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一身少帥軍裝,穿在維克多和戚宿的身上,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火紅的頭髮被他削成了寸板兒,凸顯得五官更加深刻霸氣,維克多走過來站在戚宿對面,若說戚宿是凜冽完美,他就是熾烈灼人。

打量了亂入的維克多幾眼,轉身扒拉在戚宿身上的段小溪:……

好吧,少年其實是想要湊到自家監護人耳邊說悄悄話來著,結果,無理取鬧的現實是,踮起腳尖了都碰不到!

莫名就覺得少年這樣很有趣的戚宿,微微彎腰配合他,段小溪順勢環住他的脖子悄悄道:「戚宿爸爸,這個人好討厭,我可以給他扎草人嗎?」

我嘞個去!

嘞個去!

個去!

去!

這悄悄話落在周圍耳聰目明的高級哨兵們耳朵里,無異於一道驚雷,炸得他們外焦里嫩。

扎草人什麼的聽不懂,但是,誰來告訴他們,『戚、宿、爸、爸』是幾個意思?!

不不不,一定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好吧,無知的人類現在關注點都是開頭那幾個字,而唯一聽懂了扎草人含義的戚宿戚少帥,抬手在又給他潑了盆狗血的中二少年額頭上敲了敲,隨即有條不紊地摘下禮服上多餘的配飾,向約戰的維克多做了個請的手勢。

走到宴會廳巨大的露台往下看,那底下是一個原始角斗場式樣的擂台。

金色S一年中,也只有開學前的宴會這一天,向其他學員開放。宴會規矩,看誰不順眼,咱們角斗場上不見不散。

而當兩位少帥躍下角斗場,忽然爆發的激動尖叫差點沒把山洞震塌了。 ?「嘭~嘭嘭~」

兩道身影在角斗場中快若閃電的接連交鋒,凜冽鋒利的金與狂暴炙熱的火,每一下碰撞,似乎都讓大家所處的山洞震顫著。

S級哨兵本來就已經站在了人類金字塔的頂端,更何況,這兩位,還是由帝國的王牌軍團,傾力培養出來的繼承人。無與倫比的身體素質、頭腦反應以及強大的異能,頃刻間爆發,便如同波濤洶湧的怒濤,金戈鐵馬的洪流席捲而來,令人避無可避、駭然失色。

從來沒見過戚宿動手的段小溪,烤雞翅膀都顧不得了,腦殘粉一樣趴在露台上搖旗吶喊~

至於吶喊的具體內容嘛,咳,大概可歸納為『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你主宰我崇拜沒有更好的辦法』『我這顆小星球就在你手中轉動』『你是意義是天是地是神的旨意』『我為你發了瘋%#@吧啦吧啦』等等。

唱首歌倒是無所謂,但若是誰腦洞那麼清奇,拿著歌詞認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廣眾面前當情詩那麼喊……特別,還是在普遍矜持克制的帝國皇家學院。

反正,以中二少年為圓心,周圍一片電閃雷鳴、哀鴻遍野,被他雷得恍恍惚惚搖搖欲墜的圍觀群眾不在少數,連這機會難得的少帥VS少帥都快看不下去了。

一開始就跟段小溪站一塊兒,這會兒也不好走的溫樞溫副官,銀月狼族的阿加,金色S的會長萊薩爾,以及沒搞清狀況,就湊了過來的綺麗兒公主殿下、狗腿雷明明……均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有木有!。

獃滯了片刻,堅強的魔熊族萊薩爾,伸手戳了戳望著角斗場激情四射的少年,「小學弟,還吃龍雕翅膀嗎?」

「嘭~」

角斗場中,由虛化實的兩隻異獸以更大的破壞力撞擊在了一起。場地中一道道裂痕交錯,這驚天動地的架勢,總算轉移了中二少年對無辜大眾的精神力傷害。

「斐伊奧斯~斐伊奧斯快使用神龍擺尾,抽那塊燃燒的大煤球~」

對自家監護人的伴生獸,珍珠白的大肚子蜥蜴,段小溪一點兒不覺得它可怕,一見面就喜歡得不要不要的。在中二少年看來,斐伊奧斯根本不是什麼變異的大蜥蜴,它只是身材有點胖,還沒有長出翅膀的巨龍崽子,早晚能展開翅膀翱翔宇宙噠!嗯,就算它不能長出翅膀,等他將來成了大巫,也能給它祭煉一雙~

