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這麼近?”範哈兒想了一下,吩咐周斌道:

“周參謀,明天我們也去看一看這個181師的師直屬特別行動隊的萬佳商團護衛隊(範哈兒也沒繞暈,看來他不是真傻)啥!格老子的,這幾天待在梅園山莊也他媽的呆煩了。”

“是,師長!”周斌立正答道。

衆人事情辦妥。饒有興致地扯了一會閒篇。

中午,範哈兒熱情招待了周家欣這個送財童子。大家各得其所,席間其樂融融。

這是一個歡樂的宴會,這是一個成功的宴會,這是一個團結的宴會,是保證從一個成功到另一個成功,從一個勝利到另一個勝利的完滿的宴會!

第二天,一杆滑竿擡到山腳下的香樟苑前。(當時還沒有公路,40年搶修出一條山間公路)早已久候的一身迷彩服的周家欣忙上前敬禮報告:

“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隊長周家欣前來報告,歡迎師座光臨指導!”

剛從滑竿上起身的還沒站穩的範哈兒,差點被這個周大少的大聲報告嚇得又跌回滑竿。仔細一瞧:花裏胡哨口袋裝(周家欣設計的迷彩作訓服);頭戴船船帽(其實特種兵常用的貝雷帽);腳踩牛皮戰靴,全副制式軍械。

雖說周家欣人矮點,身材瘦小。但這一身戎裝在身,倒也威風!範哈兒在心裏讚一句:“好!”

偏偏旁邊又站着一位俏生生的白衣裙裝的林雪兒。真是少年英雄美人襯,美人更顯英雄威。

周家欣上前引薦:

“這位小姐是萬家商貿公司的林霄林董事長的愛女,重慶下浩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總經理林雪兒小姐。商團護衛隊訓練營現在也歸她日常管理。”

“喔。林小姐美麗大方,真是幸會,幸會啊!”範哈兒打哈哈道。

林雪兒也點頭表示了謝意。

一行人在周家欣引領下,來到了上新街前驅路商團訓練營門口。

兩個警衛一左一右站得筆直。見衆人來到,一個哨兵跑步上前持槍敬禮報告:

“報告隊長,哨兵洪志堅,袁木正執行哨兵警戒任務,請指示!”

周家欣立正回禮:

“稍息,範師長等尊駕前來我處視察指導,請登記後准予放行!”

“是。”哨兵立正答道。期間另一個哨兵始終警戒着。

看到這一幕。從範哈兒到周斌等一干人全面面相覷:這格老子的,到底是萬佳商團民團,還是部隊哦?!

周斌參謀一下子就想起自己上過的南方廣州那個小島上的現在聞名全國的黃埔軍校,何其熟悉啊!一樣的生氣勃勃,一樣的嚴謹求實。

這個萬佳商團護衛隊不簡單,這個周曉舟是個人物!熱血被爛垮垮的川軍早整莫的周斌第一次有了一種強烈的感覺:跟着這個瘦弱的精神卻飽滿的少年這是一種不會錯的選擇,肯定比在範哈兒身邊當個副官參謀要強得多!

進入訓練營,是重慶難得一見的大平壩子,乾淨整潔。後面靠山腳的是樹林掩映下的排排營房。

五,六十人排成整齊的長方形方隊。領頭的湯立勇上前立正報告,請衆人檢閱。

周家欣大聲問:

“全體都有,山鷹突擊隊的口號是?”

整齊的隊伍齊聲大喊:

“國家危亡,民族危亡,首戰用我,用我必勝!”

衆人又一怔。這是商團護衛要乾的嘛?這是現在軍隊要做的啥!

在當聽到山鷹突擊隊全體包括周家欣都高唱突擊隊隊歌(就是那首周大少改編的游擊隊歌)。181師衆人心裏嘆道:

“這啷個會是商團護衛嘛?!”

