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著吐著,幾乎連腸子心臟一塊吐出來,葉星辰才面色慘白的站了起來,正想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絕品人妖,卻發現他已經被李琳狠狠的揍趴在地上。

「這個……」葉星辰一陣茫然,自己似乎沒有下達揍人的命令吧?

「他對我動手動腳的,我就揍了他一頓,主人,是不是琳兒做錯了什麼?」看到葉星辰那一臉茫然的樣子,李琳臉上擔憂的說道。

「沒……沒,乾的很好,很好……」葉星辰淡淡說道。

「呵呵,我還以為主人會怪我打了這麼漂亮的美女呢?」李琳看到葉星辰那面色慘白的樣子,微微笑了起來。

「……」對於李琳的話,葉星辰卻是一陣無語,想到自己剛才的那種齷齪念頭,腸胃又是一陣翻湧。

好在剛才已經吐得差不多了,再也不想呆在這個地方,上前拉起李琳的小手就要離去,他心裡更是暗暗發誓,在泰國這個極度危險的地方,就算是比世界小姐還要漂亮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他會拒人於千里之外。

「主人,我們這是去哪兒?」被葉星辰牽著小手,李琳那古井不波的心蕩起了陣陣漣漪,就在剛才,她眼中的葉星辰不再是那個威風八面的星曜會會長,也不再是那個冷酷無情的玉龍殺神,而是一個有著可愛童趣的少年。她很喜歡剛才的那種感覺。

「離開這個討厭的地方,他媽的,這簡直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呆的地方!」葉星辰心中大罵。

「呵呵,其實我覺得這裡很不錯呢?每一個人都那麼漂亮,如果主人去的話,一定能夠競選「她們」中的花魁呢?」李琳看到葉星辰那模樣,卻是難得的開起了玩笑。

「……」葉星辰又是一陣反胃,也懶得跟她計較,直接拉起的小手就朝另一邊走去,可剛剛走出不遠,他卻停了下來,原因無他,在他們的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二十多名穿著性感短裙的絕艷女子,從「她們」的身高比例來看,定然是泰國的特色。

妖孽橫行,天道無為啊,看到忽然出現了這麼多絕品人妖,葉星辰一種一陣鬱悶,一把透亮的小刀卻是出現在手心,他已經決定做一回正道,斬妖除魔了。

「小子,打了我們的人就想離開,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了?」帶頭的一名妖孽看上去三十多歲,樣子到是風華絕倫,要不是考慮「她」真正身份的話,還不知道會迷倒多少人,而她所說的話竟然是漢語。

「媽逼,天地不仁,人妖橫行,小爺我今天還真要替天行道了!」葉星辰的口頭禪「操」字本欲出口,猛然想到這些傢伙的底細,趕緊改成了媽逼,他可不想再嘔吐一次。

「主人,這些人有古怪?」一旁的李琳卻是感受到這些「人妖」體表所散發的不同氣息,並不剛才那個被自己揍趴在地的傢伙。

「當然有古怪,一群不男不女的妖孽,不古怪才怪!」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手中的飛刀卻是直射而出,直朝一名攻上來的人妖射去,他何嘗不知道這些人妖的古怪,一個個殺氣騰騰,明顯是針對自己而來的嘛。

「啊!」一聲慘叫,那名人妖的脖子上多了一把透亮的飛刀,葉星辰的身影卻是直接竄了出去,手中緊握小刀,身影化為道道殘影,奔走於各大人妖之間。

李琳的身影也是一陣閃動,彷彿那人間的精靈,忽閃忽現,這些只經過普通訓練的人妖哪裡是他們的對手,只是片刻的功夫,一個個已經倒在地上,成為了二十多具冰冷的屍體,而「她們」眼中卻是充滿了驚訝,到死,她們也不會明白這兩人為何這麼恐怖?

在清邁這樣的地方,殺人簡直就和家常便飯一樣,而這裡又是一條小巷子,警察到現在也沒有到來,葉星辰正準備離開,卻聽到一陣掌聲傳來,接著就見到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出現在出口的位置,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名皮膚黝黑,一看就是狠角色的女子。

「好功夫,中國功夫名不虛傳,只是沒想到的是葉先生如此年輕就有這等修為,當真令人驚嘆啊!」那男子嘴裡哈哈笑道,卻是一步一步的朝葉星辰走到,走到葉星辰身前十米處的時候,卻是停了下來。

「你是誰?」對於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葉星辰心裡微微詫異,自己可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怎麼不僅青幫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連這些牛鬼神蛇的也一個個跑了出來呢?

「呵呵,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先生要跟我走一趟!」那男子卻是笑盈盈的朝葉星辰說道,語氣淡定,絲毫不把葉星辰放在眼裡,而他身後的兩名女子卻是一左一右的護在他身前。

「呵呵,你認為就你們三個人能夠辦到么?」葉星辰卻是冷笑了一聲,手中不知道多了一把閃著寒光的飛刀,只要對方一個不慎,他手中的飛刀會毫不猶豫的射出去,這裡不是大陸,在這裡殺幾個人算得了什麼?

