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知道啊。”黃運穩笑了笑,吐出一口煙,看着面前這祕密文件,笑道:“我知道是你們警局一手安排冤枉我入獄的!”

沉默了一會兒,黃運穩把菸頭掐滅,看着趙陽微笑道:“你知道我還有父母親在家裏等着我嗎?你有考慮我的感受嗎?啊!”

說着,黃運穩掐住趙陽的脖子,怒喊道,趙陽被黃運穩掐着呼吸困難,無奈之下,抽出腰間的手槍,指着黃運穩。

黃運穩見到手槍,鬆開了手,趙陽咳了兩下,摸着脖子,說道:“我不介意你打我,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屬於國家機密!”

“隨便你怎麼扯!”黃運穩冷笑道。

趙陽把手槍放在審問桌上,說道:“槍,我放在這,警局並不是冤枉你,而是選中了你這個精英。”

“我這個吊兒郎當樣也叫精英?”黃運穩苦笑道:“槍都丟這兒了,說吧。”

趙陽整理下警服,說道:“你打開那個文件看看,裏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黃運穩疑惑的拆開文件,而此時趙陽忽然插口道:“不好意思,這是上級的指令,只能你一個人看,我出去迴避。”

“喂,槍!”黃運穩指着審問桌上的槍說道。

“謝了。”照樣微微一笑,把審問桌上的槍拿起來,然後走出審問室。

黃運穩把趙陽留下來的煙叼在嘴巴上,點燃後,揭開祕密文件的封面。

封面寫着:“國安局”三個大字。

黃運穩把正文內容看了幾遍,煙也剛剛抽完,黃運穩把文檔放在審問桌上。

凝視了文檔很久,對着門口喊道:“趙隊!”

“看完了?”趙陽笑道。

“嗯。”黃運穩嘆了口氣,說道:“我大概明白怎麼回事了,不過誰把我推薦給你們的?”

“是我。”門口走進來一個小夥兒,小夥對趙陽微笑道:“趙警官,麻煩迴避一下。”

“行,你們聊。”趙陽走出審問室後,把門給關上。

黃運穩翹着二郎腿,打量着面前這小夥兒,只有一點外貌顯得這小夥兒很顯眼,這小夥兒,有一頭白色的短馬尾。

“你好,黃運穩。”這帥小夥兒坐在黃運穩的面前打招呼道。

“哥們兒,我們不認識吧。”黃運穩笑道。

“以前不認識,現在認識了。”帥小夥兒摸了摸身後的短馬尾,笑道:“怎麼樣,同意加入國安局了吧。”

“是你把我推薦給他們的?”黃運穩問道。

“嗯。”帥小夥回答道。

“我只是普通的一名學生而已,沒有訓練過,家庭背景普普通通,爲什麼要選中我,進入國家機密組織。”黃運穩拿起審問桌上文件。

然後打開文件說道:“看這人=介紹,國安局都是一些異能人士,這文件寫着需要什麼會道術的亂七八糟東西,我不懂這些,打羣架我還是可以的。”

“你不會,我教你啊。”帥小夥依然還是微笑道。

“如果我不願意呢?”黃運穩湊前看着帥小夥問道。

“死!”帥小夥也湊錢,近距離和黃運穩對視着。

“哥們叫什麼名字?”黃運穩問道。

“張小非!”帥小夥回答道。 又過了一會兒的時間,夜暮辭醒了過來,第一時間看到暈倒的夜暮飛,他叫道:「四哥,你怎麼樣了?」

隨後發現夜暮飛中毒,現在已經快要死了,他心下不由慌亂,他們兄弟之間雖然競爭不斷,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殺了他。

「瑾瀾師兄,夜冰依小姐,求求你們救救我四哥吧。」喂夜暮飛吃了一些丹藥之後不見好轉,夜暮辭便將目光看向夜冰依兄妹求救。

夜冰依眯起眼睛看著夜暮飛,他現在已經命懸一線,根本不用她動手,他也活不長了。

「我們沒有本事救人。」夜冰依冷冷的說道。

「不,你有,你可以煉製出涅槃丹,也一定可以救他的。」夜暮辭說著,突然走到夜冰依跟前,朝她跪了下來。

夜冰依心中很是驚異,這小子,平時傲氣的很,今天竟然為了救他這個不靠譜的是哥哥,給她跪下。

夜冰依想說的難聽的話,被堵在了嘴裡,隨後動了動唇,又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好心救他?你四哥平時還巴不得你去死呢。