(拜求書友大大的推薦,收藏) 至於接下來的山鷹突擊隊的分隊表演。?181師衆人更是眼花繚亂。

全體的整齊劃一的軍體拳;行動分隊的多人對一人的格鬥;偵察分隊的隱蔽捕俘,都精彩紛陳。

看到根據周佳欣設計的他依據前世警備區熟悉的十二分鐘多重障礙項目再加了一些更有針對性的奇特的訓練科目,引得衆人嘖嘖稱讚。

“周隊長,你的山鷹突擊隊隊員的個人軍事素質都不低啊!”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周斌參謀低聲向陪同181師衆人的周家欣讚歎道。

周家欣也不說話,只是示意周參謀隨意叫一個隊員出來。

周斌把一個看起來有點郎幹(又高又瘦的意思)的隊員叫了出來。

這個郎幹正是汪德華,外號汪二娃。他向衆人立正報告。

“我是山鷹突擊隊偵察分隊隊員汪德華。請長官指示!”

周參謀點點頭說道:

“汪德華,你的個人軍事素質怎麼樣啊?”

“報告長官。本人個人軍事素質在隊中一般:12分鐘障礙剛及格。30公斤全副武裝一萬米也剛及格;200米胸環靶10槍80環以上,不好不孬,中等。其他項目也就一般。化裝偵察,隱蔽潛伏要好一些。報告完畢。”

“哦,剛及格,一般,中等,是啥子標準呢?”周斌不太清楚具體標準是多少,沒有啥子感覺。

然而等他從汪德華口中知道詳細的標準以後。他和衆人是大吃一驚。這剛及格的標準,比如有所可比的全副武裝10公里,山鷹的及格是三十分鐘以內,良好28分鐘內,優秀26分鐘以內。

啥子概念? 最美麗的時光 一般人打空手一個小時走得快的話也就四,五公里。半小時跑10公里也不稀奇。而山鷹突擊隊員身背60斤裝備,大部分都能跑進28分鐘內的良好標準。這要喊範哈兒的181師手下的任何一個士兵,完不完的成不說,跑到後面不把八斤半的槍支扔了或者當柺杖,衆人是信都不信。至於其他,更是忘塵莫及,提也不用提了。

這不是訓練商團護衛,也不是訓練普通的士兵,這是訓練超人!怪不得叫特別突擊隊。這些隊員別看其貌不揚,一個對三,五人不在話下。特別是二十幾個東北口音的隊員個人軍事素質更是表現出色(本身就當丘八七,八年,又遭周大少把男人當畜生訓了兩個月,能不出色嘛?!)

看完各項表演和訓練項目,時近中午,就官兵同樂了。老規矩:營房前大黃桷樹下大平壩子,十張桌子一擺,大碗肉,整瓶山城純生淡爽啤酒上!

杯箸間,周家欣解釋了爲什麼要把商團護衛隊訓練成這樣。現在國家和平安定嗎?不。現在的情形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危急:東北全境淪陷已近六年,小日本不過弄了一塊滿洲國的遮羞布罷了;而“上海協定”,使日本駐軍可以進駐中國最大最有經濟實力的上海,直接威脅上海,甚至中國的首都;“何梅協定”更是把小日本的侵略魔爪籠罩了華北,直指千年古都北平!中國危亡,中華民族危亡,絕不是危言聳聽。大家最近聽說的所謂的“田中奏摺”,也不過表明小日本佔我中國,滅我民族之野心何其昭昭然。沉醉的我國人當醒!

清顧炎武有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周曉舟固爲一平民百姓,一走賈行商的生意人,但我更是一箇中國人!同山鷹突擊隊的其他人一樣,是一個充滿憂國憂民情感的熱血中國人。我們不能眼睜睜看着可惡的日本強盜強佔我美麗富饒的家園,欺凌我淳樸善良的父老兄弟,甚至要滅吾國滅吾家滅吾民族。我輩,豈不奮起,豈不抗爭,就像我們隊歌裏唱的那樣,我們要和他拼到底!

