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外面的情況和種種宣傳讓他現在心裡十分害怕,畢竟他們現在正在等待的是末日,這和看電影的感覺差距太大了。

「我很喜歡這樣,」薇拉笑眯眯的看著窗外逃跑的人群,「我剛才還在路邊的一家gucci店裡發現了已經絕版九年的包包,它現在已經被炒到天價了,而剛才我直接就拿走了一個,一分錢都沒花。」

薇拉說完拍了拍放在腿邊的一個看起來很不咋樣的包包。

「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切?」懲罰者兩隻眼睛里閃爍著的都是窗外逃跑人們匆匆忙忙的背影。

伊萬捂著手中散發著溫熱的咖啡杯嘆了口氣:「由於地球的自然環境和資源長期被人類掠奪性破壞,地球自身的平衡系統已經面臨崩潰,這將是人類沒有辦法避免的災難,不論早晚,它都將會成為真正發生的事情,

或許現在是在這個平行世界發生,但是說不好未來會不會在我們生活的世界發生……托尼先生也總是會提起關於環境保護的問題,但是孤掌難鳴,人類資本家總是會為了利益而犧牲除自己以外的一切。

我當初從死亡女士的眼睛里看到過無數宇宙的滅亡與誕生,而一切的毀滅都和利益掛鉤,一切的開端,也都是利益,利益創造了一切,終將也會毀滅一切。」

「伊萬,我可以把你說的話寫進論文里么?」羅素問道,「說的太炫了。」

「當然。」伊萬笑道。

黃鼠狼用拳頭砸了砸膝蓋:「韋德,我們難道不能去幫一下那群可憐人么?我們畢竟是超級英雄。」

齊跡側過頭看向黃鼠狼:「你能保證自己不會死在該死的世界末日里么?假如你死了,我會把你的屍體丟在路邊,流浪漢會吃了你的,相信我,那時候的人們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黃鼠狼連忙搖頭。

不多時,天空開始滴落碩大的雨點,風也越來越大,不少人的帽子被大風卷上了天空,

天空也愈發的昏暗,沉甸甸的烏雲彷彿下一秒就要如同沉重的秤砣一般砸在地面之上。

明明只是下午四點鐘,從這裡看向外面的感覺就像已經八九點鐘的樣子,狂風伴隨著愈下愈大的暴雨,人群的呼喊聲很快就被風聲和雨聲所掩蓋,

齊跡貼在窗口看著外面,一個瘦小的男人不小心絆倒在地,下一秒他便被無數逃跑的人群踩在背上,直至被踩吐血,踩死。

「末日如果真的來了,人們……真的會這樣嗎?」羅素也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幕,他的心中很震撼……很不敢相信,擁有無數社會精英的紐約,在末日來臨前居然是這副德行。

齊跡沉默了一會兒:「夥計們,這就是末日,所有人都是無辜的,但是又沒有一個人不是無辜的,這種時候只能叫x戰警來幫他們。」

「所以你要帶x戰警來嗎?」黃鼠狼問道。

「不,我只是做了一個不可能發生的比喻。」齊跡說道,「因為在這個該死的平行世界里,沒有聖母超級英雄,就算有,他們也在佛羅里達養老。」

……

在下午五點一刻鐘的時候,整片曼哈頓幾乎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電力系統已經無法使用,齊跡一行人走上了時代廣場,地上飄飛著報紙、衣物,此時這裡的人少了很多,只有稀稀拉拉幾十個人在快速的逃走,

而已經離開的大部分曼哈頓的市民已經乘坐輪船,亦或者是車輛離開紐約了,儘管這一切並沒有什麼用處。

在時代廣場的邊緣還有幾個流浪漢正拿著剛從商店裡白嫖的麵包,嘻嘻哈哈的吃著,一個裹著圍巾的女人匆忙的從流浪漢之中穿行而過,她的雙眼通紅,五官緊皺,腳下步履極快。

「在末日還能過的快樂的,應該也只有流浪漢了,因為他們心中的慾望,只是麵包。」弗蘭克說道。

「很有哲理。」齊跡說道。

這時候眾人腳下的地面陡然一晃,幾人都險些摔倒在地,而其餘逃跑的平民們都開始驚呼!

