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雙眸閃過幾分亮光,他們到底在弄什麼,為什麼需要這麼多力量?那圓球裡邊,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及細想,上方有兩根自動掛的針管延伸下來,精準的扎在他的脖子上。

依舊沒有任何抗拒,反倒是安心的閉上眼。其實他現在的已經開始修復力量,只是需要等,等一個機會弄清楚他們到底在研究什麼,這才是最關鍵…… 我們都嚥了咽口水,驚恐的看着那個被我們挖出來的棺材,沒想到把劉明埋在這竟然會出這麼大的事。

這時候,白髮青年俯身圍着棺材敲了幾下,認真的聽着,也不知道在聽些什麼。聽了一會,他臉色沉了下來,對我們說道。“經過他的觀察判斷,要是我們現在不趕緊把這棺材處理掉的話,那今晚午夜棺材裏的劉明就會完全變成殭屍出來害人。”

“啊!那可怎麼辦呀大師?”村裏人都十分害怕,着急的問道。村裏好不容易纔安寧了下來,要是劉明真的變成殭屍,那村子裏絕對又要亂上一陣。

白髮青年皺着眉頭,看上去不太高興,冷冷回了一句。“別叫我大師,弄得跟神棍一樣,叫我陳柏就行。”

“前輩不喜歡人家叫他大師,所以你們還是聽他的吧。”外婆這時也開口說道。

既然外婆都這麼說了,村裏人也不再糾結。“陳柏兄弟,那現在怎麼辦?”

陳柏讓我們最好把棺材擡起來,不要着地,以免棺材裏的屍體接觸到更多的地下陰氣,屍變得更快。於是我們趕緊找來工具,把棺材從地面給擡起來。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六七個人一起用勁,竟然擡不起這棺材。棺材就像是被吸在了地面上一樣,沉重無比。“我去,這棺材也太他媽沉了。”

我們都不敢相信,又試了一次,可是所有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地上的棺材還是紋絲不動。還沒擡起來,我們就都已經累得不行,滿頭大汗。

“先等等,我在看看。”陳柏見情況不對勁,對我們說道,然後又像之前那樣敲起了棺材。過了一會,竟然讓我們用錐子把棺材兩側鑿出幾個窟窿眼來。

大家都有些納悶,不明白他爲什麼要我們這麼做,他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讓我們按他說的做,到時候就明白了。

眼看天就要黑下來了,大家也沒時間再追究,只能先照他說的做。當我們棺材兩側被我鑿出孔子的時候,忽然嘩的幾聲,一股黑水猛的從孔眼裏涌了出來。

黑水臭的要命,帶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把我們薰得要命。等黑水不再從棺材裏流出來,陳柏才讓我們再擡一次試試。

我們都將信將疑,流出來的黑水也沒多少,難道棺材剛剛之所以這麼重,是這些黑水造成的?這明顯不太可能。

這次,我們都做足了使出全力的準備,可等我們用力的時候,棺材竟然輕易的就從地上起來,棺材真的變輕了!“這,什麼情況,那些黑水也沒多少啊,怎麼會讓棺材這麼重?”大家都疑惑不已,覺得新奇。

“重量可不是用肉眼就能看出來的,那黑水裏蘊含的陰氣可不是你們能想想的,總之說了你們也不會明白。”陳柏淡淡說道。

擡起棺材後,他讓我們把棺材帶離荒墳這裏,找個地方用桃木給燒了。他和外婆要留在荒墳這,我們必須帶着棺材趕緊離開,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等天完全黑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臨走之前,外婆叫住了我,讓我把小黑貓也帶回去。我於是叫村裏人擡着棺材先走,我一會去追他們。

小黑貓此時還待在道長被挖開的墳那,已經不像開始那樣不停的哀嚎了,但依舊一副憂傷的模樣。我嘆了口氣,蹲下身子摸了摸它的頭。

“放心吧,我會幫你找回道長的屍骨的。”不知哪來的自信,我竟然信誓旦旦的說道。

小黑貓擡頭看着我,眼中露出些許驚訝,等它恢復過來的時候,似乎沒剛剛那麼消沉了。朝我溫馴的叫了一聲,好像是在說謝謝一樣。我心裏頓時感覺暖暖的,把它抱在了懷裏,它沒有反抗。