在座衆人,包括另外桌子的隊員們,都肅然聽着,沉思着。

“格老子的,說得好啊!”範哈兒站了起來。

風雲緣2 “我們這些人是欠了血債的。四川從辛亥革命起,四川新軍起義後就打了個不可開交,內戰不息啊,大大小小的混戰打了十幾年。幾乎就莫得一年沒得內戰打!

死的都是自己的父老鄉親,毀的都是四川的桑梓家鄉,我們有愧啊!國家民族此時此刻,危急萬分,強敵環侍,正是我輩軍人刻苦操練,浴血獻身報家國的時候。如有殺鬼子的機會,我,範紹增第一個站出來,願率衆弟兄,死拼倭寇,不滅不休,也償還這十數年內戰血債。我們四川軍人是爲打鬼子而生的,不是打內戰的!”

人們激動地熱烈鼓掌,心中起伏,此時恨不得立即就上戰場殺鬼子去。

範哈兒壓壓手,大家靜下來。幾十人的目光看過來。

他鄭重的宣佈:

“今天借這個機會,我鄭重的宣佈,給予重慶萬佳商貿的商團護衛隊-山鷹突擊隊21軍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的番號。編制爲一個營!”

所有人高興地鼓起了巴巴掌。範哈兒做了個還沒說完的手勢,又接着說道:

“茲任命周家欣爲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隊長,授少校銜,爲營長!”

掌聲雷動,歡呼雀躍。

周家欣這個少校營長也由此創造了川軍的一個記錄:十七歲,最年輕的少校營長。

“曉舟啊!喔,現在應該稱你周營長了囉!”範哈兒笑道。

“你這隻商團護衛隊。別看人少,卻是精幹,是一隻生氣勃勃,奮發向上,很有前途的隊伍啊!”

“多謝師座美贊!”小周營長客氣道。

“我一直認爲:沒有思想的隊伍是一直沒有靈魂的隊伍。沒有自己的思想,就只是淪爲被人利用的劍,成了殺人的工具。可能爲了錢,爲了權,就敢作奸犯科殺人越貨;爲了苟且的生存,也不惜犧牲國家,民族的大義,去當狗腿子,漢奸。

古往今來,有多少事例可以證明這點:岳家軍何以有‘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之讚歎。因爲他們有愛國忠君的思想,纔有挽救宋人於金人鐵蹄踐踏下的勇氣,纔打不爛,打不散,訓練刻苦,軍紀嚴明,成爲國家民族萬衆百姓衷心愛戴的中流柱石。

山鷹突擊隊的每一人,從上到下,當然包括我,都有爲國家,爲民族,爲父老鄉親浴血獻身的意志和決心。我們有了這個堅定的思想,一切困難就都可以克服,一切艱難險阻都擋不了我們。

今天在訓練場,我們頂烈日流汗水,提高軍事技能,掌握戰術,自覺自願,不怕吃苦;明天上戰場,殺鬼子流血犧牲,同樣也不懼送命。我們一切是自願的,我們更是自豪的!”

“周營長,說的太好了!”周斌參謀不禁興奮地喊起來。

大家也熱烈的鼓掌贊同。

這時候只見周斌走近範哈兒耳邊輕聲說着什麼。

一會兒,等大家靜下來。範哈兒低聲向周家欣說道:

“周營長,你老哥子在這裏有個不情之請哦?”

周家欣剛纔見周斌參謀附到範哈兒耳朵邊咬耳朵。心裏頭大概也默到了,不會是要把人---?

“師座,對屬下你儘管吩咐,太客氣了,屬下受不起!”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我想任命周斌參謀擔任這隻師直屬特別隊的副隊長,負責我們的聯繫,也方便些啥!”

“來了,摻沙子來了!”

周家欣心想果然如此。格老子的,我又不是一隻私軍(其實是)。都是要打鬼子的哥子弟兄,還怕你這顆沙子摻進來。如果想歪門邪道的玩意,看這些哥子弟兄們不把你龜兒子擠扁了!

