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一樣,大家以後都是兄弟。”遲帥在聽完對方的話後,也一臉笑意的對其說道。

“呵呵…叫我仁彬就可以了。”金仁彬也微笑的對其說道。

邢月在一旁見三人說完後,便指着挨着自己最近的葉子珊開口說道:“這是我女朋友,叫葉子珊。”

“呵呵…美女你好,你既然是邢月的女朋友,那以後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還去多多….”只見夕月還沒說話,邢月便從後面對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我靠….誰是你女朋友了,這個可不能亂說,小心我揍死你…”邢月帶着怒笑的表情,對着被自己踹到一旁的夕月開口說道。

“呃….呵呵…這完全是口誤,別誤會,啊….哈哈…”只見夕月此時摸着自己被邢月踹的微疼的屁股,一臉尷尬之意的對着對方開口說道。

然後在屁顛屁顛的跑到葉子珊的面前,用着一臉極爲誠懇的表情又開始對着葉子珊開口說道:“呵呵,剛剛是我口誤,哈哈….以後只要你喜歡什麼,看上了什麼,只要你給哥說,哥都給你拿過來,送給你。”

看着夕月此時的表情,葉子珊不由的笑了笑,然後便對其回答道。“好的…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呵呵…不客氣。”

“這是我們的周老師。”邢月有指着周伊介紹道。

“姐,你好漂亮呀。”看着周伊,夕月做出一副花癡的表情,極爲討好的開口道。

“靠,你真想捱打是吧。”看着對方表情,邢月一臉的鄙視,他真後悔自己怎麼會認識這麼一個極品,如果他有左輪的一半的安靜,那該有多好。

“這是你的天敵,刑警隊的隊長,冷傲月。”想完後,邢月有指着一旁的冷傲月說道。


“呃….我可是大好人,而且…冷隊長,你好漂亮呀。”看着冷酷的冷傲月,夕月做出一副委屈又無辜的表情,輕聲的說道。

“這是謝小燕…”到了此刻過後,邢月已經難得去理會他,而是指着謝小燕說道。

“呵呵…美眉。你的QQ號是多少呀?”

“我草…”邢月實在是忍無可忍,又是一腳將對方給踢飛了出去。

“哈哈…..”看見被踹飛的夕月,周伊一行人,不由大笑了起來。


“佛頂真骨在你哪裏吧,給你玩一天後,後天給人家送回去,知道了嗎?”邢月看着爬起來又走回過來的夕月,他不由對其開口說道。

“嗯…知道了,你不說,我也會還回去的,這個叫什麼‘佛頂真骨’的東西一點都不好玩。”夕月在聽完後,便從懷裏拿出一顆猶如雞蛋大小,全體通透乳白的一個圓形體。

“原來就是你拿的呀。”看着對方手裏的‘佛頂真骨’周伊幾人不由異口同聲開口說道。

“呃….順手…順手而已。”看着幾人表情,夕月摸了摸自己後腦勺,然後一臉尷尬的緩緩開口道。

“走吧….我們回去了。”看着遲帥、金仁彬準備開口詢問,邢月便開口阻止了他倆的問話。

“嗯…走吧。”


幾人很快便上了車,然後便向着,自己的酒店飛馳而去…… 看着房裏清一色的男人,邢月不由得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錯了,知道這樣,即使冒着被幾個女人劈死的份,也不應該叫遲帥兩人,而如今又多了一個猥瑣的男人,那自己所以相望接吻、撫摸、滾牀單,其實不是都要泡湯了。

“呃….邢月,你在想什麼呢。”夕月回過頭來,看着坐在沙發上,兩眼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邢月,他不由帶着好奇的口語問道。

“沒想什麼…”聽到夕月的話,邢月不由白了一眼對方。

“呵呵…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在一旁的金仁彬,此時也湊了過來,一副我很明白的表情,對其夕月說道。

“哦….那你快告訴我,他在想什麼。”聽了金仁彬的話後,夕月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對着對方 快速的說道。

