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晨曦一想到舅舅,她的心更是不安,看不見的漩渦總比現在這樣等待着被宰強一些吧。

合約上說她可以提出其他的要求的,要是朱明真能幫她解決舅舅的事情,那還真值得賭一次。

晨曦掏出手機撥通了王先生的電話。

沒一會兒王先生就給了她一個地址,和平街七星酒店8088號。

怎麼是這裏,朱明竟然叫她去酒店找他,他不會…?

應該不會的,已經好幾次共室的機會他不也沒動手嗎,不怕怕,不怕怕,不是說不履行夫妻責任嗎,應該沒事。

晨曦攔了一輛車,恍恍惚惚看着窗外的夜景趕到了七星酒店樓下。

“多少錢?”晨曦回過頭看前方,當她看到計數器上的錢數嚇了一跳,這麼貴?糟了,錢!她貌似把身上的毛爺爺都扔給舅舅了,菜死了,不知道給自己留個一張兩張的,這下好了身上的二十四塊錢不夠付打車費,腫麼辦?

“師傅您稍等一下。”晨曦尷尬地笑着拿出了手機。

王先生把朱明的電話號也發給了她,這時間能幫她走出困境的只有他了,可爲什麼每次都是他!

趕不上公交車出現的是他,家裏出事出現的也是他!朱明,這些人情她該怎麼還?

電話撥通,耳邊傳來低沉的聲音,晨曦的心一下緊張了起來。

“那個,我到樓下了,你能下來一趟嗎?”那聲音小的她自己都聽不清。

“你自己上來!”說的是那個乾脆利落。

臭朱明,每次都這麼冷淡!好,我看你下不下來。

“喂,親愛的,我錢包忘拿了,你幫我送下來好嗎,司機在樓下等着呢,乖,快點哦。”

晨曦說完最後一個字直接掛掉了電話,她的小心臟跳得那個快啊。

駕駛座上的師傅咧着嘴大笑,“年輕就是好啊!赫赫!”

晨曦瞬間臉紅,她這是做什麼了,還沒簽合約,就改了稱呼,他一會兒會不會吃掉她啊?誰叫他不下來的,那她只能這麼硬來。

這時電臺正好傳來陳奕迅的‘穩穩的幸福’。

“我要穩穩的幸福,能抵擋末日的殘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個歸宿,我要穩穩的幸福,能用雙手去觸碰,每次伸手入懷中,有你的溫度…”

這也是她想要的幸福,可她此時此刻來到這裏就是爲了放棄這樣的幸福…

晨曦的眼圈一下紅了起來,忽然有人拉開了車門。

紅嘟嘟的眼睛和朱明的細長眼相交在一起。

晨曦急忙低下了頭,趁着朱明給司機錢的空隙擦拭了淚珠。

“不用找了。”

“還不下車!”

, ?晨曦乖乖地拿着包下了車,跟在朱明的身後。[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小說.ι.e。

她不敢直視眼前的背影,容易記仇的某男會不會生氣了啊,他發火的樣子好嚇人的,那眼神,想想都覺得好怕怕。

晨曦太專注于思考都沒來得及踩住剎車,前額直接撞在了某男的後背上。

硬邦邦的身子跟鐵打似的怎麼這麼硬,晨曦揉着額頭擡起了頭,直接和那細長眼撞在了一起。那眼神殺氣重重,很是嚇人。

完了他生氣了,她惹到他了,怎麼辦?

今天可是她來求他籤合約的,還沒提合約呢就惹了他,他還會幫她解決舅舅的問題嗎?晨曦的小心臟不安地撲通撲通亂跳。

“會不會走路!”

晨曦心想,我不會走路還跟着你走到這兒了,切,小氣樣,不就撞了你一下嗎,至於嗎!

“對不起。”這下滿意了吧,一丟丟的事兒還得讓她說對不起,你還撞了我額頭呢,你咋不說對不起!

晨曦心裏不平衡,撅着小嘴小跑了過去,朱明的長腿邁一步,她就得邁兩步,腿長就是方便,她這短腿只好一路小跑。

8088號的門打開了,朱明走了進去,晨曦卻猶豫了,進還是不進,不都想好了嗎,怎麼還猶豫了?

“你到底進不進來!”朱明回頭向她這邊走來,那姿勢像是馬上要關上門似的。

“我進,我進。”晨曦迅速移動了小腿。

就在她剛關上門回頭的瞬間,一股熱氣迎了過來,那灼灼逼人的氣勢一下壓住了她。

晨曦咬着下脣,皺着眉心,向後後退。

這眼神不對,這氣氛不對,不行趕緊逃。

一步兩步,退到了門邊,她的手正想去握門把時,被某男的手掌直接擒住,強摁在了門上,晨曦嚇得微微哆嗦了起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那眼神又兇又澀的,到底什麼意思?朱明你要幹什麼?

晨曦驚慌至極什麼也沒說出來,幹瞪着眼睛不知所措。

某男的整個身子壓住了她的身體,她身上的血液一下熱了起來。

爲什麼又是這種感覺,爲什麼?

