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道清脆無比的聲音響起,這個神話的臉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而後整個人被抽飛出去,與他的主子顧華容一樣,掉入了湖中。

而另一個神話見事不好,抱起顧華容就向遠方逃跑。

「想跑?」

無名冷哼!

身形頓時消失在原地。

砰!

一腳將另一個神話和顧華容直接踢了回來,直接砸到地面,落在顧銘身上三米之處。

一瞬間,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目瞪口呆。

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人又是誰?他居然這麼厲害!

顧神尊被抽飛了,想逃跑又被人給踢了回來。

此時,不管是那些想要依附顧華容的人,還是陳鴻飛兩兄弟帶來的人,全都驚恐,跟見鬼一樣的看著無名。

他們可是聽到無名叫顧銘主人的。

手下人都這麼利害了,那麼主人呢?

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他們到底是誰?

申海市什麼時候出現這種人物了!

「你們想幹什麼?告訴你們,我們是東北顧家之人!」被踢回來的那個神話,口吐鮮血,懷裡護著已經昏迷的顧華容。

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恐懼,只因為對方太強了。

就算是家主親臨也不見得是對方的對手。

他們到底是誰,看樣子好像和少爺有仇!

「東北顧家之人?哈哈……真的好狂妄呀!你們是東北顧家之人,那我算是哪個顧家之人呢?」

顧銘負手而立,淡淡開口。

眼中閃過一絲傷感。

他算是哪個顧家之人。

顧銘這一脈,爺爺被殺,父親被害,二叔和小叔為了躲避東北顧家,遭受十多年之苦。

而今天,他們竟然來壞自己的名聲。

嬸可以忍,叔叔卻不能忍!

「你,你也是顧家的人?我怎麼沒見過你?」這個神話不由一愣。

顧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冰冷的說道:「看你的年齡應該知道當年之事了!告訴我,為什麼要殺我爺爺,又為什麼要殺我父親。否則他就是你的下場。」

話音落,一聲凄慘的叫聲從遠處傳來。

神話轉頭看去,頓時臉色蒼白無血。

只見自己同伴被人從湖中提了出來,一條胳膊已經被直接扯了下來。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鮮血如噴泉一樣的向外噴涌著。

而動手的那個人就是剛才將自己踢回之人。

「不說嗎?無名,直接滅掉吧!」

顧銘淡淡的開口,目光看去沒看身前這個神話。

「你們到底是誰?我們好像沒有得罪過你!」

無名手中抓的那個神話忍著疼痛,虛弱的問道。

「你們假冒我主人之名,在申海市行騙,你說有沒有得罪我們。你們東北顧家與我主人有著血海深仇,你說有沒有得罪我們。你們的少爺顧華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的主人,你說有沒有得罪我們。」

無名每說一句話,空中便會出現一道血霧。

這個神話的四肢,全部被無名扯掉,扔到了空中。

他本可直接殺死這個神話,但是為了給申海市這些人警示,他私自做主,選擇了這個殘忍的手段。

果然,岸邊的那些人此時嚇的臉色蒼白,許多人已經嚇癱倒地,更有的人已經跪下。

當然,這些人都是依附顧華容的人。

反觀陳家兄弟以及他們身後的人,卻是一臉的激動。

雖然臉色也有些蒼白,有的人忍受不了這血腥的場面,不斷的反胃外,他們內心是無比的震撼,同時也暗慶自己的選擇。

「你,你是二少爺一脈的人?不,這不可能!二少爺一脈是不可能成為武者的。」

顧銘身前這個神話強者,終於意識到了顧銘的身份,滿臉的驚恐。

而這時,他懷裡的顧華容醒了過來。

「小子,我要殺了你!族爺爺,幫我殺了他!」

顧華容大聲嘶吼著,根本沒有看到神話強者的臉有多麼的難看。

轟!

