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議已定,衆人準備一番,乘坐快艇出發。

兩個小尼姑,和葉知秋柳煙坐在一艘快艇上面,各自板着臉,氣鼓鼓地不說話。

葉知秋斜眼看着如霧如雨,陰陽怪氣地說道:“兩個小尼姑,今天下水可要仔細點,別再溼了身啊!”

“你那麼大的本事,昨夜裏不也是落湯雞,有什麼好得意的?”如霧反脣相譏。

“我是男人,不怕變成落湯雞……”葉知秋的眼神肆無忌憚地在兩個小尼姑身上掃來掃去,說道:“你們不一樣,是女人,一旦溼了身,衣服貼在身上,嘖嘖……就像昨夜裏一樣,屁股縫都被人看到了!”

“葉知秋,你欺人太甚——!”如霧臉色漲紅,亮出月輪,就要找葉知秋拼命。

峨眉日月雙輪,是峨嵋派的祖傳法器,是一對異形兵器,在峨眉金頂上,受日月精華滋潤,又有佛家的法力灌注其中。日輪是一個空心圓圈,碗口大小,四周有刃口。月輪是一個弧形半圈,可以和日輪組裝重合,也可以單獨使用。

日月雙輪催動之時,都有刃氣發出,和葉知秋的赤元劍氣一樣,但是比葉知秋的赤元劍威力要大。

當然,威力大小,也和催動者的道行高低有關。 你好往事先生 如果日月雙輪在定空老尼姑的手上,葉知秋肯定不是對手。

柳煙急忙攔住,同時瞪了葉知秋一眼:“葉知秋,你雖然是好心,想把兩個小師太逼走,但是也不用說話這麼難聽吧?”

“說得這麼難聽,她們都不走,肯定是死心塌地地愛上我了!”葉知秋聳聳肩,繼續翻白眼。

“掉頭,我們走,我們不下水了!”如霧憤怒到了極點,衝着快艇駕駛員大叫,又大罵葉知秋:“葉知秋你個人渣,日後江湖再見,姑奶奶饒不了你!”

“日後?就怕日久生情啊!”葉知秋繼續邪惡地冷笑,一臉的猥瑣。

如霧如雨氣瘋了,衝到駕駛室裏,衝着駕駛員大吼:“掉頭,掉頭,我們不想跟人渣在一起!”

駕駛員愕然,不知所措。

葉知秋一扯柳煙的手,說道:“師妹我們下水吧,讓快艇送兩個小尼姑回去。”

“你呀,唉!”柳煙嘆了一口氣,拉着葉知秋的手,縱身跳進了太湖裏。

因爲這地方,已經是鎮壇所在的那片水域了。

快艇果然掉頭而去,送兩個小尼姑回岸邊。葉知秋一不怕死二不要臉,流氓到底,終於把這兩個小尼姑趕走了。

蘭國雄夫婦乘坐的快艇,先到了既定水域,正在水面上盤旋偵查。

看見葉知秋和柳煙下水,夏偉玲急忙叫道:“注意安全,我們立刻就下來!唉……兩個小師太怎麼又回去了?”

“知道了!”葉知秋和柳煙答應一聲,隨即下潛,向湖底沉去。

落入湖底,在闢水空間裏,柳煙不無抱怨地說道:“葉知秋,你對兩個小尼姑太過分了,簡直就是……對人家的猥褻和騷擾。”

“難道你希望我對她們溫柔體貼?那很危險的,我這麼帥,她們真的會愛上我,最後成爲你的情敵。”葉知秋笑道。

“別臭美了!”柳煙瞪眼。

說話間,身邊水波一動,蘭國雄夫婦也下來了。

兩個闢水空間合併,夏偉玲問道:“峨眉山的兩個小師太,怎麼突然回去了?”