而對面被他稱為燃燒大煤球的,是維克多的伴生獸——變異的火焰獅子。身披黑色鱗甲,頭上生角,與遠古某神獸的描述很有幾分相似,就像一隻踏火而來的火麒麟。

兩位少帥的伴生獸一出場,擠在宴會廳露台圍觀的人群再次騷動起來。

「好強悍的異獸,兩位少帥的伴生獸肯定是九級異獸!」

「呵呵呵,真是沒眼光見識短,我大發慈悲的跟你說啊,據傳,戚少帥的伴生獸還只是幼崽而已!你們想想,若是幼崽就堪比九級異獸,那等它成長起來……」

「可問題是,高等的異獸成長都很慢,若真正的生死相搏,對比起來,還是戚少帥吃虧吧。」

「這就是所謂的同人不同命啊啊啊~出身好,資質好,連精神力融合的伴生獸都是這樣的稀世異種!平常人就算祖上冒青煙,真出了個S級哨兵,又哪裡有本事給他們提供這樣的資源,只能進入學院靠自己,運氣好的話……」

「得了吧,家裡能出個S級哨兵,就該睡著都笑醒了,還考慮這些有的沒的。你個獸血族的,又融合不了伴生獸,操的哪門子閑心啊?」

「嚶嚶嚶嚶~人家就是羨慕嫉妒恨,想要感嘆下蒼天不公嘛!」

「我叉,聊了半天哥們兒你原來是妹子啊……喂喂,別動手啊,誰讓你們魔熊族個個長那麼壯噠!」

金色劍光劃開火牆,在到達維克多之前,忽然消散,戚宿也隨即停下了動作。

「戚宿你怎麼回事?!」

戾氣越發明顯,正準備凝聚更強火焰的維克多,立馬不滿了。

這會兒的他看起來,不太正常的亢奮使得五官都稍顯抽搐扭曲,呼吸沉重,眼睛泛出血絲,若不是輪廓深刻的臉長得挺帥,再進一步就直接能夠用猙獰來形容了。

「有空還是先梳理一下紊亂的精神力,以你現在這種狀態,繼續打下去,就該發瘋了。」看了維克多一眼,戚少帥以與對方截然不同的冷靜道:「我們是來參加宴會的。」

這麼兜頭一瓢涼水澆下來,眼神嗜血的維克多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到底沒再繼續出手。儘管,對於戚宿上述言論,正確的理解方式,他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就該發瘋了』後面轉接,不要指望我來收拾爛攤子。

『我們是來參加宴會的』後面繼續接,你發瘋了會影響我的興緻。

好吧,若是以往,在他對戚宿的評價是『過於完美』這一點的時候,維克多是不會這樣胡思亂想的。但是,自從學院首席爭奪戰輸了,他再面對戚宿,就總感覺這是一個大寫的——人不可貌相!

其實,一回學院就急吼吼過來找戚宿約戰,這本身就說明維克多的精神狀態出了點問題。

越是高等級的哨兵,融合的伴生獸等級越高,他們對於精神力安撫的需求就越大。這也是為什麼,帝國法律允許B級以上的哨兵,標記多名嚮導的主要原因。如今的醫療手段,雖然研發出了數種適用於哨兵的穩定藥劑,但藥劑終究只是替代品,嚮導才是與哨兵最好的互補。

也因為此,在段小溪與戚少帥『那不得不說的一夜』被傳得沸沸揚揚之後,大部分星際民眾還是有一個共識,以段小溪那墊底的嚮導資質,即便他不曉得走了什麼運,真得了戚宿的喜歡,戚宿也遲早會標記其他高等級的嚮導。

然而,有少部分人已經不這麼認為了。

例如,維克多。

哨兵和嚮導彼此間存在依賴性,那麼相應的,一個出色的哨兵在接受訓練磨礪時,也會學習如何克制這種依賴。否則,危急關頭若沒有嚮導,那還不得整個人都廢了。

維克多在完成家族安排的歷練時,殘酷的搏殺環境里,自然不會有為他做精神力安撫的嚮導,即使是精神力穩定藥劑,他也只少少的使用了一點。而能夠撐到現在,基本也到他的極限了。

