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通知深淵小隊,立刻進入3號戰艦,返回太空基地,太空堡壘開啓一級戰備狀態。”

“是!”

太空基地沸騰了,一道道武器系統開啓,主炮充能,開始了一級戰備狀態,整個太空堡壘都進入了戰備之中。

“骷髏星盜團,白骨夫人?封家祕密人造兵團,零號?”

“這兩個人,似乎是衝着柳塵來的?”

烏凌喃喃自語,目光閃爍,看着自己私人終端上兩條絕密信息,正是他的上司發來的,關於白和零乃至其他深淵小隊成員的詳細信息。

不管是白和零,都被發現了真正身份,就是說,她們已經暴露了。

只不過白和零似乎察覺到了自己暴露,直接離開了血礦星,乘坐一艘骷髏戰艦走了。

這讓烏凌沒辦法,只能將這消息上報,傳給上司。至於太空基地,一艘艘天空戰艦開始破開血礦星的大氣層,進入血礦星內部。

一架架戰機呼嘯,支援着其他的新兵小隊,一一將他們安全帶出來,整個基地進入了一級戰備狀態。

這是準備打仗了,烏凌預感到,血礦星的變化不會就這麼一點,肯定還有更不妙的情況出現。

所有基地,都一一下沉,這若是還不懂,就真的可以解甲歸田了。

“隊長哥哥,教官讓我們進入3號戰艦,返回太空基地。”

此時,太空上,柳塵正坐在雲夢的身旁,看着前面的畫面傳來的一條新的命令,是烏凌傳達的最新命令。

“深淵小隊,撤離!”

“我們走吧!”柳塵一語不發,面色陰鬱的望了眼之前爆炸的區域,那裏正是骷髏戰艦消失的地方。

隨着命令傳達,邵彬,藍天,飛羽等人一一掉頭,朝着柳塵和雲夢的太空戰機這裏匯合。

大家在天空軌道上,看到了那一艘3號戰艦,正緩緩打開機艙,讓柳塵等人駕駛戰機和機甲進入其中。

仙界贏家 戰艦上,柳塵走下了雲夢的戰機,兩人肩並肩,站在戰艦的窗戶前,默默的眺望着黑暗深空。

“白,零,你們爲什麼要突然不告而別?”

柳塵心裏默默地想着心事,喃喃自語,想起了跟白和零相處期間的種種,看出了一些不妥之處,隱約猜測到了什麼。

“骷髏獵殺團,海盜聯盟?”

“白…白骨夫人?”

一個個念頭閃過,柳塵內心極不平靜,已經瞭解了不少的東西,猜測到了許多之前不曾注意的。

他微微一嘆,沒說什麼,倒是身旁的雲夢,小臉上滿是失落和傷感。

“隊長哥哥,你說,白姐姐和零姐姐,是不是還活着?”雲夢有些傷心,擡頭看着柳塵。

見她一副傷心的模樣,柳塵暗暗嘆息,卻說道:“放心吧,白和零,沒有事,只是她們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離開了。”

“離開了?”雲夢歪着腦袋,有些不能理解。

柳塵點點頭,沒多說,這時,身後走來一羣人,爲首的正是邵彬,藍天,飛羽等人。

“隊長,我們來了!”

劉坤鍵一來就說:“到底怎麼回事,白和零現在怎樣了,爲何進入天坑後就不見了?”

“別問了!”張天浩看了他一眼,說道:“她們兩個肯定是不想給我們知道才隱藏了蹤跡。”

“不錯,我猜測應該是走了。”邵彬扶了扶鏡框,說出自己的猜測。

其他人一聽,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哼!”藍天冷哼,不滿道:“身爲小隊一員,竟然私自脫離深淵小隊,這是逃兵。”

“切,最討厭逃兵了。”飛羽一臉不爽快的說道。

“大家別說了。”

雲夢很傷心,帶着哭腔說道:“大家別說了,我相信白姐姐和零姐姐肯定有着什麼苦衷,不然她們不會拋下我們的。”

“好了,都別吵了!”

