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一再加速,一張臉都憋得通紅,普通人都看得出來他不停的喘著粗氣,兩人距離不斷縮小。

陳陽也盡了全力,只是他因為修鍊功法的不同,外表顯得優雅平靜,還不見有多麼疲倦。 「站住,你給我站住。」眼瞅著追到只差四五米,矮胖子等不及大叫起來。

陳陽裝著沒聽見繼續飛奔,兩人功力差距太大,跟他正面作戰一點機會沒有。

矮胖子突然一躍,愣是速度暴增一倍,四五米距離瞬間趕上,蒲扇樣手掌向陳陽抓過來。

強大的勢壓讓陳陽感覺移動都困難,拼盡全力往旁邊一閃,勉強躲過他的擒拿手,矮胖子已經錯身而過站到他前面,氣憤大叫:「看你還往哪裡跑?」

陳陽才不會停下,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就走,兩人距離又拉開四五米。

矮胖子氣得差點吐血,這傢伙怎麼如此無恥,我都對你叫破嗓子愣是不接招,可恨自己最不擅長的就是速度,拼盡全力也追不上。

「別跑!我有話對你說。」矮胖子再次追趕,嘴裡大喊大叫。

兩人又跑出幾百米,他再次積攢力量一躍,又擋在陳陽面前,這次他也不使用擒拿手,而是雙手張開,控制著很大一塊面積,猙獰的嘶吼:「站住,跟我回去。」

「你是誰,我又不認識你?」陳陽此時也是一口氣接不上,不得不停下來,但嘴裡卻不示弱故作憤怒的叫道。

矮胖子一愣,想到這裡是鬧市區,旁邊人來人往,這裡即使攔住陳陽也不能大打出手,眼珠一轉也是故作氣憤的大叫:「欠錢不還現在又裝傻,你裝著不認識我不要緊,只要你是陳陽就行,趕緊還錢,欠我的20萬拿來。」

我擦,居然有比我還不要臉的,這種借口也能找出來。

陳陽一臉委屈大叫:「誰欠你錢,別贓嫁禍,我根本不認識你,攔住我到底什麼目的?」

「狡辯也沒有用,不信將你身份證拿出來,讓大家看看你是不是叫陳陽,欠我20萬四五年不還,好不容易在這裡碰上你,今天不還錢別走。」矮胖子嘴巴居然也很厲害。

「嚓,空口無憑,你有借條嗎?」陳陽反問。

「你跟我回去,自然能看到借條,誰沒事天天將借條帶在身上。」矮胖子很有理由。

「無聊。」陳陽緩過氣來,不屑的罵一聲轉身就走。

卻不防矮胖子早有準備,突然一招擒龍手已經抓住他的胳膊,內力瞬間爆發,陳陽只感覺手臂被鐵鉗子夾住一樣,全力抵擋依然招架不住,兩人的實力完全不對等。

這下壞了,再被他進一步動作,自己將一點機會沒有,這傢伙至少是鍊氣期巔峰功力。

情急之下陳陽扯開嗓子大叫:「綁架呀!搶劫啊!快報警,這是劫匪……」

旁邊的人嚇一跳,一群女的更是嚇得燕子一樣四散逃竄,根本沒人幫陳陽。

陳陽早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現代人都被碰瓷的大爺大媽嚇壞了,遇事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保護自己,見義勇為的人已經比熊貓還要珍貴。

