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今日朕擺宴,請葉家兩位天王,不知兩位十分賞臉?”帝國皇帝心緒複雜,感覺自尊心眼中受挫。

他在自己那個年代,同樣是驚世人傑,封王之刻,道鍾七響得到聖王封號,當時震驚半個大陸。但如今與葉家這兩變態比起來,他的自尊心真的被打擊到了!

葉天沒有說話,等着葉墨華也上來後,兩人一同搓手,滿臉歉意的開口“這個…陛下,我倆分不開身呀!”

這次帝國皇帝真的是被氣到了,想要拂袖而去,但想了想最終忍住了,葉家兩位天王,若是傳出去,整個大陸都得震驚。

他壓住心中怒氣,勉強擠出一縷笑容“不知,兩位還有何事要…”

當!



帝國皇帝話還未說完,又是一聲鐘鳴,隨後又是撥雲見日,又是一個金色的大道鍾憑空出現!

“您看,今日我族中另一位太上長老也想問道…”葉墨華尷尬,話語沒說完,但意思表露得很清楚——還得請你再挪一次位置!

這一次沒有人再開口,道賀詞都說不出來,帝國皇帝也是沉默中退回了原位。

此時,所有關注這裏的人心中都有一股感覺,感覺葉家這是故意的,簡直太損了,就沒見過這麼埋汰人的家族。

但這些人也無奈,葉家如此埋汰人,他們也只能受着,別人用的是陽謀。有本事,你模仿葉家這麼埋汰回去呀!

“哈哈…我兒子都是九響天王,我這個老子,怎麼說也得混個天王噹噹吧。”葉震天大笑,從葉府走出,步踏虛空來到道鍾旁。

這時候的衆人心中已經無力吐槽了,感覺這個葉家雖然悶無恥與悶損,但的確是個變態家族,簡直太變態了!一日三人封王,前兩人都是天王,這第三人…誰TM的敢保證不是又一個變態?

葉震天轟擊道鐘沒葉天那麼變態,但也是輕鬆隨意,七鳴道鍾都沒費多大力氣。

不過轟擊第八響是就嚴肅起來,開始動用真正實力,揮手隔空一劈,道鍾周圍空間直接塌陷,這一幕鎮住所有人。

“空間道!”有人呼吸急促開口,眼中露出震驚。隨後沉默——果然又是一個變態。

“喝!”葉震天爆喝,探手抓向道鍾,祕力噴涌,居然將道鍾連同周圍空間全部熔鍊於掌心間。

蹦…隨後葉震天五指併攏,直接將煉化的空間捏爆,第九響鐘鳴傳出,同時飛出九道金光被葉震天吸入體內。

咔喀…

葉震天骨骼脆響,肌體發光,原本乾枯的身體如同充氣一般鼓起,佝僂的身子也直立而起。

只是瞬間,原本老邁的身體恢復活力,氣血滾滾,又是一尊“鶴髮童顏”!

“臥槽,怎麼回事!我怎麼變年輕了,尼瑪的…這不是在玩我嗎?”葉震天大罵,記得跳腳,樣子滑稽。



衆人終於知道什麼才叫裝逼大王了,這葉震天比前兩個還要無恥,這不是在故意氣自己這些想要恢復年輕的老頭子嗎?

其實衆人還真的誤會葉震天了,剛纔的話絕對是出於真心的!

其實葉震天願望也很簡單,當個快樂悠閒的糟老頭子,能看着自己孫子茁壯成長就好。恢復年輕對於他來說可有可無,他甚至希望自己蒼老點,這樣才符合一個爺爺的形象!

“一族三天王,葉家果然不凡,將來必然不朽,會屹立大陸巔峯!”有人嘆息,開始抱拳祝賀。

今日之事,太過夢幻,葉家一日三人問道,而且全都證得天王位。這種事過於恐怖,可能就算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

“變態呀,這個葉家太變態了!這只是三個老傢伙,他們身後還有一羣更加變態的小混蛋,將來的葉家…”

衆人心中搖頭苦嘆,他們相信,只要葉家不夭折,將來必然會屹立大陸巔峯,成爲一尊龐然大物!

——————————

第一更!這兩天 頭昏了 …鬱悶。 帝國皇帝並未道賀,他不是氣憤,而是穩住了,他要再看看、再等等…確定葉家沒有人要繼續問道後再開口!

