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句話好像是投入平靜水面的一塊巨石,眾人的心中頓時掀起滔天的巨浪。

「對啊,居然這麼就闖過來了?難道說現在獸潮退去了?」一名少年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的靈獸,發現這些靈獸還是兇狠地看向眾人,只是不知為什麼,可能是攝於古城的存在才沒有對人們發起攻擊。

「這便是來自赤元門的人么?果然不凡,恐怕和傲爽相比起來都不遑多讓啊……」雖然不知道伊靈心有沒有獨自一人對抗四階靈獸的能力,但就這從數十萬隻靈獸中能夠毫髮無損地衝出來的這份實力,便讓人震驚不已。

看著伊靈心手中的赤元令,眾人心中五味雜塵。

赤元令!

赤元門中總共有五枚令牌,一枚在赤元門宗主赤靈大聖赤靈的手中,而副宗主和太上長老的手中也分別把持著一枚,至於另外赤元令在哪,則是沒人知道了。

沒想到今日在這裡居然看到了一枚!

「這赤元令不會是假的吧?」一名少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赤元令,弱弱地問道。

「開什麼玩笑?作為五大二品宗門之一的赤元門,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現在靈玉大陸上誰敢偽造赤元令?」一名少年搖了搖頭。

赤元令一出,如見赤靈本人!

可以說赤元令,代表著整個赤元門的態度!

剛才伊靈心說讓蠻夷山屍骨遍地之時,所有人都感覺伊靈心就是生氣所言,蠻夷山再怎麼說也是三品宗門,不是說滅就滅的。但當伊靈心把赤元令拿出來之後,這時眾人才知道,伊靈心並不是單純的生氣所言,而是確實有那份實力!

二品宗門和三品宗門之間,本就存在著一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差距,更不要說千百年來積攢的底蘊了。毫不誇張的說,一個二品的宗門如果宗門上下傾巢而出的話,滅掉兩三個三品宗門不成問題。

「小妮子,你先站到我身後來,我的話還沒說完呢。」看到伊靈心傲爽笑了,自打進入遠古戰場后二人便是分開了,也曾找過對方,想念過對方,可直到今天才重逢。而且傲爽發現,伊靈心身上的氣息比往日更加渾厚了,看來又有了一番奇遇。

「嗯,小心一些。」聽到傲爽的話后,伊靈心此時就好似溫順的小貓一般,哪還有剛才的神氣凌然,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站到了傲爽的身後,轉身之前又看著蠻濤冷哼一聲,大有你若是敢做出什麼不利於傲爽的事情就會立刻出手一般。

我的姑奶奶啊,我現在哪還敢造次啊?你這連赤元令都拿出來了,我若是還敢做出什麼對傲爽不利的事情來,我不就成了蠻夷山的罪人了?

「對了!」伊靈心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從空間戒中取出一個粉色的錦盒,從錦盒之中取出了一枚丹藥交給了傲爽:「這是四品丹藥接骨續筋丹,對於傲大哥的傷勢應該有些用處……」

看著伊靈心手中的接骨續筋丹,所有人又是一陣目瞪口呆,二品宗門的弟子果然一出手就是大手筆!而且怎麼能說是有些用處?這接骨續筋丹是極為出名的療傷丹藥,基本上只要還有一層皮連著,就能夠將斷骨和斷筋接好!

這接骨續筋丹的價格可是不菲,在外界的話一顆便是五百萬靈石的價格……

「嗯。」傲爽點了點頭,接過伊靈心手中的錦盒和丹藥,在《靈玉奇異錄》上,傲爽也見過關於接骨續筋丹的逆天的效果,但也沒多說什麼。

「蠻濤,知不知道為什麼你每次和我作對都沒有好下場?而且一次比一次慘?」將丹藥放入錦盒后收入空間戒中,傲爽饒有興緻地看向蠻濤問道。

「為什麼?」蠻濤被傲爽問的也是一愣,現在回想起剛才自己說的話,蠻濤真想抽自己幾個嘴巴!

