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飛龍閣的嬌子們,此時已經徹底傻眼了。

白玉龍竟然被人救走了,如果不是那隻大手救的及時,白玉龍一定死在顧銘的劍下。

回到院落。

「千兒,各族大比是什麼意思?」顧銘問道。

龍千兒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你應該問一下香雅,或許她知道。」

顧銘想了想,讓人去找香雅詢問一下各族大比的事情。

很快,香雅親自來了。

「你想參加各族大比?」

「我現在連各族大比是什麼都不知道呢!」顧銘淡淡一笑。

香雅一陣無語,搞了半天顧銘竟然不知道。

「各族大比,就是人嬌魔修羅等現在目前出現在這裡的種族,通過比賽的方式來決定統治地域的大小。」香雅說道。

顧銘一聽,頓時怒了。

「這是信想出來的辦法,小世界是我們的,不經過我們同意,竟然敢用這種方法無分小世界,我看他們是在做夢!」顧銘冷哼。

「這件事,早就在三年前就定下了,只不過當時把你們東域給排除了。因為誰也不敢得罪你們。」

顧銘一聽,更加怒火,感情自己成了邊緣人,難怪東域沒有接到過這個消息,更沒有聽說過。

原來人家早就偷偷的商量好了。

「怎麼個參加法?」顧銘問道。

「在中西北三域交界處舉行,各族一千人,生死不論,全部進入一處秘境之中,哪一族得到的寶物最多,哪一族獲勝!但是這一千人,必須全部是大乘大圓滿境界。」香雅說道。

聽了香雅的話,顧銘和龍千兒對視一眼,總感覺這是一個圈套。

大乘大圓滿境界可是現在小世界中的最強者,而且每族一千人。

其餘種族有多少,顧銘不知道,可是人族修士可沒有那麼多,很明顯對方是想在秘境內將人族強者斬殺,而吞併小世界。

「既然這樣,那我就去跟他們玩玩!」顧銘冷哼。

還有一年時間,不過一年時間也足夠用了,就是不知道那個秘境內能不能承受住渡劫期的力量。

「你真的要去嗎?」香雅驚訝的看著顧銘。

「為什麼不去!當然要去!至於去的人選我已經有了,如果你想去的話,那我就撤掉一個人,給你留個位置。」

顧銘微微一笑。

這句話可是嚇了香雅一跳,那可是一千個大乘大圓滿境界,可不是初期,據她所調查的結果來看,整個人族也就只有百十來個。

可顧銘一張嘴,人選已經有了。

而她要是想去的話,就撤掉一個人。

他是在開玩笑嗎?

可是看著顧銘的樣子,香雅知道,他並沒有在開玩笑。

這讓香雅對顧銘,對東域,對本土的修士的認知更深了一步。

東域就是整個小世界的禁地,誰也不敢去觸碰霉頭,以前香雅還不相信,可是現在,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對於顧銘那句,你的仇我來幫你報,此時在香雅看來更不是一句空話。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香雅的容貌已經恢復,而令顧銘的詫異的是,香雅實在是太美了,和秦思雨龍千兒都有著一拼。

對於顧銘這種即有賊心又有賊膽的傢伙,龍千兒可是沒少收拾他,可是轉過頭,顧銘又會犯,時不時的去找香雅。

最後氣的龍千兒將顧銘收入小天地內禁制之內,被秦思雨等人暴打了一頓。

這次顧銘老實了,龍千兒也告訴了顧銘,不讓他接近香雅的原因。

因為香雅根本不是人類,而鬼族。

只不過她體內的血液還沒有被喚醒,一定喚醒的話,她就會被成一具骷髏,而且一具十分嗜血的鬼族骷髏將。

先歡不寵:錯上他的牀 顧銘知道后,瞬間老實了。

此時,一艘戰艦正飛往中西北三域交接區域。

而此時這艘戰艦上,一千名大乘大圓滿修士整齊的坐在裡面。

顧銘看著眾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這些人可是他秘密訓練出來的,可以說是精英中的精英,然而只是一小部分罷了!