同樣的,也只有摸清了自己的極限,才能回過頭來,直面對手的精神力究竟有多變態!維克多實在想不出,戚宿是怎麼撐了這幾年,還跟沒事兒人一樣的。

照常理來說,哨兵在精神力融合了伴生獸之後,就會標記與自身相匹配的嚮導。等級越高,越需要如此。家族安排的,主腦篩選的,自己看上的,像他們這樣的出身,誰身邊會沒幾個嚮導,標記七八個都不為過。

但是,戚宿戚少帥,顯然是個例外。

到如今他才標記了第一個嚮導,還是個適配度和他只有27%的低等級嚮導。

像維克多這種不愛開腦洞的都會忍不住懷疑,戚宿的精神力絕逼是變異了,所以,他其實是不需要嚮導的……吧。要不然,怎麼會拖了這麼久?要不然,在段家自己都不介意的情況下,他也沒有再多標記一個段雪菲。

總不可能,在人前裝完逼,回去之後就不停的嗑、葯吧~

精神出了點小故障,一腦補就有點停不下來的維克多少帥:……戚宿你站住,你把話說清楚,是不是每天都在暗搓搓的嗑、葯!

兩人停戰,一前一後離開角斗場回到二層宴會廳。

站在露台邊觀戰的大伙兒,多數是沒有發現維克多短暫出現的異常,只當兩位少帥是友好的點到即止,紛紛為他們歡呼鼓掌。

而跟著維克多過來的嚮導,倒是感覺到了他的情況,連忙過來額頭貼上他的額頭,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凝聚體,一隻栗紅色的百靈鳥。那清亮婉轉的鳴唱,僅僅旁聽,也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哨兵在戰鬥過後,與自己的嚮導精神力交融,這在其他人看來,就好比勞累過後做個SPA嘛,再平常不過了。

兩廂對照,激動的噠噠噠跑過來,對自家監護人表達了崇拜的星星眼之後,就高高興興拉著他一起去啃雞翅膀的段小溪,才顯得辣么的不靠譜。

有了兩位少帥開場,宴會的氣氛已經沸騰起來,陸陸續續又有人跳下角斗場約戰,同樣得到了大家的熱情叫好。

兩人挑了處休息區坐下,會長萊薩爾也很守信,當即給段小溪送來了一根比他的個頭還長點兒的烤翅,以及一大石盤的水果。

送完食物,萊薩爾就連忙退散了,其他人也是一樣。由於段小溪望向戚少帥的眼神實在是熱烈,誰也不能保證,他會不會當著本人的面,再來一段之前有感而發的那種情詩?!這種天雷,還是交給少帥來扛吧,誰讓他是『戚、宿、爸、爸』呢~

等到其他人離去,段小溪分開腿靈活的翻身坐到了戚宿腿上。

雙手環住對方的脖子,回憶之前看到的,從來沒點亮過這個技能點的段小溪,有樣學樣嘛,用自己的額頭碰了碰戚宿的額頭,然後,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凝聚體╮(╯▽╰)╭一個銀色的霧糰子。

段小溪:…………

「呵~」

這是忍不住笑場的戚宿戚少帥。 ?嚮導在覺醒精神力后,剛開始都只能形成一團霧氣,例如,段小溪的銀色霧糰子。

而隨著自身異能的穩定和提升,霧糰子最終會成長脫變成具體的精神力凝聚體。

就像雷德醫師,他的精神力凝聚體是一株向日葵。之前為維克多做精神力安撫的嚮導,她的精神力凝聚體是一隻百靈鳥。

由於霧糰子在脫變過程中,存在著許多不穩定的、偶然性的,人力不可控的因素,這使得嚮導精神力凝聚體因人而異,種類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但就正常情況而言,嚮導的資質越好,精神力等級越高,凝聚出形體的速度就越快,凝聚體的實力等級也越強。

反推也成立嘛,像段小溪這樣的,資質等級E的小嚮導,精神力凝聚體到現在都是一團霧氣,且穩定得彷彿要當一個糰子到天荒地老,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然而,中二少年怎麼可能接受以上的大眾結論,特別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這個人還在看到霧糰子時——笑、場、了!