“她們接到電話,她們的師父,峨眉山的老尼姑定空要嫁人,所以……她們回去給師父辦嫁妝了。”葉知秋說道。

上次吃了老尼姑的虧,所以葉知秋就信口雌黃,埋汰老尼姑。

厲少的閃婚新妻 “定空師太要嫁人……不會吧?”夏偉玲瞪大了眼睛。

“兩位道長別聽葉知秋胡扯,我們尋找鎮壇吧。”柳煙說道。「第一更」 夏偉玲這才知道葉知秋沒說好話,點點頭,開始四下裏搜索。

搜索還是依靠柳煙的射潮弩,其他人的法器,很難派上用場。

柳煙一邊尋找鎮壇的所在,一邊問道:“兩位道長,這裏的水深,測量過嗎?”

“已經測過了,這一塊極深,有二十多米。太湖平均水深只有兩米多,相對來說,這裏簡直就是一個天坑。”夏偉玲說道。

“我也查過相關資料,這個大水坑,爲什麼以前不見記載?我懷疑,是不是這次突然出現的?”柳煙說道。

“這麼說,這個水下空間,原本隱藏在湖底的土層之下?”夏偉玲也困惑。

根據水文資料記載,太湖湖底平整,最深的地方,也不超過三米。但是鎮壇和祭壇所在的位置上,卻水深達到了二十多米,顯然和資料有違背。

“說不定是資料上面搞錯了,管他呢,抓住妖怪就算大功告成。”葉知秋說道。

柳煙和夏偉玲也停止討論,繼續尋找。

但是在水下找東西,可不像陸地上,可以一眼看很遠,所以進展緩慢。

還沒找到鎮壇和祭壇的所在,前方忽然有大片的黑水氾濫而來,迅速包圍了闢水空間,大家的眼前,立刻變得一片黑暗。

“這是水下鬼打牆,看來我們接近目標了,所以湖底的妖怪故意放出迷瘴,讓我們找不到目標!”蘭國雄說道。

“升上去,從湖面上移動位置,然後下潛,慢慢尋找目標!”柳煙說道。

“好主意,我師妹說得對,我也是這麼想的!”葉知秋急忙接話。

夏偉玲噗地一笑,道:“果然是鐵冠道長教出來的徒弟,跟師父有得一拼。鐵冠老道是道門中的不老頑童,徒弟也這麼有趣。”

柳煙瞪了葉知秋一眼,催動射潮弩,控制闢水空間上浮。

葉知秋平衡力不足,急忙抓住了柳煙的胳膊,讓柳煙帶着自己。

蘭國雄夫婦修爲深厚,夫妻倆牽着手,懸空在闢水空間,控制着身體的平衡。

四人浮上水面,闢水空間的上部,和湖面相平。

柳煙看看方向,帶着大家向北移動了十幾米,然後再次下潛。

但是這次下潛,落到湖底以後,身邊還是黑乎乎的湖水,目光無法穿透。

在湖底搜索了一番,沒有找到祭壇,大家再一次上浮,換個地點繼續下潛、搜索。

反覆三五次,還是無果,不見鎮壇和祭壇的蹤影。

葉知秋嘀咕:“明明就在這一片水域,爲什麼找不到了?難道我們昨晚上看到的,都是幻象?”

“不是幻象,祭壇就在附近!”柳煙一彎腰,從湖底拾起一柄青銅劍,說道:“這裏有遺落的青銅劍,說明我們已經接近目的地了。”

“好,繼續向前,大家注意戒備,防止被偷襲。”夏偉玲說道。

四人各守一方,向前搜索,忽然腳下發現有異,低頭一看,已經踩在了青石板上。

“沒錯,這裏不是祭壇,就是鎮壇!”蘭國雄說道。

“祭壇四周有臺階,這裏沒有,應該就是你們所說的鎮壇!”葉知秋說道。

“那就繼續往前走,妖怪製造的黑水,一定不會蔓延到鎮壇那裏!”蘭國雄說道。

四人繼續前進,果然,前方的水流漸漸清亮起來,光線也好了許多。

柳煙眼尖,射潮弩指着前方:“我看見那個巨大石劍了!”