「呵呵,葉先生難道認為你的一把飛刀能夠同時射殺我們三人么?」那男子卻是冷笑了一聲,他的手中,包括另外兩名女子的手中都多了一把沙漠之鷹,槍口的位置正對準李琳和葉星辰。

「你到底是何人?」看到對方手中有殺傷力極強的沙漠之鷹,葉星辰不敢大意,再次開口說道。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先生肯不肯跟我走一趟?」那男子依舊淡淡笑道,手中的沙漠之鷹卻是揚了揚,似乎只要葉星辰一個不願意,就會扣動手中的扳機一般。

「我不喜歡受人威脅?」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手腕輕輕翻動,又有兩把飛刀出現在手心,十米的距離,自己能夠在他們開槍之前射中她們么?

「呵呵,可我喜歡威脅人?」對於葉星辰的動作,那男子卻是毫不在意,似乎葉星辰是孫悟空的話,他就是如來佛,怎麼也逃不脫他的手心。

「看來你對自己的槍法很自信?」葉星辰看到對方毫不在意自己的小動作,繼續開口問道,眼神卻是緊緊的盯著對方,尋找致命的弱點。

「當然,不然怎麼趕來帶葉先生呢?」那男子卻是自信的笑了笑,眼神依舊盯著葉星辰,似乎在等他做最後的決定。

「可惜你卻帶不走他!」就在這個時候,小巷之中卻響起了一陣清脆的男聲,接著就聽到數道破空的聲音疾馳而來,小巷之中的眾人臉色同時大變,不同的對方是難看,而葉星辰卻是面露喜色,手中的三把飛刀直射而出,本人卻是朝一旁閃去……

(新的一月,希望有花的兄弟多多支持下,那些看盜版的兄弟,也請到逐浪來支持正版閱讀,一天才買十幾塊錢,星辰心酸呢!) 「對不起李總,這些日子謝謝你的照顧了,我也非常想要在這裡繼續幹下去,但家裡有些事情沒有辦法,所以請您批准我辭職。」劉潔說完這些話之後,都感覺自己渾身沒力氣了,說實在的,這份工作真的是十分不錯,能夠在這個小縣城當中找到這樣的工作,絕對是自己家裡的祖墳冒青煙了,在這個小縣城當中,公務員一個月也就3000來塊錢,更何況一個私營企業了。

「劉潔,其實是不是有其他的方法呢?我知道是你男朋友誤會了,我也找老孫了解了一下情況,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大家都可以坐下來解釋一下這件事情,並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如果把事情解釋清楚的話,恐怕就不用辭職了吧,你也知道的,現在我這裡事情那麼多,少了你也真是走不開,如果沒有你在這裡幫我的忙的話,我恐怕連公司的運轉都不知道。」李天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

雖然早就知道劉潔是來辭職的,但是想到這一大堆的工作,李天真的是有一種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下手的感覺,就算重新找一個秘書,至少也得很長時間才能上手吧。

聽到李天的挽留,劉潔的心裡非常高興,至少這是對自己工作的一種肯定,如果你把辭職書交上去,老闆連看都沒看就批准了,恐怕這樣的人對公司也沒多大用處吧,所有的人都希望別人能夠肯定自己,劉潔也是這樣的想法。

「對不起老闆,謝謝你的挽留,但是我真的有我自己的難處,這一個月內我會繼續處理工作上的事情,還是讓人事部那邊招人吧,我肯定能夠在一個月內把人給你帶出來!可能您會遇到更好的秘書!」雖然劉潔已經不在這裡工作了,但能夠給李天一個月的時間,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看到劉潔已經是鐵了心了,李天也就不好說什麼了,自己的工作是不錯,但是也不能讓工作毀了家庭,如果讓李天站在劉潔的角度,恐怕李天也是會選擇放棄工作的吧,工作的好不就是為了家庭更好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尊重你的選擇,這一個月就當我返聘你,給你雙倍的工資,另外到財務部那邊去領三個月的工資,好歹這些時候你也幫了我不少,如果還要繼續在那邊買房的話,折扣的事情一樣給你留著。」李天笑著說道,作為一個老闆,真的是無可挑剔,但是劉潔搖了搖頭,並沒有接受李天的好意,就是因為接受了這座房子的折扣,所以兩個人才會吵架的,而且還暴露了一些其他的問題。

「按照正常的規定來就好了,不需要給我額外的補償的,這件事情是我對不起老闆,是我有點太不識抬舉了,我出去做事了。」劉傑的內心真的被感動到了,從心底上來說,李天這樣的老闆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雖然自己很漂亮,但李天並沒有對自己有什麼過分的舉動,每天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也不會談其他的事情,偶爾開一下玩笑也不是很過分,這樣的老闆真的是太難找了。

孫瑞在旁邊動了動自己的嘴唇,雖然接到李天遞過來的眼神兒,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件事情關乎到人家的家庭穩定,如果強行把人家給留下來,那人家的家庭如果破碎了,難道這個事情你負責嗎?