不過陳陽既然這麼叫,也是早有準備,他大叫的同時一把將旁邊大漢手裡的購物袋扯開,裡面的大堆物品灑滿一地,很多東西都摔壞了。

這還不算完,陳陽又去槍另外一個人的手機,嘴裡繼續大叫:「快幫我報警。」

那人倒是很機靈,愣是抓住手機不放,被陳陽直接拉到面前,順勢往矮胖子懷裡一推。

「呼,你幹嘛砸我東西?」大漢頓時大怒,跟他一起的有四五個男人,都是五大三粗孔武有力之人,一看就是某球隊的主力隊員。

「不好意思兄弟,快幫我攔著劫匪,回頭我加倍賠償你損失。」陳陽急切的大叫。

這下大漢們想事不關己都不行,一個個滿臉警惕的圍上來,七嘴八舌的吆喝:「到底什麼情況,有事好商量,別打架。」

返回2006 「你放開,別搶我手機。」被拉進兩人中間的男人更是急得不行,拚命掙扎嘶喊。

「放開我,放開我,救命啊……」陳陽叫得更大聲,反抗更激烈,不過他的武器是這個男人,拉著他左推右撞。

矮胖子幾次想下手攻擊陳陽,都被男人擋住。在大街上畢竟有顧忌,擒拿陳陽也只能使暗勁。可現在有個無關的人夾雜在中間,他暗勁還不能用在這人身上。

以他普通人的體質,矮胖子隨便一根手指都能捅死人。無奈之下他只能忍著不用內力跟兩人糾纏。

「你鬆手,有話等警察來都能說清楚。」幾個大漢出手了,拉扯著矮胖子勸說。

幾個人孔武有力,矮胖子在不爆發內力的情況下,竟然有些招架不住,陳陽趁機手臂一軟,愣是從他手裡掙脫。

這邊也順勢放開男人,將他往矮胖子懷裡一推,驚慌的說:「謝謝各位,你們都是好人。」同時腳下使絆讓幾個大漢也是向矮胖子栽倒。

矮胖子被五六個人圍住,一時間不得掙脫,陳陽則是轉身就跑,等矮胖子將眾人推開,他已經跑出去20多米。氣得矮胖子一拍大腿,震天嘶吼:「別跑,狡猾的賤人!」

又是一場追逐,陳陽已經不再掩飾身法,穿街過巷專門從人多的地方跑,不斷的將雜物推倒,或者拉著人往身後推,用盡一切手段阻止矮胖子的靠近。

再也不給他使出擒龍手的機會,但終究還是敵不過矮胖子,一刻鐘后矮胖子再次一個飛躍,從陳陽頭頂跳過擋在他身前,此時環境更惡劣,左右都是柱子,最近的人都在五米之外,陳陽想要製造混亂都不成。

「看你還往哪裡跑,我一定一根根骨頭捏碎你。」矮胖子獰笑,心裡氣急越來越不掩飾。

擒龍手伸出來,就要向陳陽脖子掐過來陳陽哪裡躲得開,他突然指著矮胖子身後大叫:「師弟來的正好,快跟我前後夾攻他。」

矮胖子一愣,連忙警惕的向後張望,卻是人毛都不見一根,哪有什麼陳陽嘴裡的師弟,才知道上當,等他回頭時陳陽已經跑出去七八米。

「麻痹的,小賊再奸詐也跑步不掉,我不會放過你。」矮胖子恨聲大罵,再次發力狂追,功力爆發出來,就像奔雷一樣,所過之處人們像被強風掃過四散跌倒。 陳陽感受到的壓力更大,知道人群已經不能為他提供便利,再繼續下去反而有可能傷及無辜。

