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電腦沈紫嫣突然擡頭看着她:“你是說……”

“合同上面的內容還不夠明顯嗎?我想就不用我再解釋了,這本來就是一個圈套,只不過你們家是秦家的犧牲品而已,也難怪事情一發生之後秦家馬上就知道,婷雪本來就是,秦雪凝的朋友在醫院裏鬧出那麼大的事兒,這不就正常了嗎?”

恍惚間,沈紫嫣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被冤枉的,也就是說,這一切根本就沒發生過。

可是秦雪凝這幾天三番五次的來看她,不像是那種人。

聽歐陽柏娜跟她說,他們最近一直在調查千面的信息資料。


難不成昨天出現在醫院外面的那個是千面。

沈紫嫣急忙問:“難道這一切都是……”

“我知道,你們都在懷疑千面做的這一切,但是,我做過調查了,千面的那個納米麪具,一天只能複製一個人的面孔,也就是說,如果他變成了楊鐸,那麼另外一個人,肯定不是她,這個秦雪凝可沒有那麼單純!”

陳樂帶着秦雪凝趕了回去,倆人路上都沒怎麼說話,只要一開口,就想要爭吵。

秦雪凝乾脆把頭轉向了窗外,不再去看他。

氣氛也是十分的尷尬。

回到家中,婷雪也剛好伺候完韓欣月。

她喝的太多了,一直打滾,說了很多很多的話。

聽得婷雪很是尷尬。


一打開門就說:“行啊,陳樂,你可真是個花花公子,到處沾花惹草,不光勾走了你老婆的心,滿大街的女孩兒就沒有不喜歡你了是不是?”

他現在可沒心思開玩笑,一推門把婷雪推到一邊兒,陳樂走進屋裏,看着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韓欣月,回頭又看了看她們兩個女孩:“你們在屋外等着,我沒有叫你們進來,誰都不準進屋子!”


“哎,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們好心給你們提供住宿,你們這……”

沒等婷雪把話說完,陳樂就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走到韓欣月的身邊坐了下來:“韓欣月,你醒醒,我有一個問題。”

韓欣月醉意朦朧,一把拉住陳樂的手:“陳樂,你都已經離婚了,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們一起過那種與世無爭的生活……”

沒想到她還是真的醉了。

“你別鬧,韓欣月,我真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你親我一下,你只要親我一下,你問什麼我都回答你,不然我什麼都不說……”

放在以前,她絕對不敢這麼放肆,這一次,她雖然醉了,心卻如明鏡一樣,她要把心中想說的都說出來。

死死地拉着陳樂,用力往牀上一拉。

陳樂便撲通一聲栽倒在她的身上。

喝醉了酒的韓欣月,力氣大的要命,勒的陳樂差點沒斷了氣。

“你鬆開,你瘋了?”

“對!我是瘋了,就讓我瘋一次!”

一把推開這個女人,他從牀上爬起來,往後退了兩步,他來這裏,可不是爲了跟她尋歡的,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沒想到她醉成這個樣子,怕是今天是問不成了。

到是秦雪凝和婷雪兩個人站在門外,偷偷的聽着屋子裏的動靜。

婷雪給秦雪凝使了個眼色,拉着她跑到了院子裏。

剛一出門,婷雪就問秦雪凝:“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過分,這算不上過分,比起我大哥他們做的事兒,我這已經是夠輕的,再說了,能幫助陳樂的,也只有我們,你就不想想,如果我們能拿到秦家,在這一路上的障礙不就都被掃除了嗎?”

“可我還是覺得不妥,秦雪凝,我們兩個是閨蜜,我不想讓你誤入歧途,這樣,我們現在就去跟他說清楚,我想他一定會原諒你的。”

婷雪說完轉身就要走,沒想到,她這剛一轉身秦雪凝就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任憑她怎麼掙扎,都不鬆開:“對不起……我們是閨蜜,你可不能背叛我!” 守着韓欣月過了一夜,陳樂一直沒有閤眼,這會兒也有些疲憊。


倒是韓欣月天一亮就醒了過來,看着陳樂坐在她旁邊,急忙摸了摸領口。

好在衣衫完整,韓欣月這才鬆了口氣。

“你怎麼在這裏?”

“我?昨天你喝多了,你可知道?”

“知道,我沒說什麼……”

“你什麼都沒說,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給她倒了杯水,這一低頭的功夫,領口大片雪白,映入陳樂的眼簾。

他急忙把頭轉向了一邊兒,放下水杯:“坐起來喝點水吧。”

或許是感覺到了陳樂有古怪,她這才低頭看了一眼領口,僅僅是一眼,韓欣月就尖叫了一聲。

爲了方便,她只是帶了貼。

這時,屋門卻被咯吱一聲推開了。

秦雪凝站在門口看着這一幕,急忙捂住嘴巴:“抱歉,打擾了,打擾了!我什麼都沒看到,這就出去了。”

她俏紅着臉,要把門關上。

陳樂擺了擺手:“不用,我們沒發生什麼,我只是看她醒了,給她倒杯水而已,婷雪呢?”