「這兩天你告訴人事部那邊,叫他們趕緊的找個人過來,另外你看著點兒這丫頭,我看情緒有些不對勁,別出什麼事情。」剛才劉潔出去的時候都忘記關門了,這對於一個資深秘書來說,這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孫瑞點了點頭,幫著李天把這些殘羹剩飯收拾走,趕緊的到秘書處那邊去找人了。

李氏集團現在已經是大集團了,別說是總裁秘書臨時走了,就算是一個副總裁臨時走了,他們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把崗位給補齊,秘書處那邊聽說李天要找秘書,立刻就有一大堆的人要毛遂自薦,這可是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如果還能夠被李天給看上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集團副總裁了,看看秦冰和周蕊就知道了,現在這兩個女人為何能夠在集團內部橫著走,還不就是因為李天的青睞嗎?

中午剛吃完飯不到兩個小時,劉潔就領著另外一個女孩子進來了,劉潔在人事部那邊挑了將近一個小時,大部分都不怎麼滿意,最終這個女孩還算是可以,但是卻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基本上只有一些普通的能力,如果想要訓練成劉潔的能力,至少還得一兩個月的時間,就看他這一個月努力不努力了。

女孩子叫梅芳,今年剛剛從大學畢業,是國內的名牌大學,到了公司之後就是預備幹部了,做得還算是不錯的,在公司內部沒有任何的根基,李天想要找秘書的話,肯定會選擇這樣沒有根基的,雖然國內各部門的經理都想染指這個職位,不過劉潔知道李天要什麼樣的秘書,所以他們推薦的那些人通通都沒有要,反正馬上都要離職了,也就不害怕得罪各部門的經理了,也算是為李天做的最後一件事吧。

「這一個月抓緊時間學習,下一個月劉秘書就要離開了,辦公室這邊所有的事情都得你來負責,能不能勝任這個職務,就看你這一個月的學習了,我看過你在學校當中的履歷,做的還是非常不錯的,好好努力吧!」李天說的話也是非常公式化,劉潔就帶著這個女孩子出去了,女孩子鬆了一口氣。

如果做事能力能跟顏值成正比的話,李天相信這個女孩子能夠勝任自己的秘書,最害怕的就是一個花瓶,自己可不是那些無良老闆,把自己的秘書弄成一個花瓶,平時幹什麼用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自己這邊是真的需要能夠幹活的,能夠勝任這個職位的。 那名男子在聽到這個聲音的同時,就要扣動手中的扳機,可卻感覺自己後頸椎一痛,接著四肢一陣無力,再然後脖子上一陣劇痛傳來,不可思議的張著一張大大的眼睛,身子慢慢的朝下倒去。他身邊的兩名女子雖然及時的扣動了沙漠之鷹的扳機,但卻也被葉星辰的飛刀射中,眼睜睜的望著葉星辰及時躲開了子彈的攻擊,卻無法第二次扣動扳機。

一擊必殺,絕不輕留情,這是葉星辰對待敵人的手段,拍了拍手,從地上站了起來,就見到一名長相英俊,穿著一套黑色中山服的少年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更是隨意的從三具屍體中穿插過來。

「嘿嘿,趙龍,你小子怎麼也跑到這兒來了?」葉星辰看到來人,用手制止了想要出手的李琳,也滿臉笑意的朝趙龍走去。

「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趙龍卻是輕輕一笑,和葉星辰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京都一別,兩人已經快半年沒有見面了!

「哈哈,說的也是,要不是你及時出現,我或許j就要被這個混蛋給帶走了,對了,你不會這麼巧合的出現在這裡吧?」葉星辰哈哈一笑,輕輕的拍了拍趙龍的後背。

「嘿嘿,這個還是先找個地方談談吧,順便還有一個人想要見見你!」趙龍卻是詭秘一笑。

「有人要見我?不會是許珍珍吧?」葉星辰一手指著自己的嘴巴,有些驚奇的問道,在京都,他也就認識幾人。

「你丫,身邊有這麼漂亮的美女在,還想著珍珍,你也真夠花心的,走吧,到了那裡你自然知道!」趙龍卻是翻了個白眼,率先朝外面走去,葉星辰諂笑了幾聲,卻是招呼李琳一起跟著趙龍走去。

清邁市中心最繁華的一條馬路邊上的一家咖啡廳內,趙龍帶著葉星辰兩人漫步走進了裡面,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對於剛才擊殺的幾人,卻是毫不在意,彷彿殺的只是幾隻螞蟻一般。

三人上了二樓,當看到坐在窗口的那名男子的時候,葉星辰卻再一次驚訝的合不攏嘴。

「我操,楚雄,你這混蛋怎麼和趙龍勾搭在一起?媽的,今天還真是驚喜不斷呢?!」看到來人後,葉星辰卻是口中大聲罵了出來,只罵得趙龍和楚雄一陣納悶,什麼叫勾搭在一起?這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呢?至於所謂的驚喜不斷,兩人更是一臉的疑惑,只有旁邊的李琳抿嘴一笑,從雷婷婷出現的那一刻起,短短半天不到的時間,葉星辰可是已經經歷了太多的驚喜。