“他在想…是不是不該帶我們幾個人來,弄得他和幾個美女各自獨處的時間都沒。”金仁彬在看了一下邢月後,便一臉壞笑的說道。

“我靠,你是我肚子裏面的蛔蟲呀,不然怎麼可能知道的這麼一清二楚。”邢月在聽完金仁彬的話後,臉上做出極爲震驚之色。

“哇嗷….原來真是這樣呀。”在聽到邢月的話後,夕月和遲帥都一臉我明白了的表情,壞笑的對其說道。

“是後悔怎麼着,你們不爽我呀。”見幾人都這麼說話,邢月便做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很是硬氣的說道。

“呵呵…..看來天朝的那句古話,現在用到你的身上,那可恰當不過了。”夕月鄙視的對其說道。

“那就古話呀,說來聽聽。”在夕月說話後,邢月便一臉好奇的, 對着對方開口說道。

“那句古話是這麼說的的,戀愛中的男女,智商通常都爲零,你說用力形容現在的你,是不是很恰當呀。”夕月緩緩的對其說道。

“這是古話嗎?是你那個歷史老師教你的,你告訴我,我保證不打死他。”邢月握着拳頭,並在夕月的面前晃了晃。

“呃….這不是古話嗎?不過這句話卻是蠻形容此時的你。”夕月在摸了摸一下後腦勺後,一臉尷尬的說道。

“怎麼說?”邢月帶着詢問的口語,看着對面的夕月。

“說你傻,還真是沒說錯,這千葉酒店,可不止這麼一兩間房吧,你不會自己在去單獨住一間,然後在一個一個約出來呀。”夕月爲邢月出着一些猥瑣的主意。

“呃…..你說的蠻有道理呢,我怎麼就沒想到呢。”邢月在聽完後,突然一下就站了起來,然後拍雙手在半空中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呵呵….我建議你還是不要這麼做好,就怕半晚,他們突然全部一起過來,到時候,我怕你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在邢月興奮之際,遲帥話就像一盆無比冰冷的涼水,瞬間就澆滅了他的興奮之感。

想象一下那場景,冷傲月本來就不是個好脾氣,葉子珊看似表面溫柔,其實她的內心比任何人都要強,而周伊可能會好一點,對於謝小燕,邢月暫時沒有那個想法。

如果讓德着三位一下在自己的臥室碰了面,那還不是像火星撞地球一般,自己鐵定玩完。

哎…..看來自己還是老實的呆着吧,想什麼,也只能去洗手間YY去了。邢月在微微想了一後,便拖着兩個大腦袋,向着浴室走去。

夜以深,今晚有多少對男女難以入眠,又有多少人在向着遠方的心上人,今夜註定又是一個失眠之夜。

接下來的幾天,邢月一行八人,將整個SY旅遊名地,給遊玩了一個遍,最後在第六天中,幾人便由於未盡的踏上了回家的路航,


至於那‘佛定真骨’邢月便在第三天的時候,就已經歸還給普印大師的手裏,兩人在相互探討了半天佛經後,邢月才告辭離開。

而夕月便和邢月一行人,一起回到了PJ ,用他的話來說,邢月都能找到這麼多,而且又這麼漂亮的老婆,那自己長這麼帥,也一定能找到,甚至在數量上都會超過對方,所以他選着跟着邢月回來。

當幾人在到達PJ機場後,他們便各自回家去了,而對於這無家的夕月,也在腳一落地面的時候,人就不知的消失到那裏去了,

對於他,邢月更本不用擔心對方,要知道,對方可是在國際上都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果自己擔心他,那豈不是會讓得對方很沒面子。


“走吧…我們也回家吧。”在想完之後,邢月便提起兩個箱子,一臉微笑的對着周伊說道。

“恩….走吧。”看着只剩下自己和邢月兩人,周伊不由會心一笑,然後挎了一個包包,就向着機場外走去。

走出機場,在叫了一輛的士車後,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便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呼….回家的感覺,就是很不一般呀。”在走進大門後,周伊便快速的向着沙發飛撲而去,然後軟軟的躺在上面,大大的出了口氣。

