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天有眼,老天有眼!竟讓我碰到如此天賦之人!哈哈哈!”

陸晨皺着眉頭,看着眼前這似乎瘋掉了一樣的老人,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也是精神不正常。原來看他一副高人的模樣,現在怎麼判若兩人。

終於,吳老太爺停止了笑聲,不過看陸晨的目光完全變了,就如同馬路上撿到了一塊金磚。他用激動的口氣着急的衝着陸晨說道:

“你願不願意拜我爲師!我會把一生所學都傳授給你!”

吳老太爺相信,如果讓修道之人知道自己會收徒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還把他的門檻踏破,並且哭着喊着讓他收徒弟。他甚至會還要考驗,評估。但是此時唯獨對陸晨,他什麼要求都不會有,甚至不惜求着對方拜師。

因爲就在此時,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修道界,有一個傳說,如果有人天賦高到一定程度,靈魂在未修煉之前就會異常強大。這種人是百年甚至千年難遇,並且擁有這種靈魂天賦的人,如果用心修道,百年歲月是最有可能達到傳說中的暉陽鏡,形成元嬰,天地能量爲己所用,真如神話故事裏的神仙一般。

就目前所知,就連他的師父也沒有達到這個程度。就眼前陸晨的情況看,這歲數是絕對不可能是修煉了上百年的老妖怪。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陸晨就是擁有這種千年難遇的靈魂天賦。

“呃……!爲什麼要拜你爲師?”然而接下來陸晨的話,卻讓吳老太爺差點摔倒地上。 “你……你……你不同意?”吳老太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陸晨竟然問爲什麼要拜自己爲師? 一孕雙喜

“對呀!你沒有告訴我爲什麼要拜你爲師!”陸晨沒有理會吳老太爺這誇張的舉動,而是很認真的問道。他有老師,但是他的老師恐怕所有凡界的修煉和都望塵莫及。就算在仙界,那鶴師跟龜老頭也是頂尖的存在。雖然說吳老太爺在凡間活到這個歲數,已經是非常難得,但是真正要是跟陸晨仙界實際的歲數比起來,那做重重孫子也還小。

再一個現在陸晨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年後需要馬上找到姬青,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跟吳老太爺修仙問道上。

陸晨的想法,吳老太爺是肯定不知道的,他就是有些納悶,對方怎麼能拒絕自己,難道有如此天賦的人都這樣子。思來想去,他還是不想放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也是凡界的一大機緣。

“看來你是不知道咱們凡界道修的情況,無妨!”吳老太爺笑眯眯的看着陸晨說道。然後拿手在陸晨眼前一晃,手裏就多了一張符籙,再一揚手,那張符籙就燒了起來,並且伴隨着符籙燒盡,屋子四周開始出現淡淡的一層光幕,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其實陸晨不知道的是,此時從外邊往屋裏看,是什麼也看不見的,包括陸晨跟吳老太爺,大白天就跟消失了一樣。


吳老太爺有些自豪的看了看陸晨,他相信自己的這一手,肯定會把對方鎮住。既然對方不瞭解道修,那幾先給他露一手,也是爲了防止自己接下來的話被別人聽到。

陸晨看着這淡淡的光幕,心裏也是有些好奇,這怎麼就跟變戲法一樣。也許在仙界這都不叫什麼,只是一個簡單的保護罩而已。但是在凡間,可就不得了了,普通人見了還不得當神仙一樣把這人供着。

難道李海峯嘴裏的修道人真的有這般本事,就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陸晨毫不懷疑,遇上有這種修爲的人,那還不是束手就擒。他對吳老太爺的警惕又提高了許多。

看着陸晨似乎被自己這一手給嚇着了,吳老太爺很是得意的說道:

“你也不用怕,這只是小手段,真正修行到了一定地步,延年千載,山河大地任馳騁,神遊天外也未曾不可,更有甚者,煉神還虛,煉虛還道,以致萬劫不滅皆有可能。”

陸晨這次還真是有點被吳老太爺的話給震驚到了,那也就是說凡人亦可修煉,只是在仙界沒聽說誰是由凡界修煉來了。他們那裏仙界自成空間,仙凡兩屆的禁止從來沒有人可以突破。不過馬上,陸晨就否定了這種自己以前一直被灌輸的理念,因爲自己不就是來自仙界嗎。

“我……!也可以修煉?”陸晨開始正視這個問題,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對自己有非分之想,僅僅是傳授自己修道之術。那麼也未嘗不可,萬一自己找到姬青後,她也面臨着跟自已一樣的境況,如果先要回去,還是多給自己留一條路的好。就是有一點,向一個凡人拜師,有點拉不下臉。

“當然!你修煉的條件不錯!”吳老太爺看見陸晨終於動心,心裏暗喜,但是又不能把陸晨的這種天賦說出來,要是對方因爲這個過於驕傲或者被同道中人知道,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可是我從來沒有修煉過!”陸晨看吳老太爺也是真心想收自己爲徒,也就把心放了下來,只是對凡間的修煉是一竅不通。

“這個不是問題,我可以從頭教起!”