「這裡可不是靜海市,你丫的說話小聲點!」趙龍白了葉星辰一眼,卻是率先走到了楚雄的前面。

「厄,快說,你們兩個怎麼勾搭在一起?還一起跑這麼遠來,不會是為了看美女吧?我跟你們說,這裡美女的確很多,但是不是真的女人,那就是一個未知數了!」葉星辰也趕緊上前,拉開一個凳子,很沒有紳士風度的先坐了下來,李琳卻是恭敬的站在他後面,她女奴的身份,可不敢和主人共坐。

「喂喂,我說你怎麼說話的,什麼叫勾搭?說一遍也就好了,怎麼還一直說個不停?我們來這裡和你目的一樣,這位美女,一起坐下吧?」趙龍卻是打斷了葉星辰那嘰里呱啦的話,友好的朝旁邊的李琳說道。

「先坐下吧!」葉星辰知道自己不開口,這小妞是不會做的,轉頭朝她說了一聲,接著才轉過頭來繼續對兩人說道:「你們不會也看上了這塊地方吧?」

李琳就坐在葉星辰的旁邊,接過服務員送來的咖啡,為三人分別倒上,而趙龍和楚雄坐在一起,目光掃過了李琳,再掃過葉星辰,知道是一個心腹之後,這才由趙龍慢悠悠的說道:「不錯,山口組,黑手黨,青幫可不僅僅是在你靜海市鬧,他們可是想全面的侵佔大陸,我們要是不提高點實力,根本無法和他們相對抗!」

「你們是來弄軍火的?」葉星辰小心翼翼的問道,聲音很低,低的只有在場的三人聽得到。

特工重生奇遇記 「嗯,你呢?我聽說星曜會可是不販毒的,難不成你也是來弄軍火的?」趙龍問道。

「嘿嘿,這個……還是暫時不說的好,先說說剛才那人是誰,聽你剛才的口氣,應該很了解才對!」葉星辰可不是白痴,不管是楚雄,還是趙龍,幾人之間雖然是那種朋友的關係,但也有可能是最強有力的對手,可不會輕易的將自己的目的說出去。

折姝 「你聽過二將軍么?」一直沒有開口說話楚雄卻是忽然問道。

「二將軍?你是說這一代的最大的軍閥,外號媳婦的二將軍?」葉星辰眉頭一皺,來之前,他已經將金三角的局勢好好的研究了一番,控制整個金三角地區的可不是當地的政府,而是幾大軍閥,他們手中有極強的活力和財力,就算是三國的政府,也不敢拿他們怎樣,可以說,他們就是這一代的土皇帝。

而其中二將軍名叫占布多拉,因為經常以武力強搶別人的媳婦淫樂,所以有了媳婦的外號,這人的勢力主要集中在清邁一帶,手下有正規軍隊一萬多人,軍事基地三座,可以說是勢力最為龐大的一個人物。

「不錯,襲擊你的那名男子正是他的副官,號稱槍神的德約卡,現在被你幹掉了,估計二將軍不會放過你的!」 科技之無限未來 趙龍微微一笑,饒有興趣的看著葉星辰。

「我操,還槍神?我能這麼輕易的幹掉一個槍神?這可是你靈山趙龍的功勞啊!」葉星辰卻是邪惡一笑,想要把什麼罪狀都推到他頭上,他可不會那麼小白,不過心裡卻也是一陣鬱悶,自己殺了二將軍的副官,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以漠飛在這裡經營的實力,和一般的小組織對抗還湊合,可要對上這樣的大軍閥,那不是找死么?不過奇怪的是二將軍怎麼知道自己來了這裡?還親自派出自己的副官來邀請自己呢?

「沒有人知道我出現過,但二將軍卻知道他的副官是來找你的,現在被你的飛刀殺死,你認為你能夠逃脫么?」趙龍卻是兩手一攤,一臉很無辜的樣子。

「……」葉星辰很想撲上前將趙龍那英俊的臉蛋揍成豬頭,不過最後還是忍下了這口氣,淡淡說道:「說吧,該怎麼合作?利益怎麼分配?」大家都是聰明人,他們既然同時來到這裡,就肯定打起了這裡的主意,如果能夠和他們兩人一起合作,那擊敗當地軍閥的可能也大的多,最後控制這裡也容易的多,畢竟這麼一大塊地盤,以星曜會的實力還真吃不下來,當然,要是雷門加以援助的話,那可是另外的概念了。

