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欣點點頭,一邊吃着點心一邊對劉玄說道:“我們廠對面新建了一家麪粉廠。”

劉玄奇怪道:“有競爭對手很正常。難道金龍這麼大的集團還怕競爭嗎?”

吳欣道:“我們不怕競爭,但是對方竟然叫哪吒麪粉,我們叫金龍,他叫哪吒,哪吒是殺龍的,我們擔心這個名字會對我們不利。所以今天我去跟他們的老總談了,想要把他們的商標買過來,我出價到三百萬,他們都不肯賣。不過我看他的意思已經有些動搖了,大概他沒想到我們會出這麼高的價錢買他的商標,他的意思大概是想再等等,想讓我們出更高的價錢。”

劉玄笑道:“所以你想來諮詢一下我,如果這個名字真的對你們不利,你們會出更高的價錢把這個名字買過來。”

吳欣點了點頭道:“對,我們就是想聽聽你的意見。”

劉玄喝了一口水笑道:“你的聯想能力很強大,他叫哪吒就能幹過你們金龍集團呀。如果是那樣,那給汽車廠起個名字叫雄獅豈不是就能把寶馬給吃了,起個名字叫孟姜女豈不是就可以把長城幹掉。如果是這樣,那搞企業倒是越來越簡單了,把名字起好就行了。”

吳欣聽了劉玄的話不禁也是一笑,本來想的挺嚴重的事情,經過劉玄這麼一說倒是成了笑話。吳欣笑道:“聽你這麼一說,我就不該去找那哪吒麪粉的老總,更不該去買他的商標。”

“本來就不該去買他的商標。三百萬買他的名字,我看一塊錢都不值。”說完劉玄咯咯笑個不停。


吳欣看着劉玄小嘴一撇:“我就是不懂才問你,看你樂得,有那麼好笑嗎?”

武神至尊 :“我是想到一件事才笑的。按照你的邏輯,他叫哪吒你也不用去買他的商標,你把金龍集團改成李靖就行了,你是他爹,他還能厲害過你啊。不過到時他們也會改,會改成玉皇大帝管着你們,然後你們就改成孫悟空,鬧得玉皇大帝不得安寧,然後他再改成唐僧……”

吳欣用手一拍劉玄嗔道:“你有完沒完啊。”說完自己卻也笑了起來,說道:“這麼說來名字其實根本不重要。”

劉玄道:“名字也不是不重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多明星熱衷於改名了。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人生在世,受到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這方方面面都是息息相關的。

一個企業搞得好,不單單是因爲老總會管理,懂經營,他的命理也一定有財,家裏企業的風水也一定不錯,名字也會在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幫襯,所以企業才能做大。我們老祖宗留下的預測學,有批八字,看風水,看面相等不同的方法,而這些不同的方法都可以預測,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只不過用的方法不同,看出的東西不太一樣而已。

名字也可以預測,所以名字也很重要,只不過名字的重要不是你說的那種邏輯。不是你叫金龍他叫哪吒,他就可以對你不利。”

吳欣道:“原來是這樣,幸虧我出到三百萬他沒有答應,呵呵,哪吒麪粉廠的老總還想着我能出更高的價錢,看來他要失望了。”

一家飯店,任桂傑正跟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在喝酒,小梅坐在旁邊陪着。那男子指着小梅問道:“女朋友?不錯啊,這麼正點。”


任桂傑與那男子碰了一杯酒說道:“坤哥,這是我女朋友小梅,以後請多多照顧。這次找你是讓你把一個服務生擺平,那小子踹了我兩腳,我的要求很簡單,把他的右腿打折。”

坤哥笑了笑道:“我就知道你找我也是這種事,誰讓我們有交情呢,說吧,對方叫什麼名字,地址。”

“那小子住在人民路和綠化大街交叉口,”

坤哥哦了一聲道:“那豈不是跟你父親的商貿公司離的不遠?”

“對啊,所以我才找你啊。我帶我的朋友們過去,被我爸發現的話,我就沒好日子過了。不然一個服務生,我怎麼會勞煩

坤哥幫忙呢。人民路和綠化大街交口有個新開的狗肉館,那小子叫劉玄,應該是狗肉館新招的服務生。”

坤哥聽了一愣,說道:“你確定那小子叫劉玄?你確定他是個服務生?”

任桂傑見坤哥的神色一變,奇怪道:“我確定他叫劉玄。他是不是服務生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從他的衣着打扮上看,他應該是個服務生。”


小梅接口道:“他也可能是狗肉館的老闆。因爲他從大頭強手裏訛了二十萬。”

坤哥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說道:“這件事你就當沒找過我,今天這頓飯我請客,算是我對不起你,請你喝的賠罪酒。”

任桂傑一愣,急忙道:“坤哥,你這是什麼話。憑藉你我的交情,難道這點忙你都不幫?”