索性轉頭向大街上跑,一下子衝到川流的快速行車道上,在飛馳的車流中飛奔,用車流來阻擋矮胖子追擊。

這裡陳陽還是有點優勢,他身體靈活,矮胖子面積太大,不時要躲閃汽車,速度又被拉慢不少,氣得他直跺腳。

可惜好景不長,當陳陽跑到一個十字路口時,前面正好是紅燈,車流一下子停住,矮胖子趁機加速再次擋在陳陽身前。

連續被激怒,他已經顧不得掩飾,全身勁氣激蕩就像蛤蟆一樣鼓脹起來,呼呼呼竟然是練蛤蟆功的。

「你幹嘛?別過來!」

「你後面後人,小心!」

「真的有人……」

陳陽指著他後面連聲大叫,在矮胖子想來就是成心使詐,上過一次當,這會兒才不會理睬,繼續加速運氣,只要給他十秒鐘,就能將功力運行到出擊的地步。

一招就能將陳陽打得骨斷筋折,再也沒有反抗之力。連續受挫他已經顧不得影響,只求先將陳陽抓回去。

身後一陣發達轟鳴聲越來越近,他依然不理睬,這是大街上,有馬達聲很正常,身邊就有大量的汽車駛過。

五秒、八秒……

「喂!讓開……讓開……你這人怎麼不看身後……」有人在大叫。

矮胖子此時已經聽不到,正在強運最後一口氣,身體膨脹兩圈不止,下一秒他就要發動攻擊。

哐嘡……嗵……

連串巨響傳來,一輛三蹦子直接撞在矮胖子後背上,五十多公里的時速,加上滿載三噸多的廢鐵,慣性巨大。

以矮胖子的功力都承受不住,再說此時他的力量都在前面,正要跳起來向陳陽攻擊,三蹦子就像是給他借力一樣,瞬間撞得他騰空而起。

呼,就像氣球一樣從陳陽頭頂飛出去,足有十幾米,這才下落,連續砸在幾個車頂上一路翻滾出去。

三蹦子承受的衝擊力更是驚人,車頭瞬間停住,車身的慣性繼續向前,看著車頭快速的變形陷進車身里,巨大的車身坍塌竟然成了一堆廢鐵,像個鐵疙瘩一樣將地面都砸出一個坑。

「我的車,說了沒剎車,這人怎麼不躲,現在怎麼辦,人撞飛了,我的車也毀了。」一個男人光著一隻腳飛奔而來,看到三蹦子這樣拍著大腿驚呼。

陳陽真想上去抱住他親吻一番,感謝他的救命之恩。兄弟你這三蹦子真是太牛了,正好這時候沒剎車,幫我解圍。

回頭有時間我一定登門重謝。

陳陽心裡感激,卻不敢有絲毫停留,在矮胖子撞飛的同時拔腿就跑,飛奔十幾米,一躍抓住一個電車后廂,吊在車廂上加速離開。

這邊矮胖子連續砸癟五台車,才落在地上,掙扎半分鐘站起身。卻是活動身體一陣咔咔咔作響后,他已經沒有大礙。

作為鍊氣期巔峰高手,這點撞擊還是能夠承受。但等他再去找陳陽時,現場早就沒了陳陽的身影。

「麻痹的,又讓這小子跑了。」矮胖子一聲大罵,正要沿著陳陽逃跑的方向追趕。

卻被一群人攔住,大姐、小姐、小青年、大叔大媽,一起指著他大叫:「你別走,先賠我們車子。」

「尋死也不要在大街上害人,將我車砸成這樣怎麼辦?」

「我這可是寶馬七系,沒有幾十萬修不好。」

「大家看緊他,別讓他跑了。好好在路上開車,竟然遇到這樣的事真倒霉……」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警察也到場了,一臉嚴肅的盯著矮胖子問:「請出示你的證件。你剛才的行為已經構成危害公共安全罪,我有權逮捕你。」

「我……我是歸國華僑,明明是我被撞好不好?」矮胖子眼見走不掉,不得不平靜下來據理力爭。

他功力高強,但也要受到法律社會的約束,面對這麼多人也不敢蠻幹。

「歸國華僑也不能任意妄為,先跟我回警局。」警察查看他的證件后,立即扣下證件命令說。

「歸國華僑了不起,砸車照樣賠錢。」

「對,還有我的三蹦子,被他全毀了,那可是我花兩萬買的新車,加上這一車的廢鐵以及幾天的誤工費,沒有三萬不準走。」

三蹦子司機也牛氣起來,跟著大叫。

矮胖子鼻子差點氣歪,明明是你撞我,居然讓我賠錢。

可現在這事還真說不清,要說是車撞人,現在車成了一堆廢鐵,哪人豈不是早成了肉泥,可矮胖子現在活靈活現的站在這裡,身上看不到一點傷。

他總不能說自己功夫好,三蹦子撞不過他。這事完全解釋不清。

無奈之下他只能選擇沉默,誰問他都是一句:「我有權保持沉默,等我律師過來自然會處理。」

一番混亂后,矮胖子被押進警察局,那些車主緊緊追隨。李約翰接到消息說自己派出去的人竟然撞車了,

第一反應是小事一樁,等聽明白后才知道不簡單。

矮胖子竟然造成如此大的破壞,光是賠人家修車錢就得上百萬,還有後續的刑事責任,這官司不知道糾纏到什麼時候。

氣得他鼻子都歪了,大罵矮胖子蠢豬,可沒有辦法,只能儘快找律師過去處理。矮胖子可是他引薦回國的,案子沒處理好,他也有連帶責任。

李約翰特別不甘心,剛聯繫好律師去保釋矮胖子,便向另外兩路人馬打聽情況,他可是派出三個鍊氣期高手圍捕陳陽,一路失敗還有另外兩路,要是能將陳陽抓到,矮胖子這邊的失敗便不算什麼。

