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不要,爲什麼我的金身不起效果,這般脆弱……!”有的強者直接就顯出了億萬丈金身,企圖抵擋着衝擊,不過卻被一碰就碎的一塌糊塗。

“看我不朽不滅,虛無重生,重組身軀,快,快,快啊,啊……!”又一名無上強者被數顆“流星雨”正面擊中,企圖在虛無中重組身軀,卻不想被包裸着“流星雨”那層偉岸的力量,一瞬間就磨滅了神識意志。

“快,快……,快掉頭,往反方向遁走,此勢不可擋,快啊……”一名頂級天道境強者想中途掉頭遁走,不想下一刻就被“流星雨”擊中隕落,化作了飛灰。

“讓開,讓開,別擋吾路,擋路者死……!”一尊半步混沌境的無上存在,在人羣中企圖殺開一條血路遁走虛無,可惜人擠人,一時衝不出去,耽擱一會,就被“流星雨”擊中,被其中偉岸的力量磨滅了無上身軀,連真靈殘識都沒逃掉,化作了飛灰。

“…………”

“…………”

這一刻,不管是混元聖境,天道境,還是半步混沌境,也不管是億萬丈的金身,不死不滅身軀,無上法體等,都顯小甚微的被屠戮着!

一時間,現場都化爲了一片森然屠宰地獄,血流成河的組成了一條條無邊無際的血色殘肢廢體大河,其流趟在虛無永恆無限多元宇宙界海之內,怨氣沖天!

那些一旁虛無中觀看,提前遁走的無上強者,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這一幕,渾身發寒,手腳冰冷,被嚇的都不知所措了起來!

片刻時間後回過神來,都紛紛譁然不已,神識在虛無交流着,並推算了一下,發現這些“流星雨”過不了多久就會繼續的向這邊飛來後!

就都紛紛四散回到了一個個無限多元宇宙之內,因爲衪們要回去準備抵擋和防禦,這一波即將到來的衝擊浪潮。

半步永恆真域諸天封印通道前,幾尊半步混沌境的強者,在看到了那觸目驚心的一幕後,都失神着,看着那些平常裏對於別人來說都是高高在上的無上存在,在這一刻都在被一批批收割似的屠戮着,就恍然如夢如幻般不可置信!

“這,這,這簡直是不可置信啊,真是太慘烈了,逃都逃不掉,強者都在這一刻成批的隕落……!”一名半步混沌境的無上存在,在回過神後喃喃自語道。

“是啊,到現在我都還覺得不真實,猶如夢幻泡影一般,還好我們當時一起沒有衝上去,不然現在那裏就是我們的隕落之地,這還真得要感謝命運主宰的提醒,”五行主宰心有餘悸的說道。

“是啊,是啊,命運主宰,還真的多虧了你的提醒,不然我們現在還真的不知會怎樣呢,我們都欠你一份大人情!”一旁一尊半步混沌境的強者對着一邊沉默的命運主宰說道。

“是啊,那邊那些隕落的強者,上一刻還想圍攻,羣毆我們,下一刻就成批成批的隕落了,這不得不說真是個諷刺啊!”又一尊半步混沌境的強者玩笑似的諷刺道。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命運主宰開口說道:

“各位,事情還沒結束,我感應到了死亡氣息還在繼續的蔓延着,並迅速的向我們這邊而來,我們要做好準備應對衝擊才行,不然的話我們的下場比祂們好不了哪裏去!”

說着就帶頭退守進了諸天封印通道之內,其他的半步混沌境強者見狀面帶驚色,又忐忑不安的跟着退守了進去,因爲衪們心裏實在是沒有什麼信心,能抵擋的了接下來的衝擊浪潮!

衪們在退守回到了天淵帝城中之後,便吩咐了帝城中的衆多強者,全力開啓封印通道的封印大陣,和帝城中的連環防禦大陣,並且幾尊半步混沌境無上存在親自作爲陣眼鎮壓着大陣,讓其發揮出大陣最大的防禦威力!