柳塵揮揮手製止隊員爭吵。

藍天輕哼一聲,淡然道:“她們走就走了,離開後,就不是我們深淵小隊的成員,未來再見,若是敵人,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哎!”

張天浩,劉坤鍵,巖山等人一個個搖頭嘆息,都沒說話,對於白和零兩個突然神祕消失,這簡直就是逃兵啊。

很快,戰艦抵達了太空基地的港口停泊,柳塵等人隨着打開的艙門,走出了戰艦,來到了太空基地裏面。

“你們跟我來,大人要見你們。”

剛出來,就見一個軍官模樣的美女走過來,帶着柳塵和深淵小隊的隊員們一起走進了基地的主控室。

在這裏,他們見到了總教官烏凌,也就是第九軍團下轄第九艦隊的指揮官,就是他本人了。

“教官,深淵小隊前來報道!”

柳塵敬了一個軍禮,臉上閃過一絲遲疑,接着說道:“深淵小隊,十個成員,有兩個隊員…”

“這個我知道!”

烏凌打斷了他的話語,直接說道:“深淵小隊隊員,白,零,兩人在血礦星光榮犧牲了。”

“嗯?”

“什麼?”

這話一出,柳塵等人震驚,懵逼,傻眼,有些不敢相信,個個眼神怪怪的看着烏凌。

雲夢,邵彬等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烏凌掃過衆人,問道:“是不是很疑惑?”

“你們看,這是她們的戰機,隨着之前的一次突然爆炸燬掉了,根據監控顯示,那裏有一艘海盜艦船出現過,將那艘太空戰機炸燬了。”

“所以,白和零,光榮犧牲了!”

烏凌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的說完,不容反駁,讓柳塵等人心裏隱約明白了什麼。

白和零,不管怎樣,她們都是參與救援公主殿下的,等於有着功勳在,還沒獲得頒獎呢,這就消失了?

至於說逃兵,別開玩笑,傳出去整個第九軍團面子就別要了,直接說她們戰死了,是最好的結果。

畢竟上面都知道了兩人的身份信息,戰死,是最好的結果,省去了頒獎的麻煩。

“好了,現在你跟我說說,血礦星內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很快,烏凌轉移了話題,直接詢問血礦星內部情況,因爲柳塵隨着一號基地沉入地底,自然要詢問他。 “教官,血礦星內部的情況基本上就是這樣了。”

天空基地,主控室裏,柳塵一五一十,將血礦星內部的一些情況彙報。

烏凌一直聽着,眉頭緊蹙,沒有說話,彷彿正在沉思着什麼。

“你是說,血礦星內部都被挖空,那些外星異種生物,正在利用人類科技技術知識,打造太空堡壘?”

他一字一句質問柳塵,顯然是對着說話很震驚,有些不能相信。

這消息太震撼了,根據柳塵說的消息來看,血礦星內部完全空了,整顆星球是空心的,內部完全被挖空。

而且最驚人的還是,那些外星異種,竟然學習人類科技後,利用學習來的技術知識,開始打造太空堡壘了。

“是的教官,這就是我發現的情況。”

柳塵直接點頭承認,但並沒有透露任何有關於超級機甲和自己光腦小星的一丁點信息。

烏凌沉默了許久,才問道:“你們有沒有發現,一號基地裏面的機艙裏有特別的機甲存在?”