可是等他打通電話才發現,那兩人根本沒看到陳陽。此時他們還在陳陽預計出現的地方蹲守著,卻是一直沒有陳陽的消息。

李約翰不打電話過去,他們也要請示,看是不是換地方蹲守,已經在那裡蹲守半天,都沒見陳陽的影子,是不是消息出錯。

「繼續給我守著,一天沒看到陳陽,你們就別回來。」李約翰氣憤大罵,摔掉電話又對著辦公桌上的東西發泄,將辦公室砸得一片狼藉。

還說是鍊氣期巔峰高手,有著準確的情報支持,三個人一整天都沒抓到陳陽,養你們這批飯桶有屁用。 此時,陳陽已經到了藍雨欣樓下的停車場。

不過他不是走來的,而是坐著藍雨欣的摩托車而來,眼瞅著藍雨欣停好車,又提著大包小包的物品走向電梯間,陳陽這才嗖一聲跳出來。

原來之前一直待在陰陽界中,連藍雨欣都不知道。這事說來也巧,陳陽擺脫矮胖子的追殺,便一路向這邊而來,正好在距離小區兩公裡外的超市門口發現藍雨欣的摩托車。

便靈機一動,將陰陽界塞進摩托車車架上,然後趁著沒人注意,自己也進入陰陽界。等到藍雨欣買菜出來,便一路帶著陳陽回到小區。

陳陽這麼做可不是想給藍雨欣驚喜,而是無奈之舉,矮胖子的威脅還在,而且陳陽也不確定還有多少敵人在追殺自己。現在見藍雨欣是個很危險的事情,不但自己危險,連累上她更不行。

所以陳陽才這麼干,即擺脫敵人的追蹤,又可以跟藍雨欣見面,由此他也開闢出又一個旅行的方式,想要隱身到某地方,只要將陰陽界往別人車上一放,就能將自己帶過去。

再強的高手也發現不了自己的行蹤,絕對安全可靠。

「雨欣……」陳陽追到她身後熱情招呼。

將藍雨欣嚇一跳,回頭看是他才手扶著胸口說:「你幹嘛,突然跳出來嚇人,我心都快蹦出來啦!」

原本她每天經過停車場時就害怕,這裡難得有人同時在,幾百米寬的場地樓層有底,是女孩子都有些緊張,被陳陽這一叫不嚇著才怪。

「嘿嘿,我想給你個驚喜。快讓我看看小心肝蹦到哪裡了。」陳陽壞笑,過來伸手往她胸口摸。

藍雨欣連忙用手擋住,可惜小手他也不放過,抓著就不放,捏來捏去的很享受。

「別這樣,讓人看到多難為情。」藍雨欣掙脫不了無奈的告誡。

「你不說這裡沒人嗎?正好打個啵。」陳陽卻是更急切,臭臉都伸過來。

藍雨欣連忙將購物袋擋在身前,才讓他沒有得逞,俏臉通紅的埋怨:「別胡鬧,沒人但有攝像頭,被拍下來更丟人。快上樓。」

「對對,我們趕緊回去,回家就不怕別人看到。」陳陽這次倒是很配合,拉著藍雨欣就走,藍雨欣要提著大包小袋,好一陣踉蹌,進電梯時直接倒進他懷裡,這下陳陽更高興了,抱住就不放。

藍雨欣也是感覺渾身無力,索性靠在他懷裡懶得掙扎。心裡緊張又期待,今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道苦守20多年的身體就要給他了。

好在陳陽也知道電梯里攝像頭很清楚,只是摟著她並沒有進一步動作,讓藍雨欣稍微鎮定一些,兩人說著甜言蜜語,不一會兒便到了樓上。

下電梯再沒有監控,陳陽大喜攔腰抱起藍雨欣就走,嚇得她一聲驚呼:「呀!別,有人看到。」

「嘿嘿,這層就我們一戶人家,哪有別人看得到,來來,先啵一個……」陳陽卻是笑得那叫一個得意,趁機在她嘴上啃一口。

藍雨欣哪裡招架得住,只能無力的叫著:「別這樣,還要回家做飯,再這樣不理你啦!」

「還吃什麼飯,我今晚吃你就夠了,嘖嘖,真美……」陳陽笑得更得意。

兩人靠在牆角一通親吻,藍雨欣手裡的大包小袋全掉在地上,她的花痴體質完全引發,變得比陳陽還主動,乾柴烈火一觸即發,陳陽抱著她旋轉著到達門口,從她口袋裡掏鑰匙開門,此時兩人還在忘情的親吻著。

