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揚長而去,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好看。

唐茗和蘇錦溪的車正在前面,他一口氣超了過去。

地下車庫本就車輛眾多,四處都是柱子,蘇錦溪在車中嚇得冷汗直冒。

三叔這脾氣也太暴躁了一點。

唐茗不甘示弱,「錦溪,坐好了,時間不早,我得開快點。」

公子在前,小女有禮 蘇錦溪無語,哪裡是時間不早?分明現在還早,這兩個男人幼稚不幼稚?

兩輛豪車就在大街上飆了起來,要是從前的唐茗表現出來的是溫和的形象,那麼今天的他就是果斷和兇狠。

兩人的車技不相上下,蘇錦溪隔著車都能感覺到兩人的怒火。

她就是去吃個飯而已,唐茗甩得她差點將中午吃的飯都吐出來了。

到了唐家,她一臉虛脫的走出了車門,走到一旁就要吐。

「錦溪,對不起。」唐茗這才覺得自己過火了些。

司厲霆也看到面色蒼白的蘇錦溪,心中暗自責怪自己。

給她遞了一瓶水,「謝謝。」

蘇錦溪什麼都沒有吐出來,臉上的表情慘白。

這一幕正好被管家給看到,難道少奶奶有喜了?

大嘴巴的管家火速將消息傳回唐家,「太太,少奶奶怕是懷孕了,剛剛我看到她在院子里乾嘔呢。」

正在修指甲的唐媽媽一躍而起,「是嘛?你沒有看錯?」

「當然沒有,看少奶奶的臉色也不好,有些像是孕吐反應。」

「哎呀,我馬上就有小孫子玩了,我趕緊去告訴茗兒他爺爺去。」

唐媽媽喜滋滋就衝上了二樓,要是蘇錦溪懷孕,除了她喜歡孫子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老爺子會給這個孩子股份,唐茗原手股份加孩子的股份就會一躍成為第一大股東。唐氏集團就真的是他唐茗的了。 所謂的豪門,從來都不是那麼容易進的。

這個門裡的人越多,人心也就越複雜。

唐媽媽逼著唐茗娶蘇錦溪,極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股份。

白小雨不會生孩子,而且她的家庭背景老爺子不會承認,會大大影響唐茗的前途。

蘇錦溪要是懷了唐茗的孩子,理所應當會多分一些股份。

唐茗手中的股份再加這個孩子的,以後他就是最大的股東,唐氏徹底被他把控在手中。

即便是到時候司厲霆對唐家起了心也不是唐茗的對手,未雨綢繆說的就是如此。

蘇錦溪和唐茗進了屋,管家簡單的招呼之後趕緊攙扶著她到沙發坐下。

「少奶奶,你慢點慢點。」

蘇錦溪被管家這種老佛爺一般的對待給嚇住,「那個……管家爺爺,我沒事的。」

「都吐成這樣了還說沒事?你好好休息。」

蘇錦溪一頭黑線,自己什麼都沒吐出來,怎麼在他眼裡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老爺子和唐媽媽一起走了下來,唐媽媽十分誇張,「溪溪啊,我的好兒媳,你可真爭氣。」

蘇錦溪無語,自己又沒考第一名,爭氣什麼?