“但是我還不知道我還在這裏待多久!”

“拜了師,我就帶你進深山修煉別的地方不能去!”

“這個恐怕不行!”

“……”

吳老太爺發現這個徒弟還沒拜師就是個刺頭,腦袋不禁有些疼。但是想到眼前這個小傢伙的天賦,又不得不壓下自己的怒火。

“那你說怎麼辦?”最後吳老太爺也是實在沒辦法了,竟然開始問陸晨的主意。

“要不,我先去找人,然後再回來找你學習!”陸晨摸了摸鼻子,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還真沒見過哪個師傅像吳老太爺這樣低聲下氣求徒弟的,雖然他沒想真正拜師。

“那不行,萬一你不回來了呢?”吳老太爺搖了搖頭,他可不放心陸晨跑出去,現在年輕人都比較浮躁,這萬一在外邊花花世界迷失了自己,壞了道心,自己不白高興一場了。

“哦!這樣子的話,那我就拜不了師了!”陸晨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不行,你出去也可以,不過的找個人看着你,我看就讓你師兄陪着你吧!”吳老太爺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想到自己的那不成器的徒弟。

“我師兄?還有師兄?”陸晨好奇的看着吳老太爺,這又哪裏冒出來一個師兄!

“對!就是去你家給你哥算命的那個田爲洪!”吳老太爺無奈的說道。

“什麼?他就是田爲洪,田老七?是你徒弟?”陸晨突然感覺這個世界真的是太小了,要是他真的是田爲洪,那不就是李海峯說的那個遠方親戚嗎。

“咋了!你認識他?”吳老太爺有些怪異的看着陸晨問道。

“嗯!如果他就是田老七,那就是我一個朋友的遠方親戚,聽說法力不咋地!”

不過接下來陸晨的話,差點讓吳老太爺給噎住了。自己的徒弟法力不咋地,那是他自身條件有限,不過怎麼聽,都像是他這個師父不怎麼樣。

“行了!他是他,你是你!你倆修煉天賦不一樣,既然是熟人就好辦了,在你出去辦事的時候就讓他陪着你,不過要儘快回來,修煉之事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吳老太爺也是無奈了,看了這田爲洪自己的確關心的不夠,這都把他的名頭給丟了。回頭看來還得多教他幾手。如果田老七知道自己因爲陸晨的關係讓師父多傳道術,估計都得給陸晨磕一個。

陸晨心裏盤算着要不要問下另外一個人,但是話到嘴邊卻嚥了下去,畢竟跟這位老太爺不是很熟悉,雖然已經聊到了拜師學藝的地步。畢竟沒有到跟李海峯的那般關係。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突然陸晨想起來了,他好像真的不知道吳老太爺的名字。

“什麼叫名字,那是爲師的名諱,要懂點禮貌!”這次,吳老太爺真的翻白眼了,這個徒弟不僅是個刺頭,禮貌也要學。


“爲師姓吳,名天玄!道號天玄道人!”吳老太爺很是正式的介紹了自己一把。多少年沒有人問過自己的名字了,不過爲了能收到陸晨這個徒弟,他可是豁出去了,就連田爲洪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奧!我知道了!”陸晨點了點頭,原來這個吳老太爺叫吳天玄啊。

“哎!不過不準到處說爲師的名號!因爲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即使村子裏的老人都不知道,你記住了嗎?”吳天玄有些不放心的再次囑咐了陸晨一句。

“師父!您老人家在嗎?”突然外邊傳來田爲洪的聲音。 陸晨跟吳天玄都沒有注意時間,他倆這一聊就是三個多小時。田爲洪這邊早就完事了,他可是吃出了吃奶的勁兒,別說給陸明算的還真是頭頭是道,就連陸子葉也對田爲洪的算命水平豎大拇指。

這一結束,田爲洪就待不住了,還是惦記自己師父那邊的情況。於是,便匆匆趕往吳天玄的家。但是他跟陸晨一樣,也沒敢直接進去。把耳朵貼在大門上沒聽見什麼動靜,便喊了一句。

聽到外邊的聲音,吳天玄看了陸晨一眼,然後手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往空中一揮,那層光幕便消失了。

