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璟煜卻是一直看著我。

「商先生,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問。

商璟煜長腿一邁就躺在了床上:「我發現了錢的好處!「

我「…」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又在鄙視我。

「像商先生這種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錢在你眼裡當然只是個數字了。我們窮人的感覺你肯定是不會理解的!」我陰陽怪氣的補充。

「那你要多少錢才肯呢?」他調侃的問。

我真是一點都不想和他繼續這個話題了。於是別過臉:「我這種土包子,商先生還是省點錢吧!」

商璟煜沉默了半晌,最後很認同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

我「…」

我簡單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盡量離商璟煜很遠,可是卻被他一把圈了回去。

「商先生,注意你的行為!」我對他鄙視我的事情仍舊耿耿於懷。

「我給你臉了?」商璟煜問。

我苦笑一下,跟他真的別指望講清楚道理。

「是是是,商先生隻手遮天,居然看上了我這個土包子,我還真是榮幸!」

我說完,商璟煜半天沒說話,最後惡狠狠的在我頭上拍了一巴掌:「閉嘴,睡覺!」

我「…」

我很快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床已經空了。

我有些說不出的失落,或者是其他感覺。

洗了臉,閑著無事刷朋友圈,卻被一條消息驚的說不出話來。

嚴慧慧失蹤了!

本來她那麼大個人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可是嚴慧慧自己的朋友圈更新了一條狀態:「不要剝我的臉!」

配圖也是嚴慧慧躺在手術台上,一個白大褂的醫生,正用刀子刮她的臉,而嚴慧慧雙目緊閉,不過嘴角卻掛著詭異的笑…

我一個哆嗦,趕緊翻出老邢的電話撥通了老邢很快接了電話,我把情況和他一說,老邢也急了。

我把嚴慧慧的狀態截圖發給他,老邢說他會調查就掛了電話。

一上午,我都心神不寧,嚴慧慧朋友圈下的評論很多,能看到的都是我高中同學的留言。

有的覺得很酷,有的說嚴慧慧在嘩眾取眾,說白了,關心她安危的人幾乎沒有,大家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

我雖然討厭嚴慧慧,可我知道,這件事情和王莎莎她們失蹤的事脫不了干係。

狠戾暴君:娘子,莫逃 我之所以沒事,可能還是因為身邊有個商璟煜,可商璟煜性格陰晴不定,沒準哪天他就生氣走了,這件事情要是不解決,我也不好過。

我認真的看了看嚴慧慧的照片,那是在一個昏暗的房間里拍的,手術儀器什麼的卻很專業。

我看了半晌,除了發現主刀醫生的耳朵後有道傷疤外什麼都看不出來。

一直等到傍晚,老邢那邊也沒有消息。

我也一直心神不寧的。

而且,最該死的是,商璟煜晚上沒來。

從前一個人住也沒覺得害怕,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商璟煜不出現我就有些心慌。

我關了燈,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好久之後我才有了些睡意。

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臉,那冰涼的觸感讓我一下子就驚醒了。

甜妻一見很傾心 「誰?」我開燈,卻不見有人,家裡的門窗都是好好的。

「商璟煜?是不是你?」我沖空氣喊了一聲。

沒人回答。

「商璟煜,別嚇唬我!」我說,心裡真的很緊張很害怕。

回應我的依舊是安靜。

我縮在被子里,開著燈,再也不敢睡了。

一直到了後半夜,一個身影才從外面飄了進來。

是商璟煜,他看到我沒睡,有些驚訝。

正要開口說什麼,我跳下床一把摟著他的脖子:「商璟煜,你去哪了?我嚇死了!」

商璟煜身子僵了一下,隨即伸手抱住我。

比起已知的東西,看不見的才可怕,我是真的嚇壞了。

抱著商璟煜抱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可是這個時候,我又不能突兀的把他推開,我一時犯了難…

「出什麼事了?」好在商璟煜沒有發現我的異樣。

我這才鬆開他,有些不好意思:」我感覺我被什麼東西盯上了!」

商璟煜看了看四周,又在屋子裡轉了一圈,搖搖頭:「什麼都沒有!」

說完他眯了眯眼睛:「你不會是藉機投懷送抱吧!」

我「…」

我很尷尬,畢竟我一直表現的都是很嫌棄他,可是剛剛我卻那麼主動…

「我沒有,我真的感覺有什麼東西盯上我了!」我抬頭看著他的深邃的眼睛:「你相信我!」

「詳細說!」 三國網游之諸侯爭霸 商璟煜坐在我身邊。

於是我把夏君毅來我店裡,到嚴慧慧的那個狀態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了。

商璟煜聽完,臉上始終沒什麼表情。

良久他說:「你說的沒錯,肯定被什麼盯上了!」

我更加害怕了,我才不要被剝掉臉皮。

「要我幫你嗎?」商璟煜眯著精明的眼睛。

我點頭。

「我這麼幫你,有沒有什麼好處?」他問。

我一怔。

我就知道,他是個商人,沒有好處是不會幫我的。

我低著頭:「你想要什麼?我沒有錢!」

回到都市做神棍 「我不缺錢!」他說。

我抬起頭,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睛,說不出什麼滋味。

他不要錢,還能要什麼?

我慘淡的笑了一下。

彌天大愛 商璟煜突然湊近,在我額頭上輕輕的親了一下:「好了,我就要這個!」

我愣住了,就這樣?

他就只是這樣?

