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那是我老闆讓我保管的,畢竟是客人的東西,我沒有理由拆開的。”鐵蛋子此時也顯得非常的爲難。

我想了一下以後看着他說道:“沒事,現在都到了這個時候如果不拆的話,你的生命都有危險了,不然到時候出了事情更難解決了。”

鐵蛋子一聽我這麼說跟着一咬牙點點頭說道:“媽的,大不了不幹了!”

我跟着想了一下也是,大不了就是賠錢唄,但是我相信他弄這種陰物,是不敢聲張的,更不敢說出來,想到這以後我拍了拍鐵蛋子的肩膀說道:“你那客人既然弄這種東西,他肯定不敢聲張的,更不敢讓你理賠的,別想太多了。”

“你說的是真的?”鐵蛋子我看着我半信半疑的問道。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肯定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有些坐不住了,嘴裏跟着催促道:“到底去不去了?”

“去,咱們這就去!”我開口說道。

隨後鐵蛋子也想好了,我們三個人就離開了我家,順着小路往鐵蛋子家裏走了過去,到了鐵蛋子家裏以後,鐵蛋子家裏也都沒人,他爸媽也都去上班了。

我們進去以後我看着鐵蛋子問道:“你那東西在哪放着呢?”

“庫房!”鐵蛋子指了指旁邊一間雜物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我和柳青兒便走進了這雜物間,到來了雜物間門口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一股濃重的陰氣,而柳青兒此時應該也注意到了,她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東西肯定不簡單。”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隨後就鐵蛋子打開了房間的門,我們幾個人跟着走了進去,而那黑色的包裹就在裏面放着呢,我一眼就看見了那黑色的包裹,而那黑色的包裹不知道爲什麼如此的醒目。 212 所謂的佛童子

而那黑色的包裹上面還貼着一張黃色的符紙,這符紙是昨天柳青兒給我的鎮邪符,看到那符紙的時候柳青兒突然開口說道:“還好貼了鎮邪符,如果真的是死胎,你就真的要倒黴了。”

鐵蛋子這個時候有些害怕的看着我們倆人問道:“那咱們現在打開這包裹嗎?”

“當然要打開了。”柳青兒漫不經心的說道。

鐵蛋子此時有些畏懼了,站在那裏也不敢動了,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我去吧!”說着話我便準備走上前。

柳青兒一把拉住了我,我回過頭看了她一眼說道:“怎麼了?”

“你拿好這個!”柳青兒說完話以後遞給了我一張符紙。

我心裏一陣暖意,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說着話我接過了符紙衝着那黑色的包裹走了過去。

到了那包裹旁邊的時候,柳青兒也跟着走了上前站在了我的旁邊,鐵蛋子此時也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站在一旁了,也跟着走到了我的旁邊。

此時我能感覺到鐵蛋子非常的緊張,呼吸都有些急促,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一把就把這黑色的包裹給撕開了,撕開了以後,裏面還包裹着一些乾草,我跟着把這些乾草撩開了以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裏面居然是一個黑色的胖娃娃,胖娃娃的眼睛是紅色的,看着非常的詭異,而這胖娃娃也不大,差不多有兩個巴掌這麼大,我把草料全部撩開以後,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紅眼古曼!”

我聽到紅眼古曼的時候感覺非常的陌生,這紅眼古曼又是什麼啊?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看着還挺可愛的,就是那雙眼睛看着實在是嚇人。”

柳青兒跟着深呼了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以後看着我說道:“古曼童,南洋邪術,俗稱金童子,佛童子。”

“佛童子?還能是邪術?”我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一眼柳青兒。

柳青兒跟着無奈的說道:“這個佛童子不是咱們理解的那種佛童子,泰國又佛牌,很多都是陰物做成的,古曼童也是這樣,都是用死胎做成的,他外面那層黑色的布料,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裹屍布,而那個乾草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這個胖娃娃肯定是紅眼古曼,你看他的眼睛是紅色的。”

我聽着頓時感覺有些頭大,一會古曼一會死胎一會又是富佛童子,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跟着沒好氣的說道:“你慢慢說,你說的我有點懵!”