「小姑很餓嗎?怎麼要人喂她吃東西。」一個幼稚的聲音傳來。

「別瞎說,小孩子不準看。」一個女聲呵斥。

「唉!現在的孩子,咳咳……」一個蒼老的男聲,加上一陣劇烈咳嗽。

頓時將兩人驚動,藍雨欣低頭一看,俏臉瞬間紅布一樣,急忙從陳陽懷裡掙脫,驚呼:「爸媽,你們怎麼來了,還有小楠?」

「怎麼坐在地上,之前也不給我打電話,快起來進屋。」

藍雨欣好一陣忙亂,陳陽也是傻眼,一臉的尷尬。

我嚓,跟女友親熱竟然被老丈人一家圍觀,我怎麼這麼黑……

原本我沒這麼遲鈍,還是雨欣吸引力太大,被她吸引得什麼都顧不上,連旁邊地上坐著幾個人都沒發現。

「我們是想打電話,可家裡電話欠費停機,你爸手機也壞了,只好直接過來找你。」老婦人齊春枝說道。

「咳咳,我們都在這裡坐了三小時,你下班怎麼這麼晚?」葉國強咳嗽著說,伸手在口袋裡摸出一包煙,掏出一根遞向陳陽說:「抽煙。」

「伯父,我不抽煙。」陳陽客氣的拒絕,發現這煙才5元一包,很是劣質。

「爸天天咳嗽還抽煙,不是不讓你抽煙嗎?」藍雨欣看得心疼的埋怨。

「唉!原本是戒了,最近心情不好,又抽上。」齊春枝唉聲嘆氣的說。

「小姑,我肚子餓了,我要吃飯。」小楠拉著藍雨欣叫嚷,看上去五六歲的樣子,卻是白凈肥胖,起碼有60斤。一看就是個小吃貨。

說話間眾人進屋,陳陽正要關門,齊春枝叫起來說:「別關門,我們行李還在外面,別弄丟了。」

陳陽聽得苦笑,你那也叫行李,兩個破蛇皮袋已經提進來,外面還有幾包被褥和破包,天知道是用了多少年的東西,放在樓道里都嫌破爛,根本沒必要拿回家。

「阿姨,那些不要了,回頭我們買新的。」陳陽只能勸說。

齊春枝臉上一喜,這才滿意的點頭說:「既然你這麼說那就不管了,都說你們很有錢,看來不錯,我們家終於熬出頭了。」

「媽別亂說話,我跟陳陽只是普通朋友。」藍雨欣聽得眉頭打皺,連忙解釋。

齊春枝也不反駁,自顧自的四處觀看,嘴裡嘀咕著:「媽不干涉你們,只是想在這裡住一陣,這房子真大,傢具真好,我還從來沒住過這麼漂亮的房子。

老頭子快來看,竟然有三間卧室,隨便哪一間都比我們家客廳大,一會兒我們住一件,小楠住一間,過幾天小楠爸媽過來,他們也住一間,這下總算安穩了……」 陳陽兩人在廚房裡做飯,藍雨欣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讓陳陽看得心疼問道:「反正他們都看到了,一會兒被責罵我扛著,你不用擔心。」

「不是因為那個,我是奇怪他們前幾天還好好的,電話里說家裡一切安好,怎麼忽然就到了這裡,還將家裡值錢的東西都帶出來,我怕他們有事。」藍雨欣苦澀的說。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只要人沒事一切都是小事,安心做飯,回頭我給伯父開付湯藥,保證能治好他多年咳嗽的毛病。」陳陽卻是聽得搖頭安慰說。

藍雨欣依然悶悶不樂,她的世界跟陳陽完全不一樣,自然不能做到陳陽這樣的大氣洒脫。柴米油鹽家庭瑣事對她來說都可能是大事,加上家裡年年有變故,每次都要讓她竭力去應對,早已經心力交瘁。

兩人做好飯菜,藍雨欣過去招呼他們過來吃飯。藍建國正在客廳的抽煙,說等一支煙抽完再吃,藍雨欣無奈過去將他手裡的煙接過來掐滅埋怨說:「爸,煙還是戒了,你想吃什麼我去買。」

藍建國一陣咳嗽,大口的濃痰湧出來,藍雨欣又連忙遞紙巾,他卻是一口吐在垃圾桶里。陳陽都有些噁心。

那邊齊春枝則是追著小楠跑,之前小傢伙吵著肚子餓,進屋后將藍雨欣買的零食猛吃,肚子早已經飽了,齊春枝偏要追著他喂飯,吵鬧得不行。

藍雨欣是勸這個叫那個,忙得雙腳不空,好不容易將眾人招呼到餐桌上坐好。

藍建國吃飯很慢,一副很艱難的樣子,齊春枝也是沒什麼心思,拿著飯碗自己吃幾口,又去追著喂小楠。

藍雨欣哪有心思吃飯,才吃小半碗就吃不下。這邊陳陽也是隨便吃幾口便放下。

雖然他在鄉下待過,但葉家兩個老人的生活習慣太糟糕,他都受不了。

他沒有明說,其實早看出來藍建國已經病入膏肓,沒幾天好活,只是不敢告訴藍雨欣罷了,之前說用湯藥治咳嗽,也只能是起到緩解作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