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地點,地矛刺的巨大威力,其實就只能是一種擺設。

獨自一人摸索出來的規律簡單有效,這種感覺讓我異常的興奮,開始享受到戰鬥的樂趣。

在神行符的加持之下,我和鐵?之間的距離其實根本就算不上什麼,短短時間我就已經衝到了鐵?的面前,和鐵?幾乎面對面。

鐵?這時候雙拳還想要揮擊出來,卻猛然發現和我之間的距離已經到了這麼危險的程度,頓時愣住,想要說出口的髒話頓時就憋回了自己的肚子裏面。

我對着鐵?笑了笑,點點頭,然後一巴掌直接抽在了鐵?的臉上。

鐵?身子還算強悍。不過這一巴掌抽出去的時候我手上附着了韓德傳遞過來的鬼氣,鐵?被我這一巴掌直接給抽得飛了出去,狼狽無比的摔倒在了地上。

“我想,這一次應該已經足夠清楚了吧,我們可以好好的談談麼?”

鬼氣侵蝕,雖然不多,不過對於鐵?的身體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這傢伙顯然是有點難受,眼神怨毒無比的看着我,說:“給我去死。”

雙手結印,咬破自己的舌尖,噴出舌尖血來,雙手狠狠按壓在了地面之上,開口唸叨一片咒文,隨後大聲吼叫:“大地之精,爆烈土?!”

我頓時皺眉,感覺到這一片空間之中的土性元素都開始了相當不正常的震顫,這傢伙竟然想要拼命。

該死,到底是什麼白癡傢伙啊,我一直留情,處處留手,竟然換來這傢伙毫不猶豫的直接和我拼命。

真是一個蠻不講理的混蛋。

早知道之前就應該直接一巴掌將這個混蛋給抽死了算了。

可惜,現在後悔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這傢伙術法完成之後,泥土劇烈震顫,隨後石塊混合泥土直接升騰起來,在空中凝結,形成了一條龐大的土?。

當然,說是土?,其實就是一條長形的土塊罷了,說?相當的勉強,頂多就是想象的成分居多。

要不然,實在是很難想象出來眼前的這傢伙竟然能夠扯得上?的稱呼。

雖然長得醜,但是威力巨大,直接朝着我碾壓過來。

一路上泥土翻滾,數目斷折,實在是相當的狼狽,這種威力,讓我也有些心驚起來,畢竟這麼多巨大石塊組合起來的土?,光是重量上就已經能夠直接碾壓我了。

“給我去死。土?擺尾。”

鐵?大聲喊叫起來,眼神之中全是瘋狂的味道。

我皺眉,這傢伙這是想要殺了我啊,真是莫名其妙,我們之間有那樣的深仇大恨?

我對然快速躲開,但是土?的速度很快,身軀也是相當的龐大,我被掃到了一點,整個人都直接飛了出去。

狠狠的撞在了遠處一顆針葉鬆上面,骨頭都快要散架了。

“你瘋了麼,老子沒工夫和你拼命。”

我大怒,開口罵道。

可惜,鐵?根本就不理會我,只是冷笑說道:“你給我去死,就你這樣的垃圾,也敢傷我。”

實力有限,偏偏還沒有自知之明,這樣的混蛋實在是很難讓人不新生討厭之情。

我看到鐵?身體在不斷的顫抖,顯然負擔這麼大一條土?對他來說也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情。

這麼勉強都還要毫不猶豫的做出來和我拼命,說實話,我都有點好奇,我是不是和他之間有殺父之仇了。

“韓德,出來幫我。”

既然如此,我也沒有打算給這個混蛋留情面了,咱們手底下見真章,我要讓鐵?這混蛋知道是不是有資格在我的面前囂張。

韓德早就是不爽到了極點,聽到我的吩咐直接閃身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鬼氣凝聚,直接將我託舉起來。