我帶着小黑貓離開了荒墳,臨走是還不放心的看了外婆幾眼,外婆朝我露出笑容,讓我放心,她不會有事的。

進入樹林後,我加快速度往前趕,沒一會就追上了前面擡着棺材的那些人。他們見我追上來了,就叫我先趕回村子裏,找人幫忙把桃木給準備好,並且通知一聲劉明的老婆李梅。

心裏清楚時間緊迫,我也沒再耽誤,又加快速度趕回村裏。

回到村裏,村裏人明白情況後都積極幫忙準備桃木,很快一堆桃木就準備好了。劉明的老婆李梅村長也派人去通知了,沒一會李梅就抹着眼淚走來了。

等了沒多久,那四五個人就擡着劉明的棺材回來了。一見到劉明的棺材,先前還只是小聲抽泣的李梅嚎啕大哭起來撲到了劉明的棺材上。好幾個人上去拉,才把她從棺材那拉了回來。

不敢再拖延,我們趕緊把棺材放到架好的桃木堆上,然後點找了火。很快火焰就吞噬了棺材,火勢洶洶,燒得正旺。突然,砰的一聲響聲從火堆裏傳來,一聲慘叫聲隨之而來。

一個火焰人在火堆裏站起來,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我們都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影絕對是死了多天的劉明。難道他提前屍變了?

所有人都嚇得跑遠了,村裏的不少小孩和婦女都被嚇哭了,就連李梅自己也被嚇得不輕,臉色煞白,驚恐的望着火堆裏的人影。

我們緊張萬分,都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那火焰人在火堆裏慘叫着掙扎了一會,就重新倒了下去,最後沒了生息。等了許久,都沒再有反應,我們才都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被嚇出來的冷汗。

還好我們處理的速度夠快,不然恐怕還沒到午夜,劉明就要變成殭屍出來害人了。

火勢漸漸小了,最後只剩下一堆灰燼,李梅的老婆哭着把那些灰燼給收了起來,說要把這些灰燼找個地方給埋了。我在一旁看得挺心酸的,雖然以前劉明喜歡嘲諷我,欺負我,但畢竟也是一個村的人,難免心有不忍。村長看不下去了,嘆了口氣,叫了幾個人過去幫忙。

沒什麼事了,大家也都各自回家。村長問我外婆怎麼沒回來,他還想好好的謝謝外婆,如果不是外婆的話,村子肯定沒救了。我告訴她外婆正在後山處理荒墳的事,估計一時半會也回不來,叫他明白再來家裏。

他點了點頭,然後又要我去他家裏吃飯喝幾口酒,我擺手拒絕了,說自己累了想早點回去休息,他也沒再強求,讓我好好休息,等明天再去家裏找我和外婆。

回到家裏,我簡單做了兩三個菜,留了一些給外婆和陳柏,就自己先吃了點。當然,我也弄了些吃的給小黑貓,它吃得可香了,時不時還會擡頭看我幾眼,我心裏樂壞了,覺得它越發可愛。

吃完晚飯,就燒了點水洗熱水澡,原本想和小黑貓一起洗的,它這幾天東跑西跑的,身上也挺髒的。可這小傢伙死活不肯,掙扎着跑開了,就像個害羞的小姑娘躲在門後面不願意出來,沒辦法,我只好放過它。

洗完澡之後,坐在屋子裏等外婆和陳柏回來,這時候小黑貓不知道從哪回來了,渾身上下都乾淨了,就像是洗過澡一樣。見到我時,似乎還因爲剛剛的事有些害羞,沒敢太靠近我。

我笑着搖了搖頭,逗趣道:“我們都是夫妻了,洗個澡你害羞什麼。”說完之後,我自己都愣住了,覺得自己真他媽的不要臉。但小黑貓的反應更是讓我好笑,像個害羞的姑娘,低下了頭不再看我。