周家欣也不在乎,裝着很高興地答應了。這些個老雜皮,江湖滾爛了的,如果不打自家的小算盤,怎麼可能?

再看這個叫周斌的範哈兒貼身參謀,周家欣的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不像個打滾拉皮的爛膏藥,還據說是黃埔軍校的畢業生。這就好辦,在這羣熱血耿直的要打鬼子的漢子中一起摸爬滾打幾回,汗水澆在一起,自然有分曉了。

“周營長,別看小哥癡長几歲,還望營長多多指教,多多栽培!”

周斌走到周家欣面前沒有拱手而是認真地行了一個軍禮說道。

“大家都是想打鬼子的哥子弟兄,共同幫助,共同進步!”

周家欣也認真回了一個軍禮。

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內部稱山鷹突擊隊,正式鳴鑼上場了。這以後的傳奇經歷和英勇的故事,那是和尚敲木魚-多,多,多,待以後再說了。

(拜求書友大大推薦,收藏) 181師的幾個團長,聽到說師長大哥範哈兒親率隨從造訪一個什麼萬佳商團的護衛隊,名字倒取得邪乎,叫啥子山鷹突擊隊的。還授予這個民團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的番號。只有五,六十人的一個十七歲小隊長(隊伍小年紀更小)叫周家欣的更被大哥任命爲川軍年紀最小的少校營長。哈公沒着這個狡猾的商人(傳說挺多)給灌了迷糊湯了吧!

十七歲的少校營長,格老子的連毛都沒長長。會不會打槍囉?五,六十人的營級編制,搞啥子燈嘛!未必全是連,排長,都是官莫得兵?

本來他們的大哥範哈兒想搞點啥子稀奇,管球他們這麼多。幾個團長,團副的照樣小錢收着,小酒喝着,閒的蛋痛。但是四川人有一個不太好的毛病(好像是中國人都有點),凡事不能閒人多。

幾個悠閒的團長,團副某日在師部一聚,事情出來了。話說到最後,離奇的連聽到這些的大哥範哈兒的嘴都合不上了。

周家欣竟成了哈兒的小舅子。可憐的周大少一個獨子滿世界哪裏去找個女人來當家姐或者妹妹?爲了安撫枕頭邊的最寵愛的某個據稱是周小舅子的親姐的不曉得是十幾姨的太太,就蒙着眼睛把這個十七歲的娃兒給整成了少校營長。恰好不是打仗哦,否則說不得要遭嚇得尿了褲子,直接跑到他娃姐姐懷裏吃奶!

編完了我們的周大少,又開始編排我們周大少引以爲自豪的山鷹突擊隊了。

“五,六十人,還說是訓練有素的全套德式軍械的隊伍,商團護衛嘛格老子的就是有錢哈!我團只要用一個連,半小時打他龜兒子個稀里嘩啦!”

181師283團李豁嘴團長輕蔑的提勁打靶說道。

“所以說,你龜兒子的283團都是些脹乾飯的吃貨!格老子的285團只需要一個排,半小時揍得這些商護民團的蝦爬(小蝦子)鬼哭狼嚎!”

181師285團張大麻子團長不屑的罵道。

“你兩個龜孫子,好意思不?人家是護商民團,把槍當擀麪杖使的角色。你李豁嘴還拿一個連半小時,張大麻子一個排半小時,搞起好耍嘛?老子的287團一個班,打次衝鋒,完事!”

