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到一個手機店吧!”周子惠想了一下,對前面的司機說了一句。

“哪個手機店!”

“要近一點的。”

“好!”

很快,周子惠在手機店裏另買了一個手機,並把原來的那一塊送給了店員,說什麼那手機有點問題,要修一下。

買了新手機,周子惠立即的坐上車回了別墅。

別墅裏比平時靜了好幾分,因爲今天她不在。

傑克見周子惠臉色有些難堪的進來,趕緊諂的迎了上去,“mary,怎麼了?不舒服嗎?”說着,不規矩的手也大膽的摟上了周子惠的腰挑逗性的撫着。

後面的事,如何她也要賭個贏。想到此,她手也環上了傑克的脖子,一點的顧及也沒有了。

傑克這兩天也聽說了周子惠的事,行事就更是大膽了。有力的手臂把周子惠突然的抱了起來,大步的往周子惠現住的房間走去。

王媽這時,才從後門邊走了出來,“這對狗男女,真是越來越猖獗了!”看來,她真的找個時間讓少爺知道了在,這真是敗了別墅的習風。

傑克意亂情迷的抱着周子惠一腳下踢開了房間的門。

怦的一響,讓周子惠一頓,“這裏或許也讓南宮輝安了竊聽器吧!或許,她跟傑克的事,他也知道吧?”突然,她陰然的一笑,“傑克!要不然,今天我們來點別的?”

“別的?”傑克難奈的想吻上她的脣,手上的動作也沒怠慢的大力的撕毀着周子惠身上的媚人的洋裝,他已經到了無法忍耐的地步了。

“刺激的!你懂嗎?”周子惠也媚眼如絲了,如鐵的堅硬快戮破她那妖媚的蕾絲而直驅直入了。

突然,傑克笑了。

可是,也不由擔心的一問,“孩子……”

周子惠用行動的回答了傑克。

南宮輝坐在辦公室裏正看着拿回來的東西,果然只是一些關於紫漫之事,對於他是‘黑狼風’殺手組織的頭牌殺手之事一無所知。

他有些高估了她,他費了這麼多的心思也就只有這些,可是,就算是這些他也不想讓餘小曼知道。

看了這些,心中也不由涌出無限的思緒。六年的時間的沉甸,不是一下子都能放掉的,雖然他時而在心裏想着放下就幸福了,時而的想認爲愛紫紗只是看着她身上有着餘小曼的影子。然而,六年的時間真的不短,就是不愛,天天想着愛,天天的說着愛,也會在潛意識裏想着自己愛,這就是習慣。

他很討厭這種習慣,因爲讓她看不清事實。 正在他思緒萬千之時,突然手機的提示音響了。

他順手的拿起手機,竊聽系統的提示音,本不想看了,已經拿到了想要的,可是爲確保萬無一失,他再閃的點開看了,卻不想見傑克急切一腳踹開了門,周子惠緊摟着傑克的脖子,激情的、充滿挑逗的眸子微頓……

南宮輝一愣,他們居然膽大在白天都幹起這種苟合之事,難道他們不怕別人發現讓小曼知道嗎?

小曼?南宮輝手指一動,一下子就關掉那讓他胃裏直冒酸泡的一幕。

這些齷齪的事情不能髒了小曼那純潔的心,她得儘快的解決此事。既然,周子惠已經沒有威脅他的把柄了,只等二十來天,楊澤凡就可以對周子惠做孕期鑑定,他一定楊澤凡在小曼的面前做,當着小曼面揭開周子惠的謊言。

接下來,周子惠做了多刺激的事也只有她和傑克清楚。

整一下午,南宮輝都有些坐立難安。

他知道小曼知道了上午的事,只是有些不明白,楊澤凡居然沒對他提起,而且也跟他說後來周子惠怎麼那麼輕鬆的回了別墅。

楊澤凡根本就沒時間管南宮輝的後續之事,那之後的事由他自己處理,誰叫他的小妻子跑來攪了局,而把陳果帶上了。

此時,他心裏後悔的要死了,居然當着陳果的面就那樣的走了。

餘小曼心裏也有些氣,南宮輝一定有什麼事瞞着她。雖然當時她沒見到他,便是肯定,他也去過那裏,他要楊澤凡給周子惠打什麼營養針,真是營養針嗎?

