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不要,我不要這個,我要那個藍色米老鼠的…嗚嗚~~~”

“這….這可不好辦了,那個氣球就剩下一個了…”孩子一聽哭的更加厲害了,就在這個時侯,天上的氣球忽然停住了,而且緩緩的下降.孩子的哭聲也停了,眼淚汪汪的盯這空中…孩童在3週歲之前,因爲天靈蓋沒有完全封閉,是可以看見鬼怪陰靈的,此時的楊浩一面衝這孩子眨眼,一面做禁聲的手勢,示意他不要說話,單手拽這氣球緩緩的落在了孩子面前,把繩子交給了他.隨後做了個鬼臉,瞬間就把孩子逗笑了.兩個大人不住的揉搓這眼睛..

“我沒看錯吧???氫氣氣球怎麼會向下落?還穩穩的落在了孩子的手中??”攤主一臉的不可思議,可是孩子的媽媽卻沒在意這些,只要她的小寶貝高興了,比什麼都強.正當這個時侯,一個黑色的人影從道路旁的衚衕裏竄了出來,一把搶過了這個女人的挎包,拔腿便跑,這個女人被突發的狀況驚的愣了一下,隨後便追了過去……. “搶劫拉~~~”女人追着劫匪逃跑的方向追趕着,小攤攤主一看有事發生,竟然推這攤車跑掉了.孩子站在原地,雖然他年齡小,但是也能分辨是非,剛要哭出聲,卻又咽了回去,眼睛裏閃爍着淚光與恨意.

婦女的體力越來越弱,眼看着前面的劫匪就要消失在拐角處時,忽然覺得身後吹來一股冷風,帶着她的身體,如同飛一般推着她向前追去..就在劫匪四處打探無恙,覺得可以享有 ‘勝利果實’的時侯,就見這個女人駕着一股陰風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嚇的他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還我包來…….”女人被自己的聲音也嚇了一跳,怎麼這句話說的有點象電影裏女鬼的臺詞 ‘還我頭來’的調調呢..

“你….不還你~~你能怎麼樣???”這彪型大漢果然是捨命不捨財的人,自己摸點踩點了好一陣子,又跑了着一大段的路才換來的成果,怎麼可能輕易奉還??

女人的頓時怒氣升騰,不過又在下一刻就轉化成了退意.因爲大漢的手裏不知道什麼時侯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女人四下打探了一眼,周圍漆黑一片,沒有住宅,更是遠離鬧市區.自己不由得爲如何脫身擔憂了起來,面露懼色的往後退着…

“嘿嘿…這小娘們肯定是怕了我了,正好,長的也不錯,大爺我何不來個財色兼收?”楊浩在一旁窺探着這個劫匪的內心.

“小妞,本想着賺點錢就算了,可你自己跑來投懷送抱,你哥哥我哪能拒絕??來,和哥哥我樂呵樂呵..”這劫匪手持匕首,面露色相的緩緩走過來,女人一看大事不妙,轉身想跑,可爲時已晚..這大漢一下竄了過來,單手勒住了女人的脖子,另一隻手開始在這個女人身上上下游走,準備撕扯衣衫.

楊浩見不得不動手了,於是乾脆就上了這個女人的身.大漢只覺得掙扎的女人突然停止了一切動作,正納悶呢…胸前傳來了低沉的聲音.

“摸夠了吧??我這身子摸上去如何??感覺還說的過得去嗎????”此時楊浩已經控制了這個女人的神識.

這劫匪被這麼一問,反到鬆開了手.愣愣的站在那發傻,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此時只見這個女人站在原地,糊弄了把頭髮,整理了一下衣衫,淡淡的露出個笑容,看這自己.

“你不是想來個財色兼收嗎??姑奶奶我最近也是寂寞難耐,正愁沒男人安慰呢.你還愣着幹啥??過來呀…..”

這大漢徹底傻在那了,竟然象被招了魂似的一步一步都了過來,正想呢,世上當真有這樣的女人??錢被搶了,竟然還主動獻身??剛想到着,這女人就動了, 穿着高跟鞋的右腿擡到與肩高,直直的一腳踹了過來.