在韓德的幫助之下,我好像能夠御空飛行一樣,這種感覺實在是相當的奇特,舒坦無比。

不過這種狀態不能持續太久,韓德鬼氣太輕,我人身太重,這全是靠着韓德的修爲強行將我託舉起來的,憑空飛行,能夠堅持的時間極爲有限。

土?狀若咆哮,再次朝着我猛然鋪落下來,風聲威壓,震顫無比,面對這樣一尊龐然大物的確是壓力巨大,不過,我這一次,沒有逃避的意思,直接面對。

土?從上而下,朝着我碾壓下來,我一直沉住氣沒有動,在千鈞一髮的時刻,猛然睜圓了雙眼,說:“就是現在。”

韓德將我猛然託舉起來,我跳躍到了一個相當不錯的高度,堪堪躲過了土?的攻擊,雙腳直接站立在了土?的身上,然後快速的朝着前面奔跑。

土?強大,但是並不靈活,我在他的背上,想要短時間之內對我展開攻擊並不容易,全力奔跑之下,我已經迅速拉近了和鐵?之間的距離,這傢伙目瞪口呆,想要控制土?對我展開攻擊,不過維持土?對他來說本來就是相當沉重的壓力了,短時間之內,哪裏能夠做到。

我對着鐵?笑了起來,然後說道:白癡,看我暗器。

鐵?一愣,隨後,猛然慘叫起來,土?失去控制,直接散架,從半空之中掉落下來。 墨九狸拿出一個戒指,看著帝滄海等人說道。

墨綵衣拉著墨九狸的手道:「九狸,好好照顧自己,我們都會保護好自己的,你們別擔心!」

「我知道了娘親!」墨九狸笑著說道。

「小寒,不管發生事情,你就算自己死了,也要給我保護好九狸他們母子幾人知道嗎?如果九狸或者孩子們出事,我絕對不放過你!」帝滄海看著帝溟寒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了爹!」帝溟寒說道。

就算自己的父親不說,他也會做的,他生命的全部都是九狸和孩子們,沒有他們他的生命也就沒有意義了!

「舅舅,那個你要是有適合的,也要儘快給我找個舅媽哦,這樣外公才能徹底安心的!」墨九狸來到墨奚程身邊笑著說道。

「你這丫頭,我可沒那個心思,舅舅只恨自己實力太低了,不能跟著你,保護你們啊!我現在就想好好修鍊,爭取早一點變強,也能為你們做點什麼就知足了!」墨奚程瞪著無語的說道。

成家的事情他從未想過,可能也是沒有遇到適合的女子,總之他現在的心思就是修鍊,沒別的了!

「娘親,你們可是要幫舅舅留意著!」墨九狸看著南宮藍和墨綵衣說道。

「好,我們會的!」南宮藍聞言笑了笑說道。

接著一家人又聊了很久,天色泛白了,幾個人才紛紛回去休息!

墨九狸和帝溟寒回到自己的屋子,兩個人難得什麼都沒做,抱在一起閉上眼睛,一邊聊天,一邊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等到墨九狸和帝溟寒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出來就看到小澤和小九辰在院子裡面玩兒,雖然年紀上小澤比九辰大了幾歲,但是小澤大部分時間都在空間裡面,是不長的,所以現在也跟小九辰個頭差不多高……

兩個小傢伙一見面就玩的很好,小九辰看著小澤的眼神,都滿是不舍!

「九辰,你姐夫有些事情交給你,你跟他去吧!」墨九狸抱過小澤,看著小九辰說道,昨晚帝溟寒跟她說起來的,想白天的時候教給九辰一些事情,也好讓九辰快速成長起來,並且不會被人欺負!

對此,墨九狸是沒有什麼意見的,雖然九辰還小,但是九辰和小澤一樣,壓根對玩鬧什麼的,沒有興趣,一門心思就想變強和修鍊,既然如此就多幫幫他,讓他能如願的成長起來……

「好的!」九辰點點頭說道。

「娘親,爹爹教給舅舅什麼啊?竟然還不讓我們跟去,真是小氣!」小澤看著自家爹爹帶著自己的舅舅走了,竟然不喊他一起,有些不爽的說道。

「不是你爹爹不帶你去,是娘親有話想問你!」墨九狸聞言看著小澤笑了笑說道。

「娘親,你有什麼事情問我?」小澤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走吧,我們回去再說!」墨九狸說完,帶著小澤直接回到了空間裡面。

然後墨九狸帶著小澤來到了小寧兒的院子, 鐵龍臉上被刺了一臉的針葉。

疼痛難忍,好像刺蝟一樣。

畢竟上面還凝結了韓德的鬼氣,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忍受得了的。

我看了有點想笑。畢竟現在鐵龍的樣子就好像一頭豪豬一樣,相當的搞笑。

“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麼?”

