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沒有回答,徑直的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讓雲藝更是奇怪。唐大哥今天這是怎麼了,感覺好像心事重重的……

之後三天,唐宋都是一大清早就往皇宮裡跑,到半夜才回來,就連雲藝都未曾碰過面。

到第四天,唐宋終於在家停留,而且是在院子里安逸的喝茶,順便看李牧訓楊立。

雲藝滿是好奇的湊過去:「唐大哥,這幾日你都在忙什麼。好像,龍華學院那邊沒見你去,也不煉丹。」

噹噹當……

話剛說完,外邊傳來鑼聲,雲藝立即蹦起來:「我出去看看,應該是發布公文。」

也就一會兒工夫,雲藝又跑回來了,遠遠地大喊:「唐大哥,唐大哥,出公文了,改革!」

滿是興奮的跑到跟前,雲藝都有些語無倫次:「皇宮出公文了,改革。要創立多個新學院,帝都內所有七歲孩童都能上學。而且,帝國將會不定時公布修鍊功法,全民習武!還有好多,我沒來得及看就跑回來了……咿,唐大哥,你怎一點都不激動?」

唐宋喝了一口茶水:「你當我這些天在忙什麼?」

雲藝頓時拍著自己的腦門:「哎呀,我真是傻了。我就說,皇宮怎可能想到朱么多,肯定是唐大哥你……我得再去看看,好多張公文呢。」說完又跑出去了。

李牧應該是聽到了聲音,讓楊立一個人修鍊,自己則是走進涼亭。

「傳聞是真的?你真要普及修鍊?」李牧皺眉問道。

唐宋平淡的搖頭:「不是我要普及,是帝國要普及,我只是幫忙給一些建議而已。」如果沒有陛下在後邊做支撐,唐宋一個人不可能做得到這麼多。

李牧坐在對面:「如此大事,倘若真能成功,定是名垂千古。只是,也必將觸及很多人的利益,只怕……」

唐宋不以為然的拿起茶杯搖晃兩下,嘴角勾著弧線:「只要我還在帝國,鬧一個我滅一個。想要普惠百姓,就要犧牲一部分人!」

他已經跟陛下他們商定好了,既然要徹底改革,那就要果斷強橫,絕不是再像之前那樣帶著猶豫……

正說著,楊全成從外邊走進來,輕聲道:「唐先生,門口聚集了很多百姓,好多都跪在地上哭了。」

唐宋暗嘆了口氣,道:「你跟他們說,我不在。還有,讓他們記住皇宮的好。」

「是!」

等楊全成出去,李牧由衷感慨:「在百姓們的眼裡,你怕是個神。倘若真能成,他們定會將你供奉起來。只是,我擔心你的影響太大,皇宮那邊……」

欲言又止的,唐宋也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這你倒是不用擔心,他們知道我想要什麼。」

功高震主的道理,他自然清楚。只不過,陛下不會對他有什麼顧慮。先不說日後唐宋要去天丹大道,要進入天靈境。以後,唐宋還要離開帝國,甚至這個世界……

過了好久,雲藝才再次回來,卻什麼也沒說,就兩眼直勾勾盯著唐宋。看她那眼神,唐宋哭笑不得:「怎麼,不好?」

雲藝甩著腦袋:「不是,只是奇怪,你的腦袋怎麼會想出這麼多東西,好多我都沒看懂,更別說想了。唐大哥,你是人嗎?」

唐宋黑了一臉:「我不是人是什麼,鬼丫頭,趕緊好好修鍊去,要不然遲早你要被淘汰。」

雲藝撇了撇嘴,隨後便興高采烈的蹦躂走了。她不懂其他,只知道按照公文所說,很多老百姓都將受益……

隨著公文的公布,帝都前所未有的轟動,大街小巷全都在議論,好多人也不做事了,就跑去皇宮門前聽講解。

雖然很多政策聽起來不太懂,可誰都聽得出來,這是將要普及,要讓所有人都有機會!

一時間,實力比較低的靈者都快激動得哭出來。多少人努力一輩子都沒辦法在帝都立足,多少人為了一部功法送了命。如今,功法普及,煉丹術也即將普及,影響之大也只有這些實力比較低的人清楚。

當然,這種普及必將會觸動那些實力比較強的,尤其是帶大家族。在他們看來,這種普及無疑是會讓他們尊貴的地位受到威脅,所以一時間也是抗議聲四處都有。

只可惜,相比於抗議,贊成的人佔據了絕對優勢。雖然從力量上可能不佔優,可公文是皇宮發布,實力再強能強過皇宮?