感覺被全宇宙的惡意糊了一臉,段小溪就果斷黑化了。

拜巫的血脈天賦所賜,黑化少年一秒就自帶陰森森凡人顫抖的詭異背景,湊到他的監護人耳邊,用講鬼故事的口吻道:「呵呵呵,悄悄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的精神力凝聚體和其他嚮導的不一樣,它需要血,很多很多的鮮血……嗯,它剛剛告訴我,只要吃了你的血肉,它就很快能夠出來了……」

握住自家監護人的手,送到嘴邊,段小溪咔嗤一口咬下去,血色浸染開來……

「啊~」

過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女子驚呼著趕忙上前兩步,「少帥你你你的手!」

段小溪鬆開嘴,松鼠般雙頰鼓鼓的嚼著之前塞嘴裡的紅色漿果,扭頭不滿的瞪向來人——打擾未來大巫和心上人玩遊戲,是會被扎小草人的哦~

回過神,女子也有些尷尬,手絹遞到一半,送也不是,收也不是。

好在也無需她浪費時間去糾結,緊接著,段小溪就利落的解決了問題,低頭在自家監護人手背上舔了舔,除了一彎淺淺的牙印,什麼也沒留下。

中二少年舔舔唇,望著心上人深情款款的詠嘆道:「哦,我怎麼捨得傷害你一分一毫~」

隨後又從魔熊族萊薩爾送來的果盤中,挑了兩粒紅色漿果塞嘴裡,段小溪甜滋滋的彎起眉眼,為自己這一系列邪魅狷狂的表白鼓掌~

當然,腦補和現實,差距總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反正,在另一位當事人戚宿戚少帥看來,若是忽略那時不時就要來幾句天雷氣息撲面而來的表白,段小溪的表現,就好比一隻忽然發了神經,張牙舞爪玩鬧的小動物,真是……迷之可愛。

呃,此情此景,大概也就『戚宿爸爸』會覺得可愛了。

對面有著棕金色長長捲髮的女子,就在木雞了幾秒之後,才調整好表情再次淺笑道:「抱歉,請原諒我們的冒昧打擾。」

戚宿抬手揉揉少年的發頂,在他慢吞吞從他的腿上爬下來,乖乖坐到身邊后,向認識的女子以及她帶過來的同伴頷首道:「許久不見,凱瑟琳公主殿下,以及,綺麗兒公主殿下。」

優雅又親和,大姐姐般的凱瑟琳,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妹妹,溫情滿滿道:「今年我的小妹妹綺麗兒也入學了,綺麗兒從小身子弱,多半時候都在靜養,很少出席皇室的宴會,認識的朋友也不多,我擔心她到了新環境不適應,所以……瞧我,聽說少帥您在這裡,就光顧著想帶她過來見見您,卻忘了問問她,你們已經認識了?」

挽著姐姐的手臂,綺麗兒靦腆嬌弱道:「之前做新生任務的時候,我和少帥的小嚮導是一個隊的。沾小溪同學的光,倒是有幸見過少帥一面。」

如果不是之前在小鎮時,綺麗兒沒怎麼掩飾的提到過姐妹倆的關係,光看她倆這會兒彷彿親密無間般的相處模式,還真讓人誤會她們多姐妹情深呢。在凱瑟琳看不到的角度,綺麗兒沖段小溪眨了眨眼。