為了應對萬界的入侵,顧銘可是做了許多準備。

香雅站在顧銘身邊,看到眼前這一幕也是嚇了一跳。

顧銘真的做到了。

「我給諸位講一下這次各族會戰的規則!」

香雅輕了輕嗓子,大聲說道。

她的聲音落下,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部看了過來。

「這次各族會戰的地點是一處秘境,據說曾經那裡是上古戰場,死的修士太多,裡面產生了血族!」

「血族的本質就是吞噬生靈,是各族的共同敵人,因此這就註定了各族要一同消滅他們。」

「我們的任務就是斬殺血族。當然如果沒有遇見那是更好的,我們只要尋找奇珍異寶就行了。」

說到這裡,香雅停了下來,隨即說道:「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請問,可以搶異族的嗎?」一個青年問道。

香雅眉頭一皺,扭頭看向顧銘。

「你看我幹什麼?你就告訴我們能不能搶就行了!」顧銘問道。

「能!但是我怕他們會聯合起來一同對付我們!」 主神獵手 香雅擔憂的問道。 「比人多,我就沒怕過誰!」

顧銘淡淡一笑,隨即轉身走向一個房間,因為龍千兒正坐在里,他可不想多和香雅多呆。

一想起她會變成骷髏的事,顧銘就感覺渾身發冷。

那麼漂亮的女人,怎麼會變成骷髏呢?

顧銘想不通。

「哼,還在想那個問題對嗎?如果你不想她變成骷髏,那你就保護她,千萬別讓哪個男人奪了她的元陰!」龍千兒冷哼一聲,瞪了一眼剛剛走進來的顧銘。

顧銘一怔,不由的苦笑搖頭。

不管他想什麼,龍千兒都會知道,這種感覺十分的令他不舒服。

可是他沒有辦法,龍千兒也沒有辦法,兩人只能認命。

很快戰艦就到達了三域交接處。

就在戰艦到達這裡時,遠處傳來了一道狂妄的笑聲。

「香雅,沒想到你是這次帶隊的人!」

一個灰袍老者出現在眾人面前。

不過他的頭上卻長著兩個角。

妖族!

而在這個老者身後站著一千名,氣息不凡的妖族年輕一代,尤其是站在灰袍老者身後的三個青年男女,他們的眼色中滿是不屑。

白玉龍正在其中,他的目光冰冷,仇恨的目光緊盯著顧銘。

顧銘淡淡一笑,目光看向灰袍老者,只見他的一個手指活動很不靈活。

看來一年前救走白玉龍的就是他。

灰袍老者也看到了顧銘,眼中滿是怒意。

「原來是你,沒想到你還活著?」香雅冰冷的掃了一眼灰袍老者。

「那是自然,我們妖族的壽命本就比你們人族要長很多!」灰袍老者笑道。

「哼!」

將軍夫人的當家日記 香雅冷哼,隨即傳音給顧銘,「他名青蛟,本身是一個蛟龍。同階強者,妖族要比我們人族強很多!」

「管他強多少,面對我們,他們必須死!」顧銘傳音說道。

對於顧銘的回答,香雅早就預料到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意外,如果顧銘要是怕了,那就不是顧銘了。

「這些就是你們人族的天嬌嗎?沒想到你們的發展可真快呀!顧大人,你就不怕這嬌子全部隕落在這上古戰場之中嗎?」青蛟眯著眼睛,陰冷的盯著顧銘。

顧銘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如果是一年前的話,顧銘還會正眼看他一下,然而一年過去了,顧銘的實力又有了進步,現在的他完全可以秒殺青蛟,自然不會再去正眼看他。

見顧銘不回答,青蛟以為顧銘怕了,不由的放聲大笑起來。

「你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一指之仇,我們到了戰場上再算。」青蛟說完便不再理會顧銘。