「利益均分,出力均出!」楚雄冷漠的聲音響起。

「說的簡單,金三角這麼大一塊地方,還有那麼多軍閥在,難道就憑藉我們三個過江小蛇,就能夠將其佔領么?」葉星辰一把抓起桌上的咖啡,大大的喝了一口,不滿的說道。

「金三角全部由軍閥控制,除了二將軍,血將軍,穆先生,薛夫人這四大軍閥外,還有很多極小的軍閥,因為大多數的利益都被四大軍閥給佔去了,所以這些小軍閥很缺少資金,只要我們有錢,足夠將他們全部僱用起來,組成一支雇傭軍,先對四大軍閥的一個下手,只要能夠消弱一個軍閥的勢力,那其他的三大軍閥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如此一來,三大軍閥之間肯定會因為利益的分配而再起爭執,到時候i就是我們的機會了!」趙龍淡淡說道,而楚雄的一雙如寒星一般的眼眸卻是掃向了周圍,確保三人的談話沒有人監聽。

「計劃很簡單,不過很有效!」葉星辰點了點頭,這的確是最為簡單有效的方式,畢竟只要是人,就有慾望,對於這些盤根數年的巨大軍閥,利益自然是他們為之嚮往的東西,沒有人會掀起利益太少。

「簡單?嘿嘿,操作起來的時候就不會這麼簡單了,其實我們成功的機會不到百分之五!」趙龍卻是苦笑了一番、「有百分之五已經不錯了,試試吧,反正這裡不是我們的地盤,也沒什麼損失,我出資一億,你們呢?」葉星辰心裡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他現在又戰神堂在這裡打下的一片基業,背後還有一個雷門在,本錢也大了許多,既然要玩,就玩大一點。

「我和楚雄每人一點五億,你再負責出人怎麼樣?只有你有人在這裡,我們的人還沒有完全的滲透進來,到時候利益均分!」趙龍抬頭望向了葉星辰,淡淡說道。

「好!」葉星辰一口答應下來,所謂的出人,可不是讓漠飛他們去和那些軍閥拚命,不過是靠著他的人際關係,用這四億收買一些人攻擊四大軍閥而已,最多最多幫忙提供一些軍火,就算是大陸那麼嚴格的地方,漠飛也能夠弄來火箭炮這樣的重火力,這樣的地方,弄點武器難道還能夠難住他嗎?實在不行,不是還有黑豹么?

三人之間又商討了一些細節問題之後,葉星辰帶著李琳離開了咖啡廳,心情卻是一陣大好,不管是趙龍,還是楚雄,都是葉星辰心目中最強的對手,幾人之間都有一種強者惜強者的感覺,一直以來,幾人之間雖然多有合作,但不過是一些可以忽略不計的小方面,如今卻能夠在異國他鄉走到一起,打下一片天地,這如何叫人不興奮。

本來以葉星辰最初的計劃,是找上一個當地的軍閥合作,再慢慢的消弱其他軍閥的勢力,最後慢慢的控制這裡,這是一個極其漫長而且極其艱難的任務,畢竟那些軍閥可不會輕易的受到他的擺弄,不過現在好了,有楚雄和趙龍在,他的自信心可是極度的膨脹,就算一個軍閥有上萬人又怎麼樣?在這裡,只有有錢,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夠解決?

楚門,星曜會,夕龍幫(趙龍建立的組織)三大幫派聯手,還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人這心情一愉悅,眼光也不同了,這個時候,葉星辰才發現原來清邁的美女是如此之多,哪怕是那些人妖,在此刻的他看來也不再那麼噁心,帶著李琳一起遊覽了清邁的個個旅遊景點,絕大多數是一些寺廟之內,喜李琳一直笑個不停,哪裡還有往日的沉悶。

夜幕降臨,或許是因為沒有什麼重型工業的原因,清邁的夜空顯得格外的清晰,柔和的月光揮灑在大地上,彷彿給大地之母披了一件銀色的紗衣,是如此的動人明媚,而那夜空中的繁星更是一閃一閃,彷彿調皮的孩子,在哭訴著什麼?

葉星辰和李琳早已經回到了酒店用過晚餐,此刻的葉星辰正斜躺在套房外面的露天陽台之上,目光望著繁星點點天空,臉上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安詳之色。

「主人,請喝茶!」已經換上一件粉紅色紗衣的李琳端著一碗清香撲鼻的普洱茶來到了葉星辰的深淺,恭敬的為葉星辰送上茶杯。

葉星辰接過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又將它放到了托盤上,卻正好藉助月色看到李琳那深壑光滑的玉溝,不免一陣邪火上涌。

「我說你怎麼像是在故意勾引我呢?」葉星辰忽然微笑著說道。

「琳兒已經是主人的人,又何來勾引呢?只要主人願意,琳兒願意隨時服侍主人!」李琳卻是微微笑了起來,今天陪伴葉星辰遊玩清邁的一天,可以說是她人生二十年最快樂的一天,也從這時起,她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一輩子留在葉星辰的身邊,哪怕只是一個女奴的身份。