“特別的機甲?”柳塵心思一動,不露聲色。

藍天,邵彬等人一個個驚訝,不明所以,因爲他們並沒有見過有什麼特別的機甲存在。

烏凌目光眼裏,直勾勾的盯着柳塵,後者淡然對視,心燈穩如泰山,根本不被對方震懾。

“算了,不說這個。”看了許久,烏凌忽然擺擺手,收回一身氣勢壓迫,恢復了平靜。

他沒有提及,更沒有繼續詢問,而是說道:“目前血礦星內部出現了突發情況,一號到十號基地盡數沉沒。”

“而且目前新兵基地情況不容樂觀,開始出現了塌陷跡象,已經緊急撤離了。”

烏凌說完打開了虛擬光幕,上面顯示着的,正是血礦星上面各大基地的情況示意圖。

在地圖上,本來屬於十個龐大軍事基地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無比的天坑。

每一個天坑,方圓大小都有10公里以上,可以說,十大軍事基地金屬沉入地底了,埋葬在血礦星內部。

至於新兵基地,目前正在塌陷,基地四周地面開始下沉,有無數外星異種生物在地底挖掘。

這樣的情況跟根本無法阻止,更來不及應對防禦,只能撤離,眼睜睜看着基地一個個沉沒。

至於轟炸血礦星,烏凌是有這個想法,但卻不能這樣做,因爲上面沒有決定,血礦星是否要炸燬。

“教官,血礦星內其實已經資源枯竭,完全被外星異種挖空了,現在它們想要藉助人類科技技術打造太空堡壘脫離血礦星,我們不得不防。”

柳塵忽然開口,提醒了一句。

史上第一丈母娘 烏凌看了他一眼沒說話,默默的望着基地下方的龐大星辰,通體赤紅,散發着強烈的磁場波動。

在血礦星天空軌道上,有着兩顆小衛星,這兩顆衛星,是目前聯邦最主要的血晶礦產生產基地。

身爲主星的血礦星,竟然被挖空了,這等於失去了價值,隨時都能夠炸燬這顆星球,消滅隱患。

“若是你的消息屬實,那,血礦星將不復存在。”烏凌一字一句的說道,話語鏗鏘有力。

在這裏,第九軍團損失太大了,爲了一顆血礦星,已經摺損了太多的戰士在這裏。

現在若血礦星內部真的沒有了珍稀血晶礦存在,是一個空殼,那名,整顆血礦星就會迎來毀滅打擊。

“你們下去休息,等候其他新兵隊伍全部安全接回來。”

烏凌交代了一句,擺擺手讓柳塵等人下去休息,等候接下來的指示,第九軍團必須做出反應。

看着柳塵他們離開後,烏凌來到了一個獨立的祕密房間,立刻打開了一個祕密通訊,發了一個絕密消息過去。

“什麼事,竟然動用緊急祕密通訊?”

很快,一道黑暗的投影浮現,上面的人影漸漸清晰,竟然是第九軍團的指揮官雷昊天。

謹以今生許予你 “將軍閣下,我有緊急情況向您彙報。”

烏凌直接了當,將這裏發生的事情,細無鉅細的盡數告訴了那位第九軍團指揮官。

雷昊天一開始沒什麼,但聽着聽着面容變色嚴肅,目光閃爍着一絲絲精光,顯然被這消息驚到了。

“你說的可是真的?”

“所有基地,都下沉了?血礦星內部是空心的,已經沒有血晶礦存在?外星生物正利用人類技術打造太空堡壘?”

雷昊天神情凝重而嚴肅,話語中透着一絲絲震怒,瞪着彙報的烏凌,顯然是生氣了。

“是的,指揮官閣下!”烏凌老實的點頭承認。

雷昊天面色變換,哼道:“這事我知道了,我會跟元首閣下彙報,你立刻將所有新兵安全撤離,不容有失。”

“是!”烏凌接令,掛掉了通訊。

……..

第九軍團指揮部,一座太空堡壘之中,雷昊天結束了通訊,一臉陰鬱的表情化不開。

“真會給我搞事!”

雷昊天暗罵一聲,卻不得不拿起通訊器連接了一個更高級別的通訊號,那是他的頂頭上司。

“昊天,找我何事?”