“噗…..”大漢被踹飛了好幾米遠,一臉的鮮血上面還扎着一隻高跟鞋.女人緩緩的走了過去,把鞋從這劫匪的臉上拽了下來,用他的衣服擦了擦從新穿回到腳上.

“哎…這女人的身體就是不行,力量和速度差太多了…不過對付你個小小的劫匪還是措措有餘的.”楊浩帶着這個女人的身體拿回了被搶的包,又一路飄回了孩子的面前,之後,從她的身體裏抽離開來.

“媽媽,媽媽~~~叔叔,謝謝你`~~”

“呵呵..不客氣,小朋友,你長大了想做什麼??”

“我要做警察,我要抓壞蛋..我還要保護媽媽….”楊浩高興的點了點頭,此時女人已經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大街上,而且剛纔被搶的包就在身邊,她起身看了看四周,仍然是漆黑一片,沒有一個人.

“怎麼回事??難道我是再做夢??”她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被扯掉的鈕釦,撕開的裙邊.所有的一切都證明這不是夢.

“來…寶貝,快走..快和媽媽回家….”女人抱起了正在衝着楊浩揮手的孩子,如同被驚的小鹿一般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楊浩的心裏泛起了一股難以言表的情感,如果那個攤主有點俠義精神,那麼這對母子也許就不會落入危機.世間的人那,已經變的自私自利.事不關己,誓不出頭.世界表面上是進步了,但在精神上,已經退化成了野獸一般原始.希望那個孩子長大以後不會被事態影響,不會冷漠無情,能成爲一名安良除暴的好警察吧.

感概了一會後,楊浩覺得世間差不多了,雲雪洗澡應該洗完了吧???於是他也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飄了過去.沒一會楊浩就出現在雲雪的臥室中.

“嗯???還沒洗完???”臥室裏並沒有雲雪的身影,只有呼呼大睡的一隻貓,雲雪還在…..嘿嘿~~~去觀光一下???楊浩忽然泛起了個惡作劇的想法,說對美女沒興趣那都是假的,身爲一個正常的熱血男人,誰不愛美女??只是雲雪讓師父開了陰陽眼,這個到是很麻煩,如果讓她發現自己偷窺她洗澡,還不把自己大卸八塊啊??不過窮則變,變則通.楊浩心裏頓生一計.

“譁~譁~~~”浴室外傳來了水流的聲音,顯然雲雪還沒有洗完.楊浩悄悄的飄到屋頂,只把頭伸了下來,這就是他爲止得意的計謀.浴室裏水蒸氣瀰漫着整個房間,讓視線受阻.楊浩似乎是求之心切,竟然把整個上半身都穿過了頂棚,這纔看見正在沖洗殘留在身上浴液的雲雪.

只看她雪白的肌膚上帶這亮閃閃的水滴,長長的頭髮從左側繞到頸前.雙手正在**上來回撫摸沖洗,高挑的雙峯猶如兩個仙桃映在眼前,纖細的腰,可以嬪美水蛇的柔軟,隨着雲雪的起身,能清楚的看的到她那雪白的腿筆直而修長,剛要把視線繼續上移…忽然身後不知道是誰,踹了楊浩一腳.

呼~~~雲雪只覺得身後一涼,回頭看了過去.

“啊~~~~你…..”

“我`~我…那個…他~~”楊浩頓時不知道說什麼纔好,明明知道侵犯了人家,但眼睛始終沒離開過雲雪的身體.

“你….你還看…….給我出去~~~~”雲雪一臉通紅的叫喊到.楊浩聽到喊聲才發現自己的失態,連忙起身飄了出去..

“TMD,哪個王八蛋踹了我一腳,給我滾出來~~~~”

“我就在這….不需要滾啊~~~”一個輕柔的女聲傳了過來….

楊浩回頭望過去,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女人站在自己家的屋頂上.

“你是誰????”楊浩瞬間平息了打鬧的情緒,一臉冷酷的看着眼前的人.