「靠,這不是明擺著勾引我么?」看到李琳那嫵媚的神色,葉星辰體內的邪火更是瞬間覆蓋全身,一把將李琳拉入懷中,一隻手就朝李琳那光滑無比的山峰握去,而李琳也是很配合葉星辰的動作,身子輕輕扭動著,在月光的照耀下帶起陣陣萬種風情,誘得葉星辰邪火更盛,再也顧不得其他,一把將其壓在身下,就要準備下一步行動的時候,那可惡的門鈴聲卻是忽然響起…… 「這邊是檔案室,裡面的資料最好都看一遍,李先生平時的時候不經常在公司,所以會經常詢問一些問題,如果帶著你出去的話,千萬不要說自己不記得,如果讓你在公司的話,要第一時間熟悉文件在什麼地方,而且他還在上學,有的時候課間時間也會打電話回來的,所有的事情盡量要做好,如果做不好的話,那可能會對你以後的前程產生影響。」劉潔把所有的東西都交給了梅芳,只是劉潔很明顯有些心不在焉,說話的時候也經常看自己的手機,平常這個時候男朋友會經常的發信息過來,但是今天手機真的是很平靜,什麼信息也沒有過來,自己都發了好幾個信息過去了,但是那邊還是沒有什麼。

梅芳學得很認真,梅芳的家裡在農村,全家上下勒緊褲腰帶,才能夠讓她上學,現在梅芳終於是大學畢業了,而且還到了這邊的知名企業,全家上下都覺得熬出來了,所以必須得努力的工作,來改善全家人的生活條件。

現在就是感嘆時間太少了,李天這邊的事情太多了,一個月的時間肯定不能夠全部學習到,所以只能是抓緊時間學習,希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全部掌握,讓自己能夠勝任這個職務,只要一個月就有1萬多塊的收入了,足夠把家裡給養活了,也不枉費父母這些年累緊褲腰帶讓自己去上學。

一直到下班的時候,也沒有看到男朋友的簡訊,劉潔感覺到有些很不安,所以當時間剛剛一過,劉潔就趕緊的拿起自己的包下班了。

平常這個時候,男朋友都開著車過來了,男朋友家庭條件一般,按說這個年紀是買不起車的,這是劉潔用自己兩個月的工資首付的,現在貸款還是劉潔自己付的,男朋友的工資太少,平常的時候應酬有很多,所以都是花劉潔的錢的。

「小劉,我送你回去吧,李先生今天晚上還要加班,所以他不用車,我把你送回去之後很快就回來。」孫瑞開著李天的奧迪車過來了,剛才李天就給孫瑞說了,讓他這幾天看著劉潔點,看劉潔那個慌張的表情,就怕這兩天出事兒。

在別人的眼中,最壞的結果也就是個失戀,但是對於這些少男少女來說,那就不知道怎麼樣了,這些人畢竟腦筋比較直,對事情的判斷比較片面,所以很容易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

中午吵架的時候吵的很厲害,所以李天才會有些擔心,就害怕她那個小心眼的男朋友會做出過分的事兒來。

「不用了,我到那邊去打車吧…」劉潔看了看這輛奧迪車,雖然已經是李天最為低調的一輛車了,但是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這輛車還是很貴重的,所以就走到公司對面的計程車等車處了,還是去打輛車回家吧。

孫瑞又請示了一下李天,李天就讓孫瑞跟著了,只要是這兩天沒什麼事情,基本上也就沒事兒了,以後就算不是同事了,大家也都是朋友,劉潔在這一段時間給李天的幫助不少,公司能夠這麼快的走上正軌,李天能夠控制的那麼緊密,全部都是劉潔的功勞。

劉潔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電話那邊是關機的,劉潔坐車回到家之後,發現家裡也沒有人,又打了辦公室的電話,那邊說早就下班了,只剩下了值班的人,又給幾個朋友打了電話,朋友那裡也都不知道,劉潔又往相熟的地方找了過去,最終什麼也沒有,晚上9點的時候才回到了自己的家裡,因為已經到了晚上,孫瑞害怕劉潔出事情,所以就給李天那邊彙報了一下,晚上就先在樓下等著。

自從中午跟劉潔吵完之後,男朋友就沒有回去上班,請假之後就去買醉了,十點多鐘的時候才從酒吧當中出來,只不過這個時候已經喝得暈乎乎的了,身邊還摟著一個酒吧里的妹子,兩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弄的,竟然是到了劉潔的家裡。

當劉潔滿心歡喜的打開門之後,卻發現自己的男朋友摟著一個風塵女,自己一整天的時間都在找這個人,這個人卻跟別人出去了,劉潔真是難以相信。

「有什麼好看的,你可以給你老闆當小老婆,我就不可以出去找點樂子嗎?你都已經做出了那麼不要臉的事情了,還敢來管我嗎?」當劉潔打開門的時候,這男朋友的確是傻眼了,可是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這男朋友嘴上還是很嘴硬的。

他根本就不相信劉潔所說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付出那麼多呢?如果李天跟劉潔之間沒有事情的話,李天為什麼會給劉潔打那麼大的折扣呢?其實這就是一個人的眼界問題,在這個人看來,好幾萬的折扣相當多了,但是對於李天來說,幾萬塊錢算個屁呀,隨隨便便的就能夠賺回來,劉潔對於李天工作上的重要性,要遠遠超過這幾萬塊錢。