我看着鐵龍再次開口說道。

這人。自視甚高,一開始根本沒有將我放在眼中,想要知道一點東西,必須要讓他知道厲害再說,現在將這傢伙給蹂躪了一頓,我想,他應該對於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有了深刻的認識了。

鐵龍看着我眼神怨毒。

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口中說道:“煌煌神威,土凝方圓,劍陣破滅十三!”

說完之後,土元素再次凝結起來,在他面前形成了十三把長劍的模樣,一股鋒銳之氣撲面而來,讓我身上汗毛倒數。

這是鐵龍那麼多術法之中第一個讓我感受到了強大生死危機的一種。叉序在劃。

如果說之前的土龍算是拼命的話,現在看來只不過是徒具其行罷了,真正的殺招,是這十三把由純粹的土元素凝聚形成的劍陣。

我第一次見到五行宗的這種術法。

看起來,似乎很是拉風,相當強悍的樣子。

不由得皺眉。

趕緊拉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小心戒備。

掙扎着站起身來,即便現在看起來還有點搖搖晃晃的樣子。鐵龍臉上冷酷的神色依然是相當的明顯,冷笑:“躲開就沒事兒了?劍來!”

聲音之下,我只感覺手臂一痛,竟然不知道如何,手臂就已經被直接劃破,並未流血,已經被強大土性元力給凝結了傷口。

不過,創傷依然存在,這種傷害比起不管不顧讓他流淌鮮血還要更加的嚴重。

我被嚇了一跳。

這劍陣未免太過誇張,速度超越了我能夠捕捉到的極限,竟然連是怎麼傷的我我都沒有發現。

要不是危險來臨我下意識的朝着旁邊躲開,現在估計就已經被鐵龍的長劍直接洞穿了。

該死的傢伙。

我們之間根本就毫不認識,竟然直接對我下了殺手。難道這些傢伙就能夠霸道到如此地步?

我小心戒備,韓德現身出來,長槍在手,銀盔閃現,小心戒備,顯然,他也感受到了危險氣息的降臨。

“鬼將?果然是邪魔外道,靠着鬼將幫助,勝之不武,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

鐵龍看到韓德頓時冷笑,對我的嘲諷味道顯得相當的濃厚。

我真想要直接一口口水吐在鐵龍臉上,心想,怎麼能夠有這麼不要臉的傢伙存在。

顛倒是非黑白不要太厲害了一點。

做人怎麼能夠無恥到這種程度。

“劍陣,滅殺之。”

劍陣出現。鐵龍自以爲掌握我的生死,冷淡笑容之下,對我縣的愈發的不屑一顧,輕描淡寫一句。隨後,劍意將我直接籠罩,我根本就無從反應,只覺得身上疼痛不斷,短短時間就已經被劃拉了好幾道口子出來。

顯然,鐵龍是誠心想要羞辱我並沒有直接下了殺手,要是想要乾脆的殺了我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完了。

該死,這劍陣應該如何破?

韓德在一邊,獨立對抗三把常見,長槍不斷揮動,竟然能夠準確的將三把長劍給阻攔下來,並不能讓這些長劍傷害到他。

“法一,這些長劍是純粹的能量集合,不要被劍體本身影響,你要感受周圍能量顫動。”

韓德的話讓我猛然一愣,隨後驚醒過來,怎麼之前我都還能夠做到感受土性元素的震顫,現在面對這古怪劍陣,竟然還忘記這一點了。

的確我能夠感受到土性元素的顫動,但是速度太快,數量太多,我根本就無法準確的捕捉到這些長劍的痕跡。

“好鬼物,竟然如此強悍,對抗我之元劍也不膽怯,以後,你就是我之鬼奴了。哈哈哈”

鐵龍顯然不知道用了什麼祕法加持,精神反而還越來越好起來了。

我看了,不由得愈發的皺眉。

苦苦堅持。

“算了,真是沒勁,殺了你,就說你死在李家坳之中,可好?”