“哦,她們家有事,所以就先回去了。”

點了點頭,陳樂說:“正好她剛醒,你就先替我照顧吧,我還有點事兒,就不打擾了。”

韓欣月覺得奇怪,陳樂剛剛明明有問要問,怎麼秦雪凝一進來他突然話鋒一轉了?

雖然心中甚是疑惑,但韓欣月卻沒有把這個問題問出來。

離開了這裏,陳樂往四下裏瞅了瞅,開車準備再去一趟醫院。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就聽砰的一聲悶響。

車身向前仰了一下,好在是陳樂急轉方向盤這才堪堪把車停住。

去醫院的這是一條小路,路上基本沒什麼人,剛纔那一聲悶響,分明是車子爆胎了!

他一陣無語,急忙跳下車來查看。

這才發現,路面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紮了很多的鋼釘。

剛纔這一下就是被鋼釘給扎爆了車胎。

噌!

沒等陳樂反應過來,身後的一輛出租車也大喊着:“快讓開,快讓開!”

回頭一看,身後的那輛出租車,正沒命地往這邊奔。

追尋今生的最愛 ,扁扁的,只有車輪子還在突突地轉。

愛  明顯車胎也是被扎爆了!

陳樂咒罵一聲,顧不上多想,一個翻身跳到了旁邊的溝裏。

砰!

又是一聲悶響,等他站起來纔看到,兩輛車已經撞到了一起。

好在是出租車司機只是擦破了點皮,頭上出了點血。

一從車上下來,出租車司機就破口大罵:“誰他媽這麼缺德呀,在路上放鋼釘!也太損了吧?”

車子算是毀了,一輛出租車,價格至少在十幾萬左右。

跑出租的,一個月才收入六七千塊錢,這撞毀了車子得賠公司。

那司機,看着車前面的情況,頓時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這時後座的門被打開。

一個少女從車上走下來,穿着一身粉色的浣熊套裝,戴着一個鴨嘴帽,揹着雙肩揹包,頗爲可愛。

一下車,少女急急忙忙的跑過來,看着司機哭,從包裏抽出一張手帕遞給他:“師傅,真是抱歉……你沒事吧?”

司機眼淚在眼眶裏直打轉,能沒事嗎?他這是纔開車第1個月,還沒賺了幾千塊錢,油費都不夠這車子就給撞毀了,他一家老小還等着人養呢!

更何況,他還撞了陳樂的車子。

陳樂開的是奧迪,那種百八十萬的!

司機哭了一會兒,突然爬起來,跌跌撞撞的朝着陳樂跑過來:“小兄弟,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想到這車子會爆胎,撞到您的車上了……”

看着他這麼可憐,陳樂搖了搖頭:“沒事,我車子剛好也爆胎了,這不怨你,是有人在這路上埋了鋼釘阻止這裏的車子,說起責任人放鋼釘的人,擦擦眼淚吧。”

女孩跑過來,有些尷尬:“對不起,對不起!”

她這一道歉,兩個小酒窩,頓時擠了出來,咬着嘴脣搓着手,極其的尷尬。

“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這荒郊野外的又沒有修車的,更何況出了事故,必須要報警了。

陳樂拿起電話撥通當地的交警電話。

沒多大一會兒,一**警就走了過來,看了看事故現場,好在是沒人員傷亡。

這場事故,雙方雖然都有責任,但是最終的責任,還是放鋼釘的人,所以他們做了筆錄也就先離開了。

那女孩兒站在馬路上,緊張的等着,不停的看着手錶。

陳樂對這個女孩子,倒是有了些好感。

說話文文雅雅的,素質倒是很高,而且也很善良。

走到她身邊,陳樂問:“怎麼了?看你樣子挺着急的?”

“啊!今天有一場同學聚會,大家約定好的時間就要到了,所以我才讓司機趕小路,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那師傅一定很難過,而且我也要遲到了……這公交車真是的,怎麼還不來?”

女孩急得直跳腳,陳樂瞅了瞅她,笑道:“這樣吧,我送你一程,正好,我這一路也沒什麼事?”

“你的車子不是毀了嗎?”

少女有些驚訝的看着他,倒是陳樂被他的一句話逗笑了:“誰說我就一輛車了,走吧,送你去參加聚會,我還有點別的事要做。”

這女孩眨巴眨巴眼,看了看陳樂也不像壞人就答應了。

同學聚會是在城東橋和樓這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