坤哥苦笑了一下:“不是我不幫忙,你說的這個劉玄,他不是狗肉館的服務生,而是老闆,這不算什麼,關鍵是,算了,你就當沒找過我,如果你感覺我對不起你,不夠朋友,你就當沒我這個朋友。”說着坤哥站起來就走。 任桂傑急忙拉住坤哥,讓坤哥坐下,說道:“坤哥,到底怎麼了,你能不能說個明白話。憑我們之間的交情,有什麼事不能明說。”

坤哥坐下喝了一杯酒,嘆了口氣道:“兄弟,你不在道上混,你不知道。這些天來,道上最風光的人便是這個劉玄。他先是砸了大頭強的棋牌室,把大頭強收了。”

任桂傑道:“大頭強算得了什麼,他也就收收那些小飯館,店面之類的保護費,即便是有大頭強這樣的小弟,難道坤哥還會怕他?”

“季偉海知道嗎?”

任桂傑道:“知道,季偉海的勢力很大,難道那小子是季偉海的人?”

坤哥搖了搖頭道:“如果他是季偉海的人,他惹了兄弟,我也會找上門去給他說個一二三。季偉海多少也會給我幾分薄面。但劉玄不是季偉海的人。季偉海的手被人廢了,現在還在醫院呢。”

“臥槽,有這回事。誰幹的?石門市敢動季偉海的人不多。”

坤哥道:“就是你說的劉玄乾的。先是季偉海找了刑州的春哥把劉玄兄弟趙英傑的胳膊打斷了。劉玄知道後,跑到季偉海的工地,把趙老四揍了,把季偉海的胳膊打斷,然後把季偉海的手也廢了。說這是利息。這還不算,劉玄又去了刑州一趟,把春哥的胳膊也打斷了。如果不是春哥手下一個叫李家勇的兄弟仗義,春哥的手也會被劉玄廢了。”

任桂傑驚道:“這劉玄這麼大本事?這麼狠?季偉海能忍下這口氣?他沒有找劉玄算賬嗎?”

“找劉玄算賬?知道劉玄爲什麼要廢了季偉海的手嗎?劉玄就是想讓人知道,如果有人敢動他的兄弟,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在哪裏,他都會加倍奉還。如果不是趙老四精明,去找了趙英傑喜歡的女孩求情,他們的工地現在還開不了工!”

任桂傑聽了坤哥的話,轉頭問小梅道:“這些事怎麼沒聽你說過。”

小梅道:“我只知道劉玄砸了大頭強的棋牌室,其他的事情都不知道。怎麼,聽到劉玄這麼厲害,害怕了?”

任桂傑默默地喝了一杯酒。坤哥也喝了一杯酒,看了小梅一眼接着說道:“兄弟,我也不瞞你。四中禽獸老師的事情。有人曾經然讓我去擺平那張愛萍母女,當時我不知道張愛萍那女孩就是趙英傑喜歡的女孩,也不知道劉玄也參與了進來,結果我派的兄弟全部被打了。後來才知道劉玄罩着她們母女,不怕你笑話,我馬上就停手了。劉玄這個人,跟他玩,天知道他會怎麼樣對你。”

任桂傑嘆了口氣道:“連季偉海和坤哥都栽在劉玄的手中,看來我也不用指望報仇了。”

坤哥道:“你也不用着急。 英雄聯盟之雄霸天下 。”

任桂傑奇怪道:“等什麼?”

“等着劉玄的狗肉館開張。”

小梅奇道:“等他的狗肉館開張?難道他開張你能讓他破產?”

坤哥搖了搖頭道:“那個地盤是螃蟹的地盤。 你的愛似水墨青花 。螃蟹爲了自己的聲譽,一定會收劉玄的保護費,劉玄如果不交,螃蟹爲了自己的聲譽,一定不會跟劉玄善罷甘休。”

任桂傑一拍大腿道:“不錯,那個地盤是螃蟹的地盤,嗎的,我父親在那地方開了個商貿公司,如果不是我二叔,我父親的公司也得交保護費。”

小梅問道:“螃蟹是誰?”