他也是被葉家給整怕了,簡直太損了,頭次見如此埋汰人的家族。

等所有人都道賀完畢,帝國皇帝感覺應該不會在有人再問道了,他才踏步走來,微笑開口再度發出邀請“朕…”

當…(鐘聲此時又響起了)

糙!帝國皇帝當即就在心中大罵了起來,說出去的話也瞬間改口“…還有要事,就不在此逗留了!”

帝國皇帝說完及拂袖離開,他如今可以確定,這個親家絕對是故意的。就算他身爲一國之君,修養再好也受不了了,這簡直太損了。

“老弟請留步!”到這個時候,葉銘知道自己必須站出來了,若是因此皇室與葉家有了芥蒂,那就虧大了。

如今的葉家畢竟還爲真正發展起來,還需要外力相助,帝國皇室底蘊深不可測,如今葉家要在這裏發展,就必須與皇室搞好關係!

“呃…丹銘老哥還有何事?”帝國皇帝心中略有不滿,但對於丹銘大師的話他還真不敢裝作沒聽見。

“呵呵!剛纔葉家只是跟老弟你開個玩笑,還望老弟不要介意,偶爾開開玩笑觸進感情嘛…”葉銘想了想,說出一個撇腳理由。

隨後他有加了一句“老哥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個,其餘人雖然可以封王,但還得壓制一段時間!”

衆人汗顏,開玩笑?我想整個帝國也就只有葉家敢和皇帝開這樣的玩笑。

雖然心中腹誹,但衆人不敢說出來。要是哪個傻×說出來了,那就真的玩笑開大了…


丹銘大師說的話,誰敢去找不自在?惹怒了大師,別人動動嘴皮子就能要了你的命!

呼…

帝國皇帝呼出口氣,心中無奈,但丹銘大師這個面子他還真的必須賣。而且對方身爲十雷丹王,親自開口道歉,還保證不會有下次,自己還能有什麼要求嘞?


“既然老哥都這麼說了,老弟我自然得聽,到時後還望老哥賞臉去帝王號一聚,不商討大事,我們幾人只喝酒聊天!”帝國皇帝笑語,同時發出邀請。

葉銘無奈,他可不喜歡亂跑,但他也知道,自己此時不能拒絕,不然雙方真的有可能鬧掰!所以只好回答“一定,一定!”

最後問道的是大長老,實力不弱,但和前面比起來就平凡許多。不過同樣驚人,大長老未能九響,但也八響是八響聖王!

這個結果讓其他人鬆了一口氣,若是一門四天王,而且還是同一天封王的,那這就太逆天了,會讓許多人無法接受。雖然如今的結果也讓人無法接受…

“唉…”

等這場鬧劇結束後衆人不禁嘆息,自己這是怎麼了?

一位八響聖王出世,自己居然沒有難以置信,反而鬆了一口氣,感覺這樣才正常?看來自己真的是不正常了…

外人心裏如何想葉銘管不着,此時的他如今正和自己父親等人一同前往帝王號做客。一行五人,葉天、葉震天、葉墨華與大長老,最後還有一個丹銘大師!

等五人到時,酒席已經擺好,帝國皇帝親自出來迎接,起身後跟着五人,四男一女!

葉銘看一眼,瞬間明悟這五人身份,必然是帝國皇帝的子女,因爲他看到了拉菲…

“各位,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五人是我的子女,她是拉菲,我想葉天老弟因該認識,和你家小子有婚約!”帝國皇帝大笑,指着三皇女第一個介紹。

“拉菲見過葉天伯父、震天爺爺、墨華爺爺、大長老還有丹銘叔叔!”拉菲起身行禮,彬彬有禮,典雅大方。


只有葉銘面色怪異的摸了摸鼻子,想笑,但又憋住了!誰能想到造化弄人,自己未婚妻叫自己——叔叔…

“這小女娃子不錯,糟老頭我喜歡,就可惜我那孫子不真氣!唉…”葉震天滿意點頭,對於拉菲眼中甚是喜愛,畢竟是自己孫媳婦。

葉天也是,其實這坑爹的父親,似乎只要和自己兒子扯上點關係的女子都很滿意,巴不得早日拜堂成親,害怕自己兒子找不到媳婦似的!

“丹銘老哥,我這三女兒難道有哪裏讓你喜?”帝國皇帝注意到葉銘異狀不由開口詢問。

葉銘搖頭,敷衍了一句“才貌雙全,將來必然是人傑!”


帝國皇帝一笑,並不在意,繼續開始介紹自己其他子女“這是我二子——瞳仁,這是我四子——無扁,這是我五子——久棋,這是我六子——末鷹!”