“唉呦~~~好怕怕啊~~你不是喜歡美女嘛~~爲什麼對她那麼好,對人家卻這麼冷酷呢?”隨着這個女人的嬌聲望去,才發現這個女人說的一點沒錯…她的樣貌讓楊浩也是爲之一振,彷彿擁有這般容貌的人不會屬於人間.這個女人看上去比雲雪還要漂亮,白皙的面容,彎彎的眉毛,溫柔嫵媚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紅紅的嘴脣…不禁讓人浮想聯翩.不過楊浩並沒有被她的美貌所迷惑,這個女人身上沒有人氣,確切的說應該是沒有活人的生氣..

“我對邪物沒有興趣…….”楊浩冷冷的回了一句.

“幹嘛說的那麼難聽嘛~~~邪物邪物的,我要是邪物,那你是什麼呀….”楊浩想想也對啊,一個鬼說別人是邪物,聽起來確實挺好笑的.

“不用跟我彎彎繞…說..你來這有什麼目的?”

“我愛去哪就去哪,你管不着.不過我來這確實是有目的的…..嘻嘻”這個女人邊說着,一邊在房頂上走來走去,一臉笑容的看這楊浩………….. 楊浩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心裏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有一些似曾相識之感,又有一種對立的窘迫參合在裏面。

“。。。。”

“你調查我??”楊浩略微感到了一絲緊張,自己的事情在政府方面是高度機密,百姓更是不可能知道內部信息,她是從哪查到的呢?

“不用調查,東條英機的這次失敗似註定的,幾十年前我就告訴過他,不可能成功的…..哎~~~”楊浩聽了她的話後一頭霧水,幾十年前??東條英機都是個老頭子了,可面前的這個女人從相貌上看,頂多也就是個19歲前後,怎麼可能認識東條英機??不過她身上並沒有人氣,如果是鬼或者是妖,那就不奇怪了.

“好了,不和你繞圈子了,實話告訴你吧,我這次來是要提醒你,你身邊的人要有危難,東條英機事件只是一個開始,希望你們做好準備吧.”這個女人說完了轉身就要走.

“什麼危難??東條英機事件只是開始是什麼意思??你到底是誰?”楊浩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不過這個女人動作奇快,身影已經消失在楊浩的面前,但半空中傳來了她殘留的聲音.

“一切小心吧,我是誰並不重要,以後你自然會知道.我並不是你的敵人,這就是你現在唯一要明白的..保重吧”

“喂~~~你…什麼人那,神神祕祕的來,匆匆忙忙的走.話都不講明白,趕這去投胎啊.”楊浩對這空氣吼了一句.

“啊浩,你再根誰說話啊??”雲雪此時擦乾了身子,穿着睡衣趴在窗戶上對着楊浩喊到。

“沒誰,一個神經病……”楊浩飄飄悠悠的來到窗前,看着剛剛洗刷完畢的雲雪,心裏一陣癢癢.腦子裏又浮現了雲雪在浴室裏的那一幕…..

“看什麼那……”雲雪發現楊浩的眼神有點怪,馬上意識到剛纔浴室裏的事情,不僅臉一紅,側過了身去….

“對了,明天我過生日……”雲雪馬上轉移了話題,打破了尷尬.

“明天麼??那你想要什麼禮物??”

“噗嗤”雲雪一下子笑出了聲..

“怎麼?鬼先生…難道你想去商場購物??服務員看的見你嗎??就算看見了還不嚇個半死呀?”

“也對哦~~~”楊浩一想也確實是這麼回事…

“這樣吧,我的銀行卡你拿去,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當是我送你的禮物吧”楊浩想出了一個通融的辦法.

“這可是你說的,我買多了你不準心疼…”雲雪一臉正經的說道.

“隨便你拉,那卡里最少50多萬,難道不夠你買的?花光了我都不介意,反正我現在是鬼,要錢也沒什麼用…”

“好…那明天早上見~~~”雲雪高興的和孩子般一蹦一跳的去睡了,楊浩自然也飄回到龍珠中.不過他可沒有休息,腦子裏都是那個神祕女人說過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她要告訴我什麼?