他還是你的對手,如果沒有了他,你就可以得到這次的勝利,在你的母親面前好好的表現。」

夜冰依一點都不想救夜暮飛,因為夜暮飛也是她殺親仇人的兒子,她應該把他們兄弟兩個人都給殺了才對。

但是對於夜暮辭,她還真的有些下不去手。

因為認識這麼久,她知道他確實是個正義之人。

但是對於夜暮飛,她可就沒有什麼同情心了。

「他畢竟是我哥哥,就好像你跟瑾瀾師兄一樣,如果看到自己的哥哥這樣,你會怎麼做?」夜暮辭道。

夜冰依挑了挑眉,她當然毫不猶豫的救自己的哥哥了,不過夜暮飛是什麼東西,能跟她的哥哥比?

而且夜暮辭究竟有沒有想過她的立場,他們可是她仇人的兒子,她憑什麼要救他?

何況她又不喜歡夜暮飛這個討厭鬼。

冷冷的道,「我憑什麼為了他這麼一個人,來浪費我的一顆涅槃神丹?這麼不划算的事情,我才不願意。」

聽到女子決絕的聲音,夜暮辭渾身一震,然後誠懇的望著她,「只要你答應救我四哥,從此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絕不會食言。」

夜冰依冷笑一聲:「是嗎?那我現在讓你去殺了你的母親,你會幹么?」

夜暮辭雙手突然無力的垂落下來,再也不說話了。

當然不會,他怎麼可能向自己的母親下手?

「依依,如果可以的話,救救他吧。」夜瑾瀾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哥哥你為什麼會這麼說?難道你忘了,他們是殺了我們家人的仇人的兒子了嗎?你還想要救他。」

夜瑾瀾苦笑一聲,眼中閃過一抹譏諷,「是啊,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更要清楚,這不是他們的錯,我們有仇報仇。

大宋寵妃陳三娘 不然我們這麼做了,跟當年她們對待我們的做法又有什麼區別?

我們又要這樣冤冤相報么?還有我們的後輩,若一直如此,那要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張小非?這個名字有意思。”黃運穩靠回凳子上,笑道:“我想回家一趟,我一個月都沒有見到我爸媽了,他們問起我在幹嘛,我該怎麼回答。”

“不能去見。”趙陽走進來說道:“你是接近國家機密的人,不能出去露面,所以只能視頻通話。不過你父母被我們警方祕密保護着,這個你不用擔心!”

說着,趙陽拿來一臺筆記本電腦,然後打開視頻通話,那邊出現了黃運穩的父親和母親。

“爸!媽!”黃運穩見到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甚是激動,不過被張小非攔了下來。

冠寵六宮很囂張 “好你小子,畢業了不回家,在哪鬼魂?”黃爸罵道。

“我……”黃運穩一時口塞,不知道怎麼回答。

“兒子,你怎麼像是穿了勞改的衣服?”黃媽皺眉問道。

“按照這裏來回答。”趙陽遞給黃運穩一張a4紙說道。

黃運穩低頭看了看a4紙寫着的東西,然後開心的對着電腦視頻笑道:“這不我沒空回嘛,您們兩老放心,我在外面又修了一門學課。”

“給我說清楚,不然我報警!”黃爸指着黃運穩罵道。

“我在拍電影呢。”黃運穩假裝高興的說道:“雖然是一個龍套演員,不過導演看中了我,說看我表現,準備給我一個配角,估計會活到大結局!”

傅少的祕寵嬌妻 “騙誰呢?”黃爸無趣道:“我跟你說,你小子一個星期內再不回來,我可真生氣了。”

“別啊老爸。”黃運穩爲難道:“我現在畢業剛剛出來找工作,這部可是電視劇,要走遍大半個中國,所以我年底才能回家!”

