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賴聞言,自然是連連點頭:「嗯,嗯,一定,一定,蓮兒你就放心吧!」

唐若蓮卻是幽幽地發出一聲長嘆道:「唉!碰到你這麼一個冤家哥哥,我怎麼能夠放得下心來呢?聽媽媽說你昨天還帶回來一個漂亮姐姐呢,而這一次又是去找莫阿姨,你這麼花心,我以後嫁給你,也是操不完的心啊!」

這一番話從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口中說出來,那情形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吳賴聽得是一頭瀑布汗,都不知道怎麼應對才好了!

腹黑老公溺寵:老婆不準躲 那邊駕駛位上的黃毛卻是目瞪口呆,心裏面已然是來回翻騰著兩個字,「禽獸」!這簡直就是禽獸啊,這麼小的小姑娘都不放過,剛才那個清純的校花還離開不久,這邊又送上門一個天真爛漫的超級小蘿莉,自己這老大真是尼瑪的禽獸啊,不過這也太帥了,老大就是我的超級偶像啊,我幾時才能做到像老大這樣的禽獸啊!

吳賴鬱悶了半晌,這才開口無力地說道:「蓮兒,你還小,什麼都不懂,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了!」

「嗯嗯,蓮兒也想趕緊長大呢,等蓮兒長大了,你也就能娶蓮兒了,不是嗎?」唐若蓮點了點頭說道。

吳賴頓時一陣眩暈,幸好高淑芳已然走了過來,趕緊看到了援兵似的對高淑芳問好道:「高老師,您來了,蓮兒的身體還比較虛弱,還是趕緊帶她進學校吧,我們去了找見莫老師就馬上回來!」

高淑芳微笑著點了點頭,自然又是一番叮囑,吳賴這才上了車,黃毛緩緩地發動車輛,剛走出沒有多遠,身後又傳來了唐若蓮的一聲清脆的嬌呼:「吳賴哥哥,出門的時候要記得,路邊的野花不要采啊,你的家花已然不少了,就不要惦記外面的野花了!」

吳賴聞言,眼睛一黑,差點兒沒有暈倒在車內,黃毛開著車,一張臉卻是憋得通紅,連車子也跟著東扭西歪起來。

吳賴回頭看了一眼黃毛,沒好氣地說道:「你小子不要憋了,想笑就笑吧,笑完了好好開車!」

黃毛聞言,頓時得到了釋放,停了車,趴在方向盤上哈哈大笑起來,笑得直揉肚子,樂的整個人都抽搐起來。

黃毛笑了一會兒,這才回過頭,看到了吳賴不善的眼神,趕緊止住了笑容,發動車輛,假裝一本正經地開車,只是那不斷抽搐的臉龐出賣了他內心真實的想法。

「哼!」吳賴也覺得自己被一個小女孩調戲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老臉赧然,看著窗外。

黃毛見吳賴真的有些生氣了,頓時也有些惴惴不安,恨不得立即抽自己兩個大嘴巴子,這叫什麼事情呢,自己本來是要好好巴結一下老大的老大的,卻是沒有想到,竟然惹老大的老大生氣了,這下豈不是拍在了馬蹄子上,純粹找不自在嗎?萬一老大的老大一怒之下,再也不用自己,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黃毛想到這裡,趕緊思索著話題,口裡沒話找話地問道:「咳咳,那個……對了,吳哥,咱們這一次去洛邑城是找什麼人啊?」

吳賴聞言,這才面色緩和了一些,伸手從兜里取出一張昨天從莫欣夢辦公室里拿出來的照片,上面是莫欣夢不知道什麼時候,穿著職業套裙在校門口處照的一張照片,照片上的莫欣夢端莊大方,亭亭玉立,帶著淺淺的笑容,手裡還拿著一疊作業本。