說完這一句,鐵龍直接對我開口說道:“萬劍歸一。”

手中印決變化,十把長劍直接合二爲一,然後直接朝着我碾壓過來。

躲不開。

因爲我根本不知道應該從哪裏躲閃。

死了?

不絕不。

我的性命怎麼可能會被這種無恥小人給直接結果了。

巫印,現。

我快速凝結了本源手印伴生的巫印,隨後直接拍在身後針葉鬆上面:巫咒,號令!

這不是借法,而是直接命令。

玩物有靈,人居其上。

人是萬物靈長,恩澤強大,但是這並不是代表人類就能夠倒行逆施,鐵龍控制土性元素城滅殺打量針葉鬆,這就是倒行逆施的一種。

樹木也是生靈也有情感。

這種情感,可以利用。

巫咒一出,我周圍的針葉鬆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木性元力迅速凝聚,隨後紛紛擴散而出,將鐵龍十把長劍全部鎮壓,木克土。

我利用周圍針葉鬆之中蘊藏的木性元力將鐵龍控制的土性元力直接鎮壓。

短短時間,威力無雙的劍陣直接凝固,停滯下來。

“這不可能。”

鐵龍大聲慘叫,雙目圓睜根本就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術法被制,鐵龍心神震顫,然後張嘴直接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一直圍攻韓德的三把長劍頓時失去了威力,韓德趁機突圍出來,長槍鎖喉,猶如蛟龍撲擊,口中說道:“歹毒至此,留你不得。”

我看着韓德下了殺手,卻沒有出口制止的意思,我不是惡人,但是也不是善人,鐵龍三番兩次都想要直接殺了我,我自然沒有道理客氣。

長槍之上的鬼氣倘若直接封喉,鐵龍必死無疑,這也算是自作自受。

不過這時候又是一陣惱怒的聲音響起:“放肆。”

原本被我制服下來的土性元力竟然威力大增,將這一片木性元力直接絞碎,然後猛然回追,朝着韓德絞殺過去。

我擔心無比,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韓德卻鬼魅的閃身,從劍陣縫隙之中逃脫出來,一邊對我說道:“法一,小心,來的是個高手。”

韓德不說我也知道,畢竟我巫咒都被這個神祕人物給破解了,幸好巫家法門和道家還有所不同,並不會遭受反噬,要不然,我光是這一下就會受了重傷。

“好狡猾的鬼物,敢傷我徒兒,你們兩個,把命留下。”

竟然是鐵龍的師父,真是好不要臉,鐵龍毫無道理的對我下了殺手,我一直忍耐了這麼久才直接雷霆反擊,現在竟然連師父都竄出來以大欺小,這羣傢伙還真是不要臉都有遺傳啊。

師父出手,比起鐵龍的威力顯然是要上升了好幾個檔次,土性元劍震顫,釋放淡黃色光芒,朝着我們絞殺過來,一路上,木性元力都被直接掃滅,完全不存在一絲半點。

顯然是爲了防止我再次利用這遍山的針葉鬆剋制他的土性元劍。

木克土。

屬性上的確如此,不過也正如師父所說,屬性相剋,卻也還要看各自的強弱,現在土性元力強橫,木性元力自然被狠狠壓制。

“死吧。”

這人冷笑一聲,直接開口說道。

長劍凝結,成爲圓形劍陣,朝着我直接絞殺過來,好狠的心腸,看樣子竟然像是想要用絞肉機一樣的方式,將我直接碾壓成渣。

賤老虎直接現身,站到了我的腦袋上面,碩大的虎嘴閃現,然後張口一吞,將長劍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而我也抓住這個機會,說道:“銅甲屍,現身!” 然後墨九狸帶著小澤來到了小寧兒的院子,看著空空如也,一點小寧兒氣息都沒有的院子,小澤眼神一眯,仔細在空間尋找了起來,結果依舊沒有發現小寧兒的氣息……

「娘親,寧兒呢?」小澤一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就是娘親想和你說的事情,娘親知道你和寧兒有感應,也知道你們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寧兒她……」墨九狸有些擔心的把小寧兒和小彩,帶著忘川和花護法離開的事情,說了一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