這時,屋外傳來腳步聲,心想一定是外婆和陳柏回來了。急忙走了出去,說道:“外婆,你兩怎麼這麼慢,我都擔心死了。”話音未落,卻看到陳柏一人站在屋外,懷裏抱着昏迷不醒的外婆。

我心裏嘎達一聲,有種不祥的預感。“外婆……”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唐宋已經不知道被注射了多少次。他們很從聰明,注射並沒有規律。尤其是注射葡萄糖的時候,每次注射的量都不一樣,明顯是防止他實力恢復得太快。而且,時不時又注射一些那個奇怪的藥物,搞得他渾身發軟。

好在,大腿裡邊的三叉依舊在修復,而且很奇怪,輸送出來的暖流沒有進入丹田,只是在他的身體里飛竄。

外邊的研究人員有序的忙著,周圍的士兵則是保持警惕的守著。估摸著,已經有三四個小時過去了……

門口方向傳來腳步聲,唐宋吃力的抬頭望去。鬍子中年人又回來了,旁邊還有一個威嚴的白髮老人。老人拄著拐杖,穿著軍綠中山裝,很像是幾十年前的大反派。

白髮蒼蒼,皮膚卻紅潤,走路也很穩健。不過唐宋可以肯定,對方已經有九十歲以上……

很快幾人走到跟前,白髮老人抬頭打量著唐宋,忽然露出笑容,滿意的微微點頭:「不錯,不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能有如此實力,倒是出乎預料。」

唐宋喘息的呢喃:「你們到底要做什麼?」

「呵,聽說你的身體有很強的修復能力,希望之後能用的到。」白髮老人微笑著,兩眼迸發著光芒,「小夥子,為了復國大業,你今天怕是要犧牲了。」

復你麻痹!

唐宋心頭暗罵,到頭來還是想要復國,這幫人腦子有病。都這麼多年過去,現在國泰民安,這些丫的就想搞破壞!

當然,表面上唐宋還是很虛弱的樣子,咬著牙冷哼:「我大意了,不該自以為是的進入你們的圈套。要不然,你們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狂妄自大的人,沒有好下場,下輩子可要記住了。」白髮老人溫和的笑著,「從你進入混亂之城開始,我們便盯著了。本來還想著明日你才能到,不曾想你竟主動送上門,呵呵……為了迎接你,我可是安排了不少,卻不料你竟直接到這裡來了。」

「呸,老東西!」唐宋狠狠地吐著口水。

其實他早就知道,烈焰肯定會挖坑等著自己。如果之前沒有砸到這個實驗室內,在外邊可能會戰鬥到天亮……

白髮老人並沒有在意,笑眯眯的往後退,沖著鬍子中年人微微點頭。中年人心領神會,轉身去忙活。

嗡!

上方又開始傳來衝擊波的聲音,身體又顫動起來,渾身每一個細胞都要被震得裂開一樣。

唐宋痛苦的仰著頭,渾身血管暴起,可真是面目猙獰。白髮老人在外邊看著,反倒是滿意的點頭,笑容越發迷人。

然而,也就三十秒,外邊忽然嘭的炸起來。衝擊波沒有停止,可唐宋卻感覺力量在迴流。

呼呼……

迴流的力量有點瘋狂,瞬間將玻璃防護罩給壓迫成真空。唐宋被壓得有些喘不過氣,緊咬牙關死命運轉丹田。

轟!

終於聯繫上丹田了,萎靡的丹田就像是貪婪的嬰兒一樣,快速吸收周遭的力量,身體又開始膨脹了。

與此同時,大腿里的三叉微微顫動,力量也涌動進入三叉。一時間,圓形防護罩內竟然形成白色霧氣,將唐宋給籠罩起來。

「怎麼回事?撤掉能量,不然他會死!」

「老師,失控了,靈珠根本不聽使喚……」

「切斷管子!」

「可是老師,管子一旦切斷,我們都會死……」

外邊很是混亂,唐宋沒有理會,閉上眼吸收著涌動而來的力量。壓迫感沒有了,反倒是變得很舒坦,爽的要命!

什麼疲軟,什麼衝擊波,全都失效了……

力量,絕對的力量,比之前巔峰期還要強大而又濃厚!