“你要幹什麼?”晨曦好不容易擠出了五個字。

“幹什麼?當然要乾親愛的該做的事兒了!”

說的話多難聽,可那低沉悅耳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弄得她渾身發軟。

記仇的某男,果然那一句話惹到他了,她這不沒事找事嗎,好好說就行非要惹他,可是不惹他,他會下樓嗎?

這下怎麼辦,惹怒了他,她該怎麼安撫發怒的明主?

“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沒錢了,被司機扣在哪裏,只能求助於你,你又不下來,我只好,只好…”

“只好什麼?”

“只好出此下策讓你給我送錢,錢我都記着了,上午的五百元加上剛剛那一百元,整六百,六百我一定還你,一定。”晨曦弱弱地哀求。

“被司機扣在哪裏?我看你倒是陶醉在音樂裏很享受的樣子,你不知道說謊要付出代價!”

朱明邊說把她的圍巾拿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脖子一空一下覺得冷颼颼的,晨曦頓時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怎麼辦,他這次動真格了!

, ?不要不要啊,千萬不要動真格!

誰能告訴她,他只是嚇唬嚇唬她的好不好,怎麼辦,有誰能教教她怎麼安慰發怒的野獸?

“我沒有騙你,真的沒錢了,真的付不了車費,舅舅,舅舅拿走了那些錢,我沒錢,要不你看看口袋兒,對,還欠你醫療費,我賺錢,我還錢,一定一分不差地都還給你。[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最新章節訪問】”晨曦語無倫次地說了一堆。

“你剛說看看?看哪裏?”某男的眼神停在了她的脖頸。

晨曦這下感到懼怕了,她的貞潔不會就在今天葬送掉了吧?完蛋了!

這回雙腿被壓的動彈不了,又不能用提命根逃走的那一招,怎麼辦?

“我錯了,是我錯了,司機沒有扣住我,是我要面子,不好意思說身上的錢不夠,是我的不對…”晨曦想起對付老媽時候的招數,急忙誠懇地認了錯。

可某男卻絲毫不見動搖的氣息,依然把她壓的死死的。

晨曦感到什麼東西在頂着她,那東西不會是他的…天啊,太可怕了,這下晨曦手足無措了。

他不會,不會真要…不…!

她是來當契約妻的不是要來履行妻子的責任的!朱明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個大魂蛋,大壞蛋,嗚嗚~腫麼辦?

“你不知道要對自己所說的負責任?”朱明的手指正在一個一個地解開她的白色尼大衣的扣子。

“負什麼責?”晨曦無辜地眨眼。

“你說呢?”跟着朱明的話語,她的外衣就那麼掉在了地上。

晨曦整個人都傻了,強壯的身體壓得她無計可施,身上就剩下薄薄的開衫和背心還有最後一層防線,她總不能就這麼站在這裏被他一件一件地…

噩夢,簡直是最恐怖的噩夢!!朱明,你特麼是隻最差勁的野獸!!

怎麼辦,對母親管用的招數也用了,沒有效果,還有什麼辦法,武力肯定沒戲,只能用言語了,怎麼用言語讓他放過她?

他剛說,爲我說的話負責是吧。她說什麼話了,對,說了親愛的,後面什麼來着,心越亂越想不起說了什麼,難道他是覺得她冒犯了他?騙了他?調細了他??

好亂,不管三七二一,只能試一試了。

“好明主,大明主,我對我說的話負責,我現在就認錯,我錯了,都是我的不對,我不該叫你親愛的,不該隨意掛電話…”

還有什麼來着,晨曦停頓了兩秒又繼續說道。

“哦,更不該,不該把你的錢給舅舅,可我不給她,我媽就要氣暈了,我只好,只好把錢給了他,我真的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你饒了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她費盡口舌哀求了半天,可那可恨的野獸根本沒停下來,還在繼續他的動作。

她的開衫從她的身上滑了下去,只穿着吊帶兒背心的她就那麼站在燈下任由某男隨意宰割!

他的指尖已觸碰到了她的肌膚,晨曦感到她的吊帶兒正在移動位置。

“我真知道錯了,求你了,求你…”晨曦一下感到委屈沖天,一行眼淚沿着臉頰流了下來。

, ?可恨的野獸終於停止了動作,晨曦感到後背冷颼颼,這才發現自己早已出了一身冷汗。[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晨曦以爲自己逃脫了魔掌正打算鬆口氣,就在這時朱明板起了她的下巴。

晨曦又一次受到了驚嚇!

他還要做什麼?

某男用那能滅死腦細胞的眼神斜視着她開了口。

“記住,以後千萬別欺騙我,這次是警告,下次別妄想我會手下留情!別忘了,做錯了事兒就要承擔後果!”

那聲音像皮鞭一樣狠狠地打在了晨曦的身上,生疼生疼。

她就開了個小玩笑,他至於氣成這樣?明明是自己的野獸脾性爆發,還說什麼這是警告!朱明你特麼不是人,是隻純種野獸!野獸中的野獸!