吳賴將照片放在黃毛面前說道:「找我的老師,叫做莫欣夢,洛邑城龍門鎮人,昨天開學竟然失蹤了,我不放心,準備親自去跑一趟,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黃毛一見莫欣夢的照片,頓時驚為天人,心裏面對吳賴的崇拜頓時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老大的老大,不愧是老大的老大啊,不要說那以一當十的身手,單看身邊的這些女人,有清純可人的校花,還有那天真可愛的小蘿莉,如今這位所謂的老師簡直可就是頂級御姐啊,自己能夠擁有一個只怕少活十幾年都心甘情願啊,老大的老大竟然獨自擁有三個,也不怕資源浪費,真是的,不過,自己跟老大的老大混,絕對是沒錯的,只要將老大泡妞的手段能夠學到一二,自己可是就受用無窮啊!」黃毛無限崇拜地想道。

「老大,你們學校竟然有這麼漂亮的老師啊?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黃毛晃了晃腦袋,有些遺憾地說道。

吳賴頓時將眼睛一瞪:「呃?黃毛,你想要說什麼?」

黃毛頓時大驚,趕緊解釋道:「沒想什麼,老大,這等絕色美女,只有老大這等風度翩翩美少年才能配得上,我等凡塵俗子豈敢奢望啊?」請假兩天換換腦子,本來是準備好好修改一下的,結果發現越改越不好,休息兩天,作者菌會再回來的,抱歉。

《都市之垂釣諸天》崩了 「哼哼!這還差不多!」吳賴這才將那相片收起,鄭而重之地裝進了自己的衣兜!

一路無話,吳賴擔心莫欣夢,途中沒有休息,除了中午時分在高速路的服務站草草用了些飯,其餘的時間一直在趕路,還別說,黃毛的車技還真的沒有說的,到了傍晚時分,二人已然是驅車進入了洛邑城。

這洛邑城乃是位於中南省的西部,是華夏國的歷史名城,是世界四大聖城之一,境內山川縱橫,西靠秦嶺,東臨嵩岳,北依王屋山–太行山,又據黃河之險,南望伏牛山,自古便有「八關都邑,八面環山,五水繞洛城」的說法,因此得「河山拱戴,形勝甲於天下」之名,"天下之中、十省通衢」之稱。

尤其是這裡從華夏第一個王朝夏朝開始,先後有商、西周、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唐等十三個正統王朝在洛邑城建都,擁有1500多年建都史,是華夏歷史上建都最早、朝代最多、歷時最長、跨度最大的城市,「普天之下無二置,四海之內無並雄」,先後100多個帝王在這裡指點江山,因此有「千年帝都」之稱,與西京、金陵、京華並列為中國四大古都。

因此,這洛邑城的繁華程度遠非偏僻的雲州市所能比擬,黃毛和吳賴二人進入這洛邑城之後,不由地為該地的繁華驚呆了,一時之間都有些找不到東南西北的感覺,半天黃毛才反應過來,寶馬車上有導航,二人這才打開導航,尋找龍門鎮的位置。

根據導航的顯示,龍門鎮的位置距離洛邑城還有五六里地,是個不足五萬人的小鎮,吳賴一心想要儘快找到莫欣夢,所以也並沒有休息,而是吩咐黃毛按照導航,直奔龍門鎮而去。

龍門鎮不似洛邑城那般繁華熱鬧,當吳賴二人趕去的時候,已然是深夜十點多,街上悄無一人,只有昏黃的路燈光靜靜地灑在街道的青石板上,整個小鎮顯得靜逸祥和。

「吳哥,這般時候,這樣的小鎮,人們估計早就休息了,咱們不如找個地方,一邊歇歇腳,一邊再打聽大嫂的消息!」黃毛開著車緩緩地行使在靜悄悄的街道上,出言建議道。

吳賴覺得黃毛的話很是有理,便點了點頭道:「嗯,那你在街上找一找,看看有沒有一家小賓館之類的,反正已經來到這龍門鎮了,相信很快就會知道莫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黃毛「哎」了一聲,開始在街道兩旁尋找賓館,而吳賴則是拿起手機試著撥打了一下莫欣夢的電話,可是電話里卻是傳出了華夏移動話務員甜美的聲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吳賴無奈之下,只好關閉了通話,正要將手機放進兜里,手機里頓時又傳出來一陣悅耳的鈴聲:「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為何每個妹妹都那麼憔悴,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