這還是那個人品鬼品都惡劣的商璟煜?

怎麼突然高大起來了?

商璟煜見我懵逼的樣子,他抿著唇:「別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我又不是個卑鄙小人!」

我還是看著他。

在這之前他在我眼裡就是卑鄙小鬼!

從爸爸死後,奶奶就對我不理不睬,很冷淡,所以我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靠自己,受了委屈,也是自己消化。

可是如今…

我居然可以依靠商璟煜,而且他還表現的這麼…有人情味…

我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剛剛商璟煜本來可以提出過分的要求的,可是他沒有…

他救了我幾次,還帶我去山頂,之前是懵著的,後來我反應過來,他或許是要帶我去看星星的,還給我買衣服,做飯給我吃…

除了爸爸,似乎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

商璟煜被我的樣子嚇了一跳,他從床上站起來,往後退了一下:「幹什麼你?」

「我…」

我說不出話來。

「我最煩女人哭了!」

商璟煜雖然是一臉嫌棄,口氣卻沒有半分的生氣。

我抽搐了下,說了句:「謝謝!」商璟煜嘴角終於不可察覺的彎了一下。 有他陪著,我莫名的心安,一覺睡到天亮。

早上我拍了拍身邊的床,卻拍到了一個東西…

我唰的坐起來,臉瞬間就紅了。

商璟煜慢慢悠悠的起來,戲謔的看著我:「你幹什麼呢?還說對我沒興趣?口是心非的女人!」

我緊張的握著自己的手,臉火辣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剛剛拍到了什麼…

「你沒走!」良久我才臉紅脖子粗的憋出一句。

「是啊,不幫你解決了這個事情,你還要投懷送抱,我可受不了!「商璟煜陰陽怪氣的說。

他雖然這麼說,我心裡卻是感覺到了一陣溫暖。

我拿出手機,想把嚴慧慧的狀態給商璟煜看,可是赫然發現了她的另一條狀態,是昨天晚上發的。

還是一張照片,只不過這一次嚴慧慧的臉被剝掉了…

我嚇得把手機扔在床上,商璟煜拿起來看了看,眯了眯眼睛,嘴角居然挑起一絲笑來…

看的我頭皮發麻…

「你…你笑什麼?」我問。

商璟煜把手機放好:「沒什麼,起床,穿衣服,我們去吃大餐!」

我狐疑的看著他,他是不是瘋了?真把自己當人了?

商璟煜的臉在看到我的表情后沉了沉:「還不快去!」

我不敢違抗他,麻溜的洗漱換好衣服。

商璟煜抱著胳膊,靠著牆一臉不爽的看著我。

「怎麼了?」我問。

「我們昨天沒買衣服?」他眯了眯眼睛,顯然對我的裝扮很不滿。

「…太貴了,我捨不得穿!」

我是真的捨不得穿!貴巴巴的,難道不是應該重要場合下再穿。

「我只給你3分鐘!」商璟煜冷淡的說。

我趕緊從昨天的衣服里拿了一件換上,商璟煜這才滿意一點。

「你白天可以出去嗎?」我小心的問。

商璟煜笑了一下:「一個人自然不可以,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你說是不是很神奇?」

我「…」

我倒是不知道我還有這個功效!

我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商璟煜是不是在調侃我,因為一般的鬼白天絕對不能出來,陽光太多,白天人多,陽氣又重,他們受不了。

可商璟煜說和我在一起就可以,難道我陰氣重?能讓鬼覺得舒服?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萬一好多鬼都想白天出來轉一圈,豈不是都會纏著我?

「別想有的沒的,你這個坑我已經先佔了!」商璟煜在我耳邊說。

我瞪了他一眼。

你才是茅坑,你們全家都是。

我還是不放心,拿了一把大大的太陽傘,才出了門,我小心的看著商璟煜,發現他除了臉白一點,似乎真沒太大的毛病,不過我還是把傘遞給了他。

他猶豫了下,接了過來。

我們倆很快到了一家高檔的餐廳,菜都是他點的,商璟煜給自己點了一點,不過他一口沒吃,鬼是不能吃陽間食物的。

我忍不住想,商璟煜這麼優秀,到底是怎麼死的?

我盯著他的臉看了看,又往他身上看了看,他渾身上下一點傷口都沒有,難道是生病死的嗎?

見我打量他,商璟煜突然抬頭看了我一眼:「看什麼?」

我有點不好意思:「商先生,我能不能問一下,你是怎麼死的?」

商璟煜盯著我冷冰冰的看了半晌才說:「你還真是會破壞氣氛!」

我「…」

我咽了咽口水:「我只是好奇!你不想說可以不說!」

商璟煜看了看車水馬龍的窗外,薄唇輕啟。

「中了咒術!」

我一怔!

咒術這個東西我聽說過,奶奶以前講過,是邪士們用來害人的,殺人於無形,基本連警察都查不出來。比如南洋的降頭師什麼的。

所以好多有錢人會請這些邪士害人,搞垮自己的競爭對手,我想商璟煜可能也是被哪個競爭對手害死的吧。

見我發獃,商璟煜敲了敲盤子:「菜涼了!」

我回過神來,繼續吃,心想,商璟煜的家業這麼大,被人盯上也是正常的,也就沒在想別的。

不過看到人家心情還不錯,我就又得寸進尺的問:「那你怎麼不去投胎?是放不下這裡的榮華富貴嗎?」

商璟煜回頭審視的看了我半晌:「你問這個做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