他的身體逐漸地離她越來越遠,晨曦終於找到了呼吸。

軟弱無力的腿勉強支撐着身體,她慌忙地撿起了自己的衣服。

所謂命懸一線,九死一生就是這種感覺吧。

從虎口好不容易走了出來,她不能再入虎穴了。

她還天真的以爲他對她不會怎樣,以爲這男人不會對自己的身體有其他想法,現在看來她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

不是不會怎樣的問題,而是他想怎樣就能怎樣的問題!這種失去主動權,任人擺佈的感覺實在是太讓人毛骨悚然!

剛剛真的嚇死人了,這回她是真被他嚇着了,可怕,恐怖,驚愕!

不行,她不能當純種野獸的契約妻!

晨曦套上外套後手拿着圍巾狼狽的走出了8088號。

剛纔的那一幕歷歷在目,每一個細節,清晰地留在她的記憶力。

吊帶兒背心移動位置的瞬間她完完全全絕望了,以爲自己的貞潔就要失去了,沒想到臭魂蛋竟然…竟然放了她…

短短的幾分鐘如幾世般漫長,像是做了一個恐怖的噩夢。

都說人生之路坎坎坷坷,果真不平坦。

有時,人真的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上樓的時候她從未想到會出現那樣的狀況,她也從未想到就在最關鍵時刻他會鬆開手,放了她。

一個是禍害舅舅,一個是野獸朱明,兩個都是危險的存在,她該選擇什麼,她該怎麼辦?

頭好痛,身體好酸…晨曦感到好無助…

她搖晃着身子走到大門口,黑暗,絕望,迷惘,各種負面情緒包圍了她,此時此刻她好想找個人好好哭一包。

就在眼淚破眶而出那一刻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晨曦停住腳步抖着雙手掏出了手機。

一看屏幕,是老爸,老爸怎麼來電話了,難道老媽出什麼事了?晨曦清了清嗓子,才接了電話,她怕父親聽出她的鼻音。

“晨曦,你在哪裏?”

“我在朋友這邊了,我媽怎樣?”

“你媽沒事,你舅舅又來了,他被保安擋在門外,醫院不讓他進來,我看他就在醫院大門口附近徘徊,你一會兒回來時千萬別走正門,不,今晚你就別回醫院了,也別回隔間,看你同學那裏方不方便,能借助一晚就藉助一晚…哎…”

父親的嘆氣聲,晨曦聽得一清二楚,她的心窩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似的喘不上氣來。

她沒得選了,不管樓上的那人是魔鬼,是野獸,是壞蛋,她都要賭一把,在月城能幫她解決舅舅問題的只有他一人。

晨曦用拳頭拍了拍胸口,深呼吸了好幾下才站起了身。

, ?摔門聲響過後,屋子裏一下變得死寂沉沉ang/

朱明打開冰箱,擰開水瓶,對着脣直接吞下了冰水。[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冰涼的液體流過喉嚨流進胃裏,涼冰冰,可身上的那團火始終保持着燃燒狀態,弄得他很是難受。

要不是她的眼淚,他還真說不好就做了不該做的事兒!

他什麼時候開始對女人這麼感興趣了?而且對一個乾巴巴的野女人,審美變了,還是動情了?

那女人爲什麼要流淚,論身材,論相貌,論智商,論才氣,他都比她優秀,她有什麼那麼委屈的!她倒不樂意了,他有那麼討厭嗎?

難道他又一次做的太過火了?野蠻女的心裏承受力也太低了吧,就這樣以後怎麼當他的契約妻!

他只是想教訓教訓這個欺騙了他的女人,怎麼自己的身體反倒熱火了起來,是不是真被她踢壞了,只是遇到踢過它的女人才會有想法?等等,他什麼時候和那女人一樣幼稚了,不行,不能受那女人的影響!

野蠻小兔受驚過度,她還會上來和他籤契約嗎?以他的分析應該會回來找他。()

朱明拿着酒瓶和杯子走到了窗前,看着模糊的夜景靜靜等待。

此刻他竟然什麼都不想幹,心裏全是熊貓女。

時間慢慢溜走,他的心漸漸不安。

怎麼還不上來,該上來了,不會受驚過度出什麼事了吧,這女人怎麼就這麼不叫人省心。

朱明放下杯子拿起外套朝着門口跑了去。

“叮咚。

”門鈴響起。

她回來了?果真回來了?朱明確定門後是晨曦後,急忙放回外套,若無其事的打開了防盜門。

“怎麼,有事?”朱明淡漠地說道。

晨曦看着下方無神地點了點頭。

看着熊貓女可憐楚楚的樣子朱明的心有些捨不得了,小野兔真被嚇着了?

嚇着了也好,叫她深刻的記下對他說謊的結果,免得日後教育起來更麻煩。

朱明把門開的大一些,自己往旁邊靠了靠,給小野兔留出了地方。

晨曦始終盯着腳趾方向,極不情願地邁出了沉重的步伐。

朱明看着小野兔凍得通紅的臉,拿起遙控器調高了空調溫度。

“那個合同,我籤。”

朱明走到書桌拿出了文件夾,從文件夾拿出了兩本合同,放到了書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