吳賴趕緊接起電話,聽筒里傳來了程紅芳大大咧咧的聲音:「小流氓,找到你的美女老師沒有啊?」

「咳咳,還沒有,芳姐,你還沒誰嗎?」吳賴乾咳了一聲,訕訕地說道。

「嘿嘿,小流氓,想你想得睡不著覺,你說怎麼辦呢?」程紅芳膩膩的聲音順著聽筒傳了過來,聲音好像是要將人融化了似的。

吳賴心中一盪,頓時嘿嘿一笑:「那好啊,芳姐,你就洗白白了等我吧,我接到了莫老師,就馬上回去找你!」

那邊的程紅芳還沒有說話,這邊的黃毛卻是手一抖,差點兒將車開的撞到路燈桿上,心裡暗暗感嘆:「老大的老大就是猛啊,這個芳姐估計不是那純情校花,也不是那極品蘿莉,估計又不知道是哪個美女,聽這個聲音似乎就是當初和吳賴一起援助菜刀幫對付櫻花會的那個雲州程家的大小姐,看樣子,只怕也拜倒在了老大的老大的牛仔褲下了啊!」

「嘻嘻,你小流氓你趕快回來,人家現在就等著你呢!」程紅芳挑逗的聲音繼續傳了過來。

吳賴大囧:「咳咳,這個……呃,還沒有找到莫老師呢,等找到莫老師就立即回去!」

「哼!就知道你個小沒良心的不會回來!」程紅芳哼了一聲,這才話鋒一轉道,「對了,小流氓,你美女老師的事情,我和我父親也說了說,我父親說是在洛邑城有他的一個老友,叫做歐陽國良,我父親說此人在當地也算是有些勢力,若是實在不行的話,可以去找那個歐陽國良求助,我父親當年對這位歐陽國良有救命之恩,你去了就說是程家的女婿,那人一定會鼎力相助的,說不定會幫到你的!」

吳賴聞言,很是感動地說道:「嗯,芳姐,謝謝你了,順便帶我問岳父大人好,就說讓岳父大人費心了!」

那邊程紅芳頓時羞紅了臉,呸了一聲道:「呸,你個小流氓,誰是你岳丈大人?不跟你說了,那邊的情況有些詭異,你個小流氓要小心啊,不然的話,哼哼,我就帶著雅嵐妹妹改嫁!」

程紅芳說完,就「啪」地一聲掛了電話,吳賴對著電話頓時是一陣苦笑,暈死,還改嫁,你們都還沒嫁給我好不好啊!

吳賴剛要收起電話,任雅嵐和唐若蓮也先後打過電話詢問,吳賴只好耐心地跟二女聊了一會兒天,這才收起手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看得一旁的黃毛又是感嘆不已:「唉,看來什麼事情都是有利有弊啊,這女人多雖然有女人多的好處,可是也有女人多的煩惱啊,床!上需要多費些功夫不說,就是這平時也難以消停啊,不過這老大的老大還真是了得,這麼的美女竟然沒有打起架來,真是我輩偶像啊!」

黃毛自然不知道,他此時崇拜的花叢老手,現在還是一枚處!男呢!

花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二人終於才在一家小賓館前停了下來,其實這龍門鎮雖然不大,但是街道兩旁的賓館卻是鱗次櫛比,多不勝數,這緣於當地著名的一個風景龍門石窟,按理來說,現在金秋時分,正是遊客如織的時候,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所有的賓館都是大門緊閉,根本就不像是營業的樣子,好不容易才在偏僻的一個角落裡,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賓館。

二人下了車,見這家賓館還沒有打烊,便一前一後走了進去,前台上一個看上去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靠在椅子上睡得正香。

黃毛自然不會讓吳賴親自上前詢問,而是先將前台一旁的沙發用手拍了拍,請吳賴坐下,自己這才到了前台邊,拍了拍櫃檯,大聲喊道:「喂,小夥子,接客了!」

「接客?」一旁的吳賴聞言,頓時是一陣無語,黃毛這說得是什麼詞啊,自己二人又不是到了青樓,還接客,沒文化,真可怕!