天漸漸的亮了,紅色陽光漸漸的變強,太陽也露出了全貌,藍藍的天上散佈着稀稀落落的白雲,清涼的海風帶給人們絲絲的清涼。。。

楊浩早早就從龍珠裏跑了出來,飄在牀上方,看着還沒睡醒的雲雪. “這個丫頭,老大不小的了,怎麼還和小孩子一樣,睡覺夾被子呢”楊浩一臉壞笑的看着眼前的睡美人,輕輕的飄到她耳邊,對着她那小小的耳孔吹起了涼涼的小風.

“哎呀..誰呀..討厭…”雲雪閉着眼睛用了幾下之後,翻了個身,準備繼續懶牀. 楊浩忍住笑,不勝其煩的繼續着吹風工作,大有弄不醒她誓不罷休的架勢.

“誰呀,煩死人啦….”雲學終於忍受不了這百般的干擾,一屁股坐了起來,嘟着嘴,滿眼怒火的看着發瘋般狂笑的楊浩.

“你個混蛋~~~~”雲雪抓起枕頭就仍了過去,可楊浩輕輕一躲,枕頭就砸到了另一個無辜的倒黴蛋.

“喵~~~~”虎頭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一下子蹦起老高.

“大小姐,你幹什麼呀??”虎頭見原來是再家裏,抖了抖身上的毛,揉着眼睛不滿的說道. “你問他…”雲雪用手指着楊浩…

“大哥,你不用睡覺,別人還不能睡啊??有點功德心好不好嘛…”

“快起來吧,兩條懶蟲,太陽都曬屁股了…雲雪你要是不抓緊出去,可趕不上商場的優惠活動了哦”

“哎呀,怎麼這麼晚了~~~”雲雪看了看牀頭的鬧鐘,指針分別再9個6上面停留着,隨着話音剛落,這丫頭就跳起身來跑出去洗漱了.看來購物對女人的誘惑堪比魚和虎頭之間的關係.

“她怎麼了??”虎頭一臉無奈的看這雲雪的背影說到,

“一個冤大頭再她生日的時候給她個實力不小的銀行卡,可以讓她瘋狂購物,你認爲她能不激動??”

“那個冤大頭是誰啊??”虎頭剛問完,就看見楊浩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尖…

半個小時之後,雲雪梳洗完,又用了10分鐘穿戴好,就準備招呼這虎頭出門.

“我不去了,你們倆去吧,我還想睡一會….”

“虎頭,虎頭…難道你不想吃魚????”

“魚????想想想想想…走走走走走~~快快快快快…”楊浩看着眼前的這一對活寶,無奈的搖着頭..跟這出了門…..

大街上車來車往,雲雪開着楊浩的 “牧馬人”帶着一隻貓穿梭再街道上,美女于越野車的結合,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但是大家恐怕都看不見在副駕駛座位上,正發感慨的楊浩.沒過多久,車子就來到了DL市最繁華的購物區,停好了車以後,一行人進了商場.

“我們從哪開始呢???哎??那件衣服 好漂亮啊~~~”雲雪也不等楊浩他們有什麼反應,自己就跑了過去,虎頭P顛P顛的跟在後面,楊浩自然不用說,一個字~~飄~~~

“好看嘛???”換好衣服的雲雪站在楊浩面前,徵求着意見.

“恩…好看..”楊浩貌似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件衣服呢???”

“也好看….”

“那我換一下看看??”楊浩和虎頭看着飛奔而去的雲雪,額頭上不約而同的出現了乒乓球大的汗珠.

到不是因爲楊浩在乎錢,而是逛街對他來講是最無聊的,虎頭則一直在惦記的自己的魚什麼時候能吃的上.不過雲雪興致正在高漲,這一鬼一貓見她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也就不好打擾.就這樣,兩人跟這雲雪的屁股後頭這轉轉,那看看.一直都沒停過,直到路過一家首飾店的時候…..

“哇….那條項鍊好漂亮啊~~”

“漂亮你就去試一試….”

“不要吧~~~好貴的…..”雲雪嘴裏邊嘟囔着,邊走到了櫃檯前.

“小姐,這條項鍊可以拿給我看看嗎??”

“好的….諾…給您….”

“好美啊…..”雲雪看上的是一條帶有克拉鑽的白金項鍊,細細的鏈身下,一個阿諾多姿的仙女,單手託着一顆2克拉的大鑽石.無論怎麼看都是光彩奪目..