柳青兒一臉嫌棄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佛童子就是古曼童,而古曼童分很多種,有青眼古曼,紅眼古曼,還有金身古曼,咱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就是紅眼古曼,而古曼童是南陽人制作出來的,用來給人還願,保人平安,還有什麼官運亨通之類的吧,總之是一種邪物。”

“這中效果還能叫邪物?”我問了一句。

“嗯,因爲人的氣運是有限的,一個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能得到什麼,想要得到一些東西勢必要付出代價的,有些人因爲古曼童而家破人亡,有些人因爲古曼童而平步青雲,很多種,而南洋這些類似的邪術還有很多,比如佛牌,總之很多很多。”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咱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古曼童應該是他的客人需要用的東西,但是這種東西一旦招惹上了,很難脫身的。”

鐵蛋子一聽到這以後頓時有些害怕了,有些按耐不住的看着柳青兒問道:“青兒姐姐,那我怎麼辦啊?”

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你先聽我說完好不好?”

鐵蛋子趕忙點了點頭。

系統修復中 柳青兒看着鐵蛋子繼續開口說道:“這古曼童就是用死胎支撐的,依靠怨氣幫人達成心願,供奉的時候還有很多講究,而且供奉不好的話就會惹來禍事。”說到這以後柳青兒忍不住嘆了口氣說道:“我估計是昨天我 給你的那張符紙惹他生氣了,所以這傢伙生氣了纔會給鐵蛋子託夢的。”

如果這麼說來的話,那麼這個事情還是怪我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看着柳青兒問道:“那現在有沒有什麼辦法?”

“當然有了。”柳青兒笑嘻嘻的看着我說道:“對付一般的死胎或許沒有辦法,但是對付古曼童還是有辦法的。”

“什麼辦法?”我看着柳青兒問道。

柳青兒搖了搖頭,一臉神祕兮兮的樣子看着我說道:“你先把這包裹包好吧,另外,把這符紙撕掉吧,鎮不了他多久的,古曼童的法力很強大的。” 213 對付古曼童

“先抓到再說吧,至少要確定鐵蛋子的安全。”柳青兒說到這以後頓了一下“如果不抓到的話,誰知道這古曼童什麼時候會發難,他一旦發難了,到時候鐵蛋子就有生命危險了。”

鐵蛋子在一旁有些慌亂的看着柳青兒說道:“青兒姐,那要是抓不到呢?”

“抓不到你就有生命危險了,死胎這種東西,他就是個孩子,他身上有法力,所以他具備很強的攻擊,而且這些攻擊都是由怨念產生的,如果他心情好的話也許你還不會有危險的,但是沒人確定他心情好不好,也許他一個心情不好隨時會要了你的命的。”柳青兒一五一十的對着鐵蛋子解釋了一遍。

而站在一旁的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不管怎麼樣,今天晚上就抓了他吧。”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死胎還能超度嗎?”

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被製作成古曼童的死胎是無法投胎的,他們身上的怨念太強了,即使我師傅來了也未必能超度了他。”

帶着無敵分身闖聊齋 “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爲了鐵蛋子的安全,咱們就只能讓他魂飛魄散了。”我說到這的時候心裏多少有些不忍。

那死胎終究只是個孩子,沒有來到這人世走一遭就要面臨死亡,接下來又要面臨的則是滅頂之災,也就是魂飛魄散,無論是誰我覺得心裏多少都是有些不忍的,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憎恨那些南洋人了,做出此等遭天譴的事情,卻還以此爲應生。

在這裏,我只想勸告大家一句,佛怕也好,古曼童也好,都是不能觸碰的,也別輕易的去請什麼佛牌古曼,而柳青兒的那句話說的很對,想要得到什麼都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

鐵蛋子跟着在一旁看着我們兩個人也是一臉茫然的樣子,許久以後,柳青兒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如果不這樣做,鐵蛋子就有生命危險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跟着我們在外面又聊了許久以後,柳青兒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以後看着我說道:“好了,咱們進去吧!”