「你…」劉潔一時間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以前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男朋友這樣,在大學當中也是一個潔身自好的人,怎麼會跑到酒吧那種地方去呢?而且還拉著一個風塵女子回家了。

「你立刻讓這個女的走,我們進來好好談談,或許我們之間會存在誤會。」劉潔也明白,在這樣不理智的狀態下,很有可能自己的男朋友沒有想明白,雖然現在對男朋友有些失望,但畢竟是好幾年的感情了,並不是說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如果能夠談清楚的話,以後雖然心裡有個刺,但至少沒有留下遺憾,說不定還能繼續在一起的。

「跟你有什麼好談的,你都把自己賣給你老闆了,躺在你老闆生下的時候,劈開你的腿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跟我談談呢!」這男的一想到這一幕,渾身上下就怒氣沖沖的,根本就聽不進劉潔說的什麼。 「主人,我去開門……」滿臉通紅的李琳掙扎著從葉星辰懷中站了起來,心情起伏的就朝門口奔去,一對豐臀一搖一擺,擺出了萬種風情,擺出了千秋媚色,讓葉星辰那原本被門鈴聲撲滅的邪火再一次網上湧出。

這小妞,還真是天生眉骨啊,怎麼以前就沒發現呢?心裡想著,卻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慢悠悠的朝屋內走去,現在這個時候,紅蓮也是時候回來了。

門開了,出現在門口的卻不是紅蓮,反而是十五六歲的少年,當他看到李琳的時候,眼中露出一陣驚艷之色,最後目光更是不由自主的移到了李琳的胸口,卻是怎麼也移不開,兩道鮮紅的血龍卻是自鼻孔流淌而出。不得不說,李琳現在的穿著打扮,對於一般的男人的確有著莫大的殺傷力。

「你是誰?」看到對方那猥瑣的目光,李琳口中嬌嗔了一句,隨著和葉星辰相處,她就像當初的紅蓮一樣,越來越有人情味。

「啊……」那男子這才回過神來,趕緊用手一抹鼻孔流出的鼻血,卻是弄得整個臉蛋都是鮮血,簡直就和唱京劇的花旦一樣,看得原本生氣的李琳口中一陣偷笑,這個小傢伙,還真是好玩。

「我叫鴨子,姐姐可以叫我小鴨子!」那少年抹去了鼻孔的鮮血之後,卻是羞澀的笑了笑,不再敢看李琳的身體,口中更是以流利的中文說道。

「小鴨子?呵呵,這名字還真是好玩,你來這裡做什麼?」李琳聽到對方自稱鴨子,眼中卻是露出玩味的笑容,「我是來找葉星辰哥哥的!」那少年卻是將頭埋得低低的,生怕看到李琳那惹火的身材,再一次噴出鼻血,不過他的眼角卻不由自主的朝李琳望去,那神情就像初戀的小男生偷看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一般。

「找我?」葉星辰這個時候卻是來到了門口,冷眼的望著這個外表清純的少年,他可不認為在這個地方,能夠說一口流利漢語的少年會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恩,是漠飛叔叔讓我過來的,他們現在遇上了大麻煩,被人困在了葫蘆谷,就連紅蓮姐姐也被困在那裡,一切通信手段都被人屏蔽!」少年抬頭望向了葉星辰,充滿真摯的表情說道。

「你認識漠飛?」葉星辰口中依舊是那種冷淡的表情,可心中卻是充滿了疑惑,這個少年到底是誰,為何會知道漠飛?要知道漠飛假死之後在外面可不是用這個名字的啊?難道他真的是漠飛派來的不成?

「嗯,我和小布丁都是被人從大陸拐過來的,是漠飛叔叔救了我們,並收留了我們,我們也一直在他身邊做事,這次他們被困葫蘆谷后,就只有我和小布丁偷偷的逃了出來,來通知葉星辰哥哥的!」被叫鴨子的少年天真的說道,眼中更是充滿了一種期盼的神情,似乎在期盼著葉星辰能夠去營救漠飛他們一般。

「小布丁又是誰?」葉星辰心中更是疑惑,怎麼紅蓮都沒有給自己說過呢?是來不及?還是其他的原因?

「她……她是我女朋友……」說到這裡的時候,鴨子卻是羞紅了一張臉。

「她現在在那兒?」葉星辰繼續問道,對於鴨子的話,他實在不知道該信不該信。

「她在樓下,星辰哥哥,你快點想想辦法救救漠飛叔叔他們吧,現在是夜晚,他們還能夠藉助夜色掩護,可一到明天白天,那些人肯定會群攻他們的,到時候他們根本沒地方藏身!」叫做鴨子的少年,這個時候才醒悟過來,自己是來求救的,急切的朝葉星辰說道。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葉星辰卻是忽然冷哼了一聲,一股冰冷的殺氣更是將鴨子全身籠罩,似乎只要他一個不慎,就會直接送他去見上帝。

「這個……」那少年也不含糊,直接從懷裡掏出了一根白色細帶子,遞給了葉星辰,上面還寫有辰之星三個黑體字,這正是當初擊殺董浩天之後,為了怕星曜會的其他成員為難漠飛,葉星辰親自送給他的。