葉知秋順着柳煙的方向看過去,果然在前方出現了模模糊糊的影子。

大家加快腳步而去,沒多久,便走到了石頭寶劍的下方。

這裏也是一個廣場,面積超過一百平米,比祭壇的面積小了許多。

那個石劍的造型,劍尖部分扎進了地上的石板之中,剩餘的劍身和劍柄,還有大約兩丈高。

石劍的寬度,超過六尺,厚度也有二尺多,總體比例不是很協調。說它是一個石劍,不如說,它是一個寶劍形的石碑。

劍身兩面都有字,一面是大字,一面是小子,都是古篆。

“柳姑娘,等待你來揭祕了,這上面的字,我就認識幾個。”夏偉玲說道。

柳煙點點頭,首先來看兩行大字,辨認着字跡,念道:“越女有靈,百戰成兇。永鎮於斯,萬年昌吉。”

“果然是高手,這麼彎彎曲曲的鬼畫符也能認出來!”葉知秋嘻嘻一笑,問道:“什麼意思呢?解釋解釋。”

柳煙微微皺眉,說道:“這個鎮壇似乎和越女有關……我再看看後面的文字。”

“越女?莫非是吳越爭霸時期的那個女劍客?據說她一把劍,打敗了吳軍三千鐵甲。”夏偉玲說道。

“根據字面意思來看,應該是她了。不急,等柳姑娘再看看那些小字。”蘭國雄說道。

越女,是華夏國曆史上很傳奇的一個女子,劍術出神入化,是越王勾踐的三軍武術教頭。曾以一人一劍,殺得三千吳軍丟盔棄甲,屍橫遍野,爲當世劍術第一高手。後世的什麼西門吹雪,什麼葉孤城,什麼劍神劍聖,要是跟越女比劍的話,那就是送人頭!

金庸老爺子的小說裏面,郭靖的七師父、江南七怪裏面的小妹韓小瑩,練的就是越女劍,外號也叫越女劍。不過韓小瑩大概沒學到越女劍的精髓,所以武功不太好,連梅超風歐陽克之輩都打不過。

柳煙已經轉到了劍身的另一面,仔細閱讀碑文。

半晌,柳煙轉過身來,說道:“碑文讀出來了,說的是……越王勾踐二十四年,也就是勾踐滅吳的當年,因爲太湖水妖氾濫,吳越爭霸中死在太湖的亡靈不肯安息,日夜哀嚎啼哭,驚擾生人。所以,越王將西施……丟了下來,用以爲祭。但是沒想到,西施死後,怨靈卻更加強大。越王沒辦法,將俠客越女的佩劍,放在這裏,以作鎮壓。”

解讀碑文,不僅僅要認識文字,還得熟悉歷史,好在柳煙是專家。

“可憐,原來是西施是被當作祭品,淹死在太湖裏的。”葉知秋一聲嘆息。

蘭國雄夫婦各自皺眉,說道:“那個祭壇,又是怎麼回事?”

柳煙搖搖頭,說道:“鎮壇上的碑文,沒有提到祭壇,但是根據碑文猜測,祭壇並不是祭奠西施的。恰恰相反,西施是祭品,用來祭奠那些戰死在太湖裏的士兵。”「第二更」 葉知秋恍然大悟,叫道:“勾踐好無恥!他把西施當成軍中一妓了,用以安慰湖底的亡靈!唉,可憐的西施啊,生前被獻給吳王夫差那個混蛋,好不容易熬到越國勝利,可以回國了,卻又被淹死在太湖裏,這萬惡的封建社會!!”

自古紅顏多薄命,一點沒錯!

蘭國雄夫婦也一起明白過來,連連點頭:“原來如此,看來,那個紅裙骷髏,真的是西施的白骨成精了!”

柳煙點頭,問道:“可是我不明白,現在的紅裙骷髏,究竟屬於鬼魂,還是屬於妖怪?”