“進來吧!”做完這一切,吳天玄接着對着外邊喊了一聲。

“呦!你還在這裏呢!師父!我回來了!”田爲洪看到陸晨還坐在這裏,明顯的是愣了一下,笑呵呵的打了個招呼。

“爲洪啊!來我跟你說點事情!”吳天玄對着田爲洪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田爲洪不知道自己的師父要跟自己講什麼,於是乖乖的坐了下來。

“是這樣!我已經收陸晨爲我的徒弟,好歹你也是做師兄的,你以後就跟在他的身邊,多照顧他,我會再傳你一些道術!”吳天玄的話讓田爲洪愣住了。師父這怎麼還收這個年輕人爲徒弟了呢,他不是那個陸明的弟弟嗎?自己當年爲了拜師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次就這麼簡單?田爲洪心裏似乎酸溜溜的,不過聽到後半句的時候,眼睛又露出了光。

“哎!好好!我一定好好照顧師弟!嘿嘿嘿!”想到自己以後也是大師兄了,那種羨慕嫉妒的心情稍微平復了許多。馬上拉着陸晨的手親近了起來。

“好!”陸晨也是被田爲洪搞得很不適應,只能應付了一句。

“不過,你不能對外說陸晨是我的徒弟,這件事最好也不要告訴他的家裏人,知道嗎?”看到田爲洪的舉動,吳天玄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囑咐道。

“啊!不能告訴別人跟家裏人?”田爲洪覺着有些奇怪,這不是好事嗎。自己恨不得所有修道者都知道他有個厲害的師父。

“我怎麼說,那就怎麼做!”吳天玄嚴肅的對着田爲洪說道。


“是!是!一切聽師父的!”田爲洪馬上表示不再多嘴。扭頭看了看陸晨又問了一句

“那師弟下一步打算去哪裏?”

“這……沒想好!”陸晨覺着弄這麼一個人在身邊很是不方便,他上午就領教過田爲洪那種橡皮糖的厲害,這真要是一直跟在自己身邊,他幹什麼事豈不都被他知道了。

似乎看出陸晨的心思,吳天玄嘴角翹了一下,再次開口:

“爲洪啊!你也不用每時每刻都跟在陸晨身邊,只要你離他別太遠,有事能找到你就行!”

……

走在回家路上的陸晨覺着似乎一切來得太突然了,這怎麼稀裏糊塗的就多了一個師傅,這到底是好還是壞呢?自己來到凡間已經快一年了似乎經歷的事情太多了,而每件事都不是與自己預想的一樣。

田爲洪遠遠的吊在陸晨身後,給他的感覺就是自己的師父非常重視跟關心這位新收的徒弟,愣是讓自己給他當保鏢,一時也沒想明白。

“哎?不對啊!這個陸晨好像沒行拜師禮!這徒弟收的!”吳天玄在陸晨跟田爲洪走後,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陸明看到陸晨跟田爲洪一起回來了,還是有些吃驚的,這倆人怎麼會湊到一塊兒去。陸晨不是不喜歡算命先生嗎?

“小夥子啊!下午我給你看的還算準吧!”田爲洪覺着自己得找個理由先留下來,要不這大過年的自己往哪裏去。

“準!準!先生您就是神人啊!”陸明聽到田爲洪的話後直豎大拇指。

“那就好!是這樣子的!我呢過年期間也不想到處跑了,想歇一段時間,我看咱們村子就不錯,再一個你們也知道,我師父就在你們村,也就是吳老太爺,所以過年期間我想……”田爲洪一邊說着一邊拿眼瞟陸晨,既然師父讓我照顧你,這住的地方你總該給我找一個吧。

“好啊!先生您儘管住在我們家,過年也熱鬧。就不知道您會不會賞臉!”陸明聽明白田爲洪的意思了,馬上接口說道。

“這個……這個嘛……!”田爲洪沒答應也沒回絕,還是拿眼瞅陸晨。

“那就住我家吧!”陸晨翻了個白眼,他哪裏不明白田爲洪的意思,既然師父讓他跟着自己,自己肯定要安排他住的問題,於是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哎!好!那就恭敬不如從命!麻煩了!”田爲洪見陸晨的態度,也是心裏有些不爽,就跟誰想要跟着你似的,還不是自己師父的要求。

“小晨!怎麼跟先生說話呢!”陸明看到陸晨的態度,有些不滿的看着陸晨說道。他不明白,這陸晨怎麼看着跟這位算命先生不老對付的。

陸晨沒有再理會,而是直接走進了自己的屋子。

好的是陸明家就房子多,整個院子除了大門,三面全是蓋好的房間,陸明父母又比較好客,這田爲洪住的也沒那麼不自在。

今天是大年三十,一上午陸家人就忙的很,只有兩個人比較清閒,一個是在屋子裏琢磨事情的陸晨,另外一個就是掐着手指頭在練習的田爲洪,因爲昨天晚上吃過晚飯,他去給師父請安的時候,吳天玄又交給了他一些新的玩意,這會兒正琢磨呢。