“什麼亂七八糟電視劇?”黃媽問道。

“這個……那啥……”黃運穩看着a4紙,發現沒有這句臺詞,斜眼看着趙陽,趙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阿姨,我們在拍恐怖電視劇呢。”張小非探出頭來笑道。

“這位是運穩的同學吧,長得這麼俊俏,你看看別人,運穩啊,到時候再劇組帶個女明星迴來給我看!”黃媽笑道。

“行,您們等着吧,年底我回去。”黃運穩說道。

嘮叨了十幾分鍾後,黃運穩的父親和母親掛斷視頻通話,趙陽走了出去,留下張小非和黃運穩在審問室內。

“黃運穩同志,想好沒有?”張小非問道。

“你們說怎麼樣就怎樣咯。”黃運穩聳聳肩說道:“不過這件事,張孽知道嗎?”

“他不知道,而且你不許跟他見面。”張小非說道。

“爲什麼啊?”黃運穩皺眉道。

“因爲……”張小非拿出一張紫符,夾在手中一抖,紫符自燃起來,隨後把國安局的文件給點燃,說道:“因爲張孽是我的徒弟!”

“有意思!”黃運穩拍着手掌笑道:“那麼非哥,我可以出獄了吧?”

“請便。”張小非伸手笑道:“黃局長!”

“等等!”黃運穩站起來問道:“你剛剛叫我什麼?”

“黃!局!長!”張小非拍着黃運穩的肩膀笑道。

“媽媽的吻,我是國安局的局長!”黃運穩扭了扭脖子笑道:“這個職位有多大?”

“比市長大。”張小非簡單的回答道。

“對了,非哥你是什麼身份,既然你是張孽的師父,爲什麼不讓我跟張孽見面。”黃運穩走出審問室問道。

“這個我不能告訴你,總之你現在跟着我學道術就行了,以後我罩你!”張小非遞給黃運穩一把手槍說道。

黃運穩接過手槍,然後插進褲腰裏,說道:“我得回去牢房內拿回我藏着的煙。”

“去吧。”張小非說道。

隨後趙陽讓監獄長帶着黃運穩回到牢房內,現在黃運穩的職位比監獄長還高,這個國家祕密組織,很少人知道,卻讓黃運穩得到了,還是局長!

黃運穩在進入牢房的時候,停了下來,然後在監獄長的耳邊說了幾句話,監獄長聽了黃運穩的話,顯得有點爲難。

不過黃運穩的職位比監獄長大,還是遵從了黃運穩的條件。

此時,黃運穩大搖大擺的走進牢房內,站在牢房門口的黃運穩,聽到身後的鎖門聲,微微一笑,毫不在乎的回到自己的牀前。

而這時,牢房所有人都把黃運穩被圍住,帶頭的一箇中年男子,推了一把黃運穩,罵道:“小子,跪下,給我****指頭!”

黃運穩沒有理會這中年男子的話,繼續翻着牀頭的東西,一邊毫不在乎的問道:“誰看見我的煙?我的煙不見了!”

“跟你說話,你聽見沒有!”身後的那中年男子踹了一腳黃運穩的屁股罵道。

黃運穩轉身笑道:“大哥,不要動手好不好?”

“我讓你給我舔腳趾!”中年男子指着自己的腳喊道。

“能不能給我一支菸,我頂不住了!”黃運穩傻笑道。

中年男子給旁邊的一人眼色,然後遞給一支菸黃運穩,黃運穩叼着煙問道:“有火嗎?”

中年男子看着黃運穩,罵道:“你他媽.的不知道火是監獄長給的嗎?”

“哦?是嗎?”黃運穩穩拿出打火機來,點燃嘴裏的煙,然後吐出一口濃煙。

“給我打!”中年男子怒喊一聲,十幾名勞改犯又開始圍毆黃運穩。

“嘭!”黃運穩拿出褲腰的手槍,對着天花板開了一槍,槍聲響徹了整個牢房。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紛紛很自覺的蹲下來抱着頭。

黃運穩把槍口指着中年男子,嘴裏叼着煙笑道:“老大是吧!”