隨着時間在不斷的流逝,“流星雨”碾壓過了無數的搶奪者之後,繼續的在前進途中,衝擊沒入了一個個無限多元宇宙之內,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不過在突破進入之後,卻似有意無意的收縮了威能,直至隱沒入了無限多元宇宙,次元宇宙,平行世界之中,影響不了多大的無限多元宇宙災難!

而虛無界海外面其中還有一半左右的“流星雨”,似有所覺般迅速的調轉方向,向着剛剛突破完成的半步永恆真域而來,並且距離是越來越靠近!

天淵帝城中的無數強者存在,在全力開啓通道封印,連環防禦大陣後就嚴陣以待的等待着即將到來的衝擊!

可是當神識觀察到封印通道外,那一波向這裏極速而來的“流星雨”後,每個人的表情都像是吃了屎一樣難看無比,之後就一臉視死如歸,絕望的表情流露在外!

某一刻,諸天封印通道和“流星雨”相撞在了一起,被撞的通道封印大陣就像紙一樣,一捅就破!

之後在突破到天淵帝城前面,並即將撞擊在連環防禦大陣的時候,諸多的“流星雨”像是有意識般將威能,衝擊力迅速的減至到最低,然後繼續的撞擊在帝城中的連環防禦大陣之上。

國產GGG ,身受重傷!

再後就眼睜睜的看着衆多“流星雨”滑過天淵帝城的上空,再繼續撞擊在無盡維度,時空的天道封鎖屏障壁壘之上!

在一顆顆“流星雨”組成的一波接着一波的撞擊下,哪怕是剛剛突破到了半步永恆真域的天道之力,天道封鎖屏障壁壘這時候也堅持不住的崩潰破碎了開來!

最後衆多的“流星雨”也像是失去了前進的動力一般,跌落進了半步永恆真域和無盡時空,維度,平行世界裏面,並開啓了某種設定,尋找起了有緣人! 半步永恆真域,最初真域的地球祖星復甦突破的所在地,其不知多大,無邊無際,龐大到橫跨在半步永恆最初真域之中!

真域中是由三千塊無邊大域,其繁星點點的相隔無邊海域圍繞着中央大域,並組成了龐然無邊的最初真域!

每一塊大域都有着像大,中千世界那麼廣闊無垠,其中圍繞在中間的中央大域是最爲廣大的,觀測其應有幾個大千世界組合那麼大!

大域中先天本源靈氣充沛,靈氣絲絲如雨的下,有的都匯聚成了一個個靈氣大湖,蒼茫無垠的新生氣息撲面而來!

其中無數先天本源靈氣充沛之地,海域,湖泊,蒼茫大域等自然孕育着無量種族生靈,天材地寶,靈寶,至寶等,一時間整個最初真域中機緣遍地,天材地寶,先天之物隨處可見,這……,還真是羨煞旁人也!

而在最初真域地下虛無中,有龐大至覆蓋半個真域的幽冥之界,其位於以最初真域中心大域地下虛無爲中心點,向四方覆蓋着!

並承載着最初真域諸天萬界的輪迴往生之所,靈魂真靈的歸寂之地和十八層頂級大千世界般的地獄!

又投射出其它多元無盡時空,維度,平行世界之內

………………………………

蒼茫天地上,天空宇宙中,除了那還在繼續投射出現的諸天異象外,還孕育着有九十九重頂級大千層天,其位於九天之上,星空之中,鎮壓着諸天,爲整個真域的統治權力核心!

整個九十九重頂級大千層天層數越往上,先天本源靈氣就越濃郁,孕育的機緣就越大,有的頂級大千層天先天本源靈氣,甚至都凝聚成實質晶體狀了,並且還以此孕育着先天神靈一族,這,不可謂不說是驚天的大機緣!

最後整個星辰宇宙中,無數的遠古星辰和新生星辰在不斷的閃爍着,投射出了無量濃郁的星辰之光,並還在其中孕育着各自的星靈種族!

又有大,中,小千世界,面位,洞天福地,祕境等諸天萬界,以最初真域爲中心繚繞,依附,隱藏在虛無時空,維度之中!

這些諸天萬界起伏不定間,隱隱的還能看到有些還繼續被銳變完的諸天大天道屏蔽封鎖着,不讓其中的強大者太過早的出世,霍亂世間!