而遠處的幾個流浪漢見狀也趕緊舉著麵包,歡呼著朝著時代廣場的高端商品商鋪衝去。

「要來了!蕪湖!兄弟們,末日將要來了!有人想要和死侍高歌一曲么?rollinginthedeep怎麼樣?」

「韋德,我有的時候真的很崇拜你的淡定,」埃迪驚慌失措的看著四周,「但是我覺的我們還可以跑一跑,看一看更多的末日場景不是么?如果只能看一看時代廣場實在是太虧了……畢竟我們來的是末日不是嗎?」

埃迪話音剛落他腳下的地面便陡然開裂,接著那條裂縫開始迅速朝著兩個方向延伸,

這時候更為猛烈的地震襲來,這一次齊跡都險些沒有站穩,四周的高樓側壁之上也崩裂出了一條條如蛛絲般細密的縫隙,

「夥計們,好消息是末日終於要來了,壞消息是我們接下來可能會被砸死,跑起來夥計們,用你們最快地速度跑起來!如果你們不想變成該死的怨靈的話。」齊跡說道。

紅坦克當即一手抓起了羅素將他扛在肩膀上,接著快步朝著人群逃跑的方向跑去,緊接著黃鼠狼、薇拉、懲罰者、埃迪也紛紛跟著紅坦克開始狂奔,

「韋德先生,您不走?」伊萬看著周圍不斷開裂的高樓,心跳逐漸加快。

「伊萬·司機,偉大的死侍是不會死的。」齊跡說完雙手插在腰上,一副沒事人樣的仰頭看著周圍的建築。

「那我和韋德先生一起。」伊萬堅定的站在了齊跡的旁邊,齊跡看了伊萬一眼。

「我現在真想把你按到地上一起玩『誰在一分鐘之內滾的最遠』的遊戲,但是現實不允許。」齊跡說道。

暴雨之中,隨著一聲轟鳴,時代廣場的一棟高樓轟然從中間折斷,接著高聳的樓體霎時間便朝著地面傾倒,

還沒有逃跑的人群慘叫著想要躲開,下一秒數以百計的人便瞬間被砸下的鋼筋混凝土砸成了碎末,

一棟樓倒下,緊接著更多的樓體開始如同多米諾骨牌般崩裂傾倒,地面也開始爆裂,地下水管斷裂后從地面破口出噴洒出大量的水花,

停靠在路邊的汽車開始嘀嘀嘀的響起,人聲、車聲、雨聲、風聲、爆炸的轟鳴聲、建築倒塌的爆響,所有的聲音此時都雜糅在了一起。

伊萬抹去了臉上的雨水:「韋德先生……能讓死亡小姐……不要那麼早毀滅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么?我愛那裡。」

齊跡將一隻手搭在了伊萬的肩膀上:「有我呢。我這樣說話會不會顯得我很帥?」

「會。」

「那就行。」

onclick=”hui” 晃動著腦袋,一臉疑惑。

「你看,很好吃的。」

戰爭天王以為松鼠不懂,就撥開外面的包裝,自己咬了一口,然後在遞給松鼠,示意他吃。

這一下松鼠彷彿懂了,小心翼翼的朝著戰爭天王蹦蹦跳跳了過去,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想要接過餅乾。

戰爭天王一看算計得逞,心中大喜,做好了隨時抓捕小松鼠的準備。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戰爭天王突然感覺到腳下一松,頭腦一陣眩暈,緊接著就是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

神州魔都。

等待著姜天回歸的葉曦,本來還沉靜在一家人即將團聚的喜悅中,但是卻讓他聽到了這個不好的消息。

自己的老公回不來了。

四大宗門感受到來自人王殿的危機,算計人王殿。

而作為人王殿殿主的姜天自然不能不出現在戰場上。

葉曦心中一陣失落。

心中對於自己的修鍊更加迫切,希望自己能夠有朝一日幫上姜天的忙。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顧好兮兮,經營好公司,努力修鍊。