無名將手裡那個神話扔到了岸邊,正好扔到顧華容等人面前。

「大膽!敢對主人無理,死!」

無名大怒,虛空抬起右手,對著顧華容凌空一提,就見顧華容一下子從那個神話強者懷裡飛了起來,懸浮在半空中。

顧華容在空中不停的掙扎著,臉色已經憋的發紫。

這個神話想要出手去救顧華容,可卻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

清晰的感覺到,身上有種無形的力量將他束縛住了。

額頭上冷汗直流,驚恐的看著無名,顫抖著聲音問道:「你,你是修……」

啪!

話還沒說完,就被無名隔空給扇了一個大耳光子。

「閉嘴!你再敢多說一句,死!」無名冷哼。 「無名,把顧華容先放下來!」

顧銘淡淡的開口。

「是,主人!」

無名恭敬的回答,手一松,顧華容從半空中直接掉到地上,摔的是七昏八素。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眾人再次目瞪口呆,看著顧銘,無比的懼怕。

「你猜對了,看來你應該知道很多事情!」

顧銘冷哼,啟用搜魂術。

果然沒錯,當年他們殺死爺爺的時候,這個人就在現場,而且是他出手殺死了爺爺。

至於父親的事,在這個人的記憶中並沒有查到。

就在這個時候,顧華容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滿臉的猙獰,怒不可遏。

身為東北顧家的大少爺,什麼時候受過這種侮辱。

此時,竟然被人打了不說,身邊的兩個神話強者,一個被廢,而另一個已經心灰意冷,眼中滿是死灰色,已經放棄了反抗。

「小子,你死定了!」

顧華容爆喝一聲,掏出一顆紅色丹藥,直接塞入了嘴裡。

「啊……」

凄慘的叫聲從顧華容嘴裡發出,同時,他解除了身上隱藏氣息,鍊氣四層的實力呈現出來。

而服下那顆丹藥后,他的實力在不斷的攀升著,很快便到了鍊氣九級。

暴增丸!

這是顧銘在顧華容記憶中知道的名字。

暴增丸可以短時間內將使用的實力提升到該等級的最高等級。

可是副作用也是十分恐怖的,服用者三年內實力不僅得不到提升,反而還會下降。

另外,對身體的損傷也是非常大的,五臟六腑會失去一半的生機。

眾人不由大驚,因為顧華容這次突然的爆發,竟然是那麼的恐怖。

剛才他們還在猜測,顧神尊是不是假的。

可現在看來,人家是真的,只是不輕易出手罷了。

頓時,那些依附顧華容的人,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這種有力量的感覺真的不錯。小子,你馬上就要死了,讓我知道你的名字,我不殺無名之輩!」

顧華容大笑,浮在半空中,也不下來,看上去十分的拉風。

「你假冒我,竟然不知道我叫什麼?」顧銘冷笑。

顧華容一聽,眉頭緊鎖,驚訝的說道:「是你,你是顧銘?!」

「沒錯,我就是顧銘。」

顧銘看著空中的顧華容有些礙眼,虛空伸手一抓,隨後用力的向地面砸去。

顧華容頓時一怔,感覺到一股巨大力量抓住了他。

別說是出手了,就是想掙脫而出都不可能。

忽然,他感覺身體被猛然拉扯,迅速下墜。

大地在他的眼中快速的放大。

轟!

一個大坑出現在眾人面前。

顧華容口吐鮮血,躺在大坑裡不斷的抽搐著,兩眼發直。

「這怎麼可能,他為什麼會這麼強?」

顧華容無力的嘀咕著。

「你,你住手!看在大家都是一脈的份上,還請你放過少爺吧!」

那個神話回過神后,立馬跑到坑前,將顧華容救了出來。

並且掏了一顆丹藥正準備塞進顧華容的口中,突然丹藥消失了。

「高效療傷葯!」

顧銘看著手中的青紫色的小藥丸,不由一怔。

他只在顧華容的記憶中見過,並沒有見到過實物,如果看到這個高效療傷葯,感覺很是新奇。

「切,只不過是最低級的六陽傷丹罷了,也值得你這麼稀奇!」

忽然,顧銘的識海中傳來了那個女人嘲諷與不屑的聲音。

顧銘一聽,呵呵一笑,心中說道:「對你是不稀奇,可是對我來說卻是很珍貴的,如果我上次手中有療傷葯的話,也不會傷那麼重。對了,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嗎?」