“呵呵….是呀,不過有男人的家,那就會更不一樣。”只見邢月在輕放了兩個箱子以後,便向着躺着沙發上的周伊撲了過去,然後從後面,緊緊的將其擁在懷裏。

“呵呵…..是呀,有男人的家就是好呀,不過這個男人是屬於別人,那就不知道會不會很好了。”靜靜的靠在依偎在邢月的懷裏,周伊用着酸酸的語氣,緩緩的開口道。

“傻瓜,我至始至終都會屬於你,不管我有多少個女人,我依然屬於你。”邢月在說完後,輕輕的在周伊的秀髮上吻了一下,然後將自己的頭深埋在對方的秀髮中。

“恩…我知道,剛剛只不過是和開玩笑的,呵呵….。”聽到邢月話後,周伊瞬間就感覺知道身體暖暖的,而且感覺那股熱流順着自己的臀部,向着失處移去,這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呃…等等,好像是那裏不對。周伊從那股熱流中驚醒了過來,然後伸出一隻,向着身後摸去,

“你好壞呀。”一隻堪比有嬰兒手臂般粗大的硬物,此時正被周伊牢牢的抓在手中,與此同時,兩朵紅雲便瞬間般的飛撲到了她的臉頰之上。

“呵呵….它告訴我,他好像你呀。”邢月說完,便將周伊的身體翻了過來,他那滾燙的熱吻便對着對方的紅脣襲了過去,而他的身體已經壓在對方的身上…..

兩人慾吻欲烈,從沙發到,餐桌,又從餐桌到牆壁,最後又到了浴室,隨着他們的一動,只見他們的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一件的往下落,

最後兩人便一絲不掛的擁進了浴室,瞬時之間,一片**之聲,便從浴室裏傳出,然後迴盪在整個大廳之內……… 平淡的時間總是過的很快,轉眼之間,兩天的時間就在指尖悄然離去,而在這兩天裏,也算是邢月這幾年,過的最安逸的日子,

沒事的時候就在家裏和周伊談談情,做**做的事,探討探討一下人生的生理結構,而在出門的時候有,就越上葉子珊,牽牽手、接接吻,不過兩人始終沒有越過雷池,

這不是說邢月不想,而是他覺得,像現在這種男友之間純純的愛情已經少之又少,所以他想維持一段時間,雷池始終是要越的。

在過了兩天安逸生活後,邢月三天的晚上,邢月來到了‘飛魚酒吧’的門口,看着進多出少人羣,邢月臉上不由掛起了一抹笑容。“看來如今的酒吧,生意要比往常更加的火爆呀。”

在輕聲的說完後,邢月便邁出腳步,混跡在人羣中,就走進了酒吧內。

現在正是高峯期,所以酒吧內的人此時顯得異常的多,想着水蟒他們此時一定會很忙,所以邢月便決定先去坐一坐,然後在去看看水蟒他們。

邢月在掃視了一下大廳後,便看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處,此時還空着的一個座位,可能是哪裏太過不起眼,即使外面顯得那麼擁擠,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座那個地方。

在看到座位後,邢月便徑直的向着座位走去,擁擠的人羣,對於邢月來說,那更本不是事,只見他沒用到兩分鐘的時間,便來看的座位上。

然後在一個新來的服務員手裏,點了幾瓶國賓,在給了幾張對方人民幣後,邢月便緩緩的抽起了煙來。

“嗨,帥哥,需要我陪你喝幾杯嗎?”邢月的煙剛沒抽幾口,一個身穿黑色吊帶,衣領的口子差不多開到了肚臍眼,下身穿着一條更內褲差不多大小的火辣短褲,而臉上的妝容可以直接去拍鬼片的一個二十來歲的熱辣女人,便走了過來。

“不用了。”對於眼前的這位女人,邢月是及其的反感,但是,想到是在自己的地盤上,邢月也不想多說什麼,畢竟酒吧是需要這類人羣,生意纔會更加的火爆。

“哎喲,不用害羞嘛,在說人家是真心想和你喝幾杯的啦。”只見那火辣女人,在聽到邢月的話後,她並不肯罷休,而在她說話的同時,一條修長的大腿,便已經快速的纏繞在了邢月的下身處。

“走開,我不喜歡萬人騎的小姐。”邢月一般抓住,對方那自己下身處磨蹭的大腿,然後對着旁邊一甩,冰冷的話語聲便從邢月的口中說出。

“媽的,你敢說老孃是小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火辣女在地上掙扎的爬了起來,便一臉怒氣的指着邢月說道。雖然她自己是做這樣的,但是在從別人的口中說出時,她自己還是難以接受。