「給他注射!他要復甦……」

沒等白髮老人說完,唐宋猛地睜開眼,丹田順勢翻騰。

轟!

圓形防護罩順勢被炸開,巨大的衝擊波將白髮老人震得倒飛出去。防護罩內的力量四處飛散,好多玻璃被震碎了。

噠噠噠……

不出所料,子彈瘋狂的掃射過來。唐宋沒有停留,趕緊朝著對面的圓球閃身衝過去。

鬍子中年人正站在圓球旁邊,剛好看到唐宋飛過來,本能將圓球抱住。飛到跟前,唐宋一拳轟過去,嘭的一聲竟然擊穿了中年人的胸口。

搶奪過圓球,卻沒有朝著大門方向沖,而是朝裡邊沒有破碎的玻璃罩沖,躲在波流後邊。

不出所料,槍聲很快停下,唐宋勾著冷笑大喊:「信不信,我把它砸碎?」

「咳咳,沒想到,竟然出現這樣的意外!」白髮老人恨恨的咳嗽著,「小子,把那東西拿過來,我放你走。」

唐宋冷然一笑:「老頭,你當我白痴啊。現在給你,我會死得很慘。」

這話無疑是告訴對方,他的實力並沒有恢復。可實際上,唐宋現在強得很。

空氣中的力量依舊在往他的身體洶湧,就連懷裡的圓球也散發著一股力量洶湧到他的丹田裡,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你想怎樣?」白髮老人的語氣變得低沉起來。

唐宋知道,他肯定另有安排,搞不好火箭彈馬上就來了。不過唐宋沒有著急,靠著玻璃防護罩,雙手卻慢慢打開懷裡得圓球,同時喊著:「我不想怎樣,就想看看你們到底在搞什麼!」

啵!

話沒說完,後方已經傳來火箭彈的聲音,隨後轟的炸開。趁著風浪衝擊,唐宋又快速閃身離開。鐵球依舊抱在懷裡,不過他看到了裡邊的東西。

鐵球裡邊是一個拳頭大的透明玻璃球,玻璃球開了很多孔,裡邊有一顆小小的透明珠子,也就小指頭那麼大,跟珍珠一樣圓……

轟!

撞開側面的牆壁,唐宋繼續往前沖。後方依舊炸開,伴隨的還有那老頭的怒吼:「一定要殺了他,奪回靈珠!」

衝出去不到十米,唐宋忽然停下來,壞笑的往回閃身,從破牆跑回到剛才的實驗室裡邊。

躲在一個機器後邊,裡邊塵土飛揚,到處都是火焰燃燒。不過,這地方應該是最安全的。打死那老頭也不會想到,他還在這…… 等到塵土稍稍落定,唐宋摔了一下身上的灰塵,再次將目光落地懷裡的圓球上。

打開圓球,裡邊那透明的小珠子依舊漂浮在拳頭大的玻璃圓球中,而且依舊散發著一股透明的力量。很暖和,讓唐宋頗為驚奇。

靈珠,這到底什麼東西,竟然能成為烈焰的至尊寶貝……

握住透明玻璃球,唐宋深吸了口氣的發力,玻璃球嘭的破碎。碎片剛飛散,那靈珠便咻的飛射出去。

唐宋嚇了一跳,趕緊起身抓住。剛好抓到手心,可下一秒唐宋就嚇壞了。

打開手掌一看,靈珠沒了,手臂上卻凸起一個小圓,正迅速朝著心臟方向快速流動。

握草,又沒有傷口,怎麼進去的?

唐宋駭然的按住手臂,可那靈珠就像是有靈性一樣,恰到好處躲過他的按壓,從裡邊肌肉繼續往裡邊蠕動。很快便穿過胳膊,進入到胸口。

非常清晰地,唐宋能感受得到靈珠的遊走,可是把他嚇得雞皮疙瘩直冒。為毛他有種,又要被坑的感覺?

還沒來得及多想,靈珠已經流動到下腹的位置,唐宋後背頓時涼了。還不會是,進入丹田吧?