鐵蛋子的臉上依舊是非常害怕的樣子看着我們,我跟着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安慰道:“別怕了,如果你真的害怕,你就在外面等我們吧。”

柳青兒也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你就在外面等我和小貴吧,這事情交給我們吧!”

鐵蛋子跟着點點頭,衝着我感激的說道:“小貴,大恩不言謝,這事情也怪我,早知道就當初聽你的話了,唉!”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說道:“別說這些了,沒事的。”

說完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以後,我們兩個人跟着走了進去,走到院子裏的時候,我都感覺這院子的溫度比外面還要冷上一些,很明顯,這死胎應該就在這附近呢。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咱們怎麼引他出來?”

柳青兒跟着走進了屋子裏,看着地上的玩具,看着我說道:“你去玩會這些玩具,古曼童跟小孩子一樣,他們的好奇心非常重的,我想待會就能引他出來。”

我跟着有些不樂意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萬一他從後面給我來一下子咋辦?”

諸天私人夢遊 “我在一旁幫你看着不就行了。”柳青兒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聽到柳青兒這句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吧!”

話音剛落,周圍一片安靜,就連剛剛那陣詭異的笑聲都已經消失不見了,我四處掃視了一眼,根本沒有找到古曼童的影子,更別說找到他了,看了半天,沒有找到他,也就只能按照柳青兒說的去做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拿着地上的玩具開始玩了起來,一邊把玩着玩具一邊注意着周圍的環境,而周圍此時也非常的安靜,柳青兒站在一個牆角,靜靜的看着我這邊。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以後,我將手裏的悠悠球放了下來,換了一個卡布達的玩具坐在地上把玩了起來,玩着這些玩具我心裏也非常的無奈,我一個小夥子居然坐在這裏玩玩具,想想都感覺特別無語。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剛剛擡起頭看了一眼柳青兒,柳青兒站在牆角,衝着我使了個眼色,我頓時感覺自己的後背好像有什麼東西,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一陣發冷,想來那古曼童應該是出現了,但是我卻還要強裝鎮定的樣子坐在那裏玩着玩具。

好在之前經歷過一些事情,所以我才能如此淡定的坐在這裏,我要是第一次就經歷這樣的事情,估計早就被嚇壞了,更不可能如此淡定的坐在這裏。

再走那青 跟着我點了一支菸,而這個時候我低下頭抽了根菸的時候,感覺身後越來越冷了,看來那古曼童應該已經離我很近了,而這個時候我深呼了口氣,轉過了身,而我剛剛轉過身的時候,那古曼童卻一臉兇狠的樣子盯着我看着。

我依舊是裝作沒有看到他的樣子,但是我已經知道了那古曼童的存在,他只有兩個巴掌大小,而且站在那裏渾身冒着黑氣,看着異常的詭異,這古曼童的樣子真的非常的詭異,膚色都是黑紫黑紫的樣子,只是那雙眼睛卻是紅的嚇人。

那古曼童臉上的兇狠之色很快就一閃而過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好奇的樣子,他想靠近我,我能感覺到,而且如果我沒猜錯,他應該是想玩我手裏的玩具。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長長呼吸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畢竟怨氣那麼大的死胎就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任誰也會感到害怕的,而這個時候那古曼童見我沒有動靜,便繼續試探性的衝着我走了過來,我心裏忍不住想笑,果然這古曼童在恐怖,終究還是個孩子。

就在這個時候那古曼童以爲我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呢,便大步大步的衝着我走了過來,我手裏正在把玩着那卡布達的時候,那古曼童走到我的面前以後,先是看着我怎麼玩了以後,跟着不由分說的直接就將我手裏的卡布達奪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跟着悄悄的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來自己的剪紙,而那古曼童當即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衝着我兇狠的呲牙咧嘴了起來,嚇得我渾身直發毛。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跟着開口說道:“神武真君破煞符,急急如律!破!”