「媽,你別胡說。」唐茗顯然明白他媽是誤會了什麼。

老爺子則是對司厲霆更為關心一些,「霆兒,今天怎麼想起回來吃飯了?你也不提前說聲我讓廚子準備你喜歡吃的菜,管家,快讓人加幾個三少爺喜歡的菜。」

唐茗和唐媽媽臉上的表情都很不好看,只要是司厲霆一出現,老爺子的眼中就只有他一人。

「爺爺,好久沒陪你下棋了,我陪你下兩局?」唐茗在老爺子面前也是處處討好。

「好,我們去下兩局。」

蘇錦溪被唐媽媽叫到了一邊,「溪溪啊,最近茗兒對你怎麼樣?」

「嗯,對我很好。」蘇錦溪昧著良心回答,兩人除了在公司見了一次面,今天才是第二次。

「對你好就行,我就怕這孩子對你不好,你這麼溫柔體貼,媽也放心你,以後出門就不要穿高跟鞋了。」

蘇錦溪看了一眼自己這雙五厘米的鞋子,說起來也不算太高啊。

「好的媽我知道了。」蘇錦溪從來不會忤逆長輩的意見。

「對了媽,這是給你禮物,希望你喜歡。」

「喜歡喜歡,我當然很喜歡了。」

只要是喜歡的人送什麼都會喜歡。

「媽,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先上去躺會兒,吃飯的時候再下來。」

蘇錦溪一路像是坐著過山車過來的,現在頭都有些暈。

唐媽媽以為她是懷孕反應,「好,你好好休息,一會兒我讓人叫你下來吃飯。」

蘇錦溪離開只是為了逃避和唐家的人接觸,她越是想要逃離唐家就越是害怕和她們接觸。

唐媽媽對她的好將來都會成為她的內疚感。

回到之前的房間,才剛剛開門後面就進來一人。

「三叔……」

司厲霆滿臉鐵青之色,「蘇蘇,我忍不了,我一刻都忍不了。

明知道你和唐茗只是逢場作戲,我忍不了你以這樣的身份待在他的身邊。

你可知道剛剛我費了多大的功夫才沒有暴露,蘇蘇,你到底喜不喜歡我?我現在就要個答案。」

司厲霆覺得自己都快被她逼瘋了,如今的他要什麼得不到,偏偏到了蘇錦溪這裡就變成了一個大難題。

蘇錦溪此刻心慌意亂,「三叔,你說了不逼我的。」

喜歡兩個字她不敢輕易說出口,對簡韻她可以確定,畢竟這幾年她的目光都在追隨著他。

但是司厲霆就不同了,自己和他沒有認識多久,她怕自己只是對他有一時的好感。

如果貿然答應司厲霆,以後她發現這不是愛情,她又怎麼來補償他?

況且司厲霆的身份比誰都更加複雜,這也是蘇錦溪顧慮的一個點,她不敢隨意胡亂回答。

「我做不到,我比想象中還要在意你,蘇蘇,說,你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司厲霆捧起她的下巴,迫切的想要一個答案。

他可以輕易得到她的身體,但是她的那顆心藏得很深很深。

「三叔,三天之內,我一定給你一個答覆。」

除了在辦公室她衝動了那一次她失去了理智,此刻她的理智異常清楚。

「好,我就再等你三天。」司厲霆鬆開她離開。

蘇錦溪的性格他很清楚,看來自己這一次不能袖手旁觀了,是該給她一點刺激讓她真正看清楚自己的心。

唐茗敲門進來,看到蘇錦溪正坐在窗邊發獃,「錦溪,下來吃飯了。」

「哦,好。」蘇錦溪收起了複雜的心思和他一起下樓,客廳里並沒有司厲霆的影子。

以前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他,蘇錦溪沒有看到他心情莫名有些失落。

「你在找什麼?」唐茗一眼就發現了蘇錦溪在找人。

「沒什麼,只是奇怪三叔和夢兒怎麼沒來。」

「蘇夢不知道怎麼沒有和三叔一起過來,三叔之前就走了。」

「他走了?」蘇錦溪心臟好似被人給揪了起來。

唐茗將她的眼神收入眼中,「三叔和唐家的關係本來就不好,錦溪,你和三叔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沒有,我有些餓了。」蘇錦溪趕緊轉移了話題。

以前在唐家,不管自己坐在哪裡他都會坐到自己身邊,時而打趣自己,時而給自己扔牛排。

今天少了他蘇錦溪的心裡也沒來由的有些空空蕩蕩的。

「茗兒,今晚你們就在這裡住吧,你爺爺還想多和你下幾局。」唐媽媽趕緊道。

往常唐茗留下是為了討老爺子歡心,但是今天他卻是有了一點私心。

只要留下的話就能夠和蘇錦溪在一起了,哪怕什麼也不做,他只想和她近一點。

「媽,我晚上還有事,我們還是回去吧。」從來不會反對的蘇錦溪直接提出了反對的意見。

「你能有什麼事情?我也好多天沒見到你了,今晚就在這裡睡,怎麼,連我這個壽星的面子都不給?」

「不是媽……」蘇錦溪張了張唇,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

「今晚住下吧。」唐茗一錘定音。

蘇錦溪晚餐也沒有吃多少就回了房,她也不知道怎麼了,以前分明也是這樣過來的,為什麼今天就不行了呢?