如同往常一樣,葉曦從公司離開,就去接兮兮,這幾日兮兮有點調皮了,把同學給打了,正在開會的葉曦接到老師的電話讓他去幼兒園一趟。

終於,葉曦在學校見到了自己的女兒。

幼兒園,老師辦公室。

屋內站著一屋子人。

兮兮赫然在列。

兮兮,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三個小男孩,還有各自的家中,孩子打架,父母都來了。

但是情況很不樂觀,一個個家長義憤填膺,正在對著兮兮一陣譴責,老師也在連忙勸說這些憤怒的家長。

「他們都該打。」

兮兮對於這些義憤填膺,憤怒無比的家長絲毫不懼,依然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什麼?該打,我說你一個小孩子,心腸怎麼這麼惡毒,小小年紀不學好,還蠻不講理,你家大人了,把你家大人交出來,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家庭能夠交出你這樣的小孩,今天,不給我們一個說法,這事沒完。」

「就是,你才幾歲,就把我兒子打成,這樣,不但不認錯,還該打。」

「我兒子我們平時都捨不得打一下,你打他,不要以為了你是小孩子,就可以為所欲為,信不信,我們打你。」

幾個家長對於兮兮的話頓時憤怒起來,紛紛一陣譴責。

一邊的老師也是臉色一變,對著兮兮說道:「兮兮,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怎麼說話的。」

兮兮冷哼一聲說道:「我有說錯嗎?」

「我一個小女孩子,你認為我會主動招惹他們三個人嗎?明明是他們三個欺負我,說我壞話,我才打他們的。」

「還有你們這些人,一進來就不問青紅皂白,胡亂指責,你們自己孩子什麼樣的人,自己不知道嗎?養不教父之過,你們不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那好,我替你們教訓,不是誰都會為一群熊孩子買單。」

「小丫頭片子,你…氣死我了,你要不是一個小孩子,我現在就打你。」一個家長說著揚起手掌就要朝著兮兮一巴掌扇過去。

「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葉曦終於趕了過來,正好一進門就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雙眼大睜,氣的渾身都顫抖起來,她看到了什麼?看到有人居然要打自己的女兒。

。 「楓哥哥,幾個月不見,有沒有想我呀!」寧榮榮滿臉笑容的看着葉楓,幾個月不見,她倒是長開了一些,比之前更好看了。

「當然,我每天都在想榮榮呢!」葉楓也是開心的笑了一下,寧榮榮現在也長大了不少,再過些日子就能吃了!

「大哥哥,還有我,有想小舞嘛!」小舞急忙到葉楓面前,幾個月不見,她也很想念葉楓。

葉楓開心的笑了笑,小舞的變化比寧榮榮還大,雖然還沒長開,但是也不像以前那樣,像個小孩子一樣了。

「當然,我也有每天想小舞哦!」

小舞瞬間就開心了,一把抱住了葉楓的手臂。

「我就知道大哥哥最好了!」

「小舞,你黏那麼近幹嘛?他那隻手說不定剛抱過哪個女生呢!」一旁的朱竹清冷著一張臉,她認為有必要樹立一下後宮之主的威望了。

雖然她並不是。

小舞愣了愣,呆萌的看着葉楓說道:「真的是這樣嗎?」

葉楓尷尬的笑了笑,好像今天早上真的有抱過唐月華。

見他這個表情,小舞也是秒懂,立刻就鬆開了他的手,冷哼一句:「大哥哥果然還是很討厭。」

葉楓無奈的嘆了口氣,完全無法反駁呀!

這時朱竹清走了過來,一臉笑意的說道:「楓哥,開後宮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哦!」

「竹清…」

「行了,我又不是不讓你開,就是以後收斂一點,別什麼樣的都招進來。」

葉楓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我肯定除了好看的,誰也不招。

朱竹清這才滿意的笑了笑,果然我很有當老大的天賦。

「主人,好久不見…」這時孟依然才開口打了個招呼,幾個月不見,她可是對葉楓想念的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