這句口訣剛剛唸完以後,柳青兒擡手衝着那古曼童就甩過去一張符紙,那符紙直直的打在了古曼童的身上,古曼童當即痛叫了一聲以後,整個身子飛了出去。

我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柳青兒衝着我嘶吼道:“姜貴,你還愣着幹嘛呢?動手啊!”

關鍵時刻我居然都沒有柳青兒反應快,好在她喊完了這一聲以後,我當即就回過神了,擡手拿起來自己的剪紙衝着那古曼童直直的打了過去,而那古曼童的身上扔了過去,那古曼童一見到黑色的剪紙衝着他過去以後,當即兇狠的叫了一聲,隨即他整個身體飛了起來。

而這古曼童就在我和柳青兒的頭頂上盤旋着,眼神兇狠的看着我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要小心了!”

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以後說道:“這還用你說?”

我頓時一陣無奈,柳青兒這臭脾氣,我跟着沒有搭理他,而是直直的盯着這古曼童,這古曼童渾身冒着黑氣也在盯着我們看,好像是在找機會發難一樣。

跟着我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緒,而那古曼童此時也不敢隨便發難了,因爲剛剛他已經吃過一次虧了,被柳青兒的符紙打中過了,他自然明白那符紙的厲害性,所以他現在也非常的害怕,而我和柳青兒何嘗不害怕他呢,這古曼童完全沒有人性的傢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衝上來呢。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拿出來自己手裏的剪紙試探性的衝着那古曼童扔了一張過去,果然,那古曼童一見我的剪紙扔出去以後,一瞬間就飛了到了我的頭頂上,躲過了那剪紙,而這個時候我還沒有來得及掏出來第二張剪紙的時候,那古曼童衝着我的身上就撕咬了過來。

一下子就咬到了我的手臂上,好在我出門的時候穿得厚,沒有感覺太痛,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嘴裏嬌喝了一聲,順勢就是一張道家的符紙扔了過去。

那符紙扔過去以後,直接打在了古曼童的後背上,古曼童一陣吃痛以後,趕忙鬆開了我的手臂,一下子就又飛到了天上。。

而此時古曼童好像憤怒了,血紅的樣子死死的盯着我和柳青兒,彷彿要吃了我們兩個人一樣。

看到他的眼神我心裏也有些害怕,雖然眼前的古曼童只是個孩子,但是他的眼神恐怖起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死不了。”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撩開了自己的手臂,好在這古曼童並沒有咬到肉裏,要不然又要費上不少的藥膏了。 214 跟人打架

柳青兒聽到我說沒事以後,看着我說道:“這古曼童沒有那麼好對付的,要小心了!”

我嗯了一聲,跟着我們兩個人也盯着這古曼童看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古曼童突然衝着我們兩個人撲了過來,速度非常的快,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我和柳青兒的面前,我趕忙拉着柳青兒的手臂往回退了幾步,誰知道我一個沒站穩,直接倒在了地上。

柳青兒也跟着倒在了地上,而那古曼童一見到我們兩個人倒在了地上,他知道他自己的機會來了,跟着一下子就衝着柳青兒撲了上去,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擡手就是一張剪紙扔了過去,好在我剛剛倒在地上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剪紙。

而這個時候古曼童被我的剪紙打中以後,他並沒有再次飛回去,而是一臉兇狠的樣子惱怒的看着我,隨後我準備轉身起身的時候,那古曼童忍着被我剪紙打中痛楚,衝着我的脖頸處抓了過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已經站了起來,我跟着猛地一腳就將那古曼童踹到了一邊,古曼童顯然沒有預料到我會用武力來對付他,但是看見我此時居然可以將他一腳踹開以後,頓時心裏想到了一個辦法,緊跟着我猛地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你給我護法,我用太極步借天道的力量來揍他!”