體內天象之氣快速涌動,想要將靈珠逼迫出來。只是,卵用沒有。而且靈珠遊走真的很快,半個呼吸便飛竄進入丹田了。

奇怪的是,靈珠進入丹田之後只是哧溜一圈又出來,卻是朝著唐宋的右大腿而去。

難道是那三叉?

嗤!

大腿上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響,就像是放屁一樣。緊隨其後,唐宋的大腿褲子嘶啦破裂,三叉撕破皮肉飛出來了。

神奇的是,靈珠正好鑲嵌在三叉中央的小孔上,大小剛好合適!

嗡嗡……

三叉漂浮在空中劇烈轉動,四周迸發出刺眼的光芒。唐宋駭然往後退,頭皮有些發麻。

這麼大的動靜,要惹麻煩!

緊咬著牙,唐宋還是伸手抓住三叉。本以為散發的力量會抵抗,可是並沒有,反倒很溫順很自然,就好像是屬於自己的東西一樣。

這三叉到底什麼來路,本身由於三片修復能力非常強的龍鱗轉化而成,現在又增加一個怪異的靈珠……

噠噠噠……

沒等多想,子彈掃射過來,唐宋趕忙翻身躲避。這一翻身,可是把他心臟都嚇得驟停了。

如果說之前他的速度已經足夠快,能瞬間移動到十米開外。那現在,瞬間衝破牆壁,而且是兩連沖毫不費力!

回頭看著後方崩塌的牆壁,唐宋腦子有點懵。怎麼好像自己比剛才更加強大了?

沒等多想,前方一幫士兵冒出來。唐宋腦子靈光一閃,右手甩出三叉。

咻咻……

三叉瞬間抵達對面的幾個士兵,迸發出的光芒就像是實質化的長劍一樣,竟然瞬間割過一幫人的身體。

也就半秒不到,三叉又飛回到唐宋的手裡。只是,他真驚呆了。

對面一幫人獃滯不動,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空氣相當安靜。約莫兩秒,終於有人開始動起來,卻是腦袋咕咚掉落下來。

握草,要不要這麼誇張,瞬間腰斬十個士兵!

殘暴的畫面,讓唐宋頓時一陣惡寒,趕緊轉身跑開。低頭看著手裡的三叉,頭皮一陣發麻。

這東西太恐怖了,跟科幻大片里的能量武器差不多,殺人如麻!

一路往前沖,遇到阻擊唐宋也不敢甩出三叉了。實在是太誇張,他自己都有點害怕。

利用自己的速度,不停的穿透牆壁,嘭嘭的,整個地下實驗室都被穿成窟窿。

很快,唐宋衝出地面。只是剛翻騰起來,一張網從上方快速落下,迅速將他纏繞起來。

唐宋一驚,右手不得不再次翻轉,三叉自主轉動,光芒再次迸發。

吱吱……

鐵網瞬間撕破,唐宋飛身衝出去。他剛走,後方就噠噠個不停,子彈不要錢的往空中狂噴。

「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那白髮老人的怒吼再次傳來。

唐宋沒有回頭,看著對面集結的一大群士兵,丹田猛地沉了口氣,所有力量壓迫到雙腿上。

咻!

瞬間閃過幾百米開外的,而且是漂浮在屋頂上,讓唐宋自己都懵了。

媽蛋,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恐怖,瞬移幾百米不費力!

忽然沒了蹤影,讓一幫人都愣了,紛紛四處張望。 妖精小姐姐別過來 好一會才有人發現唐宋漂浮在遠處,不由驚叫起來:「他在那……好遠!」

反應過來,唐宋再次牟足了勁往前沖。現在不是跟他們硬碰硬的時候,得先了解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咻,咻……

一連串的跳躍,轉眼唐宋就遠離了戰鬥現場一千多米。落入到一棟房子後邊,已經看不到士兵了。

可算是有點喘息了,反倒是讓他鬆了口氣。要是一點都不累,那才是可怕。

低頭看著手裡的三叉,頭皮真是發麻。這東西太強大了,直接讓他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源源不斷的力量從三叉涌動出來,給唐宋的感覺就是,根本不需要動用丹田力量就能比以前強悍好幾倍。

突然的強大,反而讓他有點恐慌。萬一力量失控,那可是死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