那個靠著椅子睡得香甜的小夥子頓時一個激靈坐了起來,見了黃毛,卻是沒有先說話,而是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鐘錶,卻是發現已經是十一點鐘了,嚇得臉色都有些變了,連忙對著黃毛說道:「對不起,這位先生,我們這個點兒一般不招客人,你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我要打烊了,剛才實在是困得慌,這才睡著誤了時間,不然的話,我們九點鐘的時候,就該關門了!」

黃毛聞言,頓時不樂意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找了一家開門的賓館,若是這家也不招客人的話,那自己和老大的老大豈不是要露宿街頭了,這天氣已然很涼了,睡在車裡可不是件什麼好事情。

「你說什麼?不招客人,不招客人你開著門幹嘛?哼!我們就住在這裡不走了,快給我們找房間!」黃毛皺著眉頭,大聲地叫嚷道。

聽了黃毛的叫嚷,那位年輕人嚇得更是臉色蒼白,但分明並不是害怕黃毛,而是擔心的朝著外面的夜空望了望,這才回頭對著黃毛說道:「對不住了,真的不能留人了,小店已經滿了,你們還是去別家問問吧,我要打烊了,再不打烊的話就遲了!」

黃毛本來就是個橫行霸道的主兒,本來就是混黑道出身的,哪裡能夠讓人攆出門去,頓時白眼一翻,就要發怒,一旁的吳賴卻是站起身來,拉住了黃毛,然後拉開手裡的皮包,從裡面抓出一疊百元大鈔,足足有三四十張,一股腦兒甩在了櫃檯上,對那年輕人說道:「小夥子,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這是我們兩人的店錢,我們住一晚就走,還請這位小兄弟給想辦法騰一間房!」

那年輕人看著那一大摞百元大鈔,頓時大為意動,卻是沒有直接用手去拿,而是有些遲疑地問道:「不知道二位是從哪裡來,來龍門鎮有什麼事情沒有?」

「我靠,你小子這麼唧唧歪歪幹嘛?你管我們做什麼幹什麼?你小子是查戶口的嗎?你信不信大!爺我現在就廢了你!」黃毛頓時大為不悅,拍著前台喝道。 妙妻上崗:方少多指教 那年輕人的臉色頓時變了,正要反唇相譏,吳賴卻是搶先淡淡地回答道:「我們是來自京華市的遊客,剛剛過完國慶節無事,便慕名龍門石窟的美名而來,不過車子半路拋錨了,修了很長時間的車子,所以趕到龍門鎮的時候這才遲了些,只是沒有想到不知道怎麼回事,街上的賓館都關了門,找了半天,才找到你這裡!」

那名年輕人聞言,嘴裡不由地嘟囔道:「唉,若非是看了一天!A!片,實在是太困睡過了頭,我這裡也早就關門了,對了,你們真是外地的遊客!」

「廢話,我們有必要騙你嗎?不然的話,我們大老遠開著車來你們這破地方作甚?」黃毛不耐煩地呵斥道。

那位年輕人這才似乎是放下了心來,沒有直接說話,而是迅速將櫃檯上的鈔票收了起來,然後跑到門口處,左右張望了一下,這才迅速落下門口的卷閘,然後鎖上了玻璃門,這才回到前台,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道:「好了,這下沒事了,拿出你們的身份證,登記一下,我給你們找個標間去!」

吳賴和黃毛取出了身份證,遞給了那位年輕人,那位年輕人便利索地打開電腦,開始輸入二人的住宿信息。

而吳賴則是靠在櫃檯上,假裝漫不經心地問道:「哦,對了,小兄弟,你們這裡賓館關門都關的挺早啊,我們差一點就今晚沒地方睡了啊!」

那位年輕人頓時神情一滯,繼而才勉強地笑了笑,一邊將身份證遞還給吳賴和黃毛,一邊打著哈哈說道:「這個嘛,我們鎮的習慣一向如此,大家都習慣了早睡,所以賓館打烊也都很早!」