當時,她認了,不等於她就不懷疑。

最奇怪的周子惠,她見到她之時,明明雙眸充滿的恐懼,嘴裏還喊着楊澤凡要殺了她這樣的話語,可是說報警之時,她卻閃爍其辭了。爲什麼?她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嗎?

她在想可能事實沒那麼簡單,如果周子惠只是設計懷了南宮輝的孩子,做了一些破壞她和南宮輝感情的事,南宮輝也必要殺她,除非他還有什麼必須的理由,可是,那是什麼呢?

南宮輝不知自己看了電話多少回,可是電話都沒有響起過。

他心裏涌起一種不安,餘小曼懷疑他了吧?要不然,整一下午,居然一個電話也沒有,這是這段時間根本沒有的事。臨近下班了,南宮輝提前了五分鐘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周若香微一擡眸,“總裁!”

“小曼有打電話來嗎?”南宮輝想都沒想的問出了口。

周若香微詫的眸子一閃,他不是一直在辦公室裏沒出來過嗎?難道是睡着了?周若香只能做這樣的胡想,“總裁有漏接電話嗎?”她努力的在腦海裏搜尋着下午有哪些電話。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

南宮輝第一次喜出望外的看向電梯,然而,失望讓他的雙眸驀然的一沉。

“喲,輝,你在期待誰呀!”凌霄霆可是抓住了南宮輝由喜悅轉爲失望的瞬間表情。

南宮輝看了他一眼,“霄霆,看樣子你真的很閒!”

“我當然閒了!誰叫某人總扣着我的女人,沒辦法做一些報效國家這事!”

“你來幹什麼?”周若香恨了他一眼,嘴裏總是吐不出一句好話來,就是因爲他的三天兩天要人,總裁已經準備放她了,可是,她不想離開‘輝煌集團’。

對於周若香不怎麼見待的話,凌霄霆微聳了一下肩,“來接你下班呀!”

“我要加班!”周若香大有趕人的意思。

南宮輝看了她一眼,不參與小倆口的鬧騰裏的轉身離開了,他去接小曼下班,千萬她別說要;加班之話,因爲他對項目部的工作了如指掌,楊鋒一走,小曼又是生手,張絡也不是三頭六臂。

“小曼,下班了!”南宮輝推開門就輕柔的說了一句。

張絡擡眸看了他一眼,“總裁!”微帶笑的打了招呼,“去茶水間了!”

“哦!”南宮輝面上微帶尷尬,這麼蠢的事,他還從來沒有幹過,今天是怎麼了,那麼的急切?想要證明什麼?

“輝!”餘小曼端了一杯開水,見南宮輝忤的門口,不知爲何?

“小曼,還有事嗎?”南宮輝見她打一大杯開水,以爲她不過是掩飾什麼纔打的吧?

“沒事了!”餘小曼從門口擠了進去,南宮輝自然的側身讓開。

“沒事了,下班了還打那麼大一杯水?”

“啊,下班了嗎?難怪我怎麼覺得口很渴!一下午都沒有喝水!”餘小曼笑笑的坐下。

南宮輝很想問你幹嘛去了,然而,卻沒問出口,問了只是多事而已。她問了,自己該如何的回答。南宮輝走過去產,像往常楊鋒一樣把屁股微動,輕鬆的坐了餘小曼的桌上。

餘小曼帶着有色的眸光看了他一眼,這個動作似乎不適於他這個堂堂總裁做出來的動作。

張絡低垂的眸子一挑,第一感覺是楊鋒又坐那兒了。

牽手不要說再見 楊鋒,他心裏對他抱怨有加了,走了兩天了,一個電話也沒有。

打電話更是不接。

其實,楊鋒哪有空接電話啊,他現在被眼前見到的一幕驚得覺都沒辦法睡了。龍淑嬌居然有個四歲多的女兒了,她是誰的,是他的嗎?