…………………………

…………………………

之後,隨着鏡頭拉向了中央大域中,只見原本的地球祖星華國人族地域,已經被天地大天道給融入到了中央大域中間,而其它的國度人族和萬族生靈則是被大天道給分散到了,其它的大域和新生諸天之內繁衍着!

這….,不得不說是天地大天道的偏心,把最初真域中,最好的中央地域安排給了其最鍾愛的華國人族!

同時在華國地域的上空,時間命運長河這一刻已經徹底的隱去消失不見了,而本源造化光柱也已經反唷消散給了天地萬物,只有數百個光繭在天空罡風中沉沉浮浮的孕育着,等待着即將出世的時機!


某一刻,天地震盪,紫氣東來,異象頻生,五靈四相騰空,龍鳳起舞,神魔長嘯等異象不斷在天空光繭周圍浮現着,又有大天道之音響徹整個華國人族地域!

在這些即將出世的異象出現後,一聲聲的呼嘯聲從華國地域各地傳來,在天空罡風層外一尊尊以前從世界,面位,洞天福地,祕境等地方出世的強者,不斷的匯聚到了此處!

不過由於這天空罡風層的厲害,等閒的不朽之王仙王金仙境的強者,進入到裏面也是個死字,更別說這些被各個種族,勢力拼了命才勉強突破界壁封鎖屏障送出來的精英,和自斬一刀的老古董了!

其當初出世的時候,也就大帝大乘境到天仙級的半步真仙境這兩個境界!

就算是在後面得到了那些驚天的大機緣後,解封了不少的大天道壓制,提升了不少的修爲境界,祂們也不過是突破到真仙不朽境,或者是恢復到半步仙王玄仙境這兩個等級之中的高低罷了!

所以祂們就只能在天地罡風層外等候着,不敢冒然的突破進去送死,哪怕是在場的諸強身懷至寶,禁器等也一樣!

畢竟又不是什麼生死大戰之類的,沒必要浪費掉身上的底牌後手!

加上祂們只是想觀望一下是哪些存在這麼牛掰,這個時候還沒出世就已經突破到大羅仙帝了,也心有疑慮這大天道怎麼沒有出來壓制祂們的突破?

還有這一突破爲什麼是那麼多人同一時間,一起突破到大羅仙帝境,這究竟是爲何?

這種情況是不是說明了有什麼辦法可以屏蔽,或者解開這些大天道壓制和封鎖?

反正種種疑惑祂們都想要一探究竟,也不介意在等待一段時間!

隨着這些生靈強者,種族,勢力的匯聚,相識的都已經彼此打起了招呼,交談了起來!

其中不死真凰一族中的一尊青年面貌存在的強者,看着不遠處的真龍一族有些諷刺的說道:

“龍族的當代首座敖霸道都已經出世了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你們龍族也放心讓你出來行走,不怕萬一不小心就隕落了嗎?”話語中充滿着諷刺的意味。

“你們鳥族也不必這樣諷刺的說話,想打架的話就說,吾等奉陪到底,只是小心你們的鳥毛會被拔光成爲沒毛雞,那樣就貽笑大方了……!”真龍一族中有人回懟道。

“泥鰍你說什麼?是不是想找死?龍族中真沒一個好東西,都是一羣泥鰍,蚯蚓……!”不死真凰一方中有人繼續回罵到。

“你…………”

“………………”

一時間,現場氣氛緊張,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節奏!

而其它的勢力,種族則是在一邊看熱鬧一般的圍觀着,議論笑話,竊竊私語着!

“你們說這真龍族和不死真凰族,還是一如既往的一見面就相互懟在了一起,兩個誰看誰都不順眼!”庚金白虎一族在對着同族人說道。


“可不是,都過去了這麼長的歲月紀元了,有什麼仇什麼恨都應該淡去了,可是你看他們,我估計啊,祂們之間的恩怨都已經深入到血脈之中嘍!”一旁的庚金白虎同族玩味的回道。

“玄龜爺爺,玄龜爺爺,祂們吵的好厲害啊,我們要不要過去勸勸架?”一名玄武一族的小蘿莉對着一邊同樣在看熱鬧的玄武族老人問道。

“小艾啊,我們不要多管閒事,讓他們去吵,反正也打不起來的,還有小艾啊,你知道爲什麼爺爺能活這麼長久嗎?”玄武族的玄龜老人一臉慈善的回到。

“爲什麼?難道不是因爲我們玄武族的壽命本來就比較長嗎?”小蘿莉一臉萌萌噠,天真的問道。

玄龜老人聞言樂呵呵的笑了一下對小蘿莉說道:

“不,不,不,小艾啊,爺爺之所以能活的這麼久呢,那是因爲爺爺從不多管閒事,從不做濫好人,和事佬……!”