坦白說,兩位公主殿下站在一塊兒,兩廂對照,很難讓人相信,柔柔弱弱小白花一樣的綺麗兒才是皇后親生的,帝國皇室第二順位繼承人,並且,她還是一名A級哨兵。

順著綺麗兒的話,凱瑟琳笑容親切的望向段小溪,「看來我們的綺麗兒已經交到朋友了呢,很高興認識你,小溪同學。」

好吧,剛才那一幕還記憶深刻,哪怕一貫親和善言的凱瑟琳公主殿下,這會兒對上腦迴路看著不太正常的段小溪,也只能擠出點兒場面話來。

之後又不咸不淡交談了幾句,做任務累了一天的段小溪,就扒拉著他的監護人睡著了。

戚宿倒也習慣了他這種牛皮糖的架勢,將人往懷裡攏了攏。



接下來的兩天,段小溪的日子過得優哉游哉。

早上玩玩幽靈糰子們,嚇唬嚇唬隔壁鄰居家的冰霜熊寶寶,看蝶翼雙胞胎姐妹練習異能,跟大肚子蜥蜴斐伊奧斯到三樓的原生態遊樂場去嗨,晚上戚宿去哪兒他去哪兒,宴會上有各種各樣他沒見過的好吃的好玩的……總之,生活是辣么的多姿多彩。

等到新生們全部從小鎮放出來,學院在愛麗薩珂小鎮外的漂流島上,為新生們舉行歡迎晚宴時,土包子溪,好吧,是曾經的土包子溪,如今已經能夠像真正的貴族少年那樣,遊刃有餘了,偶爾再模仿下自家監護人的神態動作,那就更能唬人了。

當然,介於段小溪那波瀾壯闊一浪蓋過一浪的名聲,遊刃有餘其實也沒什麼卵用。

有他那同父異母的哥哥段辰韜,迫(生)不(動)得(具)已(體)向隊友們講述了『段小溪從小就孤僻怪異,要吸血!』的恐怖故事,三天時間,足夠在新生中迅速流傳開來,普及了一遍又一遍。

在這濃濃的異樣目光包圍下,還有主動搭理段小溪的就怪了。

幸而,一根筋的雷明明同學誓死報效北斗軍團的決心依然堅定不移,一見到段小溪就主動化為忠實狗腿。以及,為了團結一切可團結力量,特別是在親眼目睹了戚少帥對他的小嚮導確實好得不太科學之後,綺麗兒公主殿下對段小溪也頻頻示好。

相比之下,段辰韜其實混得更慘一點。

由於在小鎮保衛戰中,再次集結的大海鼠群對他表現出了非一般的喪心病狂,連累得其他新生們雞飛狗跳、疲於奔命,苦熬了三天,到最後都有一半學員沒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被學院主腦打了個大大的差評。

能來皇家學院念書的,要麼自身資質出眾,要麼家世出眾,要麼這二者同樣出眾,簡單來說,幾乎個個都有一身傲氣,特別是才剛入學,還沒有深切感受過學院金字塔有多森嚴殘酷的時候。第一個新生歷練就得了差評,這對於大多數新生們來說,不啻於光明坦途上增添的污點,不遷怒四處躲避鼠群而將危險帶給他們的段辰韜才奇怪了。

犯了眾怒的段辰韜,瘟神的名號一點不比段小溪差。

而在小鎮任務中被鼠群追著啃了個重傷,剛出醫療室來參加晚宴,又遭到了同學們的孤立排斥,在鳶尾星域作為大商會會長的公子,而備受周圍人稱讚追捧的段辰韜,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刺激,站在宴會外圍,臉色難看得要死。

熊熊燃燒的怒火總是需要發泄的,再回憶下養傷時,無意中聽到的那些關於小賤種的議論,聽說對方過得好,就整個人都不好了的段辰韜,他的目標,顯而易見。

漂流島,顧名思義,整座島嶼一直在海中漂流。從島嶼到島上的建築設施,全部由某種半透明的晶體組成,光線照耀折射下,流光溢彩、美輪美奐。

宴會上還有不少螺帽子人在為新生們烹飪海鮮。別看他們除了防禦似乎就沒啥本事了,據說,NNN年前,皇家學院的第一任院長梅爾閣下,就是在吃過他們烹飪的海鮮之後,當(死)機(乞)立(白)斷(賴)將一支螺帽子人遷到了學院。

坦白說,頂著一個大螺殼來料理海螺,這樣都一點心理陰影沒有,螺帽子人也堪稱吃貨界的楷模了。

奶白色拳頭大小的海螺,用小叉子輕輕一撬,就能吃到裡面鮮嫩多汁爽口彈牙的螺肉,感覺真是棒棒噠~

段小溪和雷明明一口一個,吃得歡實。

綺麗兒坐在他倆對面,用小扇子半遮住臉頰,面色氣惱,呃,不對,以她的小白花光環,氣惱也會變成嬌嗔,「這幾天在宴會上還沒吃夠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跟那些才從鎮子里放出來的倒霉蛋一樣呢!」