南宮輝等餘小曼喝了一點開水,慢條斯理站起來,他才站起來走到她旁邊,溫柔帶笑,手肘微彎。餘小曼則遲疑了兩秒,才把手穿過了他的,挽着他輕笑了一下,“輝,走吧!”

微一遲疑,讓南宮輝察覺了,他在心裏咯了一下,卻也沒作聲,依舊帶着溫柔的笑意走了項目部。

“輝!”餘小曼坐在副坐上,雙眸目不斜視的看着前方的道路。

南宮輝望着前方道路的眸子一閃,她是要問了嗎?

卻不聽餘小曼微頓之後,說着“去學校接小煜吧!”

提起的心落了下去,可是心裏不安卻慢慢擴大了,看餘小曼的表情,她真的懷疑了,今天的情緒有些反常,以往她總是笑得陽光燦爛的,不等他彎起手肘就急切的挽着他的手了,以往的每一天總有那麼的幾個電話,就算再忙,她也會打個電話閒聊一兩句,可是今天她卻什麼也沒做,甚至在挽他手之時,她居然猶豫。

一路上,南宮輝沒說什麼,餘小曼也無意說些什麼。

沉悶的氣氛壓得南宮輝心裏有些難受,原來,自己沉悶了六年的習慣,今天他突然的不習慣了,他想餘小曼說些什麼,卻又是希望她不要說到今天上午的那件事。

他在心裏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想他南宮輝以冷靜果斷獨霸商場所在此時居然也當起鴕鳥來了。

可是一直到學校,餘小曼一直像平常常一樣的望着車窗外,什麼也沒提及,像是上午的事她一點也不知道似的。

司機和王媽早不等在校門外了,見南宮輝和餘小曼下車來,趕緊的迎了過來。

“少爺,少夫人!”

“還沒放學嗎?”餘小曼看了一下時間。

“快了。”王媽應了一句。

“王媽,你們先回去吧!我們接小煜回家!”餘小曼看了一下校門,還有點早。

“那也行,我先回家多做兩個菜!”王媽高興一應,“走吧,老蔣!”叫上了在南宮家開了十幾年的老蔣。

南宮輝和餘小曼站在校門外無語的約十分種。

南宮輝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彆扭過,像是渾身都不自在一樣。

“小曼!”

“嗯!”餘小曼沒有看身他,而是死盯着校門。

“小曼,上午的事……”

突然,下課鈴聲響了起來,孩子們的歡騰聲也響了起來,這兩種聲音硬生生的打斷了南宮輝想要對 餘小曼坦白的話。

“小煜!”遙遠的,餘小曼就見南宮煜帶着絲絲的沉靜走了出來,他並沒有像其他孩子那麼一蹦一跳的出來,而是帶着天生似的沉着和冷靜,不慌不忙的走出來。

然而在聽到小曼叫他之時,沉靜冷然的雙眸陡然的充滿了欣喜,“阿姨!!”放眼望去,小小的瞳眸裏更是喜上加喜,“爸爸!”

“小煜!”餘小曼也興奮的迎了上去。

南宮輝帶着溫柔幸福的笑意站在原地看着那高興的抱成一團的一大一小,原來幸福就是這種感覺。

“阿姨!爸爸!今天你們怎麼有空來接我了呢?”

“今天剛好有空!”

“太好了!”南宮煜雀躍得如林中小鳥。

“這樣很好嗎?以後阿姨天天來接你放學好不好?”

“好,當然好!可是……”南宮煜看向南宮輝。

“不用看爸爸的,爸爸有時沒空,可是阿姨有!”