“妖怪!”葉知秋和蘭國雄夫婦同時說道。

葉知秋一笑,繼續解釋:“你把那具白骨架,當成一個超級的羅剎鬼骨,就明白了。”

“可是她爲什麼還有西施生前的記憶,會跳響屐舞、會唱歌?”柳煙問道。

“她生前就是靠着歌舞混飯吃,意念早已經侵入了骨子裏,這不奇怪。”夏偉玲說道。

柳煙點頭,又轉身來看石劍,暗自尋思,碑文上說的是越女劍,難道真正的越女劍,就被放在這石劍裏面?

葉知秋也打量着石劍,問道:“不是說越女劍放在這裏嗎?爲什麼我們看到的,是一把石劍雕像?”

噠噠、叮叮……

空靈悠揚的聲音遙遙傳來,正是西施響屐舞的聲音!

衆人吃驚,各自扭頭搜索。

在鎮壇廣場之外,密密麻麻的殭屍部隊,再一次出現了。

大家身邊的湖水,也迅速向上避讓,再一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無水空間。

這一幕看起來很神奇,湖水似天幕,向上越升越高,升到離地三丈左右,這才停止。但是頭頂上的水幕依舊抖動不停,似乎隨時會塌下來一樣。

“看來我們猜的不錯,這個無水空間,就是殭屍部隊的怨氣和死氣造成的……”葉知秋極目向前看,分析道:“向南一里路左右,應該就是昨晚的祭壇所在。現在,紅裙骷髏又催動殭屍部隊過來,莫非是想跟我們決一死戰?”

蘭國雄看看四周,說道:“我們在鎮壇位置上,他們是不敢過來的。”

“但是我們也不敢過去,那邊殭屍部隊的數量太多了,我們衝過去,也不可能抓住紅裙骷髏。”葉知秋說道。

說話間,對面紅影一閃,紅裙骷髏終於出現了!

邪王追妻 她站在鎮壇廣場的正南方,距離葉知秋等人百步之外,開始扭動腰肢,且歌且舞:“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夏偉玲急忙提醒:“葉知秋和柳姑娘,別看這妖怪的歌舞,她的歌舞惑心之力強大,定力不夠,就會陷進去,跟昨晚的龐昊和張水生一樣。”

柳煙擔心中招,急忙側身,不看紅裙骷髏的免費表演。

葉知秋不怕,因爲經歷過定空老尼姑的無定梵音和魔心萬象的歷練,反倒心性穩固,笑道:“我不怕,我這人沒有別的本事,就是不解風情,定力足夠!”

重生之庶女爲後 紅裙骷髏繼續扭動,身姿妖嬈,歌聲更加嬌媚。

葉知秋抽出赤元劍,說道:“我跟西施談談,看她到底要幹什麼……”

“你當心點,別陷進去!”蘭國雄夫婦說道。

“放心吧,我對她不感興趣,不會被迷惑的。”葉知秋嘻嘻一笑,緩步上前,一邊高聲說道:“西施美女,我知道你心裏苦,知道你委屈,別跳舞了,咱們聊聊吧!”

紅裙骷髏不說話,繼續歌舞,動作更加誇張,極盡**之能。

葉知秋也不敢過分靠近,在五十步之外站定,又說道:“一顰一笑一回首,十萬精兵盡倒戈!西施同志啊,你的功勞大家都記着,你的委屈我們都知道。不如就此散去這一口怨氣,我超度你轉世,來生再做一個大美女吧?”

夏偉玲帶着柳煙追上來,說道:“她根本就不記得前生,也不知道自己是西施,葉知秋,你跟她說這些,沒用的。”

“我想感化一下她嘛,挺可憐的一個美女。”葉知秋嘆息,搖頭說道:“她幫助越王勾踐滅了吳國,被吳國人視爲紅顏禍水。回到越國以後,又被越王勾踐看成紅顏禍水,沉湖而死。換成我,我也不服,死了也要作怪。”

“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柳煙也搖頭嘆息,衝着紅裙骷髏叫道:“放下你的怨念吧,否則害人害己,一萬年也不得解脫!”