“小姐,我們這的鑽石質量絕對優質..您看這切割…這透明度…..”服務員開始了長篇大論.

“喜歡就買下吧…”

“好貴啊~~真的好貴的..”雲雪一邊喊這貴一邊死死的攥這它不放.

“小姐,如果您要購買,正好趕上本店活動,這條項鍊原價57萬,現在打5折,您只需要支付28萬就可以…”

“真的要買嗎??”雲雪擡頭看着楊浩.

“當然要買….這麼漂亮的美女配着顆鑽石,簡直是天衣無縫….”雲雪愣了一下,因爲這個聲音並不是出自楊浩之口. “我認識你嗎??”雲雪回了他一句.

“對不起~~我沒興趣和你相識.”雲雪本身就很討厭上前搭訕的男人.所以一口拒絕了他.

“小姐,這樣吧,這顆鑽石我送給你,就當咱們交個朋友,你看怎麼樣?”

“你聽不懂話嗎?我沒興趣和你認識,另外,這顆鑽石本就是我男朋友送我的,不需要你來賣人情.”

“別TM不知好歹,我們李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臭娘們,給臉不要臉..”這男人身旁另一個保鏢粗魯的罵了雲雪2句.

“小姐,給..這條項鍊我要了.”雲雪沒有理睬他,把銀行卡交給了服務員.可這個服務員竟然站在那不動,並沒有去刷卡,而是一臉猶豫的看着眼前這個男人.

只見他對着服務員搖了搖頭,這個服務員就站到了一旁彷彿變成了蠟象一般不言不語一動不動了.

“怎麼??你們就這麼做買賣??如果不賣,麻煩把卡還我.”雲雪似乎看出了點門道,於是衝着服務員就走了過去.剛邁開兩步,就被這個男人攔了下來.

“小姐何必心急,卡我們肯定會奉還的,這家珠寶店裏的東西,如果還有你能看上眼的,儘管拿…錢不錢的無所謂,我還真沒把這點錢放在眼裏.”這個男人趁者伸手攔下雲雪的一剎那,變態般的用鼻子去嗅了嗅雲雪的體香,忽然他的眼神變換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

“這家珠寶店的東西和你的人一樣,都讓人這麼討厭,趕快把卡還我,不然我要報警了”雲雪似乎有些着急,可楊浩在半空中到是來了精神,他到要看看這幫齷齪的公子哥能幹出什麼事來,於是在一旁不聞不問.虎頭也是一動不動的盯着那兩個素質地下的保鏢,如果有動作,虎頭會在0.0001秒之內取對方性命.

“報警??小姐,我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並沒有惡意,報警…有那麼嚴重嗎?”

“有…你們拿了我的卡不還,這算什麼???”

“把卡還給她….”這個男人遞給了服務員一個眼色之後,卡被送回到雲雪的手中.

見此,雲雪轉身就要走…

“哎 等等,這個你拿着….當我送的也好,當你男朋友送的也好…..”

“不需要…….”雲雪一口回絕了他.

“你爲什麼這麼固執?你說你有男朋友,那他在哪?象你這樣一個美女,沒有男人保護是很危險的,不如…..”

“不如跟了你???”男人聽雲雪這麼一說,還以爲有轉機,不住的點頭.

“妄想…..”雲雪仍下一句話之後,頭也沒回徑直的走了出去.

“李總,這小丫頭太不識擡舉了,用不用我們去搞一搞她??”

“你們都給我聽着,這個女人是我的.誰敢動她一下,別怪我無情…..”這個男人對着雲雪離開的地方邪邪的笑了笑..領着保鏢離開了.

“你剛纔爲什麼不幫我????”雲雪責備的語氣上帶着委屈的問道.

“要我怎麼幫??我是一個鬼啊,揍我也揍不到他,罵,他也聽不到…”

“哼~”雲雪乾脆扭過頭去,不說話了.

“哎..對了雲雪,你男朋友是誰啊?我怎麼也不知道這事呢??”

“你……”雲雪一臉通紅的指着他,似乎有生吃活剝了他的衝動.

“呵呵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咱們去吃飯吧,虎頭的眼睛都變了7次顏色了..”