帝國皇帝一個個介紹,當然說的只是名字,至於姓氏他沒提,又臭又長,說出來也只是惹人不喜。

這五位皇儲的表現都恭敬無比,對待葉銘他們的態度簡直比親叔叔還親,一個叔叔、爺爺的叫着,順口無比…

沒辦法,如今父皇十分重視葉家,而面前這幾人的身份他們都能猜到,所以態度必須得端正!

特別是丹銘大師,父皇都甘願叫其一聲老哥,其地位在父皇心中有多重要不言而喻。毫不客氣的說,丹銘大師的一句話可以影響今後皇權的繼承!

而且若是能得到葉家支持,想來父皇也會高看自己幾分。

“呵呵,我的大女兒與小女兒不在,這兩丫頭平時我都管不住,見笑了!”帝國皇帝隨後歉意開口,語氣有些無奈。

“無妨,我們今日來本就是爲了蹭飯而已!”葉銘開玩笑,不過說的話倒是真心話!

要是那兩個丫頭在這裏,葉銘能保持平靜纔是怪事…

“老哥說得對!”帝國皇帝大笑,舉杯與葉銘對飲一杯。

隨後的事無非就是扯皮論道吹牛逼了…反正口渴有靈酒,餓了有魚肉,不吃魚肉來兩個靈果也不錯!就這樣,一羣人閒談到深夜。

其間五位皇儲完全就是陪襯,只能附和其他人的話,這種感覺讓他們無奈,但又無可奈何!

誰讓面前這五人不是叔叔就是爺爺嘞?

“天色不早了,老弟,今日就到這吧!我們下次再聚,明日的拍賣會我還得有得忙,你是知道的,我還掛着聚寶閣客卿這個身份。”

看了看天色,葉銘找了個理由準備帶他父親等人開溜了。

面對這個天衣無縫的理由,帝國皇帝就算想留五人也不好意思開口了,只好無奈開口“那我安排人護送老哥等人?”

“哈哈…老弟你是喝醉了吧!這裏離葉府不過幾步路程,還護送個毛呀。”葉銘大笑,說話也是肆無忌憚,讓一旁幾位侄子汗顏不已。

想來整個帝國也就這位叔叔敢和自己父親這麼說話了吧…


“哈哈…的確,我是喝醉了!”帝國皇帝也不動怒,一拍額頭露出恍然之色。

雖然皇室駐地與磐石城相聚數十里,但面前這幾人沒一人是凡俗,數十里路程,在天王腳下,還真的只是幾步而已… 回到葉府,五人各自回家,但半夜時,葉墨華卻有悄然走進葉銘的院子。他沒有隱藏氣息,葉銘瞬間察覺到了…

“不知道墨華長老找老夫有何事?”葉銘走出臉帶笑容,眼中卻露出疑惑。

“我是應該叫你大師還是應該叫小混蛋?”葉墨華笑着回答,同時揮袖佈下結界,防止外人偷聽。

葉銘小心肝一跳,強裝錯愕回答“呃…我怎麼聽不懂長老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在調侃我開玩笑?”

“葉銘,你這小混蛋這時候還和我裝?!”葉墨華一瞪眼,氣赳赳開口。



葉銘醉了,同時腦袋迷糊了,看着偷瞧了葉墨華一眼,發現對方無比認真,面色嚴肅。看向自己的目光帶着堅定,那時掌握確鑿證據後纔有的目光…

葉銘想繼續裝,不過最後想了想還是放棄了,葉墨華如此肯定自己是葉銘,那明顯是自己穿幫了,在裝下去也沒意思。

“墨華爺爺,是姬雪那妞告訴你的?”葉銘不再僞裝,面具沒有摘下,但聲音已經變回葉銘的聲音。

葉銘一直隱藏得很好,他自信沒有露出馬腳,但還是被葉墨華識破了,他能想到的只有…是姬雪高的密。

“果真是你這混小子呀!”沒想到葉墨華此時卻是瞪眼一副吃驚模樣,葉銘當時就不好受了…

情急之下,葉銘直接開口大罵“糙!老混蛋,你居然詐我?”

啪…

葉墨華氣赳赳的一巴掌拍在葉銘後腦勺上,隨後才瞪眼說道“小混蛋,找抽是吧,居然還罵我!”

“你怎麼也學起我父親那一套了…”葉銘苦着一掌連揉着腦袋,他承認自己腦殼很硬,但還是很痛呀!

呼…葉墨華呼出一口氣,打了葉銘一巴掌後臉色突然輕鬆許多,這倒是讓葉銘疑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