夏偉玲笑着搖頭:“你們倆真是孩子氣,跟妖怪說這麼多幹什麼?她已經不是西施了,她不會懂的。”

“那也不一定,你看她的眼神有變化,舞蹈動作也慢了。”柳煙說道。

葉知秋和夏偉玲仔細看,果然在紅裙骷髏的眼神裏,看見了一抹憂傷之色。

“有意思,妖怪想迷惑我們,結果卻被你們勸化了……”夏偉玲苦笑。

“那就繼續啊。”葉知秋覺得好玩,又上前幾步,苦口婆心情文並茂地說道:

“勾踐滅吳國,西施陷惡名。浣紗春水急,似有不平聲。西施同志,我們都知道,你揹負着紅顏禍水的名聲,這幾千年來活得苦啊!但是做人做鬼都要想得開,華夏國四大美人,除了你西施之外,還有貂蟬昭君楊貴妃,誰活得不苦?要怪,只能怪你們生活的時代不對,如果活在今天,你們都是萬人迷,搞個直播或者參加華夏好美人評選,一輩子的幸福鐵板釘釘……”

就在葉知秋嘀嘀咕咕的時候,對面的紅裙骷髏忽然雙袖齊揮,兩條紅綾向葉知秋捲來!

“小心!”柳煙的射潮弩和夏偉玲的八荒棍影一起催動,從左右救護葉知秋。

葉知秋也不躲避,手裏的赤元劍向前一送:“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既然勸說無效,只能開戰了。

紅裙骷髏面對三般法器,不敢硬解,身影縱起,空翻在十丈之外,落入殭屍部隊之中。

“不可戀戰!速退!”蘭國雄飛奔而來,高聲叫道:“現在不是總攻的時候,強行攻擊,會引起一場大劫!”

可是蘭國雄話音未落,左側的殭屍部隊忽然向兩邊分開,一張巨大的人臉,攜帶着呼嘯的湖水,向着葉知秋等人衝來!

“水來了,注意闢水!”

“人臉怪魚來了,注意防範!”

“不可戀戰,退回鎮壇!”

“浮上湖面,暫避其鋒!”

一時間,葉知秋等人陣腳大亂,四個人各自大叫,卻沒有一個統一意見。

原來這人臉怪魚就躲在殭屍部隊的身後,只可惜,大家一直都沒發覺。

混亂之中,四面八方的湖水都席捲過來,頭上的水幕也轟然坍塌!

衆人顧此失彼,又被水流衝散,隨波逐浪。「第三更。每天更新的時間,都是中午十二點,特此告知。」 柳煙手持射潮弩,稍微好一些,還能勉強控制身體的平衡。

葉知秋被水流衝得團團轉,剛好轉到柳煙的身邊,一把抱住了柳煙的大腿,這才定住身形。

抱大腿抱大腿,有個大腿可抱,真是太幸福了!

“尋找兩位道長,退回鎮壇!”柳煙大叫。

隨着湖底水流的漸趨平靜,柳煙身邊的闢水空間也在逐步擴大,終於護住了葉知秋。

可是水下殭屍無數,都在隨波逐浪,人影翻滾,讓人眼花繚亂,哪裏去找蘭國雄夫婦?

而且,葉知秋和柳煙剛剛在闢水空間裏站定,就看見紅裙骷髏的大裙子向幕布一樣罩了過來!

看樣子,紅裙骷髏想把葉知秋和柳煙,也變成一堆白骨。

好在這是水下,葉知秋二人還有個闢水空間的保護,倒也不至於被紅裙子完全罩住。

葉知秋連連催動劍氣,向着紅裙子亂射。柳煙也沒閒着,用無名黃符和射潮弩,抵擋對方的攻擊。

兩人摸索着,向着記憶中鎮壇的方向,且戰且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