坤哥一笑:“那是個不要命的人,想當年公安局長的兒子仗着自己父親的地位,得罪了螃蟹,螃蟹上去就把他的兩條胳膊打斷了。因此公安局長親自成立了抓捕小組,螃蟹卻身綁**找到了公安局,差點跟公安局長同歸於盡。後來被警察抓住,在裏面住了幾年。

出來後,仗着螃蟹的威名,螃蟹收了不少小弟,專門收保護費。大家都知道螃蟹是個不要命的人,而他手下的小弟也頗有幾個不要命的狠角色,沒人敢跟螃蟹較勁。在石門市,螃蟹可以橫着走。”

小梅道:“可是如果劉玄交了保護費,那豈不是什麼也不會發生。”

坤哥一笑:“劉玄絕不會跟螃蟹交保護費。我倒是想看看,劉玄跟螃蟹之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坤哥又喝了一杯酒對任桂傑說道:“兄弟,我知道你跟陽光房地產老總的兒子關係不錯。如果他肯幫你,憑他家的實力,應該可以替你報仇的。”

“你說郭慶華,他家的實力當然大,就因爲他財大氣粗,所以辦事一向喜歡用錢解決。他並不喜歡打打殺殺。所以他不會幫我報仇的。”

小梅笑道:“不過現在倒是有個機會,劉玄搶了郭慶華喜歡的女人,不知道這件事會怎麼發展,只要我們經常在郭慶華耳邊吹風,相信劉玄和郭慶華的仇一定會越結越深。既得罪了陽光房地產老總的兒子,又要受到螃蟹的擠壓,劉玄就是本事再大,只怕也不會有好果子吃了。”

劉玄陪着吳欣吃罷了飯,吳欣開着她的寶馬把劉玄送回狗肉館。員工此刻都在外面按隊形站着,並沒有跳舞,趙英傑正在隊伍前面訓話。

見到劉玄和吳欣走了過來,趙英傑道:“玄哥,咱們新招的這個經理助理何紅英有頭腦,我正表揚她呢。”

劉玄哦了一聲,趙英傑道:“昨天何紅英帶着咱們飯店的員工去派出所聲援張愛萍,她還出了個主意,做了個橫幅,上面寫着咱們的飯店的名字,昨天電視臺錄像的時候,那個橫幅很招眼,算是給我麼做了一次免費的廣告。”

吳欣笑道:“不錯,昨晚的新聞我看了,你們狗肉館的橫幅很是搶眼。”

趙英傑聽了吳欣的話,唾沫橫飛的說道:“看,人家吳經理都見了,這廣告效果多好。這個何紅英反應快,而且,昨天在圍了派出所後,在何紅英的帶領下,她和咱們的員工盡力的維持了那裏的秩序,帶頭聲援張愛萍。很有領導才能。”

劉玄點了點頭,他知道,昨天上千人圍了派出所,裏面什麼人都有,總會有一些看熱鬧不怕事大的人。如果控制不好,很可能就會變成一次暴動,所以劉玄在去派出所之前就吩咐東東,一定要控制住局面。沒想到何紅英倒是很有掌控能力。

劉玄把何紅英叫到身邊說道:“昨天你做的很好。”

何紅英笑道:“我有什麼功勞,都是東東告訴我的,說劉總不希望這次事件變成暴動,我也只是在盡力執行劉總的話而已,況且有東東他們二十多個人維持,他們纔是功臣。”

劉玄不由得看了何紅英一眼,這個女人不簡單啊,不但人長的漂亮,事辦的漂亮,話也說的漂亮。是個可造之才。

劉玄道:“好,很好,我們飯店剛剛還沒開張,正需要你這樣的人。你應聘的是經理助理,從現在開始,你便是我們兄弟狗肉館的經理。我和趙英傑兩個事情比較多,我們不在的時候,任何事情你都可以全權處理。”

說着劉玄對衆員工說道:“從現在起,何紅英就是兄弟狗肉館的經理。大家來跟何經理打招呼。”

衆員工齊聲道:“何經理。”

何紅英道:“謝謝劉總趙總的賞識,我一定不辜負兩位老總的期望。”

趙英傑道:“別叫什麼劉總趙總,我們歲數都差不了多少,我還是喜歡大家叫我傑哥。”

何紅英一笑,對着衆員工道:“我們這兩位老闆平易近人,這樣吧,以後大家也別劉總趙總的叫了,就叫玄哥,傑哥。”

衆員工齊聲道:“玄哥,傑哥。”

趙英傑笑道:“好,還是這樣聽着順耳。以後就這麼叫吧。”

劉玄對何紅英說道:“你既然已經成了經理,你的工資便不是經理助理的工資,工資上調成經理的工資。”

何紅英一愣,沒想到劉玄不僅給了她經理的頭銜,還這麼快給她漲工資,喃喃道:“這,我什麼也沒做,這樣不太合適”

劉玄打斷何紅英的話說道:“不用說了,就這麼定了。”說着轉身對衆員工道:“本來大家這段時間是培訓,按照我們招聘時的約定,這個月大家的工資是實習工資。我宣佈,這個月大家的工資全部按照標準工資發放。沒有實習工資了。”

