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號慘叫聲中,數以千計的修士被騰翻起十幾丈高,再重重砸入漩渦。

此刻,漩渦如同一個吞天噬地的絞肉機,就連水中的游魚都不能倖免。

在這江河湖海恐怖的偉力面前,修士個人之力顯得相當微渺、不堪一擊!

頓時,無盡的鮮血將整個河水染紅。

無數的腦袋,殘肢、半半截身體在渦流中飛速旋轉。

一批又一批,就如同巨鯨吞噬鱗蝦……

進入龍槽澗的一萬多名修士,頓時被撕扯絞殺死了五千多人,片刻間水中顯的空蕩了起來。

形同利刃的漩流,瞬間撕扯滅殺五千人!

諸天之最強BOSS 沒有死去的人個個驚的魂飛魄散,完全呆了!

再下一刻,只怕所有人都不能倖免!

嫡女重生之傾國驚世妃 就在眾人絕望之時,九曲天河上空的天狗噬日業己大圓滿。

稍時,黑月略微移動了一下,將太陽露出了一點縫隙,黑暗朦朧的虛空逐漸有些清晰,北斗七星照射河底的光線也隨之弱了下去。

星光牽引一消失,整個漩水渦流急劇起伏,滔天的暗流,在鋪天蓋地的砸落聲響下,最終轟然散開,徹底匯入、消散到了滔滔河水之中。

四周驚嘩如沸,隨著漩流的消失,又突然變為一片死寂。

沒有人言語,龍淵宗的弟子心裡都清楚,是韓星救了他們一命!

南宮衡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一樣。「這漩流怎麼如此凶戾?」他非常震驚的問道。

「我恍惚看到有七束星光投入河中,牽動洞口禁制,才引發了這場災難!」韓星也被眼前的慘景驚的魂飛魄散,他想也不想,脫口便說。

南宮衡心中一動,道:「這是可能是秘道的外層禁制,只為阻止人前進,應該是那位聖人為分割二界所設下的。」

他仔細觀看,赫然發現洞口藍色朦朧的光罩有陣紋波動,正是這些陣紋,受星光勾動,才形成一個大陣,讓人無法接近洞口,星光一弱,禁制大陣的漩渦自然就消失了。

韓星以一掌之力,竟能抵住這大陣聚集的天地之力…… 韓宮衡身形一動,無聲無息地來到韓星面前,用神識傳音,微笑道:「小師弟,你也太低調了,身負荒古血脈暫且不說,就你剛才那一掌,可真是讓師兄我大吃一驚啊!」

「真正大吃一驚的該是我才對,我也不知道情急之下,怎麼就突然打出這麼一掌,險些把自己也嚇了一個跟頭。」韓星說完,眼神有些發直,手還下意識的比劃了二下,彷彿還在回憶剛才的情景。

韓宮衡大驚失色起來……

卧槽,這也太妖孽了吧……

這一掌難道是自己在危急關頭領悟的?

聰明,絕頂的聰明。

就這份無與倫比的修鍊天賦比自己都要強上幾倍,更不是韓堅能比擬的!

看來,這「仙苗」還真非他莫屬了!

非但韓宮衡吃驚,剛才韓星的表現,足以讓所有人都驚詫到了極點……

那遮天蔽日能讓河水倒流的大手印,那冷靜、果斷的處置能力……都讓人感到,韓星確實有做「仙苗」的本錢,捫心自問,與其相比,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的差距啊!

唯有殷凌一幅司空見慣的神態,撩了撩耳邊的碎發,有些幽怨的說道:「雖是如此,你也要顧及自已的安危才是……」

這一剎那,韓星一下子毛髮盡豎,這撩發的動作分明是十足的女人味,可殷凌明明是一個大男人,為什麼時不時就露出女兒態?

難道他是……人妖?

下一刻,韓星眼都直了,就差上去驗驗貨了……

他翻了翻白眼球,一臉的鬱悶與不解。

突然,赤虹霞的身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壞了,仙霞峰那二個少女呢?

她們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他有點嚇得魂飛天外,急目四眺。

突然,只見遠處水中漂著一紅一白二道靚麗的身影,在漣漪的水中,像二朵盛開的蓮花,紅光白芒輕盈的閃了幾下,人就從韓星眼中消失了……

韓星面色微呆,繼而苦笑搖頭。

他笑自已虛驚一場,想那少女若當真是赤虹霞,其自保的手段不知要比自已高多少倍,最不濟也應能夠脫身而走。

一想到此,心中再沒有半點顧忌。

靈鷲峰的韓堅與秦鳳等人也驚駭莫名,眼前之事讓他(她)看向韓星的眼神瞬間充滿了複雜之色,儘管同為宗門爭奪「仙苗」弟子,但是彼此之間的境界相差卻是不止數籌!