吳賴見對方分明有些言不由衷,卻是表面不動聲色,哦了一聲,便也不再說話,給黃毛使了個眼色,二人一前一後地跟在那名年輕人的身後,上了二樓,進入了一間標間。

這個房間擺了兩張單人床,共用了一個床頭櫃,床頭櫃下放著兩雙一次性的拖鞋,床尾正對的牆壁上掛著一台不大的液晶電視,下面擺放著一張破舊的辦公桌,在一進門的左手處,還有一個簡陋的衛生間,雖然不能洗澡,但是上廁所不用專門找地方去了。

吳賴見房間雖然狹小,但是床鋪用品還算乾淨,便滿意地點了點頭。

那年輕人交代了幾句,便要轉身離開,吳賴卻是抽出了一張百元大鈔,遞給那個年輕人道:「對了,小兄弟,我們兩個人趕了一天的路,晚上還沒有來得及吃飯呢,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給弄些吃的!」

那名年輕人見吳賴出手很是闊綽,態度也比之前熱絡了許多,接過了吳賴的錢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咳咳,我們這裡的飯店都已經關門了,想要吃飯的話,店裡只有速食麵、火腿、雞蛋之類的了!」

吳賴無所謂地揮了揮手道:「沒事兒,有什麼你就拿些什麼,我們隨便吃點兒填飽肚子就行,多餘的就算是給你的跑腿費了!」

那名年輕人自然是滿臉喜色:「好嘞,對了,我叫王大雷,你們叫我小雷就行,有事情用房間里的電話,撥通四個六就是我房間的服務電話!」

「嗯,知道了,你快去吧!」吳賴含笑點了點頭道。

那名年輕人轉身出了房間,黃毛殷勤地為吳賴脫下外套,換好了拖鞋,又將床鋪的被子和枕頭斜靠在床頭上,這才請吳賴靠坐在了床頭上,接著掏出煙為吳賴點上,而自己則是坐在了另一張床上,也取出一支煙點著。

「吳哥,這個地方有些不對啊!好像是看上去很是安靜祥和,但是總感覺處處透露著詭異,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似的!黃毛我也算是走南闖北去了不少地方,說實話,還沒有見過一個旅遊勝地這麼安靜的,還沒過十二點,街上就竟然一個人也沒有了!」黃毛有些擔憂地對吳賴說道。

網游之星宇歸刃 吳賴自然也看出來有些不對勁,點了點正欲說話,卻是手上的戒指突然一動,一道黑煙湧出,小黑突然在吳賴的床前現出了身形,聲音粗豪地說道:「主人,沒錯,這個地方還真是有些不對勁!」

黃毛嚇得是一個激靈,眼睛瞪大老大,嘴裡的香煙也掉在了床上,整個人變得獃滯,猛地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倏地站到了吳賴的身前,渾身哆嗦著,嘴唇鐵青,也是劇烈地顫動著,口裡結結巴巴地喝道:「啊……啊,啊呔!你是……是……是個什麼東西?不……不準傷害吳……吳哥!」

雖然說黃毛此時害怕得想要立即轉身逃跑,可是那樣丟下吳賴一個人,實在是太沒有義氣了,而且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處處又都有些詭異,和吳賴在一起還好相互有個照應,萬一一個人跑出去,再遇到別的危險怎麼辦,所以黃毛雖然害怕到了極點,但還是鼓起勇氣站到了吳賴身前,為吳賴擋住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兒!只是他那抖個不停的雙腿和顫抖結巴的話語,直接顯露出他無比懼怕的心理。

小黑看著這個一頭黃毛的傢伙,是又好氣又好笑,若非自己清楚這個黃毛和自己一樣,是自己主人的小弟,自己說不定就一口將其吞了,只是現在主人分明很器重這個傢伙,自己自然也不能無禮。

「你讓開,我是小黑,是主人的僕人!」小黑瓮聲瓮氣地說道。

「什麼主人僕人的,你滾開,不能傷害我們吳哥!」黃毛見對方雖然出現的比較詭異,但是說的還是人話,卻是沒有剛才害怕的厲害了,壯著膽子呵斥道。

「好了,黃毛,小黑真的是我的手下,它可能發現了什麼,我們一起聽聽!」吳賴拉了拉黃毛的后衣襟說道,心中卻是對黃毛雖然害怕至極,但是仍要護著自己的做法很是有些感動,看來這個黃毛雖然流氓了些,但還算是個講義氣的人,自己以後不妨多提拔提拔他!