「我先不告訴你為什麼,你現在是不是有種想抽自己嘴巴的感覺?」看著蠻濤眼中那畏畏縮縮的眼神,傲爽又問道。

「你怎麼知道?」蠻濤眉頭皺起,儘管蠻濤此時盡量壓制著心中的震驚之意,但是雙眼之中的震驚之色已經出賣了他。

傲爽為自己套上了一身黑色的衣袍后看向蠻濤:「說句毫不客氣的話,我了解你,就像農民伯伯了解大糞一樣。」

「撲哧……」

「哈哈!」

這話一說出來,所有人都笑了,除了蠻濤。

蠻濤的臉色瞬間變得不自然起來,但是什麼都沒說,因為傲爽說的確實是自己心中所想,而且就算現在傲爽說錯了,自己都要表現出傲爽說對了的樣子來。畢竟伊靈心還虎視眈眈地在後面站著,剛才那赤元令一出手,確實讓蠻濤嚇了一跳。

赤元令, 穿越軍嫂威武 ……

「就因為我這麼了解你,所以剛才你用手中長戟指著我的時候,我什麼都沒有說吧?我就是問你,你後悔不?你知道剛才如果你稍微有些動作的話現在是什麼下場么?」就在這時,盤龍匕突然出現在傲爽的手中,那匕尖閃爍著森然的寒光,讓人不敢直視。

「……」蠻濤現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就好像一名做錯了事的孩子一般。

蠻濤是一個戰鬥狂人,而且沒什麼心智,從蠻夷山上下來的時候他的師傅便曾叮囑過蠻濤,讓他做事情之前先想想自己這麼做的後果。

可蠻濤確實是一名有些狂傲而且有些目中無人的人,便沒把他師傅的話放在心上,一來風雲城便是狂的沒邊,好像天老大,他老二。

遭遇了幾次失敗后,因為身後有著一眾追隨者后,蠻濤又重拾了信心。可當傲爽一人將他和他十幾名追隨者盡數擊潰后,蠻濤開始懷恨在心,伺機報復,又找上了張風幾人。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張風幾人居然如此不識大體,居然在遠古戰場中對少女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而蠻濤作為幾人的僱主,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隨後蠻濤又在無意間招惹了赤元門的人,而且這名赤元門的人手中還有著赤元令……

蠻濤是傻,可他也知道赤元令代表著什麼。

「就好像這片空氣……」傲爽說完,手中的盤龍匕在空中隨意地一劃。

「嗤嗤嗤嗤!」虛空碎裂之聲頓時傳來!

而伊靈心看到傲爽出手之後雙眼中的瞳孔也是猛然一縮,因為她看到了附著在匕身之上的那抹淡青色……

這應該是劍意,可卻被傲爽演化在了匕首上!

沒想到幾日不見,傲大哥居然領悟出了劍意,而且還能夠一通百通,演化在其他靈器上。看著那被破碎的虛空,伊靈心心中也是震驚不已。

「我就說嘛,傲爽怎麼可能會不留餘力?」

「這話你就說錯了,傲爽對抗血雷獅王的攻擊之時絕對是全力以赴,只不過是恢復能力比較變態罷了。」

「算我口誤還不行嗎?我還不知道傲爽是全力以赴幫助咱們?」

……

看到那輕易便被傲爽破碎地一小片虛空,所有人包括伊靈心在內都是有些震驚,當然,只是震驚的事情不同罷了。

而最震驚的莫過於蠻濤了,當時蠻濤清楚的記得傲爽那萎靡至極的神色和身體中沒有一絲靈力波動,可是那淡青色的氣息到底是什麼,而且從上面也沒有感受到靈力波動?