這可是比什麼都重要,也更能夠確認他的身份。

「行了,帶我去看看!」確認對方的身份之後,葉星辰直接開口說道。

「恩!」那小男孩也不再猶豫,直接轉身就朝外面走去,葉星辰直接跟上,李琳隨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跟著葉星辰一起走了出去,不過她的目光卻一直落在小男孩身上,她可不敢徹底的相信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年。

三人剛剛走出酒店,一名同樣十五六歲,挽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就從一輛吉普車中鑽了出來,不斷的朝三人揮手,口中更是輕聲喝道:「這邊,快……」

「星辰哥哥,這就是我女朋友小布丁,布丁,這是星辰大哥,這是李琳^……姐姐……啊……」在介紹李琳的時候,鴨子的眼睛卻又是不聽話的移到了她的胸脯,臉蛋更是泛起了一陣紅暈,他整日跟著漠飛等人混在一起,基本天天都與軍火打交道,或在在山林中生活,加上又是未成年的原因,漠飛等人出去尋歡作樂的時候也不會帶上他,哪裡見過李琳這樣的妖媚女子,心裡自然痒痒的,就算是自己的小女朋友在身邊,也收不住那顆飄蕩的心。

當然,這一切自然落在了小布丁的眼中,小布丁自然那以武力捍衛自己同樣身為女性的尊嚴,狠狠的掐了鴨子一把,要不然鴨子也不會傳來那一聲慘叫。

「走吧,救人要緊!」葉星辰卻是不理會兩人的打鬧,徑直的坐上了駕駛座的位置,而李琳自然的坐在了他的旁邊,至於兩個少男少女,卻是同時冷哼了一聲,鑽進了車廂內。

「說吧,怎麼走?」葉星辰口中傳來冷冰冰的聲音。

「星辰大哥,還是讓我來開車吧,那裡地勢複雜,不熟悉的話很難走的!」小布丁卻是嬌滴滴的聲音響起,聽得一旁的鴨子一陣雞皮疙瘩全部起來了,跟她一起這麼久,什麼時候見到她這麼溫柔過?

葉星辰朝李琳看了一眼,點了點頭,來到了後座,而小布丁卻是興奮的跑到駕駛座上,直接啟動引擎,那已經快要散架的吉普車閃電般奔了出去,簡直就像一頭髮情的公牛一般,嚇得李琳和葉星辰臉色一變,這丫頭不會是想載著自己幾人同歸於盡吧?到時一旁的鴨子似乎早已經習慣了小布丁的瘋狂,雙手緊緊的拉著車座,生怕自己被甩飛出來一般。

不得不說,小布丁人雖小,這車技卻是一流,一路上車來車往,她硬是開著這輛半截車身進了回收站的吉普車超越了一輛又一輛名車,讓葉星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車神莫翰林,如果他在,看到這個少女,他會不會收她為徒呢?想到莫翰林那耿直的神情,葉星辰心裡又是一陣默然。

掏出了電話,打通了今早雷婷婷留給他的電話號碼,立馬從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羞答答的聲音:「喂,是星辰么?這麼快就想人家了啊?」

「厄……想是想,不過現在想的卻是你手中在這裡有多少武力?我想我們可以開始第一步合作了!」葉星辰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一陣炫目,這雷婷婷早上的時候似乎還沒有這麼直接吧?

「怎麼?有活動了么?」電話那頭的聲音頓時一陣肅穆。

「恩,我的人被一群不知名的傢伙困在了葫蘆谷,現在需要你出動點人馬幫幫忙!」葉星辰淡淡說道。

「噢?你今天不是和楚門和夕龍幫合作了嗎?怎麼不去找他們呢?」

「我和你怎麼說也算是一家人吧?難道不找一家人去找外人?」葉星辰卻是淡淡說著,心裡卻已經見怪不怪了,這青幫的青幫系統,還真是強大的可怕。

「呵呵,我還沒有嫁給你呢,怎麼就是一家人了,不過你放心啦,將你的人圍困住的乃是二將軍人馬,不過他們火力上卻不是漠飛的對手,這才讓人白天前來綁架你,卻哪裡他那白痴副官,單槍匹馬的就找來,被你和趙龍聯手格殺,現在二將軍正氣得三佛升天呢?」電話那頭傳來雷婷婷的嬌笑聲。

「那漠飛他們呢?」葉星辰疑惑的問道。

「你要是信得過我,就馬上到嶺南鎮來,我保證明天早上,你的人會完好無損的站在你的面前!」

聽到雷婷婷這麼一說,葉星辰卻是一陣沉默,從雷婷婷的話語之中,他聽出了雷婷婷很可能已經派人前去營救漠飛他們了,可是自己能夠信任她嗎?能夠將自己兄弟的性命交託與一個女人的手中么?

如果自己不信任她,那以後的合作又如何繼續下去呢?沒有雷門的幫助,自己想要搞垮青幫,想要擊殺韋靈超,簡直比登山還難,到底自己該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