「進去之後,我們所有人都在一起嗎?」顧銘問道。

香雅搖了搖頭,「不一定,人員會分散的,所以一般的都會選擇用法寶把人帶進去。」

顧銘點了點頭,瞬間明白了。

如果人員分開,那麼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可是如果人員全部在一起的話,那麼人數和實力上都佔了優勢。

想到這裡,顧銘嘴角上揚,不由的冷笑起來。

他有生命納戒,又有小天地存在,想要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的話,簡直太容易了。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劃破虛空。

「你們來的倒是很早啊!」

眾人紛紛看去。

只看見一團烏雲飄來,一個個穿著黑袍的渾身散發著濃濃血氣的修士出事。

修羅族!

他們終於來了!

顧銘眯著眼睛,看向為之人。

秦星河!

沒想到他還活著。

秦星河自然也看見了顧銘,朝著顧銘呲呲的笑著。

「顧銘,你還活著!」

「你個老東西都沒死,我自然要活著了?秦星河,沒想到堂堂的秦家竟然給修羅族當了走狗,而且還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們對得起祖宗嗎?」

顧銘冷嘲熱諷的看著秦星河。

「顧銘,我們戰場上見!」

此時並不是跟顧銘計較之時,他要在戰場上殺死顧銘。

「好,我等著你!」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從納戒中取出一把椅子,當著眾人的面前,悠閑的坐了下來。

「沒想到修羅族和顧銘有仇!長老,我們要不要與修羅族合作?」

白玉龍眯著眼睛,傳音給青蛟。

青蛟搖了搖頭,「跟修羅族合作那就是找死!他們都是吃肉不吐骨頭的畜生!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希望和人族合作,一起滅了修羅族。」

白玉龍聽后,眼中閃過不甘之色。

可是青蛟的話,他又不能不聽。

半個時辰后,魔族來了!

帶隊的人正是魔水芸。

顧銘扭頭看向龍千兒,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這種事,她們魔族必須參加,而且這裡有她們魔族所需要的東西,或者說是他們的族人被關在這裡。」龍千兒傳音道。

「魔族的人被關在這裡面?」顧銘更加疑惑了。

「具體事情進去后就知道了。」

龍千兒的聲音剛剛落下,魔水芸帶領魔族人來到了顧銘身邊。

魔族生存在東域,在整個小世界已經不是秘密,然而魔族能夠和人族和平相處,卻讓其餘各大種族感覺很是詫異。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的種族全部都到齊了。

顧銘大概數了一下,差不多二十多個種族,不過後來趕來的卻沒有多少人,他們全部加在一起也沒有一千人。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準備進去吧!」青蛟平靜的說道。

「可以!」秦星河點了點頭。

「沒意見!」

顧銘淡淡一笑,站了起來,將椅子收入納戒之中。

各種族的帶頭人同意后,紛紛踏入了那處秘境。

「我們不進去嗎?」

香雅見顧銘不動,疑惑的問道。

「自然要進,等他們全部進去之後,我們再進去!」顧銘微微一笑。

他的話被秦星河聽到了,不由的冷笑,「顧銘,如果怕死就滾回去!修羅族,我們走!」

說完,秦星河帶著人走進了秘境。

修羅族進去后,妖族也動了,然而他們並不是立馬踏入,而是拿出了法寶,將人員分成四部分,分別由青蛟和他身後的三名青年男女收入了法寶之中。

白玉龍路過顧銘身前時,冰冷的說道:「顧銘,我在裡面等著你!」

「如果你是女人的話,我或許有點興趣!」顧銘撇了撇嘴。 「你……」白玉龍憤怒無比,沉聲說道:「顧銘,你等著!」

說完,白玉龍踏入了秘境。

此時秘境外只剩下顧銘帶領的人族和魔族。

「來,來,來!我們進入納戒,裡面準備了有吃的,還有喝的,如果一會我看見他們了,你們就給殺,聽到了嗎?」

顧銘大聲喊道。

「聽到了!」

人族和魔族頓時大聲叫喊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