通訊器浮現一道投影,神祕莫測,是一個紅光滿面,滿頭鶴髮的男子,氣息極爲強橫,充滿了一股壓迫感和肅殺感。

他就是第十集團軍的總指揮,聯邦爲數不多的軍方元首之一,掌控第十集團軍。

“元首閣下,事情是這樣。”

雷昊天一五一十,將烏凌彙報來的情況一一詳細的說明,做了彙報和解釋。

那名氣息強橫的老人默默的聽着,面無表情,當雷昊天說完後,他只是露出了一絲沉思的表情。

許久,他才緩緩開口:“昊天啊,你們第九軍團,連續兩次折損在血礦星上,我已經給你們善後了兩次,現在,你們又搞出了這樣的事情來,我怎麼給您們善後?”

“第十集團軍的臉面,都給你們丟盡了,我的臉面,大元首的臉面往哪裏擱?”他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訓斥着。

“哼!”他不滿的冷哼,訓斥道:“看看你們,基地丟了,淪陷了沒什麼,再奪回來就是了,可現在好了,竟然跟我說全部沉沒了?”

“你說說,這讓我如何跟大元首交代?”

這位第十集團軍的元首,將軍,一臉的怒容,沒辦法,手下第九軍團竟然搞出這樣的狀況來,實在是怒極。

而且還是在公主殿下和他這位老元首,即將前往第九軍團駐紮的血礦星那裏頒發獎勵的關鍵時刻。

現在卻跑來說血礦星徹底淪陷,所有基地沉入地底,而且,血礦星內部完全空曠,已經沒有了珍稀的血晶礦產。

這消息一旦傳出去,第九軍團名聲掃地,甚至第十集團軍直接無顏在敢稱作是聯邦精銳軍團了。

“你們是幹什麼吃的,之前剛剛發現血礦星的時候,都沒有做過詳細的偵測的嗎?”

“血礦星是空心的,竟然沒有提前知道,地底隱藏着無法估計的外星生物一樣沒有發現,你們第九軍團,是不是不相干了,想淪爲二流乃至不入流的軍團?”

老元首怒氣衝衝,顯然是被雷昊天的第九軍團給氣炸肺,罵得雷昊天一聲不敢坑,低頭老實聽訓。

“被你們給氣死了!”

說着說着,這位老元首平復了下心情,哼道:“那十五萬新兵如何了,別告訴我死光了?”

“沒有,元首閣下!”

雷昊天立刻迴應,小聲說道:“元首,目前血礦星上所有新兵盡數撤離,不過在撤離過程中損失了不少人,有三千多人死在血礦星上。”

“混賬!”老元首勃然大怒,呵斥道:“你是不是不想做第九軍團指揮官了,十五萬新兵,還沒過兩天你就整死了三千多,你是不是膨脹了?”

“對不起,元首閣下,這是我的過錯,我願意接受處罰。”雷昊天直接擔下了這份責任,給烏凌背鍋。

沒辦法,他畢竟是第九軍團的指揮官,手下做錯了他自然要承擔責任,否則如何成爲一名合格的指揮官?

“處罰,處罰,我要是想處罰你早就一槍崩了你了。”老元首那叫一個氣啊。

他狠狠的瞪了眼雷昊天,說道:“過後再收拾你,現在,給我將第九軍團的面子掙回來。”

“那些外星生物,敢吞了我們的基地,那就讓它們永遠沉眠在地底。”

老元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話語中透着一股濃濃殺機,血腥味撲面,令人驚悚。

只聽他說道:“昊天,你準備好,我讓人將幾顆最新研製的生物基因湮滅彈給你送過去,一個不留。”

邪惡總裁寵翻天 老元首說這話時殺氣騰騰,就算是雷昊天都忍不住心寒,這是要徹底滅絕了血礦星上那數不清楚的外星生物了。

滅族計劃,開啓了!

“是,元首閣下!”

雷昊天面色嚴肅,恭敬領命,隨後結束了這一次祕密通話。

直到老元首投影消失,雷昊天才猛然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絲苦澀的笑容,這次老元首顯然很生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