黃毛當然現在還不清楚,自己剛才沒有選擇落荒而逃,對他以後的人生意味著什麼,而是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小黑,然後看了看吳賴,見吳賴微笑著對他點了點頭,這才挪動腳步,卻是沒有回到自己的床鋪,而是轉移到了吳賴的身側,依舊是虎視眈眈地看著小黑,心中很是詭異,這麼一個大黑熊一樣的傢伙,竟然叫小黑,這個起名字的人可真是太沒有水平了,純粹是污衊這個「小」字啊!

吳賴自然不知道黃毛此時的腹誹,而是對著小黑說道:「呃?小黑,你莫非發現了什麼?」

小黑搖了搖頭道:「主人,暫時還沒有發現什麼,不過小黑髮現,這個地方的陰氣很重,貌似很適合陰靈修鍊,小黑覺得,說不定這個龍門鎮有什麼厲害的陰靈,不然的話,這麼一個小鎮不會這麼蕭條的!」

「陰氣重?你妹的,陰氣再重也沒你讓人看了害怕啊!」 許你一生一世緣 黃毛一旁撇著嘴暗暗嘀咕道。

而吳賴則是流露出了幾分沉思的神色,正要說話,門外卻是傳來了「咚咚」的敲門上,吳賴沖著小黑一使眼色,小黑頓時化為一股黑煙,回到了吳賴手裡的戒指中。

「進來!」隨著吳賴的話語,那個叫做王大雷的年輕人一手提著一個暖水瓶,一手提著一個大塑料袋走了進來。

那名年輕人放下熱水瓶,然後將塑料袋放在那個破舊的辦公桌上,從裡面掏出了四個桶面,七八根火腿,還有六七個滷雞蛋,三四個滷雞爪,對吳賴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們這裡就剩下這些了,你們就先將就著對付對付吧,明天中午的時候,鎮里的大飯店就都開門了,到時候你們就可以好好吃上一頓了!」

吳賴含笑稱謝,黃毛上去,撕開桶面的包裝,放進去幾個火腿和滷雞蛋,開始為二人準備晚餐,而那位王大雷便要轉身離去,吳賴卻是喊道:「小雷,不用著急,你過來坐下,我有些話想問問你!」



那個王大雷聞言,卻是微微有些色變,繼而看在剛才那一大疊鈔票的份上,坐到了吳賴對面的床上,訕訕笑道:「這位大哥,我基本上什麼也不知道,你問了也是白問,想知道些什麼,明天白天上街上去問吧!」

吳賴很明顯發現這個王大雷有些緊張,微微笑道:「嘿嘿,小雷,你緊張什麼?我這個人喜歡旅遊,每到一個地方總是喜歡打聽一些當地的風土人情之類的趣事,回去正好跟人炫耀炫耀,我也沒有個具體的問題,咱們就隨便聊聊天,你看怎麼樣?」

那名年輕人面露難色,分明還是有些不樂意,吳賴不由搖了搖頭微微一笑,拿過皮包,又從裡面取出一疊鈔票,扔給那個王大雷,口中說道:「呵呵,也不會白白地浪費你的時間,這個就當是你陪我聊天的報酬吧!」 第一百五十三章

王大雷看著身前的一大摞鈔票,估算了一下,大概又是幾千塊錢,心中頗為意動,卻是依然有些不放心地問道:「咳咳,你們二位真是外地來的遊客?」

「廢話,我們不是遊客來你這破地方作甚啊?吳哥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地回答便是,不然的話,哼哼!」黃毛從腰間一把抽出一柄鋒利的匕首,「噗」地一聲插入那張破舊的辦公桌子上,目光兇惡地看著王大雷,口中冷冷地說道。