唐茗跟著她進了房間,蘇錦溪開口道:「唐總,今晚你要去陪白小姐的對吧?」

她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語氣讓唐茗升起一股惱意,他冷冷的看著蘇錦溪。

「錦溪,你就這麼希望我離開?」

蘇錦溪對上他那冰冷的眸子,下意識就朝著後面退去,今天的唐茗很奇怪。

「那個,以前不都是這樣嗎?」蘇錦溪已經退到了床邊。

唐茗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蘇錦溪退無可退,身體倒在了床上。

「錦溪,為什麼又叫我唐總了?以前不是都叫我茗哥哥?」

唐茗一點點彎腰,雙手撐在了蘇錦溪的兩側,這樣曖昧的姿勢。

「茗……哥哥,你先起來我們再說,這樣我不舒服。」蘇錦溪心中很不安。

唐茗的身體雖然沒有觸碰到她,只要他想,略一俯身就可以和她親密無間。

「錦溪,回答我幾個問題,你心裡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為什麼都這麼問她,蘇錦溪自己都很茫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好,第二個問題,那一天在雨花溫泉,你是和誰來的。

分明你也喝了飲料,後來又是誰幫你的?錦溪,告訴我。」

這個問題困惑了唐茗很久,他一直都很想要知道蘇錦溪背後的男人究竟是誰。

簡韻么?應該不是,他目前給不起那樣的黑金卡。

而且在雨花溫泉的那一天他還在公司練習,唐茗對蘇錦溪越發好奇。

「茗哥哥,對不起,我不能說。」

她怎麼能說和自己翻雲覆雨的人就是你的三叔,這不亂了套了?

唐茗對上她那一雙猶如小鹿般驚慌失措的眸子。

臉上沒有妝容,肌膚白皙乾淨,紅唇猶如玫瑰花一般嬌艷動人。

好想嘗嘗她的味道,是不是和想象中一樣甜美?

她的身上一直都有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湊近了就可以聞到。

「不能說么?」唐茗喃喃自語。

他緩緩俯身朝著蘇錦溪而去,蘇錦溪不知道唐茗怎麼了,他要做什麼?

電話鈴聲響起,唐茗有些煩躁的起身,蘇錦溪趁機起身。

剛剛唐茗是想吻自己?應該是她太自戀了吧,唐茗那麼喜歡白小雨,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她從柜子里拿了一套保守的睡衣去了洗手間,裡面的氣氛也太奇怪了。

泡在浴缸里她還能想到和司厲霆在一起那個香艷的早晨,他怎麼走了?是生自己的氣么?

拿起手機給他編輯了好幾條信息,最後都在沒有發出去之前刪掉。

啊啊啊,自己究竟喜不喜歡他呢?

蘇錦溪最後還是選擇給T發了一條消息,「宅男單身狗師父大大,你在幹嘛?」

T:「如果你不加前綴,我會很開心你給我發信息。」

「師父大大,你有喜歡的人嗎?」

司厲霆想了想,敲擊了一個有字過去。「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喜歡是怎樣的感覺?」 片場陸陸續續來了十幾人,且每個人手中抱著一束包裝精緻的花束。

這又是唱得那一出?要是布置背景的話這也太浪費了。

去批發市場,一千塊可以買上一大堆真花,假花更便宜。

再說這包裝得如此精美,一看就只有現代劇才用得著這樣的道具。

古裝劇弄鮮花是個什麼鬼?

「艾琳娜小姐請簽收。」大家異口同聲道。

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了顧錦,正準備收工換衣服的顧錦也是一愣,這是唱得哪一出?

「你們這是……」顧錦一頭霧水。

「你不是喜歡扔嗎?你扔多少我就送多少。」司厲霆含笑的聲音響起。

顧錦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上一次他特地從美國捎來的鮮花被自己給扔到了垃圾桶。

這次他回國就特地給自己送了這麼多花,昨晚還在床上和自己難捨難分的男人。

顧錦都不知道這人是在想些什麼,何必浪費這麼多錢。

就算他要刻意追自己,也不用買這麼多啊!

「哇,好浪漫啊!」

「我聽說小姐丟了司少從美國寄回來的鮮花。」

「對啊,我也看到了,那束花可貴了,司少今天又送了這麼多束鮮花,好幸福啊。」

顧錦挑眉看向司厲霆,這讓自己怎麼接?

「司少真是好大的手筆。」

「如果你不接受,每天我都會讓人送這麼多,一直到你接受為止。」司厲霆邪邪一笑。

這個笑容讓全場的女性都被迷得神魂顛倒,一臉小星星的表情看著司厲霆。

要是這花送給自己的該多好,不過全場誰有顧錦的長相和氣場?

別說是司厲霆了,她們這些女人都恨不得娶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