韓堅很失落,該自已表現的時刻卻因膽怯遲了一步。

以他目前人獸合一的妖身,大可不必壓制修為,便能輕易護住身邊的人。

但卻讓這小子火了一把,自己反倒在洶湧波濤的渦流之中被狼狽的沖了出來。

秦嵐更是心情複雜……

剛才在危急之中,韓堅棄自己而不顧,只管自已落荒而逃,若非韓星,今日只怕就要命喪於此。

一時間,只覺得以前識人不清……

韓星雖然出身低微,又是傳說中的廢才,可現在看來,比起韓堅還要略勝幾分,可謂是英氣勃發,年輕有為,前途無量。

這二人皆是父母給自己定下的末婚夫,只是父親出於家族利益而悔婚於韓星,難道真的走眼……看錯了嗎?

這也怪自已勢力眼,弄成與韓星水火不容之勢……

但木己成舟,韓堅則是自己執意要嫁的……

若真一時衝動選錯了人,那可就會毀了自己的一生。

這世上可沒有賣後悔葯的!

霎時間,秦嵐腦子裡一團漿糊,竟有些茫然失措……

她搖了搖頭,讓自已頭腦清醒,險境之中容不待精神有半點溜號,她索性放棄了繼續思考。

經此一場驚嚇,眾人都心有餘悸。

不少修士緊張的已經渾身發軟,都感到嘴裡像滲進了河水,鹹鹹的,稍事停頓,才知道威壓之下把鼻竇壓出了血,流到了口腔之內。

「此處如此怪異,看來與天上出現的異像有很大關聯,需小心才是。」韓星提醍道。

姜濤此刻腿有些發軟,硬挺著轉頭向鄒虎說道:「大師兄,我們要不要返回岸上,把這下面的事情告訴上面的長老,再從長計議……這裡太危險了。」

「不行!」鄒虎平日很好說話,但他知道,若是答應了姜濤的要求,就等於違背了師命,放棄對韓星保護的承諾。

「快些往回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姜濤說這話時,嘴有些哆嗦,卻是偷偷的瞥了一眼韓堅。

韓堅聞言,臉上的表情卻是越發的難看起來。

「你要回去,就快滾,這裡絕無人攔著你!」韓宮衡沉聲喝道。

「二師兄,不讓你來你非要跟來,怎麼怕了,現在熊蛋包了……這不是你性格啊……靈鷲峰的人都沒走……你好意思先走?」韓星早就留意到他看韓堅的神態,所以話中滿是譏諷嘲笑之意。

姜濤知道自己的使命,更知道自已再堅持下去,無法向對方交待。

太膽怯,只怕以後……

他沒有再吱聲,只是面無人色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暗自咬牙道:「韓星……還有你們……都等著…………找個機會,一個一個都弄死你們才好。」

姜濤嘴上卻是不屑的哼一聲:「靈鷲峰的人走不走與我何干?」接著又大義凌然的道:「我自會與師兄師弟共進退,縱然就是師弟有什麼危險,我也會擋在前面!」

這一刻他一改貪生怕死的形象,變成了義薄雲天,宛如泰山石敢當一般。

姜濤變化之快,讓所有戰力殿的弟子都有些頭暈目眩……

這還是那個實力低微,膽小怕事,少言寡語的二師兄嗎?

韓星暗自罵了一句:麻了個痹的,裝,太能裝了……

你還擋前面……你不背後下毒手就不錯了!

「快看,那洞口藍色朦朧的光罩開始暗淡下來了。」夏雨一臉的驚奇,她的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果然,二塊巨石拱洞前的光罩正在漸漸消融,波動也逐漸小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心中又升起了新的希望,彷彿看到了荒古秘地傳承在等待著自已,無數天材地寶在向自已招手。

而此刻,韓星神闕穴里的青銅鼎卻莫明的跳動了一下。

韓星心念一動,在這裡,他感應到了一股奇異的召喚!

這召喚來自體內的青銅鼎!

這是在暗示什麼嗎?

此刻他體內沉寂的青銅鼎,興奮而躁動,這種難以言述的躁動他非常熟悉,當初青銅鼎的第一塊碎片赤炎村老柳樹上的破鐘鼎出現之時,曾有過這種狀態。

難道這洞口的結界後面有青銅鼎的第二塊碎片?