而且很明顯,這次皇宮不是在開玩笑,公文上還寫明,所有阻礙者,當叛國通敵處置!

那就是死罪啊,而且會牽連到族人,誰敢胡來?

僅僅是一個時辰后,又一道公文再次發布:帝國將創建革新院,凡是有志支持改革者,都可參加選拔!

這消息一出,本來就熱鬧的帝都又炸了。帝國這是玩真的,連革新院都玩起來了。

那邊龍華學院都還沒開學,這邊又來一個革新院,這是要鬧哪樣?

很多人甚至覺得,帝國這樣一下子跨步太大,失敗的可能性非常大…… 掛掉電話後,我急急忙忙的收拾起東西,小心翼翼的把那兩罐蟲蠱裝好,就出了房間門。本來想去告訴陳雅琪一聲的,但打開門的時候見她已經睡着了,就沒有打擾她,輕輕關上門退了出去。

出去後,到街上打了輛出租車,告訴司機去西苑酒店,讓他儘量快一點,有急事。

“小夥子,這麼着急,是不是急着去那裏幽會妹子呀?嘿嘿……”司機一聽是去酒店,我還真急的樣子,立馬就想歪了,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嘴角帶着壞笑。

我懶得和他解釋,讓他別囉嗦快一點。

聽陳柏要帶我去見楊立安,我心裏還真有些忐忑,記得上次見到這個叫楊立安的蠱術大能還是在那場術士界的會議的上,當時楊立安給人的感覺就很神祕,整個人裹得嚴嚴實實的,基本上話都沒說過。記得李慕顏告訴我說他渾身上下養着上百種蟲蠱,現在想想我都還渾身起雞皮疙瘩,受不了。

大概二十分鐘後,車子終於到了西苑酒店,下了車之後那個司機還壞笑着,陰陽怪氣的對我說道:“小夥子祝你玩得開心,嘿嘿……”

“有病!”我沒好氣的罵了一句,轉身就走了。

“艹,你他媽……”身後傳來那司機的叫罵聲,我沒管,直接走進了酒店裏。

走進酒店大堂,找了一會,發現了不遠處坐在大堂沙發上等我的陳柏,他朝我招了招手,我趕緊走了過去。

“師父,等很久了吧,楊立安前輩呢?”我望了四周一眼,沒看到楊立安的身影,疑惑問道。

“他在房間裏等着了,我們趕緊上去吧。”說着,陳柏就帶着我去做電梯,電梯裏只有我倆個,他按了一下樓層,電梯門就關上了。

陳柏問我有沒有把那兩罐蟲蠱帶來了,我點頭說帶來了,讓他放心,他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我有些忍不住心裏好奇,開口問道:“師父,爲什麼要帶我去見楊立安前輩?”

“他在蠱術界是個響噹噹的大師級人物,而且對蠱術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讓他指導一下你,相信你的蠱術會有突破性的進展。”陳柏回道。“你小子就偷笑吧,要不是現在是術士界統一一致對付天羽閣的緣故,想要讓楊立安答應指導我,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說完之後,他還叮囑我一會見到楊立安,不管是說話做事都要小心,楊立安這個人本來就很神祕,基本沒什麼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他的性子也讓人捉摸不透。不管怎麼樣我一定不能惹他不高興,要好好把握機會學東西。

越說我越緊張,嚥了咽口水,然後點了點頭,說自己會注意的。

從電梯裏出來後,我跟着陳柏來到了楊立安的房間外面,房間的門關着,陳柏敲了敲門。他敲門的時候似乎有節奏,應該是他們之前說好的暗號,看倆就算是他們這些大能,也十分的謹慎。

敲往後很快門就打開了,但開門的並不是楊立安,而是一羣黑壓壓的蟲蠱。打開了門,蟲蠱就都飛回了房間裏面。陳柏見怪不怪,淡定的走了進去,我也趕緊跟在他後面進去了,隨便把門給關上。