“那前兩天你還出差了,爸爸還把我送到了爺爺、奶奶那裏。”小煜微嘟嚨着,沒小曼陪伴的那兩天,他感覺自己少了點什麼,做什麼都感覺沒勁。

小煜沒有把自己心裏的依賴說出口,但是他明白,他很喜歡餘小曼那種呵護的感覺,像媽媽,雖然最開始他真的很牴觸有了她這麼一個後媽,以這後媽都是惡毒,可是現在才發現,餘小曼是世界上最好的後媽,把最好的給他,把自己的屋裏打扮像身處在童話世界般的美國麗,最重要的是她有顆像媽媽一樣溫暖的心,讓他不再感到寂寞,只讓他感到幸福和快樂。

“放心吧!阿姨以後都不會了!”餘小曼彎下身子,晶亮的眸子與南宮煜略帶疑惑的眸子平視,

“真的嗎?”

“當然!”

“阿姨!我相信你!”南宮煜從餘小曼那晶亮含笑的眸子裏看出了認真。

“走吧!”餘小曼站起了身,牽起小煜的小手,南宮輝走過去牽起他的另一手往座駕走去。

幸福的一家三口的手牽手的一幕在餘暉之下照耀得更是美麗幸福!

雖然,南宮輝和餘小曼心裏都藏着心事,可是晚飯卻也還是吃得熱絡無比。自從給周子惠請了專門的廚師之後,家裏的鬧騰少了一些,因爲不同桌吃飯。

王媽一高興真的比平時多做了兩個菜,而且全是他們喜歡吃的菜色,這段時間,她也早把餘小曼的喜好摸索清了。

當然,南宮輝也細心的觀察着,比如說喜歡吃一些咬起來脆響,脆響的菜,喝粥之時,最喜歡配一碟醃菜,蝦呢喜歡燜着吃,這一點倒跟他相似,他覺得燜的菜入味,口味重一點的原因吧……

對餘小曼細緻入微的觀察,他心裏也點點的驕傲,他也可以爲她改變,他也可以爲她付出真心。

極品透視神眼 餘小曼對周子惠的所作所爲也很不理解,也懶得管她,管她,倒是讓她認爲好心當成驢肝肺。

飯後,南宮輝難得的沒回書房的坐客廳裏看着報紙,這個客廳,他一家三口已經很久沒在這裏呆了,只是今天小煜把餘小曼給他買的玩具拿了出來。

因爲是自組的,小煜昨晚整了半天,也沒能組裝好。

今天他想爸爸和阿姨一起幫忙組裝。

‘咚,咚’響的樓梯起,充分顯示着南宮煜的急切,餘小曼直擔心的喊着,“小煜,慢點!”

“阿姨!你快點!今天我一定得把這車組裝好,明天放學回來就可以玩了。”

“小煜,慢點!”南宮輝見小煜快步跑下來的樣子,心也提了起來,樓梯上摔下來可不是鬧着玩的事,“別急!”

說完之時,南宮煜已經跑下了樓。

南宮輝和樓梯上的餘小曼相視一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有了新奇的東西就急切了,玩兩天可能就膩了。

南宮煜把玩具的零部件通通的放在桌上,南宮輝也放下了報紙,準備幫小煜度關。

說實話,南宮輝只需看一眼,就知道那個部件裝哪裏,可是他並沒有裝,而是看着小煜裝,他怕他動作太熟練小曼看出端倪,他不想在她的心裏再加上一層的霜。

他知道小曼的脾氣,有時倔起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而且一個沒弄清的問題,她可以隱忍到很久都不會去問的。

此時,他有些希望她隱忍到永遠不問。

可是,不可能的,他知道。

餘小曼今晚時而遲疑的眸光,總是有意無意的看着他,待他裝着有些無辜之時,她又把眸光挪開了。

是的,遲疑!此時,餘小曼雙又是帶着那種眸光看着南宮煜組裝模型車遙控車,她心裏不由的想,“他爲什麼看上去那麼的鎮定自若呢?上午的事,他沒參與嗎?真的是楊澤凡對周子惠又一次的戲弄嗎?