「學院的迎新宴會,向來都由皇室血脈主持。咱們這回,就是我那最愛裝模作樣的皇姐安排的。她看你不順眼,看我想弄死……不不不,那天眼睜睜看著戚少帥把睡著的你直接抱回去,恭喜你,她看你肯定也想弄死!凱瑟琳最擅長借刀殺人、不留把柄,宴會上肯定會有人出幺蛾子,我跟你說啊,到時候手忙腳亂我若是護不住你……吧啦吧啦。」

被她碎碎念得想黑化的中二少年,推開餐盤,慢條斯理拿餐巾擦了擦嘴角,「說的挺有道理,今天一上島,我就看一個人特別不順眼,我們應該先下手為強,把危險扼殺在搖籃里。」

卡殼的綺麗兒,「等等,你不是認真的吧,就憑眼睛看?這樣會不會太草率了一點啊啊啊啊~」

自信爆棚的段小溪,「要相信一名巫的直覺。」 ?『先下手為強,把危險扼殺在萌芽中』這話聽起來霸氣側漏,做起來嘛……

漂流島某偏僻無人的角落,跟著段小溪一起過來的雷明明和綺麗兒,正大眼瞪小眼,脈脈,咳,默默不得語。

中二少年只扔下一句『為本少主護法』,然後,他就又開始玩、小、草、人、了!

這一刻,雷明明同學的表現還算好,畢竟家裡往上數三代,都是混軍團的嘛,服從命令簡直刻在了骨子裡。但是,綺麗兒公主殿下的內心世界,那就有點崩潰了。

段小溪選定的目標——他同父異母的哥哥段辰韜。

本來吧,綺麗兒也覺得這個選擇挺合理的。以段辰韜在小鎮任務中,對段小溪展露出來的惡意,他會在宴會上再次對段小溪下手的可能性的確很大。

但是,段小溪的不靠譜就在於,別人靠的是證據是推理,他僅憑那什麼鬼的直覺。並且,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呵呵,他還挺自信。

換個角度來看,段小溪似乎壓根兒就沒考慮過,若是找錯人了該怎麼辦?

他對段辰韜的態度,有些、有些……

怎麼說呢,綺麗兒自己也不好形容那種感覺,硬要描述的話,那就不像一個正常人,對待同類該有的反應。倒更像是,一個孩子,遇到了一個他不太喜歡的玩具,於是乎,他在考慮怎麼把那個玩具破壞掉……

如果真是玩具也就罷了,孩子嘛,天真又惡劣,這大約是他們的天性,大部分人還會覺得他們挺可愛。可是,麻蛋那是個大活人好么,想想都起雞皮疙瘩好么!

一個人陰險狡詐不可怕,可怕的是,段小溪他兇殘得很天然啊啊啊~綺麗兒默默將少年的危險值往標尺上方推進兩格。

然後……

接下來的發展,又差點讓綺麗兒一口老血噴了。

以上種種,其實是她想太多了嗎?!

少年,你特么真來玩草人做遊戲,還能更不靠譜嗎~

克制住想要拎起段小溪咆哮的衝動,深呼吸好幾遍的綺麗兒:「小溪同學,我記得你說過,一上島就看段辰韜特別不順眼,你的直覺在告訴你,他就是今晚的威脅。可是現在,我們不去處理威脅,卻在這裡圍觀你對著一個破草人念念有詞,請問這是幾個意思?」

沉浸在中二世界的未來大巫,高深莫測道:「右護法稍安勿躁,這個小草人就是段辰韜,本少主正在處理中。」

在小鎮時,用段辰韜的血製成的小草人,用掉了一個,還留下一個備用,現在這個也派上了用場。段小溪為自己的先見之明點贊。

而感覺受到了無形精神力傷害的綺麗兒,捂住胸口踉蹌後退了三步。

不不不,右護法又是什麼亂入,她是楚楚動人追隨者無數的帝國公主,她才不要當什麼莫名其妙,一聽就感覺不太正規的右護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