287團範小哈兒團長覺得簡直跟這兩個蠢貨同仁在一起不值當。範小哈兒,又名範成榮。到真跟範哈兒有點沾親帶故。不知道有莫得這個緣故,做事也有點犯愣,181師人稱範小哈兒。

幾個團副,參謀的,更是吵得不亦樂乎。雞與鴨講,熱鬧非凡。

先不說範哈兒師長愛不愛聽。收拾行裝即將去還沒去山鷹突擊隊的原181師師部參謀,現在已是山鷹突擊隊副營長的周斌可就不幹了!踏雪人莫得這麼踏雪的(四川話的意思是諷刺挖苦)!就摻進去吵。這一下,好嘛,嚴肅的181師部變成了熱鬧的菜市場,搞得人聲鼎沸



範哈兒心裏還是有數的。你幾個大團長雖然有點冒皮皮打飛機,扯到天上去了。但是,商團護衛隊這幾十號人想要同老子打過仗,見過血的一個連較量,未必佔得了啥子起頭(便宜)。用兩,三個連或者是一個營,簡直就是罈子裏捉王八--手到擒拿,抖抖都不得打一個。也就沒說啥子,在一邊邊聽邊打哈哈。

叔可忍,嬸不可忍!當來到山鷹突擊隊的周斌參謀,哦,現在的周副營長(都姓周,乾脆叫周家軍算了)把這事一說。山鷹突擊隊,現在的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就炸了!還一個連半小時,更他媽的媽拉個巴子的,一個班打一次衝鋒滅咱們!?

周家欣氣到沒啷個氣,只是冷笑着對衆人說:

“這些只曉得抽大煙,拖爛槍的龜兒子,打內戰倒是有勁得很。我們就教教他們怎麼當個真正的軍人,用啥子本事來保家衛國!”

樑子是結下了。那就告(比試)一下啥!於是約好大家弄個實兵演習。

合川的地勢比重慶要平坦些,但找個丘陵包包還是容易。

山鷹突擊隊負責防守丘陵包上一段200多米的排級陣地。只要堅守三小時就算勝利。

山鷹突擊隊五,六十號人放下沉重的野戰揹包,拿出工兵鏟就開始改造防守陣地,連周大少也親自動手。

181師負責導演部的軍官不解,防守陣地不是現存的嗎?還挖個啥子勁,力氣多得使不完了哈。

平直的只遮得住半個身子的壕溝,被那種精巧實用的半圓形邊緣開刃的短柄工兵鏟迅速的改造着:一條直改成每隔十幾米一個彎度,壕溝前的防彈土牆直接用挖深壕溝的土砌高,一直到遮住頭才罷手。並在溝內的反斜面壁每隔一段距離挖一個能擠進一,兩個人的小土洞。挖好的壕溝彎彎曲曲連成環形防禦陣地,並且還設置了後面的二道,三道防守壕溝,並彼此祕密連接。

觀看的181師衆人在一邊插科打諢了半天:兩,三個小時就曉得挖泥巴,未必然當個耗兒挖洞就擋得住老子們的進攻嗎?除了少數人,大部分人都嘲笑不已。範哈兒,周斌等卻明白,這土工,奧妙多了。真是個難啃的刺蝟啊!看來181師大話要遭吹破。

下午,攻防演習正式開始,導演部一聲令下。

當然是範小哈兒大團長的一個班(整了20,30人的加強班,算是一個排了)發起進攻!正常的話,通常進攻一方都需用防守方三倍以上的兵力,才能對防守方產生壓力。所以這次進攻我們就用正式大餐前的一道小小的開胃菜來打發了。

二十幾聲槍響,一分鐘。導演部軍官示意:進攻一方一個班大部分被消滅,進攻完全慘敗!

衆人大譁

。這個班還在進攻出發陣地前集結,連要進攻的土包都隔了好幾百米,槍都還沒端起來,啷個就遭滅了唵!

幾百米外山鷹突擊隊狙擊分隊,五杆狙擊步槍只射了三,四輪。(周大少專門爲演習設計了空包彈,範哈兒是讚不絕口)

181師軍官不服:

“他們就打的這麼準?!”