“哼,我不管你是不是小姐,總之離我遠點。”邢月懶得理會這種女人,只見他在淡淡的說了一句話後,便拿起桌上的一瓶國賓,然後自顧自地的喝了起來。

“我操….”那火辣女正準備大聲罵回去時,只見一羣頭染五顏六色的幾個年輕人,便就走了過來。

“閹雞哥….這人想非禮我。”火辣女見到幾人到了後,便一臉委屈的拉着一個染着紅毛的青年,一臉裝着很是委屈的表情,便對着對方告起狀來。

“呃….我的好心肝,我這不是看到你有難,才帶着人過來的嗎?”閹雞臉上帶着色相,而他的雙手,卻不停的在對方的雙峯之上使勁的揉捏着。

“啊….討厭,閹雞哥,只有你今天把這人給狠狠的修理一頓了,今晚我隨便你怎麼弄,都可以。”被閹雞這麼揉捏着,火辣女的聲音頓時便就**了起來,

她那**之聲,瞬間讓得閹雞等人,血脈噴張,恨不得馬上將其撲倒,在與對方大戰個三百回合,看來幹這行的人,叫聲都想到的專業呀。

“好…這可是你說的,呵呵…等我將他收拾掉後,今晚我要爆滿你的三個洞洞。”閹雞一臉放肆的大笑着。

“你快點,都說的我迫不及待了,人家好癢呀。”火辣女裝出一副飢渴的樣子。

“哈哈…..小子,你聽到了嗎?趕快過來,讓爺幾個狠狠的揍你一頓就好了,我可還有重要的事呢。”閹雞在大笑過後,便側過頭,滿臉囂張的對着還在喝酒的邢月說道。

“呃….你叫閹雞是吧,我看你是警局還沒蹲夠吧,又想進去了是吧?”其實在閹雞他們剛一出現的時候,邢月便認出了對方几人,想着那天冷傲月的彪悍之舉,邢月都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是你!”閹雞在看到邢月那一臉笑意的臉頰後,也在第一時間裏,認出了對方,要不是她的女朋友,自己這麼可能會在警局裏蹲這麼久。

想着他那彪悍的女朋友,閹雞的目光不由在周圍看看了,他還真有點怕那隻母老虎。

“對,是我。”邢月攤了攤手,然後微微的一笑。

“靠,沒用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打斷你的狗腿。”看着那天沒有出手的邢月,閹雞就以爲對方很慫,要麼怎麼可能會讓自己那麼漂亮的女朋友出來打架呢。

“呃…動手前,你可要想清楚一點喲,不然吃虧的可是你自己。”邢月對其善意的提醒道。

“媽的,老子想的很清楚,兄弟們,給我往死裏打。”只見閹雞在說完後,便率先的向着邢月衝去,而那些和他一起來的夥伴,便也緊隨其後的跟了上去。

只是他們衝的越快,退的也就更快,只見星月坐在原地,一手拿着一個啤酒瓶,像打棒球一樣,一一的對着他們的頭就砸了下去,

可不知道爲什麼,在砸了這麼多人後,邢月那手裏的啤酒瓶就是不會碎。

“我說過,叫你在動手之前想清楚,現在知道後悔了吧。”邢月此時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丟掉手裏的啤酒瓶,一臉壞笑的對其說道。

“你他媽的敢打我們,你知不知道我們是星月門的人,你連星月門的人都敢打,你死定了。”躺在地上,閹雞一臉哀嚎的大聲對着邢月叫道。

“呃….原來你是星月門的人呀?看來真是死定了。”在聽完閹雞的話後,邢月原本壞笑的臉頰,此時卻變的無比的冰冷…… “對,我們就是星月門的人,今天若你不給個百八十萬,你會死的很難看。”閹雞見對方這樣說,還以爲對方已經在開始害怕了。

“呵呵…百八十萬,是誰給了你怎麼大的膽,你到是說來聽聽。”邢月之前所擔心的問題,如今卻真的呈現了,星月門看來現在是什麼樣的人都收呀。

“箭豬哥。”聽到對方這樣問,閹雞很是牛逼的說出了招他們進來的箭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