想到這裡,蠻濤又想起傲爽平時使用的幽黑色靈力和假裝成黃鶴樓時使用的金黃色靈力,還有使用靈技之時的赤紅色靈力……

傲爽到底有幾種靈力屬性?怎麼每種靈力屬性感覺都很霸道?和傲爽接觸的時間越長,蠻濤越發現傲爽的可怕之處,最可怕的就是傲爽的心智和手段! 實力上的差距還是其次,畢竟通過日積月累的修鍊可以適當的彌補一些,主要就是心智和手段,還有傲爽的悟性。

從心智上來說,蠻濤感覺自己在傲爽面前就是一個孩童,要不能讓傲爽活活算計自己六百萬靈石?而且自己每次有些小把戲小動作都會被傲爽發現,最後吃虧的總是自己。


從手段上來說自己更是拍馬都趕不上傲爽,如果你第一次見到傲爽這個人,這個看似面容清秀的少年,肯定會以為傲爽是一個和善之人。可你一旦招惹於他,那你的噩夢就來了。

就因為此,甚至在這段時間內自己一直向傲爽學習。

再說悟性,那日觀看武狂和陰山兩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的戰鬥,所有人都在場,而且所有人都想從二人的戰鬥中悟出一些什麼。可因為境界相差過大,誰都沒有從中悟出什麼,只有傲爽!


觀看完二人的戰鬥后直接做出了突破,從高階靈師的境界一躍成為巔峰靈師之境!

這份悟性,誰行?

蠻濤今天為什麼要對傲爽出手?就是因為蠻濤怕了,他確實是怕了。

傲爽太可怕了,如果不趁著傲爽現在虛弱之際動手的話,以後時間越長兩人之間的差距越大。

蠻濤記得第一次看到傲爽之時傲爽才是中階靈師,自己是高階靈師。現在自己還是高階靈師,可傲爽已然是一名巔峰靈師。

自己境界比傲爽高都不是傲爽的對手,更不要說現在了。

看著蠻濤眼中的眼珠轉個不停,傲爽能夠猜不出現在蠻濤正在想什麼:「蠻濤,我還沒告訴你呢,你知道為什麼和我作對你一次好下場都沒有么?」

「為什麼……」蠻濤現在的心很亂,如果外面靈獸不多的話,他肯定要去殺虐一番。

「你過來,我告訴你。」傲爽對著蠻濤點了點頭,示意蠻濤來自己的身邊。

聽到傲爽的話后,蠻濤扭頭看了看周圍的人,他真怕傲爽趁機殺了自己。但轉念一想,照剛才傲爽破碎小片虛空來看,殺自己就是頃刻間的事情,根本不用這麼麻煩。

所以略作猶豫之後還是硬著頭皮來到了傲爽的身邊,俯下身子在傲爽的耳邊。

「我告訴你。」傲爽輕聲說道:「因為我是傲爽,你是蠻濤。」

蠻濤一愣,不解地道:「然後呢?」

「話說的這麼明白還不知道什麼意思?」傲爽也是皺了皺眉,這蠻濤簡直就是個榆木腦袋,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我的意思就是,因為我是傲爽,所以我了解你。而因為你是蠻濤,所以你不了解我。」

蠻濤又是一愣,但沒說什麼,臉上滿是不解之色。

看著蠻濤這個傻樣,傲爽搖了搖頭:「蠻濤,我再給你說清楚一些,你是蠻夷山的蠻濤,你從小就在蠻夷山長的,外面的世界你並不了解。有著宗門長輩和師兄弟的庇護,你確實安逸地成長著。而我傲爽,從小便只能靠自己,我修鍊的天賦並不好,但我敢逆天而為,你敢嗎?」

頓了頓,傲爽臉色變得愈發肅然:「六百靈石很多嗎?對你蠻濤來說並不算什麼吧?可你知道在我的家鄉那邊,有的人為了幾百塊靈石,甚至是幾塊靈石,生死搏殺!」

說道這裡,傲爽站了起來,身體還有些搖晃,但不至於歪道,而伊靈心則是會心地來到傲爽的身邊扶住傲爽。

對著伊靈心笑了笑,隨後傲爽環視了一圈眾人:「今天你們殺的是靈獸,是這裡發育不健全的靈獸!」

傲爽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也許你們有些人也外出歷練過,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也許你們有些人來參加風雲亂戰是第一次走出師門,你們曾經憧憬著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美好。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在我看來外面的世界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那就是:人吃人!」