導演部有人吭聲了:

“山鷹突擊隊狙擊分隊的五個狙擊手加那些觀察手,每個人500米精確射擊10發95環才及格,平常成績都在97環以上!現進攻一方距離300多米,且無隱蔽意識,反應遲鈍都擠站在一起,故導演部判讀爲多數被消滅,進攻失敗。”

181師衆人這纔不吭聲了。

這是打得啥子球仗?範哈兒莫得好氣的吼道:

“小哈兒,張麻子,你兩龜兒子就不要丟人顯眼了!李豁嘴,你給老子組織一個老兵爲主的加強連,抖起精神來。兩個小時攻佔半坡陣地,官兵賞大洋十塊,放假三天!”

站在範哈兒背後的高參劉參謀長偷偷朝283團團長李豁嘴伸了兩根指頭。那意思是加強嘛,就上兩個連!

三百多人了。這次兩個連長商商量量汲取了教訓。隱蔽集結,首先在團營炮火等重火力掩護下,以兩個排發起試探性進攻。

防守陣地上沒啥動靜,只留了數個觀察哨,大部分人都躲在小土洞內規避炮火。導演部判定在十分鐘的炮火轟擊中,防守方無人員傷亡,只對部分防守塹壕有所損壞。

“難道他們是耗兒躲在洞頭嗎?”有人問。

導演部解釋:防守人員全隱蔽在那些反斜面的防炮洞裏,他們自己叫“貓耳洞”裏,直瞄炮火無法傷及他們,故無人員傷亡。

再說進攻一方的試探性進攻的兩個排在300多米處即遭狙擊手精確射擊,其主要班,排軍官在至200多米處時多數陣亡,除了幾桿爛步槍外,班排機槍以上重火力全數被消滅。進攻一方完全失敗了。

更讓範哈兒氣得雙腳跳的是:在進攻的兩個排失去指揮和班排重火力後不得不退卻時,山鷹兩側主動出擊追擊的火力造成的傷亡,使兩個排剩下40餘人全數被消滅。這次試探性進攻兩個排70餘人沒剩一個!

範哈兒臉都發青了。連續兩次進攻,傷亡近百人,而對方無一傷亡。啥子比率:0:100

“這些個龜兒子哦,格老子搞啥子試探性進攻,試探個屁啊!只有幾十人的排級陣地,剩下的200多人給老子全壓上去!”

李豁嘴嘴更豁了。這些個瓜娃子連排長,又不是真的要遭打死,人多往上堆啥!

等兩百多人端起架勢,剛要往上衝

。只見防守的山鷹突擊隊的第二道塹壕響起一陣排炮聲。這是周家欣仿造的小日本的步兵輕便擲彈筒,單人攜帶,彈重一斤半,射程五百米,有效殺傷半徑五米,一分鐘可速射五發。

這十餘具擲彈筒的殺傷效果,導演部判定造成進攻方約傷亡三分之一。喲呵,李豁嘴要堆得人只剩下150餘人。

這只是開始。問題是現在從進攻集結出發地就遭到打擊。擲彈筒500米;狙擊槍400米;馬克沁重機槍300米發出清脆的“噠噠”聲;200米山鷹突擊隊員也開始了準確的單發射擊。說句不客氣的話,這要是真打,估計能有人衝到山鷹防守陣地前100米就算英雄般的奇蹟!

脹班子喲!181師衆人臉色鐵青。還說拿一個班打次衝鋒就嚇死對方了,個人扇個人耳光。看看山鷹的每一個人,戰術動作嫺熟,火力組織有正有奇,那個不是像打過幾十,百把仗的老兵。還嘲笑人家是商團菜鳥,咱181師連菜鳥都算不上!

不整了,如果防守一方彈藥充足的話,用181師任何一個營攻打山鷹防守的排級陣地基本無望。如果不顧重大傷亡,堆一個團一千多人上去,一窩蜂可能還有點可能性。

181師在川軍裏頭還混不混了?1000:50說出來都丟死個人!

此演習過後。181師師直屬特別行動隊--山鷹突擊隊,名聲大噪!川軍中盛傳山鷹都是以一敵百的勇士高手。尤其是那個小營長周家欣幾百米外都能把子彈射進你的鼻子眼。也不想想,除非鼻子眼朝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