但是,她心裏很明白,自己不過是爲自己心愛的男人找着根本不成立的藉口罷了,她只是在潛意識裏不相信南宮輝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阿姨!你也過來幫一下我吧!”南宮煜見餘上曼站着卻遲遲未過來幫忙,不由甜笑的邀餘小曼加入。

南宮輝也猛然的擡起眸子溫柔一笑,也想邀她加入,卻正好在擡眸之間見她那種今天晚上顯了無數的充滿疑惑的眸子,笑容有些僵了,她在心裏的懷疑加深了。

他輕嘆了一口氣,這懷疑就像毒癮發作一樣,越想越深,最後噬心噬智不可自拔。

看來,解釋是必然的了,只是他不能讓她知道得更多,要不然她會心裏會存芥蒂的,她是那麼純潔和善良的一個人,怎麼會接受那麼骯髒的事呢?

可是,六年前的事,他……

唉,解釋就是掩飾,錯了就是錯了。 “小曼,一起吧!”南宮輝釋然一笑,他決定等一下就身她解釋吧,自己說,總比她一個人在心裏暗自揣測的好。

他在想,如果餘小曼沒把事情弄清楚,她今晚可能覺都睡不好。

他可不想她頂着兩隻大黑眼去上班,要不然人家以爲他有多勇猛的纏着她讓她覺都沒法睡,可是天知道他有多冤,每每這時,他是最難過的,因爲每次他都得當和尚一個星期。

唉,做女人也難,每個月都會痛苦那麼幾天。

但是,像做周子惠那樣的女人真的也很讓人可恨,愛恨情仇,榮華富貴是可以強求的嗎?

然而,和諧的一家三口卻不知道,有一道恨意飛天的眸光死盯着他們,像是想從他們身上生生挖出兩個洞來,她才解恨。

周子惠帶着陰然的眸光看着客廳裏的三人,她不由在心裏冷笑了起來,“高興!就讓你們高興吧!看看誰能笑到最後?南宮輝,餘小曼,你們以爲憑那麼點坐伎倆就可以輕鬆的把我趕出去嗎?做白日夢吧!不知有句俗語嗎?請神容易,送神難!以爲把我趕了出去,就慶祝般的霸着客廳了嗎?真是太可笑了!就讓你們得瑟一晚吧!還有那個死老太婆,平時怎麼沒見你在客廳裏轉悠,今天卻轉悠了她幾圈了,都一把年紀了,難道南宮輝還看得上你嗎?也不拉一泡屎給照照自己長什麼德性?”

周子惠戾光輕閃,然後傲然的轉身進了房間。

傑克一下子摟住了她的小腰,“mary,這麼久去哪了呢?”

周子惠猛的一巴掌扇了過去,“我看你活膩了,我去哪了,是你能管的嗎?”

傑克被打得一愣一愣的,剛纔不是還好好的嗎?整一下午,他不是讓她爽得呼呼大叫嗎?那種刺激光想想都讓他心裏發酥,說實話,周子惠在這方面真是罕見的高手,他倆在結合之時,真的配得天衣無縫,就像女媧娘娘造出來的原配一樣的契合。

“m……mary!”傑克有些嚅嚅的輕應了一聲,怎麼這個女人比六月的天氣還要善變呢?

“滾!”周子惠一見傑克那種窩囊之相,心裏就來氣,他爲什麼就不能像南宮輝一樣呢?真是空有其表。

傑克只能撫着被打的臉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間,然而,聽見客廳裏爽朗幸福的笑聲,他又趕緊把步子縮了回去。

“我叫你滾!”周子惠用力踹了傑克一腳,目露兇光。

“mary!讓我再多呆一會兒吧!少爺他們在客廳裏!”傑克微一吃痛,聲音裏更是嚅嚅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