房間裏很大,而且房間裏應有盡有,除了這個比較大的像是客廳的房間之外,兩邊還有着幾個小房間。剛剛那些開門的蟲蠱,從門縫下飛回了其中一個關着的門的房間裏。

“我就在這裏等你,他在那個房間,你趕緊進去吧。”陳柏在沙發上坐下了,指着剛剛蟲蠱飛進去的房間,對我說道。

“師父,你不和我一起進去?”我嚇了一跳,趕緊問道,沒想到陳柏竟然要我自己去見那個奇怪的蠱術大能楊立安,更是緊張了起來。

陳柏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楊立安要和我說的是蠱術方面的事情,楊立安只答應了指導我,他不能進去,這是規矩。每個派系的知識都是每個派系的祕密,他進去了楊立安肯定一個字也不會說。

“別廢話了,趕緊進去。”最後他說的不耐煩了,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腳,催促我趕緊去。

沒辦法,我只好走了過去。走到房間外,我敲了敲門,恭恭敬敬的對着房間裏說道:“楊前輩你好,我是陳柏的弟子李啓明。”

過了一會,房間裏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語氣裏聽不出喜怒。“進來吧。”

走進去,看到一個包裹在黑色大袍下人雙腿交叉着在牀上打坐,雖然是在屋子裏,可他的頭上依舊帶着連衣兜帽,整張臉都埋在兜帽的陰影下,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楊立安的打扮和那時候在術士界會議上的打扮一樣,都是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要不是因爲知道他是蠱術大能,在術士界是響噹噹的人物,我真想問他難道不熱嗎?

他在牀頭櫃上點着薰香,門窗又都關着,房間裏有種煙霧繚繞的感覺,而且香的味道很奇怪,聞着有些不適應。

“前輩,你好,謝謝你抽出時間答應指導我。”我走過去,微微躬身一拜,說道。

過了好大一會,他纔開口了,聲音依舊低沉。“我聽陳老說了,你體內有金蠶蠱,而且已經經歷了第一次化繭,對吧?”他一開口就是問關於金蠶蠱的事情,讓我有些慌了,緊張的看着他。

蠱人對金蠶蠱的瘋狂我可是見證過的,雖然陳柏就在外面,但我難免還是覺得擔心。

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楊立安淡淡一笑,讓我不用擔心,雖然金蠶蠱對蠱人的確很重要,但是他對我的金蠶蠱並不感興趣,因爲他自己也有一隻,是他親手修煉了很久的。

說完,他從黑袍寬大的衣袖裏伸出了蒼白的手,在他的手上趴着一隻小小的肉嘟嘟的蟲子,那的確是金蠶蠱沒錯。“這就是我的金蠶蠱,只不過我這隻還沒成長到你那隻那種程度。”他說道,然後重新把蒼白的手收回了黑袍的衣袖裏。

“說實話,陳老和我說他有個弟子需要我指導蠱術的時候我很意外,當聽到你有金蠶蠱的時候更是意外。不過聽了事情的原由,我纔沒那麼震驚了,說實話,要不是因爲你有那個金蠶蠱,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答應指導你的。相信其中的規矩,陳老也和你說過。”楊立安低沉的聲音從兜帽下,緩緩的傳來。

我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過了一會,他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我是似乎察覺到你體內的那隻金蠶蠱現在好像又在化繭了,沒想到這隻金蠶蠱在你手上成長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真是讓人意外!” 公文發出的第三天,正是各類改革政策陸續出台的時候,麻煩終於來了。

唐宋正在龍華學院準備開學的事情,遠處嘭的傳來打鬥的悶響。抬頭凝望天空,可以清晰地感應得到皇宮方向有強烈的能量波動。

「唐小子,」沒等多想,白館主快速閃身過來,「你先躲一躲。是飛龍門的人,也不知道誰告訴他們,說我們沒資格殺死那個楊雲飛,要抓你回去審判!」

唐宋嘴角一抽,翻著白眼:「一個勢力竟然凌駕於帝國之上?難不成,飛龍門比青華宗還牛?」

「差不多。」白館主苦笑,「這些年飛龍門實力暴漲,可是增添了好幾個靈聖。而且他們素來擅長打鬥,可不見得比青華宗宗主差多少。這次來的是他們大供奉,五段靈聖,飛龍門前三的存在!」

「喲,這麼看得起我?」唐宋反倒露出笑容,扭動著脖子,「白館主,人家大老遠跑來,我怎麼能不管?走,瞧瞧去。」

還沒等白館主多說,唐宋已經閃身出去,讓他哭笑不得。這小子可真是,真以為五段靈聖這麼好惹?