「我叫龍千兒!我怎麼把名字告訴你了。顧銘,你竟然趁我不注意騙我說出名字,這件事我哪你沒完!」龍千兒咆哮起來。

而顧銘卻滿不在乎。

如果龍千兒想要收拾他,早就收拾了,還能等嗎?

顧銘懷疑,這個龍千兒一定是因為什麼原因被困在先天神珠中了。

跟夜尊接觸多了,顧銘自然對修真界的事情也了解了許多,至少他不是小白。

「龍千兒,名字很好聽!我想你一定非常漂亮,就跟仙女一樣。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見到你的真容。」顧銘心中說道。

女人都喜歡別人誇自己漂亮,龍千兒也不例外。

聽到顧銘的稱讚后,龍千兒立馬由咆哮變得溫柔起來。

揚著頭,得意的說道:「那還用你說,本公主可是最漂亮的。想見到我,那就給我找靈石就行了。」

「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找到靈石,為了見你,讓我刀山下油鍋,我也願意!」顧銘說道。

「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送你幾個療傷的藥方吧!」

說著,龍千兒在先天神珠內雙手快速舞動,兩道靈力打入了小天內的九龍鼎內。

「好了,我已經將藥方打到九龍鼎內,一共三種玉液金丹、回春秘丹和涅盤丹。」

「玉液金丹是普通的療傷丹藥,元嬰以下,不管受多重的傷,服用半顆就夠了。回春秘丹,只要你有一口氣,服下后瞬間傷勢全無。涅盤丹,是最頂級的療傷葯,它的使用方法有所不同,這種丹藥必須將其融入神識之中,哪怕你被敵人轟的連渣都不剩,只有你的神識在,你就可以重塑肉身。」

聽了龍千兒的話,顧銘頓時大吃一驚,先不說涅盤丹,就是前面兩個都夠逆天了。

「我說的這三種,小天地里都能煉製嗎?」顧銘急忙問道。

「當是大白菜呢,除了玉液金丹,另外兩種暫時煉製不了,小天內的藥材種類太少了。而且有許多是修真界才有藥材,你們這個世界上並沒有。」

龍千兒白了顧銘一眼,隨後打了一個哈欠。

「不跟你說了,我要睡覺了!下次別有事沒事的,傻驚訝。你一驚訝神識波動就大,影響我睡覺!」

龍千兒埋怨一聲后,便閉上了眼睛。

「喂?」顧銘叫了一聲,沒人回答。

他知道,龍千兒或許是睡覺了,或許是不想再理自己了。

不管怎麼樣,既然九龍鼎能夠煉製出玉液金丹也是不錯的。

從神識中退出來后,顧銘冰冷的看向顧華容和那個神話。 見顧銘在發獃,那個神話又掏了一顆出來,快速的塞進顧華容的嘴中。

無名淡淡的掃了一眼,並沒有阻止。

只見丹藥入口,顧華容蒼白無比的臉漸漸的恢復過來。

跟個沒事人一樣,站了起來。

「顧銘,就算你是神尊又如何,你是鬥不過我們東北顧家的。」

顧華容的話一說完,那個神話的臉都綠了。

他真的懷疑自家少爺的腦袋是不是被打壞了,難道什麼情況還看不出來嗎?

此時,他想死的心都有。

「東北顧家?就先拿你開刀吧!」

顧銘冷笑,虛空一指,一條火龍衝天而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