這可太好了,只要青銅鼎將其吞噬,就可得到進一步的修復,自己也會得到難以想象的造化!

五百年前在龍槽澗發現的青銅巨鼎不翼而飛,不會就是這塊碎片演化的吧?

難怪,此處會引得天下各宗派與荒古世家等修士齊聚於此,看來裡面的好處絕不僅限於傳承那麼簡單!

荒古仙域大陸破碎留下的殘片形成的荒古遺迹,必定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寶物!

一但寶物出現,修士們便會撕破臉面拚死爭搶,誰都不願相讓!

機緣造化,唯得者所居,決不允許任何人染指!

青銅鼎的第二塊碎片,自己一定要得到!

韓星的眼中微微露出憧憬之色,青銅鼎三番五次給自己帶來諸多的驚喜,不知這次再補齊一個破裂的洞,會給自己帶來什麼?

十八個碎洞……十八片碎片……待集齊了,方能將青銅鼎的大道裂痕完全修復……

另外青銅鼎為「天」鼎,在自己手中,而「地、人」二鼎尚無蹤影,三鼎合一,才能重現黃帝掌鼎時的輝煌……重改天地格局!

其餘的碎片與地、人二鼎在呢?

諸天萬界這麼大,又到哪裡去找了?

任重而道遠啊……

呢瑪的,老子就不信邪,只要沒在人間蒸發了,就一定能找到!

以韓星的心性而論,只要有一線希望,就會堅持下去!

為了打開登天仙路,為了天下蒼生不再被無上界視為「芻狗」圈而養之,為了不讓羅天界的修道者都化成「道痕」去補「天」,自己就算是歷盡千辛萬苦,也至死不悔!

天道,算個屁,連赤虹霞的一根頭髮也比不上,我只在乎我在乎的人……親人、兄弟、朋友!

就是粉身碎骨、千刀萬剮,也要打開眼前這道結界封印!

韓星咬牙切齒,注視著前方。

此時,水下流速很快,天氣陰沉。當周圍的泥沙逐漸沉澱以後,二塊巨石周圍的物景又越來越清晰地顯現了出來。

自洞口拱門藍色屏障繚繞著數不清的神紋,投向河底漩渦的神光也越來越強。

氣泡泉涌,不斷有霞光衝出洞口,漸漸照亮整片河床,強大而威嚴的氣息,開始瀰漫整個龍槽澗!

即便是南宮衡、夏雨兩人,也漸漸變得臉色凝重,眼底不時閃過熱切的期盼!

「洞口藍色光罩開始暗淡下來了,我們強行破開封印衝進去!」南宮衡目光閃動,興奮的說道。

「現在波動不大了,多半已經安全,我們能夠進去了吧?晚了別讓他人捷足先登!」鄒虎看了看韓星,又警惕性的朝四周望了望。

二人話音剛落,韓堅的眼睛頓時就直了…… 就憑你,要捷足先登?

要登也是本公子先登!

韓堅一咬牙,喝令身邊的靈鷲峰弟子率先沖向洞口。

南宮衡蒙了,這小子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裡……

他恨的直咬牙!

自己是領隊,韓堅卻擅自號令。無奈大敵當前,只能待返回龍淵宗后再收拾你!

靈鷲峰少部分弟子遁光一閃沖了出去,大部分人比較理智,還是待在原地……親傳弟子在此,不聽號令那是死罪!

韓星沒動,他靜靜地站住,只是看,半晌,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韓星,我們不進嗎?」殷凌問道

「再等等」韓星很沉穩,一幅根本不著急的樣子。

南宮衡笑著道:「你就不怕錯失傳承機會,仙苗的頭銜被人得到?」

「韓堅與秦嵐不是也很急嗎,為什麼沒動?因為都知道,機緣靠的是機會,而不是著急,先進去的,也不見得能夠得到!充其量就是幾塊探路石而己。」韓星很鎮定。

「嗡」

突然,洞口藍色朦朧的光罩一陣劇烈搖動,接著從裡面傳出殺聲震天的吶喊!

韓星的臉色沉重了起來:道:「咦,難道這洞口還有什麼水獸看守不成,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頭?」

「無需擔憂,什麼樣的水獸能斗的過十幾個黃級戰者?好虎也架不住一群狼,這些人的戰力合起來足以抗衡戰將!」南宮衡認真的說道。

從外面看不到裡面,只聞有低沉的咆哮和劇烈的打鬥聲,顯得非常混亂,不時還夾雜著一二聲慘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