就在皇宮前門的天空上,南先生正在跟那飛龍門的大供奉對戰。那個大供奉一身黑衣,頭髮也是發黑,只是鬍子發白,看起來有點怪。

確實要比南先生強了不少,大供奉出招總是漫不經心,似乎沒有將南先生放在眼裡。畢竟,南先生只是四段靈聖,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抬頭看了一眼,唐宋飛身衝上去,大聲喊著:「嘿嘿,飛龍門,找我呢!」

下方觀戰的北先生和陛下等人一見到他,一個個都是無奈苦笑。就知道,這小子不可能躲起來,那不是他的性子。

南先生停下跟對方糾纏,飛到唐宋身旁,略微喘息道:「小子,你不該來。」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南先生,人家大老遠來找我麻煩,我要是不出面,那是真對不住人家。再說了,都囂張到這種地步,要是不揍一頓,我可沒面子。」

說得倒是好聽,南先生暗暗苦笑。 戰神升級系統 他何嘗不想展現一下皇宮的威嚴,可對方的實力真是強橫。

「你便是唐宋?」對面的大供奉陰沉冷哼,雙手負立的漂浮著,儼然一副大宗師的樣子,「你沒有資格殺楊雲飛。縱然他通敵叛國,也該交由我們飛龍門處置!」

唐宋虛空往前幾步,打量著對方,笑容尤為迷人:「老頭,這種借口讓人有點想嘔吐。當然啦,什麼借口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等下我會打你。」

大供奉瞳孔一縮,強大的威壓順勢蔓延,不屑冷哼:「你很自負。聽說你僅憑靈尊的實力便能跟靈聖對抗,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扛得住我!」

不愧是五段靈聖,伴隨著對方的威壓席捲過來,周遭空間立即扭曲。

然而,唐宋始終保持著微笑,就好像沒有任何壓迫一樣。跟黑龍山上的威壓比起來,這都是小意思!

北先生從下邊飛上來了,陰沉怒喝:「你不要太囂張,這裡是皇宮!」

唐宋卻悠然擺手:「沒事啦。北先生,勞煩你們往後退幾步。你們不是想知道,我去黑龍山之後,實力有沒有增長么?今天,有人要被揍!」

嗡!

話音一落,周身金色的元氣迸發,形成一個龐大的金人,強勢將大供奉的威壓擊潰。

真以為他這段時間就光顧著忙改革的事情?

不好意思,這段時間有黑水的幫助,他的實力提升了不是一星半點,差一步就要突破到《天》第三層了。至於元氣是什麼程度,他也不清楚,反正不弱於靈聖就對了!

轟然出現的巨大金人,讓南北先生等人都驚呆了。他們猜得到唐宋實力有所增長,可這好像,直接突破到靈聖了?

大供奉的瞳孔也是緊縮,死死盯著龐大的金人,沉吟道:「你竟然真是金色元氣……」

不等他多說,唐宋慢慢往前走,龐大的金人一步一步逼近過去。與此同時,唐宋的喉嚨發出低沉的聲音:「都給我看好了,凡是挑釁帝國威嚴者,死!」

咻咻……

伴隨著「死」字說出,金人忽然變成一道道金光,迅猛的朝著對面的大供奉轟過去。

大供奉也不是吃素的,右手不急不慢的輕輕一揮,空間跟著扭轉,飛過來的金光被折返然後自相碰撞潰散。

神色緊繃,大供奉冷哼:「是你先挑釁我飛龍門。你若是認錯,隨我回飛龍門接受審判,否則……」

「老頭,你真以為五段靈聖可以為所欲為?」唐宋不屑的撇嘴,「不好意思,等下你一定會求饒。」

話音一落,唐宋也懶得在跟對方啰嗦,右手握著墨俠,左手抓著三叉,墨俠迅猛劈砍而出。

並沒有形成劍芒,而且劈砍的速度乍一看有點慢。只是伴隨著墨俠往下落,周遭的空間翻騰,撕裂!

大供奉一驚,慌忙在跟前形成一個濃厚的防護盾。沒有任何劍芒,可防護盾卻被重擊發出嘭嘭作響,周遭空間不停的扭曲。

無形劍芒,這怎麼可能?!

就連後邊的南北先生等人都驚呆了,李牧的劍術都已經足夠驚人,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領悟了無形劍芒?!