掌聲忽然響了起來。劉玄做了個安靜的手勢,接着說道:“只要大家能把飯店當成自己的家,多爲飯店做貢獻,我和趙英傑不會忘了大家的功勞,只要在我們飯店幹,我們都會給大家買養老保險,買意外傷害險,買醫療保險,買失業保險。以後我們不但有工資,也會根據每個人的表現發紅包。紅包的多少,取決於每個人的表現如何。不過我會告訴大家,只要大家乾的好,我保證紅包不會比工資少。”

掌聲再次響起來。很多人是幹過這一行的,因爲飯店員工的流動性很大,餐飲業老闆爲了降低成本,很少有飯店給員工買保險。拖欠工資,剋扣工資加班加點沒有工資的事情都遇到過,像劉玄這樣主動爲大家漲工資,主動提出爲大家買保險,主動提出給大家包紅包的老闆,從來沒有遇到過。大家紛紛覺得,這個飯店的老闆與衆不同,跟着這樣的老闆有盼頭。 劉玄幾次做了安靜的手勢,可大家的掌聲還是不斷。這是大家發自內心的掌聲。吳欣和沈經理在旁邊看了,不知爲什麼,眼圈竟然紅了。

何紅英忽然大喊道:“我有話說。大家靜一靜。”掌聲終於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何紅英紅着眼說道:“我在餐飲業幹了五六年了,我知道很多人也都在飯店幹過,我想問問大家,你們遇到過這樣的老闆嗎?”

“沒有。”

“我也從來沒有遇到過。我遇到過剋扣工資的老闆,遇到過隨時讓我們加班的老闆,遇到過從來不給我們漲工資的老闆,我幹了五六年的餐飲業,都沒有見過保險長什麼模樣。”

衆員工靜靜的聽着何紅英的話,一個個眼圈都紅了,有的甚至落下了眼淚。何紅英突然大聲道:“我們今天碰到了這樣的老闆,我們該怎麼辦?”

衆人齊聲道:“努力工作。”

“那還不夠。我們的兩個老闆年紀或許比我們都小,但我卻有一種親人的感覺,他們就像我們的大哥哥一樣。他們對待我們像親人,我們就要把飯店當成自己的家。飯店就是我們的家!”

衆人齊聲道:“飯店就是我們的家。”

劉玄見何紅英把大家的情緒都調動了起來,暗暗點了點頭,這個何紅英會是自己的一個好幫手。“大家休息一下吧。”劉玄喊道。

衆人聽了劉玄的話,沒有一個人進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討論了起來。漲工資,買保險,還有紅包可拿。這一切來的如此突然,怎能不讓大家興奮。

劉玄對何紅英說道:“這段時間你幫着沈經理培訓員工,好好跟沈經理學習。”

何紅英點點頭:“我一定不辜負玄哥的期望。”

劉玄笑道:“好好幹吧,這個狗肉館只是我初步的打算,並不是我的目標。只要大家好好幹,以後無論我幹什麼,都不會把大家忘了。”

何紅英道:“玄哥這樣的老闆天下難找,以後無論玄哥幹什麼,只要玄哥不嫌棄我們,我們都會跟着玄哥。”

趙英傑在旁邊道:“你們都跟着玄哥吧。讓傑哥我成爲孤家寡人吧。”

衆人聽了一陣大笑。何紅英急忙道:“跟着玄哥就是跟着傑哥。玄哥與傑哥的關係也與衆不同,我見過不少好朋友,就是因爲合夥做生意,因爲利益最後成了仇人。但玄哥和傑哥卻絕對成不了那樣。玄哥和傑哥雖然性格不同,但有時,我會覺得玄哥和傑哥就是一個人。絕對不會因爲利益或者什麼原因而產生矛盾。我從來沒見過兩個人的關係可以達到玄哥和傑哥這樣的程度。”

趙英傑指着何紅英笑道:“這個何經理,會說話。”

何紅英突然一笑道:“玄哥,聽東東說你會算卦,會看風水?”

趙英傑道:“豈止是會,玄哥如果說算卦第二,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何紅英道:“說實話,我不信這些東西。但聽東東說玄哥憑藉一個字就可以看出張愛萍有難,所以纔有了傑哥英雄救美的事情發生。玄哥,測字真的這麼神奇?”

趙英傑道:“當然神奇了。以前我也不信,認爲這些是封建迷信。跟玄哥時間長了,眼看着一個個神奇的事情發生,你就會相信了。”

何紅英點點頭:“是啊,眼看着一件件神奇的事情發生,就只能相信了。”說着一笑,對劉玄說道:“玄哥,能不能給我們顯示一下你的神通。”

劉玄笑道:“這些東西,大家也不必當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