“爲什麼?難道其中還有什麼隱密?”小蘿莉滿臉問號追問道。

“那是因爲多管閒事,做濫好人和和事佬的往往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的!”玄龜老人一臉的回憶。

“比如說:你多管閒事的去勸架,做濫好人,做和事佬,別到時候架勸不了不說,別人還埋怨你多管閒事,瞎扯淡, 終極全才 ,惹人嫌,重點的就是兩邊都嫌你煩,然後就一起的針對你,圍攻你……!”

“就像是有一次我們族中就有人仗着自己有無邊防禦,就去多管閒事,做濫好人,結果最後那下場,嘖,嘖,嘖,死的真難看……!”

“所以啊,小艾,我跟你說前輩歷史告戒我們,千萬不要去多管閒事,做濫好人,和事佬,不然到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玄龜老人一臉慎重的小小蘿莉說道。

“知道了,玄龜爺爺我會記住的!”小蘿莉也一臉嚴肅的回道。

“…………”

“…………” 在衆人議論紛紛,或看熱鬧的時候,罡風層中數百沉浮的光繭發生了某種異變!

只見光繭表面裂縫遍佈,一道道金光從密密麻麻的裂縫中透射而出,威壓鎮世,周圍罡風都被威壓震的粉碎成一片虛無!

金光陣陣中,數百光繭緩緩的從罡風層虛無中下降,並逐漸降到了罡風層下方天空中原本各自的位置之中,然後迅速的顫動着,一幅準備破開束縛出世的樣子!

而在罡風層下原本正在等待的衆多種族,勢力的強者們見狀,就快速的避開遠離了一個個光繭,祂們可不想被光繭中那透射出的無上威壓給壓爆了,那樣死的可就冤枉了!

“也不知道這些光繭蟲孕育的是哪一個種族的人?”有種族生靈疑惑道。

由於衪們剛一出世的時候整個最初多元宇宙就發生了大變,還沒有來的及行走世間,接觸紅塵,所以對現在現世中的狀況還不怎麼清楚!

再加上現在天地廣闊無垠,單單是一個大域想要走完的話,估計大羅仙帝都得花費無可計量的時間才行,更別說衪們這些在中央大域中心處出世的強者生靈了,要不是祂們剛好在華國境內出世,現在都不知道在其它三千大域的哪個角落裏迷路呢!


“大概率是天地鍾愛的自然新生種族吧!不然也不會一出世就有大羅仙帝級別修爲的存在了!”也有生靈強者回道。

“不管是哪個種族的生靈,等下出世不就都知道了嗎?不過,我能感覺到應該是我人族中的強者!”一尊人族的真仙若有所思的說道。

“嘖,嘖,嘖,你們人族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自己是什麼樣的後天體質都不清楚嗎?還在做白日夢呢?”一尊同樣是真仙境的強者說道。

“後天體質怎麼了?只要能不斷的修煉打破枷鎖,一樣能證道成就無上強者,再加上我們一出生就是道體之身,不知比你們這些要化形的節省出多少時間……!”一尊洞天福地內出世的人族真仙在一旁懟道。

“我懶得跟你們說,口尖舌利的黃口小兒,等下你們就等着被打臉吧,還整天不切實際的幻想!”那尊真仙一副百口莫辯的說道。

“…………”

“…………”

在一個個光繭附近,各個種族,勢力的生靈強者,都在看着即將出世光繭強者,議論紛紛着。

隨着某一刻!

只聽見在一個個佈滿裂縫的光繭中,傳出了一聲聲急促的裂開聲!

“咔嚓,咔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