“不是……你老大,我不是老大。”中年男子抱着頭,蹲下求饒道。

“老子讓你蹲下了嗎?”黃運穩一腳對着中年男子踹去,中年男子摔倒在地上不敢起來。

“我跟你說話你聽見沒有!”黃運穩又對着中年男子踹去一腳喊道:“信不信我斃了你!”

“別!”中年男子站起來,舉起雙手眼神很是哀怨。

“你那什麼眼神,信不信我打爆你的眼睛!”黃運穩的槍口指着中年男子的眼睛喊道。

中年男子被嚇得雙腳直大哆嗦說道:“你別……別亂來……外面有監獄監管人員!”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是嗎?”黃運穩笑道,然後對着門口喊道:“監獄長,麻煩進來一下!”

牢房門被監獄長打開,監獄長對着黃運穩敬了一個禮。中年男子見到此情況,頓時被嚇得不輕,心想面前這個小王八蛋來路不淺!

“行了,別貪玩了。”門口傳來張小非的聲音。

黃運穩一腳對着中年男子踹去,罵道:“老不死的充當老大!”

黃運穩走出牢房後,在出獄處換了一身衣服,隨後把手槍還給張小非,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

“湖南常德!”張小非回答道。

“去哪幹嘛?”黃運穩不解道。

“桃花源!”張小非笑道。 「哥哥,你說的話不錯,但是我卻不認為你這麼做是好的,因為你善良,他們就未必善良,倘若我們現在不殺他,以後死的有可能就是我們。」

夜瑾瀾搖了搖頭,「依依,你說的我又怎麼會不懂,但是這當中真的牽連了太的多人,之前,據我了解,參與的人就有百餘人,這些人不只包括他們,還有他們的家人,你說,我們如何殺得過來。

難不成要真的屠盡夜族的人么?」

他又嘆了口氣,「他們,畢竟也是我們的族人啊。」

夜冰依皺了皺眉,沒有再說話,哥哥說的一點也不錯,但是,人都是自私的,這些人傷害了她的家人,她還管他做什麼?

夜暮辭看著夜瑾瀾的態度,心中一喜,轉過身來求他,「師兄,求求你救救我的四哥吧。」

他知道再勸說夜冰依也沒有用,因為她不會救四哥,但是,她卻聽夜瑾瀾的。

夜瑾瀾伸手將他扶了起來,然後又看向夜冰依。

夜冰依受不了哥哥的眼神,哼了一聲,「那好吧,我救。」

夜暮辭心中一喜,連忙向她道謝。

當然,夜冰依才不會為了救這種小人,來用她的涅槃神丹。

她不會有哥哥這麼善良,直接用針灸的方法來,給夜暮飛解毒。

只讓他暫時沒有事情,她相信等他去了夜神殿,也會有人用稀有藥材來救他的。

夜暮飛很快醒了過來,看向四周,「我記得這裡面有很多的白骨,怎麼沒有了,還有,那兩個打傷我的傢伙呢長?我要殺了他們!」

夜暮飛猛然想起剛才那兩個人對他出手,頓時怒不可揭。

「四哥,你現在不可衝動,夜冰依小姐剛剛醫好了你。」

「是夜冰依救的我?」夜暮飛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還隱隱作痛,看向夜冰依,「她會有這麼好心嗎?」

突然看到夜冰依手裡拿著的籠子,他頓時眼睛一亮,立馬衝上去搶,「銀龍魚!」

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一腳把他踹了一個跟頭,栽在地上

「這種眼裡只有利益的小人,早就說了不要救他了!」夜冰依冷冷的哼了一聲,把手裡的東西塞到夜暮辭的手裡。

「夜暮辭,我們的合作到此結束,剩下的你自己解決吧,哥哥,我們走。」

夜冰依說著,就扯著夜瑾瀾往出口去。

夜暮辭手拿著裝有銀龍魚的籠子,眼神複雜,也沒有力氣再喊住夜冰依。

「把東西給我。」夜暮飛沒有心情去管夜冰依兄妹怎麼了,一心只有銀龍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