“這倒是個好辦法!”柳青兒笑着說道:“你快點!”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腳下跟着踏起了太極步,而那古曼童此時已經無暇顧及我了,而是直直的盯着柳青兒看着,我跟着將太極步踏了起來,周圍一陣輕盈的小旋風再一次颳了過來,而那輕盈的力量再一次鑽入到了我的身體裏,讓我感覺一陣舒適的感覺。

很快,我的身體裏就已經充滿了力量,而柳青兒此時還在拿着符紙對付着那古曼童,看到這一幕以後,我跟着快步走上前以後,衝着那古曼童的臉上猛地一拳就砸了上去。

古曼童一陣吃痛,跟着嗷嗚的叫了一聲,臉色異常兇狠的看着我。

而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冷笑了一下,笑話,我這天道的力量你怎麼可能抵抗的住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稍稍放鬆了一些。

而那古曼童終究是個孩子,他被我的拳頭打中了以後,顯得更加憤怒了,直接衝着我撲了過來,尖銳的爪子衝着我的胸口抓了過來,我當即沒有慣着他,跟着又是一拳打在了古曼童的身上,古曼童被我的拳頭打中以後,跟着伸出那尖銳的指甲一下子就抓破了我胸口的衣服。

我一看自己衣服破了,當即也怒了,這小東西,個頭不大,爪子還挺尖的,當即就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古曼童的動作也靈敏了許多,一下子就躲開了我的拳頭。

柳青兒跟着在一旁讚賞的說道:“厲害厲害!能把古曼童打的這麼狼狽!”

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柳青兒“必須的,我這巫術傳人不是白做的!”說罷,我卯足了力氣衝着古曼童的身上又是一下子打了過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到了院子外面的慘叫聲“小貴,快來救我啊!”

我聽到這的時候當即感覺有些不對勁,這聲音是鐵蛋子的聲音,跟着邊上的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鐵蛋子是不是有危險了?”

隨後我和柳青兒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當即也顧不得這古曼童了,趕忙衝着院子外面跑了出去,只見我們跑出去以後,外面站着三四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對着鐵蛋子一頓胖揍。

而帶頭的那人我感覺非常的眼熟,好像是昨天在網吧被鐵蛋子撕咬的那個傢伙,但是一看他們在揍鐵蛋子,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一腔熱血就涌了上來,當即衝上前以後,一把抓住了一個個頭跟我差不多的人,一個過肩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此時我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跟着我擡腿就是一腳直接將那人踹開了,一把就將鐵蛋子扶了起來,邊上的幾個人看到我如此的勇猛以後也嚇壞了,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我。

我跟着開口說道:“還不趕緊滾!”

那幾個二十多歲的人,不知道誰先開口說道:“草,咱們四個人,打他們兩個人,怕個毛,幹他!”

而這句話剛剛落下以後,很快一個人衝着我就衝了上來,一拳就衝着我砸了過來,我跟着擡手以後一把抓住了他的拳頭,跟着往回猛地一用力,一下子就將這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很快,另外三個人也跟着紛紛動手了,鐵蛋子被揍了,自然心裏也不高興,抓着一個人就廝打在了一起,而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人衝着我的身後一板磚就砸了上來。

“小心!”柳青兒對着我說道。

我當即歪了一下身子,那搬磚直接砸在了我的肩膀上,當即感覺自己的肩膀一陣吃痛,跟着我回過頭以後一腳就踹了上去。

這一腳我沒有敢用太大的力氣,因爲我此時身上揹負的是天道的力量,如果用足力氣的話,這人根本承受不住,果然,那人直接被我一腳踹飛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其他幾個人也不敢動手了,虎視眈眈的看着我們,我此時心裏也深知一個事情,我現在能如此勇猛全是憑藉的天道的力量,如果沒有天道的力量,估計此時我早就已經倒下了。 215 可怕的噩夢