雲雪聽了這話,心理總算舒服了一些,但臉上仍然帶着怒意的開着車離開了.

車在一家名叫 ‘空中花園’的地方停了下來,楊浩等人下了車.來到了這個純綠色空間的餐廳,爲什麼說是綠色??因爲餐廳裏的一切設施都採用叢林的樣式,甚至連座位都是被裝飾成了樹樁一樣,整個餐廳裏的植物更是多不勝數,讓人有一種在森林裏野餐的感覺,這樣的環境能立刻舒緩人的內心.

這一點在雲雪身上體現的比較明顯,剛纔還是怒意未消,現在卻消減了一大半.點了菜之後,服務員詫異的拿着菜單離開了.因爲在他眼裏只有一人一貓.點這麼多菜,能吃的完嗎????不多會,菜上全了..雲雪和虎頭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來.楊浩呆在空中,無聊的很,雲雪一時半會是不會搭理自己了,那隻讒貓此時吃的正香自然不會理他.於是他試着調用起了新功能.用心讀着飯店裏每個人的心聲.

“嘿嘿,差不多了,再讓她喝點,我晚上就能…嘿嘿”聲音傳自角落裏的一個男人的身上.楊浩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僅接着窺探着別人的祕密.

“黃總,那份合同我們就說定了,我出錢,你出技術和人,利潤6-4分.”

“好好好,沒問題…來乾杯….”2個男人在似乎是在談生意,但是楊浩從這個叫黃總的人心中聽到了真實的想法.

“反正我的公司快倒閉了,能騙點錢就是點錢,不然以後跑路都困難”

“哎..看來又有人要倒黴了,現在的人怎麼都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們引以爲豪的禮儀廉恥都跑到哪去了?”楊浩在聽了這個姓黃之人的心聲後,把思緒收了回來,這樣的心聲讓他感到可怕,如果繼續發展下去,那我們這個5000年的文明古國會變成什麼樣???

“啊~~好飽啊~~~~”雲雪用餐巾紙擦了擦嘴,看着正在雙爪抱着魚頭猛啃的虎頭,不由得笑了出來.

“吃飽了吧???咱們去夜市逛逛吧”楊浩突然衝着雲雪提議到.

“恩 那走吧…..”雲雪吃過了飯,心情好了不少,見楊浩主動提議,也就沒有拒絕,一把抱過了虎頭就往外走…飯店裏,只留下了還在詫異的服務員, “她剛纔和誰說話?”……..

轉眼見雲雪出現在熱鬧非凡的夜市上,這走走,那逛逛,楊浩則一直陪着她有說有笑,再也沒有用他的新能力去窺探別人的心思.而虎頭則悶悶不樂的想着那沒啃完的魚頭.

一直逛到晚上10點多,他們三個纔打算回到家門口.雲雪忽然站在門口不動了,眼睛定着楊浩好半天,才緩緩開口說到.

“你討厭我嗎??”

“怎麼會呢??幹嘛這麼問?”

“那你喜歡我嗎?”楊浩被她奇怪的問題弄的暈頭轉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說話呀,你喜歡我嗎??”雲雪再次追問,楊浩看了看她的眼神,心裏有一種怪怪的感覺,他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但也沒有答案.不過現在不表態也不行了,於是楊浩點了點頭..

“謝謝你..楊浩…”雲雪露出一個深深的笑容之後就進了屋,虎頭在一旁學着雲雪的語氣重複着剛纔的話,被楊浩一口冷氣吹的渾身直髮抖,連跑帶顛的進了屋.楊浩看着這個生活了多年的家,裏面有自己最親的爸爸媽媽,可此時自己已經是個鬼的事情萬萬不能讓父親看出端倪來.而且那個神祕的女人曾經說過,自己身邊的人要有危難,難道是師父??於是,他朝着一陽叔的家飄了過去.

“雲雪,你回來拉?????”楊媽媽見雲雪進了屋,一臉笑容的迎了過來.

“恩…阿姨,不好意思啊,回來的有點晚”

“沒事沒事,對了,這個包裹是給你的,下午6點多就到了….”

“啊???阿姨,是什麼人送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