其實,這一招也是唐宋跟李牧互相探討之後得出的,也是建立在劍域的基礎之上。有個第一劍客在家裡,他可不會傻到什麼都不問。

墨俠平直往前刺,中間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也沒有劍芒。可對面大供奉的能量盾卻嗡嗡作響,就好像無數的劍芒正在劈砍。

大供奉面色一冷,忽然大喝:「爆!」

啵啵……

防護盾前方發出細微聲響,總算沒有劍氣攻擊了。

唐宋勾著嘴角,忽然鬆開墨俠,陰險喊著:「那就再試一試我這招,天劍!」

墨俠依然只是漂浮在唐宋跟前,並沒有刺過去的意思。可大供奉的臉色卻瞬間變得極度難看,因為他的感覺得到,自己的周遭竟然被無數把無形的劍氣封鎖了…… 大供奉一動不動,只是綳著臉色不停的散發元氣做防護。四面八方全都是無形劍氣,他能躲到哪裡去?

再說了,自己好歹也是超級高手,如果這時候躲避,多丟人?

帝都內好多人抬頭仰望天空,只是看到兩人平靜的漂浮在上方。隔著有百米左右,彼此間沒有能量波動,也沒有什麼殘影,很是奇怪。

然而,只要是靈聖都能看得出,此時兩人其實在利用空間扭曲互相糾纏。大供奉的周圍簡直就是個劍球,數萬把無形劍氣不停的攻擊,被擊潰之後又迅速形成,源源不斷!

無比的震撼,前段時間唐宋都還被二段靈聖給打得重傷,現在卻已經能跟五段靈聖硬抗,這是何等握草。

壓迫了一會,還是沒能撕開大供奉的防禦,唐宋右手微微一轉,墨俠後退,天劍撤銷。

果然還是不夠強,沒辦法撕裂對方的防禦。看樣子,自己的元氣還是不夠濃厚。如果是突破《天》第三層的話,應該能瞬間將對方紮成篩子。

感覺周圍的空間扭曲平息,大供奉稍稍鬆了口氣,隨後冷哼:「你很不錯,只可惜……該我了!」

呼!

一個巨大的拳影忽然朝著唐宋轟過來,剛發出的時候非常大,可是隨著距離拉開反而變小。拳影沒有任何花俏的燃燒,就像是一個真正的拳頭,看起來速度也很慢。

唐宋眉頭凜然,左手三叉迅猛往前推:「反盾!」

嗡!

三叉形成一個黑色能量盾,能量盾是反的,像是倒著拿的鍋蓋。

嘭!

拳影正好砸在三叉能量盾中央,周遭空間緊跟著崩塌,唐宋被撼得稍稍往後挪了一步。拳影並沒有消失,依舊牢牢按著三叉能量盾。三叉能量盾上的黑色力量快速順著拳影席捲,很快拳影被扭曲,啵啵消散。

大供奉一驚,這是什麼力量,竟然能將自己的攻擊消磨泯滅?

這小子真可怕,金色元氣已經足夠嚇人,竟然還掌控了一種黑色力量?

心頭沉了一下,大供奉雙手快速推出:「去!」

眼見對方竭盡全力推出兩個掌印,空間再度被鎖死,唐宋非但沒有後退,反而是迅猛往前沖:「撼天!」

雙手上的兵器消失,唐宋雙手往胸前靠攏,兩個掌心對外,如龜派氣功一般推出。

轟!

一道巨大的金色光芒從他的雙掌迸發,還真是龜派氣功,光柱撕裂扭曲的空間,迎上對面的拳影。兩股力量碰撞,強大的能量罡風終於形成,四面八方的靈氣快速聚攏過來,狂風凜然。

大供奉面色更是凝重,居然跟自己硬拼元氣,這小子夠膽!

可是,僅僅對峙了一下子,大供奉忽然發覺不對,隔著大老遠他看到了唐宋嘴角抹過幾分皎潔……

「撼天動地!」

唐宋突然大聲嘶吼,也在這一瞬間,天空啪啦劈下一道道白色閃電,犀利的撕裂大供奉頭頂的防禦。大供奉駭然,正要加大上方防禦,忽然又感覺腳下襲來一股涼意,不經意低頭一看,心頭頓時涼了半截。

下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形成一面巨大的黑色能量盾,正朝著他併攏。上下同時壓迫,前方又有主攻,他只能選擇後退。

可一旦後退,就意味著要被對面的主攻攻擊,防禦被撕裂,損耗非常大……

也就千鈞一髮,大供奉根本沒有任何多想的機會就往後閃身倒飛。

不出所料,唐宋的金光柱逮到機會就往前轟,因為大供奉的拳影沒了支撐,轟的被撕碎,金光柱卻繼續王前進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