人給你提供內幕消息了,當然,我找你來的目的想請你做我的幕僚。”歐佳雯說着便露出了一絲迷人的笑容,而她就是靠着這個笑容在很多男人之間來去自如的。

“不好意思,我一個小小的分析師可做不了你的幕僚。”林時拒絕了歐佳雯的邀請,先不說這幕僚是不是一個坑,林時光是看歐佳雯這麼年輕就知道沒有什麼工作經驗,林時幾乎都可以預想到加入之後都是幹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

“你是覺得我太年輕了,沒有什麼經驗嗎?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是斯坦福大學金融專業畢業,在高盛實習過,一些主流的理論以及金融衍生工具我都懂一點。”歐佳雯萬萬沒想到林時竟然會拒絕她。

“我不是覺得你年輕,我是覺得你沒什麼能力。”林時淡淡的道,李坤在的時候已經快五十歲了,還是靠熬年齡熬出來的,現在一下子換成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女孩,這靠的會是能力?

“再怎麼說我也是斯坦福畢業的?你怎麼能這麼說?”歐佳雯聽了林時的話頓時有些慍怒,要不是考慮到林時以後發揮的作用比較大,她都想朝林時發火了。

“哦,上任經理在的時候已經接近五十歲了,可他現在仍然被公司給撤職了,你覺得你除了家庭關係好一點之外,還有哪點比得上上一任經理?”林時見狀馬上又澆了一盆冷水。

“你這是在敬酒不吃吃罰酒!”歐佳雯的聲音忽然變的有些尖銳。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林時淡淡的道。 “你……”歐佳雯被林時的話給氣到了,她從來沒見過如此不識趣的人,她已經把姿態放的很低了!

歐佳雯深吸一口氣,儘量用溫柔的語氣道:“我會證明我的實力的,到時你再加入我的團隊也不遲。”

林時微微一愣,本來他想激怒歐佳雯的,從而讓歐佳雯打消讓他加入的這個想法,沒想到歐佳雯竟然一下子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氣,林時頓時覺得這個女人肯定不簡單!

“那我就等着你的證明了,歐經理!”林時帶着一抹神祕笑容說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歐佳雯表面平靜的說道,心裏卻冷哼了一聲:“就知道裝清高,等到時候看我怎麼整你!”

林時回到分析部,就發現歐穎倩有意無意的看了他幾眼,明知故問道:“怎麼樣?見過經理了吧?是不是大美女?”

“不是美女,比較醜,你們最好別抱太大的期待。”林時笑道。

“看你笑的這麼燦爛肯定是個美女。”杜文建一臉壞笑道。

“到時你就知道了,今天的股市情況怎麼樣?”林時問。

“額……這個嘛。”周芸夢尷尬的摸了摸腦袋。

林時沒想太多,自己用手機打開了行情軟件,發現……今天區塊鏈帶頭暴漲!計算機安全類股票全部領跌,這個事情在林時意料之中卻又在意料之外,他早就看出了區塊鏈的端倪,勒索病毒是一個對他來說有利無害的催化劑!

林時主要檢查了一下他所推薦的幾個股票,發現漲的都還不錯,不得不說炒短期題材股,如果對消息面把握的到位的話,那肯定是可以賺不少錢的!隨後,林時發了個消息給譚玥,讓譚玥跟他的客戶們說一下,適可而止出貨就好,不吃最後一塊肉。

而譚玥收到消息後自然是照做了,在幫林時傳話的這段時間,她覺得是這輩子最好賺錢的時候!只需要接接電話,管理一下客戶資料就可以和林時平分提成,而她在打林時客戶電話的這段時間才知道,什麼是真正有素質的客戶!漲了也不驕傲,跌了也不自亂陣腳,除了對林時的信任之外,她發現這些客戶的性格和心性都比較好!可能就是最近瘋傳的佛系客戶吧!

譚玥在打完電話之後,王峯突然急忙的從辦公室裏走出來,來到譚玥的旁邊,譚玥正專心的看着股市新聞,直到她餘光看到王峯的時候才注意到王峯正看着她!

“怎麼了,經理?”譚玥疑惑的問道。

“小譚啊,自從林時走後,你就是銷售部的一把手啊!就在剛纔你就創造了一筆巨大的業績!”王峯興奮的說道,員工開單他那裏可都是有提示音的,當然……只針對十萬以上的金額。

“開單?我最近沒開發什麼客戶啊?”譚玥懵了,她甚至有些懷疑王峯是不是搞錯了。

“哎呀,你就別謙虛了,你自己打開官網看一下吧。”王峯道。

譚玥帶着一絲懷疑打開了官網的個人信息,發現……在業績那一欄增長了270萬!

總裁令:女人哪裏逃 ,沒有搞錯吧?真的沒有搞錯!譚玥反反覆覆看了兩三遍纔看清楚,是的,就在剛纔,客戶們累計買了270萬的股票推薦服務!譚玥一檢查客戶名單,發現都是林時的客戶!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你肯定推薦了某個股票所以讓客戶賺到了大錢,所以他們纔會花錢買你的東西!”王峯道。

譚玥又有些興奮又有些苦澀,她打電話都是求客戶買的,林時的客戶是主動送錢的,她想,這就是銷售之神和銷售人的區別吧,相比林時的客戶,她的客戶可謂是小巫見大巫……

“經理,這都是林時推薦的股……咦?又增長了30萬?達到了三百萬?!”譚玥還沒說完發現業績竟然又莫名其妙多了二十萬!她馬上看了看客戶名單,發現這個客戶是她的客戶!沒錯! 帶著美女去修仙 ,就是她的客戶!

“不過……我推薦給這個客戶的好像也是林時推薦給他客戶的股票……”譚玥想到這個結果頓時興奮了起來,既然林時推薦的股票這麼準,那她不是可以以後全部推薦林時所推薦的股票?

那她只需要動一動手指,打一打電話,然後就能坐穩銷售部電銷冠軍的位置,她甚至想到以後在H市買下別墅和豪車的日子了!

而吳均在得知李坤被東坊證券撤職以後,差點興奮的把電腦給砸了,“之前水蘭方的一口氣總算是出了!和我作對?九條命都不夠你輸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