這時所有人都互相看了看,有些人眼中充滿著疑惑,有些人則是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們也許不相信,我打幾個比方你們就知道了。」傲爽想了想:「你們應該聽說過在來風雲城的路上有強盜一事,在他們的眼中,你們這些剛從宗門內走出來的弟子們就是香餑餑。男性武者還好點,可能交出空間戒,受些皮肉之苦后,這些強盜要是心情好,可能會把你們放走。可若是女性武者,你們想想吧,會遭受多麼可怕的待遇。」

看著眾人眼中的深思之色,傲爽又說道:「我就不往遠了說,就說這次風雲亂戰吧。當日風雲城城主不是說了么,半年之後五個風雲亂戰的遠古戰場會同時進入到一個遠古戰場中。到了那時候,你們什麼樣的人都能看到。不說其他四域,單單咱們北域就有張風這樣的人,當然了,還有我傲爽。」

傲爽說道這裡,所有人都憤怒地看向蠻濤,以張風為首的燕山五子是蠻濤請來用以對付傲爽的,他們那傷天害理地行為和蠻濤有分不開的關係。

「你們也不用這麼憤怒地看著蠻濤,蠻濤雖然腦子有些不靈光,做出的事也有些不得人心,但他應該也沒想到張風等人會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情。」傲爽搖了搖頭,這些人眼中的憤怒之色傲爽可以理解,一個個全是憤青。


「張風就交給你了蠻濤,沒什麼異議吧?」看向蠻濤,劍眉一挑問道。


「應該的,應該的。」蠻濤一愣,隨後連忙說道,如果自己手刃張風的話,能夠適當地挽回一些,要不然自己到時候可能會成為眾矢之的。

「行了,大家進入古城內休息吧,不知道這獸潮會持續多長時間……」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色和身體中的疲憊之意,傲爽恨不得立刻睡上一覺。

「嗯。」眾人點了點頭,紛紛站了起來,照現在來看,古城之內應該還是很安全的。

直到現在,眾人才有時間細細參觀一下這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古城。

斑駁的城牆多處坍塌,就連城門之上的匾額在歲月的流逝之下都難以辯清上面的字眼,而一種滄桑古老的氣息則是撲面而來。

「我就把我自己交給你了……」來不及參觀古城,傲爽感覺自己的上下眼皮都在打架,疲憊之意越來越濃,對著伊靈心說出最後一句話后,閉上了雙眼……

「哎……」看著睡過去的傲爽,伊靈心嘆了口氣:「為什麼總是給自己弄得那麼累……」

轉身看向蠻濤,伊靈心冷哼一聲:「蠻濤,傲大哥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馬,以後要是再敢打什麼鬼點子,不用傲大哥出手,我就對你不客氣!」

伊靈心的話中有著濃濃地威脅之意,但蠻濤現在真是屁都不敢放,赤元門的弟子,自己肯定不是其對手,更不要說蠻夷山和赤元門之間的差距了。

說完,伊靈心一個起落便是帶著傲爽離開了……

「呼!」看著伊靈心離開,蠻濤這才長吁一口氣,心中的大石才堪堪落地,有些后怕地說道:「這兩個人,一個比一個難對付,現在他們居然走到了一起……」

傲爽和伊靈心,無論是誰,都不是蠻濤能夠與之匹敵的。

「傲爽真的沒殺我,難道真是傲爽的心情好……」蠻濤皺了皺眉,別看傲爽現在疲憊地睡過去了,但蠻濤完全相信傲爽能在睡著之前輕易地解決自己。

百思不得其解之後,蠻濤索性也不想了,尋了一個安靜的地方開始恢復靈力了。

而所有人在經歷了今天的大戰之後,不是因為受傷就是因為消耗靈力過多,均是找一個地方開始治療傷勢或是恢復靈力。

傲爽為什麼沒有殺了蠻濤?

因為傲爽知道,有時候殺一個人並不是解決事情的最好方法。


雖然蠻濤和自己有過一些過節,而且腦子不怎麼靈光,但傲爽其實挺欣賞蠻濤這點。傲爽想把蠻濤收為自己的手下,那種有事真上,言聽計從的手下。

收手下也是一門學問,太聰明的有可能功高蓋主,只適合做朋友。但蠻濤,卻是傲爽心中比較理想型的手下人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