“陸晨!走啊!跟老爹一起給爺爺上墳去!”吃過午飯,陸晨剛回屋呆了不到半小時,陸明就趴在門口喊他。

“上墳?”陸晨好奇的看了陸明一眼。

“對呀!給老祖宗磕個頭,保佑咱哥倆在外邊一切順利!快點啊!老爸已經在準備東西了!”陸明撂下一句話,便去幫忙了。

在他們農村有個習俗,那就是大年三十吃過午飯,男人要去給已經去世的親人上墳,一是請他們回家過年,二是保佑全家一切順利。因爲這裏的習俗,女人是不能跟着去的,所以從小到大,都是陸明他們爺三去。

看着端着菸斗走在前邊的父親,提着籃子的陸明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以前他記得自己的父親背影很高大,走路也是呼呼帶風,此時卻有些蹣跚,看來自己的老爹的確是老了。

走在最後的陸晨也是左右打量着周圍起伏的山脈,大冬天的,山上都光禿禿的,偶爾會有一陣陣青煙在不同的墳頭冒起,伴隨着的也是噼裏啪啦的鞭炮聲。突然,陸晨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難道這就是凡間的人們通過這種方式跟已經去世的人溝通的嗎?那他與仙界溝通的方式又是什麼呢,來凡間這就,他似乎從來沒有收到仙界的任何訊息,就跟那個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到了!明!去給你爺爺把草拔一下!”還在陸晨左思右想的時候,就聽到自己老爹說了一句。

“好嘞!爺爺!我們來看您了啊!您可要保佑我們順順利利!”陸明放下手裏的籃子,圍着墳頭開始拔周邊的雜草。

陸晨則站在原地,盯着這座墳發呆。凡間的人去世了,就這一土包埋了?那他們的魂魄去哪裏了呢?難道人死掉,魂魄也就消失了,只有活人才有魂魄的存在?但是爲什麼他感覺不到呢,只是能感覺到家裏那條狗的魂魄。難道自己的魂魄歸於動物一類?

“小晨!來幫我把拎着炮仗!一會遠點啊,別蹦着自己!”陸明把一串鞭炮塞進陸晨的手裏,不懷好意的說道。

“我?”陸晨看着手裏的一串炮仗,眉頭皺了起來。

“明!你幹嘛逗你弟弟,你不知道他從小就怕炮仗!你來拎着,我給你點,一會多繞幾圈啊!”陸子葉剛把祭品擺好,看見陸明的舉動不禁呵斥道。

“爸!他都多大了,還怕!我逗他玩呢!嘿嘿!”陸明聽見自己父親的話,又把炮仗從陸晨手中接了過來。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從小膽小,尤其是看見炮竹就躲得遠遠的,這剛纔也是惡作劇,怎麼會真的讓陸晨來拎。

隨着噼裏啪啦的震天響聲,陸晨感覺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自己的魂魄似乎也不穩定,似乎要逃出這具身體,他只好遠遠的躲開,並且用雙手把耳朵堵上。直到長長的一串炮竹放完。

“呸呸!我說!小晨!你怎麼還是真膽小!”陸明一邊吐着口裏的沙塵一邊從遠處走了過來,身上全是被鞭炮蹦起的塵土。

“好了!你倆過來給你爺爺磕個頭!”陸子葉一邊燒着紙錢一邊衝着陸晨二人說道。

“好嘞!”陸明答應一聲。倒也痛快,緊走兩步,“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接着乾脆利索的“哐哐哐”三個頭磕的誠意十足。待他磕完了,看見還站在遠處的陸晨,開口喊道:

“小晨!趕緊過來磕頭啊!從小磕個頭你就費勁,趕緊的!”

陸晨不是不想過來,他只是覺着自己要是給凡人磕這個頭,不管對方是不是去世了,他能否承受的起。不過看到陸明一直在催促,也就把心橫了下來,畢竟自己還佔着這具軀體,按輩分也舒適屬於這個墓主人的後代,那就屈就一下自己。磕一個頭又如何,凡間的師父都認了。


“咔嚓”然而就在陸晨雙腿剛剛彎曲,還沒等跪下。原本晴朗的天空憑空一聲炸雷,震得大地直顫。擺在供桌上的祭品也紛紛滾落在地,原本正在燃燒的紙錢也無風颳起,四散着到處飄去。

陸子葉跟陸明都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呆住了。他們從來沒見過這詭異的一幕,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