鐵蛋子將我們送到了門口以後,自己也回家了,而我和柳青兒則是慢慢悠悠的往家走了。

走到一半的時候,柳青兒突然看着我問道:“你身上的傷還疼嗎?”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你試試就知道了,那小鬼頭咬我的時候都沒有那一板磚疼。”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柳青兒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誰讓你剛剛那麼衝動呢,一見到鐵蛋子捱揍你就衝上去了,我要是人家我也揍你。”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沒有說話,心裏卻是暖暖的。

如果以前是跟着我師傅的話,我肯定不敢衝上去就打架,不然我師傅肯定揍我,而跟着柳青兒在一起就不一樣了,她最多嘴上嘟囔兩句,也不會責怪我,更不會告訴我師傅的。

隨後,我和柳青兒繼續往前走了幾步以後,我突然感覺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整個人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這不是天道力量耗盡的原因,因爲之前都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想到這以後我感覺不太對勁了,難道是那小鬼頭傷我傷的太重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詫異的問道:“小貴,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我跟着往前走了幾步,想說話,卻也沒有力氣說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眼前突然一片黑,跟着“噗通”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我昏迷了過去,這是我第一次出現這種狀況,具體是因爲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等我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茅草屋裏,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後,感覺身體稍微有了一些力氣。

而這個時候坐在我旁邊的人居然是柳三爺,柳三爺見我醒過來以後,一副爲老不尊的笑容看着我,我看着柳三爺這幅笑容頓時感覺有些不舒服。

柳三爺衝着我笑嘻嘻的說道:“喲,醒過來了?”

我跟着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柳三爺問道:“三爺,我怎麼會在這裏啊?”

柳三爺一臉玩世不恭的笑容對着我說道:“喲,你還有臉問呢?”

我頓時有些無語,這咋就沒臉問了?難道我又犯了什麼錯了?我心裏忍不住想道。

跟着柳三爺摸着自己的鬍子一臉平靜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知道你爲什麼會暈過去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當時就感覺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隨後柳三爺給我倒了一杯熱水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先喝點水吧!”

我點點頭以後,嘿嘿的笑了一下,接過了柳三爺手裏的熱水杯子,喝了口熱水以後,我放下了杯子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你昨天是不是用太極步了?”柳三爺直直的看着我問道。

我知道此時肯定已經瞞不下去,柳青兒肯定已經跟三爺把這些事情都講了一遍了,跟着我點點頭說道:“是!”

“那你是不是還用天道的力量和人打架了?”柳三爺依舊是直直的看着我。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

“那就對了,下次你繼續這麼打,多打幾次就好了!”柳三爺嘴裏說着氣話“在多打幾次,你師傅都不用見你了,直接給你買塊墓地就行了。”

我頓時有些疑惑了起來,這和打架有啥關係?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趕忙問道:“三爺,我真不知道自己爲啥會暈倒,這和打架有啥關係?”

“天道的力量是不允許你用對付普通人呢,你小子倒好,用天道的力量去打架,這次暈過去都是輕,只是天道對你的懲罰,也可以說是反噬,明白嗎?”柳三爺有些嚴肅的看着我。

我此時頓時恍然大悟了,難怪我師傅之前說不允許我用天道力量以及一切的術法對付普通人,原來還有這樣的原因呢,想到這以後我趕忙點點頭說道:“三爺,你放心吧,我下次不會胡來了。”

“好在你小子命大,根基深,要不然你這次的反噬很容易就傷到你的靈魂了,你的靈魂和別人不一樣,經不起傷害。”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嘆了口氣,沒好氣的說道:“你師傅現在不在這裏,我有理由管好你,平日裏笑笑也就過去了,但是你這次做的事情,實在是嚴重,以後如果你在敢這樣的話,我會代替你師傅教訓你的。”

我聽到這的時候感覺柳三爺是不是說的有些嚴重了?況且我不是沒有事情麼?想到這以後我尷尬的撓了撓頭問道:“三爺,沒這麼嚴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