那王大雷見黃毛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嚇得頓時一哆嗦,卻是不敢再說什麼走的話,而是轉首對吳賴說道:「這位大哥,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小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吳賴微微一笑,卻是指了指那床上散落的鈔票,並沒有發問。

那王大雷見了,自然明白吳賴的意思,卻是有些畏懼地看了看黃毛。

黃毛頓時不耐煩地說道:「吳哥給你的,你就趕緊他媽地收起來,不要給臉不要臉!」

王大雷聞言,這才趕緊那床上的鈔票撿起來塞進了自己的懷裡,心裡卻是暗暗拿定主意,既然對方威逼利誘雙管齊下,自己還是說了實情吧,大不了明天不在龍門鎮這裡幹了,捲鋪蓋走人換個地方再說!

吳賴見王大雷收起了鈔票,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出言問道:「小雷,我先問你,你們龍門鎮也算是旅遊勝地,光是那龍門石窟的大名,我便在中學的歷史課本、地理課本上不知道看過多少次,而現在分明就是旅遊旺季,可是你們小鎮上怎麼看上去如此蕭條啊?尤其是還沒過子夜,幾萬人的小鎮便是如此的寂靜,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王大雷聽吳賴提出的問題,卻是將一顆心微微地放了下來,通過這個吳哥問出的問題,說明這二人還真是外地來的遊客,這樣的話,等到天明二人也許就離開了,自己也就不用擔心什麼了!

「唉,這位吳哥是吧,你有所不知,我們這裡原本也是如你所說,是很繁榮的,就是現在,其實鎮里的遊客也不少,只是這裡發生了一些很是詭異的事情,導致大家在九點鐘以後沒人敢在街上逗留!」王大雷看了看緊掩的窗帘,帶著幾分神秘兮兮的口氣說道。

吳賴聞言,頓時聯想起了莫欣夢失蹤的事情,頓時眉毛一挑問道:「哦?發生了什麼詭異的事情?小雷就給我們講一講吧,我這個人就喜歡聽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王大雷聞言,臉上浮現出幾分難色,繼而摸了摸懷裡的鈔票,這才拿定主意說道:「和你們說說倒是沒問題,只是希望你們要保密,可不能對別人講,一旦被人知道,你們可千萬別說是我告訴你們的啊!」

吳賴流露出幾分好奇的神色,堅定地點了點頭道:「放心吧,小雷,我肯定不會跟人隨便亂講的,就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也絕不會將你說出去,有什麼事情你就跟我們說說吧!」

王大雷這才點了點頭,雙目流露出回憶的神色,只是那神色中還帶著幾分深深的驚懼,可想而知,王大雷要說的事情,給他自己,也留下了深深的恐懼。

「其實這種情況只不過是發生在一周前左右,那時候的龍門鎮,便是這個時候,也是車水馬龍,熱鬧非凡,一切就跟平時的集鎮一模一樣,可是一周前的一個夜裡,鎮里連續發生了幾件慘案,而且接連幾天,都有旅客橫死街頭,警察來了幾次,也死了幾個,似乎是得到了什麼警告,連警察也不敢繼續查下去,這才使得龍門鎮一下子變得冷清下來!」王大雷嘆息著說道。

「呃?發生了命案,連警察都不敢管了?」吳賴有些不可置信地反問道。

王大雷點了點頭道:「是啊,這位吳哥,就在前天夜裡,一個據說是其他地方來的黑社會老大,不信邪,帶著十來個小弟在子夜時分在大街上喝酒鬧事,第二天大家卻是發現,那位黑老大橫死街頭,十來名小弟卻是都成了瘋子,雖然有人報了案,可是根本就沒有人敢來管,從那以後,更沒有人敢在夜裡在街上活動了,各家賓館也都選擇在九點鐘前關門,我今天若非是睡過了頭,也只怕早就打烊了!尤其是今天上午,街上竟然又多了一具屍體,有人認識說是洛邑城的一所高中的副校長,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橫屍街頭!」

吳賴聽到這裡,恍然地點了點頭,心中自然明白,這個洛邑城的副校長只怕就是應州職中校長的朋友,看來為了打聽莫欣夢的事情,竟然遭遇了不測,難怪學校怎麼也聯繫不上了!

吳賴想到這裡,卻是更加擔憂起來莫欣夢的處境起來,只是心中還有疑點:「哦,原來如此,可是如果就是這樣的原因,也不至於你們都連實情也不敢講了吧?」

「吳哥有所不知,現在小鎮里人心惶惶,大家都認為這些命案根本就不是人做的!」王大雷臉上帶著幾分懼色說道。

「不是人做的,難道還是鬼不成?簡直是無稽之談,騙誰……」黃毛卻是不屑地撇了撇嘴說道,可是話一說完,卻是想起了吳賴剛才戒指里突然冒出的怪物,頓時話語戛然而止,將後半句話硬生生地咽了下去,臉上也浮現出了幾分懼色,說起來黃毛也是打架的老手了,對於人自然不懼,可是要說起這鬼物來,卻是有著難以抑制的恐懼。

王大雷聽了黃毛的話,果然是一臉懼色地點了點頭說道:「這位大哥說的沒錯,大家都認為,這件事情,還真有可能就是鬼做的!」

王大雷話音一落,外面卻是呼地颳起了一陣風,將窗欞吹得撲撲作響,嚇得王大雷一個哆嗦,險些沒掉到床底下去。

黃毛也是嚇得一個激靈,趕緊閃到了吳賴的身邊,方才覺得安全了些,不由地有些驚懼不安地看了看有些被風颳得起伏的窗帘。

吳賴連鬼帥都收服了一個,自然不懼鬼物,何況這窗欞發出響聲也不過是風在作怪,見黃毛和王大雷二人的臉色都有些蒼白,不由微微一笑道:「你們二人嚇什麼,不過是風聲而已!」

王大雷和黃毛這才稍稍地緩和了一下臉色,王大雷還好,黃毛卻是有些訕訕然,覺得自己在老大的老大面前,沒有表現好,趕緊跑到那張破舊的辦公桌前,將那差不多已經泡好的桶面恭恭敬敬地端到了吳賴的面前。

吳賴此時倒是有些餓了,聞著桶面散發出來的香味,拿起簡易的塑料叉子,叉起一口面,喂進了嘴裡,而王大雷則是抖抖索索地站起來說道:「兩位大哥,天不早了,你們吃完就早點兒休息吧,現在的龍門鎮已然不同以往,你們明天一早,還是早些離開吧,免得惹禍上身!」

吳賴卻是擺了擺手,示意王大雷繼續做下,口中說道:「小雷,不著急,我還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你一下,還請你能夠如實回答!」

看在鈔票的面子上,再加上那個虎視眈眈的黃毛,王大雷雖然有些不情願,卻也只好耐著性子重新坐回了床上,口中問道:「這位吳哥,還有什麼事情儘管問吧,我王大雷已然將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一定會如實相告!」

吳賴端起桶面喝了一口湯,這才放下桶面慢悠悠地說道:「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這龍門鎮有我一個不錯的朋友,可是很長時間沒有她的消息了,想跟你問問,看看你聽說過我的這位朋友沒有!」

王大雷聽吳賴只是打聽人,又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脯保證道:「原來吳哥是要問這個,吳哥放心吧,我王大雷是土生土長的龍門鎮人,若是別的不敢說,可是這龍門鎮中的常住人口,我小雷不知道的還真不多,吳哥你說,你要打聽的誰,姓甚名誰,小雷我一定能將他祖宗八代都說上來!」

吳賴聞言滿意地點了點頭道:「那好,也不用說祖宗八代,你就告訴我一個人的情況就行了,我的這位朋友是個女的,姓莫,叫做莫欣夢,不知道小雷你……咦?小雷你怎麼了?」

原來王大雷本來還端坐著聽吳賴說話,可是吳賴說到「姓莫。叫做莫欣夢」這句話的時候,王大雷的臉色竟然頓時變成了土色,整個人一軟,身子頓時癱坐在了地下,整個人簌簌發抖,好似是抽風一般,一雙眸子驚恐無比地看著吳賴,身子竟然直往床下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